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遇見最好的妳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遇見最好的妳

  • 作者:丁凌凜
  • 出版社:城邦原創
  • 出版日期:2018-11-15
  • 定價:260元
  • 優惠價:79折 205元
  • 書虫VIP價:195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85元
本書適用活動
【2018聖誕月】聖誕老公公把禮物藏在花園裡
  • 【2018聖誕月】聖誕老公公把禮物藏在花園裡
  • 百大暢銷書79折!數千本好書,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你的閱讀癮!
  • 城邦好書全年6折購書優惠,立即看優惠

內容簡介

★ POPO原創新星作家.丁凌凜,超暖心力作,上萬讀者敲碗求出版! ★像是你我會發生的事,真實而深入人心,令人眼眶泛紅的感動。 ★實體書獨家收錄未公開番外——〈分開之後的他〉。 曾經,我是你心底的一滴眼淚, 現在,我只想當你永遠的晴天。 你成為更好的男人,我卻已不是當年的我。 隔著十年的距離, 我們,還能回到那段初戀時光嗎? 十年前, 貧窮少年周邑背起班花趙晴晴跨越積水的廣場, 從此走進彼此的生命。 在青澀的歲月裡,他們曾祕密交往, 但趙晴晴的驕縱任性、雙方家世背景的差距, 終究造成初綻的戀情快速夭折,兩人大吵分手。 十年後, 西裝筆挺的周邑偶然走進趙晴晴打工的咖啡廳, 突然見到想念卻不想見的人,她欣喜又自卑, 這些年,她遭遇太多事,早已不是光鮮亮麗的趙晴晴, 而他還是那個穩重可靠的周邑,甚至更加成熟迷人。 雖然趙晴晴仍愛著周邑, 周邑也像學生時期一樣,總是給予她溫柔的關心, 她卻不敢再對愛情懷抱期待。 如今,她只想好好守著這遺失十年的溫暖, 只想靜靜待在周邑身旁,仰望他就好…… 溫暖細膩的文字,讀者感動推薦! 「超好看!眼淚一直掉,好心疼他們。」 「忙碌之餘能看到一部暖心的作品,真的很幸福。」 「看完故事哭掉我半包衛生紙……」 「丁凌凜的感情描述看似簡單卻很細膩,我喜歡!」 「現實的哀愁莫名戳中哭點,哭完後作者也不忘塞糖~」 「男女主角在故事中一點一滴的互相磨合,真的特別真實。」 「好令人動容的初戀故事,沒有太多糾葛,卻有深刻的情感。」 「這篇看了好多次,每次看都很想哭ಥ_ಥ」

目錄

第一章 妳翩然出現,在我最寂寞的華年 第二章 活著就是要面對失去 第三章 在你心裡我是誰? 第四章 那些被深深埋藏的 第五章 曾經丟掉的青春   第六章 寂寞炸彈 第七章 思念的解藥 番 外 分開之後的他 後 記

內文試閱

  回到家,她打開電腦想查查看李初見說的那些課程,突然口袋裡的手機跳出訊息。      她掏出來一看,是梁貞發給她的。      現在還是梁貞的上班時間,梁貞恐怕是上班到一半匆忙發給她的,因為訊息上只有一行字,滿滿的驚歎號。      「我看到周邑了!!!!!」      趙晴晴沒有意外,上禮拜她早就見到他了。她把螢幕關掉,不想回應。      她專心地在搜尋引擎搜尋咖啡豆相關的課程,搜尋結果一條條橫列在螢幕上,她卻一個字也看不進去。      一瞬間,她刪除關鍵字,在鍵盤上又敲了幾個鍵,動作很快,一秒的時間搜尋出好幾頁的結果。      