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定加碼
目前位置: > > >
愛如繁星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愛如繁星

  • 作者:匪我思存
  • 出版社:春光
  • 出版日期:2019-07-02
  • 定價:380元
  • 優惠價:79折 300元
  • 書虫VIP價:300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85元
本書適用活動
VIP史上大回饋\新書最強檔三本75折(VIP三本74折)
  • 百大暢銷書79折!數千本好書,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你的閱讀癮!

內容簡介

*不一樣的匪我思存,一樣的細膩動人* HOT!系列作品風靡超過千萬名讀者 《東宮》作者首次浪漫不虐甜作近100%完美好評 即將改編成電視劇甜蜜上映! 有人愛,是這世界上最強大的資本。 於是我開始如繁星,熠熠生輝…… 讀者盛讚:「匪我思存的故事,會讓人恨不得立即拋下繁冗瑣事,飛奔去談一場戀愛。」 世界上最悲慘的事,不是失戀,而是——被求婚不成,同時被分手!祝繁星,聰慧溫柔,科技公司總裁祕書,不妖豔、不花瓶,事無鉅細無所不能。與男友交往多年,好不容易安排雙方家長一起度假順便談婚事,不料計畫趕不上變化,談著談著一言不合,婚事吹了,男友更狠心提出分手!此時,一通電話打破冰冷空氣,如救命繩般響起:「我需要妳,我讓直升機去接妳。」 舒熠,清秀俊雅,天才橫溢,如神祇般存在的科技公司總裁,沒有邪魅狂狷,不霸道不冷酷,還有點暖。這天,他在海邊別墅準備向女友求婚,鮮花、鑽戒、樂隊齊備,女友卻冷靜地對他說「不」,他本能地尋求萬能祕書的協助,只是,沒想到他們倆竟同是天涯淪落人,只好一起借酒澆愁!一件兩件,隨著兩人互享的小祕密越來越多,心扉在不經意間逐漸開啟,於是,心動無法自抑的他,一個低頭,吻輕輕落在她唇上……

內文試閱

  ~1~新生      入職五年,祝繁星第一次休年假。      也是迫不得已,因為志遠給她下了最後通牒。      兩個人都要結婚了,雙方父母卻還沒有見過面。      祝繁星工作繁忙,去年過年的時候說好了和志遠一起回繁星老家,順便也讓雙方父母見見,志遠父母老早就在催促婚事,他們是很傳統,認為應該先主動去女方家裡見見未來的親家,然後再提親。      結果公司在美國成功上市,CEO要去納斯達克敲鐘,這事整個公司忙活了幾年,比天還大,全體高階主管齊刷刷放棄春節與家人團聚,分成好幾撥陸續飛往美國。祝繁星是總裁最得用的行政祕書,忙前忙後,協調各種行程安排,在大年三十的晚上跟著總裁一起飛往紐約。      回家過年的事自然是吹了,志遠對此不是沒有怨言。      祝繁星連續幾天加班,累得夠嗆,在飛往紐約的航班上才迷糊睡了幾個小時。總裁對屬從來大方,本來她級別不夠,但每次出差,總裁總是自掏腰包讓她升級頭等艙。對此顧欣然很羡慕。祝繁星不以為意,尤其是跨國航線,下飛機通常連時差都不調就要開會,不躺平了睡一覺,哪有足夠精力應付?      敲鐘之前,總裁其實還是略緊張的,全世界大約只有她一個人知道。因為他在敲鐘前,如同平時開重要會議之前一樣,隨手把自己的手機交給她,她接過手機時,發覺他手指微涼,祝繁星下意識一抬眼,發現總裁的眼神裡竟然有一絲難以覺察的焦慮緊張。祝繁星不由自主嘴角一彎,笑容裡飽含鼓勵和讚賞,像幼稚園老師對小朋友的那種眼神,幾近哄勸,總裁見狀不禁錯愕半秒,半秒後,他已鎮定自若如常,祝繁星幾乎懷疑自己看走了眼。      外人眼裡總裁大約是如神祇般的存在:二十二歲名校肄業,二十三歲創業失敗破產,二十六歲再次創業,三十歲的時候,公司已經佔據全球市場份額的65%。公司內部從上至下也十分尊敬他,雖然技術型公司總免不了爭執,會議室裡吵得不可開交,但最後只要他出面,再倔強的技術人員也會服氣。      在公司,「舒總說過」四個字簡直有魔力,並非因為他是公司創始人,也不是因為他付大家薪資,而純粹是一種實力認可。