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11
目前位置: > > > >
最低。
left
right
  • 庫存 = 5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最低。

  • 作者:紗倉真菜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8-04-09
  • 定價:300元
  • 優惠價:79折 237元
  • 書虫VIP價:237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25元

內容簡介

★「每一章讀完後的感想,都是鮮明且美麗的,這本書好看到讓人無法抗拒。我想,這本書應該可以稱作是AV業界的《火花》吧。」——絕讚!日本媒體、讀者前所未見好評推薦! ★日本當紅女優紗倉真菜,將自身經驗與觀察化為文字,緩緩道出AV女優周遭不為人知的世界。 ★已改編電影!2017年10月《最低。》入圍第30屆東京國際電影節競選作品! 由《64:史上最凶惡綁架撕票事件》提名日本奧斯卡最佳導演 瀨瀨敬久 執導。 ★SOD大獎六項冠軍得主,Skypa!成人放送大賞史上首位三冠王 紗倉真菜 首次挑戰小說創作! 【中文版電影預告】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Kx2kSu9XC-k 在這裡跌倒的話,就再也回不去了…… 瞞著家人偷偷休學當AV女優,被發現後遭到全盤否定的少女「彩乃」。 被AV製作公司誘騙到東京,跟社長談起戀愛的浪蕩女「桃子」。 五年來不曾有過性生活,為了滿足欲求,主動參與AV演出的家庭主婦「美穗」。 因為母親曾當過AV女優,遭到同學冷眼以對的少女「彩子」。 以不同姿態尋找幸福的四位女性, 儘管不安、迷茫,仍堅持挺直身軀前進的故事。 【讀者心得推薦】 「內容充滿了溫柔且具有溫度的文字。主題環繞著AV女優,但卻是一本看了之後會讓心整個溫暖起來的小說,讓讀者對於故事中的女主角們能夠感同身受。」 「如果說小說家是『觀察的專家』,那麼將自己的性事公開讓人欣賞的AV女優,就可以說是被觀察得最徹底的一種工作。在這樣的業界持續居於領先地位的紗倉真菜,應該可以說是『被觀察的專家』……閱讀她的處女作《最低。》時,最讓我大感驚訝的,就是以這種被觀察的角度來撰寫小說的表現手法。」 「在這本小說裡,將各式各樣的元素全都聚集在一起,包含AV女優出道之後的各種衝突、家庭關係、人際關係,以及周邊的環境等等。如果作者之後再推出新作品的話,我會想要買來看看。」 「起初我以為這了不起就是AV女優所寫的情色故事罷了,只能說有這種想法的我真是太膚淺了。這是一本情節巧妙、故事動人的優質小說!」 「對於人生的酸甜苦辣各有不同體驗的大人們,也應該要來看看這本小說。我甚至覺得這部作品與芥川賞獲獎的文學作品一樣,具有細細品味的價值。」 「無法停留在同一個地方的主角們,像沒有根的雜草般展現出漂流不定、變化莫測的生命姿態。能依靠什麼呢?能仰賴什麼呢?或許她們都曾用自己的雙腳試著站穩身軀,並積極奮鬥努力讓自己留在原處,可惜結果仍舊得要四處漂流——不過,作者對此並未抱持著否定或肯定的態度。想要放棄的念頭,以及悲傷的情緒,全都淡淡地滲入,硬生生壓迫地著讀者。不管怎麼說,這樣的角度都讓本書的質感一口氣向上提升了不少。」 「我完全沒有看過紗倉真菜的A片作品,所以說起來並不是她的粉絲。這部作品描繪出生存在AV世界裡的人們各自的虛無、寂寥,以及悲哀,看似漫不經心的文字,卻能將一切表現得如此恰到好處,真是一本傑出的作品。」 「文章內容相當淺顯易讀,表現手法也相當柔和,因此會讓人刷刷刷地一直翻閱下去。