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
尋找身體(上)
left
right
  • 庫存 = 5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內容簡介

★日本各大排行榜冠軍!評價更勝《國王遊戲》!驚悚書系的新王者—— ★ E☆EVERYSTAR驚悚小說排行No.1!「野草莓」驚悚小說排行No.1! ★ 「JUMP+」校園求生驚悚原著小說排行No.1!「這本漫畫真厲害WEB」校園求生驚悚類排行No.1! ★ 日本系列銷售突破三十萬冊! ★ E☆EVERYSTAR線上閱覽總數超越兩百一十萬次! ★ 漫畫化、動畫化!日本2ch、台灣ptt、D-card討論度屢刷紀錄! 在找回被分成八塊的身體前, 「今晚」的殺戮將永無止息—— 【紅人怪談】 .放學後「紅人」會出現在校舍裡。 .「紅人」會出現在落單的學生面前。 .看到「紅人」的人,在踏出校門之前絕對不能回頭。 .一旦回頭,身體就會被大卸八塊,藏在校舍裡。 .遭「紅人」殺害的學生,隔天會出現在其他人面前並要求:「幫我找回身體。」 .無法拒絕「尋找身體」。 .「紅人」也會在進行「尋找身體」的期間出現。 .必須找回所有身體部位,「尋找身體」才會結束。 .參加「尋找身體」的期間,即使死亡也「死不了」。 這是一場由「紅人」起頭的殺戮詛咒—— 「哎,明日香……幫我找回身體。」 因為好朋友「遙」提出的詭異「請求」。 明日香與五名同班同學被迫在夜晚的校園裡,尋找遙被「紅人」大卸八塊的身體。 如果沒找回所有身體部位,時間就會不斷回到十一月九日, 六人也得一再遭到「紅人」襲擊——攔腰斬斷、瞬間斬首、撕成碎片…… 宛如一盤散沙的眾人,該如何抵抗這場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輪迴? 究竟「紅人」的真實身分是?遙為何要拜託他們「尋找身體」? 超驚悚恐怖小說第一集登場! 「哎……給我紅色。」 【日本amazon讀者五星推薦】 「與漫畫版不同的壓迫感!覺得恐怖卻又忍不住想一口氣讀完!」 「人物描寫細緻,喜歡解謎驚悚類的讀者絕對不會失望!」 「無論有沒有接觸過相關作品,都能享受身歷其境的恐懼感!」 「讀到最後竟然哭出來了!」

內文試閱

  不知何時閉上眼睛的我,猶如解除了催眠一般突然睜開眼睛,映入眼簾的是一如往常的校舍玄關。      跟平常不同的是,高廣幹勁十足地站在玄關前面,而翔太則別開目光不敢正眼看大家。      「奇怪?高廣,真難得耶,你今天居然醒著。」      留美子納悶地說,面帶微笑走向高廣。      「對啊!因為明日香不讓我睡!」      「咦!真的假的?原來你們是那種關係呀?」      留美子用有點色色的眼神看著我。      「怎麼可能……只是因為高廣的父母上夜班不在家,我請他到家裡吃晚飯而已。況且,不把他叫醒的話,他又會睡成大字形吧?」      今天能有心情閒聊,大概是因為我們有了高廣提供的線索。      我把那條線索告訴大家。      當我說完時……高廣看著健司和理惠低聲問道。      「你們還不能原諒翔太嗎?」      兩人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點頭。      於是,高廣便提出那項計畫,兩人聽了之後再度點頭。      「喂,翔太!健司和理惠願意原諒你喔!」      高廣如此說道,翔太驚訝地轉頭看向我們。      「真……真的嗎?」      他帶著快哭出來的表情朝我們走近。      「但是有個條件!這次的『尋找身體』,你要負責引開『紅人』!一直逃到死掉為止!」      一瞬間露出喜悅之色的翔太,頓時換上錯愕的表情。      「反正就算死了,到了『昨天』又會復活對吧?這可是你自己說的。」      