那幫科技宅男才不管技術之外的事情,他們唯一敬佩的是實力。      舒熠,三十二歲,才華橫溢,人還長得眉目端正、清俊秀雅,一直低調到幾近隱匿,但因為公司成功上市,閒置多年、毫無成就感的公關部苦苦哀求,舒熠才難得點頭,讓公關部心花怒放地將他在納斯達克敲鐘的照片發往各媒體,第二天就上了財經頭條,各方媒體突然發現如此低調的青年才俊,蜂擁而來想要約訪,這次公關部再怎麼苦苦哀求,總裁也不肯接受任何採訪。      公關部被媒體逼得焦頭爛額,祝繁星看公關部那個巧舌如簧的經理各種強調公司形象、輿論紅利,舒熠只是靜靜聽完,說:「這些不是我想要的。」公關經理不甘心,說為了公司……舒熠說:「公司也不需要這些。」      所以外界唯一的照片,就是在納斯達克敲鐘儀式上,一溜兒因為穿不慣西服而顯得有些嚴肅拘謹的高管中間,就數舒熠笑得肆意飛揚,眉梢眼角是一種輕鬆的愉悅,好似剛剛拿到滿分的大學生。      祝繁星在這張大合影中敬陪末座,她本來按慣例躲在人群之外的角落裡,但敲鐘現場其實熱鬧而混亂,那個美方的接待人員跟她打了好多天的郵件交道,見面時已經自來熟,此刻大大咧咧往她肩頭一攬,說笑得開心點,然後她就也被收入鏡頭裡。      鏡頭裡的祝繁星其實一點也沒笑,她拿著舒熠的手機,嘴唇微抿,神色若有所思。一半是因為剛才遞錯了眼神,一半是因為惦記待會兒的答謝晚宴,舒熠邀請了自己當年的導師出席,老人家年紀大了,卻不肯帶助理,獨自飛過大半個美國來赴宴,敲鐘儀式一結束,她要立時趕去機場接機,不知道路上會不會堵車,千萬別遲到了。      所以難得一張上了頭條的照片,祝繁星卻顯得心事重重。      顧欣然看到這張照片時,一點也沒注意到祝繁星,只是盯著照片中央的舒熠,嚷道:「天啊,妳老闆竟然這麼年輕這麼帥!一定是Gay。」      祝繁星不置可否。其實總裁應該有女友,只不過他不願意向任何人透露自己的私生活,再加上公司全是科技宅男,個個都不愛打聽閒事,有入職好幾年的高階主管都不知道總裁是否已經結婚,更遑論其他人。      祝繁星幫舒熠訂過幾次花,還有一、兩次只適合情侶的餐廳。還曾經接到一名女性的電話,十分大方地說:「舒熠手機關機,估計是沒電了,妳幫我看一看,他是不是又在辦公室睡著了。」      舒熠加班是常態,有時候太累了會躺倒在辦公室沙發睡著。祝繁星剛上班時第一次遇見,是早上提前到公司,推開老闆辦公室的門準備打掃,結果發現老闆蓋著西裝外套睡在沙發上,嚇了一跳,後來就習以為常。祝繁星在網路上訂了一個羊絨毯子,很中性的藍灰色,平時收在自己的儲物櫃,每天晚上下班時,她都會把毯子放在老闆的沙發上。好多個早上她輕輕推開門,舒熠都蓋著這毯子,睡得像個嬰兒般。      那天,祝繁星吃完午飯回來,桌子上擱著一個牛皮紙袋,裡面是厚厚一疊兩萬塊,信封上是舒熠的字跡,寫著「毯子」,如同簽名般凌厲飛揚。寥寥兩個字,正如他平時說話一樣簡潔。      祝繁星心想老闆真是不識人間煙火,這毯子網路哪能賣到兩萬塊。不過多餘的錢她也沒退,陸續替老闆買了很多瑣碎東西,比如毛巾牙刷,隔段時間在老闆洗手間裡換上新的。      最新出了聲波牙刷,祝繁星不知道好不好用,立時給老闆買了一支。他試新產品永遠有興趣,如果不好用,第二天會告訴她,再換一支牙刷。      漸漸地,祝繁星對市面上的高級男性用品瞭若指掌,託老闆的福,還成了好幾個專櫃的VIP,櫃姊每次都用羡慕的口吻,說她對男朋友真好。      祝繁星總是笑笑不說話。      志遠有時候頗有微詞,因為他住城市另一邊,在大城市裡,這代表兩個人每到週末才有機會見面,如果兩人之中有一個人再加班或出差,大半個月見不著都正常。祝繁星也覺得無奈,她和志遠是大學同學,兩個人進校門後就談戀愛,畢業工作後感情仍舊穩定,只是幾年戀愛談下來,像已經結婚的老夫老妻,未免平淡。只是志遠覺得她沒出息,他們金融專業人才輩出,學長們有的已經做到了五百強的高層,志遠雄心勃勃,一心打拚積極向上,她好歹也是名校,這行政祕書簡直是……幸好她是女人,女人的事業不必那麼強。志遠是這麼想的。      祝繁星不爭辯。