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加碼
目前位置: > > > >
湯之國的公主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湯之國的公主

  • 作者:樋口直哉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7-01-10
  • 定價:280元
  • 優惠價:79折 221元
  • 書虫VIP價:221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09元
本書適用活動
周年慶\年度TOP 3本75折,好書讓你10連勝

內容簡介

★改編電影大受好評!暢銷小說《大人DROP》作者 樋口直哉 全新作品! 廚藝精湛的「我」與精通料理知識的「少女」(廚藝則是一竅不通) 兩人彌補著彼此的不足,共同努力重現記憶中的「湯」—— 有人介紹了一份奇妙的工作給原本是廚師的我。 對方提出破天荒的高價,讓我每天晚上,替獨居於古老洋館中的高齡夫人製作一碗湯品。 我在宅邸中邂逅了夫人的孫女——個性迥異的美少女.千和。 千和因為一場交通意外痛失雙親後,便將心靈封閉起來。但她對母親留下的料理食譜書愛不釋手,且通曉古今中外的料理相關知識。 另一方面,我則在尋覓與自小就分開的母親,最後在一起時所喝到的那一碗「記憶中的湯」—— 現任廚師所描繪的希望與重生之溫暖物語。 【讀者推薦】 「清澈又有質感的文字,如同一碗好湯。」 「感覺很有機會電影化!」 「看完覺得內心一陣溫暖,很療癒。」 「主角太可愛了!請推出續集吧!」

