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
寡婦(電影原著小說)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寡婦(電影原著小說)》新書延伸展
  • 讀書花園【新聞布告欄】時事、趨勢,盡在書中!任選3本75折
  • 百大暢銷書79折!數千本好書,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你的閱讀癮!
  • 讀書花園選書~任選2本,訂單現折30元!

內容簡介

三個女人,同時痛失至愛,各自悲傷頹喪, 她們繼承的遺產,是一份震撼警界、驚動黑幫的超完美搶劫計畫…… 硬派冷冽宛如《龍紋身的女孩》、高超巧計媲美《瞞天過海:八面玲瓏》 影評人-左撇子、作家-張國立——推薦 ★同名改編電影2018年底強檔台上映、國際各大影展好評不斷! ★外媒預測強勢問鼎奧斯卡編、導、演獎項! 優秀編導首度合作:《控制》小說家編劇吉莉安.弗琳、《自由之心》導演史蒂夫.麥昆 主演陣容極致豪華:《謀殺入門課》薇歐拉.戴維斯、《即刻救援》連恩‧尼遜、 《聖鹿之死》柯林.法洛、《玩命關頭》蜜雪兒.羅德里奎茲、《紳士密令》伊莉莎白.戴比基 【故事簡介】 一場失風的搶案中,三名歹徒被燒死在爆炸的廂型車上。 當噩耗傳來,三個人的妻子都遭受了雙重打擊: 她們的丈夫死了。 她們的丈夫竟然是銀行搶匪。 搶案首謀哈利.勞林斯向來將犯罪活動的人事時地物等細節都記錄在帳簿中, 他的死訊一傳開,垂涎他地盤的黑幫惡棍、和急於將多方罪犯一網打盡的警方, 都發誓非把帳簿拿到手不可。他們找上了哈利的遺孀朵麗,和另外兩名歹徒的妻子: 深諳街頭智慧的潑辣女漢子琳達,以及天真嬌弱的選美皇后雪莉。 三位寡婦原本素不相識, 但為了抵抗黑白兩道的威脅與騷擾,她們愈走愈近、建立起互相扶持的友誼。 當朵麗終於找到帳簿,她決定不能將這份珍貴的遺產拱手讓人, 而要帶領琳達和雪莉完成她們丈夫未竟的大志:挾持戒備嚴密的運鈔車, 搶下總額超過一百萬英鎊的現金。這筆錢能夠解決她們家中頓失支柱造成的經濟困境, 更能讓她們擺脫警察和幫派的糾纏,從此遠走高飛。 然而,搶案的籌備工作遠比她們想像中艱難, 三人迥異的階級背景和行事風格也造成愈來愈多的衝突。 她們並且發現,哈利的人馬並未在當初的搶案中全軍覆沒, 諸多跡象顯示作案過程有第四個人參與,燒燬的車上卻只有三具遺體。 這第四名神祕成員逃去了哪裡?她們準備中的行動,會因此出現什麼變數? 逐漸起疑的警察和幫派成員,會用什麼手段阻止她們? 這份連三個——不對,是四個——專業搶匪都無法順利執行的搶劫計畫, 真的能在她們手上一舉成功嗎?又是否真的能為她們開啟自由的新生活……? 【好評推薦】 「英國式的幽默總時不時從故事裡跳出來逗弄讀者。 行動中的詭計再別出心裁,計畫、執行、逃脫精彩緊湊,報復是另一重心。 小說的驚世警語不再是盜亦有盜或羅賓漢式的正義,回到人性基本的出發點。」 ——張國立 「經典之作……一部女性主義式的黑色小說,宛若《末路狂花》與《教父》的不倫結晶。」 ——《科克斯評論》 「情節富有張力、充滿轉折。」 ——《出版人週刊》

