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世界閱讀日
目前位置: > > >
王不見王4:飛象過河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王不見王4:飛象過河

  • 作者:樊落
  • 出版社:晴空出版
  • 出版日期:2016-08-02
  • 定價:250元
  • 優惠價:5折 125元
  • 書虫VIP價:125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18元
本書適用活動

內容簡介

◆隨書好禮大放送! 第一重:人氣插畫家Leila精心繪製「記者專訪天才小棋手」拉頁海報 第二重:隨書贈送「長春戰事硝煙瀰漫」留言明信片乙張 (此為永久贈品) 耽美黃金組合樊落 x Leila再度攜手, 全力打造復古華麗、賣腐賣萌兼辦案的歡樂偵探小說! 「沈玉書你不要用這種傾慕的眼神看著我,我對男人沒興趣的。」 「我對男人也沒興趣。」 「那就好……」 「不過我對你非常有興趣,我突然發現原來這世上還有比死屍更有趣的生物。」 沒想到,蘇唯不知不覺中走進了他的生活裡,每多熟悉一些,就會多發現一些蘇唯的出色之處。 虎符令事件後,偵探社的生意變得十分冷清,蘇唯從倉庫中抱出沈玉書家傳的象棋來打發時間,因而發現長生的棋藝精湛,於是入不敷出的兩人把腦筋動到象棋擂臺賽的高額獎金上,派出長生前去挑戰。 中年大叔笑咪咪地看著長生說:「初生之犢不怕虎,有志氣,假如你拿到冠軍了,最想做什麼?」 「最想要那一千大洋!」 「啊?哈哈哈!」 「有了錢,就可以幫蘇醬交下個月的水電費,還可以給花生醬買好多好多牠喜歡吃的零食了。」 童言童語把大家都逗樂了,大叔拍拍他的肩膀,「真是個風趣的孩子,那就加油吧。」 長生一上場就展現了驚人的天賦,順利取得決賽資格,不料卻在決賽前無故失蹤,最後發現他頭破血流地昏倒在陰暗的角落裡,生命垂危…… 只要一想到被他們慫恿去參賽結果卻倒在血泊中的長生,就讓蘇唯和沈玉書感到震怒,兩人急欲找出凶手,雲飛揚、端木衡等人也一起協助調查最有嫌疑的棋館老闆柳長春及對奕的棋手們。結果柳長春遭人下毒,和長生及虎符令一案中的老王爺同住一家醫院,這是冥冥中的巧合還是有人有意為之? 沈玉書一番抽絲剝繭後終於找出真兇,卻出現意料之外的結果…… 「這次打草驚蛇了,很難再定他的罪,還被他反將一軍,害得你給他下跪……」 蘇唯忍不住看向沈玉書,他神色平靜,但不難看出他的沮喪。 「你真不用把下跪磕頭看得太嚴重,我們那個時代……我是說我們那個地方,下跪這種事根本不算啥的,我以前都做慣的了。」 「是因為偷東西被抓,所以磕頭道歉嗎?」 