書裡的故事真的很精彩,非常觸動人心,但在陷入紗倉真菜的文字世界裡時,偶爾會在腦海裡閃現可愛的『紗倉真菜的世界』,這種落差或許就是這本書最大的魅力所在。」 「書名上所標示出的『句點』,並非單純只是為了讓書名更加顯眼,我認為那或許是紗倉真菜希望自己所想的那些『最低。』的事情,總有一天能夠畫上句點、宣告終結,那個句點就代表著自己的決定以及期望。」 「看第二次的時候,對於登場人物以及故事結構會比第一次看時更加清楚,不僅讀起來更輕鬆、更容易投入感情,而且感覺也會有所改變,這一切都讓閱讀的樂趣增加不少,所以非常建議大家在看這部作品時,最少要看個兩次以上。」 「真沒想到,這部作品能夠好看到這種程度,我想,這真的是老天爺給紗倉真菜的第二個大禮。對於AV女優這份職業抱有偏見的人,一定要來看看這本書。希望你們都會臣服在紗倉真菜的才華之下。這是一本無可比擬的傑作!」 「若要用一句話來形容我的感想,那就是『好有深度的一本書啊』!以平淡的語調描繪出四位AV女優的故事,每一位所遭遇的情況及身處的環境都各不相同,然而作者卻能鉅細靡遺地一一描寫出來,真教人感到驚訝。並且,雖然乍看之下是屬於悲傷的故事,可是四位AV女優卻都在最後為自己的人生踏出新的一步,也因此讓人在閱讀時更能感受到一股強大的力量。這是一本我會很想看好幾遍的小說。」 「每一章讀完後的感想,都是鮮明且美麗的,這本書好看到讓人無法抗拒。我想,這本書應該可以稱作是AV業界的《火花》吧。」 「同樣身為女性,對於書裡的某些部份我是頗有同感的。對於家庭或自己一直以來所屬的社會環境,不知為何總是無法習慣,不清楚自己到底想要做什麼,想要成為什麼樣的人,就這樣開始四處闖蕩,心裡滿是徬徨。對她來說,成為AV女優並不是最終目的,然而這份工作卻為她引來家人的斥責怒罵。於是,她又再次陷入迷惘,明明好不容易已經走到一半了呢。她所承受的痛苦,以及被丟棄在一旁的寂寞,我都能切實感受得到。無論是誰,尤其是對女性來說,應該都可以從小說中登場的人物裡頭,找到與自己相似的影子吧。」 「這本書讓人聯想到又吉直樹的《火花》,但相較之下,紗倉真菜的作品則更呈現了社會的結構問題,透過主角們傳達對於自尊及身分認同的種種想法……」

內文試閱

第一章 彩乃      「不是那麼壞的工作嘛。」      洋平用莫名高亢的聲音說道,死皮賴臉的視線就這樣釘在彩乃脣邊。不是、壞工作。彩乃用顫抖的聲音無力地複述一次,洋平露出游刃有餘的表情點頭一笑——怎麼、可能。彩乃也虛弱地回笑。洋平那充滿濃厚酒臭味的脣碰觸自己時,她突然想起剛才用同樣部位碰過的、陶器的光滑觸感。配著端上桌的料理,彩乃就這樣喝起對方勸進的日本酒。      小口小口地,舔舐般地喝著。      ——十二月的東京。      被灌進大馬路的風吹得縮起脖子,環著雙臂的男女在選擇吃飯的店面時,來到位於青山一角、藝人們也很愛光顧的某家創作日式料理店。一道接著一道端上桌的料理,散發著高湯柔和纖細的味道。對彩乃來說,她並不覺得有多美味——像是墜落到搖晃的醉意裡——咕嚕。      她點頭答應了洋平的邀約。      「小彩,這種程度不算有喝酒喔。」      洋平嘲弄似地說著,彩乃無力地搖搖頭,說「不要再倒了」。總覺得從指尖到指甲,好像都灌滿了透明的液體。停下酒杯,她用力睜著眼睛盯住洋平。不勝酒力是正常的。彩乃畢竟才十九歲。「變成大人以後,應酬的機會也會變多,這種程度還好吧。」趁著興頭不斷勸酒的洋平,眼角瞇出皺紋,脣角卻微微露出猥瑣的表情。彩乃亂糟糟的胃發出痛苦的哀嚎。可是、還是去了。想要一點一點靠近此刻還無法碰觸到的、名為大人的怪物,像要把酒灌進喉嚨深處似地傾著酒杯,洋平用黏膩的視線很愉快地望著那樣的彩乃。      就這樣,蹣跚地拖著好奇心跟尚未穿慣的鞋,來到男人的房間。      ——今天很冷。      感受到撫過身體的寒氣,彩乃用雙手抱住肩膀。她的故鄉在北國的港口城鎮。彩乃成長於釧路澄澈的天空之下,迎著略帶濕潤潮味的海風生活,應該很耐寒才對。所以,顫抖的或許是心靈吧——她這麼想著。脫下的衣服像蛻下的殼,冰冷地皺成一團扔在地板上。她橫躺在床邊,撿起單薄的洋裝重新套上。從床上爬起來時,幾乎已經要忘記的鈍痛疾走而過。看了一下自己的腳,泛紅的後腳跟已經腫了起來。彩乃彎腰輕輕撫摸積腫的部位。想到回去時也得穿那雙鞋,就覺得一整個討厭。看樣子,為了搭配服裝,選了這麼正式的細根高跟鞋實在是個錯誤。應該有把OK繃放進包包吧?確認過之前胡亂丟著的包包在沙發上,彩乃重新環視這個對一個人來說大到近乎寂寞的寬廣房子。      「這個房子裡的家具,全部都是手工製的。」      自豪的聲音從彩乃身後逼近。      「唔。」      手指一用力,體液噗嘰溢了出來。      男人滔滔不絕的熱切言論,像是在這猥雜都會的洶湧波濤中偶然傳入耳中的雜音,滑過彩乃耳際。      「能拿來當武器的東西最好都拿來用喔。」      武器——      對彩乃來說,所謂的武器就是年輕。在自己眼前的這個男性大人,一輩子再也無法回到那個時期。身體光滑、新鮮。水水潤潤,像新長出的綠葉一樣閃閃發光。這雖是她最貴重的寶物,但另一方面,這樣的她還無法分辨世間的酸甜之味,尚未成熟的自己會被大人趁虛而入。彩乃自己很清楚這一點。      即使如此,也只能賭一把了。      「可是,光著身體工作跟陪睡有什麼不一樣?」      沒有多想就把腦中浮現的話說出口,洋平嗤笑般地輕哼一聲。      「那種更累。」      ——更累?什麼意思?      彩乃把充滿酒味的唾液和問題默默嚥了下去。      嘴脣相觸前聽到的那句話——小彩,要不要拍一支試試看?      AV。成人影片。      就體力而言,負擔比較重的應該是那個吧。不過,對於能否高明地掌握男人的舵桿、靈巧地操弄,或許有適合跟不適合之分。女人雖然擅長撒嬌,但不可能只靠這一點就輕易跨越人生。      彩乃重重嘆了口氣,洋平的手臂撒嬌似地從背後伸過來貼住自己。「結束了嗎?」洋平甜膩的聲音伴隨呼吸輕輕撫過自己的脖頸。彩乃用力抿著嘴脣,溫熱堅挺的欲望,透過洋裝傳了過來。她輕輕閉上眼睛。      適當撒嬌就好,在這個世間打滾時,精打細算處理事情的能力才是更重要的吧。然而彩乃並不知道該如何在兩者之間取得平衡。      ——不管是哪一種,都是未知的世界。      感受著下腹部久違了的余韻。那種收縮感,就像是子宮發出窒息的聲響,恢復成原來大小的感覺。      她無事可做,就這樣站了起來,拉開厚重的窗簾。      「哇、好漂亮……」      身在十五樓,夜晚的街景在眼前一望無際地開展。窗外的雲層厚厚地覆了上來,看起來好像快要下雨了。不停閃爍的紅色、橘色、白色燈光,像是暈染開來的水彩,在黑暗中虛幻地搖晃。像、夢幻一樣。她伸手撫上窗戶。      ——我、醉得好厲害。      此刻的些許醉意,帶著愉悅的快感侵襲彩乃。平常的不安消失無蹤。語言再次從背後逼近而來。      「怎麼樣?這麼漂亮的身體,太可惜了。趁年輕時可以做很多事啊。大家不是都這麼說,要是那個時候這麼做的話就好了。」      彩乃回頭望著那個熟悉成人影片業界、自豪地說著話的男人。那只不過是在臉書上,以朋友的朋友身分聯繫起來的即時關係。現代化網路上的邂逅,朝意想不到的方向發展。一切起因於國中時期的同級生。她上傳的照片tag了洋平,這個人,有某個地方吸引著自己。互傳了幾次訊息之後,不知不覺就見了面。一直到剛才,粗粗的呼息一直都在背上游移。      女人也會有不良意圖的——      或許應該感到羞恥才對。