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2024線上國際書展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翻譯文學 > 歐美文學
那些與初戀有關的祕密(改編電影榮登2022多倫多影展首映片,《紐約時報》年度最佳青少年小說)
left
right
  • 庫存 = 3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那些與初戀有關的祕密(改編電影榮登2022多倫多影展首映片,《紐約時報》年度最佳青少年小說)

  • 作者:班傑明.艾里雷.薩恩斯(Benjamin Alire Sáenz)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22-11-04
  • 定價:450元
  • 優惠價:79折 356元
  • 書虫VIP價:356元,贈紅利17點 活動贈點另計
    可免費兌換好書
  • 書虫VIP紅利價:338元
  • (更多VIP好康)

內容簡介

★繼《親愛的初戀》之後,再次感動全球的青少年小說 ★改編電影榮登2022多倫多影展首映片,見證不一樣的偉大愛情故事 ★Goodreads好讀網超過45萬人評分,平均分數4.3顆星 ★美國亞馬遜近萬人平分,平均4.7顆星 ★《紐約時報》2021年度最佳青少年小說 ★《普林茲榮譽獎》得主 ★《學校圖書館週刊》年度最佳書籍 ★《ALA/YALSA》最佳十大青少年小說 ★《ALA石牆獎》得主 ★《出版人週刊》星級評論 「這世界上還有很多 比喜歡和男生接吻的男生更糟糕的事。」 那天在泳池畔, 你帶我潛入了宇宙,看見萬千星宿—— 你記得十七歲時,那場偉大的愛情故事嗎? ▊「一個更偉大的愛情故事!」——各家媒體與歐美作家齊聲盛讚! 「這本書溫柔而誠實地探索身份和性別,同時也是一個充滿熱情的提醒:感情——無論是愛情還是親情——都應該是開放、自由、不帶羞愧的。」——《出版人週刊》,星級評論 「真實的青少年描寫,絕對能使其成為一本受歡迎的書。」——《學校圖書館週刊》,星級評論 「細膩的節奏和細緻入微的人物塑造,展現了作者撼動人心的文筆,闡明了人際關係中的掙扎。」——《Kirkus Reviews》,星級評論 「薩恩斯在小說結尾寫道,『小心對待人和話語,是一件稀有而美好的事情。』這正是作者所做的——他小心翼翼地對待他的角色,給他們空間和時間去尋找他們在世界上的位置,並找到彼此⋯⋯」——《書單》雜誌 「薩恩斯寫了一個更偉大的愛情故事,因為除了兩個朋友之間不斷加深的愛之外,其中還包含了自我之愛、父母和孩子之間的愛、以及建立社會的愛。」——《VOYA》 「亞里的第一人稱敘事——充滿詩意、哲學而誠實——巧妙地發展了兩個男孩之間的關係,從友誼到浪漫的關係。」——《號角圖書雜誌》 「這是一本由人物和關係驅動的小說,用耐心和抒情的敘事寫成,並用蝴蝶翅膀一般的細膩方式,探索男孩的情感生活。」——《兒童圖書中心公報》 「這本書讓我歎為觀止。多麼鮮豔的文字,多麼美麗的故事!我愛這兩個男孩。還有他們的父母!我們不是都希望能有像他們這樣的父母嗎?結局——以及它展開的方式——是如此令人滿意。我可以一直說下去……但我只想說,我會強烈推薦給所有人。我相信未來我自己還會再重讀一次這本書。我討厭它完結了。」——詹姆斯・豪伊(James Howe),著有《Addie on the Inside》 「這本書太震撼了。這是薩恩斯迄今為止最好的作品……這是一個美麗的故事,講述得如此優美,情緒上又如此敏銳!亞里和但丁都是偉大的人物,他們將永遠活在我的記憶中。關於這本書的一切都是絕對的完美……這是我今年最喜歡的書了!」——麥可.卡爾特,《書單》雜誌專欄作家、YALSA前任主席 ▊「我愛這本書裡的所有人」——Goodreads好讀網超過25萬人★★★★★五星滿分好評盛讚! 「你只需要做三件事:一、買這本書,二、閱讀它,三、愛上它,愛上人生。」 「這本書完美到無可救藥。」 「我永遠記得我是哭著讀完這本書的,是喜悅的眼淚。然後我又再讀了一次。」 「我每重讀一次,這本書就又變得更加美好。」 「你記得在人生中的某些時刻,你會希望自己知道所有謎團的答案嗎?現在,答案來了。」 「這已經是我第二次讀這本書了,但這一次我依然無話可說。」 「要像亞里和但丁一樣,永遠記得自己十七歲的樣子。」 【故事大綱】 亞里斯多德是一個對於人生感到憤怒的少年。 他好奇為何媽媽絕口不提那個坐牢的哥哥, 以及打完戰爭回來後變得沉默寡言的父親,他身後背負的黑暗。 當一切都令他困惑又窒息時, 在泳池畔, 他遇到了但丁。 但丁是一個無所不知的男孩,用與眾不同的角度看待世界。 他不喜歡穿鞋、他喜歡讀詩和畫圖,他會為死去的麻雀哭泣。 兩人在泳池相遇時,他們似乎沒有任何共同之處。 但是,當兩個孤單少年的靈魂碰撞在一起, 他們發現彼此之間產生一種特殊的情誼—— 一種可以改變人生、並會持續一生的感情。 亞里和但丁慢慢了解這個世界上一些重要的祕密,例如: 他們究竟是誰,還有他們想成為什麼樣的人。

