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年慶
周年慶 周年慶
目前位置: > > > >
愛的輪迴式
left
right
  • 庫存 = 9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內容簡介

★注意!因為太震撼,讀完後一定還想往回翻閱的推理傑作。 超過150萬名讀者讚嘆不已!《愛的成人式》作者 乾胡桃 又一暢銷力作! ★日本亞馬遜網路書店、紀伊國屋、丸善書店、TSUTAYA等各大書店暢銷排行榜一致推薦! 如果能夠保有現在的記憶、回到十個月前的自己,會發生什麼事? 十名男女獲邀參加這種夢幻般的「重啟」,半信半疑地挑戰過去的人生。 然而他們卻一個接著一個離奇死亡…… 回到過去,重啟人生。 這句話對我來說,充滿無可言喻的魅力—— 毛利圭介是在東京上大學的大四學生。九月一日星期日下午,一通電話打到他獨居的公寓。 電話另一端,傳出陌生的男人聲音。「大約一小時之後,下午五點四十五分會發生地震。三宅島震度四,東京震度一。請你確認。」 一個小時之後,地震果然發生了。他正感到詫異,電話再度響起。 自稱風間的男人向毛利提出「重啟體驗」的邀請。這項體驗能夠回到過去的自己。 風間說:「時間會倒轉,讓意識回到自己在過去某個時間點的肉體內。不過之前經驗過的記憶仍舊保留下來。也就是說,可以持有未來的記憶,並回到過去某個時間點重新開啟自己的人生——我們稱這種現象為『重啟』。」 毛利在半信半疑中,決定接受邀請,成為「訪客」。他決定回到過去之後,要和半年前甩了他的前女友重新來過,然而…… 《愛的成人式》作者乾胡桃再次創下驚人成績。結合時間旅行名作《REPLAY重播》與推理小說經典《一個都不留》的技法,讓您打心底感到錯愕、震驚與感動。 【讀者好評推薦】 「開頭非常吸引人,一翻開就停不下來。」 「完全被作者耍得團團轉,閱讀時務必警惕每一個場景細節……」 「能猜到凶手身分的人,太厲害了。」 「穿越加上推理,沒看過這麼有趣的作品啊!」

