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線上國際書展-2/20加碼設定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奇幻小說
龍之國幻想2:天翔之緣
left
right
  • 庫存 = 4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龍之國幻想2:天翔之緣

  • 作者:三川美里(三川みり)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22-11-18
  • 定價:400元
  • 優惠價:79折 316元
  • 書虫VIP價:316元,贈紅利15點 活動贈點另計
    可免費兌換好書
  • 書虫VIP紅利價:300元
  • (更多VIP好康)

內容簡介

繼《十二國記》後最壯麗的架空日系奇幻故事續集,令和必看! 以女子之身即位皇尊,日織即將開創新時代之際,面臨召喚不出地龍的困境…… 男裝女身 vs 女裝男身,規矩由人而定,自然可以被打破。 ►日本書評雜誌龍頭《本の雑誌》TOP 1 ►奇幻文學評論帳 璃空、IG手寫帳KAORU、四胞胎媽媽、IG閱讀帳 奇奇......引發台灣各界好評! ►龍之國故事簡介► 天空,是龍的領土,地面則屬於地龍。 棲息在龍之原的龍不會聚集在一處,因此人們就連有多少龍都不清楚。只知龍與皇尊一脈之間關係緊密,皇尊即位更需龍的首肯,若皇位空懸,則將大雨成災。 日織隱瞞女子身分,步步為營二十年,終於如願登上了皇位。但在儀式上向全國宣示新朝代來臨時,召喚龍的笛子卻發不出聲音。莫非有人從中作梗? 反封洲的使者來訪,提出了違反一原八洲原則的要求。與此同時,日織的妻子悠花乍然下落不明。這一切的考驗,難道是為了懲罰她女扮男裝、坐上那不該擁有的位置嗎? ►龍之國幻想的吸睛之處► ◈ 角色的強大魅力 以假扮男裝爭奪皇位的皇子日織為首,由背負著祕密、野心、愛、復仇……各樣背景的角色交織而成的建國故事。毫無疑問地撼動人心! ◈ 現代感與古典格調的完美結合 能否聽見龍語,身為女人或男人──由於自己無法控制的因素而遭受生命危險的主角們奮勇地與世界抗爭,必能帶給我們勇氣,讓我們積極地活在這個看不到將來的時代。這類似日本上古文化、文雅與剛健並濟的世界觀,為故事增添了濃厚的古風。 ◈ 巧妙敘事與架構精密的世界觀 從第一章起,主角幼時遭受的打擊加上巧妙安排的詭計,一步步地將其拖進命運的波滔。讀者一定能感受到這故事的浩大規模!這個一切皆和翱翔天空的龍相關的世界看似簡單,生活在其中的無奈卻令人感慨不已。 ◈ 美輪美奐的插畫 千景老師為此嶄新的宮廷奇幻故事繪製插圖。這細膩的筆觸、融合各個人物背景的畫功,絕對值得一看。 ►龍之國登場人物► ◈ 日織皇子 出身於龍棲息的國家龍之原,由於深愛的姊姊因遊子身分被殺害,立誓將為她復仇。女扮男裝,矢志改變這個國家而企圖登上皇位。 ◈ 月白小姐 日織的遠親,兩年前嫁給日織。稚氣未脫,單純地愛著日織。 ◈ 悠花皇女 前任皇尊的獨生女,日織的第二位妻子。美麗而睿智。因體弱多病而被託付於日織。 ◈ 不津王 前任皇尊的姪子。在伯父過世後競爭皇尊寶座,是日織的宿敵。 ◈ 空露 在祈社擔任高階神職。從日織小時候就以老師身分陪伴其身邊,知道日織的「祕密」。 ◈ 居鹿 遊子。寄居於祈社,因仰慕悠花而時常來訪。 ◈ 伴有間 八洲之一的反封洲國主長子,向日織提出了違反龍之原規則的要求。 ►龍之國背景► 海中的央大地上,有著被稱作「一原八洲」的九個國家。一原指的是龍之原,八洲則是和龍之原接壤的五洲和其他三洲。龍之原以外的八洲全都是臨海的國家。人們相信這片浮在海上的大地之下沉睡著巨大的龍。 睡在地底下的龍被稱為地大神、地龍,據說那是一旦醒來就會讓整片大地沉入海底的暴戾之神,是支撐著世界根基的荒魂。龍之原的皇尊負責鎮守沉睡在巨大火山下的地龍,以免其清醒亂世。 與荒魂地龍相對的和魂,是在天空翱翔的龍。 龍協助著皇尊鎮守地龍,給予警示或建言,因此皇尊一族的女性都具備了能聽見龍語的能力。沒有皇尊在位會使龍惶惶不安,降雨不停,若皇位空懸超過四年,地龍就會醒來,引發各種災難,使一原八洲沉入海底。因此,龍之原的皇尊是讓可怕凶神繼續沉睡的關鍵人物,是守護地龍睡眠者。

內文試閱

  序章      ——好熱!      日織彷彿被什麼力量從黑暗中推出來,她當場跪倒,雙手撐在地上。      「日織!」      她聽到空露的聲音,以及人們在四周跑來跑去的腳步聲,卻睜不開眼睛,也抬不起頭。雖然閉著眼睛,眼前卻閃爍著炙熱熔漿席捲般的色彩。      全身都好燙。      胸口像是全力奔跑一樣難受,呼吸短而急促。就連短促呼出的空氣都是熱的,喉嚨痛得像燒傷一樣。      鼻中有一股類似焚燒木柴的乾燥嗆辣味道。      (我到底怎麼了?)      為了反抗不合理的法令,日織二十年來一直悄悄渴望著皇尊的寶座。她好不容易才等到競逐皇位的機會,拚盡全力地去爭取。而且……她甚至為此失去了最愛的妻子月白。      她失去了想要保護的對象。      但是日織不容許自己就這麼放棄,她默默呼喚著月白的名字,懷著椎心之痛和近似執念的決心,簡直是用爬的進入最後的儀式——入道。      為了入道,日織推開地睡戶,走了進去。她還記得漆黑之中湧出熱風時,背後的門就自動關上了,她連反應的時間都沒有就被黑暗和炙熱包圍了。      (後來發生什麼事了?)      下一秒鐘,日織就被推出了黑暗。      聽到空露的聲音,讓日織明白了自己是在地睡戶的外面,但她不是才剛跨進地睡戶嗎……      不對,不是這樣。身體的感覺這樣告訴她。      她確實在地睡戶裡待了一段時間,只是那段時間從她的腦袋裡憑空消失了。      (我的身體到底是怎麼了?)      日織感覺自己的身上發生了可怕的事。      全身皮膚痛如針刺,而且到處都在發燙,尤其是腳底、脖子、眼皮、臉頰、耳垂和指尖。她覺得自己的腳底、眼皮、脖子和臉頰不只是刺痛,感覺好像燒得皮開肉綻,說不定耳垂和指尖都已經燒焦崩裂了。      她怕得直顫抖。      身邊傳來了「日織皇子」、「日織」的叫聲。      「日織!是我!」      悠花的聲音在耳邊響起,距離很近。日織動彈不得、渾身發抖,但還是一邊呼出熱氣一邊虛弱地問道:      「我……我怎麼了……」      發出沙啞聲音時,喉嚨依然又熱又痛。      日織怕到不敢檢查自己身體的狀況,好像稍微動一下就會劇痛難耐,全身皮膚剝落,一睜開眼睛,眼皮就會碎裂。所以她只能問別人。      「妳即位了。」      悠花回答。      (即位?)      日織害怕到亂成一團的腦袋無法立刻理解悠花說的話,但那句話漸漸地滲入她的腦海。      她驚訝到忘了恐懼,睜開眼睛。      眼皮沒有碎裂,她看見了自己雙手觸碰的岩地,也發現自己的手背既無傷痕也沒有發紅,還是一樣白皙,手指也都好好的。