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世界閱讀日
目前位置: > > >
非常男子高校(03)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非常男子高校(03)

  • 作者:吾名翼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8-08-21
  • 定價:220元
  • 優惠價:79折 174元
  • 書虫VIP價:174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65元
  • 購買電子書,由此去!
本書適用活動
百大暢銷書79折!數千本好書,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你的閱讀癮!
特別活動
◆首刷限量贈品限定☆絕無僅有全員集合大海報!

※商品可能因拍攝與不同電腦產生色差,圖片僅供參考,商品依實際供貨樣式為準。
※商品如經拆封、使用、或拆解以致缺乏完整性及失去再販售價值時,恕無法退(換)貨!

內容簡介

|| 各家buyer極力推薦,勇登全通路BL榜(?)長銷王! || 第一名強制轉班╳導師被拔╳班長被全班排擠——男生班.最大危機! 非常男高,震撼完結! 最男能可貴的,正是我們有男同當! ◆博客來♛金石堂♛,暢銷雙冠王再出擊,大開腦洞歸來!! ◆超狂氣火速再版!前作《幻想危機》系列第一集、第二集雙雙空降博客來、金石堂排行榜冠軍。 ◆顏值過高注意,小心昏倒!官方CP最大手,官配發糖新選擇♥ ◆人氣急上升,最佳CP增值中,再不加入討論就out! ◆吾名翼 × ツバサ,黃金拍檔最強組合,升級3.0版再合作! 【故事簡介】 我不想要跟大家分開—— 特別是你! 天下無男事,只怕有新人! 男生班永遠墊底的成績,讓校方很不滿, 校務會議決定要把他們的班導左黎換掉, 再把全校第一名千騰慎調走! 左黎失意卻也迷茫,換老師是否對班上同學更好? 而此時左源卻被扒出曾聽老師話欺騙大家的過往, 全班陷入一觸即發、彼此不信的氛圍中。 可什麼是換男見真情?這、就、是! 雖然有誤會,但也有過兄弟並肩努力的時刻, 最男能可貴的,不正是他們有男同當嗎? 既然他們是男以預料的男生班, 怎能不給校園,帶去永生男忘的熱鬧?   【關於吾名翼】 ★ 翼想本王者吾名翼,2015年出版品本本均登上通路排行榜,其中4本奪下冠軍! ★ 粉絲最愛!超人氣暢銷作家吾名翼,全新幻想新刊閃耀登場! ★ 《幻想危機》首集、第二集皆空降博客來、金石堂雙榜冠軍! ★ 《幻想危機》榮登蘋果榜第六名! ★ 暢銷大作《世界重組》加《罪惡螺旋》,蘋果日報、博客來、金石堂全制霸! ★ 2015動漫節,《世界重組》簽名資格及《罪惡螺旋》特裝版雙重秒殺! ★ 《罪惡螺旋》第一集簽名特裝版8分鐘內完銷,因大量讀者湧入導致網路書店大當機! ★ 《罪惡螺旋》第五集特裝版5分鐘內賣光!眾多讀者抗議熬夜也買不到! ★ 多本作品出版當日即稱霸博客來、金石堂總榜冠軍! 【人物介紹】 百里遼 25歲。178CM。即使綁高馬尾,深棕頭髮仍過腰。從不開口說話,感覺很冷,像個孤傲大俠。家裡是武術世家,身手和廚藝都很了得。廚房守護神。 洪亮 17歲。173CM。小麥色肌膚,黑髮,留短的小刺蝟頭。運動型男孩,喜歡籃球。容易炸毛,雖然個性大剌剌的,但很講義氣。 吳咎 16歲。174CM。栗色頭髮跟眼睛。喜歡打球,功課也好,笑起來非常爽朗,但整天打打鬧鬧,彷彿沒在認真念書。天然黑,會笑著戳洪亮死穴。

