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日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歷史/武俠小說
慶餘年 第二部(五)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慶餘年 第二部(五)

  • 作者:貓膩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20-07-10
  • 定價:260元
  • 優惠價:79折 205元
  • 書虫VIP價:195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85元
本書適用活動
8月會員日:新書最熱賣,買就送$50
  • 全年專享城邦好書6折購書優惠,立即搶好康/月暢銷新品
  • 全年專享城邦好書6折購書優惠,立即搶好康/文學類
  • 百大暢銷書79折!數千本好書,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你的閱讀癮!

內容簡介

范閒與海棠朵朵的緋聞,居然好像大概要……成真了!? —— 細數貓膩最經典作品《慶餘年》 —— .作品總點擊率逼近兩億!起點9.2超高分之作!累積850周推薦!推薦接近360萬次!50萬人收藏專欄的「貓膩」封神之作——《慶餘年》! .一生必須看一次的穿越經典!自此之後小說中再無「詩仙」!超級大長篇全新校訂,完整重出! .改編電視劇,五年三季的精良策畫,五名國家一級演員加盟!甫開播即衝上好評冠軍,豆瓣評分一直保持8.0的2019古裝劇最大黑馬,被評為「把小說昇華的改編劇」! .盛大文學高層稱讚《慶餘年》是一部不可多得作品! —— 出道4000天,連載6作品,貓膩強悍得獎成績 —— .《將夜》:第一屆網路文學雙年獎金獎!第二屆金鍵盤獎年度作家桂冠! .《朱雀記》:新浪年度最受歡迎作品!2007年新浪原創文學獎玄幻類金獎!第四屆原創文學大賽奇幻武俠獎金獎! .《間客》:中國網路文學20年20部作品榜首!西湖.類型文學雙年獎銀獎!起點首屆金鍵盤獎年度作品!第二屆全球華語科幻星雲獎最受手機讀者歡迎科幻小說獎銀獎! .《大道朝天》:第三屆橙瓜網路文學獎年度百強作品獎!第三屆橙瓜網路文學獎百強大神! 慶餘年》 .2015中國原創文學風雲榜前十! .閱文集團白金作家! .作品總點擊率將近2億! .2012第七届中国作家富豪榜第19名! .起點9.2超高分之作!累積850周推薦!推薦接近360萬次!50萬人收藏專欄! —— 讀者評價 —— .追連載時我看得眼睛痛、脖子痠,每天熬夜,廢寢忘食,但……我還是無法停下! .拜託!貓膩大大我求求你!請單獨幫小葉子寫一本書吧!書名就叫《葉輕眉傳奇》!我保證買! .我爆喜歡《十二國記》!當我發現《慶餘年》作者也喜歡《十二國記》,甚至用了監察院碑文致敬陽子初敕內容時,都要感動到哭了! .《慶餘年》是真的爽!啪啪啪的各種打臉完全不停!最喜歡這樣開夠金手指卻對皇權不屑一顧的作品了! .很少有主角會強調自己很無恥哈哈哈哈,范閒也確實是各種利用自己穿越的金手指,但我喜歡他活得這樣快活! .有人評價「這是部看了之後就會陷入的小說」——誠不欺我! .我一個漢子,看小說從來沒有哭過的人,卻因為XX死掉的時候哭了! .全書我最喜歡的角色就是陳萍萍,他的品格與忠誠都讓我嚮往成為陳萍萍這樣的人,可以說,我正在努力成為陳萍萍! .《慶餘年》的開頭是范慎病死重生成嬰兒范閒,書名之意可以概括成「慶祝重活多餘出來的年歲」。我們都知道該好好活著,可是,誰敢說自己是好好活著的?范閒做到了! .小說最重要的功能就是說一個動人的故事,光論這點,就完全可以說這是一部好小說。 .作者前面居然鋪了這麼多條伏筆,我光是整理就整理不過來了,但他居然都記得! .這是我覺得把太監寫得最好的一部小說!監察院長陳萍萍,身為閹宦,心如鐵漢!他是真男人,真正的黑暗王者! —— 超狂神劇角色與演員人名對照 —— 范閒:張若昀 范建:高曙光 慶帝:陳道明 陳萍萍:吳剛 五竹:佟夢實 林婉兒:李沁 范若若:宋軼 范思轍:郭麒麟 司理理:李純 海棠朵朵:辛芷蕾 戰豆豆:劉美彤 長公主:李小冉 費介:劉樺 言冰雲:肖戰 王啟年:田雨 .本集進度 明家因老太君過世風雨飄搖,江南如此震盪,不免有人覺得范閒出手太狠,而提出此疑問的,竟是為尋海棠朵朵而來的北齊苦荷國師弟子一行。 如今天下皆知,南慶的小范大人與北齊聖女海棠朵朵,是天造地設的一對,海棠甚至特地南下陪伴范閒,兩人出雙入對,毫不在意他已娶妻。 北齊聖女若嫁給南慶詩仙,對齊國來說可是毀滅性的打擊,衛太后自然不願此事發生,下旨要海棠嫁給自己的親姪兒。 可范閒卻大膽放話,就算北齊請到苦荷國師本人出馬逼海棠嫁人…… 「這天底下,又有誰敢得罪我去娶她?」 此話一出,有意的男人都得掂量自己是否夠格與范閒為敵。 這份感情真不真,還不好說;這份心計……卻真真是狠! 就算范閒不能娶海棠,地位至關重要的聖女也不能落入別人手中……世人根本想不到,這釜底抽薪、公然把海棠與范閒之妻林婉兒相提並論之計,竟是他岳父林若甫定的! ——書名脫胎自《紅樓夢》金陵十二釵曲十—— 留餘慶,留餘慶,忽遇恩人; 幸娘親,幸娘親,積得陰功。 勸人生,濟困扶窮。 休似俺那愛銀錢、忘骨肉的狠舅奸兄! 正是乘除加減,上有蒼穹。 .這是《紅樓夢》對王熙鳳與賈璉之女巧姐的判詞。當年王熙鳳曾接濟過劉姥姥,在賈府破敗之後,巧姐因為母親積下的這份德,嫁給了劉姥姥的外孫,度過了平安的一生,顯示蒼天在上,善惡終有報。 .主角范閒轉世重生之後,也如同判詞那樣依靠著娘親葉輕眉留下的人脈與機緣,葉輕眉重義疏財,范閒同樣濟困扶窮,正因他繼承了母親之志,彰顯正義、幫助世人,所以他才能受到上天眷顧。