彩乃這麼想著,默默把這個念頭放在心底。      「這裡的房租要多少?」      洋平在床緣坐了下來,披著皺巴巴的睡袍,在自家優雅的房子裡露出怡然自得的模樣。      「妳覺得要多少?」      「不知道,所以我才要問啊……嗯、二十左右?」      「含地段費用,再加個十萬。」      「那麼貴?」      為室內染上淡淡色彩的燈光,讓彩乃身體顏色較深的部位透過衣服若隱若現。三十萬円。要是每個月有那一大筆錢匯進戶頭,應該用在別的地方吧,彩乃想著。可以在某方面大大改變自己。她隔著衣服的布料,輕輕摀住底下正在發燙的部位。      從高樓層公寓往下看,市中心的繁華街道閃閃發光,正因為如此,看起來就像瀰漫著煙霧一樣,街道的細部顯得模模糊糊。像這樣往下看,街道變得好小。被車輛尾燈填滿的道路,像紅色海星一樣盤據在市區裡。      在這裡,無法想起釧路的黃昏景色。      ——自己來到了一個好遠好遠的地方。      彩乃靜靜問道:      「一次多少?」      「妳是說拍一支片子嗎?」      「嗯。」      「……這個嘛。」      像是陷入沉思似地,洋平在菸灰缸邊緣輕輕彈著香菸(香菸牌子是Peace),煙灰落下。      「要看契約怎麼訂,如果是小彩的話,拍一支DVD,應該有幾十萬吧。」      「要做到什麼地步?」      「跟二到三人做愛、然後就結束了……總之、主要目的不是為了錢。」      彩乃輕輕縮起肩膀。外面的風從氣窗灌入,發出令人不舒服的悲鳴。總覺得,自己好像被這個男人看穿了一切。彩乃覺得羞恥,於是陷入沉默。目的到底是什麼?不知道。要是有幾十萬円的話要怎麼用,明明隨便想也可以想出一大堆,可是自己卻什麼都不知道。這時,不知為何,腦中猛然冒出了比自己年長三歲的哥哥——天真無邪,永遠都那麼爽朗——平常的笑容。哥哥和姐姐都長得很好看,跟長相端整的爸媽非常相似。諷刺的是,不管是像沖繩的海洋、一片澄澈、彷彿可以把所有東西都吸進去的的大眼睛,或者是形狀整齊的英挺眉毛,就連跟小臉一點也不相稱的結實骨架,彩乃也通通都沒有遺傳到。      「只有妳是剖腹產喔。」      仔細把放著體操服的手提袋整理好,彩乃的媽媽——泉美像是拿出懷念物品似地輕聲說道。      像是被醫生用手慎重捧出來似地,彩乃誕生到這個世界上。跟哥哥他們不一樣,哥哥他們中途拉搭著腦袋,像潛水似地穿過通往外界,黑暗、狹窄的產道,好不容易才露出身體。而彩乃輕而易舉地就從深海來到地面。      看著哭得毫不費力的彩乃,泉美打從心底鬆了口氣。因為第二次生產時遇到難產,吃過苦頭,「不想再對身體造成負擔,選擇這個方式是正確的。」泉美笑著說道。「而且,妳出生時是倒胎。只有妳是這樣。雖然懷孕中期常有這種情況,但我每天不管怎麼樣變換睡覺的方向,妳的頭就是不肯下來。『不要、人家想要這樣被生下來!』總覺得彩乃好像這麼拚命叫著。如果不是這樣,媽媽不會選擇剖腹產的。」      出身東北名門,不管是露出笑容的方式,或是講話時的抑揚頓挫,都顯得拘謹有禮的那張嘴,像是在嘲笑彩乃似地微微咧開——彩乃眼底看到的是這種樣子。      ——從那時起,命運就已經決定好了。      在三個小孩裡,泉美特別費心照顧彩乃,這難道不是因為同情彩乃的長相、覺得有罪惡感嗎——泉美該不會是有外遇吧。只有彩乃抱著這種不祥的疑問。      「妳老媽該不會外遇吧?」      男人若無其事地說出辛辣言詞,但彩乃不為所動。      「可是,我的小指跟爸爸很像。」      什麼跟什麼啊,洋平笑著吐槽,彩乃伸出雙手,把有著特別曲線、充滿特徵的小指給他看……總是在這種「就算相像也沒什麼好高興」的地方像爸媽。      「喔。」      「……我大概一輩子都沒辦法理解爸媽。」      