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
提靈女王3:王國的命運(最終回)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2019國際書展/外版精選

內容簡介

◎改編電影由艾瑪.華森擔綱演出 ◎受歐巴馬演說啟發而形塑的英明領導者崛起故事。 ◎蘋果ibook書店2016年度好書 波瀾壯闊的大渡海行動最終章, 女王誓言在這非凡的土地上建立更好的國家! 八個月前,凱爾希完全不會魔法。她只是個年輕女孩,受過良好教育;而且懷抱強烈的信念,認為某些事絕對正確、其他事絕對錯誤。她的生活本來很平凡,從未認為自己可以當女王。 如今,凱爾希已蛻變成權力強大的君主。為了終止王國的腐化,實現應有的正義,她阻止運送奴隸,對貴族與教會課徵稅賦,重建司法制度……凱爾希成為受人愛戴的真命女王,但也樹立了許多敵人,包括最兇狠殘酷的競爭對手腥紅女王。 為了保護人民、避免腥紅女王的毀滅性入侵,凱爾希將自己和兩顆魔法藍寶石交給腥紅女王,並任命最信賴的護衛隊長釘錘為攝政王。對釘錘來說,女王遭囚於莫梅尼、身陷危險之境,除非救出女王,否則他一刻不能安心。 大渡海時期的人事物影像,依舊不斷在凱爾希的眼前上演:自己的身世之謎、提靈建國之初的黑暗歷史、兩顆藍寶石的作用、真正王冠的下落……這些祕密的真相遠超過她所能想像! 《提靈女王三部曲》是受歐巴馬演說啟發的領導者崛起故事,並試著解答:「如果可以砍掉重練,你想建立什麼樣的國家?」藉由幾位主角象徵不同的國家領導人風格,並呈現民主與獨裁體制的利弊,更重要的是,表達人民對公平正義的深切渴望。 媒體書評 凱爾希與其他女性角色豐富了這部小說的核心:這些女性意志強大又堅決,即使無法忘了自己犯的錯,她們依然努力達成目標。喬翰森沒有因為那些錯誤而懲罰她們,而是讓她們成長,最後走到當之無愧的結局。——《華盛頓郵報》 喬翰森在這系列作品持續冒著巨大的敘事風險……角色發展得很豐富,絕非無聊的黑與白,壞人與英雄一樣迷人,這個傑出系列作的最終章會讓讀者津津樂道。——《圖書館期刊》每月選書 喬翰森的眼界極具野心,描述一個社會在努力重新定義的過程中自我撕裂,並透過許多角色的故事線為那樣的衝突賦予血肉。——《出版者週刊》 《提靈女王三部曲》的最後一集持續發展凱爾希女王和提靈王國的命運,為這個系列作寫出驚心動魄的史詩結。——網路媒體「Buzzfeed」 《提靈女王三部曲》的激勵人心大結局,奇幻小說的書迷一定會蜂擁而至。——《柯夢波丹》雜誌

目錄

孤兒 第一部 第一章 攝政王 第二章 小鎮 第三章 迪梅斯尼 第四章 布倫娜 第五章 提靈的國度 第二部 第六章 艾莎 第七章 秋天 第八章 提靈的國度 第九章 潰逃 第十章 杜松子酒莊 第三部 第十一章 提靈的國度 第十二章 房子的女主人 第十三章 提靈國 第十四章 豪賭 第十五章 提靈王國 謝詞

