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499輕鬆升級VIP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華文創作
廢都(新版)
left
right
  • 庫存 = 5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廢都(新版)

  • 作者:賈平凹
  • 出版社:麥田
  • 出版日期:2022-09-01
  • 定價:530元
  • 優惠價:79折 419元
  • 書虫VIP價:419元,贈紅利20點 活動贈點另計
    可免費兌換好書
  • 書虫VIP紅利價:398元
  • (更多VIP好康)
本書適用活動
麥田、小麥田全書系5折起!2本贈杯墊!

內容簡介

榮獲一九九七年法國「費米娜文學獎」 二十世紀的中國重量級禁書 中國大陸正版與盜版超過一千兩百萬冊 《廢都》揭開西安古都裡的飲食男女們痛並快樂著的爭食世界。 融會《金瓶梅》驚世駭俗、貫通《紅樓夢》人性寫實的批判世俗、堪比《人間失格》嘲弄頹廢人生的奇書。 這本小說引起空前震撼的主因是它的色情描寫。賈平凹玩弄前現代的情色修辭學,卻招引出後現代的眾聲喧譁。從西京看中國的過去與未來,賈平凹是頹廢的,也是警醒的。在這個意義下,《廢都》是後社會主義中國具有預言與寓言意義的第一本作品。 ——王德威(美國哈佛大學講座教授) ●精采內容 一座「鬼魅猙獰,上帝無言」的廢棄人性之都 一九八○年代,來自潼關,在西京城裡功成名就的莊之蝶,是人人欣羨與攀附的文化名人, 卻與婚姻觀念傳統的妻子床笫不和諧,精神陷入極度苦悶與盲目之中。為了得到解脫,莊之蝶周旋在眾女之間,他就像《金瓶梅》裡的西門慶,雖然已有妻室牛月清,卻仍招惹情婦唐婉兒和保姆柳月,以及諸多的風流韻事,他將走向一場怎樣未知的人生風暴? 一頭來自道家仙山終南山進西安古都的老乳牛,有人的思考,又像一個哲學家;小說以牛的獨特視角隱喻著回歸自然的意識,思索生存的本質,反芻社會交際中錯綜複雜的聯繫,鞭撻人類的醜陋和社會的黑暗;最後病亡的老牛又給予莊之蝶對生命有如何巨大的衝擊悲嘆? 諸多人的命運牽繫著莊之蝶的人生謎局。他周旋於眾女之間,又捲入數樁沒頭沒腦的官司。他的墮落不知伊于胡底,最後身敗名裂,生命瀰漫著找不到出路的痛苦與孤獨,莊之蝶最後將何去何從…… 一場虛實交錯的人生,一個莊周夢蝶的故事,情慾如此寫實,他們的人生卻如此愴涼。 糾纏不清如蛛網罩布的人際關係,無法自拔的出軌的男女欲望,到底無法通過人性的試煉,讓出人頭地的知名作家面對人生感到無力與疲憊,終以悲劇收場。纏繞生命的枷鎖,是道德的束縛,是欲望的天梯;而揭去道德假面,原來你我的欲望都一樣。 一九九三年,《廢都》引發一場大陸文壇的軒然大波,性的過多描寫被輿論譴責是最大的道德墮落。歷經多年後,大家對時代有了更確切的認識,當時書裡所說的情境現在很多知識分子都已經開始經歷。面對存在意義,《廢都》通過對虛無、頹廢、無聊等精神廢墟景象的描寫,反證了一個時代在理想上的崩潰與信念上的荒涼,至今讀來仍令人觸目驚心。 本書不但有眾多評論家撰文討論,在海外更廣被翻譯成日文、法文、俄文、英文、韓文、越文等多個版本。 賈平凹以遊刃有餘的古典語言,狀寫八○年代西京城內人生百態與情感模式,別有一番深刻韻味。《廢都》描繪出一部中國社會風俗史;它勇敢地表達出我們的生活和心靈,而且質疑和批判了我們的生活和靈魂。

