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 >
魔獸世界:部落的崛起
left
right
  • 庫存 = 8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VIP史上大回饋\新書最強檔三本75折(VIP三本74折)
  • 城邦新書推薦:近期最熱賣3本75折

內容簡介

★遊戲與故事的最佳結合,《魔獸世界》正統傳奇故事。★ 是否有任何一件事情既是祝福也是詛咒?既是救贖也是毀滅? 發生在獸人氏族身上的事,似乎就有這種可能。 我的名字叫索爾,在人類語中的意思是奴隸,我將帶著大家,再次經歷獸人氏族的過往,見證部落的崛起! ★本書特點★ 1.由大獎作家克兼暴雪員工克莉絲蒂.高登撰寫,最貼近魔獸角色的故事。 2.透過索爾的訴說,大家可以知道獸人如何從多個氏族結合成部落,又是如何從德拉諾進入艾澤拉斯?。 3.聯盟v.s部落,這歷史上最無解的謎題之一。你,做出選擇了嗎? ★內文簡介★ 數百年前,高貴的獸人氏族與他們神祕的鄰居德萊尼,還算平和地一同生活在恬靜的德拉諾,渾然不知邪惡的燃燒軍團正暗地裡挑起彼此的戰爭。 「欺詐者」基爾加丹企圖引發連鎖效應,除了要能徹底剷除德萊尼之外,也將獸人帶入無止盡的仇恨及毀滅深淵…… 纏擾獸人許久的惡魔詛咒,雖然已由年輕的大酋長索爾一手終結,但仍有數代獸人必須為過去的血腥罪惡付出代價。 相關書籍介紹: 與黑暗之門開啟相關: 1) 魔獸:崛起(電影小說) 2) 魔獸:崛起—杜洛坦(電影前傳小說) 3) 魔獸世界:部落的崛起 4) 魔獸爭霸:最後的守護者 5) 魔獸爭霸:部落之王 6) 魔獸世界:黑暗之門 與龍族相關: 1) 魔獸爭霸:巨龍傳奇 2) 魔獸世界:巨龍之夜 魔獸世界重要角色: 1) 魔獸爭霸:部落之王 2) 魔獸世界:阿薩斯—巫妖王的崛起 3) 魔獸世界:伊利丹 4) 魔獸世界:怒風 重大歷史變革: 1) 魔獸爭霸:永恆之井—先祖之戰首部曲 2) 魔獸爭霸:惡魔之魂—先祖之戰二部曲 3) 魔獸爭霸:大崩裂—先祖之戰三部曲 4) 魔獸世界:天崩地裂—浩劫與重生之章 5) 魔獸世界:風暴前夕 經典收藏: 魔獸世界編年史:卷一 魔獸世界編年史:卷二 溫馨繪本: 雪球大戰:魔獸世界爐邊故事 即將出版: 魔獸世界編年史:卷三

內文試閱

  書名:魔獸世界:部落的崛起   作者:克莉絲蒂.高登      我的名字叫索爾。      在人類語中的意思是奴隸。這名字的來由得說上一個很長的故事,還是留到下次再說吧。基於我與生俱來的高貴精神以及英雄血脈,我受推舉為獸人一族的大酋長,也是旁人所稱部落的總領袖。這來龍去脈又是另一個我想載入史冊的故事,讓後世子孫能帶著尊重先祖的心永世流傳。這故事不僅和我父親有關,也牽涉了許多信任他和背叛他的人。但,這些人歸根究柢都是我們的同胞。      我們族人的遭遇尚未明朗,甚至那位精明的薩滿德雷克塔爾都說不出口。每個人命運之路多所不同;稍微有點理智的人,都不該冒險嘗試「可能發生一絲絲愉快」的事情。畢竟往事已覆水難收,我的族人必須承擔因自己選擇所產生的榮與辱。      這個故事無關乎目前由獸人、牛頭人、被遺忘者、食人妖、血精靈所組成的鬆散部落,而是述說部落當初的崛起過程。如同任何新生兒一般,部落誕生過程也免不了鮮血與痛苦的洗禮,而象徵生命的初啼更代表了其敵對之人的滅亡……      楔子      這個陌生人身上不斷向外散發著能量,律動的感覺像是風吹拂過斗篷般自然,更有如皇冠般盤據著自己頭頂。