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最後加碼日
目前位置:首頁 > > 人文藝術 > 傳記
工作即創作:皆川明的人生與製作哲學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工作即創作:皆川明的人生與製作哲學

  • 作者:皆川明
  • 出版社:麥浩斯
  • 出版日期:2021-12-30
  • 定價:380元
  • 優惠價:79折 300元
  • 書虫VIP價:300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85元
本書適用活動
2022世界閱讀日,66折起

內容簡介

好感推薦 Johan Ku古又文/服裝設計師 李明璁/社會學家、作家 吳東龍/日本設計美學作家 張維中/旅日作家 鄒駿昇/視覺藝術家 ★minä perhonen創立滿25周年,於東京都現代美術館等地舉行展覽 ★日本生活風格雜誌Casa BRUTUS曾以整本特集報導minä perhonen與皆川明 ★擔任北阿爾卑斯國際藝術祭2020-2021視覺指導 透過柔和纖細、輕盈優雅的多彩圖案和觸感, 希望為穿著或使用minä perhonen織品的人創造更多生活中的美好回憶。 不受流行左右的品牌minä perhonen創立滿25周年 創辦人皆川明最完整的人生、工作哲學回顧 我的人生與我開創的事業,兩者是相輔相成、互相彌補的嗎? 老實說,我很想斷言兩者毫無關係,但有時又覺得或許有關。 我是個有缺陷、不完美的人,是個只能透過做衣服,與社會產生連結的人。 從事設計,將自己的時間轉換成作品,令我的人生充滿意義。 我並不否認吃美食、談戀愛也很重要,只是漸漸覺得自己在設計時更有活著的感覺。 關於創立品牌,他說: 我並非因為手很巧、喜歡站在鎂光燈下、擅長做適合展示於時裝秀的衣服才成為服裝設計師,事實上正好相反,我只設計得出簡單、常見的款式,也認為這種自然不造作的造型比較好。我認為仔細確認每件事情,緩緩推進,對我而言是最好的策略。正因為不擅長,更能花時間持續下去。正因為缺乏自信,才能免於橫衝直撞、迷失自我。 為什麼品牌名稱是minä perhonen? 「minä」在芬蘭語是「我」的意思。做服裝的是「我」,穿衣服的也是「我」。歸根究底,時尚就是「自我」的展現,是服飾與心邂逅的地方。而「perhonen」是芬蘭語的蝴蝶之意。蝴蝶是大自然中以花紋美麗著稱的生物,翅膀圖案千變萬化、美不勝收,與帶有豐富花紋的品牌特徵一致,且蝴蝶看似輕盈嬌小,卻能飛得極遠,就像我們把衣服傳遞給很多人一樣。 關於讓品牌延續至少百年的願景,他認為: 固然要遵循傳統,但也必須勇於改變,這兩者都會賦予品牌持續的力量。必須時常檢視minä的態度,確認是否正確。也要更致力於和技術好的工廠合作,做出品質更佳、令人愛不釋手的服飾。品牌創立至今過了二十五年,卻沒有一件衣服看起來是過時的,也沒有一件衣服受到流行趨勢影響。相信只要品質好,自然會有人繼承並讓它繼續成長。 從小喜愛田徑,卻因為骨折受傷放棄了體育生涯,到巴黎流浪時因為去時裝週幫忙,意外產生了對時尚產業的興趣。深受芬蘭及marimekko的理念影響,走出獨特風格的日本服飾品牌minä perhonen成立25年之際,創辦人皆川明回顧自己的人生與創業之路,從童年時光、到文化服裝學院求學、至芬蘭、瑞典、巴黎等地旅行的經歷、品牌草創初期在漁市打工的時代、從一人工作室到創立直營店、拓展至全國甚至海外、參加數次巴黎時裝週等各階段的過程與反思盡在其中。

