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周年慶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推理小說 > 日本推理小說
櫻色心臟中心1991【日系醫療推理巨擘——海堂尊泡沫經濟三部曲之完結篇】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櫻色心臟中心1991【日系醫療推理巨擘——海堂尊泡沫經濟三部曲之完結篇】

  • 作者:海堂尊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22-06-17
  • 定價:480元
  • 優惠價:79折 379元
  • 書虫VIP價:379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360元
本書適用活動
2022周年慶暢銷推薦/想像力爆發!
  • 2022周年慶/新書閃亮亮7折起
  • 【百大暢銷書75折起】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閱讀癮!

內容簡介

【日系醫療推理巨擘——海堂尊泡沫經濟三部曲】 系列作賣破160萬本,日系醫療小說的里程碑—— 電影《白色榮光》原作者海堂尊最受歡迎《泡沫經濟三部曲》,隆重登台。 |黑色止血鉗1988 |火焰手術刀1990 |櫻色心臟中心1991 ◆ 系列殊榮 .《黑色止血鉗1988》於2008年榮獲第二十一屆山本周五郎賞候補 .《火焰手術刀1990》於2011年榮獲吉川英治文學新人獎候補 . 2018年系列改編為日本TBS電視台黃金時段「日曜劇場」作品,最後一集收視率最高18.6% . 改編日劇由 傑尼斯偶像影帝 二宮和也 × 日本國民演技派男友 竹內涼真 連袂主演 ◆ 故事簡介 世界聞名的天才外科醫生──天城雪彥大言不慚地表示,想要讓他動手術就必須拿出一半財產。儘管這項要求令人生厭,但與他敵對的醫師也深受他的神乎其技吸引。 1991年,日本泡沫經濟正式崩盤,虛幻的社會榮景不再,但天城與部下世良仍打算在東城大學醫學部成立心臟中心。然而佇立在兩人面前的,卻是一道又一道的難關—— 泡沫破裂,日本迎來經濟崩盤! 海堂尊「櫻宮宇宙」傑作系列第三部,震撼完結!

目錄

序章 星與火把  一九九二年春 第一部 春  1充滿希望的四月尾巴 一九九一年四月二日(週二)  2佐伯外科.巨頭會議 四月二日(週二)  3醫務長受命 四月二日(週二)  4上杉汽車 四月三日(週三)  5櫻桃樹工程計畫 四月三日(週三)  6海邊幽會 四月五日(週五)  7天賜的病患 四月十日(週三)  8公開手術 in 櫻宮 四月二十八日(週日)  9光速般的手術 四月二十八日(週日) 第二部 夏  10遭受強制遣返的男子 一九九一年五月七日(週二)  11獅膽鷹目 五月七日(週二)  12迂迴曲折 六月六日(週四)  13佐伯爆彈 六月十二日(週三)  14 Door to Heaven 六月十八日(週二)  15自大狂妄的醫學生 六月十九日(週三)  16看得見海的手術室 七月八日(週一)  17舊友襲來 七月二十二日(週一)  18秘密同盟 七月二十二日(週一) 第三部 冬  19雞尾酒的陰謀 一九九一年十月十八日(週五)  20天才的舞台 十月二十三日(週三)  21致命高熱 十月二十四日(週四)  22俗麗之夜 十月二十四日(週四)  23遍體鱗傷地歸去 十月三十一日(週四)  24巨星殞落 十一月五日(週二)  25冬天的信 一九九二年二月 第四部 春天再度來臨 終章 櫻桃樹開花之際  一九九二年春