周邑!周邑!      她盯著螢幕上的名字,一條一條地看,都不是他。      周邑!周邑!      原來這個世界上叫周邑的人這麼多。      每一個都不是她找的周邑。      她想到,周邑公司的名字,又改了搜尋,在公司的網頁上看了又看,都沒有周邑的消息。      她關掉網頁,呆愣在那裡。      她問自己,到底在幹什麼?為什麼要搜尋他的名字?為什麼想知道他的事情?都分開這麼久了,他不再是她記憶裡的少年,她也不是那個當年的少女。      歲月磨礪了他們,她變了,他一定也變了,沒人能像十年前的自己,一切都回不去了。      她在期待什麼呢?      現在周邑在她心裡的模樣,只不過是一個過去,一個幻想出來的人罷了。      自從那天在店裡遇過周邑一次,之後趙晴晴再也沒遇過他。原本她還在煩惱兩個人工作的地點這麼近,萬一常常遇見該如何是好,如今想想,還真是自尋煩惱。      周邑應該也是怕尷尬的吧?      趙晴晴倒在床上,腦海裡不斷出現周邑的臉,有以前的也有現在的,還有他對她說過的每一句話,那些事情好像昨天才發生過一樣,一眨眼已經過了十年,不管是好的還是壞的回憶,都讓她介懷。      隔天趙晴晴頂著大熊貓眼上班,差點遲到,她在心裡暗罵自己愚蠢,為一個已經成為陌生人的前男友糾結什麼?她和已經在櫃檯的沈靜打招呼,趕緊打卡。      沈淨在上次的聯誼中認識了對象,兩個人互相交換電話和通訊軟體,正如火如荼曖昧中。      趙晴晴在櫃檯調果汁,轉頭就看見沈淨一臉花痴的樣子,忍不住調侃她。      「看妳那一臉花痴樣,怎麼,這次真的遇到真愛了?」      沈淨看她一眼,眼中有小女兒的嬌羞態,趙晴晴誇張地抽了抽嘴角。      「我這叫享受曖昧懂不懂!」      曖昧啊?      細數她的人生,她好像這輩子還沒跟誰曖昧過……      「為什麼要享受曖昧?那不是很痛苦嗎?」      沈淨嘖了幾聲,搖頭看她,「都說叫妳趕快談戀愛了,妳看看妳,竟然連曖昧都不知道!」      趙晴晴假意地歉然一笑,「真是對不起喔!我就覺得曖昧太累人了。」      「一整段愛情裡面最精華的就是曖昧期好嗎!」沈淨頓了一下,又滔滔不絕地說:「那種猜他喜不喜歡妳,又期待他下一步找妳什麼事的感覺啊!既刺激又讓人心跳不止!」      她好像懂沈淨的意思,卻還是故意潑她冷水,和她鬥嘴,「心跳本來就不會停止,什麼叫作心跳不止。」      「對牛彈琴啦!等妳談戀愛就知道了。」沈淨白她一眼,又問她:「我們認識也這麼久了,為什麼從來沒看過妳戀愛?沒人追妳嗎?」      沈淨對這件事實在太好奇,趙晴晴長得很漂亮,尤其皮膚白皙,正是亞洲男人最喜歡的那種一白遮三醜的類型。聯誼趙晴晴也跟著去過兩三次,為什麼總是不見她對誰動心過。      趙晴晴抿了抿嘴,又想了想,「就……沒有遇到喜歡的人吧!」      「其實也不一定要有喜歡才開始啊!妳多給人家幾次機會,也給自己一個機會,相處幾次,說不定妳會發現其實對方不錯。很多感情都是還沒開始就被外貌抹煞的,妳……不會是外貌協會吧?」      趙晴晴搖頭,「我不是,我現在沒有很想談戀愛,一個人生活,很好。」      沈淨無語,瞪大了眼睛看她一眼。趙晴晴手上的果汁調好,送到座位上去給等待的客人。      她的眼睛不自覺地往門外飄,行人來來往往,她瀏覽過每一個背影,每個人都行色匆匆,有時候驚鴻一瞥看到熟悉的背影,她就無法移開眼睛,等待那個人轉身,然後看到那半張臉,發現是不認識的人,再心虛地移走目光。      