內文試閱

有一段短暫期間,凱爾希習慣在馬車撞到路面凸起時睜開眼睛,在轉瞬之間觀看景色變化,這似乎是標記時間流逝的好方法。不過現在雨勢停歇,燦亮的陽光照得她頭疼。閉眼打盹似乎永無止境,等到馬車的顛簸再次把她搖醒,她決定繼續緊閉雙眼,聆聽周遭馬匹的移動聲響,聆聽韁繩的鏗鏘聲和馬蹄的喀噠聲。 「一塊銀子實在沒值多少,」她左邊有個男人以莫梅尼語抱怨。 「我們有薪餉,」另一個男人回答。 「我們的薪餉很微薄啊。」 「那是真的,」第三個聲音插嘴說。「我家需要新的屋頂。我們的微薄津貼根本不夠用。」 「不要抱怨了!」 「嗯,那你呢?你知道我們為什麼空手回家嗎?」 「我是士兵,知道那些事不是我的工作。」 「我聽到一些風聲,」第一個聲音悄悄嘀咕說。「我聽說,所有的將軍和他們的心腹上校正在瓜分他們的那一份,反正就是度卡特下面那幫人。」 「哪一份?沒有掠奪啊!」 「他們不需要掠奪。女王會直接從國庫撥付給他們,把我們這些人晾在外面喝西北風!」 「不可能。她為什麼無緣無故付錢給他們?」 「腥紅女王不管做哪一件事,誰知道原因是什麼?」 「別說了!你想讓中尉聽見嗎?」 「可是⋯⋯」 「閉嘴!」 凱爾希又聽了一下,但沒再聽見聲音,於是又歪著頭沐浴於陽光下。儘管持續頭痛,陽光照著她的瘀青還是很舒服,彷彿滲入皮膚,療癒底下的組織。她已經有好一陣子沒機會照鏡子,不過鼻子和臉頰摸起來依然腫脹,因此對自己的模樣大概有個底。 我們殊途同歸了,她心想,努力忍住陰鬱的竊笑。這時馬車又撞上另一個凸起。我看見莉莉,我成為莉莉,而現在,我有了她的瘀青,還真相配啊。 凱爾希遭到俘虜已經十天了,其中六天綁在莫梅尼帳篷裡的一根竿子上,然後過去四天被鎖鍊拴在這輛馬車裡。周圍的馬背上都是全副盔甲的男人,阻絕任何她逃跑的念頭,但在眼前此刻,馬背上那些男人並非凱爾希的真正問題。真正的問題坐在馬車的另一端。那個獄卒緊盯著她,眼睛因為陽光照耀而瞇成一條縫。 凱爾希完全不曉得莫梅尼在哪裡找到這個人。他年紀不大,也許沒有比潘的年紀大多少,鬍子修剪得一絲不苟,像是一條帶子繞過下巴。他的舉止不像典獄長;事實上,凱爾希開始懷疑他到底有沒有正式職位。某人真的有可能隨便就把凱爾希身上鐐銬的鑰匙扔給他,要他負責看守嗎?越是細想,她就越確定事實真是如此。自從那天早上在帳篷相見之後,她再也沒有見過腥紅女王。整個處置她的過程很有臨時湊合的感覺。 「美女,妳怎麼了?」獄卒問道。 她沒理他,不過內心似乎有某個部分抖動一下。他喚她「美女」,但凱爾希不曉得那是不是他的個人意見。她現在確實很美,是莉莉的複製品,不過她願意付出一切代價,只求換回原本的臉,卻不知道平凡的臉孔是否能逃過這男人的注視。在帳篷裡待到第三天,他針對凱爾希的臉和上半身,非常徹底地仔細毒打一頓。凱爾希不曉得他動手的原因是什麼,連他有沒有生氣都無法得知;他的神情一直很空洞,從頭到尾面無表情。 假如我有藍寶石就好了,她一邊心想,一邊回瞪著他,拒絕垂下眼睛,以免他將這樣的行為視為軟弱。軟弱會激勵他。在這趟旅程中,凱爾希花了很多時間暗自幻想:如果真能取回藍寶石,她會怎麼做呢?