健司說完這句話時,玄關大門也打開了。      「所以,等校內廣播播報『紅人』出現的位置後,你就立刻趕過去引開『紅人』,一直在二樓的走廊逃跑吧。在那之前,我允許你跟我們一起行動。」      高廣這種講法,想必會令翔太的內心很不平靜。      恐懼……不安……憤怒……      我不曉得此時此刻,是什麼樣的情緒在左右著翔太。      但是,只要健司和理惠不原諒他,我們六個人就不可能同心協力找出遙的身體。      我們在高廣的帶領下走進玄關。      校舍內依舊森冷,氣氛依舊緊張。      不管來過幾次,我就是無法習慣這股氛圍。      「『昨天』說的棺材,就擺在那邊的門廳。」      語畢,高廣伸手指給我們看。      從玄關的方向看過去,只看得到放置在門廳內的自動販賣機背面。      來到高出走廊一階的門廳,便可看見中央確實擺著一具棺材。      我們走近一看……      「唔哇,這個……該不會是遙的形狀吧?」      就像理惠說的,棺材的內部猶如一個人體模子。      這個人體模子的右手部分,放著高廣「昨天」找到的右手。      棺材裡的那隻右手與模子十分吻合,看上去相當協調、自然,彷彿原本就擺在那裡似的。      但我反而覺得很不自然……這兩種相反的感想在腦中打轉,令我很不舒服。      「這種感覺是……怎麼回事?」      我不由得脫口說出這句話,理惠一臉擔憂地盯著我的臉看。      「明日香,妳不要緊吧?是不是看了這個之後覺得不舒服?」      也是,一般都會這麼認為吧。      畢竟出現在眼前的,是平常絕對看不到的景象。      「我沒事啦……況且就算真的不舒服,現在這種狀況也沒辦法休息。」      相信大家也都很清楚這一點。      只要有「紅人」在,我們就無法鬆懈下來。      「比起我,健司的臉色看起來更差。你怎麼樣?是不是很不舒服?」      在手機亮光的映照下,依稀可以發現健司的臉色比白天還要慘白,看上去活像個蒼老的中年男子。      「嗯,我偶爾會覺得頭暈,不過不礙事。畢竟被迫參加這種活動,身體當然會跟著出問題。」      沒事的話就好。      仍有些擔心的我看向高廣。      「總之,大家先去東西比較多、感覺上不太好找的理科教室或實習室……」      就在高廣話說到一半時。      『「紅人」出現在西棟大樓一樓。請大家多加小心。』      校內廣播這麼說……      聽到廣播後,翔太的呼吸隨即急促起來……額頭也冒出汗珠,不曉得是不是接下來必須執行的任務令他心生恐懼。      「好了,翔太……你快去吧。」      健司面帶冷笑低聲催促他。      「可惡————!給我滾出來,怪物!我在這裡!」      翔太半是自暴自棄地往西棟大樓衝了出去。      既然翔太都採取這麼引人注意的行動了,相信「紅人」一定會發現並追趕他。      「好,我們從東棟大樓過去吧。翔太應該會幫忙引開『紅人』,我們就趁這段期間調查理科教室。」      我們跟在如此提議的高廣後面,準備經由東棟大樓前往生產大樓一樓。      一向冷靜、備受眾人信賴的翔太,居然叫得那麼悽慘。      雖說是自食惡果,我還是覺得他很可憐。      「理惠、健司,今天的『尋找身體』結束之後,你們會原諒翔太吧?看他那個樣子,總覺得怪可憐的。」      理惠點頭回應我的詢問。      生氣歸生氣,看到翔太那副慘樣……她也覺得於心不忍吧。      「我是無所謂啦。」      聽到健司也這麼表示,我稍稍放下心來。      我們經過東棟大樓一樓的事務室與教職員專用玄關的前面,然後轉進北側的走廊。      五個人就這樣走到了北側的側門……這時我發覺到兩個異狀。      第一個異狀是,眼前高廣的舉動。      要從東棟大樓前往生產大樓,得先走到校舍外面才行。      「該死!