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
尋找身體(下)
left
right
  • 庫存 = 4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內容簡介

★日本各大排行榜冠軍!評價更勝《國王遊戲》!驚悚書系的新王者—— ★ E☆EVERYSTAR驚悚小說排行No.1!「野草莓」驚悚小說排行No.1! ★ 「JUMP+」校園求生驚悚原著小說排行No.1!「這本漫畫真厲害WEB」校園求生驚悚類排行No.1! ★ 日本系列銷售突破三十萬冊! ★ E☆EVERYSTAR線上閱覽總數超越兩百一十萬次! ★ 漫畫化、動畫化!日本2ch、台灣ptt、D-card討論度屢刷紀錄! 重複「今日」的求生不得, 「紅人」出現的求死不能—— 【紅人總是伴隨著歌聲出現】 「給我紅色的衣服唷,白色的衣服也染紅,染得好紅好紅。 臉臉和手手都紅通通,頭髮和腳腳也紅通通。 怎麼樣才能染紅呢?怎麼樣才會變紅呢? 撕扯手手就能染紅,撕扯身體就會變紅,撕扯腳腳也會變紅。 填滿紅色的後背,我一把抓出紅色,要把衣服變得紅通通……」 「哎……給我紅色。」 『「紅人」出現在背後。請回頭察看。』 明日香一行人持續在夜晚的校園內,尋找好朋友遙慘遭大卸八塊的身體。 在不斷重複的日子中,眾人逐漸釐清有關紅人的謎團。知悉尋找身體之謎的八代老師、發狂的夥伴、紅人的真實身分……逐漸明朗化的紅人之謎竟埋藏一段悲傷的故事。 當明日香與夥伴們找回所有的身體部位時,迎接他們的卻是意想不到的衝擊性結局! 「等大姊姊回頭時……再一起玩吧。」 【日本amazon讀者五星推薦】 「與漫畫版不同的壓迫感!覺得恐怖卻又忍不住想一口氣讀完!」 「人物描寫細緻,喜歡解謎驚悚類的讀者絕對不會失望!」 「無論有沒有接觸過相關作品,都能享受身歷其境的恐懼感!」 「讀到最後竟然哭出來了!」

內文試閱

第八天      我跟高廣就這樣靜靜地坐著發呆,直到放學時間即將到來,我們才決定回去。      高廣要回學校,女生今天又要去我家。      因為理惠的爸媽似乎很囉唆,留美子的房間則凌亂不堪。      當高廣在中途跟我們道別,現場只剩三個女生後,留美子和理惠立即發動提問攻勢。      「妳跟高廣談了什麼?」      「怎麼樣?你們要交往嗎?」      「高廣有說他喜歡妳嗎?」      兩人連回答的時間都不給我,毫不間斷地提出問題,於是我面帶微笑說:      「我們什麼話都沒說,只是一起發呆而已。」      聽了我的回答,留美子很明顯地露出無趣的表情。      「搞什麼啊,虧我們還幫你們製造機會!」      留美子這般抱怨,不過我已經察覺到自己的心情,這樣就夠了。      「別顧著說我,留美子妳自己呢?妳沒有男朋友嗎?」      「我?現在就算了吧。只要『尋找身體』不結束,即使交了男朋友也沒意義呀。」      的確如此。      本來也想問理惠這個問題,但……考量到健司的事,我只好作罷。      我們邊走邊聊這類沒營養的話題,不久便抵達我家。      今天床讓給理惠躺,我和留美子則坐在床邊。      進來這個房間後,剛剛在外面一直很聒噪的兩人態度立刻變得不同。      因為拜託我們「尋找身體」的遙,之前曾在這個房間出現過兩次,導致房內的氣氛顯得有些詭譎。      「今天會用什麼方式拜託我們呢……」      理惠躺在床上不安地問。      我也猜不出遙會採取什麼行動。      她的拜託方式一天比一天可怕。      「我可不希望……比『昨天』還要恐怖。既然高廣說睡著之後就沒感覺,我看我也來睡覺好了。」      留美子同樣一副怕遙怕得要死的樣子……垂下肩膀嘆了口氣。      如果是「昨天」那種拜託方式,不管人在哪裡做什麼事,結果都一樣。      無論我們是在洗澡,還是在吃飯,遙都會讓我們感到恐懼。      「雖然沒健司那麼嚴重,我覺得自己遲早也會變得不正常……八代老師的房間也很可怕。」      「不管是八代老師還是健司的房間……那根本不是普通人的房間。」      說完這句話後,留美子鑽進理惠的被窩裡。      看得我也想鑽進棉被裡睡覺了。      在床上休息片刻,吃完飯洗完澡後,我們決定在遙出現之前趕快睡著,於是三個人躺進棉被裡,閉上眼睛。      