她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什麼,明明很怕,卻又期待。      知道那個人也在這個城市的某個角落生活,讓她平靜無波的心起了陣陣漣漪,心煩意亂。      今天的天氣很好,路邊的蓊鬱隨風搖曳,樹影斜倚在淡紅色地磚上,沒有客人的時候,她就盯著外面看,像是在等待。等待那個人出現,哪怕只是一瞥,只要讓她看一眼,一眼她就滿足了。      用餐時間,她又開始忙碌,然後投入在這些忙碌裡,逼自己什麼都不要去想,世界上哪有什麼心想事成,她自嘲。      沈淨接到外送的電話,說是樓上的公司訂的,兩個人照著訂單調製咖啡和飲料,趙晴晴猜想,這裡面會不會有一杯是他的?      每一杯她都很用心。      裝好袋之後,沈淨問她誰去送?      趙晴晴故作輕鬆狀推沈淨去。      好不容易抓到打混摸魚的時間,沈淨很樂意地去了。      混了半個鐘頭回來,趙晴晴小心觀察她的表情,期待她會說些什麼,可是沒有,沈淨把錢交回收銀機,就去做自己的事。      她的心有小小的失落。      她不知道自己怎麼了,是不是戀愛經驗太少,所以對那唯一一次戀愛這麼耿耿於懷,念念不忘?為什麼要這麼患得患失?      她知道,當年他們之間只是單單純純的小孩子的感情,連非誰不可的那種堅定都沒有。過了這麼多年,實在不應該還存有幻想。      下了班,和沈淨告別,她去了超市。領薪水之後,她要補滿自己的冰箱。      她在肉品區來回踱步,考慮要買梅花肉還是里肌肉。      旁邊突然有人對她說:「好巧。」      她扭頭一看,是穿著西裝,剛下班的周邑。      這陣子以來,心心念念的人突然出現在自己眼前,趙晴晴的心臟緊緊縮了一下,倒抽一口氣,明顯被他嚇了一跳。      她沒有說話,尷尬一笑,對他點頭打過招呼。      「買晚餐?」      趙晴晴愣愣點頭。她注意到周邑手上的籃子裡已經放了一些肉和青菜,她自己卻還提著空籃子。      趙晴晴尷尬地拿了一盒肉片丟進籃子裡,說了聲再見就要走。      她快步走到櫃檯結帳,將唯一一盒肉放在桌上,周邑竟然跟了過來,在她對面的櫃檯結帳。      她想她東西少,應該會比他快,沒想到收銀機突然沒了發票,要她等一等。      她用眼角餘光瞄,結完帳的周邑朝她走了過來。      「妳去對面結吧?那邊比較快。」      趙晴晴大概是對周邑的出現太過驚訝,根本沒想到,聽了他的建議才呆呆地拿過去對面。      周邑陪她結完帳,兩個人並肩走出超市,趙晴晴很不安。她在人行道上站定,抬頭對他說:「那我先走了,再見。」她覺得就算做不了情人,還是應該好好說話的。      周邑看著她,好像在想什麼,開口道:「妳住這附近?」      趙晴晴點頭,周邑見她沒有打算說下去的意思,便指了指自己身後,「我也住這附近。」      趙晴晴又點頭,她盯著他襯衫的一顆扣子,心裡很亂,太多過去湧入腦海,既熟悉又陌生,她不知道自己該對他說些什麼。      「妳搬家了?」他試探性地問。      趙晴晴勉強提起嘴角笑了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而且好像也沒解釋的必要,完全沒有注意到周邑問話裡的奇怪之處。      「妳的電話多少?」他掏出自己的手機。      趙晴晴不想給,可是看到他拿出手機認真輸入她名字的樣子,她不知道該用什麼理由拒絕。      