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2024愛閱節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推理小說 > 日本推理小說
黑牢城【插畫書衣版】
left
right
  • 庫存 = 2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黑牢城【插畫書衣版】

  • 作者:米澤穗信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22-10-07
  • 定價:480元
  • 優惠價:79折 379元
  • 優惠截止日:2024年7月30日止
  • 書虫VIP價:379元,贈紅利18點 活動贈點另計
    可免費兌換好書
  • 書虫VIP紅利價:360元
  • (更多VIP好康)
本書適用活動
世界得獎作品,愛書人不容錯過!
特別活動
◆首刷贈品:角色書籤:兩款隨機投入*1張(數量有限,送完為止)

※商品可能因拍攝與不同電腦產生色差,圖片僅供參考,商品依實際供貨樣式為準。
※商品如經拆封、使用、或拆解以致缺乏完整性及失去再販售價值時,恕無法退(換)貨!

內容簡介

※插畫家Cola獨家繪製中文版書衣。 荒木村重 X 黑田官兵衛 「官兵衛,這是只有你才能解決的詭異事件。」 在近乎滴水不漏的的閉鎖城池裡,意外的犯罪就這麼接連發生了…… 【日本戰國史實的經典時刻】╳【巨大密室中的四起推理解謎】 米澤穗信作家出道20周年、揉合懸疑氛圍與歷史要素, 匯集「戰爭」、「推理」、「戲劇般的人性描繪」等精髓, 榮獲兩大賞殊榮、席捲四大推理排行榜的集大成之作。 ★【強勢席捲日本各大獎項與排行榜冠軍】 第166屆直木賞 獲獎 第22屆本格推理大賞 獲獎 第12屆山田風太郎賞 獲獎 2022年『本屋大賞』入圍 史上首部攻占日本四大推理排行榜第一名王座的作品 .2022『這本推理小說好想讀!』TOP1 .2021『週刊文春推理BEST10』TOP1 .2022『這本推理小說真厲害!』TOP1 .2022『本格推理BEST10』TOP1 ★【擷取日本戰國史實的關鍵時刻】 改變荒木村重、黑田官兵衛兩大歷史名人往後人生走向的轉捩點 時間是撼動日本戰國大時代走向的「本能寺之變」爆發的四年前、天正六年的冬季。歸入織田信長麾下數年的荒木村重突然叛變,據守在自身勢力的核心——有岡城內。然而就在如此緊繃的時刻,有岡城內卻發生了數起離奇的詭異事件。為了安撫動盪不安的人心,村重想到了先前作為織田方調解者、現在被囚禁於城內地牢之中的智將.黑田官兵衛,進而向其尋求協助。在戰事與推理持續推進的軌跡另一頭,荒木村重和黑田官兵衛,又各自在盤算著什麼呢? ★【從歷史片段所延伸而出的精妙發展】 封閉的城池、雪密室、背叛者、不可能的犯罪、無法理解的現象 巨大的「密室」、兩位「偵探」,以及四起詭譎的「事件」。 .其之壹:少年是「怎麼」被殺害的? .其之貳:取走那顆頭顱的「是誰」? .其之參:至寶「為何」會被帶走? .其之肆:火繩槍的子彈是從「哪裡」被擊發的? 接著,最後的謎團,即將改變世界。 戰國史上屈指的不解之迷,在本書中掀開了它神祕的面紗。 ★【日本名家推薦】 牢獄中的智將與謀將之間的對峙過程,剖析了武家的志氣。這就是推理的新境界。 ——辻真先(推理作家) 根基紮實的合戰描寫和鑲嵌於其中的疑惑。盤根錯節的「為什麼」,在故事的最後關頭一口氣爆發開來。 ——本鄉和人(歷史研究者) ★【台灣專家好評推薦】 『幕末.維新史』系列作者—洪維揚 FB.YT『月翔的戰國淺度旅行』—月翔 FB『日本旅遊~歷男、歷女跟著「大河劇」遊日本』—熱血威爾 ╳ 熱血P 【故事簡介】 「官兵衛,這是只有你才能解決的詭異事件。」 在近乎滴水不漏的的閉鎖城池裡,意外的犯罪就這麼接連發生了…… 背叛織田信長的謀將.荒木村重 被幽禁在地牢內的智將.黑田官兵衛 在被戰事包圍、陷入四面楚歌困境的有岡城裡, 另一場迎擊奇案的「推理」與「心理」攻防戰,就此展開。 當謎團被解開的同時,歷史的變動與嶄新的世界面貌 也即將在眾人的眼前揭曉。 對神祕的事件採取抽絲剝繭般的拆解 對彼此的內心進行試探與剖析 對局勢的走向展開你來我往的較勁 一個難以揣測其心思的謀反城主 一個受困囹圄的戰國安樂椅偵探 兩個人的推理,讓歷史的巨輪開始轉動了。