內文試閱

  抵達泳池時,我得先沖個澡。這是其中一個規則。對,規則。我討厭和其他男生一起沖澡。不知道,我就是不喜歡。你知道,有些人就是愛聊天,好像一大堆男生一起洗澡,聊著你討厭的老師、或是你上一次看的電影、或是你想要一起鬼混的女孩,是一件稀鬆平常的事似的。但我不喜歡。我沒有事情可以說。男生們一起沖澡。不是我的嗜好。      我走到池邊,坐在淺水的那一側,把腳放進水裡。      如果你不會游泳,你去泳池要做什麼呢?學吧。我猜這就是答案了。我是有想辦法學會讓身體怎麼漂浮在水面上。不知怎麼地,我誤打誤撞地學會了一些物理的原則。而整件事最棒的部份是,我完全是靠自己發掘的。      靠自己。我超愛這個詞。我不太擅長尋求幫助,這是遺傳自我爸的壞習慣。而且無論如何,那些在泳池旁邊自稱救生員的游泳指導員也爛透了。他們對瘦巴巴的十五歲小混蛋沒什麼興趣,也不想教我游泳。他們對突然長出胸部的女孩子比較有興趣。他們超愛胸部。這是真的。我聽見其中一個救生員跟另一個救生員這麼說的,他們明明應該要盯著一群小小孩才對。「女生就像是長滿葉子的樹。我就只想要爬上去把葉子都拔光。」      另一個人笑了起來。「你真是個垃圾。」      「才不是,我是詩人。」他說。「身體的詩人。」      然後他們放聲大笑。      對啦,當然,他們都是剛嶄露頭角的華特‧惠特曼。你看,我不是特別喜歡和這些人待在一起。我的意思是,男生真的讓我都很不舒服。我不知道為什麼,也不完全是這樣。我只是,我也不知道,我就是不屬於那個群體。而且光是想到我有那麼一點可能性,長大會變成這種混蛋,使我感到憂鬱不已。女生像樹一樣?對啦,那男生就像是長滿寄生蟲的腐木。我媽一定會說他們只是在某個階段裡而已。他們很快就會長回腦子了。他們當然會了。      也許人生就只是一個又一個的階段而已——一個接著一個接著一個。也許再過幾年後,我也會和那些十八歲的救生員一樣,經歷同樣的階段。不過我也不完全相信我媽的階段理論。這聽起來不像個合理的解釋——比較像是藉口。我不覺得我媽懂男生。我也不懂。而我是個男生。      我一直覺得我有哪裡不對勁。我想我對我自己而言也是個謎。這爛透了。我真的有很嚴重的問題。      但有一件事很確定:我不可能要那兩個白痴來教我游泳的。我寧可一個人坐在這裡悲慘。我寧可溺水。      所以我只是一個人泡在水裡,讓自己漂浮著。我也不覺得好玩。      然後我就聽見了他有點尖銳的聲音。「我可以教你游泳。」      我移動到泳池邊緣,在水裡站起身,並在陽光下瞇起眼。他坐在泳池邊。我懷疑地看著他。如果一個男生主動提議要教我游泳,那他的人生一定很無聊。兩個無聊的男生湊在一起?那有什麼樂趣可言?      我有個規則,那就是寧可一個人無聊,也不要和別人一起無聊。我基本上是靠這條規則在過活的。也許這就是我沒有朋友的原因。      他看著我。等待著。然後他又問了一次。「我可以教你游泳,如果你想的話啦。」      我有點喜歡他的聲音。他聽起來好像感冒了,你知道,好像他快要沒有聲音了一樣。「你的聲音很奇怪。」我說。      「我過敏。」他說。      「你對什麼過敏?」      