雖然又熱又痛,但也只是這樣罷了。      她把重心移到腰部,抬起原先撐住上半身的右手,摸摸耳朵,顫抖的手指感覺到耳朵的形狀。雖然耳朵毫無知覺,但手指摸到的還是完好無缺的耳朵。      日織因炙熱和痛楚而不斷發抖,但她還是緩慢地努力抬起頭。      她看到身穿黑衣的悠花美麗的臉龐。      四目交接,他露出微笑。      「妳即位了喔。」      「……真的嗎……?」      悠花點頭。      「是龍說的。族裡的所有女人一定都聽到那句『即位』了。」      日織不自覺地發出類似呻吟的感嘆,閉上眼睛。      自己真的即位了嗎?      她沒有已經即位的真實感,只覺得全身發燙疼痛,為此怕得要命。悠花說的是真的嗎?她沒有感到欣喜,反而充滿疑惑和不安,正感到滿心混亂時,意識又漸漸模糊,身體的力氣也一點一滴地流逝。      勉強撐著上身的手臂突然發軟,日織趴倒在地。      「日織!」      聽到悠花的驚呼,日織的心中浮現了姊姊宇預和月白的臉龐。      (姊姊……月白……我即位了嗎?……真的嗎?)            第一章 殯雨平息      一      照在睫毛上的光線好刺眼,日織皺著眉頭、睜開眼睛。      腦袋昏沉沉的,像是處在五里霧中。      日織知道自己睡在床上,卻連「這裡是什麼地方」、「我發生什麼事了」之類的疑問都無暇思考,腦袋能意識到的只有刺眼的光線。      隔簾外面的窗戶似乎開著,明亮的陽光透入隔簾,微風也吹進屋內,輕撫著絹布。      (為什麼這麼明亮?殯雨不是還在下嗎?)      治理龍之原的皇尊駕崩之後,就會降下殯雨,直到新皇尊即位才會停。若是殯雨停了,就表示新的皇尊已經即位。      皇尊即位。      一想到這裡,日織的腦海立刻浮現一幕幕的畫面。      激烈的殯雨,遷轉透黑箱,滂然落下的瀑布,鋼刀的寒光,雷聲。      月白的微笑。      如同濁流不斷湧出的記憶幾乎壓垮了她的心。      「……月白……」      日織用雙手摀住臉。      (……竟然……竟然……!)      月白死了。      一想起這件事,喉中就湧起一股不明所以的巨大東西,令她喘不過氣。那是千真萬確的事實,如同一根木樁插在她的心上。      不津王犯下八虐大罪,月白投水身亡,日織在幾近崩潰時聽到悠花的懇求,因為相信月白希望她當上皇尊,她才硬撐著進入龍道。      後來日織平安無事地結束了入道儀式。她還記得跌出地睡戶之後聽到悠花說「妳即位了」,但她還來不及確認是真是假,就昏過去了。      如果日織意識清醒,就能輕易判斷出她正躺在自己在龍稜被分配到的住所,榆宮的東殿。      附近沒有人聲,只能聽見院中的苦楝樹發出的沙沙聲。      我真的即位了嗎?日織舉起摀著臉的雙手,望著沐浴在陽光中的手掌。手指完好無缺,沒有燒焦碎裂。剛被推出黑暗時,她還以為自己全身上下都燒焦了。      她想不起來自己在入道後發生了什麼事,連入道的那段時間都從記憶中消失了。      但是她如今沐浴在陽光底下,殯雨已經停了,她應該順利結束入道了。也就是說,日織毫無疑問成了皇尊。      看著自己的手指時,她不自覺地流下眼淚。      「月白……姊姊……」      見她得到了期盼已久的皇位,她們兩人一定很開心吧?日織想到這點就覺得很自豪,同時又為她們兩人已不在世上而感到無比空虛。      「喔,妳醒啦。」      悠花端著一碗像是湯藥的東西走進隔簾。      