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慶加碼最後一天
目前位置: > > >
人偶村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人偶村

  • 作者:尾巴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8-10-05
  • 定價:260元
  • 優惠價:79折 205元
  • 書虫VIP價:205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94元
  • 購買電子書,由此去!
本書適用活動
全年專享城邦好書6折購書優惠,立即搶好康∕文學類

內容簡介

駭人聽聞的獵奇謎團,毛骨悚然的結局真相, 圍繞著人性愛恨糾葛,讀完殘留淡淡的感傷…… ★海外影視改編詢問度NO.1!「鬼尾巴電影院」全新小說系列企劃啟動—— 故事太有畫面,千萬不要在晚上閱讀! ★2015 - 2017連續三年蟬連博客來年度百大作家TOP 10 博客來|金石堂|蘋果日報 暢銷美女作家 尾巴 超人氣靈異恐怖系列登場! 【故事簡介】 『……木頭刻成的嬰兒有時會全身發燙,有時身體會變色,母親明白是木頭替孩子承擔痛苦……從此,只要有孩子出生,村裡便會量身打造一個木偶娃娃,讓這個人一輩子都將人偶娃娃帶在身邊,幫他們擋去災難。』 任職於某知名週刊的採訪記者王星萍,從總編那裡拿到一疊寫著「人偶之村」的照片資料,想說內容有趣的話可以當作採訪主題,沒想到越看越覺得不舒服,彷彿內心深處在警告說不要接近那裡。然而隨後發生數起難以解釋的恐怖現象,連身旁關心她的人們也捲入其中,迫使她不得不前往人偶村調查。回想起過去幾週遭遇的離奇案件,一切的源頭,竟然和一直以來糾纏她的惡夢有關……