「空氣。」他說。      我笑了起來。      「我叫但丁。」他說。      這使我笑得更用力了。「對不起。」我說。      「沒關係。大家都會取笑我的名字。」      「不是,不是。」我說。「你看,我的名字叫亞里斯多德。」      他的眼睛一亮。我的意思是,這傢伙仔細聽著我的每一個字。      「亞里斯多德。」我重複道。      然後我們兩個就有點發瘋了。狂笑不止。      「我爸是個英文教授。」他說。      「至少你還有藉口。我爸是個郵差。亞里斯多德是我爺爺的英文版名字。」然後我用非常正式的墨西哥口音講了我爺爺的名字:「亞里斯多德。而真正的名字叫安傑(Angel,天使之意)。」然後我又用西班牙文說了一次:「安傑。」      「你的名字是天使.亞里斯多德?」      「對,這是我的本名。」      我們又笑了。我們笑得停不下了。我不知道我們究竟在笑什麼。只是因為我們的名字嗎?還是因為我們都鬆了一口氣?我們快樂嗎?笑聲是人生的另一個謎團。      「我以前都跟別人說我的名字叫小但。你知道,我只是放棄了一個字而已。但是我後來就不這樣做了。這樣不誠實。而且反正最後都會被人發現。然後我就會覺得自己是個騙子、又是個白痴。我因為以自己為恥而以自己為恥。我不喜歡這個感覺。」他聳聳肩。      「大家都叫我亞里。」我說。      「很高興認識你,亞里。」      我喜歡他說很高興認識你,亞里。的方式。好像他是認真的。      「好吧。」我說。「教我游泳。」我想我說話的方式,好像我才是幫他忙的那個人。他要不就是沒有注意到,要不就是不在乎。      但丁是個非常精確的老師。他真的會游泳,他懂手臂和腿的每一個動作,也懂呼吸,也懂身體在水裡要怎麼運作。他愛水,也尊重水。他懂它的美好和危險。他講游泳的方式,好像那是一種生活方式似的。他也十五歲。這傢伙是誰?他看起來有點脆弱——但他並不脆弱。他很有紀律、很強悍、充滿知識,而且他不會裝笨、也不會假裝平凡。他以上皆非。      他很有趣、充滿專注力,而且兇猛。我的意思是,他可以很兇猛。而且他一點都不刻薄。我不懂你為什麼能活在一個刻薄的世界、卻完全不沾染那股刻薄之氣。一個人如果沒有一點刻薄的成分,要怎麼生存下去?      但丁成為了充滿謎團的宇宙中的其中一個謎團。      那個夏天,我們一起游泳、一起看漫畫、一起看書,然後爭執書的內容。但丁有全套他爸爸的舊《超人》漫畫。他很愛那些漫畫。他也愛《阿奇漫畫》(Archie and Veronica)我討厭那套垃圾。「那才不是垃圾,」他說。      我則喜歡蝙蝠俠、蜘蛛人、還有綠巨人浩克。      「太黑暗了。」但丁說。      「喜歡康拉德的《黑暗之心》的人,還敢這樣說啊。」      「那不一樣。」他說。「康拉德寫的是文學。」      我總是說漫畫也是文學的一種。但對但丁這樣的人來說,文學是非常嚴肅的事。我不記得自己有吵贏過他。他比我更會辯論。他也比我更會閱讀。我因為他的關係而看了康拉德的書。我看完時,我說我討厭那本書。「只是。」我說。「它說的是真的。世界是個黑暗的地方。康拉德說得對。」      