內文試閱

  序章 星與火把  一九九二年春      ——朱諾,你覺得革命會成功嗎?      突然之間,宛若從天而降般,那句話在體內甦醒過來。      正在打盹的世良睜開眼睛,看向窗外。      海鷗聲傳來,在青空畫下平滑的曲線。      這裡是別稱<Ville du Soleil>的蒙地卡羅,太陽之城。      五星級飯店的尊爵套房內,桌上擺放著色彩鮮豔的水果。世良拿起一顆微紅的櫻桃,放入嘴中。      天城雪彥還將世良叫作朱諾(Jeune,法文裡年輕人的意思)的時候,每天的心情都還算不錯。      雖然偶爾也會有非常不開心的時候。      但在他對世良丟出那個問題的當下,天城絕對是開心的。      世良在心中確信著,一口喝盡手中的香檳。      他現在過著在日本從來無法想像的奢華生活。然而在不久前,在世良才剛當上外科醫師時,世人卻天真地以為日本也能成為如此富有的強國。      全世界的財富都流進了這個國家——黃金之國吉龐 。      世良在日本經濟登上頂點的一九八八年,即泡沫經濟最高峰時當上了外科醫生。      話雖如此,頂點也意味著沒落的開始。      一九九零年,大藏省銀行局長發布通知,泡沫經濟瞬間瓦解。不知人間疾苦的官僚避重就輕地處理殘局,就像吞下一次性藥物後產生的劇烈副作用,導致日本經濟面臨瀕死狀態。金融業拼命對弱者採取回收或停止融資這種合法的不法行為,導致日本在登上前所未有的好景不久便失速脫軌。這起通知的慘態從後來對於提案人是誰的爆料與眾說紛紜便能一窺究竟。官僚想將責任轉嫁於他人時,正是弊政的證明。      那個時候,世界也面臨動盪。      中東的獨裁國家經常去騷擾他國,導致受到激怒的美國發動聯合國之名,一面隱藏自己的貪欲,一面對那些國家展開空襲,輾碎他們的野心。      將民主政權引入歐亞大陸的國家領導人被迫發動軍事政變。      雖然一度奪回政權,但由於共產主義國家證明了他們超越原先估計的存活年數,過去在世上與之對立並君臨已久的紅色帝國也乾脆地被消滅了。      正當世良還停留在蒙地卡羅之時,日本國內外都面臨了激烈的動盪時代。      位於極東某處,支撐著地方醫療的某間外科教學中心也被捲入了動盪的漩渦。      ——後來回頭一看,才發現早在一開始,一切就非常明顯了。      「所以才說那些自以為是的人一個都不能信」,告訴世良這句話的人,是曾經在距離日本非常遙遠的異國隱居度日的天才外科醫師。      那是有著蒙地卡羅之星(Étoile)之稱的天城雪彥才看得到的風景。也是早已超脫舊俗民情,立於自由精神之上該有的見識。      平庸的外科醫師,絕對聯想不到一絲一毫。而世良正是這種平庸的菜鳥外科醫師。      東城大學醫學部綜合外科教學中心(俗稱佐伯外科),在這裡待了三年的年輕外科醫師世良,回想起自己是在傳統日式醫學教育的薰陶之下一路走來的。      不用煩惱錢的事情,只要專心治療病人,自然會有人幫你處理那種事。這是外科醫師、不對、是日本全體醫師的共識,更是「醫者仁心」這道護身符的象徵。      雖然也可以大方承認自己其實很愛錢,但那樣一來,話題便會停留在較世俗的程度。譬如說申請高爾夫會員花了多少錢、亦或是不斷上漲的股票投資。      醫師們沉浸於要怎麼賺錢的膚淺話題,卻對支撐著自己的根本——醫療經濟一點興趣也沒有。      反過來說,這種表現才能印證醫師的美德。      正是在這樣的經濟背景下,日本的醫師首次將利益置之度外,真誠地為病患進行治療。即便病人在那之後留下一大筆債務,消失得無影無蹤,在遭受理事長責罵之時,主治醫師也只是不吭一聲地全盤接受。      那時世良才剛當上外科醫師不久。      其實那個時候,醫療的黃金鄉也得以實現了。      儘管如此,陰影也在同時悄悄蔓延開來。      一九九一年四月,在政界擁有強大影響力的日本醫師會野村參藏先生離開人世。厚生省的官員趁機發表了「醫療費亡國論」,升起反攻醫界的狼煙。然而日本的醫生卻一點都不在乎官員們意圖削減醫療費的主張。      不同於其他醫生,以無人可及的優越技術為傲的天城雪彥大膽地提出「想要得到好的醫療,就必須花錢」這項理論。這在現今社會看似理所當然的言論,在當時之所以無法受到大家認同,或許是因為天城對待病患的姿態太過於反常了。      