從小她並不爭強好勝,成績也是中等偏上,是老師喜歡的老實學生,沒有花巧,不走捷徑。高考時發揮超常,竟然進了名校最熱門的專業,夾雜在一群天才中,未免就顯得平庸。學校的各種榮譽自然也輪不到她,畢業時也有五百強公司校招,但她偏偏就選了這家新公司,職位還是祕書。      說來好笑,當初選這個工作,純粹因為這家公司跟志遠簽約的那家五百強在同一幢雙子座商業大樓,兩人盤算好了,中午吃飯時能在一塊兒。沒想到大半年後,志遠跟著自己上司跳槽到另一家公司,薪水倒是立時翻了一倍,只是從此跟她隔了大半個城市。      遠點就遠點吧。志遠當時也鼓吹她跳槽,換掉祕書這個工作,最好離他現在的公司近點,這次她堅定地說「不」,因為誰知道志遠還會不會跳槽。      志遠說她沒出息,害怕改變,為此兩個人還吵了一架,說是吵架其實是冷戰。祝繁星最害怕冷戰,志遠不接電話,不回訊息,也不理她,她覺得自己像一條鹹魚,被放進巨大的冰箱裡,到處都是冷冰冰的霜霧,四面密閉緊合,令人特別絕望。      還很小的時候,那時候父母還沒有離婚,每天都冷戰。祝繁星回家後連飯都沒得吃,也不敢說餓,只要一說餓,父母就會給一個白眼,瞪著她說:「讓妳爸(媽)做給妳吃!」      父母好幾年不說話,有事只叫她傳話,最後甚至就給對方寫條子,也不跟她說話了。家裡每天都像冰窖,等到她小學畢業,父母終於離婚。兩個人都不想要她,推來推去,後來父母各自組成新家,她在每一邊的新家待一個月。      不用說,每個月都像是從一個冰箱換到另一個冰箱。      祝繁星的謹小慎微、遇事多想、寧可多做也不願犯錯的習慣,就是那時培養出來的。      她進這家公司時,顧欣然最反對,說大材小用,這種創業的新公司沒幾年就倒閉了!要她別成天惦記著跟志遠在一塊兒,說她為他犧牲太多了!      祝繁星只回答前半句:「這家新公司欣欣向榮,一點也不像要倒閉的樣子。」後半句就不搭腔了,顧欣然哪裡知道,她非常想要有個家。      自己的家。      想要一樣東西的時候,自然必須為之付出,這是她很小就明白的道理。比如父母都不肯做飯時,她小小年紀就學著做蛋炒飯,把手燙傷了也沒人帶她去醫院,就著水龍頭讓自來水沖一沖,不疼了自己擦點藥膏。後來她做得一手好菜,父母雖然依舊冷淡,倒也肯給三分顏色了。      到底是有用的人呢!如同她勤勤懇懇工作,公司一點也不虧待她,每年替她加薪,上市前還給她期權,那可是很大一筆錢。      不知道為何,她沒跟志遠提期權的事,也沒跟任何人提。其實公司所有資深員工都有期權,她不好打聽別人有多少,只按照時價算了算自己那份,竟然價值千萬。她一方面覺得這不是真的,一方面又誠惶誠恐,總覺得這饋贈太大手筆,公司遲早會反悔收回去。      從小就是這樣,太過美好的事物她都不相信是真的,總覺得自己不配擁有,後來她看心理學的書籍,說是因為缺乏安全感。      在學校裡,志遠追了她好長一段時間,她也不敢答應,怕自己配不上這份愛情。但幸好,青春熱烈到底戰勝了她心底的怯懦,而且志遠是多麼陽光的少年,愛踢球愛運動,平時買水果買零食給她,在她生日時還跑到女生宿舍樓下擺了無數蠟燭,拼成一個巨大的愛心——雖然後來輔導員拿滅火器衝出來把蠟燭給噴熄了。      祝繁星沒有親眼目睹盛況,但同寢室的姊妹大膽衝到窗前,拿手機拍了好些照片傳給她看。      祝繁星幾乎是在全樓女生的起閧聲中接受了志遠的追求,大學不談戀愛還能做什麼呢?何況志遠也是好學生,她也規規矩矩地去圖書館,認真完成老師指派的作業和論文,然而並沒有考研究所的打算。      志遠倒是勸過她考公務員,看她沒興趣,也就算了。      祝繁星最怕的是沒錢。公務員太清貧了,那點薪資,在這偌大的城市裡,真的只夠吃飯,她怕養不活自己。      不能掙錢養活自己是祝繁星最大的惡夢。      當初願意來做這祕書工作,也有一部分原因是薪水開價比五百強更高。      舒熠越來越頻繁地帶著祝繁星出差,所有高階主管都喜歡她,有她在,茶水永遠對每個人的胃口,開會開到絕望的時候哪怕要一杯現磨的意式咖啡,她都能面不改色地端出來。中午即使在會議室吃便當也不潦草,她記得每個人愛吃什麼菜,有什麼樣的忌口,能挖掘全然陌生的城市裡最接近家常口味的食物,永遠不是那種常見的油膩膩外賣。