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奇幻小說
烽火再起﹝輯三﹞絕境重生(限量親筆簽名版)
left
right
  • 不開放訂購不開放訂購
  • 烽火再起﹝輯三﹞絕境重生(限量親筆簽名版)

  • 作者:凌淑芬
  • 出版社:春光
  • 出版日期:2020-02-08
  • 定價:399元

內容簡介

作品暢銷近400萬冊, 題材百變不設限,高居讀者「非看不可」Top1! PTT小說板網友最愛大神級作者——凌淑芬 點燃硝煙,烽火再起話題之作! 【精采完結篇】 和平表面下,暗潮洶湧,戰火一觸即發。 他,真能扭轉局勢? 風起雲湧,瞬息萬變——這不是形容詞,而是過去幾年德州的現況!自聖安吉洛之役後,德州領土陷入火熱爭奪,新舊勢力互相角逐,而奎恩一出現,或結盟,或勸服,或熱戰,不但瓦解兩大犯罪集團,更統整了德州三分之二的版圖! 德州迎來最平和的時光,一切似乎都在正軌上,大家可以正常上班、上學,結婚談戀愛,看著孩子快樂奔跑,不過,奎恩清楚,越平和,就越危險,稍一鬆懈,虎視眈眈的紀律公署隨時會撲上! 因此,軍事訓練未曾停止,武器隨時滿庫,只是——他的銀行帳戶突然被凍結,妻兒險些被擄走,緊接著得知,他父親的死亡原因其實不單純!這一切的一切,逼得他不得不加快腳步,正面迎上這場終極戰役……

內文試閱

  序幕      跑、跑、跑!      轉彎,趴下,跳!      跑、跑、跑!      濃稠穢臭的空氣更近似液體而非氣體,當全身被這種黏膩空氣包覆,不只呼吸困難,連張開口吸氣都覺得窒咽。      岡納緊抱著懷中的人,疾速狂奔。      掀開孔蓋,跳下去,濃臭加重一層,他以意志力逼開欲嘔的感覺,繼續往黑暗前進。      這就是奎恩當時的感覺吧?      劫出他的妻子,一路在地底穿梭,奔向那暫時安全的棲所?      諷刺的是,他卡爾.岡納竟然也陷入相同的處境,前方甚至沒有一個「暫時安全的棲所」。      他們要不就逃出去,要不就死在這裡,沒有其他選項。      微光一閃,一片虛擬螢幕出現在半空中。      「岡納衛官,別做傻事,把那女人放下,她不值得你失去一切。」      岡納充耳不聞,穿過那片虛擬螢幕繼續往前跑。      另一道微光閃亮,新的螢幕投射在前方,緊跟著他的步伐。      「岡納衛官,立刻帶她出來投降,我們保證不會以軍法處置你。」      媽的,這些傢伙何時在下水道裝了這麼多監視器?      他調整一下懷中的人,騰出一隻手,射掉角落的監視鏡頭。      跑,右轉,跑,再右轉。      該死!右邊是實牆。      他掏出手機查看地道圖。      「他在前面,你們走右邊,前後包夾。」追兵緊隨在後。      沒時間了,現在只能相信自己的直覺,他的記憶力從來沒有背叛過他。      岡納舉腳用力踹下去,看似堅實的牆露出一道縫隙。他罔顧反作用力產生的劇痛,鋼鐵肩膀頂開假牆,繼續狂奔。      「唔……」懷中人呻吟一聲。      他低頭一瞥。該死,她失血太快,倘若傷口不處理,很可能最後他懷中只剩下一具屍體。      「忍著點。」他神情剛硬地四下環顧。      這裡。      再跑,鑽,再跳。      在密不透風的下水道裡,十分鐘猶如十個世紀。      終於,他暫時擺脫後面的追兵。      這一段是新舊水道的串連管路,理論上不存在,工入築好新水道之後就該把這一段封閉,不過他們都知道,「理論上」的事通常只停留在理論上。      他把懷中的女人放下來,遮蔽物推回去。他們頂多只能停留十分鐘,不過夠他喘口氣了。      若絲琳吃力地靠牆而坐,整張臉無半絲血色。      