距離遙出現的時刻,已經沒剩多少時間了。      閉上眼睛之後,我不由得想像起高廣和八代老師此刻在聊些什麼。      在我的思緒當中,遙的事占了六成,高廣的事占了四成……      其實閉著眼睛什麼都別想就好,可我就是會不由自主地想起他們的事……      恐懼與安心這兩種完全相反的情緒,令我的心七上八下。      理惠和留美子都睡了嗎?      「妳們都睡著了嗎?」      我悄聲詢問,理惠隨即回答:「我睡不著。」      留美子則沒有回應。      不過,我也沒聽到她發出鼻息聲,所以她大概只是在打盹吧……      在我思考這些事的期間,遙出現的時刻一分一秒逼近。      就算睡著了,如果神經沒高廣那麼粗,依然會被遙吵醒吧。      我敢保證她一定會這麼做。      「理惠,我們今天也要加油喔。只剩下三個部位,很快就能找出來。」      「嗯,就快要……結束了呢。」      就在理惠如此回答時。      我感覺到……有隻冷冰冰的手抓著我的腳。      遙……來了嗎?      我沒看時鐘,所以只知道大概的時間。      不過,現已到了遙就算出現也不奇怪的時刻。      握住腳的那隻手十分冰涼……而且還慢慢往上移動。      那隻冷冰冰的手,彷彿要爬到我的身體上。      「明日香,遙她……救我!」      「就、就算妳這麼說……她也來找我了呀!」      由於遙會去找所有的人,此刻當然沒人能來救我。      遙緩慢地壓著我的身體爬上來。      我不知道棉被裡的「那個東西」是不是遙。      但在這種狀況下,除了遙之外我想不到別人了。      「唔……嗯。噯,誰啊?幹麼摸我的身體……」      留美子居然在這個時候醒了過來。      不過也是啦,畢竟遙都爬到身上了,即使睡著也會被她弄醒吧。      遙已經來到我的胸口……棉被並未隆起,只有這股冰冷的感覺持續往上爬。      隨後,兩隻白手從身體和棉被之間的縫隙伸了出來。      就在那雙手捧住我臉頰的瞬間。      棉被霍地隆起,黑色物體從裡面冒出來。      當我發現那個黑色物體是遙的頭部時……      「噯,明日香……幫我找回身體。」      遙抬頭說完這句話後,隨即縮回棉被裡消失不見。      今天遙同樣用恐怖的方式拜託我們,導致我們在進行「尋找身體」之前差點精神崩潰。      為了盡可能消除內心的不安,我們決定睡到「尋找身體」開始為止。      這項行動也跟往常毫無二致。      午夜十二點一到,我們轉移到了校舍的玄關前面。      「明日香,醒醒。聽到了沒,快點起來準備啦!」      高廣搖著我的身體這麼說,被他吵醒後我揉了揉眼睛,直盯著他的臉看。      總覺得頭腦迷迷糊糊,一時間搞不清楚自己身在何處。      「喂,妳不要緊吧?『尋找身體』要開始囉!妳清醒一點!」      啊,對喔。      我得進行「尋找身體」才行。      「我沒事,只是想睡覺,頭腦有些不清楚而已……」      說是這麼說,要不是抓著高廣的手由他一把將我拉起,我根本站不起來。      「今天同樣門一開就衝進去,妳要跟上來喔。」      「嗯……我知道了。」      我依然牽著高廣的手,等待大門開啟的那一刻,蹲在旁邊的翔太正在叫醒理惠和留美子。      「唔——嗯……怎麼了?時間到了嗎?」      留美子捂著嘴巴,「呼哇~」一聲打了個呵欠。      「大家……早安。」      理惠也一副不知身在何處的模樣東張西望。      「喂喂喂,不要緊吧?妳們看起來相當疲倦耶?」      翔太這麼問。我們怎麼可能不累。      話雖如此,「尋找身體」又不能缺席,再討厭也得參加。      「怎麼可能不累……可是,休息的話又會被殺死。」      留美子當場站起來將裙子整理好,然後看著我和高廣。      她大概是注意到我們的手牽在一塊吧。      「噯呀?噯呀呀?甜蜜地手牽著手……你們兩個終於誠實面對自己的心情啦?」      「啊?這是因為明日香跑得很慢,我得拉著她跑才行啦。」      高廣舉起牽著的手反駁留美子,不過……我覺得這個舉動只會造成反效果。      「喂,閒話之後再聊。門快開了,大家都到前面去吧。」      語畢,翔太指著玄關。      