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閱節夏至加碼
目前位置: > > >
失物咖啡館(上)
left
right
  • 庫存 = 9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失物咖啡館(上)

  • 作者:默者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8-09-13
  • 定價:220元
  • 優惠價:79折 174元
  • 書虫VIP價:174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65元
  • 購買電子書,由此去!

內容簡介

★第七屆新人獎特別獎得獎 默者×超人氣實力派繪師 六百一 攜手撫平遺憾 ★我們替人解決困難,找尋失落的真相,但你是否願意面對?願每段遺忘的眷戀、微甜的遺憾,都能化為邁進的動力。 ★前作登上金石堂、博客來暢銷榜,榮獲知名作者D51、吾名翼推薦。 悲傷的眷戀、微甜的遺憾,這是一場面對與逃避的抉擇。 坐落在靜謐街角的咖啡館,靜待有緣人到來。 店長姊姊稜荷,會泡一杯咖啡傾聽你的訴求, 吵鬧的雙胞胎兄弟文鑫、深理,將使命必達, 但你是否願意面對真相? 打從一開始,我們就丟失重要事物, 渾然未覺地活在虛偽假象之中。 儘管我們祈求真實, 但若取回的是讓人悲傷的東西, 繼續沉溺於美麗的謊言裡,又有何妨。