目錄

序/盛世裡,讀《廢都》/王德威 廢都 後記/賈平凹

內文試閱

  一千九百八十年間,西京城裡出了樁異事,兩個關係是死死的朋友,一日活得潑煩,去了唐貴妃楊玉環的墓地憑弔,見許多遊人都抓了一包墳丘的土攜在懷裡,甚感疑惑,詢問了,才知貴妃是絕代佳人,這土拿回去撒入花盆,花就十分鮮艷。這二人遂也刨了許多,用衣包回,裝在一隻裝藏了多年的黑陶盆裡,只待有了好的花籽來種。沒想,數天之後,盆裡兀自生出綠芽,月內長大,竟蓬蓬勃勃了一叢。但這草木特別,無人能識得品類。抱了去城中孕璜寺的老花工請教,花工也是不識。恰有智祥大師經過,又請教大師,大師還是搖頭。其中一人卻說:「常聞大師能卜卦預測,不妨占這花將來能開幾枝?」大師命另一人取一個字來,那人適持花工的剪刀在手,隨口說出個「耳」字。大師說:「花是奇花,當開四枝,但其景不久,必為爾所殘也。」後花開果然如數,但形狀類似牡丹,又類似玫瑰。且一枝蕊為紅色,一枝蕊為黃色,一枝蕊為白色,一枝蕊為紫色,極盡嬌美。一時消息傳開,每日欣賞者不絕,莫不嘆為觀止。兩個朋友自然得意,尤其一個更是珍惜,供養案頭,親自澆水施肥,殷勤務弄。不料某日醉酒,夜半醒來忽覺得該去澆灌,竟誤把廚房爐子上的熱水壺提去,結果花被澆死。此人悔恨不已,索性也摔了陶盆,生病睡倒一月不起。      此事雖異,畢竟為一盆花而已,知道之人還並不廣大,過後也便罷了。沒想到了夏天,西京城卻又發生了一樁更大的人人都經歷的異事。是這古曆六月初七的晌午,先是太陽還紅堂堂地照著,太陽的好處是太陽照著而人卻忘記了還有太陽在照著,所以這個城裡的人誰也沒有往天上去看。街面的形勢依舊是往日形勢。有級別坐臥車的坐著臥車。沒級別的,但有的是錢,便不願擠那公共車了,抖著票子去搭出租車。偏偏有了什麼重要的人物親臨到這裡,數輛的警車護衛開道,尖銳的警笛就長聲兒價地吼,所有的臥車、出租車、公共車只得靠邊慢行,擾亂了自行車長河的節奏。只有徒步的人只管徒步,你踩著我的影子,我踩著他的影子,影子是不痛不癢的。突然,影子的顏色由深而淺,愈淺愈短,一瞬間全然消失。人沒有了陰影拖著,似乎人不是人,用手在屁股後摸摸,摸得一臉的疑惑。有人就偶爾往天上一瞅,立即歡呼:「天上有四個太陽了!」人們全舉了頭往天上看,天上果然出現了四個太陽。四個太陽大小一般,分不清了新舊雌雄,是聚在一起的,組成個丁字形。過去的經驗裡,天上是有過月虧和日蝕的,但同時有四個太陽卻沒有遇過,以為是眼睛看錯了;再往天上看,那太陽就不再發紅,是白的,白得像電焊光一樣的白。白得還像什麼?什麼就也看不見了。完全的黑暗人是看不見了什麼的,完全的光明人竟也是看不見了什麼嗎?大小的車輛再不敢發動了,只鳴喇叭,人卻胡撲亂踏,恍惚裡甚或就感覺身已不在街上了,是在看電影吧?放映機突然發生故障,銀幕上的圖像消失了,而音響還在進行著。一個人這麼感覺了,所有的人差不多也都這麼感覺了,於是寂靜下來,竟靜得死氣沉沉,唯有城牆頭上有人吹動的壎音還最後要再吹一聲,但沒有吹起,是力氣用完,像風撞在牆角,拐了一下,消失了。人們似乎看不起吹壎的人,笑了一下,猛地驚醒身處的現實,同時被寂靜所恐懼,哇哇驚叫,各處便瘋倒了許多。      這樣的怪異持續了近半個小時,天上的太陽又恢復成了一個。待人們的眼睛逐漸看見地上有了自己的影子,皆面面相覷,隨之倒為人的狼狽有了羞愧,就慌不擇路地四散。一時又是人亂如蟻,卻不見了指揮交通的警察。安全島上,悠然獨坐的竟是一個老頭。老頭囚首垢面,卻有一雙極長的眉眼,冷冷地看著人的忙忙。這眼神使大家有些受不得,終就憤怒了,遂喊警察呢?警察在哪兒?姓蘇的警察就一邊跑一邊戴頭上的硬殼帽子,罵著老叫化子:「Pi!」「Pi!」是西京城裡罵「滾」的最粗俗的土話。老頭聽了,拿手指在安全島上寫,寫出來卻是一個極文雅的上古詞:避。就慢慢地笑了。隨著笑起來的是一大片,因為老頭走下安全島的時候,暴露了身上的衣服原是孕璜寺香客敬奉的錦旗所製。前心印著「有求」兩字,那雙腿叉開,褲襠處是粗糙的大針腳一直到了後腰,屁股蛋上左邊就是個「必」,右邊就是個「應」。老頭並不知恥,卻出口成章,說出了一段謠兒來。      這謠兒後來流傳全城,其辭是:      一類人是公僕,高高在上享清福。二類人作「官倒」,投機倒把有人保。三類人搞承包,吃喝嫖賭全報銷。四類人來租賃,坐在家裡拿利潤。五類人大蓋帽,吃了原告吃被告。六類人手術刀,腰裡揣滿紅紙包。七類人當演員,扭扭屁股就賺錢。八類人搞宣傳,隔三岔五解個饞。九類人為教員,山珍海味認不全。