這扇門也打不開……看樣子沒辦法出去……」      高廣踹著門說道。      畢竟沒辦法從玄關出去,我們早該想到其他地方很可能也一樣出不去……但因為那是第一天發生的事,我們早就忘得一乾二淨了。      「沒辦法,只好從二樓過去了。」      留美子如此提議,然而……      問題是第二個異狀。      「等等,聽不到翔太的聲音了。他現在一定正在二樓走廊狂奔。」      沒錯,如果不能從一樓過去,就只能從二樓的連接走廊前往生產大樓。      但是……二樓有翔太和「紅人」在。      「什麼!那該怎麼辦啊!上樓的話說不定會看到『紅人』耶!這樣一來,我們不就只能找這邊的一樓了?」      翔太都特地去當誘餌了,假如我們只能找東西棟大樓的話,扣除校長室後,就只剩下事務室、保健室、會議室、教職員辦公室和各班教室而已了。      跟生產大樓相比,這邊的房間數量少很多。      想到翔太的努力,我希望今天至少能找出一個身體部位。      正當我這麼想時。      「要不然,我們等翔太和『紅人』經過走廊後,趕快上樓跑到生產大樓。進入生產大樓後,再從最近的樓梯下去。這樣就行了吧?」      「我說高廣,你是認真的嗎?萬一失敗……『紅人』搞不好會跑來這邊喔!」      留美子說得沒錯。與其下這麼危險的賭注,不如調查這邊的教室比較保險。      即使沒找到遙的身體,只要能多調查完一些房間,之後就會比較輕鬆。      「翔太都按照約定去當誘餌了,我也要實踐自己說過的話。」      都面臨這種狀況了,為什麼還要那麼固執己見……我實在搞不懂他。      「我可不想奉陪!我要調查這裡!想過去的人就自己去吧。」      語畢,留美子往事務室的方向走去。      為什麼……連這種時候大家都像一盤散沙?      我們不是該同心協力,一起找出遙的身體嗎?      「明日香,妳打算怎麼辦?」      話雖如此……我沒辦法丟下留美子一個人不管。      跟高廣他們分開後,我決定和留美子一起調查事務室。      看到我過來,留美子內心應該也鬆了口氣吧。      她的態度不再如剛才那般尖刻,還一直找我說話。      「……是說,我們為什麼非得採取那麼危險的行動不可?理惠也真是的,何必跟著他們走呢?」      留美子八成很不滿意剛才的計畫吧,同一件事她抱怨了好幾次。      「理惠應該是覺得……自己對翔太做了過分的事。所以她才會在罪惡感驅使下,選擇跟他們走吧?」      這只是我的猜測,至於理惠內心怎麼想就不得而知了。      她也有可能是認為,跟著兩個男生一起行動比較安心。      「唉……翔太是自作自受吧?總之,等時間又回到『昨天』,這場吵架就結束了,對吧?」      但願情況真如留美子說的那樣……      桌子、櫃子、長椅下方、置物櫃……整個房間找了一遍,就是沒找到遙的身體,我們忍不住嘆氣。      「看來不在這裡呢。畢竟右手就藏在旁邊的校長室,這邊的大樓應該沒有了吧?」      「早知道就先問高廣哪些房間已經找過了。順便問一下,妳找過哪間教室……」      正當我說到這兒,抬眼望向留美子的臉時……      『「紅人」出現在生產大樓一樓。請大家多加小心。』      「慢著……生產大樓一樓……不就是他們調查的地方嗎?翔太在搞什麼啊!」      留美子這麼問……但她應該知道原因才對。      翔太一定是死了。      「翔太他……可能已經死掉了吧。」      這是一句讓人說不出口的話。      參加「尋找身體」的期間,即使死亡也死不了。      只要回到「昨天」,大家都會復活。      我知道。知道是知道……但我還是好怕。      一股幾乎要令心臟破裂的不安及窒息感侵襲著我,我按著胸口當場彎下身子。      「喂……明日香?妳不要緊吧?怎麼突然蹲了下去!」      留美子擔心地輕拍著我的背。      