目錄

第一章 年少輕狂 愛捏泥巴球/擔任學生會長/立志當田徑選手/我的父母/升上高中/女朋友 第二章 旅程 經營家具行的外公外婆/前往巴黎與外公過世/巴黎、羅浮宮/協助籌備時裝秀/前往西班牙/回國 第三章 學習 文化服裝學院夜間部/成衣廠/初次造訪芬蘭/marimekko/文化祭時裝秀/西麻布的訂製店 第四章 創立minä 「minä」的起點/只賣出十件/到市場殺鮪魚/助手登場/開轎車跑業務 第五章 創立直營店 到歐洲行銷/阿佐谷工作室/白金台直營店/存款五萬日幣/在「SPIRAL」辦展/雇用與展店 第六章 為何在國內生產服飾 良心與商業計畫/生意與責任/監督的雙眼/天使的力量、承擔的力量/回歸D to C時代/讓公司持續發展 第七章 培育品牌 不做「showpiece」/京都開店「大不易」/驚人的松本店、古民房金澤店/擴張到日常生活/邂逅海外員工 第八章  讓工作創造美好回憶 工作的喜悅/專才與通才/理解與共鳴/美好的回憶/設計的傳承/服裝與人體/minä perhonen的將來 第九章 生活、勞動、創作 「我」與「皆川明」/我的缺陷/思考附加價值/精神與肉體/面對人生的態度/如同漣漪 皆川明 minä perhonen 年譜