發出的聲音不僅耳朵可接收到,更像是直達腦門形成一首久未聽聞的甜美歌曲,直竄入你的血液讓你通體舒暢。      他承諾給予的東西如此誘人、讓心跳都跟著加速。但,還是……有某些……      在他離開之後,埃雷達爾的領導人轉身向另一人輕聲交談,音量僅止於私下交流。      「他承諾的東西還有很多疑點。」第一個人邊說邊伸展全身,放鬆自己的心情,同時也展現出自己體態的健美。      優雅又俊美的第二人不僅氣質出眾,且散發出不凡的氣場,但這時卻像是迷失在自己思緒之中地喃喃道:「力量確實不凡。而且他剛展現給我們看的似乎真能實現。這做不了假。」      第三人沉默不語。第二人所言不虛。對方剛剛所展現的強大力量到底要如何造假?三人全都心知肚明。但,姑且說這個人形的實體,這位……薩格拉斯……就是讓費倫有某些說不上來的厭惡。      與費倫共事已久的領導者也都是他的好友。這三個人中,費倫和最強大、最果決的基爾加丹特別要好。三人之間的友情已經不知不覺地超脫了時間。即使阿克蒙德的意見往往較為周全,基爾加丹顯然偏好費倫的意見。當然,基爾加丹有時也會因為自己的虛榮心而搖擺不定。      費倫再次思忖著薩格拉斯所允諾的東西:他們能發掘更多尚待征服的地方,而且能盡情探勘調查;追根究柢,就是因為埃雷達爾人的好奇心實在太強。對如此強大的種族來說,知識就像是酒肉一般的生活必需品。而薩格拉斯給他們看的東西,不僅撩動了他們心中的一池好奇春水,更可讓他們據為己有,但他們必須……      宣誓向他效忠。      其他族人也必須遵守相同誓言。      阿克蒙德開口了:「照慣例,費倫是我們之中最謹慎的。」這句話本應該是讚美之詞,但其實兩人對費倫頗有微辭。費倫知道阿克蒙德心裡真正的話,更知道對阿克蒙德目前心中所嚮往的事物來說,自己的小心謹慎已形成一種阻礙。費倫想到不禁微微一笑。      「是啊,我隨時都小心翼翼。但往往對基爾加丹的果斷,還有對阿克蒙德衝動的本能來說,我的謹慎其實也幫了不少忙。」      被點名的兩個聽完大笑,費倫受到他們的感染也笑了一陣,接著三人又陷入沉默。費倫這時感應到另外兩人心裡已經下了決定。看著他們轉身離開,費倫的心也跟著沉了下去,希望基爾加丹別做下錯誤決定啊。      三人往往合作無間,而彼此不同的人格特質讓他們達到微妙平衡,也為他們的族人帶來和諧生活。費倫知道,基爾加丹和阿克蒙德不僅想讓自己更好,更希望能一併造福其他族人。他對另外兩人一直抱持著此一標準,而對方也總能在類似事情上達成協議。      費倫蹙了蹙眉。為何渾身充滿自信魅力的薩格拉斯反而讓他如此不安?顯然另外兩人已經決定接受條件了。薩格拉斯說他們三個就是他一直在尋找的埃雷達爾人。只要這個強壯、熱情、榮耀的種族願意追隨他,就能和他一起享有整個宇宙。他說他會讓同胞變得更好,更要給予他們整個宇宙都沒人擁有過的天賦。的確,如薩格拉斯所允諾的力量,以及如埃雷達爾的獨特性,宇宙中倒尚未出現過這兩種特性合一的例子。      只是還沒,還要等……      費倫之前只要遇事煩心就會去聖殿,這次也不例外。但今天晚上已經有人圍著房裡的阿塔莫水晶了。這東西真的古老到整個埃雷達爾根本沒有人記得從何而來,就算講得出緣由的也都是聽前人口述而知。傳說是許久之前有人餽贈的禮物,可讓大家大幅提高自己的心靈力量,也能獲得關於宇宙的許多知識。雖然這塊水晶用於治療法術已久,但今晚費倫更希望能透過水晶看看未來。他向前走去,滿懷敬意地觸摸了這三角錐形的結晶。