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日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歷史/武俠小說
慶餘年 第一部(一~五)追劇必備保證暴雷劇照套書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慶餘年 第一部(一~五)追劇必備保證暴雷劇照套書

  • 作者:貓膩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20-05-20
  • 定價:999元
  • 優惠價:999元
  • ※本商品已最低價,恕不再打折
本書適用活動
7月會員日:新書最熱賣,買就送$50
  • 2020愛閱節/強檔新書
  • 2020愛閱節/Plan B 救援你

內容簡介

.限量追劇必備保證暴雷劇照套書,內含小說第一部一至五集,電視劇第一季劇情全收錄! .內含:《慶餘年》套書五本/劇照版套書書盒/范閒與他的小夥伴們劇照明信片8張! 積善之家,必有餘慶;餘生有你,慶能同行! 絕症少年穿越後重獲健康,看他如何玩轉慶國,混得風生水起! 一生必須看一次的穿越經典!自此之後小說中再無「詩仙」! 【4/16起 週一至週五晚間7點 愛爾達綜合台 CH300《慶餘年》全台首播】 經典神級小說,改編成超越神級的還原度超高電視劇 .張若昀、李沁、陳道明、吳剛、佟夢實、宋軼、郭麒麟、肖戰、李純、辛芷蕾、李小冉、王陽……等夢幻卡司主演改編電視劇! .讀者評:追連載時我看得眼睛痛、脖子痠,每天熬夜,廢寢忘食,但……我還是無法停下! .觀眾評:大家快推薦我新的劇,自從《慶餘年》看完後,我就什麼都看不下,劇荒到現在…… —— 細數貓膩最經典作品《慶餘年》 —— .作品總點擊率逼近兩億!起點9.2超高分之作!累積850周推薦!推薦接近360萬次!50萬人收藏專欄的「貓膩」封神之作——《慶餘年》! .一生必須看一次的穿越經典!自此之後小說中再無「詩仙」!超級大長篇全新校訂,完整重出! .改編電視劇,五年三季的精良策畫,五名國家一級演員加盟!甫開播即衝上好評冠軍,豆瓣評分一直保持8.0的2019古裝劇最大黑馬,被評為「把小說昇華的改編劇」! .盛大文學高層稱讚《慶餘年》是一部不可多得作品! —— 出道4000天,連載6作品,貓膩強悍得獎成績 —— .《將夜》:第一屆網路文學雙年獎金獎!第二屆金鍵盤獎年度作家桂冠! .《朱雀記》:新浪年度最受歡迎作品!2007年新浪原創文學獎玄幻類金獎!第四屆原創文學大賽奇幻武俠獎金獎! .《間客》:中國網路文學20年20部作品榜首!西湖.類型文學雙年獎銀獎!起點首屆金鍵盤獎年度作品!第二屆全球華語科幻星雲獎最受手機讀者歡迎科幻小說獎銀獎! .《大道朝天》:第三屆橙瓜網路文學獎年度百強作品獎!第三屆橙瓜網路文學獎百強大神! 慶餘年》 .2015中國原創文學風雲榜前十! .閱文集團白金作家! .作品總點擊率將近2億! .2012第七届中国作家富豪榜第19名! .起點9.2超高分之作!累積850周推薦!推薦接近360萬次!50萬人收藏專欄! —— 讀者評價 —— .追連載時我看得眼睛痛、脖子痠,每天熬夜,廢寢忘食,但……我還是無法停下! .拜託!貓膩大大我求求你!請單獨幫小葉子寫一本書吧!書名就叫《葉輕眉傳奇》!我保證買! .我爆喜歡《十二國記》!當我發現《慶餘年》作者也喜歡《十二國記》,甚至用了監察院碑文致敬陽子初敕內容時,都要感動到哭了! .《慶餘年》是真的爽!啪啪啪的各種打臉完全不停!最喜歡這樣開夠金手指卻對皇權不屑一顧的作品了! .