內文試閱

  協助籌備時裝秀      在我上的語言學校,有一位來巴黎學語言的前JUNKO KOSHINO員工。雖然她已離職,但還是會來巴黎時裝週協助參展。因為人手不足,她便問我要不要去幫忙。      巴黎時裝週的打工薪資對當時的我來說高得驚人。那時全球景氣正旺,日本服飾業也跟著如日中天,根本不必擔心衣服賣不出去。可以想見,時裝週一定會忙得不可開交。不過與其說是工作內容吸引我,倒不如說是打工薪資優渥才讓我決定幫忙。畢竟當時我也正考慮離開巴黎,前往歐洲其他都市旅行。      我負責的工作主要是調整服裝長短,讓模特兒穿得合身。在巴黎時裝週準備期間,試鏡的模特兒會換上服裝,接著便會有人指示「這裡再短一點」、「把這裡縫死」,而我則按照指令縫補。      我從來沒縫過衣服,上次做針線活是在小學的家政課,而且還縫得不怎麼樣。但我也只能拚命完成任務。      隨著我每天去打工,裁紙型的打版師開始漸漸會找我聊天。他現在也還在JUNKO KOSHINO工作,與我一直有來往。從這份打工算起的話,我們也認識超過三十年了。每當minä perhonen舉辦展覽,他就會帶太太一起來捧場。      當時身為打版師的他告訴我:「如果想學時尚,可以讀文化服裝學院夜間部,白天工作、晚上念書。要是想來我們這邊打工,就隨時過來吧。」我想他當時也只是隨口一提,但不知道為什麼,聽到這句話後,我的心裡泛起了陣陣漣漪,出現了某種化學效應。我開始認真思考自己是否要學習時尚,是否要繼續在時尚產業打工。      我的縫紉技巧絕不算好,錯誤也是一犯再犯,必須花許多時間才能掌握。但反過來說,我認為這樣的工作才能做得長久,正因為做不好,才更能堅持下去。這種想法或許很奇怪吧。從技術跟職涯發展的觀點來看,一般都會覺得勉強自己待在不擅長的領域,不僅效率差、壓力又大,學到的東西也很少,但我當時並不這麼認為,我理所當然地覺得就是因為自己不擅長,才能一直堅持下去。      我花了一、兩週的時間,持續做著別人能輕易辦到、自己卻做不到的事情,終於逐漸上手。這個過程跟變化遠比想像中的還有成就感,進步的喜悅更甚於辦不到的自卑感。在巴黎時裝週打工的兩個禮拜,我親身體會到這種感覺。不過,很大一部分要歸功於JUNKO KOSHINO的工作人員即使忙碌,依然不厭其煩地跟我講解。      我因為做太慢,回過神來已經錯過末班車,來不及回家。打版的人以及核心成員勸我乾脆住下來,我便在JUNKO KOSHINO租的公寓挑了間空房打盹。隔天起床後來到客廳,小篠順子女士已經煮了粥給大家當早餐,我便與核心成員一起開動。他們並沒有因為我只是來打工的就嫌棄我,我坐在他們之中,默默吃了起來。我對時尚一無所知,面對這種場合難免戰戰兢兢,因此不太敢說話,只是安靜地坐著吃飯。不過,用餐時的所見所聞每一樣都令我興致盎然,儘管我只是默默和大家坐在一起,收穫卻不可同日而語。我一面想著:為什麼我會在這裡呢?一面努力將當下的見聞全部吸收起來。      到了巴黎時裝週當天,就在我於後台努力跟上各種指示時,走秀開始了。那年小篠女士的設計融入了大量宇宙、太空元素,模特兒的服裝內縫了不少螢光棒,上伸展台前將螢光棒一一折斷,就會產生化學效應、發出鮮豔的螢光。當身材高挑的漂亮模特兒穿上這些衣服步上伸展台,高朋滿座的觀眾席立刻爆出掌聲與喝采。儘管我一直都在參與準備,但實際呈現的秀仍令我驚艷不已。眼前所有會動的東西、傳入耳中的音樂、觀眾的喝采以及掌聲……一切都與過去我接觸的世界截然不同,令我非常激動。這個世界太奇妙了!驚訝之餘,我知道自己心中某種未知的感性被啟迪了。      自從骨折而放棄田徑以來,我一直在思考失去目標後該何去何從。沒了目標,自然也看不見未來,道理我都明白。但那扇通往目標的門到底在哪呢——我連門的位置都不知道。      距離這次巴黎打工到我創立品牌之間,我從事了好幾份工作,每份都是別人問我「要不要來幫忙?」後開始,而不是我自己找到門後撬開的。因為那些門跟牆壁長得一模一樣,也沒有門把,但當我站在牆壁前,做完我該做的事後,原以為是牆的門就從另一側打開了,接著門內的人便向我招手,問我:「要不要進來看看?」      當我順著機遇去發展,自然而然便遇到了下一個機遇。憑著年輕氣盛一鼓作氣向前衝,跟接受經驗豐富的老前輩提拔,兩者是截然不同的,這點無庸置疑。一般來說,大家都覺得前者才是「由自己開拓未來」,而後者不過是聽別人的話試試看,說穿了就是運氣好罷了。      