內文試閱

  序章 兄弟戰爭      座落於彎曲隱蔽的巷弄裡,這間小巧精美得像是樣品屋的建築混雜在一群紅磚樓房之間,那木造風格的門面讓它顯得獨樹一格,在古樸的氛圍裡添上了幾分神祕感。若不是掛在門簷的木製招牌上龍飛鳯舞地寫上Socrate Cafe,大概沒人會知道這是個咖啡廳。      咖啡廳裡一個客人也沒有,唯有吧台後站著一個身穿白色圍裙的美麗女子,看起來只有十七歲,卻流露出超越這年齡的成熟氣質。      時而微蹙的眉毛有如月牙一般柔美細緻,溫婉含笑的眼神以及兩頰微陷的淺淺酒窩讓人為之神迷。她仔細擦拭杯子,專注的側顏透露出幾分堅毅,神情認真得彷彿周圍的一切全都靜止,只有她一個人沉浸於這小小的幸福喜悅之中。      眼前的畫面,有如被封印在畫布中的風景。      「稜荷姊!大事不好了!」一名看起來像是大學生的青年不識時宜地用力推開大門衝到吧檯前俯身大聲叫嚷。      「別這麼慌張,祿仁,先冷靜下來吧。」稜荷完全沒有被青年的激動影響,慢條斯理地將手中的杯子擦拭完。      接著,她從櫃子中拿出杯子與一個小包裝,小心地把包裝剪開以後將裡頭的褐色粉末倒入咖啡杯中,然後倒入熱水並用可愛的小湯匙攪拌著      「呃——稜荷姊,現在不是喝咖啡的時候了!妳家的兩個弟弟……」      名為祿仁的青年著急地想解釋現狀,但稜荷拿起杯子,緩緩地放到他的面前,那動作之中隱藏的氣魄逼得他閉上嘴,眼睛追逐著稜荷的手,隨著杯子落到木桌發出喀的一聲輕響,他已乖乖地坐到吧臺前的椅子上。      稜荷的眼睛含著溫婉的笑意看著祿仁,在那樣的注視下,祿仁乖乖地端起咖啡啜飲了一口,味道稱不上好,但也不算差,就是很普通的即溶咖啡。      「我到現在還是不明白,為什麼稜荷姊開咖啡廳,卻總是用即溶咖啡包?至少使用咖啡機之類的應該會比較好?」      「因為文文跟理理不允許我用咖啡豆泡咖啡……」稜荷露出困擾的表情,不過很快地展顏而笑。「不過,之後有機會我一定會讓你們見識一下我的手藝!」      「這對雙胞胎兄弟明明一見面就吵架,就只有在面對稜荷姊時才會意見一致……」祿仁顯得有些傻眼,但單憑弟弟這麼說就乖乖放棄的姊姊感覺也大有問題。      「那麼,文文跟理理這次又做了什麼事?」看祿仁已經冷靜下來,稜荷問。      「啊,對!他們又對彼此宣戰了啊!」祿仁想起正事,整個人崩潰地抱頭慘叫。      稜荷的笑容裡添上了幾分無可奈何,右手撫著額際微微搖了搖頭,不過這件事打從祿仁慌張地跑來時,她就多少能猜到是這樣的結果了。      祿仁喝了一口咖啡,深呼吸之後,開始說起昨晚發生的事情。      ※ ※ ※      「啊啊——呼呼呼、呵呵呵呵——」      大學裡的某座學生宿舍中,某個男子坐在電腦前,對著一片白得好像雪一樣的文字檔案介面發出怪聲,一手翻著資料,一手在鍵盤上來回敲擊,眼神來回於桌上的資料與螢幕上的文字。      隨著時間一秒一秒過去,那白色的頁面漸漸填滿文字,最終,在夜半十二時的鬧鐘聲響起之前,他用盡全力敲下了Enter鍵,之後,整個人有如力氣散盡似地癱趴在桌上,將原本桌上以西洋文學概論為首的各種參考用書與資料全都推倒,嘩啦碰咚地散落滿地,把自己完全掩埋於書本與紙張之中。      「小文,你作業又忘了寫啊?」同房間的祿仁被這聲音嚇了一大跳轉身,面前的慘狀讓他看傻了眼。      大一、大二通常都是住學校宿舍,一個房間四個人,在入學時學校依據未公開的規則做分配,只知道室友通常都是不認識的人。      祿仁的三位室友裡頭,有兩位是物理系學生,不過因為不同的理由常常不在宿舍裡頭,所以祿仁最熟悉的便是文鑫。      「才不是忘了寫,而是本來就打算留到現在再寫,只不過是分析表現手法的報告,隨便胡謅就有一大堆,根本不需要一個月。」文鑫維持趴在桌上的姿勢仰頭看著螢幕檢查剛寫好的報告。      「這樣教授會讓你過關啊?」      「反正第一次交出去的報告一定會被教授畫滿叉叉,之後再針對被退回來的報告分析教授的理念傾向,根據這個作修正就能輕鬆拿到高分!」      「好辛苦。」      「就是說啊!讀電腦真好,每天都可以玩電腦!不用像我們這樣要讀一大堆、一大堆、一大堆的文本資料,只為了寫那幾頁的報告,有時題目還讓人搞不懂究竟有什麼意義……」      「呃——我們不是在玩電腦,是在學計算機理論。」      「真好,連計算機都可以開一門課,那種東西不是國中就會用了嗎?我還會用工程計算機,轉到你們系上應該沒有問題吧?」      「不是那個,在我們系上的計算機,指的是電腦。」祿仁楞了一下,連忙解釋。「不過就算是這樣,你還是可以過來啊。阿理是系上的資優生,就算你什麼都不會也有他幫忙。」      「休想!不小心考上同一間學校已經是忍耐的極限,要我跟他念同一個系,除非他承認我是哥哥!」文鑫斬釘截鐵地回絕,突然表情一變,大叫一聲轉過頭在鍵盤上按了幾下。「差點忘了存檔!」      「哈哈,如果斷電就糟了。」      