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愛閱節最後加碼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愛情小說
愛你是最好的時光【上】(熱評電視劇《今生有你》原著小說,鍾漢良、李小冉領銜主演)
left
right
  • 庫存 = 5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愛你是最好的時光【上】(熱評電視劇《今生有你》原著小說,鍾漢良、李小冉領銜主演)

  • 作者:匪我思存
  • 出版社:春光出版
  • 出版日期:2023-01-31
  • 定價:399元
  • 優惠價:79折 315元
  • 優惠截止日:2024年7月30日止
  • 書虫VIP價:315元,贈紅利15點 活動贈點另計
    可免費兌換好書
  • 書虫VIP紅利價:299元
  • (更多VIP好康)
本書適用活動

內容簡介

有一種愛情,就算分離再久, 一旦相遇,就會有奇蹟。 《東宮》《愛如繁星》作者、電視劇女王 匪我思存 治癒系、深情揪心之作 網嘆「經典必讀,牽動人心。」 ★當當網近60,000名讀者100%好評★ ★完整收錄番外〈最好的時光〉★ 改編成熱評電視劇《今生有你》 知名港星鍾漢良、實力女星李小冉三度搭檔合作、領銜主演 /// 「這世上最殘忍的事並不是別的,是讓你以為自己擁有一切,最後才發現一切其實都是假的。」 「妳以為這算完了嗎?還早著呢,不讓妳身敗名裂,我絕不會放過妳。」 對談靜來說,再次遇到他,是對自己最狠的懲罰。 每回夢醒,她會睜著眼睛到天亮,腦中全是他看著她時的眼神。 但他早已不是當年踏著落花而來的少年, 她也不再是被他呵護在掌心的公主。 「我已經用盡了自己的所有來愛妳,如果妳不要,那就算了吧。」 談靜終其一生不會忘記,他說這句話時,那種平淡到近乎絕望的語氣。 聶宇晟非常鄙夷自己, 當他獨自一人的時候,想起那個女人的時候,竟仍會感到心疼。 她的容貌仍有往昔美好的影子,那樣地令他著迷; 她應該像一朵花那樣,被細心地呵護著,而不是變成今天這種模樣。 「等豆子發芽了,我就回來了。」 但她沒有回來——不管他如何等待,如何期盼,不管豆苗長到了多長。 時隔七年,時光將兩人過往沖刷成一條無法跨越的河。 他們隔著湍急的命運之流,眼睜睜地看著彼岸的對方,越走越遠…… ============================================= 有一種失去,讓思念成了難以戒掉的毒; 有一種失去,讓無情撕出癒合不了的痛。 我一直愛著你,然而,我們早已各自踏上殊途…… ============================================= /// 讀者揪心熱評 「經典必讀,牽動人心,愛恨糾葛。」——網路讀者 「當時那個哭得稀里嘩啦的,匪大的文字太美了,情感表達得也很到位,單親媽媽帶娃的心酸也寫得好真實,聶宇晟和談靜的愛情讓人羡慕。」——網路讀者 「因為翻拍了電視劇才入了書,結果一發不可收拾……匪大的文字真的太細膩了,被談靜和聶宇晟的深情深深感動到淚目。」——網路讀者 「愛你是最好的時光,內容如書名,是個美好的結局。怎麼說呢,萬年後媽從良了。」——網路讀者 「我心情最低落的時候看了這本書,治癒了我自己,感觸很大,有些失去了再也不回來不必惋惜,曾經擁有何嘗不是美好的?」