內文試閱

  序章 因      前進乃極樂,後退即地獄——      英勇之聲自難波潟涉水而過。戰鬥、戰鬥,如此方能走上救贖之道!那聲響驅使著眾人不斷前行。應仁大亂 已過百年,本國再無任何港口海灣是不曾發生戰爭之處,大量氏族興起、又陸續滅亡。飢餓、疾病、戰爭,互為惡因及惡果,憂患世間滿是苦痛。要逃脫那苦難唯有前進,若是戰死則毫無疑問可往生極樂。前進乃極樂,後退即地獄,那聲響在耳邊反覆迴盪。      攝津國大坂不知何時聚集了眾多一向宗 門徒,建立起能讓他們專心禮佛的大伽藍,並將其命名為本願寺。亂世之中不免要築起護城河和土壘,還將武器軍糧等物盡搬了進去,如今也成為一座不像寺院也非城池的要塞。其後門主 飛檄,告知眾人若不參與這場討伐織田、護持佛法的戰役者將立即逐出佛門。自那以後,時光又飛逝了八年。      悠悠信口雌黃的京城小兒們,為了排解鎮日憂愁而講起了沒來由的流言。人人憂心織田與本願寺誰勝誰負,然大坂本身雖難以攻陷,本願寺卻又似無勝算,然本願寺已與毛利攜手。一方是擊退武田、上杉而如日中天的織田;另一方則是統領山陰、山陽十州的強豪毛利,此戰結果將倒向何方仍未可知。話雖如此——      天正六年十一月,正是那樣的時節。            大坂位處城寨牆垣的環繞之中。      織田在越前戰勝一向一揆 、在伊勢也取得勝利,卻始終無法攻下大坂。大坂周遭不斷地新建起城廓和壁壘,彷彿是不讓本願寺的念經聲流瀉出去般滴水不漏。就連原先便存在的城廓,也請人重新整修得更為堅固。天王寺砦如此、大和田城亦然,但是樣貌變化最大的,乃是大坂向北步行約半日路程的伊丹鄉之城。除了那些從村裡召集來的工人們,就連武士也親自搬起石子,而建造起的新城打從根基設計就和原先不同。      本國之城池原先並非保護城鎮之用,城池的目的在於阻擋軍勢、防禦敵襲,因此多半建於遠離人煙的山上、又或沿著街道建築。然而伊丹的新城並非如此。壕溝及柵木完全包圍了城鎮、周遭還插滿防衛用的刺木,將整個伊丹鄉都包圍在其中,此型態乃為總廓 。伊丹位於地勢平緩的攝津國北部,該巨城宛如人類築起的山丘。伴天連路易斯.佛洛伊斯 也曾言道此大城塞「甚為壯大、實乃宏偉」,而其名如今也更改為有岡城。      現下正有背負重物之人馬依序進入有岡城。行李內容物各式各樣,有米、有鹽、有味噌、有薪柴、有竹木、還搬運了金銀銅錢。鉛、火藥、鐵、皮革,這所有的東西都被搬進了有岡城。辦完事的人無不鬆了口氣,快步離開了此城。畢竟任誰都能明白,之所以會運這些東西進城,肯定是即將開戰的證據。      眼光犀利些的,不免疑惑起究竟是哪方與哪方的戰爭。有岡城的城主大人可是完全站在織田那方的,而這一帶能與織田為敵的正是大坂的本願寺,然而和尚們的周遭已被重重包圍了,他們也不可能攻來這兒,怎麼也對不上呀。但此類人士終究也擔憂自身後難,並沒有向城裡問問這場仗的對手究竟是何許人,只顧匆匆離去。      ——在有岡城最深處那座高聳的天守 上,有個俯瞰往來人群的男人。      這男人體型壯碩如巨岩,膚色略深、瞇得細長且下垂的雙眼似乎帶著倦意,旁人看了或許會認為這人十分魯鈍。但他可是在戰場上經歷過熊熊烈火般的激烈戰鬥、難得開口也能立即能說服眾人、需要時也可驅使奸計擾亂世間的亂世武士。年約四十過半的他,正是有岡城之主,由織田家受許攝津一職支配 的一世之雄——荒木攝津守村重。      忽聞樓下傳來腳步聲,警備之人瞬間緊繃了身子。上到天守頂層的武士在村重申後跪下,揚起粗嗓子。      「急報!有自稱為織田方使者之人求見。」      村重一語不發了好一會兒。這究竟是第幾個使者了呢?但聽來有些奇妙。來報者並非說那個人是織田方的使者,而是「自稱」織田方之使者?村重緩緩回頭。      「來者何人。」      「是。」武士的聲音聽來也有些疑惑。      「他自稱小寺。」      「什麼?」      村重皺起了眉。      「小寺應該已經離開織田身邊、轉而投靠毛利,怎麼可能說自己是織田方,還擔任他的使者呢!」      「是!但對方確實告知為小寺,全名乃小寺官兵衛。」      村重稍稍睜大了眼,嘴角也放鬆了些。      「這樣啊,是官兵衛呀。可真是一別不見許久呢,就見一見吧。」      武士低下頭,告知官兵衛已在屋中等候。            小寺官兵衛,原名黑田官兵衛,獲主君賜姓而在對外時皆以小寺自稱。      他可是個評價相當優異之人。用起長槍出神入化、御馬有方;麾下有良士、可堅守要害;若令其領兵則可斬獲佳績……簡單來說,小寺官兵衛乃是一名良將。但村重認為即使把這些讚美之詞全都拿出來提一遍,也不足以說明官兵衛究竟是個什麼樣的人物。      村重命人將官兵衛帶去屋宅的廣間 ,那裡的裝飾架上擺著黃色調的茶壺,上有銘號「寅申」。這壺可是名品中的名品,遽聞可以用它換得城池一座。