「我突然後悔幫你了。」 ──喂,這傢伙真的有心靈受創嗎?哪有受挫折的人還這麼認真地毒舌別人的。 蘇唯不爽地看沈玉書,確定他心情已平復下來,「所以呢,凡事你把它看得比天還高,它就真的比天高,但如果你不把它當回事,它就是個屁。」 「懂了,我會記住的。」 面對偵探社開業後的第一次失手,沈玉書感到懊惱之際被豁達的蘇唯開解,讓他終於正視心中對蘇唯的欣賞。沈玉書重新振作,尋找新的證據,卻發現兩人正被捲入超乎想像的巨大陰謀中,這已不是單純的推理事件,他們該怎麼面對潛藏暗處不懷好意的敵人?沈玉書尤其不想讓蘇唯被牽連,卻偏偏怕什麼來什麼…… 【讀者佳評】 「從第一集到第三集,每個事件的始末以及過程都是環環相扣的,當中的推理鋪程及每個細節都非常重要,兩位主角的感情也越來越好,故事已邁向主軸,蘇唯的情感、各自的身世以及後續,就等著作者怎麼讓我們知曉吧,書裡最喜歡的地方當然是兩位主角的的腐腐曖昧啦!」 ──け いか(讀者) 「《王不見王》不管是劇情的鋪排還是兩個主角間小打小鬧的日常、認真破案的過程,都讓人想一看再看。期待第四集~」 ──烏龜(讀者) 「很喜歡樊落的書,王不見王系列也沒讓人失望。故事在刺激之餘,處處給人意想不到的驚喜與萌點,期待這對上海灘最佳拍檔能再次突破重重困難,攜手共進, 腐腐更有愛XD」 ──閃(讀者) 「樊落老師果然很適合寫偵探的書,劇情緊湊又不拖泥帶水,再加上老師一向詼諧的筆觸,實在令人一翻開就欲罷不能,廢寢忘食地讀完它。」 ──小不點(讀者) 「《王不見王》推翻我原本對俠盜跟偵探就有如黑與白一樣互相追逐的認知,兩位主角互相牽絆、互相信任,針對事件抽絲剝繭,把內心的情感推到最頂端,回味不已。」 ──紫月綾(讀者) 「兩位主角聯手不斷破解一樁樁懸案,沈玉書和蘇唯兩個個性迥然不同的人卻成為最有默契的搭檔,故事內容緊湊刺激,峰迴路轉的劇情讓人忍不住為他們捏了把冷汗,又為破解謎案的時刻大聲喝采,十分推薦這部精彩刺激的小說!」 ──宇(讀者) 「一直都很喜歡樊落老師的《王不見王》系列。雖然是懸疑推理向,但透過兩個主角之間的有愛互動,如:拌嘴、放閃(大誤)啥的,使得劇情總是看似嚴肅卻又夾帶著一股歡脫的畫風,更何況強強聯手什麼的實在太有愛了!」 ──慧(讀者) 「第三集的案件設計依舊是十分精彩,我一直很佩服樊落老師埋伏筆的技巧,在真相被揭發時再回首看書中原本描述不甚清晰的疑點便逐漸浮現,才恍然大悟,一切其實都在細節中。期待下一集沈玉書和蘇唯有更多的對手戲!」 ──蓁(讀者) 「很喜歡這種懸疑推理的小說,而且還是BL向 ///// 跟著書中各種疑點中尋找破案關鍵也是種樂趣~沈玉書和蘇唯的互動一如既往的有趣!封面的美圖也是亮點之一,期待接下來的發展!」 ──賴賴(讀者)