內文試閱

  這一群警察在朵麗.勞林斯的房子裡已經待了快兩天,進行地毯式搜索,每一吋都不放過。他們甚至剝掉嬰兒房裡的小床的床單,用小刀割開迷你床墊。他們還把我們想成禽獸呢,她一面忍住淚水一面暗想。這個屬於他們早夭孩子的嬰兒房,原本保持得完完整整、聖潔無瑕,紀念她和哈利失去的小兒子,現在卻被玷污得髒兮兮。她感覺像是又再一次失去了她的寶貝,但儘管他們漠不關心的態度使她受傷甚深,她並沒有顯露出來。      警察搜完屋內以後,就往外頭去,把每樣東西都弄得天翻地覆。花園被挖開,花盆被倒空,泥土也被仔細篩濾過,但他們還是一無所獲,連一張乾洗收據都沒有。      客廳裡,哈利書桌的抽屜全都被倒在地上,每封信、每幀相框也都被人拆開。朵麗旁觀著他們糟蹋她美麗的房子。她沒有說話,只是看著,全身因怒意而緊繃。她知道他們什麼都不會找到。哈利太聰明了,警察不是他的對手。安德魯斯警員坐在她上下顛倒的沙發,拆解一個他從壁爐上拿走的相框,朵麗見狀不禁爆發了。      「別碰那東西,你這混蛋!」她伸手去抓。      安德魯斯看向站在一旁、正讀著朵麗私人信件的富勒。朵麗也轉向他。      「叫他別拿那張照片。那是我們最後一張合照,結婚紀念日拍的。」      富勒繼續讀信。「拿回局裡,」他對安德魯斯說,看也不看朵麗一眼,「我們需要勞林斯的近照,要拿給這樁搶案、還有倫敦市內所有未偵破搶案的受害者看。」      朵麗受夠了。她穿過滿布碎片殘骸的客廳,朝電話走去。      「這是惡意騷擾!」她對富勒大吼,「我要跟你們的局長說。他叫什麼名字?」沒有回應,「我要你們付出代價!而且我要把我先生的手錶拿回來……你們聽見了嗎?那是我買給他的,我要把它拿回來。我就只有他這麼一件遺物了。」      富勒依然對朵麗置之不理,讓她的怒火更加沸騰。她拿起話筒,「你們局長是誰?把他的名字告訴我!」      富勒終於看著她,「喬治.瑞尼克警督,」他奸笑著說。      朵麗將話筒放回原處,彷彿手被它燙著了。她只有一次見過哈利焦心煩惱,就是為了喬治.瑞尼克警督。當時瑞尼克為了證明哈利涉入一起保全車搶案,到這間房子來向朵麗問話。瑞尼克恐嚇說,不管朵麗怎麼說謊掩飾,他總有一天要送哈利.勞林斯進牢裡關一輩子。      「我先生死了,」朵麗對富勒說,「你們還嫌不夠嗎?」      *      喬治.瑞尼克警督矮短的身軀重重踏過警局的走廊,嘴裡叼著總是少不了的香菸,外套前襟敞開,破舊的帽子戴在腦後。瑞尼克脅下夾著一個厚重的檔案夾,經過主要警員辦公區時,他大把推開門,馬不停蹄地吼叫著發號施令。      「富勒,立刻來我辦公室,報告帶著。安德魯斯,給我弄點咖啡來!愛麗絲,我今天就要把那些鑑識報告拿回來!」瑞尼克根本沒有確切看到任何一個他吼叫的對象—但他知道他們就在那裡,而且知道他會得償所願。他抵達自己的辦公室,拿出鑰匙、打開門,進去之後一腳把門踢得關上,讓原本就已龜裂的玻璃震動顫抖。      瑞尼克拉出椅子,在他的「小鬼們」面前噗通坐下,把一個檔案夾裡的內容物攤放在整潔的桌面上。接著,他打開鑑識報告裡的一個信封,抽出一疊大幀的彩色照片,照片上是那場劫案的屍體,毀壞殘缺得令人驚恐,臉部燒毀且扭曲。最慘的一張拍到了哈利.勞林斯已成焦炭的遺骸,除了憑手上戴的錶之外,幾乎辨認不出是人體。      「她就不用幫他火化了,是不是呀?」瑞尼克說笑著,把照片攤在桌上。他靠回椅背時,注意到安德魯斯看起來震驚不已。富勒仍是平常那一副傲慢自大、不慌不忙的表情。