然而不安依舊盤據在我心中。      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呢?我的腦中塞滿了這個不知已思考過幾次的疑問。      有了高廣提供的線索,內心因而多了份從容?      這樣一來就能找到遙的身體?我的想法怎會這麼天真呢?      此刻的我……深刻體認到這一點。      「明日香,我說……明日香!有人來了!」      留美子彎著腰,隔著事務室的櫃檯窺看走廊的情況。      啪噠……      啪噠……      聲音從樓梯的方向傳來。      留美子趕緊低下頭。      「明日香,對不起,我可能看到『紅人』了。」      她跟我一樣蹲了下來,抱住自己的身體不斷發抖。      「她、她在那邊嗎?」      「嗯,我看到紅通通的手。」      既然留美子看到了「紅人」,就表示她已經不能回頭了。      不過,留美子看到的真是「紅人」嗎?      我看到的「紅人」總是唱著歌。      雖然聽不太懂在唱什麼……但我記得,那是一首令人毛骨悚然的歌。      現在卻聽不到歌聲。      所以,對方有可能是其他人。      背對櫃檯蹲在地上的我慢慢改變身體方向,從櫃檯窺看走廊的情況。      「明日香,妳在做什麼!」      從樓梯走向玄關的那個人,一聽到留美子的說話聲,隨即面向我們這裡。      「咿!」      看到那張臉孔……我忍不住叫出聲音,一時之間認不出那個人是誰。      隨後……      那個人「咚!」地搥打櫃檯,怒沖沖地看著我們,這時我才發現他是……      上半身沾滿血跡的翔太。      「妳、妳們怎麼會在這種地方啊!這裡既不是理科教室也不是實習室吧!居然拿我當誘餌……自己卻躲在這種地方!」      翔太近乎發狂地猛搥櫃檯,那副模樣看得我不寒而慄。      為什麼翔太會在這裡?      他不是被「紅人」殺死了嗎!?      「我、我才想問你呢!你怎麼會出現在這種地方!那三個人跑去生產大樓了耶!你該不會……又害死別人了吧!」      留美子發現那隻紅通通的手其實是翔太後,便隔著櫃檯如此質問他。      「我、我沒有!我一直逃……不知不覺間『紅人』就不見了!我沒有騙妳!」      「那你身上的血是怎麼回事!說啊,那到底是誰的血!」      「是『紅人』抱住我時沾到的!她一再撲上來抱住我!連鞋子都被她搶走了……」      翔太整張臉皺成一團,拚命地向我們說明。      可是,如果他說的是實話,那麼「紅人」為何會出現在生產大樓?      為什麼不繼續追逐翔太?      總覺得……接下來會發生更不妙的事情。      我的內心一陣騷亂。      「總之!你不要跟我們一起行動!快點去別的地方啦!」      這句話聽起來很無情,但是……我也贊成留美子的意見。      「為什麼啊!妳們又想把『紅人』丟給我嗎?算我拜託妳們,別再丟下我一個人……我已經受夠了。」      此刻的翔太已看不到幾天前的冷靜模樣。      那張憔悴至極的臉龐,看起來蒼老得不像是同年級的學生。      留美子很乾脆地拒絕了翔太的懇求。      「要是你回頭,『紅人』不就會跑過來嗎!如此一來,就會害還沒見過『紅人』的我們看到她吧!所以,我不要跟你一起行動!」      留美子說得沒錯,只要翔太一回頭,此刻應該待在生產大樓的「紅人」就會瞬間移動到這裡。      就跟我「昨天」躲在西棟大樓三樓時……「紅人」突然消失的情況一樣。      這麼說來……為什麼追逐翔太的「紅人」,會突然移動到生產大樓?      「該不會有人看到『紅人』……卻回頭了?」      如此一想就可以理解了。      「等一下,這麼說,一起行動的那三個人……」      留美子沒想過這個可能性嗎?      她一臉吃驚地看著我。      