悠花雖是男性,卻是能聽見龍語的禍皇子,所以從小就被當成皇女養大,後來嫁給了日織。如今月白死了,他就是日織唯一的妻子了。      為了隱瞞男性身分,悠花平時都打扮成女性的模樣,假裝不能走路也不能說話。那美麗的外表令人無從起疑,完美地瞞過了所有人,但此時的他把長髮紮成一束,穿著護領眾的黑衣黑褲,打扮成男人的模樣。      日織坐了起來,悠花遞出碗,問道「妳能喝東西吧?」。      「我睡了多久?我入道花了多久時間?」      「妳昨天早上進入龍道,過了四刻左右走出地睡戶,出來之後就昏睡了一整天,大家都很擔心。淡海皇子和真尾說,經常有皇尊在入道之後昏迷了許久。在裡面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我不知道,我什麼都不記得。入道期間的記憶從我的腦袋裡消失了,這整段時間彷彿被偷走了。」      「不記得嗎……原來如此,歷代皇尊都沒提過入道的情況,或許也是跟妳一樣不記得了。也罷,總之妳平安回來就好。好了,快喝吧。」      日織接過碗,看著悠花秀麗的臉龐,就想起了他對她說過的那句「救我」。因為有他的鼓勵,日織才有力氣起身走進龍道。      如果當時悠花不在她身邊,她站得起來嗎?      多半不行吧。是因為有悠花在,她才做得到。      她想對悠花道謝,但是一看到他美麗的臉龐就覺得很害羞,不知道該說什麼好,所以遲遲說不出口。      悠花也是一副有話想說的樣子,但他似乎也不知道該怎麼開口,最後他一臉不悅地問道:      「幹嘛?」      「呃,沒什麼。」      日織轉開目光,喝起湯藥。      悠花輕輕吁了一口氣,像是感到安心。他什麼都沒說,或許是顧慮到日織的心情吧。如果要談入道的事,就免不了提到月白,悠花應該知道此時的日織還沒辦法冷靜地討論她的事。      沉默片刻之後,悠花說道:      「居鹿也很擔心妳呢。」      「她現在在哪裡?」      「杣屋送她回祈社了。畢竟龍稜和妳還要好一陣子才能平靜下來,祈社那邊也要求儘快送她回去。他們說殯雨已經停了,反封洲這個月就會派人來接居鹿。居鹿出發之前還得做些準備。」      「這個月?為什麼這麼快?」      「那件事原本就是因為皇尊駕崩後需要服喪,才耽擱下來的。既然新皇尊即位了,當然要依照法令繼續進行。」      「我不會讓居鹿被送去別國的。只要立刻廢除法令……」      日織說到一半突然感到不安,抬頭看著悠花。      「我真的即位了嗎?」      日織自己也是這麼認為的,但她想再確認一次。      悠花平淡地說:      「族裡的女人都聽到龍說的那句『即位』,而且殯雨停了,妳也平安地走出地睡戶了,所以妳確實即位了。別說那些了,還是先喝藥吧。妳的聲音聽起來好虛弱。」      碗裡裝的是藥草煎煮的湯藥,入口微甘,但後味很苦澀。但是日織非常口渴,還是一口氣喝完了。她看著空碗,喃喃地說:      「這樣啊……我……」      如同湯藥滲入五臟六腑,真實感也漸漸滲入了她的腦袋。      (我即位了。)      她得到了期盼已久的東西。      日織曾經想像過,自己得到皇位的時候不知道會有多開心。如今真的實現了心願,她卻只是感慨地想著「這樣啊」。      這就像是一直遠遠看著渴望的寶物,別人說「這就是妳想要的東西」,把寶物交到她手上,她卻覺得拿起來輕飄飄的,感覺不到一點重量。      「恭喜妳即位了。