掌心傳來一股宛如懷裡抱著小動物的暖意,讓他的心逐漸平靜下來。接著他深深地呼吸,讓這股熟悉的力量滲入他體內。最後他放下手,轉身退回眾人的圈圈裡。      費倫閉上眼睛,再打開如身、心、魔法直覺等能夠接收訊息的感官。他想先知道薩格拉斯是否履行了自己的諾言。費倫看到自己和阿克蒙德、基爾加丹並肩站著,腳下不僅是高貴又榮耀的人民,更統領了其他不同國度的許多人。他們四周閃耀著權力的光芒,連費倫都感覺到輕啜美酒之後的微醺快感。發出閃光的城市及其中的眾多居民都在他們三人腳下,讚嘆及效忠的呼聲此起彼落。費倫之前不曾夢想過的科技正等著他親手發掘,即便是用他不懂的語言所撰寫的卷冊,均已編譯完成,等著向他展現鮮為人知的魔法知識。      一切是如此美妙,讓費倫的心跟著激動起來。      費倫轉頭過去,看到基爾加丹正對著他微笑。阿克蒙德也輕輕地將手搭在他肩膀上。      接著費倫低頭端詳自己。      整個人卻因恐懼而失聲大叫。      他變得巨大無比的身體呈現著扭曲狀態,原來的藍色光滑皮膚變得既黑且粗糙,像是被病菌感染的樹幹一般。身上仍發出微微的光暈,卻是由噁心的綠色取代了先前強大的正面能量。他倏地轉身注視另外兩名同是埃雷達爾領導者的好友。那兩個人同樣受到轉化後的影響,所熟悉的外表早已消失殆盡,卻成為了——      曼那瑞。      這個字在埃雷達爾語中代表可怕的錯誤,或遭到扭曲且非自然的東西,可如一把利刃般腐蝕人的心智。費倫再次大叫著跪倒在地上,不敢再看自己飽受折磨的身體,同時試著從薩格拉斯所承諾的和平與知識之中尋求解決之道,卻只看到各式各樣的暴行。原本站在他眼前的可愛人民,如今不是只剩斷臂殘肢,就是像他們三人一樣轉為可怖的行屍走肉。這些扭曲的屍體正努力嘗試蠕動甚至跳躍行進,與費倫見過的生物相差甚大。另外還有奇怪的狗型生物,正胡亂揮動著背上長出的觸手。扭曲的小型生物對著眼前的一切手舞足蹈,發出訕笑的聲音。另有像是要迷惑眾人的美麗生物,快樂地拍動背上的翅膀四處遊盪著,還不時停在某個地方品頭論足一番。只要是他們蹄狀腳觸及之地,就能看出草連著土壤一同死亡,任何有生命力的物體就像是被吸乾了精氣一樣無法倖免。      這些情境,就是薩格拉斯計畫要對埃雷達爾所做的事,也都是他口口聲聲所說的「進步」。如果費倫的人民相信並追隨薩格拉斯,就會變成這些可怕的生物……也就是所謂的「曼那瑞」。不知怎麼的,費倫心中瞭解他看到的可不是個案而已,只怕還會有後面十個、百個,甚至上千個世界受到牽連。      一旦他支持薩格拉斯的提議,眼下的一切都將走上毀滅。在基爾加丹和阿克蒙德、甚至還有他的帶領之下,這個曼那瑞軍團更將前往別的地方蠶食鯨吞。在費倫的模糊感應中,這個軍團絕不會停下腳步,直到將所有地方侵蝕腐化完畢為止。薩格拉斯是瘋了才幹這種事嗎?如果他自己心知肚明卻依然如此,那就更糟糕了。      這時血紅的火焰彈如同下雨一般侵襲所有地方,潑濺的火焰在他身上引發致命大火,讓他因劇烈疼痛而倒在地上昏厥過去,接著傷重死亡。      整個場景到此終於消失。費倫眨了眨眼,全身仍微微發顫。現在聖殿之中只剩下他,看到水晶仍緩緩發出溫柔且撫慰的光芒,讓他寬心不少。      剛剛看到的都還沒發生。幸好還沒!      薩格拉斯告訴他們的倒是千真萬確:埃雷達爾將有所轉變,而他們這三位領袖將擁有更全面的力量、知識、控制力……更貼近神的地位。      為了能更接近神,他們也將失去自己目前所珍惜的一切,背叛他們曾立誓所要守護的東西。      費倫伸手撫過自己的臉,慶幸臉上流的仍是斗大的汗滴與淚水,而不是方才看到的火與血。