內文試閱

第一章
  1       每次電話鈴聲響起,我心中就會有些期待。如果是邀我去玩當然很歡迎,但即使只是閒聊,在通話時也能忘記憂愁。遇到打錯電話或推銷,先前的期待就會轉為失望,不過只要想成是替單調的日常生活帶來適度調劑的雜音,也就能夠寬容以待了。據說有種惡質推銷手法是打電話騙對方中獎,再把對方邀到某處購買英語會話教材。我很能夠體會上這種當的受害者心情。他們也跟我一樣,等待有人打電話來,把自己帶離無聊的日常生活。       那通電話是在九月一日星期天的下午打來的。大學還在放暑假,但是我必須在下學期開始之前準備好畢業論文的大綱,因此幾天前開始就難得窩在房間裡讀書。       鈴聲響起時,我無意識地確認時間。剛過下午四點半。       我連忙站起來,腳部關節發出聲音。我走幾步越過房間,沒等到第二聲鈴聲響完就迅速拿起電話筒。       「喂。」       「打擾了。請問這裡是私人住宅嗎?」       電話另一頭傳來的是低音宏亮的成年男子聲音。       「是的。」我邊回答邊感到詫異。好奇怪的電話。明明是自己打來的,怎麼會問這種問題?       「請問你是學生嗎?」       「是的。抱歉,請問有什麼事嗎?」       我雖然猜測是推銷電話,卻沒有掛斷而繼續對話,或許是因為心中產生某種預感。       接著男人說出非常奇妙的話:       「大約一小時之後,下午五點四十五分會發生地震。三宅島震度三,東京震度一。請你確認。我再說一次。一小時之後,五點四十五分,會發生地震。」       「蛤?」我不禁發出愚蠢的聲音。但對方並不以為意,繼續說:       「對了,還有一點很重要:請你千萬不要把這通電話的內容告訴任何人。請務必遵守這項要求……呃,可以請教貴姓嗎?」       對於這個問題,我只猶豫一瞬間,覺得應該沒什麼大礙,便老實回答:       「我姓毛利。」       對方又問:       「毛利先生,你和家人住在一起嗎?」       「……不是。」       「你一個人住嗎?原來如此。那麼請你不要打電話給別人,獨自等候結果出來。等你確認結果之後,我會再打電話給你。在那之前,請你不要告訴其他人。那麼在此先告別。」       「啊,等、等一……」       我還來不及說「等一下」,電話已經掛斷了,只聽到「嘟——嘟——」的電子聲。我只好先放下電話筒。       剛剛那通電話到底是什麼意思?       避難通知? 不,不對。以目前的技術,根本不可能預測地震。       不,就算可以預測,更基本的問題是:為什麼要通知區區一名學生的我?       我苦思許久,終於得到一個結論:這應該是新型的惡作劇電話。隨便按一組號碼,對接聽者說些彷彿預言般的話語,讓對方感到困惑。或者也可能是某個我認識的人為了嘲弄我而打來的。但是那個低沉的聲音——聽起來像是三十多歲的成年人——並不在我的記憶中……       算了。我嘆了一口氣,回到書桌前。這時我不經意地看了一眼櫃子上的鬧鐘。       四點三十八分。       他剛剛好像說五點四十五分?這麼說,就是一小時七分鐘後……       想到這裡,我不禁嗤之以鼻。我並沒有真心相信那荒誕的言論,卻還在計算剩餘時間,站在客觀角度來看實在可笑。       但我內心某個角落仍舊覺得,如果真的發生地震就有趣了。當然這種事是不可能發生的……       我想要轉換心情專心念書,可是一度中斷的注意力很難恢復。不論重讀幾次資料上的印刷字體,都無法把內容讀進去。我不自覺地就在看時鐘,確認目前的時間……還剩五十八分鐘……還剩五十二分鐘……還剩四十九分鐘。       「不行不行。」我發出聲音訓誡自己。       然而奇妙的是,到了關鍵的時刻,我卻完全忘了預言的事。       當時——我感受到些微的搖晃。       ——地震?       不是錯覺。我立即抬頭看電燈的拉繩。拉繩也在微微晃動。這時我才總算想到那通電話,連忙檢視櫃子上的時鐘。       時間是下午五點四十五分。    2       我急忙打開電視。電視播放著兒童卡通節目,不過我屏息凝視著畫面。       我等了兩分鐘左右。伴隨著提醒觀眾注意的鈴聲,畫面上方角落出現快報跑馬燈。       ——下午五點四十五分左右,東海地方發生稍強的地震。觀測到震度三以上搖晃的是以下地區。       ——震度四 三宅島       預測中了。五點四十五分發生地震。三宅島震度四。時間和地點都很準確。       但是為什麼能夠做出這樣的預言……?       電話鈴聲再度響起,是在過了一個多小時、接近晚上七點的時候。       我明明一直在等電話,卻刻意放慢站起來的速度。我等到鈴聲響了第五次之後,才緩緩拿起電話筒。       「喂?」       「是毛利吧?」       我聽到的果然是剛剛那個男人的聲音。先前他還稱呼我「毛利先生」,現在卻變成「毛利」了。從中可以感覺到對方的優越感。       「是的。」       「如何?你確認過了嗎?」       「沒錯。地震的確發生了。」       「地震發生之前和之後,你都沒有把預言告訴其他人吧?」       「沒錯。啊……是的」我無意識中改變了與對方交談的用語。       「……你似乎滿鎮靜的。」       男人顯得有些不滿。他或許希望我更直接地表達驚訝吧?我揣測對方的心情,連忙補充:       「不不不,我非常驚訝。我有很多事情想要問你。……呃,你為什麼能夠像那樣預先知道地震會發生?還有,呃,為什麼要告訴我?」       這種感覺滿奇妙的。我與其說是想要釐清自己真正的疑惑,不如說是在推測對方希望我問的問題並說出來。       「啊,對了。」我又補充一個問題:       「呃……重點是,你到底是什麼人?」       我問了之後才想到:啊,這個問題好像還不應該問。雖然目前仍舊不太有真實感,但冷靜想想,這次的事件非常奇特,憑我自己的能力絕對無法解開預言之謎,必須要讓打電話的人替我解謎才行。在那之前,我得保持禮貌態度——我的理性如此告訴我。       「毛利……你真的很冷靜。這麼說可能有點失禮,不過我跟你談話之後,覺得相當有意思。」       這名男子似乎並沒有感到不悅,反而這樣回答。