——沁妮兒,網路讀者 「引人入勝,匪大的書總是這樣地牽動著我的神經,調動了我全身的細胞,跟著劇情而落淚、而欣喜。如果你不曾看過匪大的書,可以從這本開始。」——玉米黄,網路讀者 「也許是流年的經轉,很少的東西可以觸及心底,這一次,還是被書中那隱隱的深情所感動。能夠遺忘的不是最美的時光,能夠離開的不是你的愛人。歲月流逝,有一些心版上的刻印不會褪去,只會更清晰地浮現。」——網路讀者 「看這本書,讓我想起了我的某某人,像(書裡)他們一樣彼此喜歡,卻因為是是非非不能在一起,看得我哭了幾次……」——網路讀者 「男女主角年少時相識相戀刻骨銘心,因極深的誤解而反目成仇,彼此愛恨交織分離七年後重逢,物是人非,但彼此內心依然牽掛著愛慕著生命中的那個她(他)……匪大是文字的導演,她的文字呈現紙上的影像。有栩栩如生的人物,有充滿質感的畫面,有自然平實的語言,有細膩入微的生活,有洞察心理的旁白,懸念、衝突、伏筆、高潮,甚至有音樂,一部好的電影所具備的要素,匪大的文字作品無一遺漏。」——韻韻軒,網路讀者 「時隔七年,兜兜轉轉,一個狠心,一個絕情,有本事做到真的不想愛啊,明明是兩人都輸得一敗塗地。因為愛啊,因為即便是分開走過多年的艱難時光,彼此心中總藏著最深愛的你啊。」——網路讀者

內文試閱

  1      談靜上的是下午班,正巧又是雙休,忙得腳不沾地,最後打烊時才發現收了一百元的假鈔。收到假鈔是最懊惱的事了,談靜向來心細,以前從未犯過這樣的錯,今天也是忙昏了頭。王雨玲正好跟她一起上下午班,王雨玲說:「要不給梁元安。」梁元安雖然向來嘻嘻哈哈沒個正經,可是很照顧店裡這些女孩子,偶爾有人收到假鈔,交給梁元安,沒兩天他就會拿一把零錢來,說:「喏,還有十五元買菸抽了啊。」雖然少了十五元,可是小姑娘們總是高高興興,嘴甜的還會說:「謝謝梁哥。」      談靜覺得不好,雖然梁元安拿去也是花掉,可是別人小本生意,收到假鈔,肯定一樣地難受。      王雨玲不以為然。「妳真是榆木疙瘩。」      談靜沒脾氣地笑說:「算了,當買個教訓。」      其實還是心疼,一個月薪資算上加班費也不過兩千出頭,突然沒了一百元,當然還是懊惱。談靜埋頭繼續核帳,突然聽到門口風鈴聲響,王雨玲說:「對不起,我們已經打烊了。」      「我想訂個蛋糕。」      低沉悅耳的男中音,彷彿有磁性,聽在耳中令人一震。      談靜不禁抬起頭來,首先看到的是衣領,襯衣領子沒有繫領帶,解開了兩顆釦子,顯得很隨興的模樣,一邊手肘上還掛著西裝外套。從收銀檯這邊看過去,只能看到客人的側臉,雖然只是側臉,可是眉目清朗,是難得的俊逸男子。      談靜覺得自己一時失態,於是低下頭繼續數錢,耳裡聽到王雨玲連聲音都溫柔了好幾分:「不然這樣吧,如果您不急著要,今天先挑好蛋糕款式,明天您再過來拿?」      男人似乎微微沉吟了兩秒,說:「算了。」      王雨玲看著他轉身往店門外走,忽然靈機一動,叫住對方:「麻煩您等一下,我們還有位裱花師傅沒走,要不我讓他替您加班做一個?」      梁元安其實已經下班了,可是王雨玲打了通電話給他,他正好還沒走到地鐵站,便很爽快地回來了,洗手換好衣服就去了工作間。      男人非常有禮貌地道謝,然後選定了蛋糕的款式,大概是送給女朋友的,因為挑的是心型,又全是玫瑰花圖案。這類蛋糕在店裡賣得最好,俗是俗,膩是膩,可是愛情從來沒有不俗不膩的。      