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
吾王馴養指南(03)
left
right
  • 庫存 = 1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吾王馴養指南(03)

  • 作者:帝柳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7-07-19
  • 定價:220元
  • 優惠價:79折 174元
  • 書虫VIP價:174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65元
  • 購買電子書,由此去!

內容簡介

◆金石堂暢銷榜TOP 1、博客來排行榜TOP 1 ◆特別獻禮:「夏日戲水」拉頁海報、偽‧《史記》本紀彩頁人設PART III ★ 超新星大神級繪師神子的華麗組曲! ★ 遊走尺度邊緣!仲夏夜熱意滿滿撩慾大作! ★ 繼《皇女飼育手札》、《惡魔調教Project》後,最新群雄包圍之作! 拿破崙等人循線擊敗武則天,救回被綁架的稜蕭。 眾人還在疑惑「墨香會」為何要下手對稜蕭不利時,卻聽到「銀星」的香妃正式成為御林學院秘書長的消息。 戲劇社將在學園祭最後一日登臺,在此之前,得先找到反制香妃精神操控術的方法……然而,關鍵卻在李煜的仇家趙光義身上?傳授反向結界的代價竟是稜蕭陪伴侍寢? 在稜蕭等人被逼到絕路時,擁有太陽神威的永生王路易十四閃耀登場! 永生王逐漸聚齊,銀星也足準備。神祕祭壇遍布,一股不祥的氣息籠罩整個地區。最後的決戰,醞釀勃發!

