嚴防詐騙
618特促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推理小說 > 日本推理小說
藍色的雪
left
right
  • 庫存 = 7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藍色的雪

  • 作者:麻加朋(Asaka Tomo)
  • 出版社:獨步文化
  • 出版日期:2023-05-30
  • 定價:420元
  • 優惠價:79折 332元
  • 優惠截止日:2024年7月30日止
  • 書虫VIP價:332元,贈紅利16點 活動贈點另計
    可免費兌換好書
  • 書虫VIP紅利價:315元
  • (更多VIP好康)
本書適用活動
星期五的書店延伸書展

內容簡介

恩田陸:「即使經過十年,這部作品依然不會過時。」 一句謎般遺言 × 一起離奇失蹤案 四名少年少女的童年、青春、未來,從此改寫。 為了掌握自身的命運,他們決心找出真相…… 當最後的謎底揭曉—— 感受到多大的愛,胸口就會湧現同等的悲傷! 日本推理文學大獎新人獎, 令人落淚的大河推理傑作! ◆《鏡之孤城》辻村深月、《蜜蜂與遠雷》恩田陸、《女王國之城》有栖川有栖、《友罪》藥丸岳 ——大獎評審一致讚賞 「不只是推理小說,而是壯大的人性劇。 從主角們的身上,我獲得了一股跨越困境的力量。」 ——日本讀者 李柏青(推理作家) 馬欣 (作家) 陳曉唯 (作家) 路那(推理小說評論者) ——動容推薦(按姓名筆畫排列) 【來自作家的邀請】 這個故事中,四名少年少女歷盡傷悲,在苦惱中成長。 為了珍惜的人,自己能夠做什麼?怎麼做才能俯仰無愧、為自己感到驕傲? 他們不時停下腳步,如此認真思索。 您會與哪一名角色產生共鳴呢?請一同守望他們的孩提與青春時代吧! 故事的最後,得知「藍色的雪」隱藏意義的將會是您,而不是主角。 邀您悉心體會傾注於這句話中的深切愛情。 ——麻加朋(台灣獨家作者序,全文請見本書) 【故事內容】 我們的青春遺失了一角, 有人懷抱缺憾向光而行, 有人卻磕磕絆絆坐困黑暗…… 每年夏天,地方仕紳柊家、醫生蓮見夫婦、政治世家的場家,都會帶著孩子們在避暑勝地相聚。不料,這一年悲劇突如其來,醫生幼小的女兒憑空失蹤。儘管警方全力搜索,仍毫無所獲。 從那天起,柊壽壽音、石田大介、的場秀平與妹妹希海,四名少年少女站上命運的分歧點。 多年過去,一度斷絕聯繫的兒時童伴重逢,秀平提起出事當天曾發現一封奇怪的信,寫著「壽壽音是惡魔的小孩,妳的母親是『藍雪』,我永遠恨妳」。壽壽音懷疑自己的身世可能與失蹤懸案有關,決定進行調查。然而,他們處處碰壁,似乎還遭到監視…… 「想知道自己是誰,就那麼不應該嗎?」 祕密與謊言織成的巨網,要保護的究竟是誰? 當真相撥雲見日,四人之間的友情、親情、戀情,又將何去何從? 【各方感動回響】 .悠閒避暑勝地發生的失蹤案件、禁忌的家族祕密、被複雜的血緣關係翻弄命運的年輕人們,《藍色的雪》乍看或許會讓人覺得有些老派,然而,在現今不斷推陳出新的推理小說潮流中,這樣的作品反倒有種新鮮感。本作沒有令人驚異的大型詭計,卻以層層細節堆疊出充滿魅力的謎團、懸疑感以及結局,實在是一位不簡單的新人作家。 ——千街晶之(書評家) .主角們努力不在時間長河中滅頂、失去理想的自己,是不止於解謎的大河物語。 ——日本讀者 .讀完後,感受到一種彷彿能包容一切的溫暖的愛,卻也感受到同等的悲傷。我不禁反覆咀嚼著,故事在我心中留下的光與暗影。 ——日本讀者