但是仔細想想,真的是自己最瞭解自己嗎?      或許別人的眼光更精準,甚至比自己還要懂自己?距離在巴黎從事第一份打工至今已超過三十載,如今我又重新思考起這個道理。或許當年我幾乎什麼也沒想,只是順著機遇,一面驚訝一面乖乖做事。但如今我依然很感謝對方找我打工,而我也想成為能夠提拔後輩的人。      不論如何,這份因緣際會下的打工,令我有了社會經驗,明白工作是怎麼一回事。在工作的過程中,一點一滴、親身體會工作的意義——對我而言,這就是工作的真諦。      ------      「minä」的起點      我決定創業,成立自己的品牌。      為此我必須籌措資金,租借工作室、購買布料,尋找願意批發的布莊,該準備的工作以及待辦事項堆積如山。      只要創業,我就能專心做自己想做的工作,一切就會船到橋頭自然直。如今回想起來,這種念頭根本是異想天開,但我依然決心創業。      第一個步驟是先找房子充當住處與工作室。決定好要搬到哪一區後,我開始看房子,最後決定搬到八王子。      為什麼是八王子呢?很簡單,因為八王子是東京的布料生產重鎮。愛知縣與岐阜縣產羊毛,靜岡濱松一帶產棉……許多布料都有各自的產區,而且歷史悠久。八王子原本就是絲綢產地,從橫濱港到八王子的路途,還擁有「日本絲路」的美譽。      古代和服大多為絲綢製,後來西裝逐漸成為主流,八王子便跟著做起絲綢領帶,甚至生產起西裝布料,布料種類也逐漸增加,變得愈來愈豐富。      著名布料供應商「MIYASHIN」也設立在八王子,為ISSEY MIYAKE等品牌生產新布料。「MIYASHIN」原本只做和服布料,因為早一步察覺時代趨勢及變化,積極採用新編織技巧與特殊織法,到八〇年代陸續成為設計師心目中的批布首選。若要生產我設計的布料,我也希望能與「「MIYASHIN」這樣的布商共事,既然如此,不如就把工作室就近設在八王子。      我在西八王子找起住家兼工作室。西八王子車站位在八王子與高尾之間,周邊有成衣廠,且租金比八王子車站一帶更便宜。我租了一棟透天平房,共兩房一廚,包含一坪大的廚房、四坪大的和室,裡頭還有三坪大的木地板房,租金八萬日幣。我把打工都辭了,沒有收入,多虧太太有在賺錢,我便向她周轉了一些。      當時太太經營一家民族雜貨選品店,負責批貨並擔任店長。九〇年代後半民族風盛行,太太的店跟上這股潮流而門庭若市,收入穩定。如果她沒賺錢,我恐怕就無法創業了。      我把三坪大的木地板房當成工作室,需要的工具有縫紉機、工作桌,以及鋪在桌上的作業用橡膠板,至於布尺等瑣碎工具手邊倒是一應俱全,再來只要設計服裝、做出紙型,縫製樣本就可以了。如果只是單純做衣服其實並不難,但我很快就體會到,光會做衣服是無法創立品牌的。      我決定在都內租個小空間,舉辦第一場展覽,自己設計衣服、展示並接受訂單。展出的衣服共有三款,分別是襯衫、連身裙、罩衫。      我還得構思品牌名稱。當時不少品牌都是直接以設計師的名字命名,若是我,就是「akira minägawa」。但總覺得把自己的姓名變成品牌很彆扭,除了個人有點排斥以外,還有另一項因素——我想打造的是「至少延續百年的品牌」,換言之,即使創業設計師不在了,品牌也應該照樣延續下去。既然如此,讓自己的名字曝光就有違立意了。於是我開始思考芬蘭語是否有哪個字合適。我去了一趟當時設在帝國飯店的芬蘭觀光局,借了芬蘭語辭典,花了好幾個小時查閱,翻來翻去,列出清單,研究每個字的意思與發音。      就在那時,我瞥見了「minä」這個字,這在芬蘭語是「我」的意思。拼字單純、發音簡短,再適合不過。      做服裝的是「我」,穿衣服的也是「我」。      用「我」的概念做衣服,用「我」的想法穿衣服。歸根究底,時尚就是「自我」的展現,是服飾與心邂逅的地方。      於是「minä」這個名字便拍板定案了。      -----      驚人的松本店、古民房金澤店      下一間直營店開在長野縣的松本。決定展店後,大家訝異的程度更甚於京都店,面試當地店員時,還有人反問我:「怎麼會選在松本開店?」      我與木雕家三谷龍二先生結識以後,經常拜訪松本,漸漸愛上了那裡。想開直營店,也是因為對松本這條老街有了感情。在三谷先生經營的藝廊兼店面「10 cm」的那條街上,有一間老藥鋪要退租,我一聽說便承租了下來。      我把陳列藥罐的架子、調配藥劑的台子等藥鋪格局盡量保留下來,朝街道的門面則貼滿色調略有不同的綠色方磚,這些磁磚都是與陶藝家安藤雅信先生討論,請他特地燒製的。