餐後有水果,洗淨切塊,白瓷小碟每人一份,顏色搭配得漂亮、賞心悅目;等到下午正睏乏時,她恰到好處地送上熱茶與點心。      科技宅男也是人,也知道什麼舒服什麼不舒服。      有她在,永遠都舒服。      所以難得的,祝繁星完全不懂科技,卻備受公司所有科技宅男的尊敬喜愛。      也有人想要追求祝繁星,但科技宅男畢竟老實,結結巴巴嘗試表白,祝繁星只說一句「我有男朋友了」,便立時知難而退。      今年公司業績良好,發完年終獎金,各部門陸續開始放假。每年老闆總是最後一個放假,她也就成了堅守崗位的燈塔。      不過今年比較特別,舒熠破天荒沒有把行程排滿到大年三十,提前很多天就讓她訂了清水灣的酒店,包下整幢度假別墅。一應細節都是祝繁星替他安排,由此得知老闆這次特別大手筆,酒店的VIP客服經理在郵件裡給她開列一長串清單,鮮花從北京名店訂好,全部由比利時空運,搭配的香氛蠟燭則是從法國特意進口。樂隊專程從上海飛過去,為了演奏服務,同行的還有一位大廚及助手,只為了做道地的上海菜,另外還有超豪華遊艇,甚至還租了一架直升機。      祝繁星鬆了口氣,心想總裁終於打算好好跟女友度假了。      總裁每年加班比她更甚,成年累月如此,有幾個女人受得了?      酒店的VIP客服經理特意給她發各種視頻,偌大的海邊別墅,泳池波光粼粼,草坪綠絨如毯,雞蛋花燦爛盛開,私人沙灘椰林搖曳。VIP客服經理一邊走一邊介紹,特別打開主臥的門,高舉手機讓她透過鏡頭看清楚房間細節——嘩,白色的床幔被海風輕微拂動,一切的一切都美得像電影,既夢幻又浪漫。      說來慚愧,祝繁星還沒有去過三亞。      她對大海的全部印象,還是大一時全班自費結伴去大連旅行。      三亞的海濱原來完全是不一樣的,她不由得為之心動。      她今年的航空公司積分算下來,正好夠換四個免費的國內航線頭等艙,於是立時做了決定,打電話跟志遠商量,把雙方父母都帶去三亞度假順便見面。大冬天的,誰不嚮往陽光沙灘?何況三亞空氣清新,對老人甚好。      她的積分,正好可以讓雙方父母全部升等到頭等艙,搭飛機也舒服一點。她和志遠反正年輕,經濟艙擠擠就行了。      志遠說要問問父母。畢竟老人家比較傳統,認為春節是團聚的日子,不見得肯出門。      沒過五分鐘,他回電話,說父母都答應了,倒是她自己父母這邊出了麻煩。      祝繁星的爸爸聽說要去三亞,滿口答應,只是他離婚後再娶,給繁星找的後媽有個兒子,比繁星還大幾歲,早早結婚生子,祝爸爸在家跟繁星後媽一起幫忙帶孫,如果要去三亞,他得帶著繁星後媽和小孫子。這倒也罷了,沒過兩分鐘,他又打電話來,說不去了,因為兒媳婦聽說他們要去三亞,頓時不高興給臉色了。      祝繁星嘆了口氣,自己的爸自己知道,話是沒明說,要嘛就不來,要來他們一家子全得來。可是他們一家子五口全來,自己又算什麼?      更別提繁星的親媽了,聽說要去三亞興趣缺缺,說飛機要坐好幾個小時,腿都伸不直,憋屈得很,不想去。      繁星只好說自己的積分可兌換頭等艙,挺寬敞的。      繁星的媽這才有了興致,說酒店也要五星級的哦,到三亞不住五星級算白去了,一定要海景大套房。      繁星還未答話,她媽媽說,我跟妳叔叔今年還沒有度過假呢,正好趁著過年放假,跟妳叔叔還有妹妹出來走走。套房才住得下三個人,不然妳訂兩個房間,不划算的。      說起來,倒是挺為她考慮似的。      繁星哭笑不得,這親媽在退休後仍舊是風頭正盛的時髦人物,比如她的那些老閨蜜們都說出去旅遊,只有她說度假,高下立現。      這個妹妹也不是繁星的媽生的,而是那位叔叔跟前妻的女兒,只是後媽不好當,繁星媽覺得名聲要緊,所以處處對這女兒比親生女兒更和善更客氣,嬌寵得十分不像話。繁星每年回老家,哪怕不給自己親媽買禮物,也一定要給這位妹妹買禮物,不然媽媽一定會給臉色看的。      繁星只覺得頭痛,她的計畫和預算裡當然沒有這麼多人,當初志遠說要去她老家她心裡就直打鼓。自己父母多年積怨,偶爾見面還會吵起來,會發生什麼事她完全無法控制,心裡忐忑難安。      