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國際書展搶先場最後加碼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驚悚小說
滅育 Lesson Death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滅育 Lesson Death

  • 作者:羅三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6-06-17
  • 定價:260元
  • 優惠價:79折 205元
  • 書虫VIP價:205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94元
  • 購買電子書,由此去!

內容簡介

★華人原創頂尖進化!歷時九個月的醞釀,自數百件稿件中脫穎而出!第一屆尖端華文原創大賞逆思流組大獎──《滅育》! ★驚悚小說創作鬼才 羅三 醞釀數年全新作品 ★蘋果日報排行榜!金石堂、博客來網路書店好評上市! 在這堂課上,每得到一分,便能夠交換一百萬元;相對的,分數歸零時就會死亡。 曠課,就是死路一條,向警察、家長、媒體求助也都毫無效果,一切只能自己面對…… 塔文高中是一間專門培育菁英的私立學校,校內擁有近乎奢侈的一流師資設施,從這裡畢業的學生,幾乎都能成為社會的高階份子。 開學大約一個多月了,一年級新生‧傅誕,在教室裡發現一張奇怪的紙條。上頭寫著警告的字句:「快點從這間學校逃走吧……滅育要開始了……如果不幸真的發生了,請試著找出十五年前學校那件慘案的真相……也許,你們可以從源頭破壞這一切……」 以為只是玩笑,傅誕隨手將紙條丟棄。然而過了幾天後,教室裡來了一個全身穿著詭異漆黑斗蓬的怪人──一個沒有臉孔、聲音也是合成電子聲的黑影──對方自稱是黑老師,並且宣布要跟大家上一堂滅育課。 有些人以為是惡作劇,抱持著好玩的心態開始上課,傅誕也是其中之一。但充滿惡意的課程內容,加上分數可換成大量金錢的誘惑之下,班上同學逐漸陷入瘋狂,一個接著一個死亡…… 傅誕想到紙條上寫過,只要能找出十五年前學校慘劇的真相,就有機會逃過一劫,但存活下來的同學越來越少,倖存者們各懷鬼胎,他們有辦法成功活下去嗎?在背後操控一切的究竟是……?

內文試閱

序章:紙條
  枯燥無味的掃除工作結束後,那一天,在一年三班的教室有人在講台的前方也就是老師專用的淺綠色立桌裡發現了一張紙條,它被厚厚折成跟骰子差不多大的四角形,用絕緣膠帶黏在抽屜的深處角落,平常根本不會有人發現它。   這樣的處理,到底是希望有人看到紙條呢,還是希望它永遠不見天日呢?   小心翼翼的攤開紙條,因為放了很久,紙的本身有點變質,隱隱約約的有一股讓人不舒服的味道從紙上飄出,紙條的折痕很多,上面寫著歪七扭八的字體,所以要看懂並不容易,找到紙條的學生只能一個字一個字慢慢的辨識。   ※※※   致所有發現這張紙條的學生。   也許你們會覺得這是在危言聳聽,或是覺得我在胡思亂想,但我可以跟妳保證,絕對不是那樣,我只想幫忙,想讓你們能夠不要像我們一樣,過著像在地獄一樣的生活。   滅育,那兩個字就是一切的開端。   如果還沒有發生的話,請什麼都不要問,快點從這間學校逃走吧,求求你們了,能獲救的人多一個人也好。   那樣的話,我們犧牲也就有了價值,拜託了,相信我吧。   話雖如此,沒有經歷過那些的妳們一定會覺得我在開玩笑或是惡作劇吧,你們大概不會逃走,或是發現紙條時滅育早就已經開始了,可惡,不管是哪一種狀況都很糟糕。   如果不幸真的如我所說,事情發生了,請試著找出十五年前學校那件慘案的真相,也許,你們可以從源頭破壞這一切。   那應該是僅有的活路。   ※※※   紙條就寫到這裡,發現紙條的男學生傅誕看完後忍不住笑了出來。   「這什麼啊,時光膠囊版的恐怖信件嗎,以前用這間教室的學生可真無聊。」   教室外面拿著籃球的男學生自強大力招手說:「喂,傅誕,掃完了快點過來,最後一堂課在操場集合。」   「真是沒辦法,要我這籃球場上的貴公子陪你們……喂,聽我說完。」   急著想追上跑走的朋友,男學生手掌用力一握,讓紙條又變回了團狀,他隨意一擲,紙團相當精準的投入了教室後走廊的垃圾桶裡。