王雨玲還在耐心地詢問蛋糕上要不要寫字、要不要灑巧克力粉、要不要放上糖霜時,男人說:「給我張卡片吧。」      店裡蛋糕附送的卡片非常精美,男人想起什麼似地說:「我去車上拿支筆。」王雨玲連忙回頭叫:「談靜,把筆拿過來。」      談靜只好將筆遞過去,因為離得近,她能聞得到男人身上淡淡的香氣,似乎是薄荷的清涼,又彷彿像綠茶的氣息,純粹而乾淨。      「謝謝。」      男人回過頭去寫字,因為半低著頭,談靜只看到他的手指,非常修長。      談靜快步走回收銀檯,把鈔票整理一番。男人來付錢的時候,她的心仍在怦怦跳,就像第一次看到聶宇晟。      那時,她剛剛考進第十四中學。課業重,距離又遠,一個星期才回家一次。每次回家都是週六,媽媽總是事先給她弄點吃的,跟她說不到幾句話,就匆匆忙忙趕著要走。      那時媽媽利用雙休教鋼琴課,每個學生住得都不近,來來回回要轉乘好幾趟公車,可是收入還是相當不錯。談靜知道媽媽的不易,一向都很乖巧。      媽媽第一次病發的時候,談靜還在學校上課。班導把她叫出教室,告訴她媽媽進了醫院。談靜倉皇地趕到醫院去,卻在急診室裡沒有找到母親,而正當她焦急地詢問護理師時,忽然聽到身後有人問:「妳是謝老師的女兒吧?」      低沉悅耳的男中音,彷彿有磁性,聽在耳中令人一震。談靜轉身,首先看到的是衣領,T恤領子,淡藍色的條紋T恤,很清爽隨意的一個大男生。      談靜那時都急糊塗了,嘴裡只問著:「我媽媽在哪裡?」      「已經轉到觀察室了,醫師說住院區暫時沒有床位,等騰出床位再轉到住院區去。」      他稍頓了頓,說:「我帶妳去。」      談靜跟著他穿過醫院長長的走廊,又拐了一個彎,才到急診中心的觀察室。媽媽就躺在床上,身上還插著一些儀器的管子,蓋著醫院的被子,臉色煞白,連嘴唇都是灰的。談靜一聲「媽媽」哽在喉嚨裡,眼淚頓時流下來。      他安慰她:「醫師說已經沒事了,妳不要太擔心。」      談靜從來不知道媽媽患有心臟病,母女二人相依為命多年,今天驟然聽說,談靜頓時覺得天像塌了下來、六神無主。幸好那男生雖然比她大不了幾歲,行事倒挺沉穩。他一一告訴她前因後果,談靜才知道原來他叫聶宇晟,今天媽媽去他家替他上鋼琴課,沒想到課上到一半時就昏了過去,幸好送來得十分及時,經過醫師急救後已經無大礙。      談靜自然是感激萬分,謝了又謝。他反倒被謝得不好意思起來:「妳別這樣見外,別說是謝老師,就是一個陌生人遇上這種事,也應該送到醫院來。」他補了一句又說:「謝老師平時對我滿好的。」      後來談靜才知道,聶宇晟還代墊了給醫院的五千元押金。媽媽在醫院住了大半個月,出院後才去銀行領錢,因為醫師一直囑咐要臥床靜養,只得由談靜拿去還給聶宇晟。      聶宇晟家住的那個社區在山上,背山面海,風景格外地好。那時正是鳳凰花開的時節,路兩旁全是高大的鳳凰樹,大朵大朵的豔麗花朵,遠遠看去像是無數隻火色的蝴蝶。高大的喬木掩映著黑色的柏油路,一直延伸到山頂。山道曲折,談靜坐到公車的終點站,偌大的公車上,只剩下她一個乘客。      門口的保全不讓她進去,談靜借了保全的座機打了電話給聶宇晟,就站在大門外的樹下等。人行道邊落了一層狼藉的紅花,更像是下過一場花雨。談靜站了沒多久,突然覺得有什麼東西砸落在她頭頂上,伸手摸索,才發現原來是朵落花。她剛把花順著頭髮捋下來,就聽到身後有腳步聲。      談靜轉過身,果然是聶宇晟。他一身白T恤白褲,踏著火紅的落花走來,對她笑。      