所以那次過年雙方父母沒能見面,她事後隱隱約約竟然感覺鬆了一口氣,彷彿逃過一劫。      只是在劫難逃。      這次要真把這兩家八個人弄到三亞,一定會嚇到志遠的父母。      幸好這麼多年當祕書歷練下來,適應了不動聲色解決棘手問題。首先她婉轉地向父親說明,自己實在無法安排他們一家五口前來三亞,春節房源緊張,自己這也是託關係才訂到房,不如還是按原計畫帶著阿姨和小孫子來,當然了,自己特意給「嫂子」準備了護膚品禮物,正好託父親和阿姨帶回去。另外給龔姨——她始終這麼稱呼後媽,也準備了禮物,希望她辛苦一點,跟老爸一起帶小孫子來。      她爸勉強答應了,她又轉頭給自己母親打電話——海景大套房真的訂不上了,妳天天手機裡看新聞,三亞現在什麼情況妳也知道,而且機票只有一張頭等艙,妳不如跟叔叔一起來,我陪妳逛逛,給妹妹買個包包,她剛上班,正是用得著好包的時候。而且每年過年,她不是都要跟她媽媽回姥姥家嗎?她要是來了三亞,她媽媽不高興了,萬一打電話來說什麼,叔叔也要跟著不高興。      到底是親媽,聽懂了她話裡的暗示,於是欣然答應了。      說到底,還是用錢解決一切問題。好在公司剛發的年終獎金不菲,又事關終身大事,祝繁星早就知道這一關難過,所以大包大攬多多花錢,準備渡過難關。      確定了機票,祝繁星又開始訂酒店。春節是三亞的旺季,她真怕訂不到,好在公司每年幾次活動,涉及總裁的行程都是由她與市場部協調,市場部的同事替她找了熟人,酒店順利地訂上了。      祝繁星當然沒有把酒店也訂到清水灣,跟總裁住一個地方,那不是瘋了?哪怕在同一個海灣裡都不行,太近。再說,他住的那家酒店超貴!      她選了最穩妥的亞龍灣,而且將父母兩家人安置在兩個酒店裡,兩個酒店相距甚遠,最大程度地避免碰面。      在電話裡,祝繁星就講清楚了,來三亞可以帶著叔叔阿姨來,可是去見志遠的父母,當然只得自己父母兩個人,不然怎麼介紹?      她父母總算在這個問題上沒有跟她多糾葛,大概是因為她承諾要帶他們去海南的免稅店買買買,所以,花錢得太平。      辦妥了自己父母這邊,祝繁星又替志遠父母訂機票酒店,特意選了亞龍灣裡第三家酒店,不偏不倚正好住在她父母兩家酒店的中間。      最後才是她和志遠的機票和酒店。      機票好說,住在哪裡讓她犯了愁,總不能再訂亞龍灣的第四家酒店,市場部只怕都要納悶她是不是在做酒店代訂業務了,不然親朋好友為什麼就不能住在一塊兒呢?      可是跟父母哪家住一塊兒都不合適,跟志遠父母住一家酒店的話,她比較傳統,總覺得不妥,糾結了一會兒,到底拿不定主意,只好打電話問志遠。      志遠正開會,走到走廊接電話,聽說是這件事,挺不耐煩的。      「妳不是當祕書的嗎?這麼點小事都辦不好還要來問我,你們老闆平時是怎麼忍受妳的?」      沒等她再說什麼,他就把電話掛了。      繁星沒有跟他生氣,他最近又升職了,薪水是加了不少,可是壓力也大,尤其年底,他們的業績壓力大得不得了,她確實不應該拿這種小事去煩他。繁星想了想,決定硬著頭皮拜託市場部同事多訂兩間房,一間跟自己媽媽同一個酒店,她去住,一間跟志遠父母同個酒店,他去住。      機票不好訂,每天都只有全價頭等艙,好幾千塊錢,她有些心痛。春節期間三亞酒店貴得要上天,她和志遠的相處模式一直是誰出的主意誰花錢,她出主意去三亞,所以她負責全部費用。光酒店的錢就花掉不少,到全價頭等艙這兒,真有點下不了手。      最後繁星還是搶到了兩張經濟艙,雖然是早上六點多飛,但是她和志遠早早去三亞,還可以為雙方父母接機,更方便。      總裁飛去三亞的第二天清早,繁星終於和志遠一起也飛去了三亞。      說是一起,其實是去機場碰頭,繁星住得離機場近,五點鬧鐘響了,匆忙洗漱就出發,路上還化了妝。這本事是繁星上班後練出來的,總加班睡不夠,每一分鐘睡眠時間都彌足珍貴,早晨實在睏得不能提前起床化妝,終於被迫學會了在計程車上化妝。誰能想得到呢?大學時她連粉底有哪幾種都不知道,如今她的手又穩又快,趁司機停個紅燈就能把眼線迅速描好。      志遠離機場比較遠,好在早上不塞車,他也到得很準時。      