將這把壺擺在此處裝飾,是村重對官兵衛展現的禮數。      村重命身旁的近侍拉開紙門、走進了廣間。官兵衛盤腿坐著、雙手握拳放在地面、正深深地叩首。村重命近侍退下後,也請官兵衛坐起身子。      「抬頭吧。」      「是!」      官兵衛俐落地回應後便直起身子。      他畢竟已經年過三十,不能說是什麼年輕武者了,但官兵衛看起來就是很年輕、是個容貌秀麗的武士。即使雙唇緊閉,那拉緊的嘴角也隱約帶著些笑意,而略微纖細的身形也給人相當柔和的感覺。但村重相當明白,這個在旁人眼裡看來優雅的男人雖身處小寺家、卻又是織田的支持者,在播磨可是最輕忽不得的對象。      「您願意見在下,實在感激不盡。」      官兵衛話聲朗朗,然而在村重耳中,聽來似乎比往日沉重了些。      「官兵衛,好久不見啦。」      「是,確實如此。」      村重與官兵衛曾並肩在同一個戰場上作戰,雖然村重乃是荒木家之主,而官兵衛只不過是小寺家的家臣,兩人身分天差地遠,但村重還是經常向官兵衛搭話。因為他知道官兵衛絕非尋常人物。      官兵衛端正地行了個禮。      「攝津守大人心情愉悅,官兵衛也為您感到開心。」      對於如此客氣的說詞,村重也只能苦笑著回應。      「你也平安無事真是太好了,美濃守大人近來好嗎?」      「此等時節家父也無法輕鬆隱居了,目前正固守姬路。前些日子不斷向我提及他相當擔心在下送到織田處之人質,想來家父也已垂垂老矣,未免令人憂心。」      「喔?你送了人質到織田那兒?」      官兵衛一臉詫異。      「您不曉得嗎?是的,在下送了。」      「播磨現在已經交由羽柴筑前 管理,收了哪兒的人質什麼的,筑前並不會一一告知於我。」      「原來如此。」      官兵衛正了正身子。      「我的兒子松壽丸於前些日子已作為織田家人質,送往羽柴大人處。」      「這樣啊,難怪美濃守大人要擔心了。」      「怎麼會呢?羽柴家中還有竹中半兵衛 大人在,想來有助於文武兩道的修養才是。」      村重回不上話。羽柴筑前守秀吉確實應該不致於怠慢了人質,但他的家臣,也就是那個叫竹中半兵衛的男人實在過於精明,時常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些什麼。村重想著,官兵衛如此信任竹中半兵衛,多半是因為兩人極為相似、有著相同之處吧。      官兵衛臉上略顯羞愧。      「我竟然將時間耗費在犬子毫無助益的話題上,在下並非是要對您提這些才前來此處的。」      他的嘴角略略揚起笑意。      「在下已拜見過您的城下,確實是在準備作戰的樣子呢。先前聽說攝津守大人做好了堅守城池的準備時,我還心想怎麼可能有這回事,想來不過是些粗心大意之人將一般的準備說得誇張了些,結果錯的竟是在下。看來攝津守大人您確實——背叛了織田哪。」      村重依然不發一語。因為根本不需要回答。      荒木村重確實背叛了織田家。      這座有岡城再過不久之後,就會被數萬的織田軍給包圍。      略帶紅意的日光從紙門上方的窗櫺射進來。此時村重緩緩地開口。      「你也是來說服我的嗎?已經來過很多人,我也數不清啦。」      官兵衛點點頭,流暢地說道。      「想來理當如此。若現在攝津守大人謀反,實在是晴天霹靂,眼下織田家中的所有人都似是熱鍋上的螞蟻、急得團團轉。要是能夠說服攝津守大人改變心意,那麼不管多少人、不管幾次他們都會派人過來的。」      「所以你小寺官兵衛也來了嗎?我認為這並非藤兵衛大人的指示,你倒是說說。」      小寺藤兵衛尉政職正是官兵衛的主君,不過這幾年來,官兵衛幾乎是同時幫織田和小寺兩邊工作。雖然自古以來侍奉兩名主君者並不罕見,然而事到如今刻意提起小寺之名,官兵衛也不禁一臉尷尬。      「確實小寺家與攝津守大人已成為站在同一邊的夥伴,因此在下並非承主公指示而來。於有岡城叨擾之時,還望您能暫且忘卻小寺之名。在下不過就是官兵衛。」      「好吧。」      村重揚起下巴。      「那麼,這個『不過就是官兵衛』是為了何事前來呢?是要告訴我現在還來得及請求原諒、要是有哪兒不足的還請直言,或者是要我前往安土 向信長道歉……先前諸位說的都是類似的勸誡之後便離開了。你也是來說這些話的嗎?」      「在下很想說確實如您所述,但實際上並非如此。要是說那些話能生效,我當然會說,但顯然是有些困難。」      「那麼你想說什麼呢?」      官兵衛莞爾一笑。      「首先,官兵衛可真是嚇壞了。如今背叛織田,想來是要靠攏毛利、本願寺等處吧?在下實在是做夢也想不到。現下攝津守大人靠向毛利的話,織田確實會大感困擾,羽柴大人進入播磨的軍勢也都僵持在那兒了。真不愧是攝津守大人,說起來這確實是個相當好的時機、也就只有現在能這麼做,這實在是一手妙棋。」      