「讓我看看。」岡納小心翼翼掀開她的襯衫。      「不。」她軟弱無力地把他拍掉。      岡納不管她,硬把她的襯衫解開。      腥紅液體立刻毫不客氣地湧出來。該死!她的左腹血肉模糊,傷口再不處理,即使沒死於失血過多,也會死於感染。      他檢查一下她的背後,找到一個子彈穿出口。子彈沒留在體內是好事,可是失血速度會更快。      「我得把妳的傷口綁緊,盡量減緩出血,準備好了嗎?」他將她的絲質襯衫解下來,繞著她的軀幹。      若絲琳僅著胸罩的上半身佈滿血跡,這時候不會有人在意裸露的問題。      「嗯。」她微微點頭。      岡納用力拉緊襯衫。      「啊……」她咬進他的肩膀裡。      岡納將襯衫綁好,她軟軟癱回壁面。      「你不是在阿拉斯加嗎?」      「我路過,想想我們也有一陣子不見,又是老交情,就順手救一下。」      「哈!如果我記得沒錯,上次見面是一個半月前,在安克拉治,我們在旅館的床上混了三天,只靠客房服務過活,分手時你幫我買了一套全新的衣服,以免我得光著身體到機場。」      「妳也很客氣地只敲了我一萬塊的名牌洋裝。」      「被你在床上壓了三天,一萬塊是合理的報酬。」她血跡斑斑的手貼上他堅硬的臉頰。      「妳為什麼回美加?」岡納眼中淡淡的輕鬆消失。      「你又為什麼回美加?」不過最重要的是:「為什麼你知道我在美加?」      岡納沒說話。      「你獲得線報。」她明白了。      「我在紀律公署依然有人脈。」被流放到阿拉斯加五年,不表示他就置身事外,到底「紀律公署阿拉斯加辦事處」依然屬於公署的一環。      他人在安克拉治,一聽說她回到美加,公署佈了羅網在追捕她,立刻趕過來,幸好及時救到了。      若絲琳不曉得該作何解讀。他們兩個都不是多情種子,嚴格說來,甚至稱不上處於一段「關係」裡。      他在安克拉治,她主要住在日本,大部分在世界各地跑。有時她正好來到附近,他們有閒又有需要,碰碰面,把對方往死裡操,再各自分開,這就是過去五年的相處模式。      如果情況反過來,是她聽說岡納有難,她會不會來救他?若絲琳訝異地發現,她會的。      「妳回美加做什麼?」岡納皺眉。她只要一踏入國境就是非法血源者,簡直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      「海倫修女陷入彌留,我必須回來見她最後一面。」      岡納沒有預期是這個答案。      這女人冷血的時候冷血,多情的時候又如此多情。      「我很遺憾。」      「你該走了,我是說真的。沒有必要把我們兩個都拖下去,你還有回頭的機會。」她的眼神罕見地嚴肅。      「反正奧瑪從沒喜歡過我。」      一波突如其來的劇痛讓她全身痙攣,岡納緊緊抱住她。等這波痙攣過去,她虛弱地舒了口氣。      「如果我沒撐過去……」      「閉嘴,狐狸精永遠站到最後,妳會沒事的,我們走吧!」他挺起鐵塔般的身軀,重新將她抱進懷裡。      即使這麼簡單的一個動作,都讓她痛得再痙攣一次,岡納強迫自己不去感受她的感受。      出發。      跑、跳、轉彎,往上爬,再跑!      永無止盡的甬道,永無止盡的濃臭,永無止盡的狂奔。      他們跑到第三段通道又被發現。      「在這裡!」      前後兩端都有衛士迅速縮短距離,岡納被夾在中間,懷中抱著一個垂死的女人。      「長官,請將這個墨族女人交出來,和我們一起回總部。」帶頭的衛士禮貌地說。      岡納冷笑一聲。「她是我的線民,清除部想帶走我的線民,不必先打聲招呼嗎?」      「長官,您是阿拉斯加分部的負責人,境內的公務不在您的管轄範圍。