她的女王生涯固然短暫,但見識過各式各樣的暴力形式,然而這獄卒展現的威脅又是全新的形式:他的暴力似乎毫無來由,也無目的。這種毫無意義的感覺令她絕望,而且,這一點同樣地令她聯想到莉莉。有一天晚上,也許是一週前,她曾夢到莉莉,夢到大渡海,那是明亮且豔麗的惡夢,充滿燃燒火焰、洶湧大海和粉紅晨曦。不過莉莉的人生莫名壓縮在藍寶石裡,凱爾希再也掌握不到了。而現在,她不禁心生疑惑,幾乎是氣憤地想,她為何要經歷那一遭、見識到那麼多事呢?她現在有莉莉的臉孔、莉莉的頭髮、莉莉的記憶,但若不能看到故事的結局,這一切究竟有何目的?羅蘭.芬恩曾對她說,她是提靈家的人,但失去那兩顆寶石之後,不曉得這樣的身分有何價值。此時連安德魯斯夫人的髮冠都不見了,遺失在軍營裡。她過往人生的一切都遺留在後頭了。 其實有很好的理由。 沒錯。如今最重要的是以提靈王國為優先。她的死亡一定會發生在這趟旅程的尾聲,甚至不確定自己現在是否還活著;不過,她留下一個自由的王國,由一個好男人領導。她的心思召喚出釘錘的形象,嚴峻且不苟言笑,她一度好想念他,眼淚幾乎要從緊閉的眼簾泉湧而出。她努力抗拒那樣的衝動,心知坐在馬車另一端的男人會因她的愁苦而大樂。那人之所以如此毒打她,其中一個原因肯定是她拒絕哭泣。 拉撒路啊,她心想,努力緩和悲愁的情緒。現在釘錘坐在她的王座上,他無法像凱爾希一樣準確看出世局的發展,不過仍是優秀的領袖,公平且正派。然而凱爾希依然感到些微苦惱—著每前進一哩而不斷增長。她從未離開自己的王國,這輩子連一次也不曾離開。她實在不懂自己為何還活著,不過幾乎確定一到達莫梅尼,她的死期就到了。 有某種東西沿著小腿滑動,她嚇了一大跳。獄卒已經從馬車的地板爬過來,伸出一根手指滑過她的腿,簡直像跳蚤鑽進皮膚底下,凱爾希覺得噁心至極。獄卒又露出獰笑,挑挑眉毛,等待回應。 我已經死了,凱爾希提醒自己。理論上她已經有好幾個月都像行屍走肉。這樣一想,她突然覺得好自由,於是決定把雙腿往內縮起,整個人蜷縮在馬車一角;然後,等到最後一刻,她弓起背,伸腳踢中獄卒的臉。 他倒下,砰的一聲側面倒在地上。他們周圍的騎士全都爆笑出聲,大部分聽來很不友善;凱爾希察覺到這個獄卒在士兵之間不太受歡迎,但這個事實對於她目前的處境沒有幫助。她又將雙腿縮到身子底下,將銬住的雙手向前伸,準備用盡所有方法奮力搏鬥。獄卒坐起來,一邊的鼻孔滴著血,但他似乎沒發現,沒有特別費心抹去血跡,任憑鮮血滑落到上唇。 「我只是玩玩而已,」他說著,語氣很莽撞。「不像在玩遊戲嗎?」 凱爾希沒有回答。情緒變化得這麼快,讓她預先看出徵兆,這人的腦袋不是很正常。她無法預期他的行為模式。憤怒,困惑,興味盎然⋯⋯他每一次的反應都不同。這時,他發現自己流鼻血,於是用一隻手抹掉血跡,塗在馬車地板上。 「美女應該要乖一點,」他咒罵道,語氣像是老師對任性的學生說話。「我現在可是負責搞定她的男人。」 凱爾希蜷縮在馬車角落。她再次想起自己的藍寶石,覺得滿心懊悔,卻也在這一瞬間,她意外領悟到這趟旅程結束後,自己其實必須活下來。獄卒只不過是一連串必須克服的障礙之一。