很少有主角會強調自己很無恥哈哈哈哈,范閒也確實是各種利用自己穿越的金手指,但我喜歡他活得這樣快活! .有人評價「這是部看了之後就會陷入的小說」——誠不欺我! .我一個漢子,看小說從來沒有哭過的人,卻因為XX死掉的時候哭了! .全書我最喜歡的角色就是陳萍萍,他的品格與忠誠都讓我嚮往成為陳萍萍這樣的人,可以說,我正在努力成為陳萍萍! .《慶餘年》的開頭是范慎病死重生成嬰兒范閒,書名之意可以概括成「慶祝重活多餘出來的年歲」。我們都知道該好好活著,可是,誰敢說自己是好好活著的?范閒做到了! .小說最重要的功能就是說一個動人的故事,光論這點,就完全可以說這是一部好小說。 .作者前面居然鋪了這麼多條伏筆,我光是整理就整理不過來了,但他居然都記得! .這是我覺得把太監寫得最好的一部小說!監察院長陳萍萍,身為閹宦,心如鐵漢!他是真男人,真正的黑暗王者! —— 超狂神劇角色與演員人名對照 —— 范閒:張若昀 范建:高曙光 慶帝:陳道明 陳萍萍:吳剛 五竹:佟夢實 林婉兒:李沁 范若若:宋軼 范思轍:郭麒麟 司理理:李純 海棠朵朵:辛芷蕾 戰豆豆:劉美彤 長公主:李小冉 費介:劉樺 言冰雲:肖戰 王啟年:田雨 .限量追劇必備保證暴雷劇照套書. 積善之家,必有餘慶;餘生有你,慶能同行! 絕症少年穿越後重獲健康,看他如何玩轉慶國,混得風生水起! 身患絕症的少年死後變成了嬰兒「范閒」,重生到了未知朝代,成為被流放到偏遠海港城跟奶奶住的私生子。 從一歲起他就偷看祕笈練功;上輩子看過的名著經典他全記得! 半夜摸進房間被他當殺手敲昏的老師費介,是天下第一用毒高手;實力深不可測,曾與宗師級人物戰成平手的盲眼保鑣五竹帶他練武,他們都崇敬地懷念他已逝的母親葉輕眉。 這是個神祕的世界,歷史上不存在的慶國,必將留下關於他的傳奇! ——書名脫胎自《紅樓夢》金陵十二釵曲十—— 留餘慶,留餘慶,忽遇恩人; 幸娘親,幸娘親,積得陰功。 勸人生,濟困扶窮。 休似俺那愛銀錢、忘骨肉的狠舅奸兄! 正是乘除加減,上有蒼穹。 .這是《紅樓夢》對王熙鳳與賈璉之女巧姐的判詞。當年王熙鳳曾接濟過劉姥姥,在賈府破敗之後,巧姐因為母親積下的這份德,嫁給了劉姥姥的外孫,度過了平安的一生,顯示蒼天在上,善惡終有報。 .主角范閒轉世重生之後,也如同判詞那樣依靠著娘親葉輕眉留下的人脈與機緣,葉輕眉重義疏財,范閒同樣濟困扶窮,正因他繼承了母親之志,彰顯正義、幫助世人,所以他才能受到上天眷顧。

內文試閱

  林婉兒早早就上了床,卻一直無法睡下,躺在軟軟的薄被之下,雙手抓著被角,一雙大眼在黑夜裡睜著,清亮無比地看著床頂,不知道在想什麼。      窗外的動靜,她一下子就聽見了,心頭一緊,不知道該如何是好。萬萬想不到那個少年竟然膽子真的如此大,居然敢半夜摸進皇家別院來,她本應喊人,但一想到如果侍衛趕過來,那個漂亮的少年只怕會落個死罪,所以心頭又有些不忍,緊緊咬著嘴脣,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好在窗子關上了。」她在心裡安慰自己,心想只要對方進不來,自然會知難而退,如此一來自己不會面對自己根本不願多想的局面,那少年也不會落下如此大的罪名。      可惜事不如人願,只聽得窗戶那裡嗤的一聲輕響,便被人推開了,一個穿著黑色衣服的少年握著一把塗著黑漆的細長匕首從外面翻進來。      林婉兒隔著紗幔看見這一幕,下意識裡便要喊出來,但一看見那張臉,那張在慶廟香案下看見的乾淨脫塵的臉,不知為何,她竟將這聲喊生生地嚥了回去。      范閒動作很快,沒有一絲初戀小男生應有的羞澀,反身將窗子關上,然後走到床邊,一把掀開紗幔,一股淡淡的幽香在房間裡蔓延。      