我們聽話地走向玄關。      今天健司同樣垂著頭坐在地上。      現在給人的感覺,跟早上見面時有些不同……也就是說,此刻的他很可能已經遭到附身了。      當我們來到門前時,大門已伴隨著擠壓聲緩緩開啟。      等門開出一道頂多只能讓一個人通過的縫隙,我們立刻硬擠進去踏入玄關。      健司依舊沒有任何行動。      「好,今天一樣照昨天的計畫進行調查!動作快!」      早在翔太講出這句話前,我們就已經衝出去了。      高廣拉著我的手前往工業大樓一樓。      我們進入西棟大樓,爬上樓梯再轉進連接走廊。      「工業大樓還值得調查嗎?昨天都在廁所裡找到遙的身體了……」      「啊?誰能保證同一棟大樓絕對不會藏著兩個部位?」      我懂高廣想表達的意思。      畢竟遙的身體不曉得藏在哪裡,我們只能以棟為單位逐一調查了。      可是,只剩下三個部位……我仍舊覺得,說不定會藏在更難發現的地方。      「說得也是,只能繼續找了。」      工業大樓或許就只藏了那塊左胸。      但也可能還有其他的身體部位藏在那裡。      正因為無法確定,我才沒辦法反駁高廣。      當我們跑在生產大樓和工業大樓之間的連接走廊時,又跟「昨天」一樣聽到健司的叫聲。      由於現在距離玄關很遠,那聲音不至於令我恐懼。      希望今天也能找到遙的身體……      我如此期盼,跟著高廣一起踏入工業大樓。      從工業大樓的樓梯衝下去,我們終於抵達一樓。      這一層還有五個房間尚未調查過。      危險歸危險,我們仍舊決定從最南側的房間找起。      畢竟校內廣播尚未響起,我們可以趁這段短暫期間,多調查幾個危險的地方。      「總覺得這房間好冷清喔。」      掛著「第一實習室」門牌的這個房間裡,只擺著六張大木桌和幾個櫃子而已。      木桌跟我的床差不多大,桌面布滿了無數道傷痕,散發著詭譎氣息。      伸手一摸,粗糙的木屑便沾到手上。      「二樓的實習室也差不多是這個樣子喔。不過,這種房間找起來很輕鬆。」      語畢,高廣往窗戶那一側走去。      他打算從教室後方靠窗的櫃子開始找起吧。      既然這樣,我就找走廊這一側吧。      高廣說得沒錯,整理過的櫃子找起來很輕鬆。      照這樣子看來,應該不用多久就能到下一個房間調查。      「對了,你們跟八代老師談過了吧?有什麼進展嗎?」      「嗯——這個嘛,是跟『尋找身體』無關的事。翔太和老師好像推測出案情了。」      他們釐清那起命案的真相了嗎?      我忍不住停下手邊工作,轉頭看向高廣。      高廣說,傍晚六點左右他們去了健司的奶奶家一趟,翔太和八代老師就是在那時做出了結論。      但是,高廣似乎不是很清楚案情,兩人的結論粗略來說是這樣的:      山岡泰藏並非這起命案的凶手。      就跟我料想的一樣,他其實是遭到真凶殺害,並且被迫背上殺害「小野山美子」的黑鍋。      至於真正的凶手……恐怕就是山岡雄藏。      遭人誣陷為凶手的泰藏之弟。      其餘的事只能向翔太問個清楚了。      不過……在老奶奶持有的那張照片中,大家都笑容滿面,實在看不出來他們的感情有那麼差。      「也就是說,健司的爺爺殺了哥哥吧?所以,健司才會變成那樣嗎……」      「不知道。總之快點找吧,妳的手停下來囉。」      高廣邊說邊找,此刻已經調查完一半了。      我趕緊面向櫃子繼續找,同時思索著那兩個人為何非得遭到殺害不可,但不管我怎麼想仍是一頭霧水。      就在我調查完櫃子時。      『「紅人」出現在生產大樓三樓。請大家多加小心。』      校內廣播這麼說。      「真的假的,他們三個……現在應該在生產大樓三樓耶。」      高廣看著生產大樓的方向喃喃地說。      那三個人,此刻正待在生產大樓三樓。      就是因為知道這件事,聽到「紅人」出現在那裡後,一顆心頓時七上八下。      由於我們是採團體行動,當「紅人」準確地出現在我們所處的位置時,下場就不堪設想了。      現在的情況正是如此。      「既然這樣……趁『紅人』還沒過來這裡之前,我們快點找完工業大樓吧。」      這句話聽起來或許很冷酷,可就算我們趕過去也於事無補。      