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加碼
目前位置: > > > >
流星之絆(經典回歸版)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內容簡介

◆2008 第59屆秋季日劇學院獎六冠王 原著小說 ◆2008 《達文西雜誌》推理/娛樂小說 年度票選冠軍 ◆2008 第43屆新風獎得獎作 ◆2009 第6屆書店大獎入圍作 「大哥,她真的愛上我們仇人的兒子了!」 一場精心算計的復仇計畫, 誰能料到最大的漏洞居然是妹妹的戀心…… 東野圭吾又一描寫「家族羈絆」的溫暖傑作。 鬼才宮藤官九郎操刀改編日劇,二宮和也、錦戶亮、戶田惠梨香精采演出。 十四年前,有明三兄妹功一、泰輔和靜奈為了看英仙座流星雨, 瞞著父母偷溜出門;沒想到回家時,迎接他們的竟是猶有餘溫的兩具遺體。 十四年後,他們懷抱著對這個社會的恨意,三人互相扶持地苦苦掙扎求生。 而就在父母血案追訴期限即將來臨之際,出現了報仇雪恨的最後機會。 三人設計了一個能將凶手一舉送進大牢的完美計畫,卻沒料到這個計畫竟有一個出乎意料的漏洞, 就是靜奈不受控制的心動…… 【作者的話】 三兄妹背負著過錯活下去的同時,應該如何得到幸福,是這部作品的重點。 ——東野圭吾 【名家讚譽】 東野圭吾讓我們重新思考到,推理小說中的死亡,不必然一定要是遺族們人生的終點、悲劇的起點,也可以是遺族開始試著走回幸福之道的折返之處。 ——陳國偉(中興大學台灣文學與跨國文化研究所副教授)