而到最後,她一定會回家。 腥紅女王絕對不會讓那種事成真。 那麼,她為何要帶我回到迪梅斯尼? 為了殺妳。她可能打算把妳的頭顱掛在派克大道上,以示尊敬。 然而,凱爾希認為這未免太簡單了。腥紅女王是直來直往的女性,假如她要凱爾希死掉,凱爾希的屍體會在卡戴爾河畔慢慢腐爛。腥紅女王一定是對她有所冀求;果真如此,她就有可能回家。 家。這一次,她心裡想的不是那塊土地,而是那裡的人們。拉撒路,潘,幽靈,安大麗,阿歷斯,埃爾斯東,奇比,柯林,戴爾,蓋倫,威爾墨,泰勒神父。凱爾希一度好像可以看到所有人,彷彿他們全都聚集在她身邊。接著,那影像消失了,她眼中只剩耀眼的陽光,令她頭疼。那並非真的看見,而只是存在她的腦子裡,奮力想要掙脫出來。不再有魔法,再也沒有了;現實是這輛滿是塵埃的馬車,勢不可擋地載著她轆轆向前行,遠離她的家園。 ※※※ 釘錘始終不曾坐在王座上。 有時候艾莎認為他可能會。這件事在護衛之間已經成為笑話:釘錘會以果決的步伐爬上高台⋯⋯然後坐在台階的最頂端,兩隻粗壯的手臂擱在膝蓋上。假如某一天很漫長,他會紆尊降貴,使用附近一張有點損壞的扶手椅,但是王座本身保持淨空。 那張石椅以整塊石材打造而成,此刻空蕩蕩的,在房間前端散發銀光,讓所有人無法忘記女王不在的事實。艾莎很確定,這正是釘錘想要達到的目的。 今天,釘錘完全無視於高台的存在,選擇坐在女王餐桌的首位。艾莎就站在他椅子的正後方;另外有好幾個人也站著,即使這麼巨大的桌子也無法容納他們所有人。艾莎沒有察覺到太多威脅,不過仍把一隻手放在她的刀子上,一如往常。她很少放開手,即使睡覺時也一樣。炸橋事件之後的第一晚(艾莎現在思考事情似乎區分成「炸橋事件前」和「炸橋事件後」),釘錘讓她擁有自己的房間,位於護衛宿舍區的外圍。艾莎固然很喜歡自己的兄弟姊妹,不過能夠離開他們,她還是鬆了口氣。她人生的那部分,舊的那部分,家庭的部分,似乎從她接受護衛工作的時候就切割開來。沒有空間容納那部分了。艾莎在自己的新房間感到很安心,從來沒有感覺這麼安心,不過有時早上醒來,她發現自己的手仍然握著刀。 阿歷斯坐在釘錘旁邊,兩排牙齒之間冒出一根骯髒的香菸。他不斷搬動面前的文件堆。阿歷斯仰賴事實和數字維生,但艾莎實在不懂,他那些紀錄在這裡到底有什麼用?女王的問題無法用文件解決啊。 阿歷斯的旁邊是霍爾將軍,伴隨他的副官,布雷瑟上校。他們兩人依然全副武裝,因為剛從前線回來。過去一週以來,僅剩的提靈軍隊一直追蹤規模浩大的莫梅尼大軍,盯著他們越過卡戴爾河,開始以緩慢但穩定的速度,向東跨越阿爾蒙特平原。看似不可能,但莫梅尼人正在撤退,打包他們的圍城設備,打道回府。 可是為什麼呢? 沒有人知道原因。提靈軍隊已經遭到殲滅,新倫敦城的防禦能力像紙片一樣薄弱;埃爾斯東說,莫梅尼人大可徹底攻破他們。提靈軍隊緊盯著入侵者,以免一切都是騙局,不過由目前局勢看來,似乎連釘錘都相信莫梅尼的撤退行動真實無誤。莫梅尼人離開了。這實在一點道理也沒有,但無論如何確實發生了。霍爾將軍說,莫梅尼士兵在打道回府的路上甚至沒有大肆掠奪。 