內文試閱

序章
  一切都分崩離析。   飢荒、暴風雪、火山爆發、地震頻繁……毀滅性的災難接二連三地到來,侵蝕著這座奇幻魔法大地上的每一份子。   各國的王者,臉上失去了過往的榮耀光采與笑容,眼看子民們受苦受難,他們都曉得這一切即將迎來一個詞彙。   一個他們不願意接受與承認的詞彙。   ——末日。   各國高掛在旗桿上的國旗再也沒有迎風揚起,再也沒有擺動著那漂亮的弧度,王者們個個黯然失色,知道這一切只有犧牲才能獲得最後的希望。   七大領土,七種爭奪,各國只為保全自身,在這崩壞的世界之中他們只有一個目標。   只有遠在天邊的一座海島,在那資源豐富又似乎唯一不受災難侵擾的小小國度,正是眾王們鎖定狩獵的目標。   獅子般的王者,轉了一下自己頭頂上的帽子,目光熾烈地搖望海島。   吟詩作對,以酒相伴的君主眼簾低垂,若有所思注視著海島之主。   黝黑肌膚、謀略高超的君王別有計策,他打算將海島寫進自己的傳記之中。   各國君王為求國家的立足與生存,在這人間煉土當中拼了命地戰鬥、爭奪、競爭與角逐。   「愚蠢的王,你們將為這個世界帶來最後高潮的休止符。」   一名藏身於暗處的「導師」如此說道。   在他的背後,是操控這所有悲慘的力量,強大且持續醞釀。   讓所有都偏離軌道——   讓所有都陷入絕望——   但真正幕後的目的與真相,又是為了什麼?   「一群庸俗的男人,傻得可以,只有狠下心來才能做得了龍圖霸業。」   雌雄難辨的一抹艷麗笑容,胭脂紅色的脣角微勾,翡翠綠的眼、迷人的淚痣,似敵似友的眼神望向海島,再嘲弄地看向國旗破損再也無法飛揚的各國。   ***   「好!預告片就這麼拍板定案了!」   導演雙手一拍,豪氣地做下決定。   「最後一幕實在太棒了,則天演得太好了,又壞又迷人的笑啊!」   另一名女性副導演興奮地揚高音量道。   「其實,當初則天願意來出演我們的反派角色,就已經讓人很驚喜了。這部片上檔後我有信心會叫好又叫座!」   導演拍著桌面開心地說道。   「呵,兩位過獎了,我只是盡自己所能好好演出而已。」   導演與副導演口中的「則天」——坐在導演們對面的男演員,用他向來如貓般慵懶的口吻回應。   與頻頻讚嘆眼前這部電影的導演們不同,他接下這部戲只為了一個理由:   「如此吻合的劇情設定,都快讓我懷疑這是否為之後的預言了呢……」   勾人的脣角,再次重現預告片裡那亦邪亦正的魅笑。
第一章
  香氣,撩人的香氣,是稜蕭恢復意識當下第一個湧上的念頭。   她眉頭皺了皺,發出幾聲悶吭,在頭還有些沉重、有些痛的情況下,她彷彿是花了很大的力氣才將眼皮撐開。   空氣中瀰漫的這股香氣,讓稜蕭聞得有些不舒服,這種調性太過俗媚,太過矯情,太過甜膩,向來漢子般作風的稜蕭很難適應。   雖然睜開了雙眼,腦袋還是一片亂糟糟的,短時間還沒辦法理出個思緒,她只覺得很混亂,整顆頭還是混混沌沌的,她說不上個為什麼。   「清醒了嗎?」   一道聲音,難以辨別性別的中性嗓音,傳入稜蕭的雙耳之中。稜蕭心想這下糟了,難道她腦袋混亂到連一個人的聲音性別都無法辨識嗎?   「看來,還沒有完全清醒呢。」   對方輕輕地笑了一聲,那笑聲如銀鈴般悅耳,香甜中帶點危險的氣息……對了,就和空氣中的香味一樣,滿溢的甜美卻隱約佈有陷阱一般。   大概是腦袋經過暖機後開始恢復正常運作,稜蕭將目光轉向聲源處,映入眼簾的人物她大抵看清楚了。   容貌極為美艷偏中性的男子,一頭酒紅的長髮,細長、眼尾微微上勾的翡翠綠眼眸,左眼眼下有個美人痣,姿態嫵媚卻不俗氣,偶也有男性的英氣表露出來。穿著中國東方風格的衣袍,華麗卻氣宇軒昂。   稜蕭當下只有一個很不確定的想法……這傢伙是個帶把的男人吧?   除了男人身上中國風味的衣著,稜蕭也發現自己所身處的環境,也是一間打造得充滿古裝戲裡才會看到的客棧房型,相當復古,一旁桃花心木精雕的木桌上,點了一盤香,裊裊的白煙緩緩上升。   