他還想把她當朋友,不是嗎?      趙晴晴報了一串數字,不給似乎就矯情了。      他輸入完,按下通話鍵,趙晴晴的手機響了起來,她慶幸自己給的不是假號碼,不然就尷尬了。      趙晴晴朝他擺擺手,表示要趕快回家,不等他說話就走了。      他們第二次遇見,周邑還是表現得一副波瀾不驚的樣子,彷彿他們十年前什麼也沒發生過一樣,只是久別重逢的老朋友。她在想,他是不是已經忘記那些事了?只剩下她自己在糾結。      趙晴晴不知道現在心裡的感受是失落還是鬆一口氣,如果他用十年甚至不到的時間就能輕易把她忘記,那她呢?      為什麼她忘不了?      她到現在還會偶爾想起那個午後的吻,他說話的神情。      自己當年對他不夠好,分手也是她提的,趙晴晴心裡一直有愧,如果他能不埋怨、不記恨她,就算忘了他們的事,那也是好的,她自我安慰地想著。      她走到路口,走過了斑馬線,想到剛剛一時匆忙東西根本沒買齊,又想繞回去,把該買的東西買一買。      一回頭,看見周邑還站在原地,哪也沒去。      他像是驚訝她突然轉頭,眼神有些不自然。趙晴晴也沒想到他還在那裡,有些尷尬地朝他一笑,又往反方向去。      他在看什麼?      看她嗎?      她勸自己不要自作多情。      商店前灑落一地的月光,失去的歲月就該被深深埋藏。      她從口袋裡掏出手機,周邑的未接來電躺在手機裡,她瞥過一眼。      那串數字如此熟悉。      物換星移,她早已換了門號,而他還把那串尾數是她生日的號碼留在生命裡。      周邑沒有想到趙晴晴會突然回頭,著實嚇了一跳,他當時看著她的背影,竟想起了十年前那個女孩的身影,是那麼活潑、那麼靈動。過了十年,她已脫去稚氣的嬰兒肥,瘦了一圈,看起來像個成熟女人了。      他從來沒有想過還會在這座城市遇見她,再見她時,他是驚訝的。在他們都很青澀的年紀裡,趙晴晴是不可抹滅的記憶,當時的他們各自為自己的煩惱掙扎,可畢竟都太年輕,不懂得體諒彼此,最終傷了對方的心。      他記得最後一次見面對她說的話,記憶猶新。他後悔自己對她說那些,雖然說的都是心裡話,但現在回想起來,自己當初不應該對她這麼苛求,趙晴晴是在富裕環境下長大的天真女孩,這輩子還沒遇過挫折,沒經歷過生離死別,他怎麼能夠怪她不懂他?      直到趙晴晴的背影完全消失在黑暗裡,他才往家的方向走。      從她的反應看起來恐怕還是怕他的,當時的事應該造成了她的陰影。他想,如果可以,他們繼續做朋友也沒什麼不好,畢竟他們兩個都在外工作,互相幫助也是應該的,如果她不排斥的話。      隔日趙晴晴上班的時候,樓上又打電話來訂飲料。這次是員工親自下來取的,是一個很漂亮的女人,看起來和她們差不多歲數。      她結完帳,拎了裝有十杯飲料的袋子要走,趙晴晴不知道她提不提得動,正想問的時候,對方的手機響了。      她一手吃力拎著袋子,另一手拿著電話,走得比較慢,趙晴晴聽見她喊了聲周邑,接著巧笑倩兮的神情,忍不住多看了她幾眼。      是很有自信、風采的女人。精緻的妝容,合身的套裝,精明幹練的職場女性。      那人已經走遠,沈淨見她還望著出神,用手頂了頂她,「看什麼呢?」      「沒啊!覺得她很漂亮。」      「妳長得也漂亮啊!」沈淨說。      趙晴晴搖頭,「她的那種美是散發著自信的,讓人移不開眼睛,如果我是男人,一定會想追她。」      