內文試閱

  楔子      下起雪來了。雪花自夜空點點飄落,美極了。   今天是我的生日。我們去爸爸的餐廳吃了飯。   吃完的時候,店裡的燈光忽然暗了下來,身穿廚師服的爸爸端著生日蛋糕走出來,把我嚇了一大跳。   整間餐廳裡的客人都為我鼓掌,我有些難為情,但一口氣吹熄八根蠟燭的感覺真是棒透了。店員送了我一束紅玫瑰。   媽媽穿著漂亮的洋裝,笑容不絕。   可是……   在爸爸的目送下,我們剛走出餐廳,媽媽臉上的笑容就不見了。   我知道,媽媽討厭爸爸。   我還知道,他們就快要分開生活了。   爸爸和媽媽都對我很好。我最愛他們兩個了。   雖然寂寞,但如果可以不用再看到他們吵架,這樣還是比較好。      馬路另一邊的人指著媽媽,眼睛閃閃發亮。   因為媽媽是個名人,這是常有的事,我早就習慣了。      「奈那!」   走在我旁邊的媽媽大喊一聲,我冷不防被猛力一推,摔倒在地。緊接著是一道「砰!」的巨響。   我跌在地上,抬頭一看,媽媽就倒在我身邊,上面壓著一個陌生的女人。   媽媽一動也不動。      那個女人仰望著天空,嘴唇掀動。   「藍色、的雪……」   我聽見女人這麼說。   然後,女人就再也沒有動彈了。      原本在我手中的花束散落一地,天空飄下的潔白雪花,靜靜覆蓋在鮮紅的花瓣上。         第一章      柊壽壽音 Suzune Hiiragi 十一歲      夏季的風送來了青草香。一早起床,我第一件事就是開窗仰望高塔。塔頂有一座小鐘。那是一座特別的鐘,不是什麼人都可以去敲的。   下一個敲響它的會是誰呢?   今天蓮見醫生他們要來。這是暑假——不,一整年當中最令人期盼的事。我拿起昨晚挑選好的淡米黃色上衣。這是前陣子媽媽買給我的,衣領上有草莓圖案刺繡。   亞矢長大了嗎?亞矢是蓮見醫生的女兒,快要五歲了。真開心可以再見到她。   大介今年也會來嗎?三年前,蓮見醫生帶著大介一起來,說「他和壽壽音同年喔」,我們一見如故,馬上就變成好朋友了。   蓮見醫生和他的太太——由利阿姨,兩人都是醫生。   大家回去以後,爸爸告訴我有關大介的事。爸爸說,大介在火災中失去了父母和小他兩歲的妹妹,他從二樓跳下去,一個人死裡逃生,後來在醫院住了好幾個月。這段期間,他和由利阿姨變得很要好,出院以後,搬進收容沒有父母的兒童的育幼院。   聽到「育幼院」三個字,我心頭一驚。因為我原本也可能被送進那個地方。   我想起即將上小學前,爸爸和媽媽異常嚴肅地告訴我的事實。比起其他家庭,我的雙親年紀大了許多。雖然我年紀還小,但也注意到這件事,不過並不覺得有什麼奇怪。   只是,我和媽媽一起上街,有時會被店員誤以為是奶奶帶孫女。媽媽總是滿不在乎地說:   「不管別人怎麼說,我都是壽壽音的媽媽。我才不在意。」   聽到這句話,我覺得安心極了。   所以說什麼我不是爸爸媽媽真正的小孩,我才不想聽到這種事。可是現在我六年級了,能夠理解爸爸媽媽想要好好地讓我瞭解事實的用心。   上了小學以後,我接觸到的世界會變得更廣大,或許會有人跟我嚼舌根。爸爸媽媽應該是認為預先告訴我正確的事實,我才不會胡思亂想吧。   爸爸媽媽說,他們是在柊家的玄關前面發現剛出生的我。我就被放在門口,身旁沒有留下任何字條。   膝下無子的兩人,決定把嬰兒當成自己的孩子扶養,經過層層手續,正式收養了我。聽到這彷彿童話故事般的情節,一開始我整個傻住了。   爸爸媽媽很努力讓即將上小學一年級的我也能聽懂,但震驚逐漸在心底蔓延開來,我的腦袋一片混亂。   爸爸專注地看著我的眼睛說明的時候,媽媽一直緊握著我的手。   從爸爸說的話,我明白就算結婚,也不一定會有小寶寶,而且有些人就算有了小寶寶,也無力扶養。所以社會上才會出現相關制度,讓沒有小孩的人可以代替這些人養育小寶寶。   爸爸的眼神,還有媽媽溫熱的手,真實地傳達出他們覺得收養了我,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   說出這件事以後,我們的生活也沒有任何改變。   「我不是爸爸媽媽真正的小孩」這個事實充塞我的內心和腦袋,我不安、寂寞極了,也害怕自己無法繼續待在這個家。