第一章:和平的校園
  「傳過來,傳過來。」   男孩們高亢的聲音劃過球場,球鞋在地上摩擦的刺耳聲,伴隨著要球的手勢,高高躍起的動作,傅誕看上去充滿著一個十六歲男孩該有的生氣,他身材高挑,長相陽剛,屬於會讓其他男性嫉妒的那一種外型。   傅誕只要接到下一球,前面就空了,他有大好機會可以得分。   但這顆籃球卻在眾目睽睽之下,直接打中了傅誕大腿之上,肚臍以下,隱含著男孩子立身處事之道的部位。   傅誕雙腿一夾,表情痛苦的說:「嗚啊,你,沒想到身經百戰的我會沒有發現,真正的敵人就藏在伙伴裡。」   遠方傳球的華甘撥動了一下自己前額的頭髮,他給人一種幽雅文人的感覺,戴著眼鏡,身高比傅誕略矮一點。   「沒事吧傅誕。」   「卑鄙,華甘,我一直把你當成朋友,沒想到,這一切都只是蒙蔽世人的假象,剛剛那球你已經計畫了很久吧。」   「都高中生了還說那些蠢話沒問題嗎。」   「哪,哪裡蠢了。」   「從頭到尾,全身上下都蠢,你沒發覺嗎?」   傅誕跪了下來,身體往前彎曲,一副相當委屈的樣子:「有,但是身體本能的就。」   「真是麻煩的體質。」   球場一旁有好幾個女孩因為騷動走了過來,就像春風送進山谷,花草頓時昂起頭來,男孩們的目光直挺挺的看著她們,這個班上的女孩子,在所謂第二次一年三班班花會議中是這樣形容的。   水準很高,幾乎都很漂亮,簡直有歐尼爾時代湖人隊那種水平。   現在走過來的人裡,有好幾個都是男生們的夢中情人。   「阿,是傅誕。」單眼皮的無優指著球場上的男孩,旁邊的徐惠聽到後也興奮的揮手。   「傅誕我們在這裡喔。」   傅誕瞬間就站了起來,露出潔白的牙齒說:「真是沒辦法,我耀眼的身影太過吸引目光,妳們要是這麼想引我注意的話,我可以一對一指導喔,不過,別在學校裡,可愛的小羊們。」   喜歡傅誕的女孩聽到後,不好意思地尖叫起來。   「喔,很受歡迎嘛,你這花花公子。」華甘斜眼看著傅誕說。   「華甘呀。」   「怎麼了,靠,你臉怎麼那麼紅。」   「萬一真的被女孩子邀出去該怎麼辦呢,我好緊張,我從來沒有跟女孩單獨出去。」   華甘大吼道:「既然這樣一開始就不要說那種話阿。」   「就說了是體質的問題嘛,等我一回神就變成這樣了,幫幫我,我不能跟她們出去的,我喜歡的是。」   傅誕說著說著,目光已經飄向了班上的另一個女孩,她留著一頭紅色長髮,五官立體,她的名字叫做麗紗,是班上的偶像人物。   一般班上的偶像人物總不跳脫幾種屬性,成績優秀,文武雙全,才貌兼備,容姿娟麗,還擁有多項能在學校稱霸的技能。   這些麗紗都做到了,她是混血兒,爸爸好像是東歐人,所以皮膚相當白晰,就算站在都是美人的一年三班裡,還是能一眼就讓人看到她的存在。   就算如此獨特,但麗紗給人的感覺卻相當平易近人,跟誰都能隨意談心,跟誰都能成為朋友,那樣的女孩深深的俘虜了傅誕的心。   傅誕露出傻笑說:「麗紗,好漂亮阿。」   「癡漢嗎你。」   「什麼痴漢,請說癡情漢子,幫幫我華甘,讓我跟麗紗在一起,我完全不懂該怎麼追求女孩子,雖然我們認識不算太久,但我知道你一向熱心助人,上次你不是幫拾荒的老婆婆推了三輪車嗎。」   「我只幫陷入危機的人。」   「我現在就在危機中,你沒看到嗎?」   「……真的想成功的話,接下來都要聽我的喔。」   