用一種像是在翻動紙頁的樣子,刷啦地說出心聲。      不管做什麼都煞有介事,就連吃飯的側臉都很美麗,在這樣的一家人當中,自己就像是被天鵝生下來的鴨子一樣,彩乃背負著這種沉重的違和感活到現在。「沒辦法理解爸媽」這句話,讓男人嚇了一跳。      他把彩乃拉過來挨近自己。      「等今年滿二十歲以後就沒有問題了,這樣也不會觸法。」      ——身體很漂亮,最好趁年輕時把能做的做一做,滿二十歲的話,不需要得到父母的許可,也沒有觸法的問題。男人接二連三說出的話靈巧地蠢動著,把彩乃包裹起來。      「這樣很拘束吧。小孩又不是為了照著父母的願望活著才出生在這個世界上的。妳不覺得嗎?唸好的大學、找個穩定的工作、結婚當個好太太、早點生小孩,拼得要死要活。完全不知道那不是人生的目標,這就是被昭和時代徹底洗腦的想法。有時候我真懷疑,是不是一出生到這個世界上,腦袋裡就被植入了要我們強迫接受的價值觀。就像這樣,像機械一樣死板的是昭和時代的爸媽。明明是爸媽,卻像惡靈一樣附身,害小孩一輩子都很痛苦。想做的事,盡情去做不是很好嗎?」      彩乃咬著嘴脣,像是在忍耐什麼似的。想做、的事。就像往下望去的街道一樣,一直瀰漫著煙霧,其中到底有什麼呢,不要說探究了,就連去想都覺得可怕。認真唸書,成績優秀,從來沒有讓爸媽或老師們煩惱。在這方面,自己跟哥哥姐姐不一樣。找到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的方法,既沒有寫在教科書裡,也沒有人會教導自己,就算照著校規或指導手冊努力唸書,未來也不會明確地浮現出來。      高中畢業之後,彩乃像是從釧路逃出來似地跑到東京。      這個春天之前,她都在市中心的美容專門學校唸書。並不是因為擁有值得追求的特殊夢想。只是,如果沒有找一個來到這裡的理由,總覺得弄錯地方、出生在充滿閃亮希望的那個家裡的自己,似乎沒辦法從詛咒當中解放出來。      「放輕鬆一點就好了,妳這個年紀,就算失敗了也可以重來。」      將近四十的男人,很羨慕似地撫摸著彩乃的肌膚。從大阪來到這裡明明已經將近二十年,卻還是改不掉方言的口音。之所以感受到帶刺的說話方式,也都是因為那種口音造成的。      被洋平的雙手抱住,十多歲的鮮嫩身體鑽到男人下方。這是今天第二次的情事。在高級的房間裡,只有床鋪嘎喳嘎喳地發出彈簧被擠壓的聲音。      「我也當過AV男星,不管幾次都可以馬上硬起來。」      彩乃吃驚地咦了一聲。      「你不只是做挖角工作而已?」      洋平雖然沒有很高,但肩膀相當寬闊,在床上的時候,看起來比第一次見面時還要健壯。摩挲著像粗大樹木一樣、經過鍛鍊的手腕,洋平執拗地用力把香菸按在菸灰缸裡。血管像抓痕似地浮了上來。洋平用食指點點彩乃的鼻子,彩乃像在呼吸似地嗅著他手指上的煙味。      那時,長長的舌頭突然竄了出來。在室內燈光的照射下,閃爍著令人不快的濕潤光澤。洋平的舌頭像蛇一樣嘖嘖舔著彩乃的脖頸,很高興地說:「看,我很行吧。」男人就這樣大辣辣躺著,得意地撥著長長的瀏海。他用刷得白淨的牙齒啃囁彩乃的脖頸。剛開始覺得癢,可是,接下來她知道對方正在用力。      痛。彩乃縮起腦袋。      「會有點痛,是因為愛情啊。」      莫名其妙的理由。      「我把妳介紹給石村。要是不喜歡的話,不要做就好了。但是,說不定小彩會一頭栽進這個工作喔。」      他誇張地睜開眼睛,說了聲:「好不好?」反應稍微浮誇是洋平的壞習慣。「……我再想想。」彩乃鑽進床上。空氣中散發著常見的廉價香水味。果然、還是好冷。她用雙手緊緊抱著身體,像挨近暖爐似地,往男人的腹側蹭過去。被咬的地方熱了起來。就像成熟水果慢慢腐爛一樣,總覺得身體一點一滴地被男人的毒所侵蝕。      