不知為何,從甦醒過後,稜蕭仍然覺得自己好像使不上力,身體鬆軟無力,甚至還有點飄飄然。   是因為空氣裡那股香味嗎?   還是另有原因?   好難思考下去啊……好像自己的腦神經也跟四肢一樣,過於放鬆的狀態。這種感覺雖然不討厭,可是稜蕭的直覺告訴自己總有些不太妙。   她努力回想自己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眼前這個陌生的男子又是誰,自己怎麼又會在這種風格獨特的房間裡?   有太多太多問號,一時間塞住她的腦袋,本就有點渙散的思緒,更難處理這些問題了。   她現在只能確定一件事,就是自己當初在學校的地下室裡,被銀星之人用心魔迷惑住自己後……後續就再也沒有半點印象。   但向來敏銳又機警的自己,即使在這種目前看似無生命之虞的情況下,仍懸著心警戒,沒有跟著自己的身體一起鬆懈。   她深吸一口氣,好不容易才有力氣般擠出一句話:   「你是誰?是你把我帶來這裡的吧?這裡……又是什麼地方?」   對方聽到稜蕭這麼問後,薄薄的、好看的嘴脣微微動了動:   「我是誰,以後妳就會知道,因為這不是現在最重要的問題。至於此處,我想也不用多問。」   男子站起身,每一個動作都散發一股慵懶的氣息,每一個動作都彷彿帶有一股魅惑眾生的魔力,他緩緩地來到稜蕭的面前:   「妳應該想想,自己之所以出現在我面前的意義。好好動一動妳的腦筋吧……雖然藥效還在妳體內,想要好好想清楚大概是有些難度。」   「藥效……你對我下了藥?」   稜蕭訝異地睜大雙眼,難怪她總覺得四肢癱軟無力,精神也難以集中,原來是被下藥的緣故嗎!   「我這個人,不喜歡用太過蠻橫的方式,明明有更輕鬆更快速的方法可以達到目標……好比如,只要持續對妳下藥,將妳囚禁在這裡,長期吸收空氣裡的迷魂香,孔雀公主的身心還不屬於我嗎?」   男子輕輕地撩撥一下自己酒紅色的髮絲,嘴角持續揚著勾人的笑,而那笑裡明顯藏著刀。他每動一下,身上的香氣就會一瞬間增強,稜蕭每每吸入這股香氣,都會有些頭疼的感覺。   冷靜,她要冷靜與集中精神思考才行,這個人知道孔雀公主,更想得到她孔雀家族背後的資源……這人應該是永生王之一!   但是,為何此人面貌和她記憶裡所知道的永生王們不同?   這個人,到底又是誰?   照理來說,她覺醒之後繼承了孔雀公主前幾世的記憶,應該可以找出眼前這名永生王,但奇怪的是,她就是找不到與此人外型匹配的永生王人選……   「妳可能對我有很多疑惑,沒關係,妳總有一天會知道。如果真那麼想瞭解我……」   對方翡翠綠的魅惑眼眸逼近稜蕭,稜蕭有種被毒蛇盯住的戰慄。   該死,這到底是什麼可惡的藥,她明明四肢都沒有被綁或束縛,就是難以對眼前這個人出手反擊!   「那就讓身體先來認識我吧……稜蕭,孔雀公主。」   酒紅髮色男子伸出緋舌,舔了舔自己的上脣。   「但是我話先說在前頭,美麗與殘酷並存,我就像玫瑰般帶刺……什麼時候刺得妳心口流血,都很難說呢。」   壓低的嗓音帶著一股魔性,對方略微長且尖的手指甲攀上稜蕭頸項,「好想在這裡,戴上專屬於我的項圈啊……嗯,就這麼決定好了,待會就讓下人去替你買個項圈回來,做我專屬的寵物。」   指甲稍稍使力地刺進稜蕭的肉中,痛楚立刻讓稜蕭皺起了眉頭,她當然想反抗,可是手腳卻難以使上力氣,只能像尊玩偶般任憑對方宰割。究竟是哪一個永生王如此病態?不對,是哪一個永生王有這種虐待他人的嗜好?   稜蕭努力在記憶裡搜尋答案同時,對方突然一把掐住的她的脖子!   「最近,我也喜歡窒息式的玩法,比起以前將賤人浸豬籠的感覺還過癮,我看妳就跟我試試看如何?」   男子的眼神變得無比危險又鋒利,他掐住稜蕭的力道逐漸增加,稜蕭不由得開始咳嗽連連、臉色發青!   