況且這個女人是非法血源者,從她踏上美加的國境就已經違法,請將她交給我們。」衛士依然禮節周到,眼睛傳達的卻不是那麼回事。      「好吧。」岡納微微一笑。「你自己過來逮捕她。」      獅子對羚羊說:這裡的草很好吃,過來吃吧!      幾名衛士互相交換一下視線。動手!      岡納不得不將若絲琳放下,環刃閃現。      咻。      整個世界突然陷入一片黑暗。      他們都以為下水道已經夠黑,直到這片黑暗出現才發現,原來現在才是絕對的黑暗。      電子設備全部失靈,監視器的紅光也熄掉,連一直被忽略的環境音都陷入徹底的寂靜。      EMP模擬器。      「誰?」      「是誰?出來!」衛士在原地打轉。      岡納突然感覺有人拍他一下,他背後應該是牆壁才對。      「跟我來。」一句耳語隱在衣裾摩擦聲之中。      岡納不暇細想,直接往後退一步。      他沒有撞在牆上。      不知何時出現的洞口讓他順利走進去。      黑暗中,他跟著這幾個人拔腿狂奔。      他不曉得「這幾個」究竟有多少人,腳步聲形成的回音很難計算,他只知道懷中的女人越來越冰冷,他們沒有多少時間了。      忽地,前方裂開一道天光,突如其來的光線刺得他迴開雙眸。      那道光縫不斷擴張,他的眼睛終於適應了光線,身體在此時穿進光縫裡。      這是……?他們在一段地底河道裡。      岡納迅速認出地理位置。這裡是城市水道與天然河道的交會處,上方被市區道路覆蓋,只有間隔幾十呎的人孔蓋投下光源。他們腳邊的石堤不足兩呎,倘若不小心多跨一步,就會跌入黑暗的河中。      所謂的「幾個人」證實只有兩個。一名黑髮黑眸,二十出頭,漂亮得不像男人該有的樣子;另一名棕髮褐眼,年近三十,英挺中透出一股沈著。      無論是漂亮或沈著,他們身上都有一股熟悉的氣息,岡納認得出軍中同類。      「你們是誰?」      「我叫傑登。」漂亮得不像話的年輕人回答。      「我叫尼克。」棕髮男人說。「岡納衛官,我們是來接你的。」      一輛小型潛艇緩緩浮出水面。      ~1~      奎恩家門外成了現成的修車場,兩具千斤頂把一台車架高,一雙修長的腿從車底伸出來。      「扳手。」      扳手忠實地遞進他手中,大掌抓著扳手消失回車子下。      五歲的小男孩繼續報告:「……然後我就說:『才不是。』比利說:『是,就是長癌症。』我說:『小綠才不會長癌症。』比利說:『長一顆一顆就是長癌症,跟人一樣。』我說:『植物才不會長癌症。』對吧,爹地?」      「嗯……」他對這一點倒沒研究。「我相信小綠會沒事的。」      「所以現在它在媽咪的辦公室。」      「比利?」      「不,小綠。」不過小道格好像很享受讓比利被揪進媽咪辦公室的念頭。「媽咪說她最好多觀察一下,如果小綠真的生病了,我們得帶它去看醫生。」      「嗯。」小綠是他老婆的第一個孩子。      「仙人掌也有醫生嗎?」      「當然。」      「所以,人有人的醫生,車子有車子的醫生,仙人掌也有自己的醫生。」小道格點點頭。      「嗯。」      「你現在就是在當車子的醫生。」      「想不想下來看看?我教你怎麼找車子生病的地方。」他爸爸探出頭。      「好,過去一點。」五歲小男孩活力充沛地降落地面。      奎恩在躺板車上騰出一點空間,小傢伙立刻鑽進爸爸身側,煞有介事地盯著車底。      一雙大腳丫和一雙小腳丫從車底下伸出來。這一幕實在太可愛,經過的路人無法不微笑。      卡斯丘的今天一如往常的每一天。      然而,比起七年前,現在的卡斯丘已不可同日而語。      