總之,還好尚未發生。還來得及阻止這件事嗎?或有任何方法延緩這個災難性的毀滅嗎?如同在沙漠裡找到清甜的水源,這問題的答案自然而然地浮現在他心中:可以。      *      呼應著費倫心靈力量中的情緒波動,基爾加丹和阿克蒙德兩位偕同前來。先有一小段時間清空他們的思緒,讓他們看一次費倫剛剛經歷過、感覺過的東西。費倫知道他們當下已經相互交換了感受,希望這兩位能支持他的想法。      這樣的話就還有一絲希望——      阿克蒙德皺起眉頭:「這不能代表我們所有人的未來,不過是你個人的預知罷了。」      費倫瞪著這位老友,再轉頭望向基爾加丹。和阿克蒙德不同,基爾加丹比較不受自身的虛榮心所影響,所以他更果決也更聰明……      基爾加丹緩緩地說:「阿克蒙德說得對,這不能代表什麼,只是你自己心中的影像罷了。」      費倫聽了心如刀割,只得緩慢又痛苦地將思緒抽離他們兩人。現在只剩下他自己的心智獨處了。從今以後再也不能向他們分享自己的心。      針對這次的心智抽離,基爾加丹只當做費倫已放棄再向自己遊說,同時伸手搭在費倫肩膀上,微笑說道:「我不會放棄我已知積極正面的事情,而且我如果表現出恐懼,更可能對他人造成負面影響。相信你也有跟我一樣的顧慮。」      費倫無法說謊否定這句話,因此只能低頭輕聲嘆了口氣。基爾加丹和阿克蒙德也曾能夠看透輕薄的表面假象,但現在他們已與費倫貌合神離,心中只掛念著別人承諾的無盡力量,早已無法回心轉意。這兩位偉大領袖已經淪為薩格拉斯掌間的玩物,遲早也會變成曼那瑞。一旦他們猜到只有他一個打算脫離三人小組,絕對不會和他善罷甘休;想到這他不禁開始慌張起來。他必須活下去,就算最後徒勞無功也要試著拯救同胞逃離腐化與毀滅的命運。      費倫點了點頭不發一語,這動作代表埃雷達爾的三名領導者已經取得共識。阿克蒙德和基爾加丹接著開始準備一切,以歡迎他們的新主人。      費倫痛心於自己的無能為力。一如曾發過的誓,他開始構思該如何拯救自己的人民,但只能說是前途茫茫。大多數人都信任基爾加丹與阿克蒙德,也就是會隨著落入歧途。當然仍有人願意不顧一切地追隨他。家園阿古斯不久將被瘋狂的惡魔軍團吞噬,而這些人勢必要離鄉背井才有機會活下去了。      但……要逃到哪裡去?      費倫望著阿塔莫水晶出神,絕望感在他體內流竄。薩格拉斯就要來了,這個世界也即將淪陷。我怎麼逃?又該何時逃?      在費倫怔怔地盯著水晶的同時,整個視線因自己的眼淚而模糊起來,還隨著心跳有點顫動。他不禁眨了眨眼。不對……現在眼前的閃爍不是眼淚造成的,而是水晶真的在發光。在他用力再次眨眼之前,整塊水晶已經離開原來的檯座,緩緩浮動到他的面前。      他腦中輕輕響起一個「碰一下」的聲音。費倫以敬畏的心情,伸出微抖的強壯藍色臂膀,想再次感受這晶體的溫暖觸感。      一股能量穿過全身,讓他不禁屏住呼吸。這能量的強度似乎和他所預見的黑暗能量相當,但完全是黑與白、光明與黑暗的天平兩端。費倫突然感覺體內滿是希望與力量。      阿塔莫水晶發出的奇妙光芒逐漸往上延伸,似乎構成另一個形體。費倫眨了眨眼,即便已經被水晶光芒遮到看不清,卻還是捨不得將視線移開。      一個聲音輕輕浮現:「埃雷達爾的費倫,你,並不孤單。」這聲音平順且甜美,就像是流動的甘甜山泉,也像是夏日豔陽下拂過的涼風。水晶光芒逐漸褪去,又像是某種生物一般環繞著水晶不散。費倫從未看過這種情況。光芒中央透著柔和的金色,外層則是流暢躍動的紫色。另外還有一個金屬質感的奇妙符紋在正中央徐徐打轉著,搭配色彩和亮光編織出曼妙舞步。