而且一想到「生下我的真正的媽媽不要我」,我就難過得想哭。但每一次看到爸爸媽媽的臉,我的心就會平靜下來。因為兩人一如往常,笑咪咪地過日子。   爸爸告訴我的話裡面,最讓我印象深刻的一段是:「世上有形形色色的人,每個人都有不同的苦衷。世上沒有人能夠獨力活下去,一定都會受到別人的幫助,同時也會對別人伸出援手,直到生命結束的那一刻。壽壽音,妳也不可以忘記這件事。」我希望自己成為一個能夠幫助他人的人。      柊家是長野縣上田城的城主真田家的武將,柊忠泰的後代,扎根於土筆町此地,我父親源治郎是第十五代。戰國時代,柊忠泰似乎團結了這一帶的農民,立下武功,並擔任軍師,大展長才。同時他也精通庶民文化,舉辦能劇及狂言劇表演,並順應時代演進,舉辦劍舞和歌舞伎表演。「綠展館」便是繼承了他的遺緒。   柊家廣大的土地裡,有「紀念塔」和「綠展館」這兩棟特色十足的建築物。   進入柊家的土地後,沿著右邊的小徑往前走,就可以去到庭園。我最喜歡這座庭園了。媽媽悉心照料的各種品種的玫瑰花,從春季到秋季接連點綴著這座庭園。   我很喜歡鑽過玫瑰拱門底下,在那裡來回穿梭,惹得媽媽笑我:「壽壽音真的很喜歡這裡呢。」   我最喜愛的是鞦韆。在百花的甜香圍繞中,任由身體晃動,讓人好想就這樣永遠擺盪下去。   經過庭園,會看到一座有點古老的建築物。那就是劇場「綠展館」。綠展館有時會播映老電影,每年也會舉辦幾次戲劇表演。由於是學生和老人會等業餘人士的演出,我從來沒看過觀眾席坐滿。   但我總是很期待這些表演,從他們排練的時候就在一旁觀摩。我喜歡這個充斥著演員熱情的空間,讓人心中無比雀躍。看得出他們的神情日漸變化,與角色融為一體。所有人朝著同一個目標努力奮鬥的模樣,實在令人感動。   表演結束後,劇團團員會向爸爸深深一鞠躬道謝。爸爸會和每個人一一握手,送他們離開。自古以來就為了娛樂村人而存在的「綠展館」,現在仍繼續為人們做出貢獻,我覺得真的很厲害。   柊家旁邊是占地更加遼闊的的場邸,一向十分幽靜,然而,從昨天開始,那裡一反平日的靜謐,人進人出,好不熱鬧。因為要準備迎接主人的場照秀回來。的場先生是個地位非常崇高的政治人物。   「我爸爸將來要當總理大臣。」   從小認識的希海有時會如此自豪地說。   土筆町的的場邸是別墅,平時只有希海和她媽媽住在那裡。依照慣例,住在東京的的場先生和兒子秀平暑假會來住一星期左右。秀哥哥就讀東京的私立中學,有人說「畢竟是政治人物的繼承人,果然還是會讓他念菁英學校吧」。   希海從來不喊寂寞,但她真實的感受又是如何呢?   包括我自己的家在內,我自認明白每個家庭的狀況都不同,而小孩子對此是無能為力的。   與我同年的希海,就像是我最要好的朋友。我們還有個共同點,就是只有右頰有酒窩。   希海似乎很討厭酒窩。她有時會故意鼓起腮幫子,想要藏住酒窩。有一次,媽媽告訴我「有個民間故事說,酒窩是因為嬰兒太可愛了,神明忍不住用手戳嬰兒的臉頰而留下的痕跡」,我馬上把這件事告訴希海。   但希海還是不中意自己的酒窩。想像神明笑呵呵地戳嬰兒臉頰的場景,我倒是挺開心的。   或許是戴了副黑框眼鏡,留了頭筆直的黑髮,希海看上去十分老成懂事。她從來不訴苦,可是不知為何,我就是會擔心她,總是默默想著:「我是站在妳這邊的。」   雖然不知道個性獨立的希海,是否把我當成她的好朋友啦。   的場先生就算在笑,仍有一種可怕的感覺。他長得不高,一雙眼睛大如銅鈴,身材有點胖。的場阿姨比的場先生年輕許多,長得非常漂亮。她身體不是很好,鮮少外出,所以難得遇到她,但感覺是個溫柔文靜的人,不像我媽媽那麼健談。   秀哥哥的個性和外表都比較像母親。他很乖巧,功課也很好,比我大兩歲,是國中生了,當然比我們班上的男生更成熟,可是他們真的是天差地遠。秀哥哥說話斯文,眼神澄澈明亮,和任何一個男生都不一樣。直白一點說,秀哥哥是我的初戀情人。   當然,這只是暗戀,我沒有告訴任何人,對希海也是保密。   柊家和的場家是好幾十代的鄰居了。我爸爸和的場先生同年,聽說從小就玩在一起。即使的場先生地位愈爬愈高,兩人的關係也沒有改變。   