接著他又說:       「我先報上名字吧。我叫風間。」       風間?這個姓有些罕見,不像田中和鈴木那麼普遍,也因此讓我覺得或許不是假名而是真名。       「我打先前那通電話的原因,是因為必須先取得你的信任才有辦法談下去,所以一開始才會做出那種表演。」       他切入關鍵話題。我不想錯過接下來的任何一個字,因此默默地豎耳傾聽對方的話。       「毛利,你認為我為什麼能夠做出那樣的事?」       他這樣問我,我也無法回答。就是因為完全摸不著頭緒,我才會如此困惑。       「呃,比如說,你擁有預知能力之類的……」       我雖然覺得愚蠢,但還是試著這麼回答。       「不不不。很遺憾,我並沒有那種所謂的特殊能力。」       他立即否定。那當然了。       「我本身是隨處可見的普通人。不過,這是指能力方面。……我曾經體驗過普通人無法想像的經驗。」       普通人無法想像的經驗……我也有自信在珍奇經驗方面不落人後,包括在沖繩旅行時被龜殼花咬。不過我並不能預知地震。       「我給你提示吧。我能夠預言的不只是地震。」       「那麼你還能預知什麼?」       「說得誇張一點——所有事情。我知道所有未來發生的事情。」       「怎麼……」我原本想說怎麼可能,但又止住了。無言狀態持續好一陣子。我覺得自己得說些話。       「你說你沒有預知能力。如果不是預知——而只是說出已知的事情……那麼……」       「那麼?」       「你已經體驗過『現在』這個時間了?」       「……也就是說?」       我雖然覺得不可能,但還是繼續說:       「你是從……未來世界來的?」       這時電話另一端的男人突然笑了。他的笑聲好像卡在喉嚨深處,聽起來不太舒服。我也試著一起笑,意思是怎麼可能會有這種事。       然而男人停止笑聲之後,說:       「沒錯,你猜得很好。……正是如此。」    3       「怎麼會……可是……」       我搖搖頭,感到一陣寒意。是對方瘋了嗎?如果不是——那究竟是怎麼回事?       男人低沉的聲音直接侵入我放棄思考的大腦:       「你覺得很愚蠢嗎?我當然也知道你不可能輕易相信我,所以我才會演出那樣的把戲。如何?……不可能發生的事情實際發生了。你應該也確認過了吧?你也覺得,那是很不可思議的事件,絕對不可能發生。然而如果我真的如我主張的,是從未來世界來的人類,已經一度體驗過接下來要發生的事,那麼會如何?只要接受這個說法,剛剛的表演——也就是預言,對你而言也沒什麼不可思議的 吧?」       我覺得他好像在呼攏我。為了解釋某件不可思議的事,而提出其他不可思議的說法,感覺也不太合理——這是我老實的感想。       「我希望透過這種循序漸進的方式,讓你相信我的repeat經驗——也就是時間旅行。當然……如果能夠讓你親身體驗時間旅行,那是最好、也是最迅速的方式,但很可惜目前沒辦法這麼做。不過我希望你能夠相信我說的話。也因此,雖然只是間接證據,還是得讓你看到證據。這是我表演那種把戲的理由。」       男人說到這裡停頓了一下。我感覺他是顧慮到我需要一些時間來理解他的話。       「呃,你剛剛提到的repeat就是……?」       「是的。對於回到過去的自己,我們是這麼稱呼的。」       「回到過去……?」       「沒錯。時間會倒轉,讓意識回到自己在過去某個時間點的肉體內。不過之前經驗過的記憶仍舊保留下來。也就是說,可以持有未來的記憶,並回到過去某個時間點重新開啟自己的人生——我們稱這種現象為repeat。」       「你剛剛說『我們』?」       對方沉默片刻,然後說:       「……沒錯。我還有其他夥伴。或許可以稱作同行者……我稱之為『訪客』。下次repeat的時候,我也會邀請訪客,而你被選中了。……如何?」       問我「如何」,我也不知該怎麼回答。我腦中相當混亂,無法進行邏輯思考。我只能連續發問。       「呃,那個……邀請?請問為什麼……呃,為什麼要找我?」       「我隨意選擇電話號碼撥出去,剛好你接起來了。就這麼簡單。」       果然如此。不過以機率來說,應該是非常微小的數字。竟然會湊巧打到我這裡……       「請想想看。可以追溯時間,回到過去的某一個時間點,讓人生重來一次——任何人知道在現實中可以發生這種夢幻般的事,一定都會想要嘗試吧?……當然,首要問題是相不相信這種可能性。不過假設我公開一切,比方說借用媒體的力量,在全國國民面前表演我之前對你展示的預言,而且重複很多次,那麼我相信,除了太頑固的人之外,大多數人應該都會相信我曾經體驗過時間旅行。」       我邊聽邊從鼻子吁了一口氣。       「這時如果我招募同伴,說:『只要參加我主辦的旅行團,任何人都能夠體驗時間旅行。』你猜會發生什麼事?我相信,應該會有許多人、甚至幾乎是全國人民,都會爭先恐後地報名參加。……然而遺憾的是,我不太可能實現所有人的願望。我能夠帶去的夥伴頂多只有幾人。當我對其他人說很抱歉,被留下的人也不會接受吧?……所以即使我想要增加夥伴,也不能公開招募。」       徵求時間旅行的夥伴——我想像這樣的廣告文案,不禁覺得好笑。       「但是相反地,假設所有國民都是潛在的志願者,那麼就不需要公開招募,只要由我方來選擇就行了。不過我有權利像這樣選擇誰能夠獲得救贖、誰不能獲得救贖嗎?應該是沒有的。所以為了給予所有人公平的機會,我便隨機選擇電話號碼播出去,而你就被選中了。事情大概就是這樣。」

作者資料

乾胡桃(Kurumi Inui)

一九六三年出生於靜岡縣,靜岡大學理學院數學系畢業。一九九八年以《J的神話》獲得第四屆梅菲斯特獎出道。 其他著作有《塔之斷章》、《愛的成人式》、《嫉妒事件》、《愛的輪迴式》等等。

基本資料

作者:乾胡桃(Kurumi Inui) 譯者:黃涓芳 出版社:尖端 書系:逆思流 出版日期:2017-04-07 ISBN:9789571072456 城邦書號:SPB7Z000027 規格:平裝 / 單色 / 440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