他大言不慚地表示,想要接受手術就必須交出一半財產。只有讓輪盤顯現天命,在病患贏得賭局時,才能用獲勝贏得的錢作為醫療費得到他的手術。      Chances simple. 在二選一中獲勝的人。      那便是成為天城病人的最低、同時也是唯一的條件。      儘管如此……      世良一邊眺望著蒙地卡羅平靜的海灣,一邊回想起天城的問題。      ——你覺得革命會成功嗎?      為什麼現在會突然想起天城說的那句話呢?明明連那段對話是在哪裡發生的都想不起來了。      唯一能看到的就是天城開心的樣子,那幅景象鮮明地浮現在世良的腦海。      「不會,革命不可能會成功的。」      天城一臉不可思議地看著世良。      ——那麼優柔寡斷的世良竟然回答得這麼乾脆,真是稀奇啊!說說你為什麼會那樣覺得吧!      「第一,革命會招來現有體制派系的反感,所以一定會遭受那些組織的打壓。」世良舉起一根手指頭,開口說道。      ——嗯,真是常見又無趣的論述啊!      ——但要是有強韌意志的崇高人物努力朝著理想邁進的話,應該就能輕鬆突破那群停滯不前的傢伙所造出來的脆弱防護罩吧!      記憶中的天城,像往常般露出諷刺的笑容,辛辣地反駁道。      世良稍微想了一下,舉起第二隻手指,比出一個看似軟弱的V字。      「第二,革命或許可以成功,但那只是暫時的,沒有辦法長久。因為一旦順利革命推翻舊派,掀起革命的那群人也會轉為新的體制,迎向革命的終點。」      那時浮現在世良腦中的,是佐伯外科裡唯一令他覺得值得尊敬的英才——高階講師的側臉。      ——革命家也跟著妥協了嗎?真有趣。但是啊,朱諾,你這樣想就不對了。      世良歪了歪頭,開口詢問:為什麼?      ——說到底,革命究竟是什麼?      天城偶爾會像這樣直接詢問事物的本質。      然後世良通常回答不出來。      乍看之下,這一問一答似乎挺沒意義的,但對於年輕的世良來說,他並沒有因此感到不愉快。      因為要是沒有這個問題,平庸的他大概一輩子都不會想到要去思考這些。      那正是天城才會問的問題。      天城一面用眼角餘光觀察陷入沉默的世良,一面將目光移向窗外。      他眺望著窗外的大海。      這時世良才突然意識到,這些或許是在櫻宮岬的對話。      世良想不起來確切的地點,然而天城的話語卻不斷在他的腦中迴響著。      ——永續成功的革命案例是有的,我指的是革命家在革命成功後又繼續擴大戰線,一直持續戰鬥的情況。      世良陷入深思。假使如此,的確可行。      但那種情況真的可以稱作成功嗎?      過了一會兒,世良將自己內心的矛盾化作言語吐了出來。      「第三,假使如此,那種革命果然不能算是成功,因為永遠不會結束啊!」      天城露出微笑,搖了搖頭。      ——不對,正是因為一直持續下去,才能成就革命。成功之後依舊戰鬥著,光是這樣的存在,就能在人們的心中點燃火把。      天城將右手放在胸前閃閃發光的勳章上。彷彿將天城的話當作是自己的想法,世良重新下了個結論。      「不斷傳承下去的火焰,正是革命的本質。」      世良,以及當時的天城一同看向窗外。      終於,他回想起那時身邊的風景。那是他們在附設醫院頂樓的院長辦公室,往窗外望去的風景。      他想不起來為什麼那時會和天城單獨待在那個地方。儘管如此,那句話卻鮮明地浮現在他的腦海。      ——火把的火焰,將會在大家的心中傳承下去。那樣才能實現革命喔!朱諾。      「世界上不可能會有那種人吧!」      語畢,原本眺望著窗外大海的天城將視線移回世良身上。他的瞳孔中,有著比大海更湛藍的寂靜。天城略帶華麗地說道。      ——過去曾經有過那麼一位革命家,他充滿著鬥志,大口吃著、唱著、跳舞著。雖然他一開口盡是些無聊的小事,但那些話語卻宛如美麗的牧歌(戀曲)不斷地迴響著。      那個時候,天城彷彿在看著過去的某處。      而現在的世良,則眺望著遙遠的未來。      「我們的世界有那麼富裕嗎?」      對於世良直截了當的提問,天城報以微笑。      ——那些默默進行偉大工作、再如朝露般消失的英雄,就像深夜佈滿蒼天的滿天星斗,多如恆河沙數。只是世人會漸漸遺忘他們。      