目錄

楔子 第一章 高額賞金的棋賽 第二章 意外還是謀殺? 第三章 疑點重重 第四章 棋賽中的又一場意外 第五章 追蹤人證 第六章 真兇伏法 第七章 大魚跑掉了 第八章 骸骨的蹤跡 第九章 再度失利 第十章 飛象過河

內文試閱

【楔子】
     已是夜半,但是在上海灘的某些地方,依舊是夜深人不寐。      除了繁華場所,還有一個地方,從某種意義上說,它也是熱鬧的。      陰暗的走廊上遙遙傳來鐵鏈的撞擊聲,兩旁囚室的犯人太吵,鐵鏈聲幾不可聞,直到那些人走近了,大家才看到原來是有囚犯被押進來。      犯人雙手銬著手銬,腳踝上還扣著粗重的腳鐐,聲響正是他的腳鐐發出來的。      他穿了一件簡單的對襟短褂,下身是同樣顏色的布褲,衣服許多地方劃開了口子,上面血跡斑斑,頭髮凌亂,披散著遮住了眼眸,但是透過髮絲間的空隙,可以看到犯人宛如困獸般犀利的眼眸。      他的個頭頗高,襯托得身板很單薄,臉上同樣沾了血跡,不過掩不住原本清秀的臉龐。      不知是不是腳鐐太重,囚犯的腳步有些飄忽,在這個關押重犯的監牢裡,這樣的白斬雞簡直可以說是大家的新玩具,已經有人忍不住了,雙手抓住監牢欄杆,把臉貼在上面,毫不掩飾對他的垂涎。      「又有新肉送來了?」      猥褻聲換來一記棍棒,獄警將警棍敲在鐵欄上,以示警告,卻換來更多人的叫囂。      「長得挺不錯的,小白臉,哪裡人啊……」      「到哥哥這兒來吧,哥哥保護你……」      「把他關到我們這吧,這天乾物燥的,大家都憋得慌……」      「都閉嘴,是想吃鞭子嗎!」      獄警吼了一聲,他把怨氣都發洩在年輕的犯人身上,在他後背推了一把,罵道:「賤骨頭,好好的單人牢房你不待,偏要鬧事,你現在關到這兒來,到時脫一層皮,可不要抱怨。」      犯人向前栽了個跟頭,好不容易才站穩,他甩了下頭,將遮住眼簾的頭髮甩開,露出沾著血跡的臉,還有微微上翹的唇角──身處在這麼恐怖的地方,他竟然還在發笑。      獄警看到了,再次認定這個犯人腦子有問題,否則看到這些囚犯的反應,他就該猜到自己接下來的命運了。      不過這不是獄警該關心的事,他現在只想著早點回去跟兄弟們打牌,所以加快腳步,跟同伴一起將犯人帶到某間囚室門前,打開門上的鎖,將他推了進去。      這間囚室很大,裡面的光線比走廊還要暗,卻足足關了十來個人,大家早就對新囚犯虎視眈眈,不等門完全打開,就一齊撲了上來。      其他兩名獄警立刻揮起警棍,將最先衝上來的囚犯打倒,又匆忙關上牢門,無視那幫宛如餓虎撲食的囚犯,轉頭就走。      大半夜的投來美食,大家都沸騰了,牢房裡只有一個人沒被影響,他耷拉著腦袋靠在牆角,雙手搭在曲起的膝蓋上,陰暗的燈光照來,可以看到他手背上暴起的青筋。      他身形高大,整個人就像一隻野獸,即使坐在那裡一動也不動,但身上散發出來的戾氣也足以令所有人感到恐懼。      獄警瞟了他一眼,剛好男人抬起頭來,目光透過蓬亂的頭髮射出,綠瑩瑩的,讓獄警一秒想到了原野上餓到了極點的野狼,那眼神將戾獸的凶狠和殘暴毫無保留地透露出來,雖然隔著精鋼牢門,獄警還是情不自禁地抖了抖。      「金狼,」他色厲內荏地打招呼,「玩歸玩,可別讓兄弟們太過火,鬧出人命。」      金狼沒回話,盯住他的眼神冷漠而鋒利,獄警不敢再多說什麼,拉拉其他兩名同伴,加快腳步,慌慌張張地離開。      反正該交代的都交代了,要是真鬧出人命,也是犯人倒楣,本來拿了人家的錢,想關照他一下的,可誰讓他好好的單人牢房不待,偏要鬧事進大牢房。      有句話怎麼說的來著──好言難勸該死鬼啊。      獄警在心裡嘀咕著走遠了,身後傳來犯人的口哨聲、吵嚷聲,還有興奮的笑聲,他急忙搖搖頭,把接下來可能會出現的畫面甩出腦海,他要去打牌了,管不了那麼多閒事。      