七年前的卡斯丘是一座寂寞的邊域小鎮,荒涼蕭瑟,鎮上少數的居民誰都不惹誰,也誰都不理誰。這樣一座偏疆小鎮,眼看就是成為鬼鎮的命運。      然後,墨族人來了。      再然後,奎恩來了。      從奎恩出現之後,有了天翻地覆的改變。      任何人都知道,在德克薩斯最安全的地方不再是政府直管的「中立城」,而是卡斯丘。      「希塞社區」成為一座軍事訓練營區,卡斯丘成為一座堡壘,小鎮受到完全的保護。      這裡的犯罪率最低,民生安定,正規的商業行為活絡——「正規」的定義是不偷不搶不販毒,不拐賣人口,不逼良為娼。至於檯面下一些走私軍火、贓物買賣等等,只要不鬧到檯面上來,奎恩暫時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原先住在卡斯丘的宵小,要不就乖乖從良,要不就自行搬走,其他敢在太歲頭上動土的人,歡迎!小鎮四周都是荒野,隨便找塊地埋人可是簡單得很。      奎恩練兵用的校場,「修羅地獄」,如今擴張到深入廢境五哩。      他們拓蓋了不同的攻防地型,以薄木板搭了一座模擬小鎮,供街頭巷戰和人質救援的實際操演。      四座大型宿舍搭蓋在營區邊緣,室內校練場也在過去幾年間擴張到三座。墨族叛軍和羅瑞.艾森都把新兵送到這裡訓練。      卡斯丘的面積比以前擴張兩倍,固定居民是一萬兩千人,然而流動人口動輒在兩、三萬之間。      過去五年,德州瞬息萬變。      自聖安吉洛之役,皮克和兩名大將死亡,「蒙特雷屠夫」艾爾瓦多果然趁機接收老大的勢力。奎恩與羅瑞.艾森的結盟,象徵著舊日版圖的瓦解,艾爾瓦多與高梅茲、澳洲幫、歐洲小幫派迅速合盟,原先南美區與歐洲區的畫分不再存在,新版圖興起。      這五年,德克薩斯陷入火熱的爭奪戰,新舊勢力互相角逐,其中當然少不了叛徒。      墨族之中有哪個人會和對手暗通款曲,奎恩不必說,其他人都心知肚明。      卡佐圖從來不懂「忠誠」的定義,對他來說,誰能除掉奎恩,誰就是他的好朋友。      依照墨族人的默契,只要卡佐圖沒有公然叛變,他們無法動他。      他很清楚唯一敢動他的人是誰,於是過去幾年,他連德克薩斯都不敢踏進一步。      無論如何,背後最大的那個魔王尚未出手。只要他們鬆懈一點,就是政府動手的時機。      他懂,羅瑞懂,孟羅懂,田中洛懂,甚至愛斯達拉和列提都懂。      愛斯達拉和列提這兩個不合了半輩子的人,最近幾年終於安生了些,奎恩必須親自調解的紛爭越來越少。大家只是加緊練兵,平定德州盜匪,為終極一戰做好準備。      無論如何,五年過去了。      種種風起雲湧抵不過一個尋常的十月午後,忙碌的爸爸帶著兒子,在車道上一起修車。      「這是什麼?」小道格撿起一股線段。      「剎車線。」他爸爸指給他看剎車線在哪裡。      「為什麼要這個東西?」      「車子才能停下來。」      「噢。」小道格盯著車底。「爹地,友誼是什麼?」      奎恩停下手中的工作。「發生了什麼事?」      「我跟比利說:『你要是再講小綠不好,我就不跟你說話了。』比利說:『小綠只是仙人掌。』我說:『小綠是我的家人,我也不會一直講你媽媽會死掉啊!』比利很生氣說:『你幹嘛講我媽媽會死掉?』我說:『你也講小綠會死掉!』然後我們就吵架了,然後比利就不跟我說話了,然後我也不跟他說話了。」      啊,小孩子的江湖。      奎恩把自己和兒子滑出車下,小道格有樣學樣地學爸爸盤腿而坐。      這個大半生縱橫沙場、領導國家最神祕組織的男人,後半段加入叛軍、讓他一手帶出來的精英部隊頭痛萬分的男人,讓許多罪犯聽見他的名字會半夜從夢中驚醒、核心政要對他束手無策的男人,現在只想為他五歲的兒子解開心頭的困擾。      