天城環抱著兩隻胳臂,彷彿正在保護胸前那把炙熱的火把。      如今,世良終於確信天城是對的。      所以他才會千里迢迢地來到這個異國之都。      已經過了一個禮拜,他依舊見不到天城。      但他知道不能著急,畢竟兩人初次見面時,他也沒想到自己竟然能夠見到天城。更何況世良還是在眾多命運交錯的大賭場裡輕鬆地發現他的存在。      強大的信念儼如突出雲端的孤峰,吸引著命運的走向,讓自己遇見該遇見的人。      世良待在法文意思是『隱居』的冬宮飯店(Hôtel Hermitage)裡,在某間套房中悠閒地等待著天城出現在自己眼前。      世良曾經如此深信著。      熱鬧歡騰的城市,蒙地卡羅。      沒有比這裡更適合天城的城市了。      在佐伯外科的日子猶如老舊照片般泛黃,明明距離那天也才過了幾個月而已。      世良就像是掙脫頸軛逃亡的異邦人,獨自佇立在晴空萬里之下。      自由是帖猛藥。      彷彿絕世美女般充滿魅力,一旦著了魔碰觸卻免不了燙傷。倘若碰巧落入資格不符的人手中,也會因無法處理而被迫放棄。      蒙地卡羅的貴婦、冬宮飯店的尊爵套房。慵懶地橫躺在沙發上的天城的姿態,就是一張璀璨耀眼的藍圖。      若說心情還有點不愉快,大概是因為自己還欠缺穿上與自由同名這身長袍的經驗與氣度吧!      ——但是,總有一天一定會……      世良閉上雙眼。      他會繼續等待,等待眼前的門敞開,接著天城會一臉驚訝地睜大雙眼,再一如繼往地對著自己叫著「朱諾!」            第一部 春      1      充滿希望的四月尾巴      一九九一年四月二日(週二)      一九九一年四月傍晚,綜合外科教學中心,俗稱佐伯外科的主戰場——新醫院大樓五樓的病患交接終於結束,護士區分為正準備下班的日班與即將開始值勤的夜班。另一方面,醫生們則一如既往地勤奮工作,世良也在準備隔天一早就會用到的採血管。跟一般醫院不同,大學醫院的醫師需要處理許多雜事。照理說醫師的工作是治療,護士的工作則是照料,應該不會有什麼衝突。但還是有些雜事無法歸屬特定一方,成了龐大的灰色地帶業務。      醫師的工作原本就是診斷與治療,譬如說診療病人、開立處方籤、檢查方式診斷、說明相關資料、手術治療等。但想完成這些工作,必須先獲得術前檢查的相關資料,因此還得處理一連串的抽血排程:準備針筒、清晨抽血、運送檢體、製作結果報告、將報告添加至病歷……好不容易做完這些雜事,終於獲得重要的數值,只要再將這些數字化作有效的治療方式,便是原本名為醫療的整體業務。然而為了走到這一步,身分低下的小醫師早已累得筋疲力盡,這才是大學醫院的真實情形。      相較之下,外面的實習醫院就不是這樣了。大多數的雜事是由護士來處理的,就連負責治療病患的醫生也是由護士照顧的。實習醫生也是在被派往外院後才首次明白醫生的本質。      然而在大學醫院這種冥頑不靈的組織裡,那些雜事通常是第一年實習醫生的工作。因此世良也非常明白極有可能當上未來醫務長的同儕北島,之所以心不在焉地準備採血管,同時還想發牢騷的心情。      「我都結束外院實習、已經是待了四年的住院醫生了,就連PD我都做過了,結果現在竟然像個一年級的幫他們做這些雜事,誰受得了呀!」      「能夠做PD很厲害耶!真不愧是第三年在癌症中心實習的人。中瀨部長雖然會經常讓他認可的實習醫生動手術,但要是他覺得那個人不行,連碰都不給碰呢!」身旁的世良安慰地說道。      PD是胰頭十二指腸切除術pancreatico-duodenectomy的縮寫,治療胰臟癌最常用的術式。唯獨能夠運用所有外科手術的人才能成功執行PD,甚至可以說它是外科手術的頂點。當上PD主刀醫師的人,也等同於可以獨當一面的外科醫師。然而已經登上頂點的北島現在卻在這裡打雜,也難怪他要發牢騷了。因為世良的安慰而釋懷許多的北島也跟著恭維回去。      「世良才是,第二年就可以做Total(全胃切除)了,而且每個禮拜還都可以擔任全胃摘除的主刀醫師,以前從來沒有過這種事吧!真是嚇死人了,畢竟第二年就能擔任全胃切除手術的外科醫生可是很少見的!更別說你還是去過天堂癌症中心跟地獄富士見診所的幸運男孩,真是一點也沒變,經歷豐富啊!」      「你明明也跟我一樣吧!北島。」世良還嘴道。      