內文試閱

1
  他小心翼翼、躡手躡腳,慢慢打開窗戶,伸長了脖子仰望夜空。   「怎麼樣?」功一問他。   「不行,雲還是很厚。」功一嘆口氣,嘖了一聲。「跟氣象預報說的一樣啊。」   「怎麼辦?」泰輔轉過頭看著房間裡的哥哥。   功一盤腿坐在房間正中央,隨即抓起身邊的背包站起來。   「我要去,剛才到樓下看過,爸爸和媽媽在店裡談事情,現在行動他們大概不會發現。」   「看得到星星嗎?」   「搞不好看不見,但我還是要去。不然萬一明天知道其實能看得很清楚,一定會後悔。你不想去就不用勉強。」   「我也要去啦。」泰輔嘟起嘴。   功一從書桌下方拖出一只塑膠袋,裡面裝著兩人的運動鞋,那是傍晚瞞著爸媽先藏起來的。   在房裡穿好鞋,背起背包後,功一一腳伸出窗外。他緊緊握住窗框,另一隻腳也跟著跨出窗外。泰輔還以為他要維持這個懸吊的姿勢,沒想到下一瞬間他的臉就消失在窗前。   泰輔望向窗外,只見功一落在下方儲藏室的鐵皮屋頂上,正若無其事地拍拍身上的灰塵。這是功一老早以前就經常玩的偷溜把戲,到現在六年級了已經再熟練不過,但泰輔是最近才開始模仿,還沒抓到訣竅。   「絕對不能發出聲音喔。」   功一說完,看看泰輔還跨坐在窗框上,自己卻縱身一跳,輕輕落在地面,接著在下方拚命揮著手,像在說「你快點啊」。   泰輔學哥哥雙手緊抓住窗框,慢慢把另一隻腳往窗下伸,接著使盡全身力氣擺出懸吊的姿勢。他比哥哥矮了將近二十公分,當然和鐵皮屋頂的距離也更遠。   他也打算靜悄悄跳下去,沒想到卻「乓」一聲撞擊鐵皮屋頂,那聲音超乎想像地響亮。泰輔苦著一張臉看看功一,只見哥哥皺起眉頭動了動嘴,雖然沒發出聲音,但嘴型看得出罵了句「笨蛋」。「對不起啊。」泰輔也只動了動嘴型道歉。   泰輔彎著腰,準備接下來從鐵皮屋頂跳到地上。對他來說,這一段比跳出窗外更困難。雖然看起來沒多高,一旦要往下跳時卻忽然覺得離地面好遠。為什麼大哥總是三兩下輕鬆跳下去呢,   真搞不懂。   就在他終於下定決心要往下跳時,「二哥。」一個聲音從上方傳來。   他愣了一下,轉過頭仰望,發現靜奈的頭探出窗外。雖然她一臉惺忪,雙眼卻直盯著泰輔。   「啊,妳怎麼醒了?」泰輔抬頭看著妹妹,皺起眉,「好啦,妳快回去睡。」   「你在幹麻?你要去哪裡?」   「沒事啦,跟妳沒關係。」   「靜也要去。」   「不行。」   「喂!」下方傳來功一壓低嗓門的呼叫,「怎麼搞的?」   泰輔整個人趴在鐵皮屋頂上,朝著下方看,「慘了,靜醒了。」   「什麼?」功一張大了嘴,「都怪你發出這麼大的聲音啦,叫她快點回去睡。」   「可是她說要一起去。」   「白痴。怎麼可能帶她去,跟她說不行。」   泰輔站起來,望著將頭探出窗外的妹妹,「大哥說不行。」   靜奈一聽,立刻哭喪著臉。   「我都知道喔,只有哥哥自己去,太奸詐了。」   「妳說什麼?」   「你們要去看流星,對吧,奸詐。我也想看啦,我要跟哥哥一起去看。」   泰輔一時慌了手腳。妹妹雖然裝作不知道,但兩個哥哥的冒險計畫好像都被她聽在耳裡了。   泰輔又趴了下來,「靜知道我們要去看流星啦。」   「那又怎樣。」功一沒好氣地反問。   「她說想跟我們一起去看。」   功一用力搖著頭,「跟她說太小的小孩不能去。」   泰輔點點頭,又站了起來,抬頭望向窗戶。   靜奈已經哭了起來,就連漆黑中也看得出她那圓嘟嘟的臉上流著眼淚。她眼巴巴地盯著泰輔,眼神中滿是懇求。   泰輔用力搔了搔頭,又蹲下身子對功一說,「大哥。」   「又怎樣?」   「還是帶靜一起去啦,丟下她一個人很可憐耶。」   「話是沒錯,但沒辦法啊,要爬一段很長的石梯耶。」   「我知道啊。不然我背她,這樣總行了吧?」   「你根本辦不到吧,你能自己一個人爬完就很不錯了。」   「可以啦。我一定辦得到,帶靜一起去啦。」   功一擺出一臉不耐煩的樣子,對泰輔招招手,「好了,你快點跳下來。」   「咦?那靜……」   「你在那裡礙手礙腳啦,還是你有辦法把靜接下來?」   「啊,對喔。」   「快點。」   在功一催促下,泰輔全神貫注往下一跳,「咚」的一聲摔得屁股著地。   等到他揉著屁股站起來時,功一早已縱身跳起,抓住鐵皮屋頂邊緣往上攀。   站在鐵皮屋頂上的功一,對著窗戶說了幾句話,接著看到一身睡衣的靜奈好不容易把腳伸出窗外,坐在窗框上。功一低聲告訴她,相信大哥,不會有事的。   才看到靜奈的身子離開窗戶,下一瞬間功一就牢牢接住她。妳看,沒問題吧,他對小妹說。   功一留下靜奈,自行先跳下地面,然後在泰輔面前蹲下,「你跨上來。」   「嗯?」   「跨在我肩膀上啊,趕快啦。」   等泰輔跨坐到肩上後,功一扶著儲藏室的牆壁慢慢站起來。