內文試閱

  「果然,得失都是平衡的。」      站在期中考榜單前,千騰慎面對大夥兒的第二次考試成績排名,沉默了半晌才幽幽地感嘆出聲。      「課後補習了那麼久,成績卻依然沒有提升,你們真的都沒救了。」      「怎麼能說沒有提升呢!小慎,你再睜大眼睛仔細看!」拉住不想在這份榜單上再多花一分一秒時間的千騰慎,左源使勁眨眼睛。      校慶後,沒過幾天,日曆剛翻到十一月,男生們便迎來了在菱東的第二次全年級考試。      相比第一次月考,這次的考題範圍要更廣,難度要更高,結果毋庸置疑——男生班幾乎又是全員墊底,承包年級倒數前十八名。      是的,是倒數前十八名。上一次月考,曾因為失戀而發憤圖強而出人意料考進入普通班行列的左萬朝,這次恢復正常水準,成績下滑落到全年級倒數第十一。      不知道左黎看到後會作何感想。      二十名男生中,唯二不在倒數排名裡的人,僅有千騰慎和吳咎。      千騰慎如他在校慶上說的那般,再次以接近滿分的傲人成績霸占菱東的全年級第一,誰都無法撼動他的寶座。      至於吳咎,這次他考到了年級第四,居然又進步了!      ——他究竟是怎麼做到的?      在得知吳咎是隱形的學霸後,左源有時會偷看他是否有在讀書。      答案顯而易見——沒有!      吳咎依然天天和洪亮一起打球,玩耍。每一次經過球場時,左源都能看到他們追著球揮灑汗水的身影。      然而,同樣都是不愛讀書只愛打球的人,洪亮是倒數第四名,和正數第四名的吳咎形成鮮明對比。      真的非常氣人了。      當然,左源不是洪亮,才不會因為吳咎名次進步而羨慕嫉妒恨。      吳咎的成績和千騰慎的比起來,不過是大巫見小巫。      面對從不讀書,卻依舊把所有人踩在腳底下、傲視群雄的千騰慎,左源只希望他能注意到一件事——      左源轉頭看向名次榜上自己的名字。      雖說目前他仍然排在倒數,但這次,他考到了年級倒數第十八名!      換句話說,撇去這輩子都不可能超越的兩位學霸,左源已經連續兩次考到了男生班的第一名!      目光不住地在姓名和千騰慎之間來回轉動,左源恨不得往臉上貼一張「我沒有發揮失常,你快稱讚我」的標籤。      千騰慎不是傻子。      左源都表現得那麼明顯了,只消一眼,他就能全部頓悟。      但他就是不想如左源所願。      其一是,對他來說,倒數第十八名的成績真的沒有值得稱讚的。準確的說,沒考過他的人,在他心目中都一樣是傻子。沒有誰傻得平凡一點和誰傻得特殊一些的區別。      如果不是左源硬拉著他來欣賞榜單,千騰慎壓根懶得去看。      其二……      千騰慎轉眸又瞧了眼左源。      想要得到表揚的他,正拿一雙亮晶晶的眼神頻頻瞥自己,猶如希望主人拿食物獎勵自己的小動物。      千騰慎不喜歡動物。      他覺得那些思想簡單且沒有自我的生物都蠢透了。      但是有一瞬間,面對左源那像小動物一樣的眼神,千騰慎的大腦竟給出了「可愛」的評價!      回憶不起來自己上一次覺得誰可愛是哪一年,似乎自己從沒對誰有過可愛的想法……雙目驟然睜大,千騰慎被自己的反常嚇醒。      他慌張地避開頭:「看你這成績,應該大部分的學科都沒及格吧?教了你那麼久,你連及格都做不到?」      沒能如願聽到誇獎,左源一點兒不氣惱。      早就知道千騰慎不會那麼容易誇自己,左源帶著能讓千騰慎更加煩躁的笑容,勾住他的脖子。      他陰陽怪氣地抱怨:「小慎,你最近怎麼傲嬌屬性越來越嚴重了?其實你現在內心已經想把我誇上天了吧?」      「我看不是我想把你誇上天,而是你自己皮癢,想上天了吧?」收起自己既震驚又想不通,也不想被左源看到的奇怪想法,千騰慎撥開左源的手。「成績名次都看完了,該去上課了!」      「別急著走啊,小慎!我跟你說啊,女孩子傲嬌,還挺可愛的,但男孩子傲嬌,就一點不可愛了!」      「誰覺得你可愛了!」      一聽到「可愛」兩字,好不容易才掩蓋住的千騰慎當即陷入慌亂!      他一反常態地回應了左源毫無意義的調侃。      甚至把自己內心的想法說了出來!      「欸?什麼?」左源歪頭,覺得耳朵好像產生了幻聽。「我剛沒聽清楚,你說什麼?」      「沒什麼!」千騰慎要炸了。      「真的?」      左源一臉懷疑。      要知道,和千騰慎住了兩個多月,左源雖然沒跟他一起成為學霸,但是有關「千騰慎」這個人的小知識,例如他說話的語氣、音調和說話風格,左源敢打包票,全校沒有人比他更清楚。      像這樣忽然揚高分貝,如同被踩著尾巴的貓的千騰慎很不尋常。      特別是……      ——小慎他剛剛說什麼可愛來著?      ……不會是我吧?      左源猛打了個哆嗦。      ——不不,一定是我聽錯了!      ——小慎應該是在說我很可惡才對!      腦中閃過無數傲嬌型角色又怒又氣地說誰討厭,再將這形象套到千騰慎身上,瞬間get到萌點的左源激動了。      想著再捉弄一下千騰慎,說不定能看到他更多反常表現,甚至真的獲得他的稱讚,左源換一條手臂又勾住了千騰慎。