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一定是我問神的姿勢不對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一定是我問神的姿勢不對

  • 作者:四絃
  • 出版社:城邦原創
  • 出版日期:2017-04-18
  • 定價:260元
  • 優惠價:79折 205元
  • 書虫VIP價:205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94元
  • 購買電子書,由此去!
本書適用活動
2019國際書展/你的心決定你的美好
  • 城邦原創新書延伸展

內容簡介

★ POPO原創明星作家出版計畫精彩作品 ★ 尖端浮文字新人獎BL小說組佳作得主、第二屆馥林都會小說獎唯一決選──超潛力BL作家四絃又一耽美力作 ★ 知名同人大手繪師詭太郎操刀精美曖昧跨頁書封插圖 ★ 前世因果今生來報,難分難捨的不正經大仙攻 × 傲嬌神棍受 ★ 實體書獨家收錄未公開十八禁撩慾系H番外<仙蹤> 我放棄了成仙的路途,走進了輪迴的苦難, 只願追隨你生生世世…… 夜觀星象、日窺鬼神,當假神棍遇上真大仙, 想要消災解厄,還不快躺平雙修! ──你將有一個劫數難逃。 身為樹仙公乩身,高大樹雖然以裝神弄鬼維生, 內心卻是個不折不扣的無神論者。 憑空出現在他面前自稱有通天本領的神祕青年藤子平, 卻告訴他前世的因果報應將至,大樹將會有一個劫數難逃。 開什麼玩笑!?同行相忌不知道嗎? 哪有神棍在騙神棍的,這是在汙辱他的智商與專業啊! 但說也奇怪,自從藤子平出現,倒楣的事情接踵而至, 讓大樹也不禁開始相信神祕青年的話。 可是化解災難的第一步,竟然要接吻、愛撫、還有更進一步的…… 喂,想騙財騙色也挑個對象吧ヽ(#`Д´)ノ