泰輔臉部的高度剛好比鐵皮屋頂稍微高一點。   「再來讓靜跨到你肩膀上。小心,你自己跌倒就算了,絕對不能讓靜受傷。」   「我知道—靜,跨過我的脖子,騎到肩膀上。」   「哇,好高。」   確認靜奈騎到泰輔肩膀上之後,功一慢慢蹲下身子。雖然靜奈還小,但一下子要承擔兩個人的重量,對腰腿的負擔應該很大。泰輔在心中暗自佩服,大哥果然厲害。   把靜奈平安放下來之後,功一從背包裡拿出風衣幫她披上,「大哥背妳,不用擔心打赤腳。」   嗯。靜奈開心地點點頭。   三個人同騎一輛腳踏車。前面負責踩踏板的是功一,泰輔坐在後方貨架,靜奈則跨坐在兩人之間。功一的背包交給泰輔背著。   「要抓緊喔。」功一說完開始踩起踏板。   騎了一會兒,眼看離左側小山丘越來越近,前面就是三人念的小學。沒多久就看到路旁一座小小的鳥居。三人在鳥居前下了腳踏車,鳥居旁邊有一段寬約一公尺的石階。   「好,出發嘍。」功一背著靜奈開始往上爬,泰輔也緊跟在後面。 橫須賀一帶由大海和山丘構成,離海邊不遠處就是上坡地形,坡度稱不上平緩,卻和其他地方一樣蓋起一棟棟民宅。三人爬的這段石階也是為了方便當地居民往來而建造。   「不知道有沒有同學來。」泰輔氣喘吁吁地說著。   「應該沒有吧,三更半夜的。」   「那就可以去炫耀嘍。」   「如果能隨便看到一個的話。」   剛才的石階變成緩坡,接下來出現在三人面前的是一塊寬敞空地。這裡是新市鎮的開發預定地,大約一個月之前才剛整過地,仔細一看還能發現停放在工地的推土機和鏟土機等重機械。   功一以手電筒照亮腳邊前進,地上到處都看得到用塑膠繩拉出的分隔線。   「在這裡就行了。泰輔,塑膠墊!」   功一說完,泰輔就從背包裡拿出兩張塑膠墊,攤開之後鋪在地上。   三個人躺在塑膠墊上仰望天空,靜奈被兩個哥哥夾在中間。功一關掉手電筒,一下子立刻陷入伸手不見五指的漆黑。   「哥哥,好黑耶。」靜奈的聲音透露著不安。   「別擔心,我的手在這裡。」功一回答她。   泰輔睜大了眼睛。今晚的夜空看不見絲毫光線,別說是流星,連普通的星星也看不見。   泰輔是在去年這個時期知道英仙座流星雨。當時功一跟這晚一樣,偷溜出家門和朋友一起去看,回來後還不斷炫耀。泰輔向他抗議為什麼不帶自己一起去,最後還求哥哥明年一定要找他。   待上一個小時就能看到十幾二十顆流星—功一之前是這麼說的。泰輔想像那副情景,心中雀躍不已,他不記得看過真正的流星,只在書中見過。   但是等了又等,流星還是沒出現,泰輔開始覺得無聊了,「大哥,完全看不到耶。」   「對呀。」功一也嘆著氣回答,「這種天氣果然很難看得到啊。」   「好不容易才出來的……靜,妳也覺得很無聊吧。」   不過,靜奈卻沒回答。   「她早睡著啦。」說話的是功一。   後來又等了一會兒,還是沒看到任何流星。不僅如此,天上還落下了冰涼涼的東西。   「哇,下雨了!」泰輔連忙坐起來。   「回家吧。」功一打開手電筒。   和來時相反,回程要走下石階,還好只是毛毛雨,不過踩在濕答答的石階上要特別注意才行。背著靜奈的功一,腳步也比上階梯時感覺更謹慎。   走回鳥居時,三人並沒有騎上腳踏車,因為靜奈已經睡得很熟,沒辦法像先前三人同騎一輛車。於是,功一背著靜奈用走的,泰輔則推著腳踏車跟在後面。   雨還是下不停。雨滴一顆顆打在靜奈的風衣上。   好不容易回到家後門,問題是該怎麼把靜奈從二樓窗戶送回房間。   「我繞到前面看看,如果爸爸他們已經睡了,就偷偷從正門進去。」   「鑰匙呢?」   「我帶了。」   功一背著靜奈繞到正門。泰輔把腳踏車停在後方小巷,鎖上鏈鎖。   就在這時,路上傳來風吹草動,是門打開的聲音。   泰輔仔細一看,有個男人從後門走出來。他看到那人的側臉,是個陌生人。   男子往泰輔的反方向跑走。   泰輔感到有些可疑,一面繞到正門,卻沒看見功一,他試著輕推那扇刻著「ARIAKE」的大門,沒想到一下子就推開了。   屋裡一片漆黑,但櫃台後的門開著,透出光線。門的另一側是爸媽的房間,房間前面是階梯。   泰輔正要走向階梯時,功一走了出來,依舊背著靜奈。   泰輔覺得怪怪的。儘管因為背光看不清楚哥哥臉上的表情,還是察覺到氣氛不太對勁。   「大哥……」他忍不住開口。   「不要過來!」功一說了。   「嗯?」   「被殺了。」   泰輔聽不懂哥哥在說什麼,眨了眨眼睛。   「被殺了。」功一重複一次,語調平板,「爸爸媽媽都被殺了。」   這下子泰輔總算聽懂了,卻不表示真正了解狀況,他沒來由地露出笑容,覺得大哥是不是在跟他開玩笑。   看到在功一背後靜奈睡得香甜的那張臉。   泰輔的雙腳顫抖了起來。