屆時別說是救人,我們反而有可能會死掉。      所以,多調查一個房間,也等於是在幫大家的忙。      「是、是啊……妳說得對。這房間只剩桌子底下還沒找。」      既然這樣很快就能找完了。      我立刻來到桌邊,窺看下方。      接著移動到下一張桌子。      這樣重複幾次後,第一實習室終於調查完了。      「這裡沒有呢。不過,這樣一來就減少一個可能性了。」      高廣長嘆一口氣。      我們都很想快點找到遙的身體,可既然這裡沒有,我們也莫可奈何。      「是啊,我們去調查下一個房間吧。」      這般回答後,我前往隔壁的第二實習室。      我相信他們三個一定都還活著。      之後,我們調查了第二實習室,但沒找到遙的身體。      最後一個房間——機械工作室裡也沒有,我們就這樣找完工業大樓了。      我們總共花了三十分鐘左右。      這段期間,第二次的校內廣播都不曾響起。      我能想到的可能性只有一個。      應該是有人去當誘餌,一直跑給「紅人」追吧。      過了這麼久校內廣播都沒響起的情況,之前只發生過一次。      就是第三天,翔太被迫負責引開「紅人」的那個時候,不過那次的間隔時間沒現在長。      「這裡果然沒有。明日香,再來要去哪裡?」      還剩哪些地方呢……      之前翔太有列出還沒找過的房間,可我並沒有全部記起來。      我拚命翻找腦中的記憶,結果只想起一個確定沒找過的地方。      「西棟大樓一樓是不是還沒找過?」      我記得還沒。      「西棟大樓一樓喔……呃,那裡不是第二天留美子負責調查的地方嗎?」      「是、是呀……依留美子的個性,她大概是偷懶沒找吧?」      以留美子的性格來看,不是沒有這種可能。      她八成是假裝在調查,其實人躲在某個地方吧。      「那……我們走吧?」      我們決定前往留美子留下的西棟大樓一樓。      穿越連接走廊進入生產大樓後,我們再轉進通往西棟大樓的南側走廊,就在這時。      我在樓梯間看到了那幅景象。      染成一片血紅的樓梯,以及倒在那裡的屍體……      雖然頭部打爛了,可我知道那個人是誰。      「留、留美子……」      我已經許久不曾有過這種,彷彿胃裡的東西全都逆流而上似的感覺了。      畢竟這類屍體我看過好幾次,本以為自己已經習以為常……結果我還是無法習慣這股噁心感。      「是留美子啊……下手的是健司吧。『紅人』不會瞄準頭部攻擊。」      高廣抬手遮住我的眼睛。      不過,我覺得話不能說得這麼肯定。      因為我就曾在第二天,遭「紅人」撞碎頭部。      高廣摟著我的肩膀,帶我經過那裡。      我們是否當真對人的死麻木了呢?      是因為我們身處在這個空間嗎?還是因為我們知道,「尋找身體」結束後死者就會復活呢?      總覺得再這樣下去,即使真的有人死掉,我也不會感到悲傷……      我好怕這樣。      因為事實上,即使看到了留美子的屍體,我雖然會覺得噁心,卻不怎麼悲傷。      「腳印是往一樓的方向……所以,我們沒事的。」      我覺得,高廣的感覺同樣麻木了。      進入西棟大樓後,我們走下樓梯轉進南側的走廊。      高廣進入最靠近樓梯的房間,我則走向最裡面的房間。      教室沒什麼需要調查的地方,也不用花太多時間,所以分頭調查會比兩人找一間教室更有效率。      留美子已經死了。      這樣看來,理惠或翔太也很有可能已經死了。      畢竟時間已經過了這麼久。      「中庭呀……既然我們出不去,那裡應該不在尋找範圍內吧。」      我望著籠罩在校舍的陰影下,連一絲月光也沒有的中庭,這般喃喃自語。      月光照亮了東棟大樓的外牆,原本就很可怕的夜晚校舍變得更加清晰可見。      說到東棟大樓,廣播室的謎團還沒解開。      躲在裡面的人究竟是誰……      如果所有的房間都調查過一遍,遙的身體卻還是沒找齊,就表示那間廣播室裡藏有身體部位。      我不經意看向廣播室的窗戶……      百葉窗向來都是垂下的,此刻卻拉了上去。      此外,我還注意到,窗口那兒有對恐怖的目光正看著這裡。      不對……或許該說是那對目光捕捉到我比較正確。      