「是,二等兵傅誕,會完全遵照長官的命令,就算長官要我上刀山,我也……」   「別廢話了,先去跑十圈操場。」   「是。」敬禮之後,傅誕真的開始了跑步訓練。   「咳咳,你是在整他吧。」林業世拙劣地運球經過華甘旁邊時忍不住問。   「也不能說沒有那種想法啦,但效果也有的喔,你看,其他人都在打球,只有他一個人在跑步,所以——」   「喔,大家都在看他呢,麗紗也看過去了,你這傢伙,好恐怖的謀略。」   「哼哼,請叫我塔文的諸葛孔明。」   業世眼神冷淡地回說:「……難怪你們兩人會是朋友。」   「咦!等等,別把我跟那個笨蛋相提並論」   「太遲了。」   這時傅誕剛好跑了一圈回到華甘附近,他大聲說:「哇哈哈,好友,你看到了嗎,我很認真的在跑喔。」   「兩位的友情真堅定。」林業世拍了拍華甘的肩膀。   華甘不好意思地說:「……那個笨蛋。」   ※※※   私立塔文高級中學,建在城市的角落區,附近有不少田埂,甚至還有後山這種能讓學生開心烤肉和郊遊的地方,校地可說是十分廣大。   坐擁巨大校地,但招生人數卻不多,每年只有九十人左右,根據簡章上說,這是為了更好的教學品質,不得不做出的決策,學生人數越少,每個班級就能擁有更多老師負責照顧,成績也能更出眾。   實際上也真的是如此,從這畢業的學長姐們都相當有成就,有人成為議員,有人成為醫院院長,就算再不濟,也都成為了小型創業的老闆,塔文高中就這樣被家長們稱做本地的菁英學校,就連外縣市都有人申請就讀。   廣為人知的還有,為了要求品質塔文高中的畢業率並不高,不少學生都會在學期中間被開除,剛開學的時候傅誕還擔心了一下呢,好在一個多月來,他適應的挺好的。   每個年級只有三個班,校地大而學生少,也因為這樣,每個班級之間的距離相當遠,甚至根本不在同一個樓層,每一班都有專屬的美術教室,視聽教室,剛入學的時候,每個學生都驚嘆於這豪華的校舍,後來知道這只是為了讓學生在更安靜不受干擾的狀態下唸書時,學生們的感覺有點落寞。   因為學校偏遠,這裡沒有社團活動,放學之後,學生大都一起坐著校車回家。   傅誕和華甘也坐在車上,回到市區大約需要30分鐘的車程,活力過剩的高中生讓整輛車喧鬧不已,零食,音樂,八卦,熱鬧的很。   「今天真是累阿。」從空中接過一包洋芋片的華甘對著坐在旁邊的傅誕說。   「嗯。」   「傅誕你怎麼一臉心不在焉的樣子,還在想著麗紗嗎?」   「我想跟她結婚,生很多孩子。」   「你是民國幾年的人阿,對女人說這種話的話一定會被當作怪胎,到時候避開你還來不及呢,還想交往。」   「說的好像你很有經驗一樣,明明你也沒有交往對象的。」   「這根經驗無關,是常理。」   「那你說我該怎麼做呢,拿出個道具來幫我嘛。」   「我是多拉A夢嗎?」   「唉,好冷淡喔,華甘。」   「別嘆氣了,我知道了,我幫你行了吧。」   「真的嗎,太好了,我請你吃東西,銅鑼燒好嗎?」   「就說了我不是多拉A夢。」   傅誕抓了抓頭笑說:「嘿嘿。」   「不過,的確是有個想吃的東西,去貝貝漢堡吧。」   「那是啥?」   「老實說,我最近在那裡認識了一個人,想讓你見見。」   「難道是女孩子?」   華甘表情賤格地笑了:「嘿嘿。」   「你這傢伙,竟然找了女友,不是說好了高中要一起維持處男之身。」   「誰跟你做了那種噁心的約定。」   「不,華甘竟然要超前了,明明籃球從來沒有贏過我的。」   「誰說籃球厲害就一定能先交到女友的。」   「流,流川楓。」   「整部灌籃高手裡他都沒有女友好嗎。」   「阿阿。」   「你現在才發現嗎?」   校車駛上公路,景色慢慢變的城市化,而兩人還是在車上繼續打鬧。   熱鬧的火車站前除了眾多品牌服飾店之外,還有百貨公司,很多學生都在這裡下車,華甘和傅誕也是。   兩人穿過補習班林立的民生路右轉進入小巷,走了大約七分鐘,出了巷道就可以看見用可愛貓咪形象做招牌的的速食店開在街口,那就是貝貝漢堡,開張大約一年的新品牌速食店,傅誕還是第一次來。   