春節的機場人山人海,大清早就安檢大排隊,兩個人站在蜿蜒如長蛇的隊伍裡,沒睡飽的臉都有幾分慘澹。      不料,這一天機場大霧,航班一直延誤到下午,兩人白起了一個大早。本來機場就負荷超載運轉,這種大延誤簡直比戰場還要混亂慘烈,每個登機口都塞滿了人,候機廳座椅早就不夠用,很多人乾脆席地而坐。      志遠坐在箱子上靠牆養神,繁星比較慘,因為要去三亞,她特意穿了裙子和高跟鞋,站了一會兒就腿軟得不得了,又不能像志遠一樣坐在箱子上,更不能坐在地上。      她只好將背靠在牆上,借一點力,可惜行李早已托運,不然翻出沙灘鞋來換上,比較舒服點。      有人跟登機口的工作人員吵起來了,志遠連眼皮都沒抬,繁星發現他真的睡著了。或許是最近太累了,他住得離機場遠,今天可能凌晨四點就起床了。      繁星深深後悔沒有買全價頭等艙,不過是咬咬牙的事,她卻一時小氣,不然這會兒在頭等艙休息室,起碼有沙發可以讓志遠躺得舒服點,還有計時收費的休息艙可以睡覺。      好不容易,航班終於起飛,落地之後取完行李一看,父母的航班們已經紛紛要落地,繁星當機立斷,拿起手機訂了好幾輛接機的車。志遠父母的飛機最先落地,繁星接到他們,通知第一輛接機的車上來,讓志遠先帶他們去酒店,她在機場繼續等父母的航班。      幸好做了這樣的安排,因為她父母的航班先後落地,在機場一見面就大吵了一架。      原因挺可笑的,繁星特意沒把他們的航班訂同一班,但沒想到省城的機場也大大延誤,相隔四個小時的航班竟然差不多時間先後抵達。繁星的爸爸心疼老伴帶孫子,讓老伴和孫子坐了頭等艙,繁星的媽媽當仁不讓是頭等艙,落地發現對方也是從頭等艙接駁車下來的時候,繁星媽自然特別不服氣,冷嘲熱諷繁星後媽占自己女兒便宜。      繁星後媽——龔姨年輕的時候有個花名叫「朝天椒」,聽名字就知道有多厲害,不然也不能這麼多年把繁星爸管得服服帖帖,聽了繁星媽指桑罵槐的話,哪裡還忍得住,立刻反唇相稽。      兩人在機場海關就妳一言我一句隔空對罵起來,最後到底是繁星媽念過大學更吃虧,她自詡知識份子,沒法跟這種庸俗的小市民歐巴桑一般見識,所以一見了女兒,繁星媽就恨鐵不成鋼地說:「妳有錢給別人買頭等艙,就不捨得給妳叔叔買頭等艙,妳叔叔個子有一百八十幾公分,年紀又大了,人又胖,硬塞在經濟艙裡有多難受,妳知道嗎?」      繁星只好陪笑,說那頭等艙不是自己花錢買的,而是積分兌的,自己也是給爸爸用積分兌了頭等艙,沒給外人買。      繁星媽越發恨鐵不成鋼了。「給妳爸買!妳知道妳爸那德性,什麼香的臭的不拿去給狐狸精獻寶?妳給他買,還不如把積分扔在水裡,妳怕經濟艙塞不下他那麼大個人是嗎?妳掙幾個錢容易嗎?被他坑了去便宜別人!」      繁星還沒說什麼,龔姨已經跳起來一陣罵。      「誰是狐狸精?妳罵誰呢?我跟老祝是合法夫妻!老祝心疼我,讓我坐頭等艙怎麼了?妳心疼妳老公,也掏錢給他買頭等艙啊,妳摳門不捨得還在這兒瞎嚷嚷!」      繁星媽氣得渾身發抖,眼看就要撲上去手撕龔姨,繁星趕快攔在前頭。一邊朝自己爸爸使眼色,一邊說:「爸,你們都累了,你看孩子也睡著了,趕快帶阿姨上車去酒店吧,這裡空調太冷,別讓孩子著涼感冒。司機電話我已經傳到你手機上了。」      繁星媽被女兒死死拖住,直到上車後還怨恨不休,責怪繁星:「胳膊肘朝外拐,不幫著自己親媽竟然幫著後媽!」      繁星只好滿臉堆笑說假話:「媽,我怎麼能不向著妳!」      「那妳還讓他們先走!」      「我這不是要陪著妳和叔叔去酒店嘛,能不讓他們先走嗎?」      繁星媽一想,確實,女兒到底還是向著自己的。前夫跟狐狸精可不就得抱著孩子在大太陽底下自己去找司機嗎?繁星媽徹底心平氣和了。      等到了酒店,繁星本來在這家酒店訂了兩間普通房,但她跟著總裁常年出差住酒店住成了SPG白金,酒店慷慨地給她本人升級到豪華海景套房,繁星立刻把這豪華海景套房讓出來給媽媽和後爸,自己拿著行李去住另外一間普通房。      這下繁星媽喜出望外,再沒什麼不滿意了。      繁星一進了房間,便趕緊打電話給志遠,得知他父母那邊一切妥當,又趕快打電話給自己爸爸。      