然而,留美子的表情並非擔憂或不安,她的嘴角略微上揚……看起來像是在笑。      「所以人家不是叫他們別過去了!我有阻止他們吧?所以說,他們也是自作自受!」      並不是看起來像是在笑。      留美子真的在笑。      有人可能已經死掉了耶……      「怎麼,他們死了嗎?好極了!叫我去引開『紅人』……自己卻死了,未免太讓人傻眼了吧!」      為什麼留美子和翔太,在這種時候還笑得出來……      因為那三個人不如自己的意嗎?      竟然為了這種理由,嘲笑他人的死。      參加「尋找身體」的期間,即使死亡也死不了。      是不是因為習慣了這種情況,導致感覺麻木了呢?看著這兩個人,我不禁這麼認為。      「翔太!你笑什麼笑啊?我不是叫你快點去別的地方嗎!」      前一刻還在笑,下一刻又翻臉吵了起來。      「紅人」固然可怕,能夠如此輕易捨棄朋友的這兩個人更教我害怕。      挨了留美子一頓罵後,翔太笑著往西棟大樓的方向走去。      這樣一來,無論結果如何,翔太都不欠我們了。      「那小子終於走了。真希望他在西棟大樓不小心回頭。像他那種傢伙,怎麼不去死一死。」      我越來越搞不懂留美子了。      雖然她平時就口無遮攔,可是現在的狀況不一樣。      畢竟我們真的會面臨死亡,我認為這種話實在不應該說。      然而,我不敢把自己的想法說出來。      現在,大家已經分崩離析了。      想必回到「昨天」後,三人之中回頭的那個人,絕對會成為這次受大家指責的箭靶子。      明明是三個人都同意才一起過去的呀。      不過,我怕的不是這件事……我是怕自己變成箭靶子。      「好啦,繼續待在這裡也沒用,我們去隔壁的會議室吧。」      所以,我只能默默跟在留美子的後面。      「尋找身體」必須找齊四分五裂的身體才行……然而我們的心卻逐漸四分五裂。      留美子和我走出事務室,進入隔壁的會議室。      我們緩慢地關上門,接著環顧室內。      『「紅人」出現在東棟大樓一樓。請大家多加小心。』      好死不死的……「紅人」出現在我們調查的東棟大樓。      「為什麼是這裡呀,剛才不是還在生產大樓嗎!」      就像留美子說的,「紅人」理應待在生產大樓才對。      這就表示,三人之中至少有兩個人已經犧牲了。      回頭的那個人先遭到殺害,看到這一幕的另外兩人,又有一個人遭到追趕及殺害。      運氣不好的話,也有可能三個人全都死了。      「給我紅色的衣服唷~白色的衣服也染紅~染得好紅好紅~臉臉和手手都紅通通~」      走廊傳來了……那首令人毛骨悚然的歌。      當下我停止動作,連忙抓住留美子的手,倚著門板彎下身去。      這間會議室的入口旁邊裝著毛玻璃窗。      萬一透過毛玻璃看到「紅人」,自己卻沒辦法回頭的話就完蛋了。      「紅人」若經過會議室前面的走廊,我很有可能會介意外面的情況而不小心看到她。      所以,我才會背對著門刻意不去看她。      我和留美子渾身發抖,緊握著彼此的手。      因為兩個人要比一個人更能安心一點。      「留美子,我們在這裡等她走過去吧……」      隨後……「啪噠啪噠」的腳步聲來到了門前。      「頭髮和腳腳也紅通通~怎麼樣才能染紅呢~怎麼樣才會變紅呢~撕扯手手就能染紅~」      「紅人」的歌聲……從門的另一邊傳了過來。      可是,為什麼……為什麼聲音始終停留在門前?      她早就知道我們躲在這裡嗎?      但是……真是這樣的話,「昨天」她應該會發現躲在三樓教室裡的我才對。      難道說,是我們湊巧跑進了「紅人」恰巧要進去的這間會議室嗎?      她說不定有聽到我們剛才的對話。      氣氛好沉重……讓人喘不過氣。      