佐伯外科的實習系統分為兩個項目。前半期的第一年在大學醫院底下工作,接著在二月前往相關醫院實習,第二年的九月再到第二個相關醫院實習。到目前為止大家都是一樣的,但從第三年開始,會分成待在大學醫院和待在外部實習兩組。換句話說,外院實習分為兩年兩院與三年三院,共兩組。這是為了配合外部醫院與確保大學醫院人力所做的妥協產物,而三年實習理所當然比較受歡迎。      這個系統對於大學醫院和相關醫院雙方都有利可圖。大學醫院可以讓第二年、第三年的實習醫生進行實地演練,相關醫院也可以得到穩定且充裕的人力。 地區醫院要培育人才十分困難,如果只以自己方便為主,通常不會有實習醫生願意到各地區的小醫院。因此若由大學醫局強制分發,不只可以將醫師適才適所,也能幫助偏遠地區的醫療發展。雖然醫師無法自由選擇想去的醫院,但因為大學醫局的分配方法十分公平,就算對政策不滿也無法抱怨。醫局會事先公布實習醫院的名單,再以抽籤進行類似職業棒球選秀會議那種讓渡方式。      第一年抽到上上籤的世良到了櫻宮癌症中心後,後半期幾乎每周都能擔任胃癌手術的主刀醫師,相關病例的經驗也提升至二十例左右,甚至還破格擔任全胃切除手術的主刀醫師。另一方面,抽到下下籤的北島第一個實習地點則是老人疾病中心。那邊盡是內科病患,手術也只是很簡單的小手術,完全無法累積外科醫師的相關經驗。      但在讓渡方式下,兩人的第二實習地點也產生了逆轉。      接替世良進到癌症中心的北島得到外科醫師的頂點——PD手術的參與機會;而世良則是到了富士見診所這個位於山上的小診所,陷入了號稱富士見地獄的無聊地獄中。像這樣,實習情況也取得了平衡。      這種實習方式多少減輕了其他醫生的憤恨不平。      就算要恨,也只能恨自己的籤運不好。被這樣說了之後,實習醫生們也無法再多抱怨。      大學醫院的雜事是第一年實習醫生的工作。然而一年級生在實習第一年的二月從醫院消失後,他們的工作便由醫院裡階級最低的醫生接手。才剛從外院實習回來、得意洋洋的學長們,又被分到這些雜事,難免會感到不滿。      這種情況被稱作大學醫局的二月危機,而且會一直持續三個月左右,直到五月新人再度進來。      國家考試的合格發表是五月中旬,因此新人會在五月黃金週結束後進到醫院。也就是說,新人在畢業後可以有一個月左右的假期,而一旦進到醫院開始工作,就很難有這麼長的連假了。      「話說回來,我聽說有個一年級的四月初就要進來了,那應該不是單純的謠言吧?」北島一面整理抽血單,一邊問向世良。      「沒有,我聽醫務長說這樣不好管理,所以還是叫他連假過後再來了。」      垣谷講師在進到醫院第十二年後,擔任了隸屬於心臟血管外科團隊的醫務長。雖然備受大家喜愛,但對世良而言,他也是足球社的學長,相處起來總有點綁手綁腳的感覺。      「感覺就是個問題兒童呢!雖然也是東城大學畢業的,你知道他嗎?世良。」      「嗯,我知道喔!他來臨床實習的時候是我負責的。」      一閉上眼睛,眼瞼裡便浮現出他的面容。那是一張讓人生氣卻又十分爽朗的表情。      ——我馬上就會追上你。      那張只有一行字的報告閃過他腦中,那是一張挑戰書。明明還是個醫學院學生,竟然這麼跩,做得到的話你就試試看啊!世良差點將心中所想的話脫口而出,他趕緊閉上嘴巴,接著又喃喃自語著:我可是比他多了兩年經驗呢!怎麼可能那麼簡單就被追過。

作者資料

海堂尊

1961年出生,千葉縣人,為醫師、作家。1988年畢業於千葉大學醫學系。1997年完成千葉大學研究所博士學位。以《巴提斯塔的榮光》奪下第四屆《這本推理小說好厲害!》大獎。於寶島社出版的系列作品獲得廣大支持,總計印刷超過一千萬冊。《黑色止血鉗1988》、《火焰手術刀1990》、《櫻桃樹中心1991》三部作品合稱「泡沫經濟三部曲」,總計銷售突破160萬本。

基本資料

作者:海堂尊 譯者:藍云辰 出版社:尖端 書系:逆思流 出版日期:2022-06-17 ISBN:9786263169425 城邦書號:SPB7Z000177 規格:膠裝 / 單色 / 432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購買尖端、小光點出版品,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