富勒是個好警察,但是他身上就是有些什麼讓瑞尼克心生戒備,就連現在,他坐在那裡的樣子,都像是屁股下面放了塊烙鐵。至於安德魯斯,他就是個白癡。他正倚著一張桌子的桌角,因為他找不到椅子坐。霍克斯和利奇蒙他認識久了,他們都是善良、勤勞的警察,但沒什麼令人激奮的特質。自從停職處分結束、他回到工作崗位之後,上面就不太樂意應允他選用員警的要求,所以他得知足。      瑞尼克將椅子向前推,打開昨晚的報告速速掃視。他又點了一根菸,深深吸了一口,將煙霧吐向富勒。他用手敲敲那份報告,挑出一張勞林斯前臂和腕錶的放大照片。「富勒,你覺得我們花太多時間在勞林斯這檔事上了。對嗎?你是這樣想的嗎?」      富勒惱怒起來,看向安德魯斯尋求支持。瑞尼克瞬間就開始針對他。      「哎,富勒,我是在跟你講話,不是他!」他站起來,「你覺得我在浪費你的時間,對不對,富勒?啊,我告訴你,你這小心眼的……」瑞尼克在髒話脫口而出前制止了自己,將握緊的拳頭靠在桌上,藉以平抑怒氣,「我們找到了世紀大奇案,就在眼前,如果你看不出來,那你真是比我想的還要笨,」富勒翻翻白眼,瑞尼克大為爆怒,「你是不是想說『又來了』?你們到職沒幾分鐘就都聽說了對不對?『就是他,那個被陷害的可憐蟲!』那根本就像是割了我的老二,你說說是誰幹的好事,哼?」      富勒不喜歡當瑞尼克發怒的對象。「顯然是哈利.勞林斯的幫派裡某個人,長官,」他透過氣得繃緊的雙唇說。      「沒錯,而且不是哈利.勞林斯的幫派裡隨隨便便哪個人。是勞林斯本人陷害我的!現在輪到我反將一軍,把他清理得乾乾淨淨了。」      富勒直視著瑞尼克怒火騰騰的雙眼。「可能會有點困難,因為那傢伙死了,」房間裡的寂靜,還有瑞尼克和富勒彼此瞪視的目光,似乎無窮無盡。在富勒看來,瑞尼克就是個過氣的廢物。富勒是大有升遷希望的模範生,他得知自己被調派去瑞尼克警督手下工作時,覺得彷彿中了一箭。這個人的一切都讓他惱怒煩躁:他骯髒磨損的鞋子、帶著污點的襯衫、從未消散的體臭、他抽的香菸,和被菸染黃的手指……。富勒決定要努力找出他身上任何可疑的地方。應該不難:大家都知道這胖子的往事。畢竟壞事傳千里,富勒如此想。      瑞尼克的手掐進口袋深處,彷彿在阻止自己暴打這個桀驁不馴的下屬一頓。他再次開口說話時,態度平和而沉靜。「我說的不是勞林斯那個人,我說的是他的體系。他的帳簿……我很清楚你根本不相信那東西的存在,富勒。」      瑞尼克在桌子後方來回踱步,說話飛快,吐出字句的同時也把菸一口口吸進肺裡,再透過嘴巴和鼻孔排出來。      瑞尼克把一份又一份搶劫懸案的檔案摔到桌上。「A 3公路搶案、尤斯頓分道搶案、布萊克沃隧道搶案,」他粗短的手指一一指向每份落在桌上的檔案,「瞧瞧嫌疑車輛的布局,富勒,每樁案子都一模一樣,而且每次搶匪都成功脫身。我們什麼線索都找不到,該死的一條也沒有。」一陣咳嗽打斷了瑞尼克的三段式演說,使他的面頰抖動,一股暗紫色從他脖子往上湧,「而且,你根本可以拿性命打賭,這每一件案子,都是哈利.勞林斯主使的!你們知道我為什麼這樣想嗎?」瑞尼克停頓一下,目光如匕首般刺向富勒,等待那個自大的渾球又說出什麼自作聰明的話。富勒明智地選擇什麼都不說。「怎麼不講話啦,富勒?」瑞尼克嘲弄道,「我來幫你講。我認為哈利.勞林斯是這些搶劫懸案的幕後主謀,因為犯案手法都跟把他炸飛的這件案子他媽的一模一樣!而且,我也認為這些搶案的細節都記錄在他的帳簿裡,」富勒貪婪的眼神從桌上凌亂的檔案轉向瑞尼克通紅冒汗的臉。瑞尼克微笑了,「沒錯,十幾件刑案,就要破了。