「也許你的世界是,亞里,但我的不是。」      「對啦,對啦。」我說。      「對啊,對啊。」他說。      事實是,我對他說謊了。我愛那本書。我覺得那是我讀過最優美的東西。我爸發現我在讀書時,他告訴我那是他最愛的書之一。我想要問他,他是在越戰之前還之後讀的。但問我爸爸問題沒有意義。他從來不回答。      我覺得但丁閱讀是因為他喜歡閱讀。而我呢,我閱讀是因為我沒有別的事好做。他會分析。我只是讀過而已。我覺得我查字典的次數要比他多很多。      我比他黑了一點。而我指的不只是膚色而已。他說他覺得我對人生有悲劇性的看法。「所以你才會喜歡蜘蛛人。」      「我只是更像墨西哥人。」我說。「墨西哥人是悲劇的人種。」      「可能吧。」他說。      「你是樂天派的美國人。」      「這是侮辱嗎?」      「也許是吧。」我說。      我們笑了起來。我們總是在笑。      但丁和我,我們一點也不像。但我們確實有一些共通點。例如,我們兩人都不能在白天看電視。我們的父母不喜歡電視對小孩的心靈造成的影響。我們成長的過程中,總是有類似這埸的教誨:你是男生耶!出去玩啊,做點什麼啊!外面有一整個世界在等著你……      但丁和我是全美國僅存的兩個沒有看電視長大的男孩。有一天他問我:「你覺得我們的爸媽說得對嗎?真的有一整個世界在等著我們嗎?」      「我很懷疑。」我說。      他笑了起來。      然後我突然想到了。「我們去搭公車,看看其他地方吧。」      但丁微笑起來。我們愛上了搭著公車遊蕩。有時候我們整個下午都會坐在公車上。我告訴但丁:「有錢人不會搭公車。」      「所以我們才喜歡啊。」      「也許吧。」我說。「我們窮嗎?」      「不。」然後他微笑。「如果我們逃家的話,我們就會變得很窮了。」      我覺得他這麼說很有趣。      「你會嗎?」我說。「逃家?」      「不會。」      「為什麼?」      「你想聽我說一個祕密嗎?」      「當然。」      「我為我爸媽瘋狂。」      這真的讓我露出微笑。我從來沒有聽過別人這樣說自己的父母。我的意思是,沒有人會這麼愛自己的父母。除了但丁。      然後他在我耳邊低語。「坐在我們前面兩個座位的那個女士。我覺得她有外遇。」      「你怎麼知道?」我低語。      「她一上車就把婚戒拿掉了。」      我點點頭,微笑起來。      我們繼續捏造其他公車乘客的故事。      誰知道呢,也許他們也會說我們的故事。      我和其他人從來不算親近。我通常都是獨來獨往。我打過籃球、棒球、參加過幼童軍,也嘗試過童軍——但我總是和其他男孩保持距離。我從來不覺得自己和他們屬於同一個世界。      男孩們。我觀察他們。研究他們。      最後,我並不覺得我身邊的男孩們有何有趣之處。事實上,我只覺得他們噁心。      也許我是有點優越感。但我並不覺得自己優越。我只是不懂要怎麼和他們說話,如何在他們身邊保持自我。和其他男孩待在一起,並不會讓我覺得自己比較聰明。和其他男孩待在一起,只使我覺得愚蠢又不對勁。