內文試閱

  話說范閒一行人早已離開杭州,來到梧州快半月的時間,只是這件事情,除了向皇帝報了個備之外,並沒有透露出去,所以梧州的百姓並不知道這件事情。      但是世上本無絕對的祕密,尤其像這種回老家探親的事情,更不可能瞞過所有人去。所以北齊國師首徒,宮中第一高手狼桃知曉范閒的蹤跡,並不是什麼難以想像的事情。      而狼桃的南下,又涉及到一個異常有趣的問題。      從慶曆六年春開始,北齊聖女海棠朵朵單身下江南,與范閒相會,這數月間的故事,早已傳遍了大江南北。尤其是在范閒的刻意布置下、流言傳播下,所有人都相信了,南朝的欽差大臣范閒與北齊的聖女海棠朵朵之間,有了那麼一層說不清、道不明,曖昧復曖昧的關係。      正如范閒在那張床上,那張大被子下與海棠朵朵兩人擔憂的情況相近,這樣一個男女間的浪漫故事,並不怎麼令人意外地牽動了太多人的心思,南慶這方面還沒有什麼反應,北齊那邊就沉不住氣。      海棠朵朵是苦荷最喜愛的徒兒,是北齊皇帝最親近的小師姑,是北齊衛太后最疼愛的晚輩。      這樣一個出類拔什麼的女子,這樣一個以天脈者的形象,擔起北齊臣民精氣神、提升舉國士氣的奇女子,在傳說中卻是……要下嫁南慶!      這個事實,讓北齊人憤怒了,也讓北齊的皇室著急了。而身處上位的那些人,自然知道范閒在南慶的地位,也知道范閒在當初那件事情中所扮演的不光彩角色——北齊皇帝是極欣賞范閒的,假假說來,至少也是《石頭記》的粉絲,簡稱石粉,怎奈何衛太后年紀雖然不大,但性情卻有些固執,她不會允許這件事情發生。      在沈重的問題上、在上杉虎的問題上、在錦衣衛鎮撫司指揮使的問題上,北齊那位年輕的皇帝已經成功地逼迫著自己的母親做出讓步,可在這種涉及到婚姻、涉及到臉面的問題上,北齊衛太后說句話,依然是力量十足,北齊皇帝也不可能硬撐著。      更何況,在那種極深極深的思想深淵中,北齊皇帝也不見得希望海棠朵朵嫁入范府。一來是那幾百萬兩鉅款的問題,二來是北齊皇帝的心思問題。      所以北齊皇帝在這個問題上保持了沉默,而主事的,卻是衛太后。      衛太后的意見很簡單,堂堂一國聖女,怎可被牽扯在那些汙穢的傳言之中不可自拔,自己最疼愛的朵朵,怎可能毫無名分地嫁給范閒那個無賴?      所以她派出了以狼桃為首的一行人,要將海棠朵朵請回北齊,同時也在國境之內,為海棠朵朵謀了一樁看似門當戶對的婚事。      總之,無論如何,也不能讓海棠朵朵嫁給范閒。這是北齊舉國所念。      關於海棠朵朵的婚事,衛太后許的乃是長寧侯之子,自己的親姪兒,錦衣衛鎮撫司指揮史衛華。二人年紀相近,衛華是個能臣,地位又高,確實是良配。      只是衛華並不是傻子,第一,他絕對不想娶一個比自己厲害得更多的女人進家;第二,他絕對不想在這個問題上得罪范閒。世人皆知,范閒繼承了陳萍萍的一個怪癖,那就是絕對地護短、絕對地記仇。      奪人妻,這是何等的大仇?衛華每每想著范閒在北齊做的那些事情,哪怕身邊全部是錦衣衛的護衛,也依然有些心驚。      可是不論衛華想不想娶,也沒有膽子違逆衛太后的旨意,只好經由錦衣衛的密使,往南邊的監察院發去了自己的親筆書信,向范閒解釋此事、提醒此事,搶先把自己摘了出去。      然而,南下的人們還是來了,有那個油鹽不進的狼桃,還有狼桃的女徒,衛華的妹妹衛英寧。      衛英寧是喜愛海棠朵朵的,就像北齊所有女子那般,她一直認為南邊那個監察院的提司是用了什麼見不得人的手段,才將海棠朵朵留在蘇州。