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
要是沒有偵探就好了
left
right
  • 庫存 = 3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城邦全書系3本75折
  • 讀小說,解放你的想像
  • 讀小說,解放你的想像
  • 百大暢銷書79折!數千本好書,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你的閱讀癮!
  • 城邦好書全年6折購書優惠,立即看優惠

內容簡介

★讀者喜愛度NO.1!日本大賣400萬本《推理要在晚餐後》人氣作家 東川篤哉 「烏賊川市」系列最新作品! ★收錄日本推理作家協會賞短篇部門入圍作品「吉祥物之死」。 烏賊川市一年一度的盛大活動「烏賊節」舉辦了吉祥物選拔賽,身穿刺河魨布偶的參賽選手卻被人發現胸口遭冰椎刺中而亡—— 嫌疑犯有烏賊、淡水魚、烏龜、螃蟹以及鷲鳥,身穿布偶裝的選手們都沒有辦法手握冰椎……犯人究竟用了什麼樣的手法? 「這是怎樣?這座城市真的各方面都很隨便耶。這樣抓得到凶手嗎?」 在號稱關東犯罪率最高的「烏賊之都」烏賊川市,連日發生奇妙的案件。某些時候,私家偵探鵜飼杜夫甚至來不及趕到。但是沒關係,雖然這座城市發生許多案件,卻也有許多偵探會出面解決。話說回來,說不定只要沒有偵探,就不會發生案件……   ★好評推薦 「兼具娛樂性與上乘推理的高水準小說!」 ——沙棠(推理作家/近作《古茶布安的獵物》) 「這城市果然不需要偵探?偵探還搞不清狀況,沒想到案件也能順利破解,這要他的面子擺在哪裡……鵜飼偵探最無可奈何的一次,也是烏賊川系列最為爆笑的一次!」 ——牛小流(馬來西亞藥劑師/《藥師偵探事件簿:請聆聽藥盒的遺言》作者)