這要是寫在你那該死的、光鮮亮麗的履歷上,看起來會怎麼樣啊?」      瑞尼克搖搖擺擺地走向蓋著一塊布的白板。他的手下像一群學生般,趕忙聚集到他周圍。      「我們只要解決一樁案子,其他也就全部破了,」瑞尼克宣告,他像魔術師一樣拉開蓋布,展露出河岸街地下道的失敗搶案的精細圖解和犯罪現場照片。瑞尼克用紅色白板筆圈起一台麵包車。「一名證人看到這台車出現在運鈔車前面,」他接著圈出搶匪乘坐的福特休旅車,「這是爆炸的那台休旅車,車上的三個人都死了。」他用手指戳戳那台被圈起來的麵包車,高聲做出結論。「每一件搶案中,」瑞尼克指向他桌上散亂的檔案,「他們用的都是相同的布局:四個人。最前方的單人駕駛,就是我們要找的人。他是我們連結其他線索的關鍵。」      「我們怎麼還沒找到那個司機呢,富勒?或是那台麵包車?要在西區追蹤那個大小的車輛總不難吧?」瑞尼克說。他享受地看著富勒的嘴巴因憤怒而抽動。      富勒知道瑞尼克想激怒他。他拚命隱藏自己的怨恨。「小鬼們日以繼夜地在找,」他說,「但事實上我們只從一位證人得到車子外觀的描述。那台車甚至可能不是麵包車—任何大型的白色貨車都有可能。而且,它可能根本和搶案沒有關係。」      「你剛才沒聽見我講的作案手法嗎?而且,如果你肯花時間看看這件未遂搶案的供述內容,你就會看到一名在當時開在另一條車道上的證人,指出運鈔車前面的白色大型車輛突然停下來。你現在覺得這是怎麼回事,富勒?」      「嗯,也許那台麵包車前面的車子突然停了,於是——」      瑞尼克打斷他,「那台麵包車的駕駛是我們的線索,唯一的線索——那個逃走的傢伙!聽好了,富勒,那個駕駛是大局的一部分。他蓄意突然停車,把運鈔車擋住。」      富勒不打算跟他爭,「如果你這樣認為的話……長官。」      瑞尼克察覺到富勒說出「長官」之前的輕微停頓。他姑且放過,但皺了皺眉頭。「我的直覺這麼認為,富勒。那台麵包車的駕駛知道一切、認識牽涉搶案的所有人,甚至連後備團隊也認識。有傳言說哈利.勞林斯把他犯下的案子細節全都記在帳簿裡。如果傳言是真的,那麼不管把車開走的是誰,他一定都知道帳簿的事,可能還知道帳簿放在哪裡。我們會找到帳簿,這樣天曉得一次可以偵破多少件搶案,逮捕一大堆人。我要每個跟勞林斯那王八蛋打過交道的人都接受問話,還有任何接近他太太的人。我要對勞林斯的寡婦全天候監視。立刻去安排,富勒。」

作者資料

琳達.拉普蘭提(Lynda La Plante)

出生於英國利物浦,在皇家戲劇藝術學院接受表演訓練,既曾與國家劇院、BBC廣播劇團合作,也是電視演員。而後她轉向寫作,以突破之作《寡婦》(同名電視影集劇本亦由她編寫)大獲成功。她的小說作品均躍為國際暢銷書。 她曾以電視影集《頭號嫌疑犯》(Prime Suspect)的原創劇本奪得英國影藝學院電影獎、艾美獎,以及愛倫坡獎。她是英國電影協會的榮譽會員,更在二○○八年由於對文學、戲劇與慈善的貢獻而獲頒司令勳章,並且名列於英國犯罪驚悚小說獎的名人堂。她目前經營自己的電視節目製作公司,居住於倫敦以及美國紐約州的東漢普頓。

基本資料

作者:琳達.拉普蘭提(Lynda La Plante) 譯者:林亦凡 出版社:臉譜 書系:臉譜小說選 出版日期:2018-11-29 ISBN:9789862357194 城邦書號:FR6554 規格:膠裝 / 單色 / 448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