十類人主人翁,老老實實學雷鋒。      此謠兒流傳開來後,有人分析老頭並不是個乞丐,或者說他起碼是個教師,因為只有教師才能編出這樣的謠辭,且謠辭中對前幾類人都橫加指責,唯獨為教師一類人喊苦叫屈。但到底老頭是什麼人,無人再作追究。這一年裡,恰是西京城裡新任了一位市長,這市長原籍上海,夫人卻是西京土著。十數春秋,西京的每任市長都有心在這座古城建功立業,但卻差不多全是幾經折騰,起色甚微,便鐵打的營盤流水的官去了。新的市長雖不悅意在岳父門前任職,苦於身在仕途,全然由不得自己,到任後就犯難該從何處舉綱張目。夫人屬於賢內助,便召集了許多親朋好友為其夫顧問參謀,就有了一個年輕人叫黃德復的,說出了一段建議來:西京是十二朝古都,文化積澱深厚是資本也是負擔,各層幹部和群眾思維趨於保守,故長期以來經濟發展比沿海省市遠遠落後,若如前幾任的市長那樣面面俱抓,常因企業老化,城建欠帳太多,用盡十分力,往往只有三分效果,且當今任職總是三年或五載就得調動,長遠規畫難以完成便又人事更新;與其這樣,倒不如抓別人不抓之業,如發展文化和旅遊,短期內倒有政績出現。市長大受啟發,不恥下問,竟邀這年輕人談了三天三夜,又將其調離原來任職的學校來市府作了身邊祕書。一時間,上京索要撥款,在下四處集資,幹了一宗千古不朽之宏業,即修復了西京城牆,疏通了城河,沿城河邊建成極富地方特色的娛樂場。又改建了三條大街:一條為仿唐建築街,專售書畫、瓷器;一條為仿宋建築街,專營全市乃至全省民間小吃;一條仿明、清建築街,集中了所有民間工藝品、土特產。但是,城市文化旅遊業的大力發展,使城市的流動人員驟然增多,就出現了許多治安方面的弊病,一時西京城被外地人稱作賊城、菸城、暗娼城。市民也開始滋生另一種的不滿情緒。當那位囚首垢面的老頭又在街頭說他的謠兒,身後總是廝跟了一幫閒漢,嚷道:「來一段,再來一段!」老頭就說了兩句:      說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說不行,就不行,行也不行。      閒漢們聽了,一齊鼓掌。老頭並沒說這謠兒所指何人,閒漢們卻對號入座,將這謠兒傳得風快,自然黃德復不久也聽到了,便給公安局撥了電話,說老頭散布市長的謠言,應予制止。公安局收留了老頭,一查,原是一位十多年上訪痞子。為何是上訪痞子?因是此人十多年前任民辦教師,轉公辦教師時受到上司陷害未能轉成,就上訪省府,仍未能成功,於是長住西京,隔三間五去省府門口提意見,遞狀書,靜坐耍賴,慢慢地欲進沒有門路,欲退又無台階,精神變態,後來也索性不再上訪,亦不返鄉,就在街頭流浪起來。公安局收審了十天,查無大罪,又放出來,用車一氣拉出城三百里地放下。沒想這老頭幾天後又出現在街頭,卻拉動了一輛破架子車,沿街穿巷收拾破爛了。一幫閒漢自然擁他,唆使再說謠兒,老頭卻吝嗇了口舌,只吼很高很長的「破爛嘍—承包破爛—嘍!」這肉聲每日早晚在街巷吼叫,常也有人在城牆頭上吹壎,一個如狼嚎,一個嗚咽如鬼,兩廂呼應,鐘樓鼓樓上的成百上千隻鳥類就聒噪一片了。      這日,老頭拉著沒有輪胎的鐵殼輪架子車,游轉了半天未收到破爛,立於孕璜寺牆外的土場上貪看了幾個氣功大師教人導引吐納之術,又見一簇一簇人集在矮牆下卜卦算命,就踅近去,也要一位卦師推自己的流年運氣。圍著的人就說:「老頭,這裡不測小命,大師是峨眉山的高人,搞天下大事預測!」自將他推搡老遠。老頭無故受了奚落,便把一張臉漲得通紅。正好天上落雨,啪啪如銅錢砸下,地上立即一片塵霧,轉眼又水汪汪一片,無數水泡彼此明滅。眾人皆走散了,老頭說聲「及時雨」,丟下車子不顧,也跑到孕璜寺山門的旗杆下躲雨,因為待得無聊,也或是喉嚨發癢,於嘩嘩的雨聲裡又高聲念說了一段謠兒。      沒想到山門裡正枯坐了孕璜寺的智祥大師,偏偏把這謠兒聽在耳裡。孕璜寺山門內有一奇石,平日毫無色彩,凡遇陰雨,石上就清晰顯出一條龍的紋路來,惟妙惟肖。智祥大師瞧見下雨,便來山門處查看龍石,聽得外邊唱說:「……闊了當官的,發了擺攤的,窮了靠邊的……」若有所思,忽嘎喇喇一聲巨響,似炸雷就在山門瓦脊上滾動。仰頭看去,西邊天上,卻七條彩虹交錯射在半空,聯想那日天上出現四個太陽,知道西京又要有了異樣之事。果然第二日收聽廣播,距西京二百里的法門寺,發現了釋迦牟尼的舍利子。佛骨在西京出現,天下為之震驚,智祥大師這夜裡靜坐禪房忽有覺悟,自言道如今世上狼蟲虎豹少,是狼蟲虎豹都化變了人而上世,所以醜惡之人多了。