林婉兒覺著腦中略有些迷糊,但又聞著一股淡淡的香氣後,整個人的精神頓時醒了過來,這才知道先前這個少年已經施放了迷香。她嚇了一跳,難道這個人是……傳說中的採花大盜?      無盡的後悔開始湧上林婉兒的心頭,她嘴巴一張,便準備喊人!      范閒卻完全沒有這種自覺,只是滿心喜悅地準備喊醒她,哪知道一看,這姑娘居然是醒著的,本來迷惘的眼睛裡出現了驚恐的神情,而且張大嘴巴,難道是準備喊人?他馬上清醒過來,身形一飄,單膝跪到床上,一隻手捂住林婉兒的嘴。      掌心觸著她的軟脣,癢癢的。      「別喊、別喊。」范閒生平第一次入室偷香,難免有些經驗不足,愁苦說道:「是我,是我,是我啊。」      似乎看出了少年並無惡意,林婉兒漸漸平靜下來。范閒挪開手掌,無奈輕聲說道:「別叫了。」      林婉兒想到剛才的異香,著急問道:「你把我的丫鬟怎麼了?」因為丫鬟就睡在旁邊的榻上,剛才這番動靜,應該早就讓她醒過來了才對。      范閒輕聲解釋道:「沒事,這香有寧神的作用,對身體沒什麼壞處,只是讓她睡一覺。」      林婉兒略安了些心,看著面前這張乾淨的笑臉,一分欣喜,卻有三分恐懼。這人到底是什麼人,是什麼身分?      看見她眼裡的害怕,范閒心疼說道:「別怕,我就是白天的那位大夫,走之前不是說好了晚上要來的嗎?」      林婉兒忽然嫣然一笑道:「你不是讓我把窗子關好嗎?」      看見這清麗佳人突然莞爾一笑,范閒心間一蕩,再看著那脣瓣,便有了別的想法,正在此時,他的脖子上忽然一涼。      一柄短劍,寒光閃閃,劍柄握在林婉兒的手裡,劍刃卻擱在范閒的脖子上!      林婉兒看了他兩眼,心頭一軟說道:「不管你是誰,只要你這時候離開,我保證不追究這件事情。」      范閒脖上有寒劍架住,臉上卻依然是笑咪咪的,看著她柔聲說道:「我待會兒就走,今天只是來看看妳。」說完這話,自顧自地從懷裡掏了一個油紙包出來,全然不管脖子上鋒利的劍,反而是林婉兒怕無心割傷他,下意識地將劍往外挪了挪。      范閒撕開油紙,從裡面拿出一根香噴噴的雞腿,湊到她的脣邊,笑嘻嘻說道:「那天在慶廟吃了妳一根雞腿,知道妳饞這口,所以專門給妳帶過來。」      林婉兒哭笑不得,心想這是什麼時候了,這少年居然還如此胡鬧,如果讓侍衛發現一個陌生男人在自己房間裡,那兩個人可就全完了。她抖著聲音說道:「求你了,你快走吧。」      范閒本來還準備按照言情小說的套路再逗逗對方,但見林婉兒如此惶急,心頭一軟,哄道:「別怕,我不會傷害妳的。」這句話一出口便感覺有些不對,怎麼很像是前世武俠小說裡採花賊常說的臺詞?      果不其然,林婉兒神色大變,將劍擱在他的脖子上,顫聲說道:「我不管你是誰,若想言語輕薄於我,我便是一劍下去!」      范閒這才想到,自己私入女子閨房,確實是件極敗壞對方名節的事情,但看林婉兒面上毅然決然的神情,不禁心道,難道她準備謀殺親夫咩?      「我這些日子時常想妳。」范閒不管不理,自顧自說著:「自從慶廟見了妳之後,就極想見妳。」      林婉兒急羞道:「說的什麼胡話!我是……」她將牙一咬說道:「我已經許了人家,更何況你怎能半夜偷入女子閨房,也太放肆無禮了!」      「妳許了范家,我知道。」范閒笑嘻嘻地望著她。      林婉兒想到與這少年初見時的場景,想到二人默默對視時的複雜情愫,心頭一陣傷痛,說道:「既然知道,還不離開?莫非真要人將你殺了?」      范閒不再逗她,望著她,正色說道:「我……就是范閒。」      死一般的沉默不知道持續了多久,范閒自己覺得有些尷尬了,卻發現林婉兒的眼角滴下一滴淚來,她趕緊抹了去,低聲說道:「這位公子,請自重。」      范閒苦笑道:「我說的是真的,妳要怎樣才能相信?」      