爸爸曾說「照秀工作很辛苦,一定隨時都得繃緊神經。希望他至少在回來土筆町的時候,可以放鬆一下」。每年兩人都會愉快地聊起童年往事,開懷大笑。   蓮見醫生的母親——君子阿姨,是的場先生的妹妹。所以,秀哥哥與希海跟今年三十歲的蓮見醫生雖然年紀相差很多,卻是表兄弟妹。   當年,君子阿姨嫁給紅極一時的歌舞伎演員蓮見道之助。政治人物的妹妹與歌舞伎演員的這樁婚姻,似乎成了席捲週刊雜誌及電視媒體的熱門話題。   蓮見醫生有兩個哥哥,與父親道之助一起活躍在歌舞伎的世界。聽說蓮見醫生小時候也登台擔任過孩童角色,但後來他堅持無論如何都想當醫生,終於得償所願,踏入醫界。即使遭到父母反對,仍貫徹自身的意志,實在令人欽佩。   我爸爸是柊家第十五代,而的場先生也繼承父志,成為政治人物。   「身為家族繼承人,一方面備感榮耀,另一方面這卻也是個重擔。雖然我贊同每個人都要尋找自己的道路,開拓自己的人生,但為人父母,還是會希望兒女繼承自己的事業,實在是兩難啊。」   之前爸爸和的場先生聊到這樣的事。同為家族繼承人,或許是兩人的感情能夠一直這麼好的原因之一。   我也曾經被人稱為「第十六代」。這讓我感到驕傲,同時又不勝負荷,心情十分複雜。爸爸會希望我以第十六代繼承人的身分,守護柊家嗎?我才小學六年級而已,完全無法想像將來會怎麼樣。我明白柊家守護著寶貴的事物,但我實在沒自信能夠繼承並不負所託。   的場先生明確地對外宣告「秀平是我的繼承人」。秀哥哥自己怎麼想呢?他決定要踏入政治圈了嗎?有點想要問問他。      「壽壽音,妳起床了嗎?爸爸準備好嘍。」   糟了,得快點整理儀容。我扣好上衣鈕釦,穿上牛仔背心裙。   對鏡翻好衣領,確實地展示出上面的草莓刺繡。「嗯,完美。」我火速下樓前往和室。   是去進行每天早上慣例的書法練習。我從小學一年級開始練書法,已養成了習慣。得先練個書法,感覺一天才會開始。   進入和室,正安靜研墨的爸爸瞄了我一眼。   「早安,今天也請多多指教。」   我跪坐下來,行了個禮。練字期間我們幾乎不交談,在相鄰的書桌前各自默默寫字。我喜歡爸爸練字的樣子。不管是姿勢還是文字都正氣凜然,非常帥氣。   我也喜歡磨墨的時光。浮想聯翩地磨著墨,爸爸就會提醒:「專心!」爸爸彷彿立刻就能看透我的心思。所以我放空腦袋,專心地動手。可是今天大家要來,心中充滿期待,實在難以壓抑。我努力繃緊表情。磨好墨後,臨摩爸爸寫給我的範本。   「希望的早晨」,完全符合我今天的心情。我在宣紙上慢慢寫著,心情愈來愈雀躍了。   「妳今早的字好像快跳起舞來了,再穩重一點寫。」   頭頂傳來爸爸的聲音。他是什麼時候站在我後面看的?我根本沒發現。咦,這表示我很專心吧?爸爸不會罵我吧?   「都說字為心畫,一點都不錯。」   這麼說的爸爸,臉上似乎隱隱含笑。他用朱墨批點我的字。   「今天就練到這裡,可以收拾了。」   接著,爸爸回到自己的桌前。   「謝謝教導。」   下課道別後,我前往廚房。接下來要幫忙媽媽做早餐。奶油香氣撲鼻。今天早上吃麵包。平常聞到的都是味噌湯的香味,但有些日子會是蛋包飯配吐司和熱狗。媽媽上街辦事的時候,會順道去麵包店買吐司回來。今天都是些令人開心的事。   「壽壽音也真是的,早餐吃麵包就那麼開心嗎?」   媽媽笑著看我。雖然不光是早餐的關係,但我滿心的喜悅似乎都寫在臉上了。   我從剛才就不停瞄向時鐘,時間卻過得好慢。連早上八點都還不到。他們幾點會到呢?大介、亞矢、希海,還有秀哥哥。我想像著大家的笑容,又忍不住笑逐顏開。   「希望會是個快樂的暑假。」   我在心中如此祈禱。

作者資料

麻加朋 Asaka Tomo

1962年東京出生,主婦。2021年以《藍色的雪》獲第25屆日本推理文學大獎新人獎,正式文壇出道。

基本資料

作者:麻加朋(Asaka Tomo) 譯者:王華懋 出版社:獨步文化 書系:E.Fiction 出版日期:2023-05-30 ISBN:9786267226483 城邦書號:1UR055 規格:膠裝 / 單色 / 344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