如果新犯人這時候開口求救,看在錢的份上,說不定獄警會幫忙,但他什麼都沒做,像是因為害怕,連話都說不出來,看到那些囚犯向自己圍過來,他低下頭,不斷向後躲避,一直避到了牆壁前。      「小子,你沒路逃了,乖乖認命吧。」      一個長著大長臉的猥瑣男人湊到犯人面前,伸手去摸他的臉。      「瞧這長相多水靈,細皮嫩肉的,可禁不起折騰,不如跟了我,至少可以讓你別太遭罪。」      眼看著滿是污垢的手指就要碰到臉上,犯人往旁邊一閃,竟然閃開了,動作比泥鰍還靈活。      他抬起頭,圍過來的囚犯驚訝地發現這位新人低頭不是因為害怕,因為此刻他臉上沒有一點恐慌的神情,忽略臉上的血跡跟污漬,他的表情是平靜的,甚至帶了絲微笑,右邊唇角微微勾起,讓他的微笑顯得那麼不懷好意。      「大叔,不要怪我不給面子,實在是因為你太醜了。」      犯人的聲調跟他這個人一樣輕佻,瞇起斜長的鳳眼,擺出居高臨下的審視態度,對馬臉男人說:「我不介意忘年之交,但長得太醜的,不能忍。」      牢獄裡出現短暫的寂靜,頭一次遇到這麼不知死活的犯人,大家反而被震住了,但馬上就陸續反應過來,有人發出嘲笑,有人開口咒駡,馬臉男人更是怒髮衝冠,上前攥住犯人的的衣領,另一隻手握成拳頭,向他揮下。      「小癟三,你竟敢嘲笑老子,給你點顏色看看!」      犯人沒躲,因為拳頭在剛要落到他身上的時候被一隻大手握住了,馬臉男不由得惱火地看向阻攔者。      攔住他的是個滿臉絡腮鬍子的男人,他長得壯實魁梧,赤裸的手臂上布滿刺青,外加一臉橫肉,一看就不好惹,他身後還跟著好幾個兄弟,是一直在獄中跟他作對的黑幫頭頭。      馬臉男火了,別人怕這傢伙,他可不怕,衝他叫道:「王鬍子,別以為你有青幫罩著,我就怕你,這第一炮是我的,你想要小白臉,等下一波!」      王鬍子的臉色很難看,沉聲問:「誰說我要跟你爭小白臉?」      「那你是在護著他了?」      「誰說我在護他?」      「那你這就是在找碴嘍?」      「都不是!」      王鬍子把馬臉男甩開,面朝削瘦的新犯人,嘿嘿冷笑,說:「小白臉,我要幹什麼,你最清楚。」      犯人上下打量他,然後輕描淡寫地反問:「你誰啊?」      「你、你居然不記得我了?」      「喔,抱歉,要記住醜人,這對我的記憶力來說是一個很大的挑戰。」      「你!」      王鬍子氣得也把拳頭舉了起來,新犯人做了個偏頭躲閃的動作,說:「提個醒吧。」      「好,我就再說一遍,讓你這小子死得心服口服──去年,就是在黃浦江上你們活捉溫雅筠的那次,我跟我兄弟也被抓了起來,我們要在這裡關好幾年,都是拜你跟你朋友所賜,你說這筆帳不跟你算跟誰算?」      「喔,好像是有這麼一回事。」      「臭小子虧你還記得!」      「不過有一點你說錯了,我蘇十六沒有朋友。」      「呵,還想渾水摸魚,你當我在牢裡,就不知道你跟沈玉書的那些事了?」      一想起那次栽跟頭,王鬍子就火冒三丈,指著他說:「仗著開偵探社破了幾樁案子,就以為自己是大神探了?你沒想到風水輪流轉,你也有今天吧,蘇……蘇……」      「蘇唯。」      新犯人好心地幫他提了醒,道:「雖然我知道跟沈玉書站在一起,我的存在感可能沒那麼強,但還是希望下次碰面時,你能記住我的名字。」      「沒有下次了,今晚不弄死你,老子就不姓王!」      王鬍子舉手就要打,這次反倒是馬臉攔住了他,不悅地說:「小白臉是我的,你打殘了,我還怎麼玩?」      「我會給他留口氣的,到時你愛怎麼玩都隨你!」      馬臉還要再阻攔,王鬍子衝後面的人一揮手。      「兄弟們,先弄斷他的手腳,再好好修理他……」      「等等!」蘇唯抬起手,打斷了王鬍子的話,笑嘻嘻地說:「大家都是在道上混的,不需要趕盡殺絕吧?」      