林婉兒看著這張臉,平靜了半天才低聲說道:「你是……范公子?」      范閒微笑著點了點頭,但林婉兒卻依然是一臉不可置信的表情。此時天上的月兒早已掙脫了雲層的束縛,露出那張明媚的臉,將淡淡光澤灑下大地,些許清暉從窗外透了進來,籠著床上床下的一男一女。      「真的是我。」范閒輕聲說道。      林婉兒根本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這一切,心情激盪之下,不由得又咳了起來,手上的劍早就不知道丟哪兒去了,一面咳一面問道:「你就是范家那個打黑拳的?」      范閒不禁失笑,看著她柔弱的模樣,心疼地握住她的手腕,遞了段真氣過去,小心翼翼地替她疏理著體內的脈息,聽著打黑拳三字,苦笑道:「不過打了兩次而已。」      林婉兒漸漸有些相信了,喜色浮上臉頰,又問道:「你就是那個萬里悲秋常作客?」      范閒繼續苦笑,「憋急了寫的……不作數,不作數。」      林婉兒眼睛漸漸清亮,「你、你……真是你?」      范閒想要抓狂了,欲哭無淚說道:「今天我與妹妹一起來的,若我不是范閒,妹妹怎麼可能會幫一個陌生男人來看她的未來嫂嫂?」      林婉兒心想也對,掩嘴一笑,卻馬上想到另一個問題,生氣說道:「那你上次去慶廟,也是專門去見我?」一想到被這少年將一切事情都蒙在鼓裡,林婉兒便無比惱怒,心想就是這個可惡的傢伙害得自己這幾天患得患失,還想了那多不合禮法的事情,便恨不得將這少年……打上一頓。      范閒一看她神情,便知道對方在想什麼,趕緊解釋道:「向天發誓,慶廟初遇小姐,那可真是巧遇,別說那時,直到今天晨間見著小姐,才知道小姐的身分。」他笑咪咪地望著林婉兒那張清美的臉,輕聲說道:「這一切都是緣分。」      林婉兒羞得低下頭,將手腕從范閒的手裡掙脫出來,低聲說道:「那你為何今天要與范妹妹一起來看我?」      范閒一怔,心想難道要告訴她,自己是準備將林家小姐治好後,便瀟瀟灑灑地鬧一齣逃婚記?這話是打死也不敢說的,只好柔聲回答道:「聽說林家小姐身體不好,而又沒辦法見她,所以只好偷偷來看看……哪裡知道,原來是在慶廟遇見的雞腿姑娘。」      林婉兒輕啐了一口,心想怎麼把自己叫得如此難聽?      范閒笑著指了指擱在邊上的雞腿,說道:「這時候要不要吃?」      林婉兒忍不住掩嘴笑了起來,應道:「你自吃去,我可沒那麼貪嘴。」      范閒忽然耳尖一顫,聽到樓下有人起床,似乎正要往樓上來了,眉頭一皺說道:「有人來了。」      林婉兒一急,心想就算他是自己將來的夫婿,但如果讓人瞧見了,這還怎麼見人?推著他說道:「那你趕緊出去。」      范閒心想自己辛苦了半夜,怎能就這般走了,臉上壞笑一起,身子一翻就鑽進被窩裡面。這床極大,被子極大,屋裡又黑得厲害,若有人從外面看進來,還真是看不出異狀。      發現范閒鑽進自己的被窩,林婉兒大驚失色,卻來不及再做什麼,就聽著有人摸了上來,原來是那位白天拉了幾次肚子的老嬤嬤。林婉兒又羞又急地滑入被中,將身體對著外面,裝作已經熟睡了。      老嬤嬤看了一看,發現沒有什麼異常,低聲咕噥幾句,覺得頭有些昏,似乎睡意又來了,所以轉身下了樓。      林婉兒一肘撞向後面,壓低聲音羞叱道:「人走了,還不趕緊出去。」      好不容易能一親芳澤,正在第一次感謝老嬤嬤的范閒哪有馬上離開的道理,腆著臉說道:「睏了,再躺躺。」      林婉兒這個時候才知道自己將來的夫婿,骨子裡面竟是個無賴子,又氣又惱道:「這……這怎麼能行?」      范閒嘿嘿笑著,往她的身體靠近了一些,鼻尖嗅著那淡淡的體香,心曠神怡,說道:「為什麼不行?」      