好像他們屬於某一個俱樂部,而我卻不是其中一份子。      當我年紀大到可以參加童軍團時,我告訴爸爸,我不想參加。我受不了了。      「試一年看看。」爸爸說。我爸知道我有時候喜歡打架。他總是會教育我肢體暴力的事。他試著讓我遠離學校裡的幫派。他試著保護我不要變得像我哥哥一樣,最後被關進監獄。所以,就因為我哥哥,就因為一個甚至不存在的哥哥,我就得乖乖當個童軍。這爛透了。為什麼因為我有個壞哥哥,我就得當乖寶寶?我討厭我爸媽做家庭算數的方式。      我聽了我爸的話。我試了一年。我討厭童軍——不過我確實學會怎麼做心肺復甦術。我是說,我完全不喜歡對著別人嘴裡吐氣的部份。那部份讓我有點嚇壞了。但不知道為什麼,心肺復甦術的過程使我著迷不已,因為它能使一顆心臟再度開始跳動。我不懂這其中的科學。但等我拿到學會怎麼讓人復活的勳章後,我就退出了。回家後,我把勳章給了我爸爸。      「我覺得你做錯了。」我爸只說了這句話。      我不會被關的。我想要這麼說。但我最後只是胡說八道了一句。「如果你逼我回去,我發誓,我就會開始吸大麻。」      我爸用奇怪的目光看了我一眼。「這是你的人生。」他說。好像這是真的一樣。這是我爸的另一個特質:他不會說教。至少不是真的說教。這讓我煩躁不已。他不是個壞人。他的脾氣也不差。他只會說短短的句子:「這是你的人生。」「試試看吧。」「你確定要這麼做嗎?」他為什麼就不會說話?他如果不給我機會,我要怎麼了解他?我討厭這樣。      我和人相處得還可以。我也有學校的朋友。算是吧。我不是那種風雲人物。我怎麼可能呢?想要當風雲人物,你就得讓大家相信你好玩又有趣。我只是沒那麼會唬人而已。      有幾個人和我相處得還不錯,高梅茲家的兩個兄弟。但他們搬走了。也有幾個女孩和我蠻好的,吉娜‧納瓦洛(Gina Navarro)和蘇西‧博德(Susie Byrd),兩人都把折磨我當成嗜好。女孩們。她們也是個謎團。所有的東西都是謎團。      我想我過得也不算差吧。也許不是所有人都愛我,但我也不是被所有人討厭的人。      我很擅長打架。所以人們不會來招惹我。      我幾乎是隱形人。我想我本來還蠻喜歡那樣的。      直到但丁出現為止。

作者資料

班傑明‧艾里雷‧薩恩斯 Benjamin Alire Sáenz

班傑明‧艾里雷‧薩恩斯是一位詩歌、散文及小說作者。他是第一位獲得筆會/福克納獎的拉丁裔得獎者,也是美國成人書籍獎的得主。他的著作《那些與初戀有關的祕密》榮獲普林茲榮譽獎以及石牆獎等。他目前居住在德州的艾爾帕索,並於德州大學艾爾帕索分校任教。

基本資料

作者:班傑明.艾里雷.薩恩斯(Benjamin Alire Sáenz) 譯者:曾倚華 出版社:尖端 書系:潮流文學 出版日期:2022-11-04 ISBN:9786263383760 城邦書號:SPB7H000049 規格:膠裝 / 單色 / 424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購買尖端、小光點出版品,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