沈淨笑笑,「可惜妳不是男人。」      兩個人都沉默,繼續投入工作。      日子過得很平靜,她們排休假的時間去上課,其餘的時間就上班。以往兩人下了班還會出去吃吃飯、逛逛街什麼的,但沈淨最近開始和曖昧對象約會,和趙晴晴一起的時間更少了,她覺得自己變得更加孤獨。      排除因為升學和家裡鬧翻的日子,趙晴晴從小一直是父母捧著的掌上明珠,家裡雖然只有三個人,也還算是熱熱鬧鬧的。      如今一個人在A城生活,下班沒了沈淨,還真生出了點孤寂感。      她不想回家一個人待著,便在商城裡轉著,打算逛到快閉館再走。      這商城離她工作的地方,走路二十分鐘能到,沈淨和她都喜歡來轉轉,即使買不起,逛逛也是有趣的。      她想到上次上課的時候,李初見送了她一包不錯的咖啡豆,現在是不是應該買點什麼回送給他?      想著就走到一旁賣生活雜貨的店裡,東看看西看看,不知道他會需要什麼?      她覺得他們不算太熟,送差不多價格的就可以了,便挑了一個多功能筆筒,想說送個比較實用的,萬一他辦公室已經有了,也可以放在家裡。百貨商城裡賣的雜貨都是日本進口,做工非常精緻,上面的圖案栩栩如生,她覺得送人也不會失禮,便拿在手上。      轉過身的時候,她看見周邑和那個之前來店裡取過飲料的女人並肩走在一起,有說有笑地從門口經過。她走到門口,看著他們的背影,覺得兩人看起來很般配,周邑的手上還提著一大袋東西,就像是認識很久的情侶。      趙晴晴心想,周邑果然已經把她忘記了。      又一次上課的時候,趙晴晴趁著下課沒人,把店家幫忙包裝好的筆筒送給了李初見。      「這是上次咖啡豆的回禮。」她微笑著說。      「何必這麼客氣,我送豆子給妳,是我剛好拿到好豆子想分妳一點,也不是多貴重的東西。」李初見沒有伸手去拿。      「我送的這個也不是什麼貴重的東西,就是一點實用的小文具而已。」      「妳這樣客套,我以後都不敢送東西給妳了。」      趙晴晴還是把手上的東西往他手裡塞了塞。      李初見迫不得已只好接下。      「妳知道嗎?有時候人家送東西給妳並不是一定想要拿到什麼回報,就只是單純想到有一個人可能會喜歡,就順手準備了。妳這樣慎重,反而讓人覺得客套又疏離,有一種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感覺。」      趙晴晴難為情地笑了笑。李初見說得不錯,偶爾有人給她東西,不管是不是貴重,她總想著要回給人家什麼,不送點東西回去的話,她就會一直惦記在心裡,覺得自己欠人家人情。      都說人情是最難還的,她不想一直惦著自己欠別人什麼,那會有心理負擔。這已經不是第一次有人說她疏離了,沈淨也說過她一次。      那時候沈淨說她總是一副冷冷的樣子,若是和她不熟的人,肯定會以為她很冷漠。她也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變成這樣的,冷淡在這幾年好像變成她的保護色,她覺得這樣比較有安全感。如果對人太過熱情,她很怕就變成熱臉貼冷屁股的局面。趙晴晴不知道哪些笑容是真心的,哪些人是真正關心她。      收拾了東西,她神色淡淡地向李初見告別就走了。回了家,接到梁貞的電話,說下星期要來A城找她一天,答應過後兩個人又閒聊起來。      「我上次跟妳說我見到周邑了。」      「嗯,我知道。」      「妳……不好奇嗎?」梁貞試探地問。      「他現在就在我們店樓上上班。」