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國際書展搶先場最後加碼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驚悚小說
滅育 續 一年三班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滅育 續 一年三班

  • 作者:羅三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6-07-12
  • 定價:260元
  • 優惠價:79折 205元
  • 書虫VIP價:205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94元
  • 購買電子書,由此去!

內容簡介

★華文驚悚小說NO.1!讀者瘋狂推薦必看《滅育》! ★驚悚小說創作鬼才 羅三 醞釀數年全新作品 ★蘋果日報排行榜!金石堂、博客來網路書店好評上市! 滅育,是發生在塔文高中的神祕事件,學生被強迫在極端狀態下進行各種課程,得到或失去專有的分數。 只要分數一降到零,學生即刻會以退學之名賜死。 無法逃走,也沒有人會幫忙,學生只能靠自己活下去…… 這次的事件發生在一年三班,經過三堂課後,班上同學的內心慢慢產生變化……班長幾乎崩潰,放學後她只想回家求得一點安慰,但家庭問題卻讓她連這樣簡單的願望也無法達成。就在她不知所措時,房間裡的電腦出現詭異的現象──它自己啟動起來,試著跟班長對談,原來有人一直在偷窺班長,對方說:「我有辦法逃離滅育。」 另一邊,傅誕和永岐第一次攜手合作,為了驗證滅育是人為論的細節,一行人來到警察局。警方的告白讓人不敢置信,他們完全否定了人為的可能,調查到此又回到了原點。 眾人最後的希望,就是要從某個知情者的嘴裡問出當年的經過……凶手究竟是誰?他們能找出真相,成功逃離滅育嗎?

