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日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推理小說 > 華文推理小說
謊殺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謊殺

  • 作者:尾巴Misa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20-10-20
  • 定價:260元
  • 優惠價:79折 205元
  • 書虫VIP價:205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94元
本書適用活動
會員日新書獨享禮,買就送$50E-Coupon
  • 2020聖誕月,全館66折起
  • 全年專享城邦好書6折購書優惠,立即搶好康/月暢銷新品
  • 全年專享城邦好書6折購書優惠,立即搶好康/文學類

內容簡介

她最恨的不是凶手,而是每個人都在說謊…… ★「鬼尾巴電影院」全新小說系列,故事太有畫面,千萬不要在晚上閱讀! ★「對於這一部故事我一直很想念……多年後再一次看,讓我十分驚艷!」 2015 - 2018 蟬連博客來年度百大作家TOP 10 博客來/金石堂/蘋果日報 暢銷美女作家 尾巴 結局反轉話題作品! ★海外影視改編詢問度NO.1!獨特視角的靈異體驗,意想不到的劇情發展,看得讓人邊看邊發抖,卻又後勁十足感動落淚! 【故事簡介】 「沒想到她居然死了,怎麼會這樣?」 「也太脆弱了吧?就這樣死了?」 「警察一定會找我們問話,我沒有把握不露出破綻。」 少女楊梓晴墜樓,沒有掙扎跡象,媒體以「自殺」事件暫定報導。 調查的警察白聿祥發現班上同學、導師,每個人都在說謊,難道是集體霸凌?但根據描述死者個性開朗,被霸凌的女孩會這麼樂觀……還是該說這麼樂觀的女孩會被霸凌? 案情陷入膠著,白聿祥居然求起鬼魂給他線索—— 「大家都說謊、沒有一個人說真話,生前死後,都是謊言。」 而楊梓晴的幻影在一旁看著,彷彿這好像只是一場戲劇,欣賞演員們的精湛表演…… 【本書特色】 ●尾巴老師經典驚悚故事加筆改寫,收藏度100%。 ●無需依照出版順序閱讀,不同的閱讀順序,會有截然不同的樂趣! ●獨家作者後記,能夠更理解創作背後的構思過程。