「一段真正的友誼必須對彼此誠實,無論要好或吵架都不會輕易分開。」      小傢伙點點頭。「像你跟洛伯伯一樣,你們昨天互相大吼大叫,可是今天早上還是跟對方說話了。」      呃,好吧。      「是的。」      「那,我和比利的友誼結束了。」小傢伙宣佈。      「為什麼?」      「他說小綠壞話,我必須對自己的心誠實。」      「小綠不會希望你為了它而失去朋友。」他告訴兒子。      「他吃掉我的午餐果凍。」      「啊。」這才是真正原因,爸爸懂了。「我相信你們會找出相處的辦法。」      小傢伙隨意往左邊的路口一瞄,注意到朝他們走來的人。      「喔哦!」      奎恩順著兒子的視線望過去,跟著喔哦一聲。      紫菀小公主踩著怒氣騰騰的步伐衝過來,為了強調決心,呯、呯!兩隻小腳跺得又重又響。      他在心裡做好準備。      「我永遠、永遠、永遠不會再跟瓊妮說話了!」紫菀小公主宣佈。      為何他兩個小孩同時出現社交危機,難道是父親的遺傳?      「發生了什麼事?」      紫菀頂高鼻梁上的鏡框。「我跟她說了一個祕密,要她答應絕不會告訴別人,她答應了,可是她跑去跟杰森說。」      小孩子比最詭譎的國際關係更難搞,他永遠搞不懂這種小型生物。      不過,他家這兩隻小的還是得搞定。      「紫菀,『我有一個祕密只告訴妳,妳不能跟別人說』,就是等著別人說出去的意思。」他盤腿坐在地上,單邊的肩膀便寬闊得能坐下一個小孩。在兩個小傢伙眼中,爸爸就是他們世界的不倒城牆,所有問題他都能幫他們扛下來。      「可是她答應不跟別人說的。任何人知道都沒關係,就是不能是杰森……」紫菀吸吸鼻子。      噢——鐵血將軍心融化了。      奎恩立馬將寶貝女兒擁進懷中,紫菀無比委屈地枕在爸爸肩頭,小道格翻白眼。      慢著。「杰森是誰?」      「杰森是她暗戀的男生,可是他喜歡的是凱莉。」道格出賣起姊姊一點也沒顧忌。      「你亂講!」傷心小貓一秒變成暴怒貓咪。      「妳本來就暗戀他。」      「才不是!」      「才是!」      「才不是!」      「才是!」      「杰森喜歡的才不是凱莉!」      原來她在意的是這句……爸爸默默想。      慢著!      「何時冒出杰森的?班呢?」奎恩努力趕上進度。      「這件事和班或杰森一點關係都沒有,只和瓊妮有關係!」小紫菀抓狂。      「好吧,起碼妳學到教訓,以後不想傳出去的祕密就別跟人說。」他加一句:「但是妳隨時可以跟爸爸說,我一定會幫妳保守祕密的。」      「嗚,我再也不要理她了……」小紫菀心碎地趴回爸爸肩頭。      「小寶貝,友情得多花點時間經營,別動不動就和朋友絕交。」奎恩親吻她的頭頂。      「哼,就算我不跟瓊妮說話,我還有夏琳,才不像某人,除了那個討人厭的比利就沒朋友了。」紫菀對弟弟扮鬼臉。      「誰說我沒有朋友?我的朋友很多很多!」小道格抗議。      「你才沒有。」      「我有!」      「你沒有。」      「我有!」      「你沒有。」      又開始了。甄在哪裡?前線需要支援。      「我有傑登,他是我的好朋友。」道格想到一個。      「傑登很老很老了,我說的是學校的朋友。」      原來傑登算很老很老,老爸默默受教。      「誰規定朋友只能是學校同學?」道格用力拉直小小的身軀。      「傑登只想跟莎洛美在一起,才不想理你。」紫菀再將他一軍,道格中箭。      「他們兩個現在好噁心,一天到晚親親抱抱的。」