「爸,你到酒店了嗎?怎麼樣?房間還可以吧?嗯嗯,我知道……嗯嗯……龔姨怎麼樣?那就好,房間水果可以吃,那是我訂好的,不會另外收錢,你放心吧。明天我已經訂好車,司機帶會龔姨和小寶寶去海洋館和『天涯海角』海濱風景區……你就放心吧!」      打完這個電話,繁星才坐下來脫掉穿了一天的高跟鞋,赤腳踩在房間的木地板上,終於鬆了口氣。      ***      第二天一早,繁星就被爸爸的電話吵醒。原來小孫子昨天半夜就鬧不舒服,上吐下瀉。爸爸慌了神,好不容易等到早上,看著孩子還沒好轉,就打了電話給繁星。      繁星只好迅速洗漱一下,趕過去爸爸住的酒店,看龔姨急得團團轉,立刻叫了車趕去醫院。醫生診斷是水土不服,開了藥劑,結果剛在急診室裡餵下去,小寶寶又吐了滿地。龔姨急得要跟醫生吵起來,繁星一邊勸,一邊打電話給自己在海南的同學,問清楚最好的兒科在哪裡,又帶著親爸後媽和小寶寶趕過去。      三亞就這麼一家醫院算頗有名氣,冬季旅行高峰人山人海,排隊的時候還有車禍急診,還沒輪到小寶寶掛的號,就已經中午了。      本來約了志遠的父母中午吃飯。繁星見爸爸實在不願意走,龔姨一個人帶著哭鬧的孩子也確實不行,自己又蓬頭垢面,待會兒只怕還要排隊拿藥,只好打電話給志遠父母,再三道歉,撒謊說自己父親身體有點不舒服,想將聚餐改到晚上。      志遠父母倒是客氣,知道是水土不服腸胃炎,還客套了兩句,說要來醫院探望,繁星連忙攔住了。      等小寶寶好不容易掛上點滴,已經是下午三點多,繁星先叫車回酒店換衣服化妝,收拾好了又打電話給龔姨,客客氣氣問小寶寶好些沒有,還需不需要自己過來幫忙。幸好龔姨會做人,說:「好多了,現在不哭不鬧了,剛才還吃了半瓶牛奶,多虧妳一早上趕過來忙前忙後,跟著找醫院又出錢拿藥。妳放心吧,一會兒我就叫老祝過去,我一個人應付得了。」      繁星再三道謝。      繁星爸到底還是遲到十分鐘,繁星媽不由得瞪了他一眼,用眼神責備他在女兒的終身大事當頭還遲到。繁星唯恐父母又吵起來,只好緊緊攥著母親的手。      好在住在無敵海景套房的繁星媽心情甚好,沒有跟前夫多計較,只是當著志遠父母的面,將自己女兒誇成了一朵花。      志遠父母對繁星也是滿意的。志遠家在一個二線城市,志遠父親是當地知名重點高中的校長,母親則是中小型公司的小主管,兩個人都挺喜歡繁星。      繁星皮膚白晳,相貌溫柔,逢人先笑,眉眼彎彎地透著和善,說話輕言細語,辦事周到細心;又是名校畢業,跟自己兒子是同學,能考上名校的女孩自然不傻,她和自己兒子的基因都這麼好,將來的孫子還得了,一定是常春藤名校的苗子。      所以志遠媽拉著繁星的手,怎麼看都看不夠,怎麼愛都愛不夠,口口聲聲感謝繁星媽,謝謝她培養了這麼優秀的女兒。      志遠爸跟初次見面的未來親家也沒什麼好說的,所以只是微笑勸酒,繁星爸一天都沒吃東西,半夜就開始張羅小孫子不舒服的事,空著肚子被他勸得喝了七、八杯酒,頓時就臉紅延續到脖子上。      繁星媽被未來的親家母這麼一番奉承,不由得意忘形,誇耀道:「妳不知道繁星多孝順,昨天酒店幫她升級到海景套房,她立刻就讓給我住,昨天晚上還帶我們去吃了海鮮大餐。哎喲親家母,那個酒店是真的好,桌椅就擺在沙灘上,比韓劇還浪漫呢!一邊吃海鮮一邊吹海風,不知多愜意,還有菲律賓樂隊在旁邊演奏,哎喲,不瞞您說,活了一大把年紀,我就享這個女兒的福。」      繁星連連使眼色也攔不住親媽的誇耀,志遠媽猶未覺得什麼,繁星爸倒不高興起來。因為早起龔姨罵他,昨晚是他非要去海鮮市場吃海鮮,寶貝孫子也吃了一整個海膽蒸蛋,一定是海鮮市場不乾淨吃壞了肚子!他是被龔姨降服慣了的,當下不敢頂嘴,心裡也犯嘀咕,他還是好多年前跟團來海南,這次也是出發前聽人說海鮮市場便宜又好,才帶龔姨和小孫子去的,從亞龍灣坐計程車花了一百多塊呢,結果吃完了還挨罵。      這時聽見前妻炫耀,一口一個「我的星星乖女兒」,一想自己兩頭受夾板氣,從早上忙到現在,從醫院離開時,妻子還好一頓挖苦,冷嘲熱諷趕他走,說別耽擱了女兒的終身大事!酒勁一上來,他就「砰」地將桌子一拍。      「妳帶妳媽住套房吃海鮮,就不管爸爸的?