我們的心臟怦怦狂跳,心跳聲大到好似會透過門板傳到外面去。      在這股背若芒刺的氣氛之中,我的耳朵突然聽不到歌聲了。      她是不是走到別處去了?      可是,我沒聽到「啪噠啪噠」的腳步聲……      「紅人」肯定還在這扇門的另一邊。      我很介意沒聽到腳步聲這一點……不曉得留美子是否跟我一樣?      要是在這種時候發出聲音……「紅人」絕對會注意到我們的。      「她已經……走掉了嗎?」      就在留美子這般低語的當兒。      門把發出了「喀嚓喀嚓」的聲響。      門把緩緩轉動,由於我們倚靠著門板,門才沒有打開。      門板輕輕撞了後背兩下,我們使力抵了回去。      結果……      喀嚓喀嚓……      喀嚓喀嚓……      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      門把持續發出激烈到快要壞掉的搖晃聲與轉動聲,我不由得懼怕起來。      「呀啊啊啊啊啊!不要……快住手!」      不曉得是不是承受不住了,留美子終於放聲大叫。      大概是她的叫聲,讓「紅人」確信有人躲在這裡吧……門把不再發出轉動聲,這次換後背感受到衝擊。      咚!      咚!      後背傳來一次又一次,有人用身體撞門似的撞擊感。      「怎麼辦?噯,明日香!該怎麼辦才好!?」      留美子對著我哭喊。      這種事我怎麼可能會知道!      剛才怕被發現才倚靠著門板,怎知卻適得其反。      再這樣下去,一旦「紅人」強行進入,我們勢必就得轉身了。      要避免這種情況,我只想得到一個辦法。      「聽、聽好了,留美子。數到三後我們一起離開門口然後轉身!」      「妳、妳是認真的嗎!?這樣不就會看到『紅人』嗎!」      「再這樣下去,我們終究會看到『紅人』呀!既然看到之後不能回頭,我們先面向門口比較好吧?」      留美子似乎也同意我的看法,輕輕點了點頭。      「說得……也是。那就由我來數,可以嗎?」      這次換我對留美子點頭,接著調整呼吸。      「我要數囉……一、二……」      就在留美子即將數完的這一刻。      哐啷!      門口旁邊的毛玻璃破掉了。      「呀啊啊啊啊!」      我和留美子都忍不住縮起身體驚聲尖叫。      在恐懼感的驅使下,我們連忙爬離門口……然後轉過身。      結果看到……      一張紅通通的臉正從毛玻璃窗右下角的破洞窺看著我們。      「紅人」大概是在打破窗戶時扎到玻璃了吧。      插在她右手上的玻璃碎片猶如裝飾一般,更加突顯出那份詭異感……      「紅人」看著我們咧嘴一笑。      隨後她縮回打破玻璃的那隻手,開門走進會議室。      渾身是血的小女孩,拖著同樣染得通紅的兔子玩偶的腳前進。      宛如要把我們逼到牆邊似的……「紅人」一步一步朝我們逼近。      「明、明日香……接下來要怎麼辦?」      還能怎麼辦,當然只能逃跑了。      這間會議室的空間,只有教室的一半大,能做的事情有限。      我們只能繞過擺在室內中央的長方形會議桌,再從門口出去了。      「留美子!這邊!」      語畢,我抓起留美子的手,隔著會議桌經過「紅人」另一側的空間,朝著門口跑去。      沒想到,「紅人」卻跳上會議桌,阻礙我們逃走。      這樣不就跟「昨天」一樣嗎!      不對,今天有留美子在……既然這樣,趁「紅人」跳下桌子之前!      「把桌子推倒!」      我這般大叫。      然後,跟留美子一起把「紅人」站的那張桌子翻過去。      看到「紅人」失去平衡,隨著桌子倒在地上後,我們立刻逃出會議室。      緊接著……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會議室爆出令人頭皮發麻的低沉叫聲。      