趙晴晴淡淡地說。      「太巧了吧!那……你們有沒有……」      「就是像許久不見的朋友寒暄那樣而已。」她自己先說,否則梁貞又要亂猜。      「妳還喜歡他嗎?」梁貞以為趙晴晴這麼久沒談感情,是不是心裡還有周邑?      「……沒有。」他們不合適,喜歡也沒用。      「那要不要給妳介紹對象?我們公司有一個還不錯的男生。」梁貞從來不過問趙晴晴的感情事,但是她最近交了男朋友,增添了幸福感,也想趕快給趙晴晴找個男人陪伴,不然她一個人好像太孤單了。      「不用啦!我自己會看著辦。」如果和梁貞說不想交男朋友,她一定又要說一堆曉以大義的話,不如不說。      「好吧!下禮拜見!」      收了線,趙晴晴翻到通訊錄,看了看那串電話號碼,想一想,還是刪掉好了。      這個星期日趙晴晴要輪班,一大早進了店,生意就一直很好,絡繹不絕的人潮裡,她看到穿著休閒服的周邑。      她覺得奇怪,都放假了他還來幹麼?加班嗎?      其他服務人員帶著他找了個位子坐下,他抬頭看了一眼櫃檯,和趙晴晴打招呼。      知道他有對象之後,趙晴晴像是釋懷了些什麼,告訴自己不能再對他有任何特殊的情感,面對他也就自然許多。基於友誼,她請他一杯飲料,親自端過去。      「請你的。」      「謝謝!」      「要點餐嗎?」      「好啊!妳就幫我點妳推薦的就好。」      他抬頭朝她笑,讓她想起曾經的一個畫面,那雙大眼睛。      趙晴晴回去工作,時不時瞥一眼周邑,他悠閒地用完餐,翻看著自己帶來的書。      店裡翻桌率很高,實在忙不過來,趙晴晴正忙著整理上一輪客人待收拾的桌子,她兩隻手都疊了好幾個盤子,盤子上還疊著杯子,在繁忙的時候必須這麼做才有效率,避免來來回回穿梭,這是她工作多年的經驗。      趙晴晴兩手托著盤子,走道上,突然迎面跑來兩個追逐的孩子,撞到趙晴晴的身側,她手上拿著東西原本就不穩,這麼一撞,她下意識想護住手上的東西,往前一撲,跌在杯盤狼藉裡。      巨大的破碎聲響傳來,整間店裡的人都沉默了,大家轉頭過來看著趴在地上的趙晴晴。她吃痛地想從地上爬起來,兩隻手掌傳來劇烈的刺痛,剛剛那麼一撲,碎玻璃插進她的手掌裡。      她捂著兩隻手,眼淚快要掉下來。      其他服務生衝過來,有的拿了掃把,有的拿著拖把過來善後,沈淨先過來扶趙晴晴,關心她有沒有事。      突然一個婦女出來拉住那兩個孩子,手不停抽著孩子的屁股,大聲責罵他們,「讓你不要跑還跑!看吧!我看你怎麼賠!」      其他服務生秉持著服務業的精神,當然是一直說沒關係,也沒要對方賠的意思。      可趙晴晴兩隻手鮮血淋漓,那兩個孩子和家長也不敢過來看,只是遠遠地說了句對不起,問她要不要看醫生?      趙晴晴的手傷成這樣,是一定要去醫院處理的,可是現在店裡面這麼忙,她怎麼有時間走開?      孩子的家長自願說要送趙晴晴去醫院,醫藥費他們會負責。      「我帶妳去吧!」周邑走過來,站在趙晴晴旁邊,「我是她朋友,我陪她去,請你們顧好自己的小孩,只出一張嘴叫他們不要跑,難道他們就會聽嗎?你們留個電話,等確定她傷好了,再把醫療收據一次性給你們。」      孩子的家長尷尬地留了電話,其他人忙著整理,周邑扶著趙晴晴要去就醫。      趙晴晴看著滿手的碎片,這恐怕不是自己能處理得來的,她死命咬著嘴脣忍住手上的疼痛,只能跟著周邑去。      「你、是不是在加班?還是我自己坐車去?」