「噓,噓噓,乖,別露出這種一副要殺了我的眼神,難道妳不覺得這樣很享受嗎?」   男子像是安撫孩子般,另一手溫柔地愛撫著稜蕭的髮梢,掐住她脖子的那一手壓根沒有鬆開之意。   「咳、咳咳……鬼才會覺得……享受啊……你這變態……!」   稜蕭吃力地擠出這句話來,就算會刺激到對方,她也絕不會向這種人低頭。   「哦,是嗎……那只是因為妳沒嚐到更多刺激而已。」   酒紅髮色的男子低下頭去,鎖定稜蕭露出的鎖骨附近肌膚,毫無預警地狠狠咬了下去。   突然降臨的疼痛與刺激,激得稜蕭身體不禁竄過一陣顫抖,對方接下來也毫無鬆手之意,他轉而朝向稜蕭拱起的頸子、瞄準突起的喉嚨,如吸血鬼般輕咬下去。   「真想……真想就這樣把妳的血從咽喉這邊咬破吸出……肯定是相當灼熱甜美哪。」   酒紅髮色的男子一手緊壓著稜蕭肩膀,聲音同時略顯顫動,好似是因為打從體內深處湧上的興奮緣故。   稜蕭反射性地由於疼痛而屈起手指,但在藥效的影響下,她的五爪根本使不太上力氣,只是柔柔弱弱地彎曲,卻毫無抓地的力氣。   對方想繼續解開稜蕭衣著的鈕扣之際,外頭傳來一道敲門聲。   壓在稜蕭身上的男子本不想理會,只是隨著敲門聲再起,他終於不耐煩似的皺了一下眉頭、不甘願地爬起身,轉頭不悅地對著門的方向回應:   「什麼事?若非重要大事,我會擰斷你的脖子。」   「咳,大人,是關於銀星的動向……」   門外之人先是一愣,隨後似乎是鼓起很大的勇氣後,才用生硬的語調回答了問題。被稱之為「大人」的酒紅髮色男子沉默了一會後,這才終於站起身、轉過身面向門扉的方向,向門口的方向說了一句:。   「待會派人來監視孔雀公主,待會就要再給她下一次藥。」   「收到,屬下這就叫人來。」   外頭之人立刻回應之後,就傳來腳步快快離去的聲音,這座充滿古風與迷幻氣息的寢室內,身份不明的永生王背對著稜蕭道:   「妳別想逃離我的手掌心,孔雀公主。」   撂下充滿威脅性的這句話,男子便抬起腳步往門口前去,沒多久交替人手般進來另一名男子,當他見到酒紅髮色的「大人」時,立刻低下頭來朝對方敬禮。隨後,兩人交換位置,人們口中的「大人」步出這間房,門扉再次掩上、鎖住,清脆的上鎖聲彷彿要斷了稜蕭最後希望般殘酷。   在「大人」離去後,房內就只剩下對方派來的手下與稜蕭兩人,這名下屬就像尊木頭人般,毫無動作、保持緘默,只有一對炯炯有神的雙眼緊緊盯住稜蕭,這種赤裸裸地監控讓稜蕭很不好受。   稜蕭在這段期間,除了深受藥性的控制外,空氣中那太過魅惑甜膩的香氣也讓她持續頭痛,她努力回想任何可能關於那名酒紅髮色永生王的資訊,卻由於受到香氣與藥效雙重侵擾關係,實在很難在這時機點上想得透徹仔細。   她不停在心中自問,到底是哪一個永生王手段如此殘辣?   到底是哪一個永生王會這般不擇手段?   又到底是哪一個永生王,具有這種好似足以風靡萬物、使得所有男男女女都傾倒的魅力?   當稜蕭還在試著回想時,一直在旁監視著她的男子拿了一瓶藥、朝她走了過來。 「給我張開嘴!   毫不客氣地一把抓住稜蕭的下巴,用力地想要撐開她的嘴。稜蕭當然知道,對方這是要餵她那不知名的藥,於是她就是不張開嘴巴、拼命抵抗。   對方見稜蕭如此不聽話,顯得更為憤怒,掐住稜蕭嘴巴的力道加大不少,使得她痛得幾乎快受不了。   同一時間,可能是藥效隨著時間稍稍減退,稜蕭發覺自己的手好像比之前有力氣多了,雖然仍是有些癱軟的狀態,但至少比較靈活些。把握這時機,稜蕭冷不防地握起拳頭、朝對方揮去!   對方一閃即過,這種無力的粉拳顯然毫無殺傷力,但至少對方鬆開原先掐住稜蕭的手,他退到一旁去指著稜蕭道:   「妳這女人敬酒不吃,想吃罰酒嗎?好啊,手很會動嘛,我這就把妳的雙手綁起來看妳還能怎樣!」   二話不說,男子馬上一個掉頭走到櫃子前迅速取出一條麻繩,一把抓住來不及使力反抗的稜蕭、快快用繩子綁住她的雙手。   