當得知衛太后有旨讓海棠朵朵變成自己的嫂子時,她是最高興的那個人,所以來到慶國之後,她就成了最憤怒的那個人。      從另一個角度看來,范閒所做的事情、所說的話,對於海棠朵朵的未來夫家——那個長寧侯府都是一種不能忍受的屈辱,所以衛英寧才會表現得如此衝動。      她衝動,並不代表她的師父狼桃也會衝動。      狼桃是苦荷首徒,天下間說得出來的厲害角色,當然知道衛太后讓自己這一行人出使南慶為的是什麼,所以經過霧渡河之後,一路南下,卻在梧州停了下來,並沒有直接去蘇州接海棠朵朵回國。      海棠朵朵回不回,不僅僅是海棠朵朵的事情,也是面前這個年輕人的事情。      狼桃看著范閒那張清秀絕倫的面容,忍不住嘆了一口氣,如果自己這些人去蘇州將海棠朵朵接回國,不論師妹她自己願不願意,可是沒有經過范閒的允許,這個仇便肯定是結下了。      如今的天下皆知,南慶的小范大人與北齊的聖女海棠朵朵,乃是天造地設的一對。      驕傲如狼桃,都不敢在這個問題上,把范閒刺激得太過頭。沒有經過范閒的允許,他們想把海棠朵朵接回北齊,也很害怕會面臨南慶軍隊的追殺與圍捕,所以他讓一行人停留在梧州,想與范閒見上一面,通報一下這個事情。      可是……范閒明明知道自己這些人在梧州,卻一直避而不見。      這也是正常的,如果知道老婆的娘家派人來讓自己的老婆嫁給旁的人,誰有那個北齊時間去理會?沒有派軍隊將對方殺個一乾二淨就是好的了。      這,便是酒樓上那一連串衝突的背景與前奏。      酒樓中的北齊眾人,聽得范閒那輕佻言語,尤其是什麼姑爺、姑爺的……都不由得心生怒氣,心想南慶的人果然無恥,便如范閒這等人才也不能脫俗,行事每有下賤之風,哪有無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便妄談男女之事的?      狼桃是了解范閒的人,苦笑一聲道:「你明知此事不可能,何必如此執著?」      范閒揉了揉鼻子,似乎嗅著什麼不大好聞的氣息,冷笑說道:「大師兄,我可不知道你說的事是什麼事。」      狼桃是海棠朵朵的大師兄,范閒因為這個緣故,所以言語間還比較尊敬,只是這話落到衛英寧耳中不免有些刺激,自己還真是……對方的姪女了。      狼桃想了想,笑了笑,拍了拍手,讓自己的弟子們都退出酒樓去。      范閒也笑了笑,一掀前襟,自然而然地坐在對方的正對面。早有監察院的下屬奉上茶來,二人對桌而坐,相對無語。      半刻之後,狼桃溫和說道:「你便是一直避而不見,我總是要下蘇州的。」      范閒點點頭,微笑說道:「蘇州景致不錯,我和朵朵經常逛街,都很喜歡。」      狼桃目光微凝,轉而言道:「有許多事情,並不是你想怎樣,便能怎樣。」      范閒避而不答,直接說道:「話說我這輩子,還沒什麼事情是自己想做而做不到的。」      所謂話不投機,半句也多,狼桃的眉毛皺了起來,不知應該拿面前這無賴如何辦。他是能猜到海棠朵朵的些許心思的,所以愈發覺著衛太后頒下的這個任務有些棘手。      范閒看了他一眼,輕笑說道:「北齊太后讓你去蘇州,你便去好了……至於能不能接走人,和你又有什麼關係呢?」      狼桃聽著這話,想了一會兒,卻反而笑了起來,笑容裡帶著一絲高深莫測的意味。「你如此自信,是不是斷定了朵朵不會隨我返國?」      范閒沉默著,沒有說什麼。在這件事情中,海棠朵朵的意志占據了絕對重要的地位,誰也不能改變什麼,不論是北齊一國,還是自己,都只是妄圖影響到她的選擇。      