祝繁星,妳別忘了當年妳媽連生活費都不肯給妳,妳高中學費誰給的?妳上大學誰偷偷塞了妳一千塊私房錢,我還是妳爸爸嗎?沒良心的白眼狼!」      志遠父母愣在當地,繁星媽不甘示弱:「怎麼了?女兒對我好怎麼了?我告訴你,女兒就是跟媽親,誰真心疼她,她知道!你這個沒良心的東西,這會兒倒跟女兒算起帳來,不就是姓龔的狐狸精挑唆的?果然古人說得好,有了後娘就有後爸!」      繁星趕快勸,但哪裡勸得住,繁星媽還不肯罷休,繼續痛罵:「這是什麼場合,你就對著女兒嚷嚷?你還是個人嗎?老話說虎毒不食子,你簡直連禽獸都不如!」      繁星爸衝上去就要動手,志遠父親連聲喊著「老哥老哥,算了」,和志遠一起攔住,沒想到繁星爸喝多了蠻勁大發,一甩手,「啪」的清脆響亮一聲,正好一巴掌打在志遠父親臉上。      繁星眼前一黑,耳中嗡嗡亂響。這一耳光比打在她臉上更難過,她心亂如麻,像被捅了一萬刀,她定了定神,趕快叫服務員拿冰塊來。志遠終於將繁星爸架到了一旁,繁星接過冰塊,匆忙用餐巾包好,遞給志遠媽:「阿姨,您趕快讓叔叔敷上。」      志遠媽看繁星一張小臉都急得慘白,手中拿著冰塊,焦急淒涼地望著自己,心裡一軟,到嘴邊的話就吞了下去,不作聲地接過冰塊,給丈夫敷上。      繁星媽這邊卻不放過了,立刻拿起手機,打通龔姨的電話,劈裡啪啦就把龔姨罵了一頓,罵她狐狸精,挑撥離間,竟然叫老祝來砸親生女兒的場子,自己哪怕拚了這條命,也不能教她稱心如意……      繁星急得在一旁直拉媽媽的衣袖,連聲叫:「媽,妳別說了!」      繁星媽罵了個痛快,繁星爸按捺不住,又要衝上來跟她拚命。志遠趕快抱住他的腰,醉漢勁大,志遠的眼鏡被撞到了地上,被繁星爸踩了個稀碎,人也被摔得一個趔趄,繁星爸終於衝到了前妻面前,沒想到繁星不聲不響擋在了中間,一雙眼裡全是淚水。      「爸,你要打就打我吧。」      繁星爸舉起的拳頭終究放了下去,他跺了一下腳,不顧這包廂裡一片狼藉,轉身就走了。      繁星媽恨恨地說:「喪良心!不管親生女兒死活的混蛋!」      繁星只覺得精疲力盡。志遠近視度數很高,一直拖延著沒去做手術,眼鏡一摔,隱形又放在房間沒有帶下來,現在眼前白茫茫一片什麼都看不見,只能摸索著先坐下來。志遠媽既心疼被打的丈夫,又心疼兒子,不知不覺眼淚就湧出來了。      繁星媽一看她掉淚,覺得大大地失了面子。前夫這麼一鬧,女兒和自己都在未來親家面前丟盡了臉,以後女兒在公婆面前還要怎麼做人?就連自己,只怕永遠在親家母面前抬不起頭來。她這麼好勝的人,想到一輩子在親家母面前抬不起頭,簡直比要了她的命還難過,眼淚立刻唰地也流下來了。      兩個媽媽都在哭,志遠父子沉默著,繁星便是再機靈也想不出辦法來收拾這樣的殘局,只覺得萬念俱灰。      這時,繁星的手機響了。一看是總裁打來的,不能不接。      舒熠的聲音很低,彷彿感冒了。他仍舊和平時一樣客氣,開頭就先道歉:「抱歉,休假了還打電話給妳,但我這邊臨時出了點狀況,妳能不能馬上買機票,趕過來處理?」      繁星十分詫異,支支吾吾:「舒總……」      舒熠說:「妳是不是回老家了?要是沒有航班了,我讓商務機去接妳。」      繁星大驚失色,上次總裁讓她租商務機,還是因為總裁的母親病危,他要趕去上海。她頓時知道若不是十萬火急,他不會打電話給自己。      繁星只好告訴他,自己正在亞龍灣。      舒熠的聲音在電話裡透著深深的疲乏。「那正好,我叫直升機去接妳。」

作者資料

匪我思存

暢銷作家,素有「悲情天后」、「虐心教主」、「電視劇女王」之稱,二十一世紀愛情小說領軍人物。出道十餘載,筆耕不綴,創作二十多部作品,版權熱銷國際,更有多部作品如《東宮》、《寂寞空庭春欲晚》、《來不及說我愛你》等改編成影劇,橫跨出版、影視、動漫、遊戲等產業。

基本資料

作者:匪我思存 出版社:春光 書系:奇幻愛情 出版日期:2019-07-02 ISBN:9789579439664 城邦書號:OF0059 規格:平裝 / 單色 / 384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