這東西持續對著費倫的心中細語,讓他覺得聲音應該就是來自於這道光。      「我們同樣感應到即將發生的慘狀,而且這將不止於這個世界而已。我們努力保持萬物平衡,但薩格拉斯只計畫著要顛覆一切。混亂與頹敗終將降臨,其他良善的、純淨的、真實的、神聖的事物將一去不復返。」      「是誰……是什麼……」費倫甚至不知該如何問出心中的疑惑,但這道光直接回答了他。      「我們是那魯,你可以稱呼我……庫爾。」      費倫試著向對方輕柔但大聲地念出「那魯……庫爾……」這兩個名字,同時嘴角似乎嘗到了一絲絲甜味,就像是呼喚這兩個名字就能吸收到些許精華。      庫爾繼續說著:「讓一切從這裡開始。你的朋友有其自由意志,並非我們所能阻止的。而你卻懷著悲天憫人的心找到我們,希望能盡自己的一份力量。為此,我們也將盡我們所能,設法拯救那些想拒絕薩格拉斯誘惑的人。」      「我能做什麼?」費倫因為放鬆與喜樂的心情又再度濕了眼眶。      「召集那些願意接受你智慧的人,在今年最長的一天中,帶著他們爬上這裡最高的一座山吧。同時將阿塔莫水晶帶在身邊。我們很久很久之前就將水晶給了你們,現在也會透過水晶再次找到你們。屆時我們將前來帶大家離開。」      霎時間,有一絲絲懷疑如闇火般燒灼費倫的心。他之前從未聽過「那魯」這道光的存在,緊接著這個實體「庫爾」就要他偷走大家視為最神聖的東西。現在庫爾甚至聲稱當初就是「他們」把水晶送給埃雷達爾!也許基爾加丹和阿克蒙德才有資格決定水晶的去處;又或許費倫看到的幻象,不過是自己心中恐懼所造成的。      但即使現在腦中一堆亂七八糟的思緒停不下來,費倫仍清楚知道,他們這些人最後必須心碎地流亡在外,還必須趕在薩格拉斯毀滅可愛的家園之前就展開行動。      知道接下來該怎麼做之後,費倫向這道躍動的光點了點頭。      *      費倫第一個找來的人,就是自己最信任且之前協助過他的塔爾加斯。塔爾加斯應該可以想到某些費倫遺漏的細節,所以接下來就要靠這個老友了。塔爾加斯本也是半信半疑,但在費倫連上他的心靈並展現那無比黑暗的影像之後,他立刻就同意了費倫的計畫。費倫先提醒那魯並未承諾任何東西,而他自己也不知道到時候能獲得何種形式的協助。但只要塔爾加斯願意相信他,費倫就保證能確實逃離滅亡的命運。      一年中最長的一天即將到來,費倫只能盡其所能的準備一切事宜。趁阿克蒙德與基爾加丹纏著薩格拉斯,費倫不斷召集自己信賴的人並傳達想法。另外由塔爾加斯聚集的人手,也都為了保護自己及親人而決定與費倫站在同一陣線。費倫為此編織最細緻的魔法網,預備用於那曾是他親密夥伴的叛徒身上。只要這兩人專心進行自己的瘋狂活動,就難以發現他們正密謀進行的事情。      雖然三不五時會停滯不前,但整體進度還算順暢的情況下,一夥人編好了一張複雜的魔法網。到了當天,選擇跟隨費倫的埃雷達爾人結夥爬上了故鄉最高的山。費倫看著這群不過數百人的小團體,卻是他最能夠信賴的一群人。      在行動的前幾天,費倫做出一塊假的阿塔莫水晶用來與真品掉包,免得被人發現水晶消失無蹤。他找了一塊普通的結晶岩石稍微雕琢之後,再對之施放發光魔法。這並非天衣無縫:只要有人伸手去碰觸水晶,就會立刻發現這是顆假貨。      費倫將真的阿塔莫水晶捧在懷中,轉頭看著正在爬山的同胞。多虧天生的強壯雙腿與分岔硬蹄,大家這一路上行進得還算順利。許多已經登頂的人以期盼的眼神看著費倫,心中的疑問盡在不言中:接著要怎麼逃呢?      費倫也苦思這個問題,而且心中有那麼一段時間也充滿絕望。