內文試閱

序章
    湯鍋在廚房一隅冒著蒸蒸熱氣的情景,已是落伍的昔日光景。      實際上,湯品已經從餐廳的菜單上消失好長一段時間了。理由在於,販賣庶民湯品無法獲得與所耗工夫相等的金錢報酬,再加上一碗湯搭配麵包帶來的飽足感,會使得顧客無法繼續享用接下來的料理。      總之,如今湯品總是被置於菜單上不顯眼的角落。甚至有些餐廳會委婉地掛上「今日推薦湯」的名稱。所謂的「今日推薦湯」,其實就是用當天剩下的材料製作而成的。      也有廚師只將湯品視為拖延時間的道具。只要在事前製作好後保溫,就能夠立刻端上桌,正好用來做為端出下一道料理之前的緩衝。      因此,湯品可以說是地位相當低的料理。      儘管如此——雖然不清楚這麼說是否恰當——但我只要在菜單上發現湯品的蹤跡,就會忍不住點一碗來品嘗。      然後,就會浮現「果然不對」的想法。      不是那個時候的味道——      我仍然相當鮮明地記得,第一次來到宅邸的那一天。      這棟宅邸位於湘南地區,殘留有往日別墅區面影的一隅。      前往宅邸途經的沿海坡道,即使在白天也顯得深幽昏暗。這是因為排列在兩側的房屋皆附設氣派的庭院,而種植在其中的群樹枝葉遮蔽了天空而造成的。      沿著斜坡爬了好一會兒後,眼前的天空頓時變得開闊,宅邸也在同時映入眼簾。即使在充斥著老舊洋館的建築物群中,眼前的宅邸也顯得格外引人注目。讓人忍不住好奇起,獨自一人住在這種地方的夫人會是怎麼樣的人。聽說她曾是某財團的千金,但我無從得知真偽。不管怎麼說,就連我也能明白對方的家境有多麼富裕。      夫人的丈夫是個與政治界有著相當深切關係的企業家。他過去曾經營投資公司,卻在工作中      突然心臟病發而亡。夫人繼承了那間公司的經營權。一掃周遭眾人的顧慮與擔憂, 擴大事業版圖,累積起巨額的財富,在距今約十年前退隱之後,就一直隱居在從前用來作為別墅使用的這棟宅邸裡。      而我就是在宅邸的其中一個房間裡,接受了貴崎所進行的簡單面試。      貴崎早在我來這棟宅邸工作的很久以前,就一直負責操辦夫人生活起居上一切大大小小的事情。他總是穿著一身尼赫魯式立領西裝,腳踩被細心地磨得光亮的皮鞋,走路無聲無息。雖然我能夠從他的行為舉止明白他是個經驗老道的管家,但我並不清楚關於他的詳細經歷。      貴崎掃過文件後說了一句「這樣就夠了」,並以食指扶起有著金屬細框的眼鏡。我在日知道,這是他的習慣動作。      「詳細情形就如同我寄給你的契約書中所述」,整個人深深地埋在會客室沙發裡的貴崎,以服務業為生的人特有的清晰且極具穿透力的聲音如此說。「平日只需要準備夫人一人份的晚餐即可。雖然有客人來訪時,準備的份數多少會增加,但絕對不會需要準備到幾十人份之多的餐點。最後,請務必遵守兩個原則。晚餐時間是準時八點整開始,不管是提早或延後一分鐘都不行。」      「我明白了。」      「另外一件事情,就是絕對不能向其他人洩漏你在這裡工作的事情。」      保密義務。這一點並沒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畢竟在許多名流之中,也有不少人非常低調。單就只需要準備一人份食物的簡單工作而言,對方會提出如此高額的報酬,恐怕也包括了封口費在內吧。      我點點頭。貴崎頷首表示明白後,雙手環胸,並嘆了一口氣。      「這裡的工作性質與外面的餐廳不同,一開始多少會感到困惑,但只要習慣後,你就會明白這份工作再簡單不過了。」      「那麼,請問我到底該提供何種料理呢?」      我會有此一問,其實是想瞭解服務對象——夫人的喜好。然而,貴崎的答覆的卻和我的預期有所出入。      「湯品。」      「湯品與……」      「不,你只需要製作湯品即可」貴崎如此說完後,稍微停頓了一會兒。那是彷彿寫在樂譜上的休止符般的優雅間隔。「湯品搭配兩片法式長棍麵包切片,夫人的晚餐餐色長久以來都是如此。夫人只會品嘗湯品,所以你完全不需要準備其他餐點。」      「只要這樣子就夠了嗎?」      他輕輕地點兩下頭後,微微一笑。      只需要煮一碗湯,就是我在這裡被賦予的唯一一項任務。這個工作內容簡單到令我覺得詭異,有一種自己似乎一腳踩進陷阱的感覺。我不禁心生懷疑,這棟氣質高雅的宅邸與光鮮亮麗的氣派廚房,所有的一切該不會都是他演出來的吧。   
第一話 法式家常濃湯