我們該不會惹惱「紅人」了吧?      與留美子一起逃跑的期間……我的內心相當忐忑不安。      「接、接下來該怎麼辦啊!妳有什麼想法嗎?」      「逃、逃跑都來不及了,哪有餘力思考呀!我們去二樓吧!二樓銜接所有大樓,而且也沒有死路!」      光是跑步就夠累人了,我還得跟她說明不可……      現在可不能像「昨天」那樣膝蓋發軟、雙腳發抖呀!      因為目前還活著的人,全都看到「紅人」了。      在無人找到身體部位的狀況下,所有人都不能轉身與回頭了。      如果要持續逃下去,就只能去二樓。      一直逃到「紅人」死心為止。      只不過,不曉得她是否真會死心。      從翔太的情況來看,多半是無法期待了。      既然這樣,不想死就只能想辦法逃了。      「可是,假如我們只是到二樓逃竄,遲早還是會被殺掉!我們不如在二樓分開行動吧!」      在這種狀況下,我只能接受留美子的提議了。      因為只要「紅人」追逐其中一人,另一個人就能去找身體。      「好吧,那……我去生產大樓那邊!」      「到時不管她跑去追哪個人!誰也別怨誰喔!」      抵達二樓後,我衝向生產大樓,留美子則往相反的方向跑去。      我穿越連接走廊,下了生產大樓的樓梯前往理科教室。      待會兒說不定會在那裡看到那三個人的屍體。      而且,他們還有可能變得血肉糢糊,辨識不出身分。      不過,假如屍體只有兩人份,就能證明有一個人倖存了下來。      害怕歸害怕,我也只能過去確認了。      「紅人」似乎沒追在我後面。      如此看來,她很可能跑去追留美子了。      還有一個比較低的可能性是……翔太看到待在東棟大樓的我們和「紅人」,嚇了一跳而回頭。      從第一天的情況來看,如果是在「紅人」出現的地方回頭,校內廣播就不會播報。      我這般思索著,轉進理科教室所在的那條走廊,就在這時。      染紅走廊地板及牆壁的鮮血映入了我的眼簾。      除此之外,地上還到處散落著撕碎的肉片。      「這……這是……理惠?」      我之所以有辦法判斷這塊無法辨識身分的肉片是理惠……是因為肉片當中攙雜著制服裙的布塊。      而那三個人之中,只有一個人穿裙子。      繼昨天之後,這是我第二次看到理惠的屍體……只要生存下來,就有更大的機會看到許多屍體。      我強忍住險些從胃部直湧而上的熱流,望著走廊前方,結果看到……      地上掉了一塊穿著裙子的下半身。那不是理惠的屍塊。      掉在那裡的東西,疑似是遙的身體。      那塊下半身是肚臍到大腿之間的部分,切割得十分整齊。      我就像是受到吸引一般……穿越理惠的殘骸,站到那塊身體部位的前面。      然後當場蹲下去,輕輕地用手碰碰看,結果發現那塊下半身還有些溫熱。      而且,身體分明切斷了,內臟和血液卻好似牢牢固定住一般,並未從切面掉落出來。      話雖如此,身體卻又十分柔軟,感覺很不可思議。      我確信這是遙的身體,於是將它抱起來。      原來人的身體這麼重啊。      這是我當下最直接的感想。      幸好有來這裡。      如果我沒選擇到理科教室察看狀況,遙的身體多半會繼續擱置在這裡。      之後,這件事一定會引發紛爭。      我帶著遙的身體,前往玄關前的門廳。      追逐翔太的「紅人」突然消失不見的原因,確實如我所料。      詳情等回到「昨天」之後再問……不曉得我有沒有辦法順利搬走這塊身體部位。      萬一途中遇到「紅人」就慘了。      一想到這兒,我頓時不安起來。      絕對不能回頭;不管發生什麼事都不可以回頭,一定要把遙的身體放回棺材裡才行。      