趙晴晴虛弱地問。      「我沒加班。」周邑表情嚴肅。      趙晴晴不敢再說話,不知道他在氣什麼。      到了鄰近醫院,周邑帶她去急診,醫生看了看她的手,讓護士先幫她消毒手上的傷口,再準備挑去傷口中的玻璃。      「會有點痛,忍耐一下。」      趙晴晴坐在位子上,閉著眼睛,慘白的臉,伸出兩隻手,像待宰的羔羊。      醫生開始動作,她扭過頭,緊閉眼睛不敢看,有淚光從眼角溢出來,她告訴自己不能哭,都多大的人了,丟臉。      突然,臉上一陣溫熱摩娑,她微睜開眼睛,是周邑站在她身邊抱住她的頭。趙晴晴的高度剛好在他的腹部,就把臉埋在那裡。      他輕輕撫著她的髮頂,安慰她。      倏地一陣酸澀,她忍不住,將臉埋在他懷裡哭。想起以前剛認識的時候,她最討厭他摸她的頭,後來卻是喜歡得不得了,他的手好像有魔力,能讓她瞬間就變得脆弱。      玻璃細碎,挑了大半個鐘頭才把兩隻手挑乾淨,接著趙晴晴的手被包成兩顆大饅頭。      周邑付了醫藥費,趙晴晴不好意思,想從包裡掏錢,可手上動作遲鈍。      「別忙了,這收據我收著,到時候幫妳向那對夫妻求償,還有妳不能上班的損失也一併要他們賠。」      趙晴晴點了下頭,要她去開口求償,她覺得很有心理壓力,如果有人願意代她處理,她覺得比較安心。      「不好意思,麻煩你了。如果你忙……我可以自己做。」      「沒關係,這些事情我處理過,我來吧!」      趙晴晴跟著他去領藥,又去了趟藥局買紗布等消毒用品,出了醫院,周邑問她家裡的地址。      趙晴晴老老實實地回答。      她跟著周邑上車,規規矩矩坐在位子上動也不敢動,剛剛匆忙沒有仔細看,現在才發現,車內整理得非常乾淨,一點垃圾也沒有,後視鏡掛著一條藍色的繩結。      趙晴晴盯著那條已經陳舊不堪的繩結,很明顯的因為斷掉了,被他綁在後視鏡上,只剩短短的一節,不仔細看很難發現。      那是那年情人節她送給他的。      當時他們吵架,她負氣丟在垃圾桶裡。      後來不知道為什麼,竟又回到他手上。      人們說這種繩結可以許願,如果繩結斷了,願望就能實現。      周邑發現她的目光,淡淡地笑了。      「這繩結……斷了?」趙晴晴轉頭看他。      他保持著微笑握著方向盤,看了她一眼,點頭。      「你當時有許願嗎?」      「有。」      「什麼願望?」      「祕密。」      「那願望實現了嗎?」      「嗯,實現了。謝謝妳送給我這麼好的東西。」      被他這麼一道謝,趙晴晴呵呵笑了,原本車內的尷尬氣氛瞬間煙消雲散。

作者資料

丁凌凜

丁凌凜這名字是模擬電話鈴聲叮鈴鈴的聲音。 喜歡念詩讀散文也寫小說,腦內小劇場很多。 實際上話很少,愛穿黑色,習慣安靜,靈魂是一個孤獨的個體偶爾湊湊熱鬧。 寫作的路蜿蜒崎嶇,但如果有你陪我,那就是最開心的事。 個人專頁 https://www.popo.tw/users/lynlyn FB:碧海凌凜粼粼的海 https://www.facebook.com/lynlynzero IG:lynlynpopo

基本資料

作者:丁凌凜 出版社:城邦原創 書系:PO小說 出版日期:2018-11-15 ISBN:9789869688215 城邦書號:3PP030 規格:膠裝 / 單色 / 272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