同時西京城裡近年來雲集了那麼多的氣功師、特異功能者,莫非是上天派了這種人來拯救人類?孕璜寺自有強盛功法,與其這麼多的一般功法的氣功師、特異人紛紛出山,何不自己也盡一份功德呢?於是張貼海報,廣而告之,就在寺內開辦了初級練功學習班,攬收學員,傳授通天貫地圓智功法。      學功班舉辦了三期,期期都有個學員叫孟雲房的。孟雲房是文史館研究員,卻對任何事都好來勁兒。七年前滿城正興一種紅茶菌能治病強身,他就在家培育,弄得屋裡盡是盛茶菌的瓶兒罐兒,且要拿出許多送街坊四鄰,如此就認識了一個茶友,以致這茶友做了老婆。此後,夫婦倆又開始甩手,說是甩手療法勝過紅茶菌的,這當然只半年時間,社會上又興吃醋蛋,又興喝雞血,他們都一一做了。不想喝雞血卻喝出毛病,老婆的下身陰毛脫落,尋了許多醫院治療不癒,偶爾聽說隔壁的鄰人有祖傳的祕方,老婆便去求治,果然新毛生出。鄰人年紀比孟雲房長一歲,以前也在一起搓過麻將,此後出門撞著,點頭作禮,鄰人哧啦一笑。孟雲房就買了很重的禮品回來對老婆說:「人家治了你的病,你應該去謝謝才是。」老婆送禮過去,興高采烈回到家,孟雲房卻將寫好的離婚書放在桌上讓她簽字,說這下好了,咱們離婚吧,老婆是我的老婆,穿衣見父,脫衣見夫,我老婆的東西怎麼讓外人看到呢?!離了婚半年,新娶了婦人叫夏捷,也就隨夏氏另擇了新居。新居的平房正好與孕璜寺一牆之隔,隔牆不高,新婚後的孟雲房平時沒事,就常腦袋趴在牆頭,聽那邊清器作樂,看那僧人走動。自參加學功後,每日聞得授功的銅鑼一敲,便手腳如猴,逾牆而過。一次就被智祥大師撞見,忙要逃避,大師就說:「咱們是老相識了嘛!」孟雲房忙點頭稱是,卻說:「大師這麼好的記性,還記得我呀?」大師說:「怎麼能不記得,你們那異花是死了?」孟雲房說:「是死了,大師測字實在靈驗!」大師又問:「你那個朋友呢?病好了嗎?」孟雲房說:「病是早好了。大師竟也知道他是病過?真是神人!」大師說:「哪裡!要是神人,那時我就該留下他這個名人來好生談談哩!」孟雲房就忙說:「改日我一定領他來拜會大師!」      一期學功班下來,孟雲房迷上了氣功,且四處張揚身上有了氣感。每有熟人聚會,他總是盤腳作用功態,動輒給別人發功,又反覆問有沒有感覺?感覺是沒有的。復念咒語,念得滿嘴白沫,一頭汗水,還是不行。眾人就浪笑了。夏捷說:「他真有氣了的,昨晚我肚子脹,他一發功,果然肚裡嘎咕咕響,一會我就跑了廁所。他現在酒肉不沾,菸不吸,蔥也不吃哩!」孟雲房說:「真的。」眾人說:「噢,跟了和尚就當和尚了,那戒色了嗎?如果晚上不和嫂子睡,那就真是戒了!」夏捷也就笑了說:「我也等著他戒哩!」卻拿眼乜斜過來,孟雲房臉就紅了。      夏捷的話,只有夏捷和孟雲房知道。原來學功期間,孟雲房認識了寺裡的小尼慧明。慧明年方三八,三年前從佛學院畢業到孕璜寺,兩人交談過數次。孟雲房甚是佩服她的佛學知識,他也是看過《五燈會元》和《金剛經》的,又善發揮,倒惹得慧明常有難事來請教。於是許多中午時分,慧明在矮牆那邊喊孟老師,兩人就趴了牆頭嘀嘀咕咕長長的話。一天晚上,月光清幽,夏捷從外邊回來,見孟雲房又趴在牆頭與小尼姑說話,因為趴得久了,蚊子叮那一雙光腿,一隻腳就抬起來不停地在另一條腿上搓。牆這邊說:「慧明,這篇論文寫得好多了,可你也得悠著些勁兒呢。」牆那邊說:「我不累的。人累是心累,清靜地寫這份論文,我只覺得愉悅的。」牆這邊說:「是如蓮的喜悅嗎?一牆之隔,兩個世界,我倒羨慕你們..」牆那邊就嘻嘻笑,說:「你什麼都可以當,是不能當和尚的,你在外邊尋清靜尋不到,真到了清靜處,怕你又受不得清靜。」牆這邊說:「是嗎?」那邊又說:「前幾日對你說過的事,一定得口嚴著。」這邊說:「這我曉得,心繫一處,守口如瓶嘛!」那邊說:「孟老師真好,那我還寫了一份狀書,要託你送到市長手裡。」這邊的就竭力探了身子,伸了手去接,說:「你站在石頭上,我就接著了。哎喲,腳崴了嗎?」那邊說:「沒有的。」牆頭上一沓紙冒上來,孟雲房抓到了,同時這邊踏著的一根木條斷裂,噗咚一聲,人出溜下來,下巴正撞在牆頭瓦上,一頁瓦遂落地而碎。夏捷看了一場好戲,說:「嘿嘿,孟雲房,你可要小心的,《西廂記》我才看了一摺哪!」也不顧孟雲房傷著沒有,搭了凳子往牆那頭看,小尼姑已幽靈一般從花叢裡跑遠了。      此時,夏捷當著眾人面暗示孟雲房,孟雲房臉紅了,卻說:「你不要說了吧,這也是作佛事,功德無量的。」眾人更是不得其解,就嚷道該吃晌午飯了吧,說:「嫂夫人不要急,只要你出力,不會要你出錢的!」便各人掏了五元,自然是趙京五腳勤提了籃子上街打酒買菜。