內文試閱

第一章:那堂課後。
     靠近綜合醫院的住宅區有一棟三層樓的西式建築,樑柱外面有著城堡般的木製白色雕飾,門口則是有座小庭院,裡面種著細心培育的整齊花草,那裡是女孩的家,冰冰的家。      她剛剛結束了一堂特殊的體育課,身體相當疲憊。      她用包包裡的鑰匙打開了式樣繁複的門鎖,輕輕的走進了家門,幽雅脫下腳上的皮鞋,露出潔白的學生襪,冰冰熟練的把鞋整齊放在鞋櫃裡的角落。      但地面上仍然有數雙凌亂的鞋,是奶奶的鞋和弟弟的鞋。      「我回來了。」冰冰熱情的對著明亮寬敞的長廊打招呼,沒有人回應,但是能聽到客廳電視裡的笑聲。      走過客廳兩公尺寬的大門時,沙發上的婦人叫住了冰冰,她的外型有點像冰冰,只是更加成熟,明眸皓齒,雍容華貴,就算說跟人說是退休的女明星也充滿說服力。      「為什麼這麼晚才回來。」      「晚上要上課嘛,母親。」      「我不記得有讓妳去補習阿。」      「是學校加課。」      「喔,有這種事啊。」      「真是的,我前兩天跟才你說過的。」      「是嗎,大概是我忘記了,對了,晚飯在桌上喔。」      「我吃過了。」      「放著廚師做的菜不管,跑去外面吃,要是吃壞肚子我可不管你喔。」      「母親,我有事想跟你。」出乎母親意料的,冰冰站到了她身邊,擋住了她正在看的偶像劇。      「唉呦,擋到我了啦,你個死孩子快走開,萬一錯過告白場面怎麼辦,我都等了一個星期了。」      冰冰跪了下來,小貓一樣抱住了母親側躺的身體。      「母親。」      「都多大了還像個小孩一樣抱著媽媽,太肉麻了拉,快坐好。」      「不放,我絕對不放,嗚。」      「怎麼了,學校發生什麼了。」      發生了什麼!一個穿著斗蓬的老師,在體育課裡讓學生玩類似捉迷藏的遊戲,贏的人可以得到價值六千萬的分數,但輸了就會死,實際上,就在一個多小時前,班上已經有超過一半的人死了。      這種話怎麼能跟媽媽說呢,萬一被媽媽不相信,或是笑了出來,冰冰一定會瘋掉的,她死都不願意那種事發生。      所以冰冰擠出了勉強的笑容:「我就是想抱抱你,好像很久沒抱你了。」      「真拿你沒辦法。」      「母親,能唱歌給我聽嗎,什麼歌都好。」      「兒歌也可以嗎。」      「恩。」      「有點難為情呢,寶寶睡,快快睡。」      「好聽。」      「好聽才有鬼了,都十六歲了還這樣黏著我,真是喔。」      順著歌聲,就在冰冰快要入眠時,一個男孩子從2樓走了下來,一頭整齊短髮,配上小大人的裝扮,看上去相當乖巧。      「在做什麼呢媽媽,喔,姐姐回來了啊。」      「志高!」      「報告,完成目標,念了三個小時的書喔。」      「志高真棒,餓了嗎。」      「是有點餓了呢。」      「我去幫你弄點吃的吧。」      「不急不急,媽媽不是在照顧妹妹嗎。」      「冰冰,快起來坐好,我要幫你弟做飯了。」      「可是,我,我真的需要妳。」      「你要學會照顧自己,想撒嬌的話就去找布娃娃吧,我起來囉。」      母親說完站了起來,匆匆忙忙的往廚房走去,留下膝蓋還跪在磁磚上的冰冰,弟弟志高則是大喇喇的坐在母親原來的位置。      「姐姐。」志高笑嘻嘻地說。      「我回房了。」      「怎麼了,不陪我坐坐嗎。」      「我還有點事。」      「擺出那個臭臉是要給誰看呢,姐姐。」      「沒有,我沒有。」聽到志高這樣說,冰冰感覺一臉害怕的樣子。      「誰讓你站起來了,沒什麼事就給我繼續跪著。」      「不要太過份了,志高。」      「過份?過份是什麼意思,你是說我沒有資格讓你跪著嗎,不過是個早出生幾年的賠錢貨,可真敢說阿,我是誰知道嗎,我是誰?」志高一把抓住姐姐的頭髮。      「你,你是家裡的長男。」      「長男是什麼。」      「是,是這個家未來的主人。」      「沒錯,人呀,命運從出生那天就決定了,由我繼承家裡的事業,這個家所有的東西最終都會是我的,而妳只要負責嫁給某個有錢人就好,我比你辛苦,當然也比你重要囉,我要你跪著,你就跪著。」      「好痛。」      「姐姐你是不是忘記了,我提醒你一下,我們家的生日宴會永遠只有一個,去逛街的時候,也一定是先把我想買的東西買齊才輪到你,這個家是因為我而存在的,知道了嗎。」      「放手,我知道了。」      「哼。」      放開抓住頭髮的手之後,志高伸手往冰冰的領口探去,接著胡亂撫摸一通,冰冰的臉上充滿驚恐。      「住手,不要,我是你姐姐。」      「摸你是給你面子好不好。」      「快住手,我求求你。」冰冰這次大喊出來,但並沒有人跑過來幫她。      「喔,早點已經認清現實吧,妳就是我的玩具。」      「我不是玩具,我才不是玩具。」      這時媽媽走了回來,臉色看上去有些蒼白      「我的宵夜做好了嗎。」至高問      「還沒。」      「搞什麼阿,那媽媽你回來做什麼,我快餓死了。」      「我好像聽到冰冰在喊叫。」      「沒什麼,只是我在跟姐姐玩耍而已。」      「但是。」      「媽媽不會覺得我在說謊吧,我可是你的孩子喔,你怎麼可以不相信我呢。」      「這,因為之前。」      「吵死了,一點尊重也不給我,身為母親只要好好餵飽我就好了,管什麼阿,我看我還是叫奶奶來評理好了,真是的,晚上書念的好好的,要不是為了關心家人我才懶得出來。」      「別,別叫奶奶,我回去做飯就是了。」      看著母親轉身的樣子,冰冰用哀求的語氣說:「母親,幫幫我。」      「忍忍吧。」      「不,不要這樣。」      媽媽的態度讓志高看上去得意極了,他笑的嘴歪眼斜的:「看吧,根本沒有人在意你喔,都這麼多年了,妳怎麼還是不明白呢。」      「在做什麼呢乖孫,是不是你姐姐又來煩你了。」