目錄

倉持和哉的兩個不在場證明 吉祥物之死 博士與機器人的偷天換日詭計 某間密室的起始與終結 酷似被害者的男人

內文試閱

        「安西伯父,拜託,我這輩子就求您這一次了。」      九月夕陽斜射的客廳裡,坐在沙發前緣的倉持和哉,雙手撐在桌面深深低下頭。坐在正對面沙發的是體格矮小的老人。他板著臉喝光玻璃杯裡的涼酒,滿是皺紋的右手撥起稀疏的白髮,犀利如鷹的視線投向和哉。從這雙眼睛感受得到堅定的意志,和哉猜想老人會堅定拒絕。      數秒後,他的猜想完美命中。      「和哉,我先前也說過。這種刺耳的提議,休想要我從錢包拿出一毛錢。你低頭再多次,我都不會改變心意。」      毫不留情斷言的老人叫做安西英雄。是和哉妻子的大伯。      資產家安西高齡七十歲,短袖麻襯衫加上白色長褲的打扮充滿品味。拿著玻璃杯的右手無名指戴著閃亮的戒指,應該是鑽戒。戴在左手頗為花俏的手錶,看來是高級手錶的代名詞勞力士。是安西喜歡的款式。只不過,安西自己將這支手錶稱為「勞~力士」。不知為何,某個年紀以上的人們稱呼勞力士的時候,都會像這樣把第一個字拉長音。順帶一提,三十歲的和哉不曾擁有過勞力士或勞~力士。      「和哉,你聽好。」安西英雄將微紅的臉朝向和哉,帶著濃濃的酒味說教。「如果你想把我傳給你的西餐廳收掉,開新的店重新出發,就要靠你自己的錢跟才華去做。哼。想在街上開一間最時尚的咖啡廳?亂來。以為把經營困難的西餐廳改成稍微體面的咖啡廳就能快速賺錢?天底下哪有這種好事?到頭來,你以為這裡是哪裡?原宿?代官山?還是南青山?」      「不。」和哉說出位於眼前無法撼動的事實。「這裡是烏賊川市。」      烏賊川市。有人說這是確實位於關東某處的水產都市,有人說這是出自小說的虛構都市,也有人說這是只有罪犯與偵探想像的夢幻都市,簡直被當成都市傳說。      倉持家座落在烏賊川市繁華區的一角。雖說是倉持家,卻和一般有外門與庭院的住家不太一樣。倉持家是三層樓水泥建築,一樓是名為「Hero's Kitchen」的傳統西餐廳,二樓與三樓是倉持家的居住空間。和哉他們身處的客廳在二樓。      順帶一提,西餐廳「Hero's Kitchen」的店名,取自前任主廚安西英雄的名字。這間西餐廳的實質經營權,如今交棒給倉持和哉。雖然這麼說,但和哉不是廚師,也不是美食家。他將廚房交給聘雇的廚師們,自己則是專注於如何將有限的店舖有效活用,將獲利提升到極限。日夜只朝著這個目標努力的餐廳老闆。這就是和哉現在的立場。      他名片上的頭銜是「餐廳總監」。目前還沒人檢舉造假。這是倉持和哉引以為傲的頭銜。      不過,自從和哉接管經營,「Hero's Kitchen」的業績每況愈下。昔日的常客遠離,又留不住新的客人。平常門可羅雀,赤字有增無減。      ——必須在完全回天乏術之前想個辦法。      焦急的和哉,終於做出一個決定。就是轉型。放棄傳統西餐廳,改成以年輕人為客群的咖啡廳重新出發。這就是和哉的判斷。不,老實說,他覺得找一群年輕女生開一間色色的正妹酒吧最賺,但他終究不認為老古板安西英雄願意支持這種不成體統的計畫。所以和哉在「Hero's Kitchen」與「色色的正妹酒吧」之間取得平衡點,選擇「時尚的咖啡廳」。      不然的話,「色色的咖啡廳」也可以。      和哉內心無法完全拋棄這個偏向正妹酒吧的判斷,但是無論如何,只要沒得到安西的贊同,這項計畫肯定連一步都踏不出去。      因為安西雖然退出第一線,不過「Hero's Kitchen」的土地與建築物都登記在安西的名下。而且改裝店舖需要高額費用。到最後,這些資金也只能仰賴資產家安西。這是和哉身處的事實。      因此,和哉邀請安西英雄來到自己家。他使用的誘餌,是從供貨商那裡取得的日本酒。前廚師兼老饕的安西熱愛美酒。      ——我酒量很差不能喝,不過安西伯父喜歡喝吧?要不要來喝兩杯?加奈子不在,不過偶爾只有我們男人一起喝也不錯吧?      一個人閒得發慌的安西,完全沒有提防的樣子,接受和哉的邀約。      就這樣,在夏末依然炎熱的這天傍晚,和哉與安西英雄在倉持家客廳面對面的情境完成了。西餐廳正在放遲來的夏季長假。和哉和妻子加奈子膝下無子,加奈子也在數天前和主婦朋友們去台灣玩,預定兩天後回日本。因此,現在倉持家只有他們兩人。和哉抓住這個好機會,想在今晚把這件事做個了斷。      總之努力說服安西英雄。      不過,如果他不接受——      為了避免隱藏在內心的邪惡想法被看透,和哉維持溫和的表情繼續說。      「是的,這裡是烏賊川市。當然不是原宿或代官山那種地方。完全沒有時尚咖啡廳的印象。正因如此,也可以說競爭對手很少,我有十足的勝算。請您再考慮一下吧。」      「不,不行。居然說競爭對手少,你想得太美了。雖然可能不算是時尚咖啡廳,但外資的知名連鎖店也在烏賊川市開了好幾間吧?站前有『星巴克』,中央街有『塔利咖啡』,鹽辛街也有一間『艾瑟路希奧』。競爭對手反倒多得不得了吧?」      「恕我直言,站前的那間不是『星巴克』,是『星包克』。中央街那間不是『塔利咖啡』,是『查利咖啡』。鹽辛街那間不是『艾瑟路希奧』,是『埃瑟庫希奧』。」      「啊?」正要喝酒的安西,玻璃杯拿到嘴邊時停止了。「是嗎?」      「嗯。那些不是『外資系』,都是典型的『烏賊川資系』喔。」      烏賊川市。盜版比正版橫行,混淆不清的城市。      「什麼嘛,原來如此。」安西英雄犀利如鷹的雙眼,變得像是小鳥的眼睛。他將手上的涼酒一飲而盡,空玻璃杯重重放回桌面。「既然這樣,這種競爭對手真的很好應付吧?不,反倒說他們沒得比也不為過。好,和哉,知道這些就沒什麼好猶豫的。長達五十年的過氣西餐廳,現在就立刻收掉,早點改成時尚咖啡廳重新出發吧。不,乾脆開一間現在流行的正妹酒吧怎麼樣?比起時尚的咖啡廳,火辣正妹們聚集的正妹酒吧更適合烏賊川市吧?不然的話,在咖啡廳跟正妹酒吧之間取個平衡點,開一間『色色的咖啡廳』也行!」      「真……真的嗎?安西伯父!沒有啦,其實我的想法也完全相同……」      「嗯?想法完全相同?」這一瞬間,安西英雄的視線再度回復為犀利如鷹。「你剛才說,你一直在想相同的事?」他筆直注視和哉。      「咦?是的。」和哉貿然點頭,接著立刻搖頭。「不……不是的!」      然而,一切都來不及了。安西壓低聲音,臭罵可惡的和哉。      「我很久以前就覺得可疑,原來你想把經營五十年的西餐廳改成酒店?」      「不……不對,不是酒店,是正妹酒吧……」      「還不是一樣!居然迷上這種酒色財氣的生意!」      「呃,是!」安西過於咄咄逼人,和哉在沙發上挺直背脊。接著和哉連忙雙手撐住桌面,將頭低到看得見髮旋。「知……知道了,到了這個地步,我再也不會提議轉型了。