  1      海邊一帶毫無人跡。防波堤上停佇著幾隻白色的鳥。雖然不清楚確切的方向,但能聽見海鷗的鳴叫聲。這是一幅會令人忍不住心生悲淒之情的景致。      道路沿岸是一片松樹林,我也已經習慣將車停在那片松樹的前方。今天也如同往常般停妥車子後,徒步走到宅邸處。海風輕輕在松樹林之間穿梭,揚起陣陣風沙。而我則是背對著風,走過這一段路程。待風停之際,一睜開眼大海即躍入眼簾。      當我凝望大海時,偶爾會感受到一股小小的情感波浪打向我的心頭。每每如此,我就會假裝自己沒有察覺到這一點,並稍微加快腳步。一旦集中精神走路,就能夠消除騷動不已的心情,再度回歸原本的平靜。      夾在山與海之間的街道,過去曾為沿海的避暑勝地而繁榮一時。然而,時至今日卻變得冷清至極。就連有著三角屋頂的車站建築前方的小小商店街也跟著沒落。近郊雖有一間老舊飯店,但除此之外沒有其他大型建築物。住宅區直到數十年前仍有許多政治家與企業家的別墅櫛比鱗次,如今則是處處空屋,滿目蒼涼。      爬上兩旁有著連綿不斷的宅邸水泥外牆的和緩斜坡後,便能看到宅邸。      我一鑽進後門,即隱約瞥見正在整理庭院花草的夫人身影。她的年齡似乎約在八十歲上下。看到她就會讓我產生一股真實感,這個國家真正富有的人都是上了年紀的老人,還有自己確實做著這份差事。由貴崎負責打理的庭院植木,可以說是氣派非凡。而她飼養的狗——名為巴吉度獵犬的品種——正趴睡在一旁。      來這裡工作已經三個月了,但自己還不曾與夫人面對面交談。      這份工作是前女友介紹的。那一天,我們相約在餐廳用餐。自從上次與她分開以來,我們倆已經時隔數月未見。總覺得與她四目相交很尷尬,因此我的視線只好不斷在店內來回巡梭。木質地板與挑高天花板、餐廳深處有半包廂式座位與酒櫃,以及充滿情調的昏暗燈光。看起來就是相當受女性歡迎的裝潢風格。      我將點來的洋薑濃湯送入口中。      口感滑順的濃湯表面浮著帶有熾烤過的扇貝與黑松露香氣的奶油,並灑下碾碎的榛果與烤得酥脆可口的麵包粉添加風味。      洋薑是一種具有百合根般的口感,帶有些許牛蒡土味的蔬菜。如此風味恰好大大地襯托出黑松露獨特的香氣。黑松露散發出一股令人不禁回想起,它過去曾埋在土裡某處的醉人味道。扇貝則是完全不妨礙其香氣,以沉穩的味道默默支撐起湯的底味。      但是,還是不對。不是這個。      在我眼前的這道湯品,並不是當時的那道湯品。然而,令人感到焦慮的是,我只知道並不是這個。僅此而已。      我回想起那一日的種種。      外頭是個大晴天,和煦的陽光灑落在座位上。雖是處於室內,四周卻有如在陽臺上般明亮。透過窗戶還能望見大海。裝著水的玻璃杯反射著陽光。穿著有領藍色襯衫搭配短褲的我,用銀色的湯匙舀起一匙湯,送往嘴裡。      湯入口的瞬間,我的表情也不禁變得柔和。      此時此刻是一段令人心滿意足的完美時光。坐在對面椅子上的女性,是我的母親。由於背光的關係,母親的臉龐罩上一層陰影,無法看清。令我印象深刻的是那優雅地伸向酒杯的修長手指。      我只記得這一點,其他無論是時間與地點等都一概不知。記憶靜靜地沉澱在我內心深處,即使拚命回想,卻連輪廓也早已變得模糊不清。我想不起來母親做給我的湯是何種味道。      「喂~」被她這麼一喊,我才猛然回過神來。「你有在聽我說話嗎?」      「當然有。」我如此答道。聲音聽起來彷彿不是出自於我的嘴巴。「我只是有一點走神而已。」      她嘆了一口氣,像是在說又來了。隔壁坐了一群女客人,一會兒抱怨同事的工作態度,一會兒又講起同事的壞話。從廚房傳來洗碗盤餐具的聲響,同時也傳來刀叉碰撞餐盤的鏗鏘聲。這些聲響此起彼落,周遭變得鬧哄哄一片。      餐桌上的燈光映照在她身上。我再度喝了一口湯,暗自驚喜於素材的巧妙搭配。使用在這道料理中的食材,在味道上擁有共通的調性——那就是輕微的苦味。洋薑的土味、微焦榛果的苦味、烤過的扇貝也帶有微苦。當食材之間擁有共通的味道時,就會彷彿泛音般餘音繞梁,備感美味。      「洋薑還真是不常見呢。」      「是啊。不過,這個季節偶爾會在市面上看到喔。洋薑似乎因為有益健康而引起不少人的注意。」      「是喔~」她不太感興趣地說。「你不是討厭那種有健康功效之類的話題嗎?」      「才沒有這回事。」      「不,明明就有。」      「是嗎?」我答道。「經妳這麼一說,好像有這麼一回事。我總覺得為了健康吃某種食物的心態,有點奇怪。雖然我們這些人類為了生存,確實需要攝取食物就是了。」      她露出一臉納悶的表情,並用叉子叉向切成丁的各式蔬菜——有燙熟的,也有生的——以及淋上熱起司醬的料理。      享用完前菜之後,主菜被端上餐桌。以坪數大的餐廳而言,味道並不算太差。儘管不至於在我心目中的美味歷史裡留名,卻也能夠令人滿足。      我們兩人一如從前,不著邊際地閒話家常。一想到也許這頓飯是最後一次與她一起用餐,果然還是會令人感到不勝唏噓。      「從你辭掉之前的工作到現在已經幾年了?」      「兩年了......吧。」      我會離開已經待了好長一段時間的廚房,主要是因為我尊敬的主廚過世了。換了新的經營團隊,過於計較成本、服務品質下降等種種因素,讓人無法製作出滿意的料理。      辭掉餐廳的工作之後,我偶爾會替雜誌寫一些介紹餐廳的報導,或是幫忙在餐廳擔任顧問的朋友。例如給予經營方面的建議、改善餐點內容等工作。      新工作也沒有什麼不好的。但是,無法像之前的工作一樣獲得滿足感。