「若是斷電我反而能夠心平氣和地接受,但若原因是出自於……」      文鑫愈說愈小聲,到最後嘴巴一張一闔發不出半點聲音,瞪大眼睛看著螢幕,臉上表情一片茫然。      「怎麼了?」      祿仁好奇地探頭看向文鑫的螢幕——在文字檔上出現了一隻缺了一角的黃色月餅狀怪物,那缺失的一角就像是嘴巴一樣一開一闔,將畫面上所有的文字一個又一個吃掉,詭異至極的畫面讓祿仁也不禁跟著做出嘴巴開闔的動作。      這隻黃色怪物,祿仁已經熟到不能再熟,深理稱呼它為朧,是他最心愛的寵物,常常幫他執行一些像是毀掉文鑫電腦的事情——同時也是文鑫恨之入骨的對象。      當他們反應過來必須得做些什麼時的時候,文鑫的文章早已全數化為雪白,月餅怪物朧轉向螢幕這頭,嘴巴大開彷彿在嘲笑他的失敗,甚至好像能聽到喇叭中傳來刺耳的笑聲。      「我宰了你!」文鑫的理智斷線,隨手拿起旁邊的磚塊書就要砸向螢幕卻被祿仁死命拉住。      「砸了也只會把螢幕弄壞而已啦!雖然來不及了,但總之先拔掉網路吧!」祿仁說完以後把文鑫手上的書抽走並順便幫忙把網路線拔掉。      此時,朧從嘴巴吐出了一句話顯示在畫面上:      只要你的電腦接著網路,我就能夠掌握你的一切!      文字在幾秒後消失,朧也融解消失於畫面之中。      文鑫全身顫抖,憤怒在他身上化為火焰一般熊熊燃燒,祿仁害怕地退開幾步,小心翼翼地開口。      「小文,這一定是意外,阿理一定不是故意的!」說完,祿仁又不太有自信地補上一句。「應該……」      但文鑫完全沒把祿仁的話聽進耳裡,一個勁地瞪著化為雪白的文件,一雙眼睛有如野獸,散發出下一秒便要衝上前將螢幕撕吞入腹的瘋狂。      正當祿仁還猶豫著要不要上前阻止時,文鑫的神情突然變得冷靜,所有的殺氣全都收斂起來,眼神由熾熱變得冷酷,到最後,他甚至不怒反笑,嘴角勾起的弧度讓祿仁感到恐懼不已。      「自閉兒,你以為躲在房間裡我就拿你沒輒了嗎!」      不由自主地,祿仁整個人像隻小狗一樣縮回自己的位置上不敢再開口——打從一開始,自己根本就不應該介入這兩個人之間的戰爭。      ※   ※   ※      此時的深理正坐在電腦前,三臺27吋曲面螢幕擺在面前,第一個畫面是寫滿程式的編輯器,第二個畫面有個視窗跑著密密麻麻的指令,第三個畫面是文鑫的電腦桌面,上頭是化作白紙的報告。      他幾乎能想像文鑫的表情,錯愕之後是憤怒,最後故作鎮定地說要報仇。不過,無論他再怎麼嘴硬都改不了報告全滅的事實。      事實上,被朧吃掉的文字都是傳到自己的電腦裡了,所以要還原並不是難事,然而,深理完全不打算這麼做——這一次,絕不原諒他!。      三天前,文鑫冒用深理的名義寫了篇充滿人身攻擊、沒有任何章法的三流文章投到校刊社去,氣得校刊社找上深理興師問罪,而性格孤僻、不擅長跟人接觸的他根本無法回嘴,只能夠縮在牆角等校刊社的人放棄離開。      比起當時啞巴吃黃蓮的窘境,純粹只是刪掉報告未免也太不划算——凌遲。深理決定要讓文鑫親眼看著自己的心血一點一點地化作虛無!      畫面那一頭的空白文件便是成功的證明。      將螢幕關上,鏡面隱約倒映出深理的模樣,一張與文鑫相似的臉孔,不過氣質卻大不相同,文鑫活潑而深理內斂。      他整個人靠向椅背,長長地呼出一口氣,臉上露出些許的笑容,總算是報了一箭之仇。——雖然是雙胞胎,但很明顯比較成熟的自己才是哥哥,那個輕浮幼稚的浪蕩子鐵定是弟弟。就算爸媽和姊姊稜荷直到現在都不肯說出實情,但深理深信自己就是哥哥乃是不容質疑的事實,否則這世界就太沒天理了!      不同於文鑫,因為各種理由,深理自己一個人住一個房間,不過他只要有一台電腦就足以生活,所以生活用品並不多,到頭來也只用了四分之一個房間,於是整個寢室顯得空蕩蕩的。      夜半的宿舍相對寧靜,在空空如也的房間中思考或是寫程式是深理覺得最輕鬆的時刻,只要不要接觸人,什麼都沒問題!      砰!      像是故意要與他唱反調一樣,房間被一把用力推開,在連續十幾聲拉砲聲響之後,十來個男男女女一口氣擁入深理的房間,每個人的頭上都掛著亂七八糟的七色彩帶,最前頭的一個人還小心地捧著一個蛋糕,上頭插著造型為19的漂亮蠟燭。      幾乎可說是反射動作,一看到有陌生人跑進來,深理立刻嚇得躲到房間裡最遠的角落縮著。      「小深理,生日快樂!」幾個男女開心地拍手大笑,不約而同地靠近深理。      深理表情瞬間由困惑轉變為驚愕,整個人恐慌得不斷想往更深處躲。      「呃……阿理,你好,我也來了。」祿仁有些尷尬地從一群人之中探出頭來。      深理一反平時面對電腦時的倔強自信,迎向祿仁的眼神裡滿溢著無助,感覺好像快崩潰了。      祿仁為難地轉頭看向文鑫,雖然很想幫忙,但他實在不曉得現在究竟是不是他能插手的狀況。      深理咬牙,露出絕望的表情。      祿仁不忍心地別過頭,在心中默默地向深理道歉,決定下次帶甜點來向他賠罪。      「自閉兒弟弟,祝你生日快樂啊!剛才還真是承蒙你照顧了,我實在太過感動,作哥哥的說什麼都想替你慶祝一下當作回報啊!」