內文試閱

  楔子        已經數不清第幾次,再次身處於這個夢境。      我又在這片竹林裡。      隨著每一次的夢境,時間都會更長、且更加清楚。      如今,我站在這片竹林中央,孫紹齊握著我的右手,苗子程握著我的左手,低下頭,可以看見腳上那雙美麗又閃亮的紅舞鞋。      月光灑落下來,彷彿像是聚光燈將我整個人打亮。忽然,孫紹齊放開了我的手,我驚慌地看向他,想叫他別走,但喉間卻發不出半點聲音;而左手同時一鬆,苗子程也不知什麼時候退居到了竹林之後,那月光照射不到的陰暗面。      我左右張望,他們兩人的身影卻逐漸模糊,取代他們身影的是好幾雙小腳,那些充滿球狀關節的小腳從竹林後走出來,站到月光下,這是我第一次看清楚他們的容貌。      那說不上是細緻,卻十分精巧,表情僵硬又毫無生氣,卻帶著令人不安的笑意,五官像是被雕刻出來一般,卻彎成像是上弦月般。      他們將我圍在中心,站得挺直。看來渾身的球狀關節,讓他們可以隨心所欲地活動,      我們等妳好久了,就等妳一句話——      他們齊聲開口,可我不清楚他們的意思。這時我的手卻不聽使喚,慢慢舉起指著前頭,順著指尖看過去,前方有個村落。      那裡由茅草與木材所建造的平房約有三十幾戶,還有好幾塊不大的田地,似乎是個與世隔絕的山間村莊。      而當我的手指向那些村落時,人偶娃娃們一個個泛起低沉且怪異的笑聲,令人毛骨悚然,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人偶娃娃們聚集到我的身邊,不再包圍著我,而是處在我的身後,與我一同看著前方村莊。      「再跳一次舞吧,公主大人。」      他們的聲音如低喃,在我身後如此要求。      我感覺到自己似乎微笑了。月光變得更加清亮,苗子程與孫紹齊的身影出現在前方左右兩側,他們也跟著人偶娃娃們一同拍起手,但卻面無表情。而我輕輕轉了圈,身上珍珠白的旗袍在月光下閃閃發光,紅色的舞鞋也開始旋轉,我在竹林中起舞,人偶娃娃們著迷地看著。      彷彿感覺到自己和風同化了,清楚風再來要吹往哪個方向,會將我帶往何處,這場舞越跳越急,像是在為什麼拉開序幕。      忽然我聽見一陣急促的腳步聲——當我睜開眼睛,發現周圍的人偶娃娃都不見了,只剩下我一個人。      「對不起,我真的很想要這雙紅色鞋子。」一個女孩的聲音在竹林中迴盪,我追上那道聲音,但腳被泥土地上的石頭刮傷,才注意到自己的紅舞鞋不知何時消失。      內心升起一股強烈的憤怒與焦慮,那雙是我的鞋子,我怒吼著想追上那個女孩,偷走我紅鞋的女孩。      嘻嘻嘻嘻——      後頭熊熊的火光照亮了夜晚的竹林,我回頭一看,看見剛剛的村莊已陷入火海,許多著火的人尖叫哭喊,一位村民朝我奔來,對我伸手喊著救命,但下一秒卻應聲倒地,站在村民身後的是染血的人偶娃娃,手持鐮刀,帶著詭異笑容看著我。      我們會在這等妳,這村子是我們的了,終於——是我們的了——     第一章   我睜開眼睛,感覺身上全被冷汗浸濕,拿起一旁手機,又是在鬧鐘響以前驚醒。這個夢出現的次數越來越頻繁,這大概算是另一種起床方式吧。      我再次閉上眼睛,去回想剛才的夢境。這一次很清楚,與先前零散混亂的畫面不一樣,彷彿連時間順序都安排好了,故事劇情也更加清楚。我似乎是人偶軍團的首領,指揮那些人偶娃娃去破壞村子,然後有個不認識的小女孩偷走我的鞋子,所以我追著她要搶鞋子,然後人偶軍團叫我放心去追,他們會在村子等我。      整個夢講起來就是這樣,明明白白、清清楚楚,但卻找不出端倪與重點。      倒是讓我想起那雙一直沒人來認領的紅舞鞋,不知道是誰拿過來的,上面寫說那是我的紅鞋。與夢境不謀而合。      我有個不好的聯想,也許一切與我那長相相像的媽媽有關聯。      我似乎只能被動等待著這夢無預警地出現,所以別再想了,怎麼想也想不出來解答。      於是我起身到浴室刷牙洗臉,從鏡子中看見自己左肩鎖骨上那條暗紅的疤痕,這疤痕就像魚骨頭卡在我的喉嚨,記憶之中明明沒有這條疤,但卻忽然出現,像是陳年舊傷一般。      我想起方才的夢境之中,出現了孫紹齊和苗子程,也許是我日有所思,夜有所夢的關係吧。他們彷彿也變得像是了無生氣的人偶一般,在旁觀看一切。      孫紹齊,是我工作上的好同事。差不多一年前,我採訪了當時一位還沒沒無聞的藝術天才——倉,原本這題材不被總編採用,卻正巧孫紹齊的報導臨時開天窗,無可奈何之下,總編才將那篇報導放上版面救火,沒想到倉因此爆紅,成為台灣最有名的陶土捏製藝術家,屢次受到國外邀約,成為了新一代藝術家中最受注目的;為此週刊熱銷幾萬冊,空前的大好成績讓我們成為了慧眼識英雄的週刊,總編更是笑得合不攏嘴,大家一同去慶祝吃了一餐,而後續攤因太過開心喝了不少。      