「那麼官兵衛,你……」      村重開口問道。      「要來我麾下嗎?我願意重用你。」      「恕在下婉拒。」      官兵衛臉上依然帶著笑容。      「確實此次謀反乃是神機妙算,但也得要看能否擊退蜂擁而至的織田大軍哪。在下並非是來請攝津守大人去向信長公道歉,只是為了向您說句話才會來到此地。」      「一句話嗎?」      村重凝視著官兵衛。      「好,那你說吧。」      「好的。」      官兵衛忽然一臉正經、語氣沉重地放話。      「這場戰爭,您沒有勝算的。」      廣間裡瞬間陷入一片死寂。      村重不發一語。開戰之前跑來說什麼「你不會贏」,光憑此點他便可以斬了官兵衛。但村重只說了句:「說下去。」      官兵衛毫不遲疑,繼續說道。      「在下官兵衛也是身處亂世之武士,要是認為攝津守大人能夠勝利,必定二話不說就拜入您的麾下。但是尾張那方可不是什麼老弱殘兵,織田能在亂世中屢戰屢勝,其強悍和兵力實非尋常。放眼望去整個北攝,能夠作為織田對手的也就是這座有岡城了。但即使是固若金湯的城池,光靠一座城恐也只是重演那仰賴信貴山城的松永彈正大人的下場吧。」      老將松永彈正久秀在去年於大和國之地謀反,終究寡不敵眾,於自家城中放火自盡。      村重開口。      「彈正並無後方援軍,所以才會戰敗。」      官兵衛好似正等著這句話,立即回道。      「攝津守大人您的後援,想必就是毛利了吧。您深信毛利那兒會派人奔過山陽道前來救援有岡城。」      官兵衛併攏雙膝繼續勸說。      「他們不會來的。毛利……毛利右馬頭輝元本就不是那種人。信長公為了救援長篠城能夠一路出兵到三河,但右馬頭可沒法做一樣的事。就算撕裂在下的嘴,自然也是無法說織田方是正直之人,但毛利可是更上層樓的謀略家。攝津守大人您為何那樣相信右馬頭那些人呢?官兵衛實在深感遺憾。」      原先看起來一臉睡意的村重,此時才皺了皺臉,官兵衛的話完全刺中他憂心之處。這次謀反已經過反覆演練策劃,要拿下信長首級並非難事。村重也已多次和毛利及本願寺簽訂誓約,訂下了好幾層的約束。毛利麾下兵將有許多值得信賴之人,北攝幾乎都遵循村重的指示,播磨的國眾 也多半應允村重的邀請。被世人稱為一方名將的荒木村重,可是名符其實、面面俱到地讓自己更上層樓。      但是,唯有一點,如今毛利家家主輝元是否真是足以信賴之人,這點就連村重也無法確信。而官兵衛也直指了問題的核心。      官兵衛屏氣凝神等待村重回話,他的眼神綻放出熱情,村重也在他的眼底深處,看見了他對於事物正確認知的自負。      果然哪……村重想著。      官兵衛實在不是單純的良將而已,擅於弓馬之將、長於作戰之將、善於整頓村落之將,這世間上多得很。然而官兵衛的能力並不僅限於此,他能夠綜觀大局。他可以在放眼大局之後,一出手便指出要點。能做到這點的人實在不多。最麻煩的地方,就是官兵衛本人很明白自身獨具慧眼。      然而現下不管官兵衛一人說了什麼,都已無法阻止謀反一事。計畫已開始進行,早就不是村重一人的決定便能左右之事。即使如此,村重仍讓官兵衛開口,理由只有一個,正是為了評估官兵衛是否會阻礙此場謀反事宜。而現在,村重的評估已經有了定案。      「官兵衛。」      他的聲音帶著些許憐憫。      「你所說的話,確實讓我在意。光憑這一點,恐怕就不能讓你回去了。要是你回到播磨,不光是小寺,恐怕連靠向毛利的播磨國眾也都要紛紛倒向織田,這對我來說可是個麻煩。」      村重隨即壓低聲音喊道:「出來。」      廣間三面紙門唰地全拉了開,十多名全副武裝的武士湧了進來。他們是守衛村重的御前眾,都是由荒木家中精挑細選出來的精兵。說時遲那時快,官兵衛已被長槍槍尖給包圍了。      但死到臨頭的官兵衛卻依然面露微笑。      「——果然是如此嗎。」      聽見對方語氣平淡,村重皺起了眉。      「莫非你是有所覺悟而來的嗎。」      「畢竟可是進到意欲謀反的城池呢,原先就沒打算能活著回去。」      「那你為何要來!你我曾一同在沙場上並肩馳騁,我不會刻意為難你,但要是你沒來就好了。」      「羽柴筑前大人命我來,實在無法拒絕。不,其實……」      官兵衛就像是要等人斬首一般,自己把脖子伸了出去。      「在這亂世裡多少有些疲憊。要是能為羽柴大人盡點義而死,那也算是不愧對武士的身分,黑田的處世之道也能被流傳下去……在下的命運,約莫就是如此了吧。」      這樣乾脆實在了不起,村重是這麼想的。      然而他說出口的卻是:      「我不殺你。」      官兵衛果然一臉錯愕地皺起眉。      「……這樣的話,在下就告退了。」      「不,我也不打算讓你回去。」