我認為這種色調很適合松本這條老街,以新加入商店街的新店面而言也不會太搶眼,有種寧靜悠遠的氣氛。店面與老街非常協調,彷彿已經在那裡開了十幾二十年,但願當地人能夠因為minä perhonen開在自己家鄉而感到驕傲。      與東京和京都相比,松本的生意較為冷清,但在松本開一間minä perhonen的直營店,卻能將minä的品牌精神以一種非語言的形式表達出來,也就是不刻意挑大商圈開直營店,而是融入歷史、文化豐富的城鎮,成為其中的一員。包含minä的服飾在內,當地人都很熱愛手工藝品。三谷龍二先生雖不是松本人,卻選擇在松本定居,也是因為這片土地散發的氣息吧。      松本也是一條開放的老街。每年夏天,這裡都會舉辦「小澤征爾松本音樂祭」,世界各地都有人慕名前來這座國際化小鎮。松本長年來為培育藝術付出許多心血,這股持之以恆的精神也是看點之一。松本店所在的街上,最近也陸續開了新的店。看著老街逐漸新陳代謝,總覺得這條街是有生命的。minä彷彿也成了松本這棵老樹上的一根樹枝、一片葉子,行著光合作用,在風吹下搖曳。      在金澤,我也一樣花了約兩年時間尋找房子。把時間拉長到往後數十年來看,兩年絕不算長,何況我們也沒有制訂「展店計畫」等方針,就只是愛上了一個地方的文化、風俗民情,在當地看到不錯的房子而決定展店罷了,所以自然不必著急。      繼京都、松本之後,於金澤開直營店的計畫終於不再有人質疑。金澤在戰爭時並未受過空襲,美麗的老街得以保存下來,居民很積極發展工藝與飲食文化。兩年的時間過去,我終於在金澤邂逅盼望已久的完美房子。      有人告訴我,說石引這個地方有一棟木料行於大正時代興建的倉庫老宅,距離金澤二十一世紀美術館走路大約十五分鐘。該處地名之所以稱為「石引」,相傳是因為修築金澤城的石塊在運送時都會途經此地。從木料行老宅進入馬路,右轉後直走,會先經過兼六園,接著是金澤城公園,公園左側便是金澤二十一世紀美術館。      老宅不愧是由木料行所建,屋齡雖超過八十卻雄偉依舊,維持得非常漂亮。支撐房屋的梁柱處處都能感受到工匠的心血,地板、天花板、柱子、拉門、紙窗、門扉……沒有一處節點歪斜。歷史悠久的木材靜謐佇立,老窗玻璃美不勝收,倉庫多年來始終牢固,絲毫不畏風雪,可見基礎之渾厚。但整體印象並不會太過沉重,反而帶點輕盈感。      對於以「至少延續百年」為目標的minä perhonen而言,時間永遠是重要的主題。在金澤直營店,客人可以細細品味自大正時代流淌至今的歲月痕跡,能悠閒地坐下來,待上好長一段時間。      minä挑選的直營店地點——白金台、京都、松本、金澤,在人文風情和時光流逝上都帶有相同的特質,但並不代表這種選店方式能歸納成一套固定的商業模式,因為那更像是一種「感觸」。      包含對時間的概念,對結果的看法等等在內。      若生意不佳,是不是代表有哪裡不足?怎麼做才能重振士氣?我認為思考這些,才是商業的本質。      對品牌而言,一切的一切,包含待客之道都是始自直營店,最後也會回歸直營店。對於想瞭解品牌、想試穿看看的客人,我們也都會請她們親自來店裡逛逛。與消費者的長年往來,便是從這裡開始。我們對工作的一些點子,也是因為有店面才得以產生。      客人的聲音之所以能化為鼓勵,為我們的工作帶來靈感,也都要歸功於直營店。——找到金澤店,入內一看,原來這棟老厝那麼漂亮,還能愜意地坐在緣廊喝茶,地板鋪了平坦的皮革,踩在腳底有種獨特的觸感,下次也去京都店看看好了——像這樣的經驗,也會讓客人願意體驗更多minä perhonen吧。      自從在各地開直營店以後,官方網路商店的生意明顯熱絡了起來,大概是因為在直營店購物的親身體驗,以及將衣服帶回去後的穿搭經驗,讓客人覺得可以放心在網路上購買吧。為了所有消費者,包含網路商店的客群在內,讓直營店的購物體驗更豐富、美好是必要之舉。不論直營店或網路商店,minä perhonen對顧客都同樣用心。對於與客人面對面交流,我們必定竭盡全力。      儘管一一面對顧客,難免會遇到抱怨、客訴,但minä perhonen都會盡可能完善、明確地應對,並且從與顧客的對話整理出該反省、改進的地方,力圖提供更好的服務。即使網路購物的比重增加,我們仍希望看見客戶的反應,聽見客戶的聲音。因此我希望將直營店打造得像家一樣舒適,讓消費者知道minä perhonen會一直陪伴著他們。