狼桃溫聲說道:「或許你想錯了一點,我來梧州見你,並不是需要你幫助我去勸她……我只是想讓你知道,我們準備接她回去,這是一個禮儀的問題,並不是徵求你的同意。」      范閒的牙微微咬著,冷聲說道:「她的問題,豈不就是我的問題。」      「只怕……她並不是如此想的。」狼桃微笑望著他。「我是看著她自幼長大的大師兄,雖說你現在與她交好,但她真正想些什麼,只怕我還是比你清楚少許……她是一個驕傲的人,你想想,她會一直留在蘇州嗎?」      范閒再次默然。他知道狼桃說的話是對的,海棠朵朵貌如村姑,行事溫和,但骨子裡卻因為自身強大的能力而培養出一種強大的自信……與驕傲,讓這樣一位女子在蘇州枯等自己,確實有些困難。      最關鍵的是……范閒自問到目前為止,並不能向對方承諾什麼。      這是愛情故事,這是種馬的故事,其實這只是人與人之間的故事,有些黯然、有些無奈。      「她是北齊的人。」狼桃盯著范閒的眼睛,輕聲說道:「這不是誰強加給她的觀念,而是她自幼形成的認識,當她自身的走向與朝廷萬民的利益衝突時,她會怎樣選,你應該能猜到。」      范閒忽然皺眉開口道:「你們又何曾尊重過她的意見?」      「不對。」狼桃很直接地反駁道:「只是……你一直在影響她的意見。」      范閒有些怒了,一拍桌子說道:「你們這些人也恁不講理。」      狼桃望著他,一言不發,許久之後,才打破沉默,冷笑說道:「你能給我師妹什麼?我不理太后是如何想的、師尊是如何想的……若你能娶她,我便站在你們這一面!」      這句話說得是擲地有聲、鏗鏘有力,令人不敢置疑。      范閒應道:「我辛苦萬般做出這等局面,為的自然是日後娶她。」      狼桃似笑非笑說道:「你怎麼娶?把你現在的妻子休了?」      這是在梧州、林若甫的老家、林婉兒的家鄉,范閒是梧州的姑爺……不論是林婉兒或是海棠朵朵,都不可能是為人妾的角色,在這個問題上,范閒自己也沒有解決的辦法。在很久以前,他曾經恥笑過永陶長公主,認為對方的目光有局限,因為對方有屁股局限性,如今他才黯然地發現,自己也有局限性。      自己不如葉輕眉,不如那個老媽,自己一屁股就坐在這個世上,卻暫時沒有法子衝破世間的阻力。      看著范閒的神情,狼桃淡淡笑了起來。「來梧州,只是本著禮數通知你一聲,畢竟南慶之中,就數你與咱們的關係最為親密,這些事情總不好瞞著你做……不瞞你說,我們如果到了蘇州,朵朵是一定會隨我們走的。」      范閒沉默著,想著海棠朵朵的心性與性情,知道狼桃說的話不錯。朵朵這個人啊……太聰明,所以太傻、太慈悲,所以對自己太殘忍……      「你們去蘇州吧。」      范閒不知道是不是想明白了什麼事情,微笑說著。      此時反而輪到狼桃愣了起來。      范閒溫和說道:「我想通了,在這件事情上太過自私總是不好的,讓她承擔一國壓力,也是不好的……回便回吧,便像是回娘家一般。」      狼桃從他的話語裡嗅到了一絲不確定。      范閒繼續笑著說道:「回北齊又如何?你是知道你師妹的……她怎麼可能嫁給衛華……你們家的太后想得太簡單。」      狼桃悶哼一聲。      范閒微閉雙眼,脣角泛起一絲嘲諷的笑容。「就算你們請了苦荷國師出馬,朵朵被逼嫁人……可是……」      「可是什麼?」      「可是……這天底下,還有誰敢娶她?」      范閒盯著狼桃的雙眼,說出了他重生以來最囂張的一句話,他譏諷著、冷嘲著,緩緩說道:「天下皆知,她是我的女人……誰敢得罪我去娶她?衛華他有那個膽子嗎?」      