不過……」      日織從這片刻的停頓察覺到不對勁,抬起頭來,悠花一邊收走湯碗一邊說:      「妳即位的過程太不尋常,讓大臣們有些疑慮。現在太政大臣淡海皇子、大祇真尾、左大臣阿知穗足、右大臣造多麻呂都聚集在大殿,連不津王都被叫去了。對了,還有空露。」      「為什麼空露也被叫去了?」      「因為妳還在昏迷,他是代替妳去的。雖然妳已經即位,大臣們還是打算商量看看是否該接受這個結果。」      空露從小到大都以保護者的身分侍奉日織,他就像是日織的哥哥,也是陪著她圖謀皇位的共犯。在日織身邊侍奉的人只有空露,大臣們找他代替昏迷的日織也很合理。      但是,他們為什麼要商量這件事?      「我不是已經即位了嗎?還有什麼問題是需要商量的?無論我即位的過程中發生了什麼事,我都已經即位了啊。」      「妳說得沒錯,但不是每個人都為新皇尊即位而歡天喜地。」      「我也不需要他們歡天喜地。」      為了對抗害死姊姊的命運,日織從七歲就決定要自己統治龍之原。這個心願和她深愛的妻子月白最後的心願是一樣的,和悠花的懇求也是一樣的。這不只是日織一個人的想法,其他人也希望她當上皇尊。      就算別人看不順眼,就算別人批評她、貶低她,她也不會放棄的。      日織掀開蓋在腿上的衣服站起來,但是腳步踉蹌,險些跌倒,悠花急忙扶住她。      「日織,猛然起身會站不穩的。」      悠花擔心地說道,日織卻輕輕推開他的手。      「我要立刻整裝去大殿。」      「沒問題嗎?妳才剛醒來呢。」      「我的腦袋已經清醒了。我要去。這事關係到我的即位,不能丟給空露一個人去處理。」      日織抬起頭,望向門外的蔚藍天空和耀眼陽光。好久沒有看到藍天和陽光了。      殯雨停止,陽光再現,是因為日織完成了入道儀式。      這代表地大神地龍承認了日織是皇尊。      (不論別人怎麼看、怎麼想,地大神都已經承認我了,所以我就是皇尊。)      日織冒著生命危險入道、詢問神的心意,她現在仍好好地站在這裡就是答案。      這表示神也不贊同龍之原那些不合理的事,准許她改變這一切。      這是她賭命得來的答案。任何人都沒有資格說三道四。      日織邁出了步伐。      有著白杉柱子和檜皮屋頂的大殿沐浴在陽光之中。      長期被殯雨洗刷的檜皮因飽含水分而變了色,但仍展示著優美的曲線,乘載著悠然流動的白雲。      正面階梯兩旁的桃樹添了許多嫩葉,看起來一片翠綠。大殿後方傳來瀑布嘩啦啦的水聲。      聽見吞沒了月白的瀑布的聲音,日織就覺得胸口揪緊。不知怎地,她意識到自己心緒非常混亂。      日織帶著悠花走在廊台上,一邊告誡自己。      (我已經即位了,這是我熬過了幾千個無所作為的日子、對許多遊子見死不救、還失去了重要的人才得到的東西。我絕不能自亂陣腳,絕不能掉以輕心。)      她努力讓自己別去在意水聲,走到大殿的門前。      站在門內兩旁的采女一看見日織,就高喊:      「皇尊駕到。」      悠花貼近日織的耳邊說:      「去吧,日織。我在這裡等著。」      「你不進去嗎?」      「真尾在裡面,他一眼就能看出我不是護領眾,說不定還會去調查我的身分。」      他輕推著日織的背,彷彿在催促她「快去吧」。      獨自進去讓日織有些不安,大概是因為悠花與生俱來的強悍性格和隱瞞身分到底的堅決態度能讓人感到可靠吧。      一走進去,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日織身上。      