內文試閱

序章
     「玉藤仙子,祢真不後悔?」      「不後悔。」      玉帝眉一皺,又道:「為了一個因黃鸝鳥動了凡心,還犯了殺生大罪的樹精,使祢千年的修為功虧一簣,這樣值得嗎?」      「藤本就離不開樹獨活,眼睜睜看著與我相生相依幾百年的樹精,因為一念之差而犯了過錯,被打入人間道七世顛沛流離、受苦受難,自己卻無能為力,那麼成仙何用?」      「玉藤仙子,祢的情義本座不是不能理解,但祢要明白,每個人有自己的修為,是他人無力干涉的。若樹精沒有頓悟,任誰也無力逆轉因果。」      「我明白。」      玉帝嘆了一口氣,道:「見祢心意已決,本座就成全祢的心願了。但祢要知道,一旦落入輪迴成為了凡人,祢千年的修行就只剩一成,投胎轉世後成為血肉之軀的祢會喪失法力,無法改變生死輪迴、逆轉因果,祢只能靠自己的智慧讓他頓悟,改變命運。」   
第一章
      在大榕樹下紅色鐵皮屋搭建成約兩層樓高、二十幾坪大小的「仙樹神宮」中,大約四十多歲的女人雙手合十,口中念念有詞跪在神壇旁。      光線昏暗的室內煙霧瀰漫,空氣中檀香的氣味與蠟燭燃燒的味道混合在一起,誦經低沉宛如呢喃,與銅鈴清脆的聲響不絕於耳,形成了一種詭異且迷幻的氣氛。      一名年約二十多歲的年輕男子穿著黑色卦袍,坐在神壇前的紫檀椅上,雙眼用紅色的布條遮住,雖然現在門外下著大雨氣候微涼,但男子的身體微微顫抖著,汗水將身上的卦袍濡濕,「樹仙公」已經降臨在男子身上。      「大仙,祢一定要幫幫我,替我把老公從那個狐狸精的手中搶回來啊。」      雙手合十跪著的中年女人對著被樹仙公附身的男人叫喊著,說出自己所祈求的事。      只見樹仙公的乩身開始念念有詞,說著普通人聽不懂、人們稱之為「神的語言」的話語。      唯一能夠與降臨在乩身上的神明溝通的,是一名年近半百、身材矮小、頭髮花白,還瘸了一隻腿看似不起眼的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對著跪在地上的女人說道:「樹仙公說,你們夫妻失調、家庭不和睦,是因為前世妳與丈夫現在外遇的對象是一對姊妹,但是妳們愛上了同一個男人,也就是妳現在的丈夫。      「前世的妳用盡心機得到了這個男人,但也逼死了唯一的妹妹,她心懷著對妳的怨恨投胎轉世,所以今生她成為妳的冤親債主來向妳討債。」      「什麼?!」女人驚訝地倒抽了一口氣。      樹仙公的乩身又喃喃說了幾句,中年男子眉頭一皺。道:「樹仙公說,前世的債若今生不還,來世也必定要還,而且是加倍奉還。妳要還的不只是感情債,就連金錢的債務妳也必須在今世連本帶利還個清楚,否則輕則家破人亡,重則禍延子孫。」      女人心頭一驚,她還沒有向宮內的任何人說過這件事,但樹仙公全都知道了?      丈夫外遇的對象就是公司裡的會計,現在公司裡大大小小的款項都要經過那個女人點頭同意,就連她要給孩子出國唸書的費用都必須由那個女人經手。      這次前來問事本來有些半信半疑,但樹仙公卻精準地說出了她目前的困境,讓她不得不相信樹仙公驚人的通天神威。      女人立刻撲倒在樹仙公乩身的腳下,哭喊著:「樹仙公,請祢一定要幫幫我啊,我到底要怎麼辦?那個女人待在我老公身邊一天,我們母子就不會有好日子過啊。」      「樹仙公指示,妳與她的恩怨今生躲不過,只是這份惡緣也不是無法化解,只要妳誠心誠意就會有效果。神佛渡化的是有緣人,洩露天機是會遭到天譴的,且樹仙公必定會元氣大傷、折損自己的陽壽與福報。如果妳還是對樹仙公的神威有半點遲疑,那麼就是妳與樹仙公無緣,樹仙公也不便多說什麼了,施主妳可以請回了。」      「無論要我做什麼、付多少錢都可以,請樹仙公一定要替我化解啊!」女人抱著中年男子的大腿哭訴著。      中年男子露出了深邃的微笑……      很好,宰肥羊的時候到了。      沖了個熱水澡,洗掉汗水黏膩的感覺,整個人都神清氣爽了起來,但門外的風雨似乎不願意停歇,滴滴答答落在鐵皮搭蓋的建築物上,那聲響又令人感到煩躁。      高大樹用毛巾擦拭著濕漉漉的頭髮,走出浴室正好看見叔叔高大貴翹著二郎腿坐在神壇前開心地數著鈔票,大樹冷不防從叔叔後方伸手抽走一小疊千元鈔票。      「喔?今天有這麼多啊?沒想到那女人一臉苛薄卻出手這麼闊綽!那我就不客氣了。」      「臭小子,說好三七分帳的,還不快點吐幾張出來。」      大貴轉過身來想要搶大樹手中的鈔票,人高手長的大樹拿著鈔票的雙手一抬,任大貴怎麼跳也搆不到。      身材矮小的高大貴身高不及大樹的肩膀,且因為人說相命之人都必須有個天殘地缺,便一天到晚裝瘸子,裝久了,一時之間要他正常走路挺不習慣,加上身手沒有年輕人那般俐落,只能在大樹跟前氣急敗壞地跳來跳去,活像一隻想要攻擊大丹狗的吉娃娃。      