這時突然發現那道光又連上他的心靈。他知道對方肯定會來!      時間拖得越久,他們的行動就越有可能曝光,況且還有很多人尚未抵達山頂,連塔爾加斯都還沒現身。      另一位值得信任的老友,瑞斯塔朗對費倫微笑並堅定地說道:「他們很快就到。」      費倫點了點頭。瑞斯塔朗應該沒說錯。目前沒有任何徵兆顯示塔爾加斯不來,而且基爾加丹和阿克蒙德應該也還沒發現這個倉促的行動。這兩個人一定還浸淫在那股未來即將得到的力量之中,雙眼也還被蒙蔽著。      但還沒現身……還沒……      那股要求他別信任薩格拉斯的強烈直覺,現在又浮現在他心頭。有點不對勁。他覺得自己的心跳開始加快。      他們終於來了。      塔爾加斯和其他幾個人臉上掛著微笑,揮著手爬上山頭。費倫這時才如釋重負。當他走向遲到的小團體時,捧在手心的水晶開始向他發出強大的能量。在他藍色手指用力抓牢整塊寶石的同時,心靈也接收到了警訊。這股心靈感應所傳來的一股惡意讓費倫不禁屈膝跪下。      薩格拉斯已經開始建立可怕國度了。其他看不清事實而愚昧地繼續追隨基爾加丹和阿克蒙德的埃雷達爾人,都沉淪而成了曼那瑞。現在有數以千計各種體態和能力的曼那瑞,竟然騙過了他目前的視野和心靈感測能力,而且這些曼那瑞身上似乎都披覆了偽裝魔法。要不是他手裡正好抓著阿塔莫水晶,可能要等到他看到曼那瑞已經近在眼前,才會意識到一切都已經太遲了。      或許已經太遲了。      他一臉驚恐地看向塔爾加斯,突然瞭解到這股汙濁之氣不只來自於遠處的上千個怪物,竟也從眼前這位老友身上散發出來。費倫的心瞬間掉入絕望深淵,只能自然而然地叫喚:      庫爾!救救我們!      數不清的曼那瑞已逼近山頭,明顯可以感受到這些東西都是順著嗜血的本能而來,逐漸包圍大家準備大開殺戒。費倫和他身後的追隨者明白,這些腐化的埃雷達爾人會對他們做的唯一事情就是殺戮。窮途末路之際,費倫抓起阿塔莫水晶猛然朝天一舉。      如同徒手劈開了通往天堂的門一般,水晶的稜體這時直射出一道純淨的白色光線,且在費倫回過神來之前,白光又分為七道不同色彩的光線。而隨著水晶開始碎裂,費倫握住水晶的手也隨著傳來疼痛感。尖銳的水晶破片割破他的手指。在屏住呼吸的同時,費倫反射性地放開破裂的水晶,出神地看著破片在空中盤旋並聚合為球體。經過球體的七彩光線這時又凝聚為純淨白光。裂為紅、橙、黃、綠、藍、靛、紫的七塊水晶往上飛去,在驚恐的埃雷達爾人周圍快速形成一座用光線構成的圍牆。      這時塔爾加斯眼中閃出厭惡的神情,快速朝費倫衝了過去,但光牆對於他就如同岩石一般,讓他硬生生撞上之後只得踉蹌著後退。費倫眼花撩亂地看著這些曼那瑞嘶吼著全部湧了上來 ,伸出利爪企圖撕裂這堵光牆,而他和同胞們卻毫髮無傷地躲在裡面。      另一個低沉聲音在費倫的神經中流竄;與其說是用耳朵聽到,倒比較像是感覺到的。在看到這奇蹟般的光之七石之後,這一整天不論再發生什麼事情似乎都見怪不怪了。費倫抬頭看去,眼光正好對上一顆降落中的星星,星星散發的光芒已經亮到他無法直視的程度。隨著星星越靠越近,費倫發現這並非夜空中那遙不可及的星星,而是一個中心柔軟的實體球形結構,旁邊點綴著三角狀的晶體。聽到下面這句拂過他心中的言語,費倫不禁流下淚來:      如同我承諾的,我來了。準備離開這個星球吧!預言者費倫。      費倫向上伸出雙手,就如同嬰孩伸手向父母討一個溫柔的擁抱。他頭頂的球體開始一種律動,接著費倫就感覺到他被輕輕地抬到半空之中,其他人也跟他一樣向上飄浮而去,朝……撤退艦艇飄去?