坐在左手邊的太政大臣淡海皇子和大祇真尾都掛著困惑的表情,兩人默默向日織行了禮,但是都沒有開口,似乎不知道該用何種態度面對她。      坐在右手邊的右大臣造多麻呂說著「恭賀皇尊即位」,向日織行了叩首禮,然後抬起頭來,一雙細長的眼睛愉悅地瞇起。      坐在他身邊的左大臣阿知穗足則是用濃眉下的眼睛挑釁地瞪著日織。      空露站在門邊,他看到日織已經醒了就露出安心的表情,但還是有些擔憂。畢竟空露目睹了入道前的混亂和日織結束入道後的模樣,當然會擔心她沒辦法冷靜地和大臣們應對。      自己真是讓空露操了不少心。      日織默默地向空露點頭,表示自己沒問題。      接著是正中央。背對門口而坐的不津王慢慢地轉過頭來。      他昨天弄髒的衣服已經換成新衣,右肩到左脅卻裹著一條寬幅的朱絹。朱絹是用來隔離染穢之人身上的穢氣,他裹上朱絹是因為在大殿附近砍傷月白,犯了大不敬之罪。      玷汙聖域是大不敬,這是龍之原訂下的重罪——八虐——的其中一條。      朱絹雖是用來隔離穢氣的,此時看來卻像是罪人的標誌。      才過了一天半,不津王的臉頰就凹陷不少,給人一種極為疲憊的印象。最大的理由可能是因為他犯下八虐之一而被舍人拘禁,雖然時間不長,但屈辱和憤怒還是悄悄地消耗了他的體力。      不津王一和日織對上視線就撇嘴一笑。他即使憔悴,仍是十分傲慢。

延伸內容

►各方推薦 ► ▪北上次郎(書評家) 人物設定和敘事節奏都不錯,慢慢把讀者帶入故事中,正在期待之後的劇情發展時,齒輪在故事的中段戛然轉動。真厲害,令人忍不住想一口氣讀完。寫得太棒了。 ▪大矢博子(書評家) 這是奇幻故事,但是用不著我說,事實之中也有很多類似的例子。試著把聽見龍語的能力換成「出身」、「外表」之類的條件就能明白了。(中略)日織的心情和「遊子」的處境與我們生活的社會如出一轍。要如何反抗這個大環境?反抗得了嗎?本作雖然充滿奇幻世界的浪漫風格,探討的議題卻很扎實,是一套令人期待的新系列。 ▪蔦屋書店 啦啦寶都EXPOCITY分店 丸山理沙 只因能否聽見龍語這一點而活在限制中的人們心中的悲傷和絕望充斥於這個幻想故事之中。你的憤怒就是血液,你的決心就是骨肉。正是因為存在受到否定,你才要改變世界。新的神話正要展開。 ▪有鄰堂書店 町田MODI分店 原田明美 本作描繪出極其壯闊的主題!我不禁要為對抗嚴苛命運巨浪的日織等人加油,不知不覺就看完了整本書。情節高潮迭起,人物深具魅力。我有預感這部作品一定會很暢銷。可以隱約感覺出這個故事才剛展開序章,期待早日看到續集。 ▪椿書房 渡部哩菜 這正是眾所期盼的奇幻小說!推薦給所有的奇幻新手和奇幻迷!由於姐姐因某種理由而被龍殺死,日織皇子決心復仇。他(她)將要面對怎樣的命運?書中充滿熱血的情節,一開始讀就無法放下書本。請在時間充裕的時候好好享用。 ▪未來屋書店 名取分店 高橋あづさ 我看到了一本非常棒的作品。這麼精彩的故事,我只能說能看到真是太好了。主角日織太了不起了,我簡直不知該如何形容。為了一掃亡姐的遺憾,為了同樣不具備應有能力而受到排擠的女性,她隱瞞性別,抱著無比的決心,賭命走上荊棘之路。二十年的漫長等待,這份執著是如此之深……。就算這樣似乎太拚命,但她若不如此就無法實現心願,這份堅定的信念令人深受感動。一看完書我就整個人陷入恍惚,止不住嘆息和淚水。雖然尚未發售,但還是希望早點看到續集。我由衷期盼著!感想寫得這麼長真是抱歉。