全都是好消息,不過在這張餐桌上,所有人的情緒一點都稱不上興高采烈。女王依然沒有半點消息。莫梅尼人離開時沒有留下她的遺體。媽咪說她是囚犯,一想到這點,艾莎就覺得熱血沸騰。女王護衛的首要職責是保護統治者不受傷害,而即使女王沒死,她依然深陷於莫梅尼人的掌控。她在敵人的營區內到底發生什麼事,連媽咪也說不準。 潘坐在釘錘的另一側,臉色蒼白且拉長了臉。說到女王的安危,無論艾莎和其他護衛承擔了多少苦惱,也沒有人像潘那麼痛苦,因為他曾是女王的貼身護衛⋯⋯而且艾莎認為不只如此。這些日子以來,他沒什麼用處,似乎什麼事也做不了,只能意志消沉地喝悶酒;每當有人喊他的名字時,他也只是抬起頭,一副有點困惑的樣子。女王炸斷橋的那天,潘的有些部分已然死去,即使坐在釘錘旁邊,還維持貼身護衛的地位,但他的目光盯住桌子不動,一臉迷惘。柯林坐在他旁邊,像平常一樣提高警覺,因此艾莎並不擔心,不過她很好奇,埃爾斯東打算給潘多大的彈性空間?潘再也不適合做這樣的工作了,說出這種實情的人不知有何下場? 「開始吧,」釘錘朗聲說道。「有什麼消息?」 霍爾將軍清清喉嚨。「長官,我應該先提出報告。有很好的理由。」 「那就報告吧。莫梅尼人在哪裡?」 「長官,他們目前在阿爾蒙特平原中部,靠近克里斯河末端。他們一天至少移動五哩,自從雨停之後將近十哩。」 「沒有留下什麼東西?」 霍爾搖搖頭。「我們搜尋過陷阱。我相信撤退是真的。」 「嗯,至少這樣不錯。」 「是的,長官,不過⋯⋯」 「那些移居到新倫敦城的人呢?」阿歷斯追問。「我們可以開始送大家回去嗎?」 「我不確定安不安全,緊跟在莫梅尼大軍後面一定不安全。」 「將軍,瑞迪克森林北邊已經下雪了,假如不趕快收割農作物,到時候會完全沒有收成。」 阿歷斯停下來,呼出一口煙。「我們也面臨過度擁擠的城市一定會出現的每一個問題,像是下水道、飲水處理和疾病。我們越快把城市清空當然越好。也許如果你⋯⋯」 「我們目擊到女王了。」 這番話引起整桌人的注意,連潘也似乎清醒過來。 「你在等什麼?」釘錘咆哮說。「報告!」 「我們昨天早上看到她,遠在克里斯河三角洲。她還活著,不過上了手銬和腳鐐,固定在一輛馬車上。她沒有機會逃跑。」 「她把那座他媽的新倫敦橋炸成兩半耶!」阿歷斯厲聲說。「有哪種鎖鍊可以把她固定在一輛馬車上?」 霍爾的語氣很冷靜。「我們沒辦法非常清楚地看到她,莫梅尼騎兵隊的人牆非常密。不過我有個手下名叫劉伊,他的視力像飛鷹一樣好。他相當確定女王沒有戴著那兩顆提靈藍寶石。」 「她的狀況看起來如何?」潘插嘴說。 霍爾臉色一沉,轉頭面對釘錘。「也許我們該討論⋯⋯」 「你現在就討論。」潘的聲音變得非常低沉。「她有沒有受傷?」 霍爾以無奈的眼神看著釘錘,只見釘錘點點頭。 「是的。她的臉上有瘀青,連我透過小型望遠鏡也看得出來。她遭到毒打。」 潘的身子頹然陷進椅子裡。艾莎看不到他的臉,但也不需要看到。他那垂喪的肩膀道盡一切。整桌人默默坐著好一會兒。 「至少她在馬車裡直挺挺坐著,」霍爾終於大膽開口說。「很健康,足以站起來。我認為她沒有骨折之類的。」 「那輛馬車的位置在哪裡?」釘錘問道。 