「這……這……傳出去了叫我怎麼見人。」林婉兒羞得將頭埋在被窩裡,感覺到身後的熱氣,又往前挪了挪。      范閒嘆了口氣,擔心這姑娘會害怕到挪出床外去,那可是要著涼的,只好爬了起來,滿腹的欲求不滿,坐到床邊,拉住了她微涼的小手。      林婉兒掙了一掙,沒能掙脫,也就由他去了,心想只要他不躺在床上,已經算是大幸。      范閒看著她微微閉著的雙眼,輕聲說道:「我發現我這一生,運氣確實太好。」      「嗯?」林婉兒好奇地睜開眼睛,眸子清亮無比地看著他。      「喜歡上一位姑娘,這位姑娘卻在我喜歡上之前,就已經是我未過門的妻子,妳說這種事情會發生,豈不是說明我的運氣很好?」范閒笑著解釋,清逸脫塵的臉上滿是喜悅。      林婉兒好奇問道:「如果……如果……」      「如果什麼?」      「算了,沒什麼。」      林婉兒輕咬下脣,壓下了心中的疑惑。      「還有件事情要和妳說。」范閒看著她額際青絲下的隱隱汗漬,心疼說道:「白天我說的可是真的,妳這身子,現在必須好好將養,清粥小菜那種,對腸胃是有好處,但是對癆病,卻沒有什麼幫助。」      林婉兒今日連遇驚喜,一顆水晶心肝兒早已顫得不行,聽到癆病兩個字,便馬上想到自己的病,情緒反而又低落下去,心情激盪之下,面色有些黯淡,憂傷說道:「御醫瞧過,說這病不好治,雖說是寒癆不會過人,但……日後若真的與你在一處,只怕會累著你。」      范閒忽然正色看著她,「羊奶、雞腿,我開的藥方,還有等會兒我給妳留的藥丸,按照我說的法子慢慢服用,一定能把身子養好。」      林婉兒嘆道:「御醫都沒法子根治,只是一年拖一年的。」      范閒笑了笑,「我的醫術自然及不上御醫,就算我的老師在京中,只怕也只會走些偏門法子,但妳的身分尊貴,只怕宮裏的貴人們不敢用。不過我說的飲食,卻是御醫們想不到的地方,只要妳把身體將養好,等老師回京,他這次出巡邊關,一定會搞到許多珍貴的藥材,到時候妳的病自然就有希望了。這治病診治是一部分,藥又是另一部分,別看皇宮大內珍奇藥材無數,但真正好的,只怕還不及我老師的收藏。」      林婉兒聽他殷切言語,心頭一片感動,輕聲道:「麻煩范公子了。」      范閒一怔,心想怎麼此時說話要比之前生分一些?      他畢竟不了解女子心思。一旦確認了眼前這人是自己將來的夫婿,林婉兒說話自然就會矜持一些,這是女人的特質。他有些意外,笑著說道:「還叫我范公子?」      林婉兒好奇道:「那叫什麼?」忽然明白他的意思,羞得滿臉通紅,背轉身子,不再看他,用蚊子大的聲音說道:「那得等成親之後,再改稱呼。」      「我的意思是,妳可以稱呼我為范兄。」范閒忍著笑說道。      林婉兒這才知道上了對方的當,又羞又惱,欲伸手去打,卻想到與這少年只見過兩面,還算是陌生人,吶吶住手。范閒看著她瘦削的肩膀,說道:「等成親之後,咱們到蒼山上去,那裡海拔高些,又有溫泉,最適合妳休養。」      林婉兒聽見成親二字,微微羞意起,還是點了點頭,卻沒有聽明白海拔是什麼意思,又想到另一件事情,輕聲問道:「費大人真的是你的老師?」      「是啊。」范閒微笑說道:「我一直以為老師既然在監察院那處做事,應該是個很低調的人,誰知道竟然在京都裡有這麼大的名氣。」      林婉兒笑道:「他可是當年北伐西征時的國之功臣,當然名氣大,不過世人懼他用毒,所以一向是躲著走的。」她看著范閒這張漂亮的臉,好奇問道:「費大人怎麼會是你的老師呢?」      范閒聳聳肩說道:「林姑娘,這事情後面估計麻煩多著,如今我自己都還沒有釐清楚,將來妳要嫁給我,只怕也會遇著許多麻煩事,可得想好了。」      林婉兒微笑著搖搖頭,她也知道這次聯姻之後隱藏著許多利益的交換和再分配,所以開始的時候十分抵觸,以致病情加重。