「等了好一會兒了吧?」      談靜這次才看清楚聶宇晟的樣子,眉目清朗,是難得的俊逸男生。談靜素來內向,在學校裡都不太跟男生說話,所以還沒開口倒先紅了臉,說:「沒有。」定了定神後,她把手裡的信封交給他。「這是媽媽叫我拿來的,還有,謝謝你。」      聶宇晟沒有接信封,卻先問:「謝老師好些了嗎?」      談靜說:「好多了,謝謝你。」      聶宇晟說:「真是太不好意思了,這幾個月的學費還沒有給謝老師,這五千塊先付學費吧,還剩下一千多,等過兩天我再補上,可以嗎?」      他說得很客氣,談靜也不清楚媽媽教課的具體情況,只是媽媽特意去銀行領了錢叫自己送來,所以她小聲說:「不然你還是先拿著吧,學費到時再給我媽媽。」      聶宇晟不禁一笑,露出一口潔白整齊的牙齒。「妳這個人怎麼這樣拗啊?」      本來是很尋常的一句話,談靜心裡卻怦怦直跳,彷彿是在學校剛測過八百公尺的模樣,跑得久了,連一顆心都快要跳出來。      很久之後的某天晚上,那時跟她一起合租的王雨玲一時無聊,租了幾張電影的DVD光碟回去看,其中一部名叫《心動》。談靜正在洗衣服,一大盆子衣服和被單,她用洗衣板搓得兩臂發痠,偶爾抬頭看一眼電視機螢幕。電影當然拍得唯美浪漫,原來全世界少男少女心動的感覺,都是這樣美,這樣好,讓人惆悵萬分。      客人拿走了蛋糕,梁元安洗手換好衣服出來,笑嘻嘻地問:「一起吃宵夜?」      王雨玲滿口答應,談靜則說:「我還要回去洗衣服……」      「妳那幾件衣服一下就洗完了。」王雨玲打斷她的話。「早叫妳買全自動洗衣機,妳總是不樂意。」      談靜沒作聲,每個月房租水電,樣樣開銷下來,剩不了多少錢。然而王雨玲已經拖著她,說:「走吧走吧,回家也只是看電視而已。」      順著路口一拐,小巷子裡有幾家燒烤攤,生意正好,煙燻火燎。梁元安明顯是熟客,大剌剌跟老闆打過招呼,不由分說點了一堆東西,然後又叫了三大杯生啤酒。談靜說:「我不會喝酒。」      王雨玲把那一大杯酒推給梁元安,說:「談靜最老土了,什麼都不會,什麼都不敢。」接著又想起假鈔的事來,劈里啪啦說給梁元安聽。「你說她是不是榆木疙瘩?」      談靜好脾氣地笑笑,梁元安問:「那張假鈔呢,給我看看行不行?」      談靜低頭從包包裡找出來,梁元安拿在手裡翻來覆去地看,說:「這個挺像真的,怪不得妳沒認出來。」      談靜說:「都怪我忙昏了頭,應該從驗鈔機裡過一下,結果忘了。」      梁元安卻把錢收了起來。「我幫妳花掉吧,我知道妳是沒膽子拿去用的。」      「這不太好吧。」      王雨玲已經噗哧一笑。「看到沒有,她就是這麼老實。」      談靜訕訕地,又不好硬向梁元安把錢要回來。正巧這時候烤肉上來了,梁元安招呼:「來來,冷了就不好吃了。」他和王雨玲一說笑,就把這事混過去了。      王雨玲現在租的房子跟梁元安住的地方順路,兩個人一起趕地鐵走了。談靜搭了公車回家,空蕩蕩的車裡,寥寥幾個乘客都面露疲色。路燈的光一跳一跳地映進來,像是一部壞掉的電影投影機,照得車裡忽明忽暗。她把胳臂放在車窗上,夜裡的風略有涼意。只有在晚上下班的時候,公車上才會有座位,而她下班通常都很晚;也只有這種時候,她才會想點什麼—其實什麼也沒有想。對於生活,她其實早就麻木了,只是腦子裡雖然空著,整個人卻無法放鬆下來。      下了公車還得走十來分鐘,這一大片區域都是老式的國宅,路兩旁有不少小店、小飯館。