「小子,不是爺們要趕盡殺絕,是陳老爺花了大價錢,要咱們好好關照你。」      「哪位陳老爺?」      「就是被你殺的那個傢伙的叔叔啊,你不會這麼快把他也忘了吧?」      王鬍子震驚地看他,很想問您這是什麼記性啊?這個世上您到底還記得誰?      「喔,是他啊,殺的人太多,記不清了。」      蘇唯話音剛落,大家就哄堂大笑起來,似乎不信這個看似白斬雞的男人可以殺很多人。      王鬍子說:「你貴人多忘事,記不清了,有人可記得清清楚楚,小子,既然你被送到這裡,那就認命吧。」      他說完,一揮手,身後的那幫兄弟立刻一躍而上,把蘇唯團團圍住,開始拳打腳踢。      蘇唯的手腳都上了手銬腳鐐,沒辦法反抗,只好抱著頭,弓起身體想要逃,奈何人太多,又個個長得壯實,一起圍上來後,把牆角阻了個水泄不通,別說逃跑,就連躲避的空間都沒有。      牢房裡其他不相干的人都躲得遠遠的,生怕惹禍上身,有些膽小瘦弱的囚犯更是連看都不敢看。      這陣勢就連馬臉男人也看傻了,叫駡著想衝進去解救他的玩具,但人牆圍得太嚴實,只聽著拳打腳踢聲不斷傳來,他就是擠不進去。      他氣急了,往裡面叫道:「王鬍子,你要是弄死了小白臉,我跟你拚命!」      不知道王鬍子是不是在忙著揍人,理都沒理他,馬臉男火了,上前揪住一個傢伙的後衣領,把他提著甩到了一邊,正要再去拉其他人時,腳下人影一閃,有人從剛才的空隙裡彎腰鑽了出來,手腳並用,靈活得像泥鰍。      他鑽出來,拍拍手,站了起來,發現他竟然是正在被圍毆的小白臉,馬臉男傻眼了,看看他,又看看眼前這幫還在奮力揮舞拳腳的傢伙,很想知道他們現在揍的人是誰。      「Thank You.」      蘇唯率先開了口,又晃了晃手銬,馬臉看到他身上的手銬腳鐐不知什麼時候都解開了,手銬在他手上來回晃悠著,像是馬戲班的人在表演雜耍。      「喔,小白臉,沒想到你還有這麼一手,這讓我更想疼你了……」      馬臉男很快反應了過來,堆起猥瑣的笑,上下打量蘇唯,伸手想摸他的臉,誰知下一秒劇痛從手指間傳來,精鋼手銬狠狠地敲在他的手上。      馬臉男握著手指大聲叫痛的時候,手腕已被手銬銬住了,蘇唯又一拳重擊他的頭部,接著一腳踹在他的胸口上,把他踹了出去。      「長得醜沒關係,醜還跑出來侮辱別人的眼睛,這就是你的不對了。」      面對蘇唯的嘲諷,馬臉男一點反應都沒有,因為他已經被打暈過去。      周圍其他囚犯個個目瞪口呆,誰也沒想到這個小白臉下手這麼狠,神奇的是那幫群毆的人還沒住手,裡面不時傳來慘叫聲,完全可以想像得出現在挨打的那個人有多淒慘。      不過這不關別人的事,所以沒人好心去提醒他們,大家都好奇地看著小白臉,想知道接下來他會做什麼。      在眾人的注視下,蘇唯撣了撣衣服上的灰塵,眼眸掃過牢房,最後落在坐在角落裡的金狼身上。      金狼依舊保持垂頭冥思的姿勢,彷彿睡著了,對眼前發生的一切不聞不問。      廊下微弱的燈光斜照進來,映在他的半邊臉上,有種陰慘慘的白,垂下的頭髮幾乎將他的臉全部遮住,只能從髮絲間隱約窺到他鋒利的臉頰輪廓。      蘇唯走過去,先是站在他面前,發現他無動於衷後,便靠著牆壁,跟他一起坐到地上。      「嗨,好久不見。」他像見到老熟人似地打招呼。      金狼沒睜眼,但是回應了他,「我們認識嗎?」      「現在認識了,你的名字我可是如雷貫耳,簡直可以說你就是我的偶像,可惜這裡沒有簽名筆,否則我一定請你幫忙簽名。」      金狼終於抬起頭,透過凌亂的頭髮看向他,半晌,嗤地一笑。      「原來是個瘋子。」      蘇唯不介意,看著對面還在毆打的那群人,他平靜地說:「是啊,在這個世界的大多數人眼中,我是瘋子,可是瘋不代表傻,至少我知道你的能力。」      金狼又不說話了。      