習慣之後,一睜開眼就感到心情陰鬱的日子也逐漸增加。而我自己也一直搞不清楚意志如此消沉的理由,只能任由憂鬱在我的胸口持續累積。與女友的關係也變得越來越僵,最後便踏上分手一途。      也許在周遭客人眼中,我們兩個看起來就像一對情侶。但是,橫亙在我們之間的氣氛已不似從前那般親暱。我們吃著各自的餐點,品嘗著各自的風味。      「你滿意現在的自己嗎?」      她突然這麼問。這句話是什麼意思?我稍微思考了一下才回答。      「馬馬虎虎吧。」我撒了一個小謊,只為了維護我那微不足道的自尊心。「雖然算不上是最棒的工作......話說回來,妳最近如何?」      「我的事情一點都不重要。」她如此說。「我有點擔心你。」      「擔心我?」      我試著擠出一絲苦笑,卻沒自信能裝得很自然。      「你攤開雙手」她這麼對我說。      當我將雙手擺在桌巾上後,她立刻以一副品頭論足的視線打量起我的雙手。      「應該還可以吧。」      「還可以什麼?」      「我是說還可以做料理嗎?」      「這是當然。」      我有自信自己能夠煮出美味的料理。我的廚藝並沒有退化,透過身體熟的技能早已被烙印在我的潛意識中。我相信一旦自己站在廚房,就能夠立刻找回那份感覺。      「你有自信能夠煮出美味的料理嗎?」      「廢話,這是理所當然的啊。」我如此回答後,清咳了一聲。「至少,我隨時隨地都能夠煮出會令妳豎起大拇指的美味料理。」      雖然我是抱持著開玩笑的心態這麼說,但她並沒有露出笑容,反而以一副認真至極的表情說。      「我覺得廚房才是你真正的歸屬。因為,現在的你臉上掛著一副猶如行屍走肉的神情。」      「猶如行屍走肉的神情?」      她認真地點點頭。      「然後呀~我正好從認識的人那裡聽到一個好消息。」      「好消息?」      「我希望你能去做某個工作。」      於是,我就這樣子開始在這座宅邸中工作。在這個如果改成餐廳的話,似乎會相當有情調的古老洋館裡。現在回想起來,我能夠在這裡工作實在很不可思議。該怎麼說呢?讓人有一種彷彿來到某個遙遠地方的感覺,簡直就像是不小心誤闖入有著完全不同文化的國度。      我邊想邊心不在焉地眺望宅邸。      「早安。你怎麼了嗎?」      貴崎不知道什麼時候來到了我身旁。      「沒什麼。」我一邊掩飾內心的難為情一邊說,「我只是在想這棟建築物還真是古老。」      「是的。的確如此。這裡原本為英國人所擁有,由於長久以來都無人居住,所以後來被夫人買了下來。剛買下這裡的時候相當殘破不堪。畢竟房子這種東西,一旦無人管理就會迅速老舊頹圮。」      貴崎一邊點頭一邊告訴我這段歷史。      「另外,由於今日會有一位客人來訪,所以請你準備兩人份的晚餐。今晚的客人是夫人相識已久的老朋友。」      我暗自心想,還真是稀奇。至少從我來這裡工作以來,還是第一次碰到訪客。      「需要準備湯品以外的餐點嗎?」      「只要準備湯品就夠了。不過,客人有特別的要求。」      「特別的要求?」      「請你準備古早味的法式家常濃湯,另外附上麵包丁。請盡可能地遵循古法製作。」      「法式家常濃湯嗎?」      「是的,你會做這道湯品吧。」      「當然,要我做當然可以。」      貴崎輕輕低頭一鞠躬後,便立刻離開這裡。      我目送那道離去的背影數秒鐘,接著將手搭在連接廚房的後門門把上。      這座宅邸的廚房,呈現出一幅宛如古老夢境才會出現的景致。      料理道具淨是些年代相當久遠之物,完全沒有任新添購的用品。      中央是有廚房心臟之稱的瓦斯爐(下方附有瓦斯烤箱),貼著右側壁面擺放的是同時具備冰箱與工作檯功能的工作檯冰箱。被放置於深處的廚房推車上,則是堆疊著各式各樣的銅鍋。從熬煮湯品用的桶型深湯鍋到平底鍋、方便煮醬汁的小型醬汁鍋等,一應俱全。      從窗戶灑落進來的陽光被鍋具反射成焦褐色的光芒,四周的環境也變得朦朧。      廚房裡還排列了其他各式各樣的道具與器具。有大到足以讓人走進去的大型業務用冰箱與方便裝盤的工作檯。工作檯上方垂掛著食物保溫燈。食物保溫燈是為了避免料理在裝盤期間涼掉,而用來保溫的橙色照明燈具。

作者資料

樋口直哉

一九八一年於東京出生,畢業自服部營養專門學校。身兼廚師與作家,同時以法式料理外燴廚師身分活躍於餐飲業。二○○五年以《再見了,美國!》暫譯)一作榮獲第四十八屆群像新人文學獎,並出道。

基本資料

作者:樋口直哉 譯者:林宜錚 繪者:PieroRabu 出版社:尖端 書系:嬉文化 出版日期:2017-01-10 ISBN:9789571070261 城邦書號:SPB7G000009 規格:平裝 / 單色 / 304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