我搬著遙的下半身……正確來說是腰部,趕往玄關前的門廳。      最短路線只有一條。      在這條走廊的盡頭向南轉,往東棟大樓的方向過去。然後,先上樓梯,從二樓的連接走廊進入東棟大樓後再下樓。      也就是逆著高廣他們來時的路線走回去。      我走到了生產大樓的樓梯口,但是……此刻的我已經很疲累了,一想到還得帶著遙的腰部爬樓梯就頭痛。      不過,爬上這座樓梯後,接下來只要穿越連接走廊再下樓就行了。      「真是的!這個到底有幾公斤啊!」      如果是手或腳還可以扛在肩上,這種部位就沒辦法扛著走了。      好不容易爬完樓梯後,我沿著連接走廊跑向東棟大樓。      只要再撐一下下……就能把身體放回棺材裡了。      正當我這麼想時。      「呀啊啊啊啊啊!」      留美子慘叫著從東棟大樓跑了過來。      就快抵達目的地了說……我怎麼能死在這種地方!      「留美子!我找到遙的身體了!快點去門廳吧!」      我這般大喊,再度起步奔跑。      留美子點頭回應我,隨即下了樓梯。      追在她後方的「紅人」……已不再是面露笑容的小女孩,看上去活像是惡鬼。      「那……那是怎麼回事呀?」      完全變了個樣的「紅人」看得我心裡發毛,連忙追著留美子衝下樓梯。      來到樓梯平臺後轉彎,繼續往下跑。      就在我抵達一樓時……      咚!      背後傳來一陣撞擊,害得我腳步踉蹌摔倒。      回過神時,紅通通的手和玩偶已環住了我的身體。      雙方分明隔著一段距離呀,難道「紅人」直接從樓梯上跳下來嗎?      「給我紅色的衣服唷~白色的衣服也染紅~染得好紅好紅~臉臉和手手都紅通通~」      在我倒地的期間,「紅人」依然唱著那首歌。      可是,我還活著……      對了,簡訊有提到。      『紅人』會從背後緊緊抱住追到的人。等歌唱完,就會殺掉那個人。      反過來說,只要歌還沒唱完就不會被殺死。      翔太也說過,「紅人」一再撲上來抱住他。      「頭髮和腳腳也紅通通~」      就連我思考的期間,「紅人」也沒停止唱歌。      我勉強撐起沉甸甸的身體,前往門廳。      她手中的大玩偶同樣妨礙我行走。      「怎麼樣才能染紅呢~怎麼樣才會變紅呢~」      自背後傳來的細小歌聲猶如咒語一般,不斷流入我的腦海中。      儘管如此,我依舊盡力加快腳步,來到距離門廳不遠的地方。      「撕扯手手就能染紅~撕扯身體就會變紅~撕扯腳腳也會變紅~」      我終於踏進門廳,走到棺材旁邊……將遙的腰部轉到正確的方向。      「填滿紅色的後背~我一把抓出紅色~要把衣服變得紅通通~」      就在我把腰部放進棺材的那一刻……      「紅人」唱完那首歌了。      「留美子!快逃!」      我對著待在棺材旁邊的留美子大喊,但……      「紅人」的手臂緊緊勒住我,軀幹就這麼斷成兩截,掉落在地上。      如同「昨天」在樓梯平臺上看到的理惠那樣……      我在自己的下半身上面斷了氣。

作者資料

Welzard(ウェルザード)

1979年11月2日,出生於福井縣大飯郡高濱町。 目前沒有配偶,只跟兒子及父親三個男人一起生活。 平時十分勤奮練習打電動,期盼自己就算上了年紀也不會玩輸給孩子。 Welzard的個人專頁 「尋找身體」 http://r.estar.jp/.pc/_novel_view?w=20579299

基本資料

作者:Welzard(ウェルザード) 譯者:王美娟 出版社:尖端 書系:逆思流 出版日期:2017-09-06 ISBN:9789571075136 城邦書號:SPB7Z000048 規格:平裝 / 單色 / 328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