「來吧,想誇我就坦率地說出來吧!」      額頭青筋隱隱爆出,千騰慎壓低聲音:「我看你是臉皮越來越厚了?」      「那是,我的臉皮絕對承受得住年級第一名的高超誇人技術!」無畏於千騰慎的施壓,左源收緊手臂。「你儘管誇,不用收斂!」      「放手!」      「你不誇我就不放!」      為了證明自己絕對不會撒手,左源圈住千騰慎的脖子往上一跳,整個人像隻無尾熊一般掛到了千騰慎身上!      「唔!」      身上驀地壓下一個身高直逼一百七的男孩身體,千騰慎被左源帶著往前踉蹌一步,險些撞牆!      僅剩的理智登時湮滅。      「左源。」千騰慎瞇起眼睛,語氣格外冷靜地叫了左源的名字。      ——糟了!玩過頭了!      腦內警報倏地炸響。      危機意識上線,左源正要撤手,這次換千騰慎握住了他。      「你還是害怕我點比較好。」紫眸向後一轉,鎖定住吊在他身上左源,千騰慎以後肩與臂膀之力將他過肩摔出!      砰!      躲閃不及,左源的屁股已和大理石地面來了個親密擁抱!      「嘶嗷……」痛覺夾著寒意從尾椎直衝大腦,左源痛得淚花直接衝出了眼角。      而罪魁禍首絲毫沒有要來拉他一把的意思。      丟下坐在地上的左源,千騰慎頭也不回地疾行出了宿舍大樓!      他雙腿的邁步速率如同開到最大檔的風扇,不過眨眼工夫,千騰慎的背影就快走出左源的視野!      「靠!別走啊,等等我,小慎!」      抱住不知道有沒有摔出烏青的屁股,左源趕緊跳起來,快速地追上去。      ★      惹毛一個人,很容易。      接下來順毛的過程,十有八九困難而漫長。      很快,左源便深刻地體會到了這一真理——      千騰慎居然拿出了對待旁人的冷淡態度。無論左源如何陪笑保證下次不再調戲他,千騰慎都只給他一個波瀾不驚的眼神!      連日常的嫌棄目光都沒有了!      從未如此懷念千騰慎的嫌棄目光,左源覺得自己快變成抖M了。      然而時間不會暫停,等左源重新修回千騰慎的好感度,早自習過後,第一堂上課鈴聲緊接著奏響。      今天的第一堂課是物理。      每次成績發布後,最能讓大家夾著尾巴、乖巧做人的時刻莫過於此。      聽到上課鈴,吵吵鬧鬧的教室頃刻間安靜了下來,大家紛紛坐回到自己的座位上,視線集中到了教室門口。      左源忍不住在腦中幻想起左黎會帶著怎樣的表情走進教室,又會做怎樣的開場白。      ——他的表情應該不會太開心。開場白無非就是關於期中考試吧?      屢次做全校墊底班的班導,向來不甘於人後的左黎應該會很不滿意他們的表現,然後重新給大家制定補習計畫。      ——不知道左黎這次會不會再換座位……希望我還能跟小慎坐隔壁!      左源雙手相握,在心裡默默祈禱。      或許是聽到了左源的禱告,教室外的走廊響起了逼近的腳步聲。不出片刻,戴晉言便頂著一頭捲髮,咬著電子菸走進教室。      「咦?」      男生們愣了愣,左源和好幾個男生都不禁低頭看了下課程表。      ——是物理課沒錯啊?      「你們的班導今天有點事去了普通校區,他今天的課暫時由我代上。」戴晉言走到講臺上,放下厚厚一疊考卷。「小老師上來,把期中考卷發下去。」      聞言,千騰慎站了起來。      如果是在往日,千騰慎要去發考卷,左源一定會跟上去幫他分擔一半。      不過今天,聽到戴晉言說來代左黎的課,左源連忙拿出手機,打開了和左黎的聊天畫面。      沒有來自左黎的新消息,最近一次和他聊天是在兩天前。      也就是說,左黎沒有跟左源提及過他今天要去普通校區。      誠然,左黎不會每件事都告知左源,但每次只要他有事得離開男生班,他一定會在前一晚就騷擾左源,先贈送左源一張黑歷史照片,再笑咪咪地提醒他要看好男生,見到有任何企圖藉機「越獄」的,統統第一時間上報給他。      這次左黎什麼都沒有說。      這種情況,只有在他突然收到通知,毫無準備就被喊去了普通校區時才會發生。      一種難以言喻的微妙感湧上心頭,左源就是琢磨不出是哪很奇怪。      「那個,小慎……」見千騰慎發完試卷回來,左源條件反射地向他伸手。      千騰慎沒有回頭,可他彷彿身後有一雙眼睛,輕而易舉地避開了左源的爪子。      「喂,小慎~小慎!」      將手撐在嘴邊,左源連連呼喚千騰慎。      可惜,千騰慎鐵了心就是不搭理左源。最後左源沒喊到他,反而收穫戴晉言一記警告的眼神。      嘖。      左源縮起頭,更加懊惱早上的行為了。

作者資料

吾名翼

變成了鹹魚的魔王控。 https://www.facebook.com/nametsubasa

基本資料

作者:吾名翼 繪者:ツバサ 出版社:尖端 書系:翼想本 出版日期:2018-08-21 ISBN:9789571082301 城邦書號:SPB7I000115 規格:平裝 / 部分彩色 / 250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