稜蕭不斷搓著被綁的手,想要掙脫,但見對方笑得猙獰,一手拿著藥朝稜蕭步步逼近。   「別以為有大人罩妳就可以得意……如果我沒好好依大人的話行事,被斬斷手腳丟到路旁水溝的人就是我了。」   「唔……!」   稜蕭聽到對方這麼說,心頭一陣寒意竄過,那名擁有酒紅髮色的永生王,究竟是有多兇殘?兇殘到會做出這樣的事來。   「好了,乖乖聽話,自己張開嘴巴喝下這些藥……」   來到稜蕭的跟前,拿起藥就要往她嘴裡灌下之際,稜蕭抓好時機又是用頭槌朝對方一頂!   「痛……!妳這臭女人……!」   對方還來不及反應過來,手中的藥已被稜蕭撞飛灑了一地,稜蕭下一秒馬上又用手臂撞擊對方後腦勺!   「咚!」   應聲,男子重重倒地,看起來是暫時昏了過去。   稜蕭確認對方確實失去意識後,趕緊東張西望找個可以切斷綁繩的物品,多虧藥效似乎退得很快,她才能在短時間內使出全力撞暈目標。現在,她最重要的就是要逃離這裡,至於問題的真相,就等逃走成功後再來想吧!   「好,稜蕭妳冷靜下來,一定有辦法逃離……」   壓低嗓音開始自我催眠,而這招也似乎驟效,稜蕭本來起伏的心緒稍微平緩,同時她的目光也搜尋到工具。她看到左手邊櫃子上有把美工刀,走過去一看上頭好像還沾有暗紅色液體……稜蕭不想搞懂那是什麼,直覺告訴她答案是駭人的,她只有快快用嘴巴將美工刀咬下來,坐下、僵硬地拿起美工刀不斷快速地割著麻繩。   採用背對且不順手的方向使用美工刀,自是相當困難,但稜蕭還是咬緊牙根拼命地耐心切割,最後終於將綁繩割開、雙手得以恢復自由。   「很好,稜蕭妳做得很好。」   給予自己一個讚賞與肯定,稜蕭隨後拋開那把不知沾上什麼液體的美工刀,往門口移動。   縱使這扇門後一定連接著未知的危險,稜蕭知道自己無論如何也得豁出去,否則持續待在這裡只能坐以待斃。   一定要活著出去,她還有人在等著自己回去!   過去,稜蕭閉上雙眼只會想到空無一人的住家,以及棄自己而去的母親柳善美……如今,她闔上眼皮,腦海裡浮現身影是聞仲學長,是拿破崙那隻小博美。   以及,自己從前前世世累積下來所背負的責任與身分。   她說什麼都要回到那些支持自己、關心自己的人們身邊,無論如何都要留著這口氣回去!   深吸一口氣後,稜蕭鼓起勇氣,小心翼翼地打開了門扉……   先是小小地開了一點縫隙,外頭的光透了進來,稜蕭躲在門後用一隻眼睛窺視外頭的景象。透過這道狹小的門縫,稜蕭見到外頭有三人的身影,有男有女,但以目前稜蕭身處的位置來看,尚未看見將她下藥的酒紅髮色永生王。   雖然不出意外有人守著,但看起來那名永生王不在現場,對稜蕭而言似乎就是一種幸運了。   嗯,她應該能夠靠自己將外頭三人全都打倒吧?   要對自己有信心,何況她還有覺醒後得到的超能力與武器!   心一橫,稜蕭率先召喚出她的武器——「深藍安魂曲」,表面上是一把華麗漂亮藍白色蕾絲相間交錯的遮陽洋傘,實際上可以拆成兩把有藍寶石鑲嵌的銀色鐳射槍,同時使用,可以射擊也可拿來揮打敵人。稜蕭先在腦海裡試想運算了接下來的行動與出手攻擊順序後,她便打開門扉先行偷襲最靠近門邊的那一人!

作者資料

帝柳

芳齡永遠十八,未婚,論文深淵中,希望能順利從研究所畢業的宅女一枚(因為很多人問我是男是女,只好親上火線證明XD) 得意技能是搭訕所有飼養毛孩子的主人們,方圓十里內的柴犬底細我都知道一清二楚(警察!就是這個人!) 歡迎來這邊找我: 噗浪:www.plurk.com/hedy690 粉絲團:www.facebook.com/hedy690

基本資料

作者:帝柳 出版社:尖端 書系:翼想本 出版日期:2017-07-19 ISBN:9789571075150 城邦書號:SPB7I000078 規格:平裝 / 部分彩色 / 274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