酒樓裡一片死一般的沉寂,樓外微風徐徐,吹拂著二人身上的汗意。      狼桃沉默少許,品出了范閒這話裡的玉石俱焚之意,忍不住笑了起來。「真是看不明白你這個人……為什麼非要把這件事情弄得如此恐怖。」      范閒搖頭說道:「有很多事情,在你們看來是很小,在我看來卻是很大。」      狼桃再次沉默,許久之後苦笑說道:「真是玩笑話了。」      確實是玩笑話,二人談的本就不是什麼事情,只是牽扯到那個女子的事情。      狼桃望著范閒那雙寧靜的眸子,輕笑說道:「在這梧州城中,議論著這等事情……難道你就不怕林相爺心裡不舒服,郡主娘娘不快活?」      這,便是范閒的致命傷。狼桃先前之所以敢用言語去堵他,憑恃的便是這點,他料定了范閒不敢理直氣壯地說出某些事情。      范閒微怔,不去理他,只一味冷笑道:「今日見已經見了,你們還不去蘇州做什麼?難道還要我陪著你們去?」      狼桃也不理這句話,忽而有些走神,溫和問道:「有句話是要問的……去年在燕山石壁之前,那個黑衣人,是不是你?」      這話來得太突然,以至於范閒也有些反應不過來,但他自幼所受的培訓實在扎實,面現愕然,應道:「什麼黑衣人?」      關於燕山、關於肖恩、關於神廟的事情,范閒早已經向海棠朵朵坦白了,也從海棠朵朵的嘴中,知道苦荷早已經發現了問題……但是這種事情是打死也不能承認的,能頂一時便是一時。      范閒相信海棠朵朵,她一定不會在這種關鍵問題上出賣自己。      果不其然,狼桃不再追問,只是輕聲說道:「既然如此,那便不再說了。我去蘇州,你在梧州,只盼日後不會有什麼問題。」      一定會有問題。      范閒平靜著,輕聲說道:「會有問題的,如果你們敢不顧她的意思……不論是誰,哪怕是你師父出面,如果你們強逼著她嫁人,相信我……真的,請相信我。」      很溫柔的話語,狼桃的心裡卻有些寒冷。已至九品上境界的他,自然已瞧出范閒雖然在這半年裡進步異常,但依然不及自己老辣,只是聽著這溫溫柔柔的話,卻依然止不住心寒起來。      「相信你什麼?」      范閒微笑說道:「如果你們敢逼著我的二老婆嫁人,我一定會想辦法滅了你們北齊。」      狼桃沉默著,不論范閒的威脅能不能落到實處,但以對方與北齊的關係,如果這樣一位重要人物,強悍地投入到南慶的鐵血派中,是沒有人能承受的損失。      「相信我。」於是狼桃也溫和說道:「我是不會讓師妹嫁給她不想嫁的人的。」      范閒想了想,笑了笑,伸出手去,與狼桃寬厚有力的手掌握了握。「這是男人的承諾。」      狼桃的眼中忽然閃過一絲笑意。「也許不僅僅是男人的。」      范閒微怔,不再理會,只是說道:「回答你先前那個問題……關於朵朵的事情,我只是遵從岳父的意見,不管我能不能娶她,至少……不能讓別人娶她。」      范閒的岳父自然就是林若甫,林婉兒的親爹,沒想到這位老人居然會跟范閒立下了這樣一個規矩,這恐怕是誰都想不到的。

作者資料

貓膩

曾就讀於四川大學,從事網路文學創作,現為閱文集團白金作家。 代表作:《慶餘年》、《朱雀記》、《間客》、《將夜》、《擇天記》、《大道朝天》等。

基本資料

作者:貓膩 出版社:尖端 書系:愛小說 出版日期:2020-07-10 ISBN:9789571088891 城邦書號:SPB7F000243 規格:膠裝 / 單色 / 344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