內文試閱

  楔子      每個學生時期一定有過的經驗,班級裡頭分成好幾個派系,總歸來說大概有聰明的囂張學生派、調皮的搗蛋派、囂張跋扈的張揚派、安安靜靜的好學生派等,有時候搗蛋派和張揚派會是同一個族群。但無論哪個派系,畢業後,老師所記得的人通常都是最聰明與最調皮的兩種。      這兩種人有個共同點,就是在班上說話有絕對的分量,身邊也有許多小跟班,就算獨來獨往也不會讓人覺得寂寞,反倒是像孤獨一匹狼一樣帥氣。      不過,每個班級一定也有這樣一派,不想引人注意,只想安安穩穩的過生活,可不知道為什麼,他們總是會被其他人嘲笑或是欺負。      有時候,那些張揚的人並不是真的想欺負你,只是張揚的人總是大手大腳地,那無所謂的態度和說話方式,總讓你很不舒服、讓你幾乎要掉淚、讓你覺得上學是種痛苦。      張揚的人,對你來說,是一種困擾。      只是張揚的人也有存在的必要,他會為班上同學發聲,敢跟老師大小聲,不怕嘉獎、警告或是操行成績的威脅;團體活動時,他會奪得好成績,會出一堆你想也沒想過的主意。      這種讓人困擾的微妙角色,在學生時代你討厭,但多年後,你印象最深的卻是他。      而離奇的是,分別站在「聰明派」以及「張揚派」頂端的領導者,兩方人馬明明都受人注目,但卻井水不犯河水,他們不會衝突、不會針鋒相對,好像住在同一個池塘的兩個王國。      大多數都能相安無事到畢業,以後成為每個人心中學生時期的回憶。      不過,在某所國中卻不是這麼回事。      冬天,天總是亮得慢,一早,當天空還灰濛濛的時候,手持教室鑰匙的方靜已經來到學校。      她看著手錶,一如往常在六點五十分就來到學校,這一個禮拜因為感冒的關係連續請了五天,不知道負責班級鑰匙的她請假的這段時間,是哪位同學來開門的呢?她似乎要請對方喝個飲料才行,否則有點不好意思。      方靜思考著可能人選,通常第二個到教室的都是班長張庭,第三則是藍以均,但這兩位都是怕麻煩類型,所以應該會拒絕暫代開門的角色。      當她走上樓梯的時候,總覺得胸口有一股揮散不去的不安,今天好像怪怪的,一種難以言喻的不適,難道自己感冒還沒好嗎?      抬起頭,怎麼天空還是這麼黑呀?似乎籠罩著一層淡淡的黑,難道快要下雨了嗎?      但這樣的天空畫面倒是讓她想起臥病在床時所看的一部西洋電影,像是有什麼不好的東西要降臨的預兆。      她搖頭,讓自己別多心,走在陰暗的長廊上,方靜遠遠就發現教室的門已經開了,她小跑步來到教室,裡頭卻空無一人,她環顧了一圈,注意到唯一放有書包的座位,明白一個禮拜以來都是楊梓晴開的門。      會心一笑的,方靜將書包放到椅子上,她以為心中的不安來自於許久沒來到學校的疏離感,但直到張庭和藍以均出現、班上同學陸續到齊、第一堂課開始、楊梓晴在下課後找她聊天,那股不安依然沒有消失,反而越來越重。      她討厭這種不暢快的感覺,偶而就是會這樣沒來由的低潮和不安,希望今天快快過完。      終於來到午休時間,這是學生們的放鬆時刻,大家開心吃著便當並聊著天,就在十二點半時,鐘聲準時響起,想午睡的學生收拾桌面或是蓋上外套,趴在自己的座位上。      不過還是有些學生慢吞吞的在走廊聊天,捨不得回到教室。更有一些精力旺盛的男孩子們還在操場上打籃球,直到教官吹了哨子,才不太甘願地撿起球,意猶未盡地離開操場。      倏地,沉悶的砰一聲,伴隨著鐵鏽味道,瞬間擴散。      「啊啊啊——」      不知道是誰先發出尖叫,操場上躺著一個四肢扭曲的女孩。      死不瞑目的雙眼瞪著天空,在那片血泊中,她眼中倒影的最後一幕,是否也是一片鮮紅?          第一章 死亡      白聿祥昨天剛滿四十五,朋友們不知道從哪搞來了一頭小乳豬,幾個人七手八腳地將小乳豬綁在木頭上,學著電視裡頭的方式生火,轉啊轉地將那頭小乳豬外皮烤成金黃色,酥香可口。      而那昨日的美好滋味似乎還留在齒頰間,但頭骨破裂的女孩躺在眼前,流了一地湯湯水水,瞬間讓香味幾乎變成酸味。      「組長,請過來這邊一下。」一旁的鑑識人員喊了聲。      白聿祥抹抹臉,即便處理過這麼多命案,但孩子的屍體是他永遠無法習慣的悲痛。      「死因是頭骨破裂,很明顯就是墜樓,沒有掙扎跡象,」鑑識人員皺著眉頭。「初步研判,應該是自殺——」      「自殺?」白聿祥愣了愣。「她是國中生欸,你確定不是意外墜樓?」      「當然這只是初步研判,但根據頂樓現場的勘驗結果,沒有任何掙扎跡象,所以……」鑑識人員也不願相信,一個還沒滿十五歲的年輕女孩,會如此斷送自己的生命。      白聿祥皺著眉頭,翻閱手上的資料。      死者名叫楊梓晴,國二,現在統稱八年級,功課平平,個性樂觀開朗,總是笑口常開。