道格嫌惡地說。      「他們馬上要住在一起,等他們住在一起之後就更沒有時間理我們。」紫菀突然產生危機意識。      「爹地你應該阻止他們。」道格斷然下令。      「對,我們會幫你,我不要莎洛美搬到他家。」兩小鬼這時又同仇敵愾起來。      爹地也很想。      「不過你還是沒朋友。」      「我有。」      「你沒有。」      「我有!」      又吵起來,他嘆了口氣。「你們兩個可以和同學好好相處,不要一天到晚吵架嗎?」      這個連最兇惡的罪犯都怕的男人,對自家孩子的紛爭卻束手無措。      「別擔心,爹地,我會交一個比比利更威風的朋友,他會交菀菀的好朋友當女朋友,然後她就沒朋友了。」      「……」他兒子竟然有此雄才大略,他該感到欣慰嗎?      「奎恩,你現在有空嗎?」      田中洛走出辦公室,努力想掩飾陰鬱的神情,卻不十分成功。      「喔哦!」道格說。      「進屋去找媽咪。」他放開女兒,往田中洛邁過去。      姊弟倆剛踏上門廊,媽咪從屋子裡走出來。      「菀菀,廚房桌上有剛做好的優格,帶弟弟進去吃好嗎?媽咪等一下就回來。」      秦甄匆匆經過兩個小孩身邊,跑向交頭接耳的兩個男人。      德克薩斯對她十分仁慈,三十四歲的她看起來和初到之時並未有太大的差別。      生養了兩個小孩讓她的曲線更加柔潤,不胖,只是多了一股女人味。她身上抹不去的赤子之情,永遠能在最短的時間和孩子打成一片。      焦慮取代了愉悅的天性,她的步伐越走越慢,生怕聽見不想聽的消息。      終於,兩個男人的交談結束,奎恩轉身走過來。      她著急地搜尋他的五官,想找出一絲線索。等他終於近到她能看清他的眼神,心臟瞬間提到喉嚨間。      在旁人眼中,這依然是一張毫無表情的面孔,但她太瞭解她丈夫了,肯定有預期之外的狀況發生。      「告訴我、告訴我、告訴我……」她沒發現自己一直在反覆呢喃。      「他們來了。」      她長長吁了口氣,癱在他懷裡。      終於。

作者資料

凌淑芬

1994年出版第一本書,至今仍筆耕不輟,著作近百本。 學的是新聞,主修是文字媒體,撂起英文很唬人, 所以畢業後很務正業的幹過記者、編輯、翻譯,和小說作家。 以前學的戲劇原理,現在都用上了, 所以非常崇拜當年的戲劇學老師。 擁有很多朋友,但本質有點孤僻, 有空愛四處亂走,但待在家裡七天七夜不出門也無所謂, 寫的是軟性小說,但愛看的是心理、犯罪、社會、科普硬邦邦的題材, 本質上就一個矛盾的綜合體。 最大的休閒娛樂是看書,和各種天馬行空的想像。 喜歡想像各種突梯的事物: 如果武林高手跑到現代來會怎樣? 如果科學辦案高手跑到古代會怎樣? 如果五行八卦奇門遁甲的高人活在現代會怎樣? 如果人可以穿梭時空會怎樣? 所有奇怪的想像,有一天都會化為書中的情節, 讓它們擁有自己的生命,成就一個獨特的世界。 歡迎來到獨一無二的凌氏世界。 凌淑芬官方粉絲頁: https://www.facebook.com/shufenlin.author/ 著作:「遺落之子」、「烽火」、「七星傳奇」系列等,族繁不及備載 相關著作:《遺落之子:﹝輯三﹞曙光再現(限量作者親筆簽名珍藏版)》《遺落之子:﹝輯三﹞曙光再現(完)》《遺落之子:﹝輯二﹞末世餘暉》《遺落之子:﹝輯一﹞荒蕪烈焰》

基本資料

作者:凌淑芬 出版社:春光 書系:奇幻愛情 出版日期:2020-02-08 ISBN:4717702100049 城邦書號:OF0056X 規格:平裝 / 單色 / 480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