此時還有好幾家店開著門,店舖裡的燈光像是倒影,一道一道映在窄窄的馬路上。路過水果店的時候,談靜停下來,買了兩斤桃子。這個季節的桃子便宜,也很甜。      找零錢時,有枚硬幣掉到了地上,她找來找去找不到,最後還是老闆眼尖,撿起來給她。      裝桃子的塑膠袋又薄又小,僅僅五、六顆桃子就塞得滿滿的,不一會兒就勒得她手指發疼。她換了隻手拎袋子,走到社區門口時,正巧有盞很亮的路燈。還是很老式的鐵門,一條條的柵欄影子映在地面上,她想了一會兒,還是轉過身來。      車沒開大燈,沒聲息就停下了。有一瞬間她覺得這彷彿是夢境,因為只有在夢裡才會是這樣子。她有些無力地笑笑,像在嘲笑自己不自量力,不過馬上她就知道這並不是在做夢。因為聶宇晟下了車,他不僅下車,還朝她走過來。      談靜沒有動彈,晚風撲撲地吹著她的裙襬,像是鴿子的翅膀,輕柔地拍著她的肌膚。而手裡的桃子沉甸甸的似千斤重,勒得她手指發紅發緊發疼。她有點後悔買桃子了,或許空著手可以逃得更快。不過她下意識挺直了腰,逃?不,她並不需要再逃避。      事隔多年,她一直覺得自己比從前更軟弱,但到了今天,她才忽然覺得,原來粗礪的生活並沒有讓自己軟弱,反倒令她更加堅強。      聶宇晟直走到她的面前,在路燈下,他高大身形投射出的陰影籠罩了她,她慢慢抬起頭來看著他,眼中只是一片平靜。      剛剛在蛋糕店時他就已經認出了她,不然他不會訂那個蛋糕,然而當年她狠狠地給了他一巴掌,他們之間早就已經銀貨兩訖,誰也不再欠誰。隔了這麼漫長的歲月,當再次相遇的時候,她發現自己居然一點也不再怨懟。從前種種的痛苦與難堪,原來真的可以隨時間而淡化甚至淡忘。      聶宇晟並沒有什麼表情,只是無波無瀾地看著她。談靜覺得自己應該說點什麼,倒不是被他的氣場壓迫,而是她必須得說點什麼。他為什麼會跟著她回家來?是好奇嗎?      不,聶宇晟從來不好奇,他也從來不做沒有用的事情。她覺得自己不得不開口。當年踏著落花而來的白衣少年已經死去,而今天的相遇,只是人鬼殊途。      她甚至笑了笑,說:「好久不見。」      他看了看她身後敝舊的樓房,淡淡地問:「妳住在這裡?」      「是啊。」她像遇見老朋友般,語氣平靜無波。「要不要上去坐坐?」      他揚起半邊眉毛。這個男人還是那樣英俊,一舉一動都透出俊逸不凡,低沉的聲音仍舊彷彿帶著磁性,只是字句裡卻藏不住冷若冰霜似的刻薄:「妳經常邀請男人上去坐坐?」      「當然不是。」她很快地回答:「我沒有別的意思。我老公應該下班回來了,如果你不介意,上去喝杯茶好了。」      他笑了笑,說:「不必了。」      他開車跟著她到這裡來,是要看著她過得不好,他才會覺得安心。她笑了笑,說道:「或者上去吃點水果,我記得你最喜歡吃桃子。」      有一次他發燒吊點滴,坐在急診室裡,她把桃子一片片切好了餵給他吃,一邊餵一邊心疼,因為他燒得連眼睛都紅紅的,眼底出了細小的血點。那個時候他還喚她老婆,那個時候她還以為他們一定會結婚。那個時候有多傻啊,把所有的一切都當了真。      「謝謝,還是下次吧。」他仍舊彬彬有禮,就像是對待陌生人。      她輕鬆地笑說:「那我上去了,再見。」      他沒有跟她說再見,再見,不,永世不見。今天的這一面已經是純屬多餘,今生今世她都不想再見到他,想必他亦如此。      她一直走到樓梯間裡才發覺手心是濕的,背上也是涔涔的冷汗。