「在莫梅尼騎兵隊的正中央。」 「沒有機會直接進攻?」 「沒有。即使我的軍隊沒有化整為零,莫梅尼人也不打算冒險。她的四周圍繞著重裝騎兵隊,至少綿延一百呎長,沿著莫梅尼大道護送她,把步兵團遠遠拋在後面。我只能猜測他們直奔迪梅斯尼而去。」 「宮殿的地牢。」潘以一隻手扶著額頭。「到底要怎麼樣才能把她從那裡弄出來?」 「莫梅尼的叛亂行動準備要向南發展到迪梅斯尼了,」釘錘提醒他。「勒弗的人馬會有用處。」 「你怎麼知道能夠信任他?」 「我就是知道。」 艾莎眉毛一挑。她差點忘了勒弗的事,他大約一個多星期前離開主堡。他很帥,但是長得好看根本不代表什麼。他的手下阿藍確實很懂得耍弄紙牌魔術,不過他們遠遠比不上布萊蕭。魔術師或許有辦法進入莫梅尼宮殿的地牢,但是釘錘不信任魔術師。 「現在腥紅女王肯定要面對她的心腹大患,」阿歷斯若有所思地說。「沒有掠奪⋯⋯沒有黃金,沒有女人。我不知道她用什麼方法讓軍隊乖乖離開,但他們一定很不高興。」 「勒弗多多少少預測到了。沒有拿到報酬的士兵會發動最嚴重的叛變。等到軍隊打道回府,他預期能夠號召到最多人。」 「而那對我們有什麼意義呢?」潘質問道,「如果我們沒有女王的話?」 「潘,這一點我們以後再討論,」釘錘勸他。「現在放輕鬆。」 艾莎皺起眉頭。釘錘一直哄著潘,努力讓他心情變好,即使他出言反駁也不理會。艾莎認為應該讓潘停職一段很長的時間,不然至少要狠狠打他一巴掌。 「繼續把撤退的情形派送報告給我,」釘錘對霍爾說,「不過你的觀察重點是女王。挑兩個最好的手下,跟著她進入莫梅尼。要確定沒有跟丟。解散。」 霍爾和布雷瑟站起來鞠躬,然後朝門口走去。 「我們需要討論阿爾瓦思的狀況,」阿歷斯說。 「怎麼樣?」 阿歷斯把他的文件收攏起來,放到旁邊去。「今天早上,有一群暴民在城內造成一些損害。 他們似乎先聚集在圓形競技場,從那裡出發,一路搗亂到貝森廣場。」 「永遠都不缺暴民。」 「這一群很特別。他們的主要訴求似乎是女王的政體缺乏道德規範。」

作者資料

艾瑞卡.喬翰森(Erika Johansen)

在美國舊金山灣區成長,也居住在該地。她大學就讀於斯沃斯莫爾學院(Swarthmore College),自愛荷華作家工作坊(Iowa Writers’ Workshop)取得藝術創作碩士學位(MFA)。 當艾瑞卡.喬翰森最喜愛的作家史蒂芬.金在2003年獲得美國國家書卷獎時,她體認到自己渴望寫出具有真正重大事件的作品。2007年,她受到當時擔任聯邦參議員的歐巴馬的演說啟發,塑造出《提靈女王三部曲》主角提靈女王凱爾希的形象。艾瑞卡.喬翰森如今成為律師,但從未停止寫作。

基本資料

作者:艾瑞卡.喬翰森(Erika Johansen) 譯者:王心瑩 出版社:大塊文化 書系:R 出版日期:2018-06-29 ISBN:9789862138991 城邦書號:A1400487 規格:平裝 / 單色 / 520頁 / 14.8cm×21cm×2.7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