想他們高家幾代的男丁,包括大樹死掉的老爸高大富身高都不超過一米六五,怎麼會生出像大樹這般高頭大馬的品種?      看來不是緣淺的大嫂偷人,就是他們高家歹竹出好筍,矮了三代終於出了一個身強體壯的高大男兒。      「當乩身還得事先在身上抹辣椒膏,流了一身臭烘烘的汗水,這麼辛苦的工作竟然只能拿三成,這是不是太沒道理了?」想起每次開壇的辛酸,大樹忍不住皺眉抱怨。      「你以為你做了什麼啊?不就是坐在那裡流個幾滴汗、裝模作樣地說兩句沒人能聽得懂的話而已。能夠從那女人手裡訛這麼多錢,還不是要靠我的即興演出,掰那麼一大段鬼話才能騙到那個女人。不要以為我不知道啊,你這個臭小子中間有幾度差點就笑場了,要不是我偷捏你的胳膊,我們兩個早就穿幫了。」      關於他們的職業,可以稱呼他們為「乩童與桌頭」,直白一點的說法,就是假神仙降臨之名,行真詐財之實的「神棍」。      「那真的很好笑嘛。你知道我坐在那裡看你胡謅有多痛苦嗎,這種鬼扯的話竟然有人相信。三七分帳說什麼也太不公平了,至少也要個四六分啊?」      每次這種辛苦的活都交給他做,他卻只能領微薄的薪水,親叔姪也是得明算帳的吧?      大貴不服氣,插著腰說道:「好啊,長大了、翅膀硬了就跟我計較了是吧?要算我們就來算得清清楚楚。」      大貴扳著手指,「打從你短命的老爸過世、水性楊花的老媽跟其他男人跑了後,大家都說你是剪刀柄、鐵掃把的命格,會剋父剋母,誰沾了你誰就倒楣。你的表姑媽收養你的第一天就被車給撞瘸,你的二舅好端端的卻被診斷得了肝癌末期,哪個親戚不是把你當成燙手山芋,能扔多遠就扔多遠?      「但我心慈,念在你是我親大哥的獨子,我冒著可能會橫死街頭、死無全屍的風險收留了你。還好我八字重、命夠硬,沒讓你給剋死了。這些年你吃我的、用我的、住我的,房租、水電、瓦斯費現在什麼東西都漲價了,我沒有跟你二八分帳就已經很偷笑了!還想要跟我四六分?」      對於大貴的說法,大樹頗有意見,「阿叔,你這話就不中肯了,當年我爸突然過世,你這個桌頭少了個乩童,要不是我被趕鴨子上架頂了這個屎缺,你現在要怎麼開宮廟、當神棍裝神弄鬼騙錢啊?      「而且從我懂事開始,你去酒家喝醉的時候還不是我去把你扛回來的?你在賭場輸了一屁股的時候,是誰去向債主討價還價、低聲下氣求人不要把你手指給砍掉的?所以四六分已經算是親友價,你不要再坑我了。」      聽見大樹也頗有怨言,大貴氣急敗壞,立刻回罵,「你說我坑你?你這小子以為你行啊?我們高家世世代代都是靠這門活在混飯吃的,老子五歲的時候就在廟口擺攤子給人算命、看手相、批流年、改風水。      「要是沒有你這個拖油瓶,我現在不知道有多自在逍遙呢。因為帶著你跟著我屁股後頭轉,都沒有女人敢嫁給我了,讓我到這個歲數都還是個光棍,死了都沒人替我送終。」      「阿叔,你放心好了,如果你現在多分我一份,等哪天你駕鶴歸西,我一定會替你好好送終。」      大樹笑嘻嘻地說著,這下讓大貴更惱火了,操起供在神桌前的桃木劍就追了上去。      「臭小子!你這是在詛咒老子啊?廢話少說!錢給我還來!」      「嘿嘿!那要看阿叔你能不能追上我了。」      見大貴是動真格要修理他,大樹拔腿就衝出宮廟,卻沒注意到迎面而來的年輕男子,兩個人撞在一塊,狼狽地倒在宮廟前的大樹下。      兩人四目相對,那雙淺褐色的眼睛注視著大樹,似乎已經在那個瞬間將大樹給看透了。      「臭小子!叫你別跑吧,這下撞倒人了!還不快點把人給扶起來。」      大貴用桃木劍戳了戳大樹的後腦杓,提醒那個傻愣愣的臭小子別在光天化日之下壓在年輕男人的身上,要是被街坊鄰居看見了,不在背後說三道四才有鬼呢。      但年輕男人卻一動也不動,緊緊地揪著大樹的衣袖,用有如黑洞般深邃的眼神看著大樹說──      你將有一個劫數難逃。

作者資料

四絃

擁有腐遁與宅遁地血際限界,二次元腐女,三次元分身為專業剷屎官。 座右銘是:以腦補基情為己任,置攻受屬性為度外。 每日碼字三千,妄想成為周星馳與湊佳苗綜合體的創作人。那是啥?(虎軀一震)仍然是個手勤的鍵人! 四絃 個人專頁 https://www.popo.tw/users/jacqueline4 粉絲專頁:四絃,天涯何處覓知音 https://www.facebook.com/jacqueline.story.04/

基本資料

作者:四絃 繪者:詭太郎 出版社:城邦原創 書系:PO小說 出版日期:2017-04-18 ISBN:9789869258678 城邦書號:3PP016 規格:平裝 / 單色 / 272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