但今天卻發現上天有眼,范家的公子竟然就是……眼前的這位,她已經滿心感激上天,哪裡還會有別的什麼奢望。      想到最近京都鬧得沸沸揚揚的事情,她說道:「范公子,有時候真的想不明白,你是司南伯的兒子、監察院費大人的學生,卻又精通詩文之道……對了,那句萬里悲秋常作客,真是你寫的?」      范閒沒有從她的臉上看到質疑,只是很單純的發問,也好奇回問道:「有什麼事情嗎?」      林婉兒臉上浮起一絲怒意,「太后極喜歡你這一句,但是宮裡最近在傳,說你這詩後四句是抄了前朝詩人。」她自是十分相信眼前這位,所以有些生氣。      范閒這才知道詩會之事還是餘波盪漾,和郭家的官司也還沒有結束,竟然又來了這種指責。不過他本來就是抄了杜甫,所以也沒有怎麼生氣,反而是看著自家未婚妻的神情有些疲憊,有些心疼,輕輕拍了拍她的手,讓她不要再說了。      「我會常常來看妳的。」      「可是……如果被人發現了怎麼辦?」      「對啊,我還真擔心被人發現後,我那個怪叔叔會不會把那些人都殺了……這真是個問題,趕明兒得和他交流一下。」范閒寒毛直豎,想到這種恐怖的事情還真有可能發生。      林婉兒看著他的臉,遲遲不肯閉上眼,但終究還是擋不住沉沉睡意。      第二日清晨,林婉兒有些迷糊地從暖和的被子裡醒來,睜開雙眼,揉了一揉,發現精神特別的好。丫鬟甜甜笑著過來行禮,準備扶她起床洗漱打扮,這時候林婉兒才想起昨夜之事,一聲驚呼說道:「啊!人呢?」      丫鬟好奇問道:「什麼人?」      林婉兒惶急說道:「妳昨夜可曾聽到什麼聲音?」      「沒有啊,小姐。」丫鬟認真回答。      林婉兒走到窗邊,一頭黑色長髮直直垂到臀際,一身俏白布衣,看上去十分美麗。她往窗外望去,卻發現早已沒有那人的蹤影,不免有些懷疑自己昨天是不是只是做了一個夢?做了一個自己很想它變成現實的夢?      正在胡思亂想之際,丫鬟捧著一個撕開一半的油紙包走到她面前,偷笑著說道:「小姐又偷吃,當心被嬤嬤看到,告到陛下那裡去……快把窗關上,不要吹著風了。」      林婉兒接過油紙包,又發現自己衣帶中多了幾粒藥丸,心頭一片溫暖,再看窗外園中景色便覺得多了幾分綠,就連窗子關上之後,似乎也掩不住無盡春意正撬窗遁入。      *      「咱老百姓呀,今兒真高興!真呀媽真他媽的高興!」范閒一邊在花廳裡喝著豆漿,嚼著油條,心裡舒坦無比。      他承認自己運氣好,明明都已經死了的人,卻偏偏到這個世界裡再活一把;明明一出生就可憐得不行,媽死爹不要——後來才知道原來殺媽的仇人都被幹掉了,自己身為人子想報仇也沒地方去報。老爹雖然有些問題,但至少沒有表現出讓自己無法忍受的態度。另外就是,自己明明準備好好抄書,掙些辛苦錢,在這個世界上過些好日子——卻沒想到早就有一大堆金光燦燦的阿堵物在等著自己去不屑一顧。      最關鍵的是,如果想掙這些錢,就得逆著自己意思,接受那些大人物的安排,與自己根本沒見面的女人結婚——結果,嘿,這女人就是自己喜歡的那個!      運氣好的人有,運氣常好的人也有,但運氣好到像自己這樣的,范閒都有些不相信。

作者資料

貓膩

曾就讀於四川大學,從事網路文學創作,現為閱文集團白金作家。 代表作:《慶餘年》、《朱雀記》、《間客》、《將夜》、《擇天記》、《大道朝天》等。

基本資料

作者:貓膩 出版社:尖端 書系:愛小說 出版日期:2020-05-20 ISBN:4711228583744 城邦書號:SPB7F000241 規格:平裝 / 單色 / 1800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