作者資料

米澤穗信

一九七八年出生於岐阜縣。二○○一年以《冰菓》獲得第五回角川學園小說大賞獎勵賞(青少年推理&恐怖小說部門)而出道。他兼具青春小說魅力與解謎趣味的作風受到矚目,在發表《春季限定草莓塔事件》等作品之後奠定人氣作家的地位。 得獎紀錄: 2011年《折斷的龍骨》獲得第六十四回日本推理作家協會賞。 2014年《滿願》獲得第二十七回山本周五郎賞。同時得到三項年度推理小說排行榜冠軍。 2015年《王與馬戲團》史上首位連續兩年獲得三項年度推理小說排行榜冠軍,入選本屋大賞。 2017年《真相的十公尺前》蟬聯「這本推理小說好想讀!」第一名。 2022年《黑牢城》獲得第十二回山田風太郎賞、第一六六回直木賞。同時得到當年度四大推理小說排行榜冠軍。 另有《再見,妖精》、《尋狗事務所》、《追想五斷章》、《書與鑰匙的季節》、《黑牢城》等作。

基本資料

作者:米澤穗信 譯者:黃詩婷 出版社:尖端 書系:逆思流 出版日期:2022-10-07 ISBN:4711228588794 城邦書號:SPB7Z000190 規格:膠裝 / 單色 / 416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購買尖端、小光點出版品,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