這是我心目中的2022年書店大賞得主! ▪旭屋書店 新越谷分店 工藤雅子 一開始讀就讚嘆不已。這個奇幻故事具有「命運」的強烈明暗對比,而且充滿了「魅力」和「韻味」。這前所未見的新風格深深打動了我。 「不具備該有的能力之人」和「具備了不該有的能力之人」所期盼的國家和想要打造的世界,絕對不容錯過。主角們跨越男女身分的限制,也是在挑戰我們所在的現實社會的規則。 ▪マルサン書房 SUN TO MOON分店 原田里子 看完最後一行以後,淋濕全身的雨水、吹散濕氣的龍道熱風、劃開厚實雲層的光芒仍在我的腦海徘徊不去,我無法抽離故事。 主角懷著堅定意志的同時也意識到自己的正義並非絕對正確,自己的正義可能是另一人的邪惡,這道理即使放到現代依然適用。真想快點看到續集! ▪Komeri書房 鈴鹿分店 森田洋子 一讀下去就難以釋手,直到結尾都深陷其中。本來只想稍微看一看,卻忍不住想快點看到接下來的發展。能看到這麼引人入勝的故事真是太幸福了! ▪未來屋書店 大日分店 石坂華月 日織對抗無理規定和命運的堅定信念讓人熱血沸騰。多麼勇敢啊!第一集的結局究竟會如何呢?我在閱讀之中不斷祈求著「拜託一定要平安無事」。結局寫得真是太棒了。接下來會怎麼樣呢?這大長篇奇幻的故事的序幕讓人看得雀躍不已! ▪淳久堂書店 滋賀草津分店 山中真理 這個長篇宮廷奇幻故事太迷人了。為了在無理而扭曲的世界活下去,只能帶著謊言過活,這種命運真是一場悲劇。日織皇子為了坐上皇位來改變這惡劣現狀,賭上了自己的人生,令人不禁衷心期盼他能得到幸福的結局。沒有人想要欺騙別人,只是為了生存而不得不如此。我讀著讀著,越來越希望謊言不要被拆穿。好幾次看得心驚肉跳。希望將來有一天能把真實的樣貌展現給全世界。期盼著日織皇子的心願能得以實現,真想快點看到續集。 ▪岩瀨書店 富久山分店 大內佳美 那堅定的信念太悲傷了,我跟著皇子又是哭泣又是憤怒又是焦躁,深深沉浸在這嶄新的故事中。 ▪八重洲book center 石神井公園分店 志保井雅子 因為太想看到後續發展,最後的150頁是一口氣看完的。主角女扮男裝的故事大多都有比主角更有男子氣概的男性角色登場,但是像悠花這樣兼具美貌和智慧卻有著身不由己的際遇,從某個角度來看更是令人期待。本書描寫了符合現代風格的男女平等關係和單純的夥伴關係,今後的發展想必會看有看頭。期待第二集的出版! ▪未來屋書店 岡山分店 水田奏繪 這部作品一翻開就會沉浸其中,吸引力十足。一邊讀一邊好奇最後會是誰當上皇尊,最後的發展令人意想不到,非常精彩。 ▪SuperKaBoS 鯖江分店 峰森和代 不能被人發現的天大祕密。一曝光就會完蛋的設定,故事中還有龍這種神祕又可怕的生物,閱讀起來非常驚險刺激。凜然的日織和美麗的悠花都是非常迷人的角色,讓人忍不住一口氣看完,最後卻發現「咦?在這裡就結束了?」。拜託快點讓我看到續集吧。

作者資料

三川美里 三川みり

出生於廣島,第七回角川BEANS小說大賞得主,處女作《銀砂糖師與黑妖精》即將動畫化,全系列大賣逾50萬冊。

基本資料

作者:三川美里(三川みり) 譯者:HANA 出版社:尖端 書系:奇炫館 出版日期:2022-11-18 ISBN:9786263386174 城邦書號:SPB7D000201 規格:膠裝 / 單色 / 360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購買尖端、小光點出版品,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