『Hero's Kitchen』在接下來的一百年,也會一直是西餐廳,不會變成咖啡廳或酒吧,當然也不會變成咖啡吧或正妹酒吧!」      「那當然。我是這麼希望的。」      大概是看到安哉叩拜的模樣感到安心,安西再度拿起桌上的玻璃杯。和哉迅速拿起日本酒瓶,為安西的杯子倒滿酒。      「和哉,麻煩今後別再提這件事。」      「知道了。安西伯父,我不會再提。」      和哉投以暗藏意義的視線,安西在他面前一鼓作氣乾掉一杯酒。就像是以白開水潤喉般豪邁。和哉發出感嘆的聲音,安西也喝得愈來愈快。只要安西杯子見底,和哉就倒入新的酒——      經過約一小時後,交談聲從倉持家消失,只聽得到安西英雄睡著的安穩呼吸聲。拒絕和哉提議的安西,後來就這麼繼續被勸酒,終於喝到在沙發上熟睡。不對,正確來說,和哉預測會變成這樣,才一直讓安西喝他愛喝的酒。一切正如計畫進行,和哉咧嘴露出笑容,從自己的沙發起身。      「安西伯父,請別怪我啊。您太頑固了,才會變成這種結果。如果您接受我的說服,我就不必做到這種程度。可是,您把我給的最後機會都糟蹋了。既然這樣,我也只能按照預定執行計畫……慢著,我究竟是在對誰說明啊?」      和哉略為自嘲低語,注視一直躺在沙發熟睡的安西。      和哉要讓安西英雄在今晚死亡。      他當然要親自下手。      若是安西英雄過世,姪女加奈子將會流淚落入深沉的悲哀吧。同時,只要安西過世,依照他的遺囑,他持有的建築物或土地等資產,將會全部由他唯一的親屬——加奈子繼承。加奈子肯定會流淚開心不已。他的妻子就是這樣的女人。      加奈子精打細算,和哉野心勃勃。多虧如此,夫妻感情非常好。等到妻子獲得遺產,丈夫和哉也能充分發揮「餐廳總監」的本領。這麼一來就太棒了。集結火辣正妹在這座烏賊川市風光開一間正妹酒吧的理想未來肯定能開拓成功,簡直是美事一樁。比起土裡土氣販售蛋包飯或牛肉燴飯的未來好太多了。      「鬆餅與法式土司也不重要了。」      不知何時,連「時尚咖啡廳」的藍圖,和哉也已經從腦海趕走,經營非正派生意的慾望逐漸開始抬頭。他自己都覺得這個目標設定得很隨便,不過,總之這不是問題。錢要怎麼用,等到真正獲得再想吧。      重點是必須殺掉安西英雄。不過,光是殺掉還不夠。      殺害之後不能被懷疑是凶手。不過,天底下真的有這種巧妙的殺人方式嗎?      這半個月左右,和哉一直思考這個問題。      不過,現在重新思考就覺得,完美的殺人方法並非那麼好想。      十天前,他構思的是單純至極的詭計。比方說,將殺害對象的手錶指針調快一小時,然後踩壞。這麼一來,刑警看過屍體肯定會這麼說吧。      「蛋包飯警部,請看。死者手錶的指針停在九點。」      「乾咖哩刑警,你真是觀察入微。看來可以認定這就是行凶時間沒錯。」      刑警們肯定會立刻詢問和哉的不在場證明。不過,面對刑警們的詢問,他將以從容的態度這樣回答。      「案發的晚上九點,我獨自在距離很遠的中式餐館,吃了滑蛋蟹肉燴飯。」      面對完美的不在場證明,烏賊川警局引以為傲的西餐搭檔捲著尾巴撤退——大概就是這樣。      但是,不可能。再怎麼說,最近的警察也不會被這種單純的伎倆矇騙。即使是以前的警察,果然也不會中計吧。這始終是只適用於早期推理小說或電視劇的伎倆。      ——而且,弄壞勞力士有點可惜。      如此心想的和哉,將這個詭計趕出腦海,尋找其他的可能性。      一週前想到的詭計,是比上一個詭計稍微複雜的替身詭計。      簡單來說,就是找個酷似自己的人,讓他當替身。不過,實行這種替身詭計有個很大的障礙,就是要找出和自己一模一樣的共犯。如果沒人能當替身,這個詭計就是紙上談兵。      ——不過,天底下哪有這種順心如意的共犯?      即使和哉覺得這個詭計吸引他,還是不得不放棄執行。      這樣的和哉,是在短短五天前擬定最終的殺人計畫。不是什麼奇特的手段,反倒是單純的做法。不過只要順利,就可能騙過警察。      和哉已經取得這個計畫所需的「凶器」。      這個「凶器」正是本次計畫的關鍵。      為了避免吵醒安西,和哉躡手躡腳移動到同一層樓的更衣間。打開更衣間深處的門,門後是浴室。他確認預先準備的「凶器」放在浴缸裡。      是一池髒水。他從烏賊川打來大量的水,裝滿倉持家的浴缸。      和哉看著污濁的水面,暗自露出殘忍的笑容。      「如果只是要溺死一個人,在浴室就做得到……」            晚上八點半,倉持家玄關的門鈴響了。倉持家的居住空間是二樓與三樓,不過只有玄關位於下樓之後的一樓。從西餐廳的角度來看,玄關位於店舖的後門。和哉立刻下樓,打開玄關大門。      出現在他面前的,是身穿老舊西裝,標準身材的三十歲男性。他一看見和哉就親切地說著「嗨,您好您好!」愉快地舉起單手,就算這麼說,這名男性也完全不是和哉的好友或舊識。      這名不起眼的男性,也是為了這次犯罪預先準備的棋子之一。這是和哉故意邀請來到自家,用來證明自己清白的「善意第三人」。      這名「善意第三人」在和哉面前按著胸口,必恭必敬低下頭。      「初次見面,我是鵜飼。鵜飼杜夫。來自標榜『歡迎麻煩事』的鵜飼杜夫偵探事務所,擁有可靠的技術與信賴的笑容,是您的祕密好搭檔。請多指教。」      「呃……可靠的技術與……信賴的……什麼?」說明過長,和哉頓時愣住。但他立刻露出尷尬的笑容,從腦海趕走這些不重要的疑問。「哈,哈哈……哎,怎樣都好。總歸來說,您是偵探先生吧?」      「是的。感謝您本次打電話委託。」      「不,我才要道謝。抱歉這麼晚請您過來一趟。畢竟白天比較忙,想說這個時間比較能好好談。啊啊,您剛好在約定的八點半抵達耶,不愧是偵探先生,真準時。我原本還緊張了一下,擔心您沒在約定的八點半抵達。」      「——請問,您是在對誰說明?」和哉說明過多的這番話,大概令鵜飼感到突兀,他先是注視玄關內部,東張西望,然後以疑惑的表情詢問。「難道說,現在有其他客人來訪?」      「咦?」為了避免內心的慌張被看透,和哉拚命佯裝鎮靜。「您為什麼這麼認為?」他面不改色詢問,結果得到意外的答案。      「沒有啦,這裡有雙尺寸不一樣的鞋子,我想說可能有人先到……」      聽到這番話,和哉倒抽一口氣。鵜飼的指摘沒錯,換鞋處的散亂鞋子中,一雙小一號的白色皮鞋大放異彩。這正是安西英雄穿來的鞋子無誤。和哉一瞬間僵住,但是下一瞬間,他迅速蹲下去拿起這雙鞋,朝著鞋櫃——扔!接著若無其事關緊鞋櫃。      「那是內人的鞋子。」      「咦,啊啊,原來如此。沒有啦,其實是誰的鞋子都沒差。」鵜飼興趣缺缺地輕聲說完,指向玄關台階。「請問,方便讓我上去嗎?」      「那當然。」和哉擠出最燦爛的笑容,邀請偵探進入自家。