捧著蛋糕的人正是文鑫,他將蛋糕放到桌上以後不懷好意地靠近深理。「所以我把在這一路上遇到的所有人都拉過來為你慶祝了呢!開心嗎?」      深理充血發紅的雙眼狠狠瞪著文鑫,一副恨不得要將眼前的人碎屍萬段的模樣。      若不是知道這兩個人是血脈相連的親兄弟,甚至還是雙胞胎的話,祿仁鐵定會以為這兩個人之間有著不共戴天之仇——但反過來說的話,明明是兄弟,有需要搞成這樣嗎?      「可愛的弟弟,把我的報告毀掉時不是還很得意的嗎?現在怎麼一句話都不說了呢?」文鑫帶著奸詐的笑容在深理的面前蹲下,右手挑起深理的下巴刻意詢問。      深理用力將文鑫的手拍掉,維持著瞪視文鑫的姿勢,從口袋裡掏出手機快速地按了幾下。      突然間,在場所有人的手機同時發出各自不同的聲響,對於這樣異常的巧合,他們困惑地互望並拿出手機確認。      祿仁拿起手機,果然出現在畫面上的又是朧,有個像是漫畫對話框的泡泡浮現在朧的頭上,寫著:滾出去!      這是朧的另一個任務——深理的代言者。      雖然從沒見過深理輸入什麼訊息給朧,但朧就是能把深理想說的話顯示出來。      「這個可愛的東西是什麼?」一個跟進來的女同學將手機上的畫面展示出來問道。      「我也收到了!」      「為什麼會突然冒出這個東西?」      祿仁可以肯定在場所有人的手機一定都出現了同樣的畫面,因為若不如此,深理幾乎無法與人溝通。      「這是我家弟弟跟陌生人溝通的方法……」文鑫說著,表情一黯,語氣跟著變得悲戚。「可憐的弟弟他從小就得了自閉症,醫生說一定要強迫他面對人群才能夠改善這種症狀,但他只要一碰到陌生人就會大鬧或崩潰,我們都狠不下心來逼他……」      語畢,文鑫半轉過身,從上衣口袋中掏出了一條手帕輕輕按了眼角幾下,當他回過身時,臉上已然換上隱忍著悲傷的笑容。      「請問你們,願意與他成為朋友嗎?」      對於文鑫的演技,祿仁看得瞠目結舌,深理則是看得咬牙切齒,然而,除了他們以外的所有人都深受文鑫所感動,他們彼此互望了幾眼之後,由其中一個高壯的男同學作為代表站了出來。      「這有什麼問題!大家都是同學,早就是朋友了!」      「說起來,你們兩個長得好像,又是同年……難不成是雙胞胎嗎?」先前開口的那位女同學問。      「是啊,不過我比較早出生,所以我是哥哥。」      我才是哥哥!——像是對文鑫的話有所反應似的,手機中的朧又吐出了一句話。      而且這次怪物頭上還冒出青筋,充分表現出深理的憤怒,祿仁記得前幾天它還不會露出這種表情,所以應該是深理剛完成的新功能,能夠更加精確地表達自己的情緒——雖然祿仁一直覺得早點克服不敢與陌生人對話這個弱點更加省事,不過顯然深理並不這麼認為。      「真抱歉,弟弟還在叛逆期。」文鑫說。      「不要緊。」女同學搖搖頭。「倒是,這麼一來,今天同時也是你的生日嗎?」      文鑫點點頭,所有人隨之爆出一陣歡呼。      「那剛好,一起慶祝吧!」另一名男同學說。      「不要那麼害羞,既然是雙胞胎生日的話就要雙倍的開心!快過來,要唱生日快樂歌吹蠟燭了哦!」      一個女孩不顧深理的反抗,上前一把拉住深理的雙手將他拖到蛋糕前,蛋糕上的燭影搖曳,晃動得讓深理覺得這個世界上根本只剩下絕望。      所有人將文鑫與深理包圍起來,以兩人為中心,大家開始唱起生日快樂歌,雖然是文鑫隨便拉來的路人,有些是認識的,但更多是陌生人,在文鑫巧妙鼓吹下,把大學生愛湊熱鬧的特性激發至極限,順利把所有人都帶到這裡。      祿仁發揮他的路人特性悄悄躲到距離大家最遠的角落。看著場中的大家開心地鬼吼鬼叫,他卻覺得自己好像跟不上這些人的步調——一群人在這裡替根本不是今天生日的人慶生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但祿仁也明白,如果開口戳破這個謊言,他會被文鑫處於極刑,所以只好繼續發呆。      被男男女女圍在正中央、早已呈現三魂六魄全都不知道跑到哪裡去,感覺好像已經快走上奈何橋的深理。懷抱著罪惡感,祿仁撇過了頭,不忍目睹。      在這種場合,沒有人能違逆文鑫,祿仁在心中向深理保證,等到大家鬧夠離開以後,他會肩負起收屍的責任。      在大家手機中的朧留著深理昏厥前的最後一句話:I Shall Return.

作者資料

默者

第七屆浮文字新人獎特別獎得獎者。 孤僻成性、把人生當技能樹在點、隨身若沒有帶著小說就會覺得浪費時間,自己也覺得很難搞的麻煩人物。夢想是把人生的每個階段都記錄下來,在離開世界前,看著這些故事回憶過去的點滴,然後幸福地闔眼。

基本資料

作者:默者 繪者:六百一 出版社:尖端 書系:翼想本 出版日期:2018-09-13 ISBN:9789571082066 城邦書號:SPB7I000118 規格:平裝 / 單色 / 274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