資料上的照片是她國小畢業照,相當清秀,想必未來會是個美人胚子,晶亮的大眼睛裡充滿希望,看不出她有任何自殺的可能。      白聿祥抬頭望著學校,每間教室或多或少都有幾個學生不安份地躲在窗邊偷看命案現場,只有八年五班教室一片死寂,窗邊一個好奇張望的學生都沒有。      而校門口外有許多新聞車,但由於涉及未成年死亡,家上校內還有學生,所以記者們均被擋在外頭,無法進來了解狀況,只知道有學生墜樓。      鑑識人員將白布蓋上,外頭的鎂光燈不斷閃爍,冷酷無情的白光,送這女孩最後一程。      「這女孩的家屬呢?」      「暫時聯繫不上。」一旁的菜鳥阿威正拿著筆記本慌張記錄,臉色發青的他才剛吐完又想吐,畢竟這是他就職來遇見的第一宗命案。      「班導?」      「還在班級裡面,沒有下來。」阿威看到地上又紅又白的腦漿,想起他昨晚吃的豆花,忍不住又一陣反胃。      「我去他們教室看一下。」白聿祥將資料收起,並大步向前。      「老大,我跟您去吧。」臉色發白的阿威摀著嘴。      白聿祥斜眼瞄了下。「你還是去廁所吐乾淨點,別弄亂了現場,我去就行了。」說完,便逕自往建築物裡走去。      阿威鐵青著臉,忍不住又往廁所跑去。      踏在階梯上,白聿祥總覺得有哪裡不對勁。      或許是很少處理到國中生自殺案,他總認為年紀這麼輕的孩子不該自殺。      雖然現在屢屢傳出青少年因為升學壓力而輕生的新聞,可根據資料,開心果般的女孩又怎麼可能會如此?但這也不能當做根據,畢竟現在太多人強顏歡笑地活著。      只是令他覺得奇怪的是,這種特別時刻,為什麼班導沒有在命案現場?      邁步走往楊梓晴的教室,皮鞋在走廊上扣扣作響,其他班級的學生從教室裡頭探頭探腦的,各班老師在教室裡喊著坐好的聲音此起彼落,白聿祥忽視其他班級的騷動與注目,一心只注意安靜到不可思議的八年五班。      「先生,您不能進來這裡!」一名穿著套裝,約莫三十的女人,她一邊喊著,褐色的長髮紮成公主頭,一邊小碎步追上他。      「我想找一下楊梓晴的班導。」他拿出自己的警徽表明身分。      女人愣了下,咬著下脣低語:「警察先生,這裡是學生上課的地方,我不希望樓下的事情驚擾到學生們。」      「樓下的事情?那是一條命呢,妳講得可真輕鬆。」白聿祥不置可否地冷然道,況且學生們早就被影響到了,有多少學生看見了楊梓晴的屍體呢?      聞言,女人的臉色更是難看:「警察先生,那是一條命沒錯,但不能影響到我們學校其他學生,他們才國中——」      「也不能影響到學校門面對吧?」白聿祥太了解所謂的教育家了,無論是哪種組織,只要和死亡扯上關係就避之惟恐不及。      不能說他們會有這樣的反應有錯,畢竟這是人性,且還要顧全大局,只是每每遇到死亡案件,生者們的各種推托與避諱,就會讓白聿祥感到沒來由的心寒。      人命該是不分貴賤,但這時候小小的一條年輕生命,卻像是被學校放在天平上和其他學生秤哪邊比較重要一樣,讓他無法苟同。      而女人沒說話,但驚動了後頭八年五班教室,門打開,一臉憔悴的年輕男子走了出來。      「龔老師,我想警察是想要找我,沒關係,我已經請學生們好好自習了。」男人的聲音很輕,看似受到不小打擊,雙眼空洞無神,手也在顫抖,想必就是班導。      「能請問你,為什麼沒有出現在下面的命案現場嗎?」畢竟班導是負責班上每位學生的代表。      男人空洞的雙眼望了教室裡的學生一眼,默默關起門,凝重得像是承載了好幾次艱難的抉擇後開口:「我知道不能比較,但是全班同學的驚慌,和下頭的梓晴,我該做的是安撫還活著的他們——」      白聿祥不能苟同,也不能反駁,他打開了手上的資料,班導名叫李東昇,八年五班是他帶的第一個班級,李東昇給自己的評價是:「與學生們相處良好,沒有隔閡。」      他不禁懷疑,這相處良好、沒有隔閡是老師自己說了算嗎?      和學生相處得再融洽的老師,也不可能沒有隔閡,講桌和座位畢竟有段距離。      「請跟我來吧。」白聿祥轉身,龔老師和李東昇各懷心事,拖著沉重的腳步跟上。

作者資料

尾巴

兒時總被說腦中有太多不實際的幻想,如今這些天馬行空成為我最重要的資產。願各位都能珍惜自己腦中的世界,並享受我所呈現給你們的世界。 FB粉絲團:尾巴Misa www.facebook.com/IKUMISAMISA

基本資料

作者:尾巴Misa 出版社:尖端 書系:逆思流 出版日期:2020-10-20 ISBN:9789571091686 城邦書號:SPB7Z000128 規格:膠裝 / 單色 / 216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