作者資料

賈平凹

陝西省作家協會主席。1975年畢業於西北大學中文系。1974年開始發表作品。著有《賈平凹文集》26卷。長篇小說代表作有《浮躁》、《廢都》、《秦腔》、《古爐》、《帶燈》、《老生》、《山本》等。中短篇小說代表作有《黑氏》、《天狗》、《五魁》、《倒流河》等。散文代表作有《商州散記》、《醜石》、《定西筆記》等。其作品曾獲得中國的茅盾文學獎、魯迅文學獎、全國優秀短篇小說獎、全國優秀中篇小說獎、全國優秀散文(集)獎,以及美國美孚飛馬文學獎、法國費米娜文學獎、法蘭西金棕櫚文學藝術騎士勳章、香港「紅樓夢.世界華文長篇小說獎」、華語文學傳媒大獎、北京大學王默人—周安儀世界華文文學獎、施耐庵文學獎、當代文學獎、人民文學獎等。有五十多部作品被譯為美、法、德、瑞典、義大利、西班牙、俄、日、韓、越南文在三十多個國家出版發行。 相關著作:《山本》《極花》《老生》《帶燈》《古爐》《古爐(上)》《古爐(下)》《廢都》

基本資料

作者:賈平凹 出版社:麥田 書系:麥田文學 出版日期:2022-09-01 ISBN:9786263102781 城邦書號:RL1235X 規格:膠裝 / 單色 / 496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