孫紹齊攙扶喝多了的我回家,並在我家門前與我告白,但我卻因為酒醉而忘得一乾二淨。直到隔天在辦公室,孫紹齊從我疑惑的模樣中明白我不記得,便沒再提起此事。      沒隔多久我們各別收到一封神祕的邀請函,在山中的別墅捲入一場離奇的連續殺人事件。      也在那裡,我遇見了國中同個補習班的朋友苗子程,我對他的記憶不深,但他似乎對我印象深刻。在那個地方我誰也不相信,甚至懷疑苗子程和孫紹齊是凶手,但他們兩個非但沒有懷疑過我,反而還小心翼翼地保護我。      我們三人是命案的倖存者,這詭異的情節占據台灣媒體好一陣子的新聞版面,也因此害得我們不堪其擾,許久未聯絡的爸爸甚至難得打了通電話過來慰問。身為週刊記者,總編一直希望我們以「當事人」的角度寫一篇報導,但我和孫紹齊都認為不該如此再次消費死者。      當事情逐漸平靜後,苗子程也來到我和孫紹齊所在的全民週刊裡工作,這令我和孫紹齊十分訝異。      我知道他們都喜歡我,而我也清楚他們兩個對我來說都很特別,然而我卻不明白,那份特別究竟是不是喜歡,又或是我喜歡的是他們之中的誰。      最後,我為了不想失去他們兩個,只好做了一件像是壞女人才會做的事情,不給答案,卻又給希望,將兩人留在我身邊。      於是我們現在陷入一種很奇怪的狀態,他們可能是要火力全開地競爭,變得不再像以前一樣風度翩翩。會忽然對我說出令人害羞的話,或是強勢不已卻又不勉強,這讓我既困擾又有些高興,不過這並不會使我更清楚自己喜歡的是誰。      *      「倉最近又出國巡展了?」孫紹齊端著我的黑摩卡以及他自己的卡布奇諾,站在交誼廳裡的大電視前,倉的臉此刻正出現在電視上。      「很明顯,他正在倫敦接受訪問。」不等我的回應,苗子程拿著巧克力麵包從另一邊走進來,新聞上明明寫著倫敦連線,孫紹齊的問題顯得相當不必要。      「我知道,這只是一種習慣,就像在電梯遇見拿著垃圾的鄰居,也會很自然打招呼問說『要去倒垃圾嗎?』是一樣的。」孫紹齊不以為意地聳聳肩。      「妳知道那叫什麼嗎?」苗子程看著我,而我笑著搖頭。「叫做廢話。」      我聽了哈哈大笑。      「關於這個的稿子,你們有什麼想法嗎?」總編同時從門口進來,看見我們三個人正大光明在這偷懶不禁發問。      「我打算寫民生物資上漲,該怎麼生活最節省,走輕鬆的小品路線。」我笑嘻嘻地回答,這篇報導也已經差最後階段就完成。      「報告總編,我寫的是有關於下禮拜就要到來的日環蝕報導,順便提一下日全蝕和月全蝕。」孫紹齊故意作個敬禮的動作,十足的老油條模樣,但總編也沒說些什麼,畢竟他才交出那鬼紅鞋的完整報導,讓雜誌狂賣好幾萬本。      「我就協助他們兩個。」擔任助理的苗子程本來工作就是協助我們。      總編是個年過四十的幹練女人,聽說大學一畢業後就從小助理開始一路爬到現在的位置,算是我相當崇拜的女性之一。      「有想法就好。」總編從冰箱拿出大烏龍茶準備離開,我看見她腋下夾了疊A4紙張。      「總編,還是您那邊有其他題材呢?」我指著那疊看似資料的東西。      「這個啊,是我認識的一個攝影師拍的,我看覺得挺有趣,如果你們沒有題材可以參考。」總編將資料拿給離她最近的苗子程。「記得準時交稿,別在這偷懶太久。」      「我們是在放空腦袋,等等才有電力繼續。」孫紹齊嘿嘿笑著,雖然不正經,但卻不令人討厭。      等總編離開後,我和孫紹齊立刻靠到苗子程旁邊,想知道總編覺得有趣的資料究竟是什麼。      A4紙上印著約五張左右的照片,上頭只寫著「人偶之村」四個字,其他都是彩色列印的照片。      第一張照片是一個大大的人頭娃娃,解析度不是太高,應該是從更大張的照片局部放大的圖,不過還是可以清楚看見娃娃的五官,十分細緻且真實,就像是真人的臉一樣,但娃娃的皮膚顏色很明顯已經斑駁。      還有幾張是被肢解的娃娃腳,或掛或插在鐵絲網上,以及缺手斷腳的嬰兒娃娃用上吊的方式綁在樹枝上,還有一張是站在制高點拍攝娃娃被釘在樹枝上的模樣。總之每張照片都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好怪,這些娃娃是怎樣?」我忍不住湧上一股噁心的感覺。      「怎麼辦?」孫紹齊眼光熠熠有神地望著我。      「什麼怎麼辦?」      「我突然不想寫日全蝕還日環蝕了,我想寫這報導。」孫紹齊看著那些照片,炙熱的眼光都快把紙燒破了。      「這的確挺有趣,但你這禮拜寫日環蝕比較符合時事吧。」苗子程將紙摺起來,下禮拜就是日環蝕的時間,這禮拜寫的報導在那時候出刊時間點剛好。      