費倫這時終於瞭解這球體的功用了,但尚不明白那如生命般的律動從何而來。在徹底享受著這過程的當下,費倫耳邊仍傳來曼那瑞在下方發出的尖叫和怒吼。船艦底部打開一處入口,再沒多久費倫的腳就踩上了固體地面。他伸手敲了敲應該可稱為「地板」的地方,同時看著其他同胞安全降落在他身旁。這艘船艦的材質看來肉不像肉、金屬不像金屬,費倫猜測這應該就是庫爾的本體。看到最後一個人進入船艙之後,費倫預期艙門應該就會隨之關閉,整艘船即將駛離。      但船艦卻未立刻移動,反倒是腦海裡又傳來輕輕一句:      水晶既為一亦為七。把七塊水晶蒐集在一起吧,你以後會需要它。      費倫輕伸出手臂,七塊水晶這時以極快的速度繞著竄進他的掌心,力道之強讓他幾乎無法穩穩抓住。他試著收攏水晶之間的距離,同時還得忍受水晶發出的高溫,結果自己向後被拋飛了出去。剛剛開啟的艙門此時倏地消失,似乎根本沒存在過。費倫的心智這時隨著七塊阿塔莫水晶延伸到極遠方而去,進入希望與絕望之間的無盡須臾中,自己也陷入隨時都可能發瘋的境地。      他們成功了嗎?他們是不是逃離了?      *      透過身在第一線的士兵,基爾加丹對整座山的包圍行動一覽無遺。他有那麼一個短暫的時刻嘗到勝利滋味,就像是薩格拉斯當初在他心中植入的飢渴同樣甜美。塔爾加斯幹得不錯。在這波猛攻之下,費倫竟然抓著水晶不放,否則他的屍體早就在地上被扯成碎塊。最後卻是阿塔莫水晶對費倫發出警示。水晶不知怎麼的發出奇怪光芒,還正好籠罩在這些叛徒身上形成防護罩,接著還有某個東西前來帶走他們。在基爾加丹關注戰況的同時,這奇妙的船艦發出微光接著就……消失無蹤。      他逃了!詛咒他!追殺他!費倫逃走了!      不久前才由基爾加丹灌注能量而欣喜若狂的曼那瑞,現在已充滿錯愕及失望的情緒。他銜接上所有曼那瑞的心靈,但這些行屍般的東西哪知道發生什麼事,只會照基爾加丹的命令設法抓住費倫而已。現在反倒是基爾加丹開始害怕了,他的主人可能會因為此意外發展而不太高興。      阿克蒙德問道:「現在呢?」      基爾加丹轉頭看著這位老友。他氣得怒吼:「找到這群叛徒。找出來全部殺掉。就算追上幾千年也要殺光他們。」

作者資料

克莉絲蒂.高登(Christie Golden)

獲獎的《紐約時報》暢銷作者,著有五十四本小說和十幾個短篇故事,內容橫跨科幻、奇幻,與驚悚等領域。 在媒體配套小說方面,她的作品包括於一九九一年出版的《魔域傳奇》系列(第一部是《迷霧之地的吸血鬼》);十幾本《星際爭霸戰》小說以及幾本同系列的電影小說;《魔獸爭霸》與《魔獸世界》小說,包括《部落的興起》、《部落之王》、《阿薩斯:巫妖王的崛起》以及《戰爭罪行》;《刺客教條:異端》;《星際大戰之戰場前線:煉獄小隊》、《星際大戰:黑暗門徒》,以及《星際大戰:絕地命運》三部曲(《凶兆》、《同盟》、《登基》)。 她在二○一七年獲頒「國際媒體配套小說作家協會」的浮士德獎,並因超過四分之一個世紀的寫作生涯深受肯定而榮獲「宗師」頭銜。 她目前是暴雪娛樂的全職員工,終日盡情倘佯於艾澤拉斯。

基本資料

作者:克莉絲蒂.高登(Christie Golden) 譯者:子不 繪者:葛倫.雷(Glenn Rane) 出版社:尖端 書系:奇炫館 出版日期:2019-10-08 ISBN:9789571087115 城邦書號:SPB7D000108 規格:平裝 / 單色 / 344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