延伸內容

2009年獲得美國Gen Art前衛時裝獎後,我常收到服裝設計相關書籍的推薦邀請,但推薦另外一位服裝設計師的自傳倒是生平第一次。 身為正在經營自創品牌的服裝設計師,閱讀皆川明的《工作即創作:皆川明的人生與製作哲學》,就像以第二人生重新走了一趟服裝品牌創業之旅,閱讀中經常感同身受並心有戚戚焉,甚至會自問:「要是我會做怎樣的決定?」 書中提到初創業時的各種艱辛狀況;與經銷商及工廠瑣碎但關鍵的往來互動;乃至於對品牌設計與營運方向的不斷辯證,各個都是設計師經營自創品牌的必經魔考。相信不論是對服飾業有興趣的普羅大眾;還是服裝相關科系的學生;或是正在品牌經營道路上的人,都能跟我一樣,從皆川明老師這本自傳得到不少啟發。——Johan Ku古又文 ------ 在東京的旅行裡常常會遇到皆川明先生的設計,卻直到擔任他二○一九年來台分享會的主持人時,才有更多的機會去了解minä perhonen與皆川明先生的生活、工作與製作哲學。 這本書以第一人稱真誠且詳細地描述自幼迄今的人生歷程,從想要成為運動員到夢想破滅;從親自推銷卻賣不出的衣服,到直營店開幕時店外大排長龍的人潮。這一個個精彩且充滿啟發的人生故事,足以帶給不只是時尚產業的各行業既深刻也長遠的影響。 而minä perhonen做為日本原創的服飾品牌,但在製造理念與行銷上卻與絕大多數的時尚品牌反其道而行,卻更匯聚了一群認同品牌價值的忠誠粉絲。我想,正是在於其堅定的信仰與社會共好的價值觀,並且是以能「至少延續百年」為前提所創作的品牌,有著「創造美好回憶」的強大基因,而這一切自是來自這位懷抱理想、謙遜真誠且兼具理性與感性的創辦人,皆川明是如何思考又是怎麼做到的?透過閱讀本書,給自己一個變得更好的機會。——吳東龍

作者資料

皆川明

1967年出生於東京,職業為設計師。 1995年創立自己的時尚品牌「minä」(2003年起改為「minä perhonen」)。擅長以手繪圖案設計原創布料,製作服飾、小東西、家飾、餐具等日常用品。致力與國內外產地合作,研發布料及創作,也為朝日新聞、日本經濟新聞的連載專欄,以及文學作品等描繪插畫。主要個展有「minä perhonen/皆川明 延續」(2019、2020年)等。www.mina-perhonen.jp

基本資料

作者:皆川明 譯者:蘇暐婷 出版社:麥浩斯 書系:Life Exhibit 出版日期:2021-12-30 ISBN:9789864087686 城邦書號:1GW045 規格:膠裝 / 單色 / 224頁 / 13cm×19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