聽到騷亂後,從臥室走出來的老婦人溫柔地對志高說。      「奶奶,姐姐又在欺負我了,明明我什麼都沒做,他還在媽媽面前假哭,說我亂摸他,這樣下去媽媽都要不愛我了。」      「奶奶,不是這樣。」      聽完後奶奶立刻一個巴掌打在了冰冰的臉上,然後握住了志高的手。      「奶奶信你,你是個好孩子。」      「謝謝奶奶。」      「快去吃宵夜吧,今晚你要練習英文對話不是嗎。」      「是,我知道了。」      志高必恭必敬的離開了客廳,就像真的什麼事都沒做,而奶奶則是用厭惡的語氣對著倒在地板上的冰冰說。      「別裝死了,坐到沙發上,你這孩子就不能讓人省點心嗎。」      「不是我,真的不是我。」      「你在想什麼,我們家給了你這麼好的環境,不愁吃,不愁穿,想買什麼都可以,家族對你唯一的要求就是好好聽話,不要出亂子,可是呢,你為什麼老是愛作弄你弟,是不是教壞她讓你覺得很高興阿。」      「我沒有。」      「真的沒有,你弟弟為什麼要那樣說,無中生有對他有什麼好處嗎。」      「嗚嗚。」      「哭什麼,守點規矩。」      規矩兩個字,像是扯斷最後一根理智線的鬼手,冰冰站起來大吼「我受夠了,受夠了,我真懷疑我是不是這個家的孩子。」      「混蛋東西,妳說什麼。」      「我說,再說十次都可以:我真懷疑我是不是這個家的孩子。」      「你以為我們會像歐洲那些野蠻人一樣隨便從外面找一個野孩子來養嗎,你當然是我們家的孩子。」      「那為什麼不把我當成人看,就因為我不是男生嗎,我一直都很守規矩,一直聽你們的話,為什麼一點尊重都不給我。」      「誰不尊重你了。」      「尊重我你就不會只聽志高的話。」      「才不是這樣,是因為志高很乖所以我才相信他,你怎麼不先檢討一下自己,女孩子就是這樣,只會指責自己的家人……」      「你注意到自己在說什麼了嗎,奶奶你也是女人,你怎麼就沒看出受欺負的是我。」      「是妳對又怎樣,你弟弟是家裡的希望,他將來會為家族企業賺上你想都想不到的收益,而你遲早會嫁出去,到時候妳就不姓王了。」      「……收益指的是錢吧。」      「當然。」      「我記得,父親的公司一年的營業額是三千萬左右。」      「沒錯,那是你一輩子都賺不到的。」      「如果我能幫家裡賺六千萬,你是不是就能平等的看我了。」      「你在說什麼,你哪來那麼多錢。」      冰冰揚起下巴,擺出驕傲的神情:「多,別笑死我了,我今天晚上,只用了一天晚上,不,只用了一個小時就能賺那麼多。」      「妳在做什麼白日夢。」      冰冰感到臉上被打的傷,隱隱作痛了起來:「這就是你聽到孫女賺了錢的第一個反應嗎,我在做白日夢?」      「不是作夢的話就把錢拿出來,如果是真的話,我就考慮一下你的要求。」      奶奶的話讓冰冰喜上眉梢,但半秒後她的臉色沈了下來,六千萬就是六十分,那幾乎是她全部的分數,要是把分數都變成錢,之後的課程要怎麼辦,萬一分數歸零,自己就會當場死亡。      風險實在太大了。不行,不能這麼隨便把錢拿出來。      冰冰考慮過後說:「要我拿錢也行,奶奶你先用紙筆寫下,證明了我比志高更會賺錢之後,你就會把我當成孫子看待。」      「妳說什麼!」      「我說,我要白紙黑字。」      奶奶的嘴角,不自然的抽動了幾下:「妳覺得奶奶會騙妳嗎。」      「這些年,我一直對自己說不會,奶奶其實是愛我的,要求我聽話,是為了我好,你還記得小時候對我說過,奶奶最喜歡冰冰了,我一直覺得,奶奶遲早會意識到我的痛苦,結果呢。」      「妳到底想說什麼?」      「是,我覺得妳會騙我。」      「我只是看看數字,又不是要把錢搶走,妳有必要這樣嗎,哼,像個瘋子疑神疑鬼的。」      「疑神疑鬼。哈哈哈哈,妳跟本不懂這些日子我經歷了什麼。」      「不就是上學放學嗎,別說的好像經歷了什麼苦難一樣,奶奶我吃的苦比妳吃過的鹽還要多。」      「妳又要說跟爺爺創業的故事了吧。」      「什麼!」      「小時候聽,還真被奶奶的魄力嚇住呢。」      「喔,這話聽起來還差不多。」      「但現在聽起來,就像個幼稚園的小孩在炫耀玩具一樣,不過就是個營收三千萬的小公司嘛,真不懂妳有什麼好得意的,還為了那種東西賠上我的一生。」      「你說什麼!」      「哈哈哈,生氣了,奶奶生氣了。」冰冰一腳跳上了茶几,雙手隨意的擺動,像在跳芭蕾舞一般。      「下來,你有沒有一點大家閨秀的樣子。」奶奶抓住了冰冰拼命的拉扯,想要把冰冰拽下來,但冰冰往下一蹲,很容易就掙脫了80多歲婦人的禁錮。      「別再碰我,我不會再任由你們欺負了。」      「給我注意妳的儀態,我這些年的培養妳為了什麼,難道忘了嗎?」      「為了把我賣給有錢人當妻子,就像一輛車,或是一個玩具。」      「我們是為妳好。」

作者資料

羅三

一九八一年出生於高雄市,新竹教育大學數學教育系畢業後,一邊擔任國小與補習班老師一邊開始寫作小說,花了一年多完成的出道作《魍魎》。 曾經讓作者本人輾轉難眠的,是要一輩子守著教育事業,還是徹底轉型做自己想要的——百般掙扎最後選擇了忠於本心的方向:寫作。 當然,學校營養午餐過於難吃也是一個原因。 作為一個文字工作者,曾經沒有人看好,曾經沒有人支持,但難道因為這些外在因素我就要放棄嗎? 不,我要做、我能做的只有寫好作品,我需要的也只是把作品寫好,希望十年之後回顧此時,始心依然不改。 同樣祝福各位。 羅三 三的定律 https://www.facebook.com/3thlaw/

基本資料

作者:羅三 出版社:尖端 書系:逆思流 出版日期:2016-07-12 ISBN:9789571067438 城邦書號:SPB7Z000024 規格:平裝 / 單色 / 264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