窗外沙沙地下起雨來,下在瀰漫著霧靄的街道上。      2      柔柔射下的初夏陽光,照在冷冷流過住宅區當中的河川。      某個位於河邊、熄燈的攝影棚裡,彩乃和一個男人恰恰對上視線——是導演坂井。      從彩乃雙峰之間流下的唾液,閃閃發光。      連喘息的時間都沒有,男星那個聳立的器官緩緩從自己身後進入。隨著對方規則的振動搖晃身體,彩乃慎重地往後望,小心不讓彼此接合的部位分離。鏡頭就在那裡。望著鏡頭裡層層的構造,自己映在鏡頭裡的眼睛,也正銳利地盯著這邊。哎呀,我看起來、是這樣啊。脣角像要融化似地、柔和地微微一笑,露出很上鏡頭的熟練表情。      架在攝影機前的圓盤型立燈靠近自己的臉龐時,彩乃覺得很熱。坂井微微張開的嘴巴動了一下,說很好。      「可以來點即興台詞。」      幾分鐘之前,坂井附在自己耳邊說道。      被對方往上頂,感受到壓迫著下腹部的飽脹感,彩乃「啊……」地叫著,發出更破碎的聲音。在男人越來越快的波動下,她的身體像是被用力拍打似地搖晃著。      「說要即興、該說什麼才好呢?」      「只要小彩用自己的嘴巴說明AV男星在對妳做的事就好了。」      沒辦法,只好搜索腦中想得到的、那些常見的淫詞穢語,喃喃地說出口。      「……等一下要從後面來。如果在地板上不舒服的話,可以移到沙發來。」      準備下一場時,對方先告訴她體位的順序。      像是繞著花瓣來回飛舞的蜜蜂一樣,攝影機的鏡頭舔舐過裸體的凹凸之處。      被誘惑似的的攝影機捕捉到的瞬間,彩乃總是習慣垂下眉毛。像是迫不亟待似地,男人腰部的動作一下子變得激烈,放在彩乃臀部的手猛然用力。      那時,男人用右手拍了彩乃的大腿兩下。      ——那是,兩人的暗號。      配合男人的喘息聲,彩乃綿軟無力地把身體往前傾,大量液體從尾椎附近飛濺開來。像恍恍惚惚、毫無生氣的人體模型似地,兩跎白稠的精子流淌出來。      「卡!」      隨著坂井的聲音,原本關掉的空調又重新打開,交談的聲音讓攝影棚像學校的午休時間一樣熱鬧,柔和的時間開始在室內流動。      ——啊啊,果然。      對方射出來的東西,質感濃稠,與其說是液體,不如說是白濁的膠狀物。男人迅速抽了幾張衛生紙擦拭彩乃的臀部,把保特瓶和紙杯遞給彩乃。彩乃輕輕漱口,唰啦唰啦地漱著,在放著男人用過的衛生紙團的紙杯裡,把充滿大量精子的唾液吐了出來。      「痛不痛?」      很自傲地說自己一年上過一千個女人——的確都有認真地工作,但有時也無法讓人感到舒服。然而,男人對這一點並沒有自覺。彩乃直直盯著他曬黑的指尖。指甲細心地磨過,像是塗了護甲油似地,保養得非常光滑。指尖部分看不到白色指甲,短得讓人幾乎覺得已經貼到肉,指尖黏糊糊地沾著彩乃的體液。彩乃下意識地瞥開視線。      「我是『鐵鰻』,很可以的。」      這個比喻的意思是「像鋼鐵一樣的性器」。      「好厲害。」

作者資料

紗倉真菜

1993年3月23日生,出身於千葉。就讀工業高等專門學校時,2012年即以SOD CREATE的專屬女星於AV界出道。2015年獲選為成人廣播獎史上第一個三冠王。同時活躍於電視演出及雜誌封面的拍攝工作,專欄於「週刊play boy」、「messy」等雜誌連載中。專書作品有《身為高專生的我邂逅了世界唯一的天職》與《凹凸》。

基本資料

作者:紗倉真菜 譯者:簡秀靜 出版社:尖端 書系:嬉文化 出版日期:2018-04-09 ISBN:9789571078250 城邦書號:SPB7G000020 規格:平裝 / 單色 / 248頁 / 14.50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