作者資料

東川篤哉(Higashigawa Tokuya)

1968年出生於廣島縣尾道市,岡山大學法學院畢業。 1996年於鮎川哲也發行的《本格推理8》首度刊登作品《不上不下的密室》。 2002年在Kappa Novels的尋星計畫「Kappa-One」得獎,以長篇作品《密室的鑰匙借給你》出道。 2011年以《推理要在晚餐後》得到日本書店大賞,該系列累積熱銷400萬本並改編為電視連續劇,創下堪稱社會現象的熱潮。 《要是沒有偵探就好了》為東川篤哉筆下最受歡迎的「烏賊川市」系列第八集。本集共收錄五篇發生在烏賊川市的案件——雖然簡介寫著有許多偵探會出面解決,其實並沒有新角色登場,主要還是由「鵜飼杜夫偵探事務所」成員、烏賊川市警察以及一名神祕(?)吉祥物演出。總之,看起來有點脫線的犯罪,由偵探們犀利偵破……不對,應該還是以有點脫線的感覺偵破吧!

基本資料

作者:東川篤哉(Higashigawa Tokuya) 譯者:張鈞堯 出版社:尖端 書系:逆思流 出版日期:2018-09-07 ISBN:9789571082936 城邦書號:SPB7Z000076 規格:平裝 / 單色 / 248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