作者資料

東野圭吾(Keigo Higashino)

出生於日本大阪,大阪府立大學畢業。 1985年以第31屆江戶川亂步獎得獎作《放學後》出道。 1999年以《祕密》獲得第52屆日本推理作家協會獎。 2006年以《嫌疑犯X的獻身》獲得第134屆直木獎以及第6屆本格推理小說大獎。 2012年以《嫌疑犯X的獻身》入圍美國愛倫坡獎最佳長篇小說獎、巴利獎(The Barry Award)新人獎,並獲得美國圖書館協會推理小說部門選書。 2012年以《解憂雜貨店》獲得第7屆中央公論文藝獎 2013年以《夢幻花》獲得第26屆柴田鍊三郎獎 2014年以《當祈禱落幕時》獲得第48屆吉川英治文學獎。 東野圭吾早期作品多為精巧細緻的本格推理。之後作風逐漸超越推理小說框架,其創作力之旺盛,讓他始終活躍於日本推理小說界的第一線。 出道至今,已推出80部以上的作品。 相關著作:《名偵探的守則(經典回歸版)》《怪人們》《沒有凶手的殺人夜》《幻夜(上)(經典回歸版)》《幻夜(下)(經典回歸版)》《當時的某人》《白夜行(上)(2018年經典回歸版)》《白夜行(下)(2018年經典回歸版)》《流星之絆(經典回歸版)》《變身(經典回歸紀念版)》《宿命(經典回歸紀念版)》《放學後》《惡意(獨步九週年紀念版)》《當祈禱落幕時(電影書衣版)》《嫌疑犯X的獻身(獨步九週年紀念版)》《歪笑小說》《再一個謊言》《預知夢 (2014年新版)》《名偵探的枷鎖》《杜鵑鳥的蛋是誰的》《我殺了他》《麒麟之翼》《誰殺了她》《大概是最後的招呼》《宿命》《變身》《時生》《新參者》《紅色手指》《黑笑小說》《毒笑小說》《沉睡的森林》《怪笑小說》《名偵探的守則》《超‧殺人事件──推理作家的苦惱(新版)》《聖女的救贖》《嫌疑犯X的獻身》《偵探伽利略(09年新版)》《伽俐略的苦惱》《惡意(第三版)》《畢業——雪月花殺人遊戲》《分身》

基本資料

作者:東野圭吾(Keigo Higashino) 譯者:葉韋利 出版社:獨步文化 書系:東野圭吾作品集 出版日期:2017-08-01 ISBN:9789869475457 城邦書號:1UE017X 規格:平裝 / 單色 / 416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