我當場停下腳步,廣播室裡的人看得我不禁倒抽口涼氣。      廣播室裡的人撥開垂落下來的極長瀏海,露出眼睛直直地盯著我看。      那雙眼睛我好像在哪裡見過……可是距離太遠,看不出那個人是誰。      我不認識瀏海那麼長的人。      就在我這麼想時。      廣播室的百葉窗突然垂了下來。      「剛才……那是……」      看不見那道身影後,我才感到一陣惡寒。      一股彷彿冰水沿著背脊流下般……令全身顫慄的不適感。      總覺得廣播室裡的人還在看我……於是,我趕緊衝進最裡面的教室。      就在這個瞬間。      『「紅人」出現在西棟大樓一樓。請大家多加小心。』      校內廣播彷彿是針對我而來,心臟登時加速跳動。      那個人是否一向從那扇窗戶觀察,當我們待在西棟大樓時,便把「紅人」叫過來這裡?      不對,我記得翔太很順利地找完二樓和三樓。      這樣看來……或許只是我運氣不好。      「別想了……我得快點調查才行……」      教室內可以調查的地方並不多。      只有打掃用具櫃、課桌抽屜、垃圾桶等地方需要調查。      目前還沒聽到「紅人」的歌聲。      看來她不在走廊上,肯定是跑進某間教室裡了。      但願不是高廣調查的教室……      此刻我的心中只有這個想望。      從後門進入教室的我,打開打掃用具櫃檢查裡面。      櫃子裡只有掃把和拖把之類的物品,沒有發現遙的身體。      接著跑到垃圾桶旁邊,把裡面的東西倒出來。      「啊……這裡也沒有。」      再來只剩課桌抽屜,不過從教室後方一眼看去,看不出來裡面藏有身體。      課桌抽屜頂多只放得下手臂,看樣子遙的身體沒藏在這間教室裡。      我得去找下一間教室才行……可是,來到走廊上有可能會看見「紅人」。      即便我沒看見「紅人」,萬一「紅人」發現我,她還是會追過來,所以不能貿然衝出去。      再加上,這間教室位在最南側,隔壁是廁所和樓梯,本來就不容易移動到下一間教室。      廁所……可以的話,我實在不太想進去。      我細聽走廊的動靜,打算走出教室,就在這時。      「我一把抓出紅色~」      我聽到了拉開教室門的聲音,以及那首歌。      「紅人」來到走廊上了。      我趕緊回到教室內。      應該不要緊吧?      既然「紅人」才剛開門……她應該沒看到我吧?      我如此想道,不斷告訴自己「沒事的」。      「紅人」要是往這邊走,我就有可能遭到攻擊;要是往對面走,就換成高廣有危險。      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不安的情緒就快把我壓垮。      「要把衣服變得紅通通~」      「紅人」的歌聲逐漸往這裡靠近。      為什麼我老是遇到這種情況?      與其只能躲在這裡飽嘗恐懼,最後遭到殺害……我來當誘餌,讓高廣可以安心調查教室或許更有意義。      與其繼續待在這個地方擔驚受怕,不如離開這裡把「紅人」引走。      畢竟都要怪我讓廣播室裡的人看到……我必須負起責任。      廁所隔壁就是樓梯,只要從那裡爬上去,理應可以爭取一點時間。      萌生這個念頭時,我早已下定了決心。      現在的我似乎能夠體會,留美子為了翔太而犧牲自己時的心情。      我來到走廊準備引走「紅人」。      只要能盡量逃得遠遠的,幫高廣爭取到時間,我就死而無憾了。      只要能讓高廣在今天的「尋找身體」期間,調查完剩下的教室,那就足夠了。      我抱著這個念頭,面向走廊的北側……結果看到「紅人」就在樓梯附近。      「紅人」大概是注意到我了吧,她當場停住,緩慢地抬起頭。      「美子,我在這裡!」      「紅人」露出可怕的笑容看著我。      我已經不能回頭,也不能折回去了。      必須在她行動之前衝到樓梯間,否則跑得慢的我很快就會被追上。      所以……我老早就起步奔跑了。      幾乎就在腳踩到階梯的那一刻,「紅人」也動了起來。      之前她曾在體育館抓住我的腳,我很怕再遇上一次這種痛苦經驗。      要是「紅人」從樓梯下方抓住我,我就沒辦法把她引開,只能白白死在這裡。      