蘇唯繼續自言自語,「最近你在外面辦了件大案子,挺厲害的啊。」      金狼的眉頭皺了起來。      「我不是在信口開河,這監獄雖然戒備森嚴,但也關不住餓狼,你去打聽一下就知道了,相信這裡的獄警會很詳細地告訴你的。」      「都是謠言,我自從進來後,就再也沒踏出這裡半步。」      彷彿沒聽到他的話,蘇唯自顧自地往下說。      「你叫金狼,是江湖上排名前十並且信譽極好的殺手,一年前你在行動中失手被擒,這是你出道後唯一的一次失敗記錄。」      「打聽得很詳細,你是為了見我,特意被關進這裡的吧?」      「跟聰明人說話就是這麼痛快,進度簡直就是唰唰唰的。」      蘇唯一拍大腿,看向他,說:「我在中南銀行有一筆存款,大約五千大洋,只要拿著我的委託手印跟存摺就能取出來,東西我放在這裡。」      他將手掌亮到金狼面前,在掌心上寫了幾個字。      金狼冷眼看著,蘇唯寫完,又說:「這是訂金,事成後,我會託人告訴你餘下的錢放在哪裡。」      「告訴我這些幹什麼?」      「你是殺手,給你訂金當然只有一個原因。」      蘇唯收起了笑臉,冷冷道:「我要你幫我殺一個人。」      「呿,我可是死刑犯,沒多久我就要被處以死刑了,你是要鬼幫你殺人嗎?」      「你不會死的,你可是金狼啊。」      這不是什麼很華麗的恭維之詞,卻偏偏打動了人心,金狼抬起眼皮,打量蘇唯。      他滿臉的不正經,唇角間還隱約流淌著微笑,經驗告訴金狼,這笑很不懷好意。      是那種充滿了冷血、瘋狂跟殺意的笑。      他沒看錯,這個人是瘋子。      冷到了骨子裡的瘋狂,反而會讓人變得異常地冷靜。      至少一個正常人,不會用這種方式跟他見面。      不過他對對方的身分還有目的不感興趣,他只在意自己即將接手的任務。      對面的毆打終於停了下來。      打了半天,大家都累了,慢慢散開,只留下當中躺倒的人。      那人被打得鼻青臉腫,蜷在地上呻吟個不停,他的身板個頭跟新犯人相差很大,有人覺得不對勁,上前把他扳過來一看,這才發現一直被痛毆的居然是王鬍子。      不知什麼時候,王鬍子的腳上銬了腳鐐,嘴巴裡也塞了破布,所以他才有苦說不出,更加無法反抗,被一頓好揍。      被打的竟然是老大,兄弟們都慌了,一邊上前查看他的傷勢,一邊四下尋找罪魁禍首,他們很快就找到坐在牆角看熱鬧的蘇唯。      為首的一個兄弟衝了過去,但是偷窺到金狼的臉色,他猶豫了一下,沒有再靠近。      金狼冷眼看著那人,忽然問:「要殺他嗎?」      「NoNoNo,他不值五千的。」      蘇唯伸出一根手指左右晃了晃,看到那個混混明顯鬆了口氣的反應,他噗哧笑了,但是笑容很快就收斂了,陰暗的囚室中,他的臉色也變得陰鷙起來,眼眸瞇起,讓人無法看到眼裡的情感。      「我要你殺的人,他要值錢得多,你聽好了,我只說一遍。」      冷光在眼底一閃而過,蘇唯一字一頓地道:「他是法租界萬能偵探社的老闆,他叫沈玉書。」      (此為精采節錄,更多內容請見《王不見王4:飛象過河》)

作者資料

樊落

筆名:樊落,取自醉臥山樊,閒看花落。 2005年開始從事文學創作,擅長都市玄幻、靈異推理等類型的小說,風格基調歡快流暢,代表作:《天師執位》、《絕對零度》、《風雲起之王不見王》等。 微博:weibo.com/fanluoluo 臉書:www.facebook.com/fanluoluo

基本資料

作者:樊落 繪者:Leila 出版社:晴空出版 書系:狂想館 出版日期:2016-08-02 ISBN:9789869286893 城邦書號:RF6014 規格:平裝 / 單色 / 336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