「是沒錯,不然苗子程,你去蒐集這些資料,下禮拜我們三個一起來寫如何?」孫紹齊居然也要我一起參與,我可不想寫這些娃娃的東西,會讓我想到昨天晚上那詭異的夢。      「你還敢叫苗子程蒐集資料啊?」上一次紅舞鞋的事情,就是因為苗子程蒐集資料蒐集到黃警官的電腦裡去,才害得我們必須和警方交換條件找出凶手,讓苗子程可以免罪。      「我不會再駭入她的電腦了啦。」苗子程不好意思說著。      「是再也不能駭入任何人的電腦!」我糾正他。      「是、是!」他親暱地摸了摸我的頭,害我心臟猛然跳得飛快,不過還沒有時間去想這份悸動的背後意義,孫紹齊就幼稚得過來插在我倆中間,硬是將苗子程往外擠了一些。      「總之,寫完這次報導後,查一下這人偶之村在哪裡,我們下禮拜可以外出公差去採訪!」他順勢從苗子程的手中拿過那疊紙,心情愉快地往辦公室走。      「我都沒說我要去……真是的!」孫紹齊也不聽聽我的想法,真是受不了。      「我也覺得那是很好的題材,如果能成行就好。」苗子程走到咖啡機前倒了杯咖啡。      「你不是不喝咖啡嗎?」      「我沒有不喝啊,只是比較喜歡巧克力。」苗子程喝了一小口,隨即皺著眉頭。「我果然還是喜歡甜的味道。」他的眼睛瞄向我。「所以現在這份說不上是甜是苦的感覺,讓我有些急躁。」      「你在說什麼啊?」我疑惑地問道。      「沒什麼。」苗子程別開視線。      「你好奇怪。」我噘著嘴,但他卻看著我溫柔的笑。      要命,孫紹齊和苗子程的溫柔就像毒癮一樣,會讓我習慣。      「我們回辦公室吧。」我趕緊轉過頭,拿著黑摩卡往辦公室去。      「我把這杯苦咖啡喝完再進去。」苗子程皺著眉頭繼續強灌咖啡。      一進到辦公室,就看見孫紹齊拿著那疊資料在和總編討論,一面激動地揮著手要我過去。我嘆了口氣走過去,總編手托著下巴看著我問:「妳也對這有興趣嗎?」      「對!星萍也想寫這篇報導。」我都還沒說話,孫紹齊就搶著幫我回答,真是受不了他。      「我是認為這個地方很值得用大篇幅報導。」總編從桌上放置名片的位置抽出一張名片給孫紹齊。「這是我那位攝影師朋友的電話,你們去詢問他是在哪拍到這些照片的吧。」      「沒問題!」孫紹齊高興接過名片。      「別忘了這次的稿子要準時交啊。」總編提醒。      「當然,一定準時。」孫紹齊回。      好啦,這下我一句話都沒說到,下個禮拜的報導主題就這樣決定下來。      「妳不喜歡這主題嗎?」孫紹齊終於發現我不對勁的臉,也終於想到要問我的意見。      「我當然不喜歡,看那些娃娃詭異地被掛在樹頭上,而且有些還像是被肢解一樣,簡直就像是娃娃的刑場,光是照片就很不舒服了,怎麼有辦法去現場。」我雖然生氣,但至少還記得壓低聲音,別讓總編聽見。      「這……」孫紹齊的臉變得有些慌張。「對不起啦,我覺得這很有趣啊,而且一定能引起話題,如果妳真的不喜歡,那我可以自己去採訪。」      本來不就該是這樣嗎,你自己有興趣就自己去,為什麼要把我也拉進去呢?      但孫紹齊接下來的反應卻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他耳根微微泛紅,略帶顫抖的說:「只是,我想說一起出公差,可以增加一些相處的機會。」      說完後便迅速溜回我後座的位置,留我一個人傻愣在原地。      「星萍,怎麼站在這發呆?」苗子程剛進到辦公室,看見我擋在走道上,他疑惑地問了一聲,我卻紅著臉看著他。「妳沒事吧?」      「喔,沒有。」我摸著發燙的臉坐回椅子上,苗子程看看我,又看了孫紹齊,才回到他自己的位置上。      那個孫紹齊講這種話也不是一兩天的事情,只是這次我卻有些發愣,在紅舞鞋事件時,我曾想過等事件解決要理出頭緒,好好回答他們兩個,沒想到我的答案依然模稜兩可。      做不出決定,當然也不會有答案。      想到這我又嘆了口氣,看樣子我非得要給自己一個期限才是。

作者資料

尾巴

姓名:尾巴 兒時總被說腦中有太多不實際的幻想,如今這些天馬行空成為我最重要的資產。願各位都能珍惜自己腦中的世界,並享受我所呈現給你們的世界。 FB粉絲團:尾巴Misa www.facebook.com/IKUMISAMISA

基本資料

作者:尾巴 出版社:尖端 書系:逆思流 出版日期:2018-10-05 ISBN:9789571082929 城邦書號:SPB7Z000079 規格:平裝 / 單色 / 256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