「呀哈哈哈哈哈哈!」      「紅人」正追在我的背後。      大概是因為我火速衝上樓梯的緣故,她還沒追到我。      抵達二樓後,我打算盡可能逃得遠遠的……最好能逃到工業大樓那一帶,於是往北邊奔去。      我已經不能回頭,所以只能靠著「紅人」的笑聲,判斷她跟我之間的距離。      「呀哈哈哈哈哈哈!」      那天真無邪的笑聲,聽在我耳裡只是一陣令人不愉快的噪音。      彷彿是在宣告……「妳就要死了」。      不安自心臟擴散到全身各處。      此刻的感覺就好似受到毒素侵蝕一般。      本來就跑不快的雙腳抖個不停,沒辦法隨心所欲地邁進。      好不容易來到西棟大樓和生產大樓之間的連接走廊說……      「紅人」的手碰到了我的制服。      再這樣下去,她很快就會抱住我。      這樣一來,我連跑都沒辦法跑,頂多再走二十公尺左右,歌就會唱完了。      「不要碰我!」      我把手往後一揮,打中「紅人」的手。      儘管成功解除制服被她抓住的危機……但這只是暫時的安全。      如果跑到生產大樓的最裡面,再從那裡前往工業大樓的話,就能把「紅人」引到更遠的地方。      進入生產大樓後,就越過第一條連接走廊直接跑到盡頭吧。      正當我這麼想時。      走廊裡邊靠近樓梯的地方……有道扭動的人影躍入我的視野。      待在樓梯附近的那個人是誰?理惠嗎?還是翔太?抑或……      「『紅人』來了!快逃!」      我已經通過工業大樓與生產大樓之間的連接走廊,沒辦法再折回去了。      我連跑進教室的餘力都沒有,只能直直地跑下去。      但是,那個人似乎沒把我的話聽進去……人影來到走廊上。      怎麼會……挑在這種時候?      避難方向指示燈的綠光照亮了那道人影,原來那個人是……健司。      我看到他的左半身一片烏黑,那是血漬嗎?      「不、不會吧……」      在我喃喃自語的期間,健司與我的距離越來越近。      籠罩在綠光之下的健司露出詭異的微笑,揮起左手。      前有健司阻擋,後有「紅人」逼近。      「呀哈哈哈哈哈哈!」      「找、找到了……美、美子……紅、紅色的衣服……」      兩人的聲音同時在走廊響起。      附在健司身上的絕對是泰藏沒錯。      「快住手!小泰!」      我想起健司的奶奶是這麼稱呼他的……於是如此大喊。      健司聽到我的叫聲時,一瞬間停止了動作。      大概是對「小泰」這個名字起了反應吧。      正當我打算乘機從健司的左邊通過時……      「紅人」抓住了我的制服。      突然有一股力道將我往後拉,導致腳沒辦法往前邁出去。      我就這麼在健司的旁邊慢下腳步,「紅人」硬是撲上我的腰。      她手上的玩偶打中我的膝蓋,發出「叩!」的一聲。      「好痛!」      玩偶比想像的還硬,我因而腳步踉蹌撲向牆壁。      緊接著……健司轉過來,把手伸向本想經過他旁邊的我,抓住我的脖子。      我毫無反抗的餘力,慘遭上方施加的力道推倒在地。      結果……我撞上地板,脖子發出折斷聲。      聲音發不出來,所有的感覺……漸漸消失。      只能注視著某一點的我,聽到了一句話。      可是,我不知道該如何理解才好。      「噯……給我紅色。」      「紅人」講完這句話後,健司就在我眼前噴出鮮血……      最後,我就在不明白「紅人」為何要殺死健司的狀態下死去。

作者資料

Welzard(ウェルザード)

1979年11月2日,出生於福井縣大飯郡高濱町。 目前沒有配偶,只跟兒子及父親三個男人一起生活。 平時十分勤奮練習打電動,期盼自己就算上了年紀也不會玩輸給孩子。 Welzard的個人專頁 「尋找身體」 http://r.estar.jp/.pc/_novel_view?w=20579299

基本資料

作者:Welzard(ウェルザード) 譯者:王美娟 出版社:尖端 書系:逆思流 出版日期:2017-09-06 ISBN:9789571075143 城邦書號:SPB7Z000049 規格:平裝 / 單色 / 368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