她抱著那袋桃子,像抱著什麼寶貝,在漆黑的樓梯間裡一步步摸索著朝上走,唯恐驚醒了什麼似的。      原來—原來已經七年了。      她過得並不好,正如了他的意。她也並沒有撒謊,不過剛剛她邀他上來的時候,心裡還真有點怕他會真的上來,到時她還真不知該如何收拾殘局……當她摸出鑰匙開門時,聽見客廳裡嘩啦啦一陣響,不知是什麼東西掉下來。她一腳踏進黑暗裡,孫志軍果然已經下班回來了,不過跟往常一樣,喝得爛醉。沒開燈她也能聞見他身上的酒臭菸臭,她在那裡停了停,彷彿是要積蓄一點力氣,伸手摸索著開關,把燈打開。      孫志軍吐了一屋子。她把窗子打開透氣,去廚房剷了煤灰來清掃穢物。本來家家戶戶都已換成燒天然氣了,但她跟開電梯的王大姊討了不少煤塊煤灰。王大姊就住在車棚旁的小平房裡,沒有天然氣,日子過得十分節儉,平常還燒蜂窩煤。她討要煤碴,就是因為孫志軍每次喝醉了就吐一地。談靜很俐落地收拾完屋子,然後打了一盆溫水來替孫志軍擦臉。豈料毛巾剛碰到他臉上,他就一胳臂拐過來,手肘正巧撞在她鼻梁上,撞得她腦袋一懵,整個人都往後一仰、倒坐到地上。      鼻子開始流鼻血了,她隨手拿起捲筒衛生紙,撕了點捲成一團塞進鼻腔,然後繼續替孫志軍擦臉、擦胳臂。溫熱的鼻血慢慢浸潤了衛生紙,她低頭擰毛巾的時候,血一滴一滴落入臉盆裡,血絲化成細縷,沒一會兒就散入水中,再也不見。她去換了一盆水來,這時孫志軍倒乖起來,像個大嬰兒般由著她擺弄。她幫他擦洗完後,又替他脫下腳上的鞋,換了毛巾替他擦腳。見他橫躺在沙發上,談靜知道自己沒辦法把他弄到床上去,於是從臥室拿了條毛巾被出來給他蓋上,讓他好好睡。      忙完這些後,她的劉海已被汗濡濕,緊貼在腦門上。她拿了睡衣去洗澡,洗完澡出來再洗衣服。孫志軍的牛仔褲又厚又重,只能用刷子刷,她只差又忙出一身汗,最後端著盆子去陽臺晾衣服。陽臺上夜風十分清涼,她忍不住在那裡站了一會兒。      就那麼一小會兒,便足以想起很多的事。人在極度疲勞和極度困頓的時候,總是會回憶自己最好最幸福的時光。這種回憶太奢侈了。她靠在紗門上,遠近都是人家,星星點點的萬家燈火,遙遠的車聲傳來,就像是另一個世界。今天聶宇晟的出現還是打亂了她,她一直覺得自己已心如死水,他為什麼還要趕盡殺絕?      幸好她已經結婚了,她從來沒有這樣慶幸過,但內心深處仍有小小的惶恐聲音。其實沒結婚又能怎麼樣呢?他們相互之間的怨毒已經深刻入骨,聶宇晟說過:談靜妳以為這算完了嗎?還早著呢,不讓妳身敗名裂,我絕不會放過妳。      身敗名裂算什麼,比身敗名裂痛苦一千倍一萬倍的她都忍受過來了。      連她自己都不知道最後是怎麼熬過來的,幸好已經全都過去了。

作者資料

匪我思存

暢銷作家,素有「悲情天后」、「虐心教主」、「電視劇女王」之稱,二十一世紀愛情小說領軍人物。出道十餘載,筆耕不綴,創作二十多部作品,版權熱銷國際,更有多部作品如《東宮》、《寂寞空庭春欲晚》、《來不及說我愛你》等改編成影劇,橫跨出版、影視、動漫、遊戲等產業。 相關著作:《愛你是最好的時光【下】(熱評電視劇《今生有你》原著小說,鍾漢良、李小冉領銜主演)》《海上繁花》《愛如繁星》

基本資料

作者:匪我思存 出版社:春光出版 書系:奇幻愛情 出版日期:2023-01-31 ISBN:9786269649846 城邦書號:OF0090 規格:膠裝 / 單色 / 368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