一進門,伴隨著自動門上的叮咚聲,穿著素雅制服擺出專業微笑的女店長大聲招呼說:「歡迎光臨。」   「學姐,我帶同學來捧場了。」華甘熱情的回應著二十歲左右的年輕女店長。   「你好,請問要點什麼?」   「貝貝學姐,不要把我們當一般客人嘛,多來點撒必司。」   女店長挑動了一下長長的眉毛說:「你想要加了口水的漢堡,還是混入鼻屎的可樂呢。」   「哪一種都可以喔,只要是學姐身體的一部份,不管是那個地方我都欣然接受的。」   學姐聽到後有點臉紅:「……說什麼呢。」   「只是把心裡的話說出來嘛。」說完華甘大膽的拉起了女店長的手,看的旁邊的傅誕是目瞪口呆。   「那麼,今天就給你加了頭髮的沙拉吧,快走開,我根本不想看到你。」學姐說到最後,有點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頭。   「今晚我在這裡等妳下班。」   「請你吃完了就滾,這是你的餐點,兩個一號餐加上沙拉一共180元。」   「我會等妳的。」   拿起滿盛的餐盤,傅誕逼迫自己維持平淡的表情,直到和華甘在樓上找到座位,坐下,他終於忍不住爆發說:「剛剛那是什麼東西?」   「真不好意思,讓你看到我們打情罵俏的一面。」   「剛剛那些對話哪裡有打情罵俏的成分?」   「她把身體的一部份交給我了,難道還不算嗎。」   傅誕立刻相信地說:「是這樣!」   「貝貝學姐就是那樣,裝作討厭你的樣子,其實內心不停的喊叫,喔,你好壞喔,壞壞的男人最帥了。」   傅誕激動的握起華甘的手:「華甘,你這傢伙,你是天才啊。」   「我知道。」   「請現在傳授我追女孩技巧吧,師傅。」   「真沒辦法,好吧,請回憶一下,你跟麗紗她說過話嗎?」   「沒有。」   「有她的電話嗎?」   「沒有。」   「你認真的嗎。」   「絕對認真,我可以為了她去死。」   「唉,真拿你沒辦法。首先阿,一開始不要太直接,女孩子需要的是夢幻一般的邂逅,什麼事都沒有發生就想告白的話,絕對會失敗的。」   「邂逅?」   「比如說最常見的,就是英雄救美啦,故事裡的公主在遇到困難的時候,不是都會有個帥氣的王子出現幫忙嗎。」   「嗯嗯。」   「所以你也只要在麗紗遇到困難的時候幫忙他就可以了,完美的第一印象就是成功的一半。」   「是,僅尊大師上喻。」   「話雖如此,但那種狀況可遇不可求拉。」   「嗚嗚,第一次有人這麼熱心幫我,你真是個大善人啊,進入高中後能認識你真的太好了。」   「大善人哩,太離譜了啦,只是以前發生了點事,所以才沒辦法放著有困難的人不管。」   兩人在店裡聊了許久,直到速食店的工讀生站上崗位,學姐有空來到兩人身邊為止,三人交換了電話後,傅誕識趣的離開了。   這天深夜,傅誕坐在電腦前緊盯著看數年前的新聞,燈是關上的,略藍的螢幕把他的臉龐照的有些呆滯。   新聞網頁提示著一個故事:   某位消防隊長遭市議員暫停了職務,滅火工作本身並沒有任何瑕疵,問題是出在政治上,著火的賭場是那位市議員秘密投資的,這位隊長在調查火災時,意外曝光了這層關係,讓市議員遭到了不小的非議,所以他才把怒氣灑到消防隊長身上。   「你知不知道我是誰,我要你全家死光都行。」市議員私下這樣污辱過消防隊長。   少了薪水,老母親住院,本就不富裕的消防隊長家立刻陷入了困境,差點連兒子的營養午餐費也付不出來,房東也多次催繳房租,這讓消防隊長苦不堪言。   半個月之後,那個市議員家遭了火災,議員站在他那90坪的豪宅門口不停的哭喊   「我兒子還在裡面阿,誰來救救他。」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想幫隊長出氣,先到的消防隊員沒有一個願意冒著危險進去,但這時已經停職的消防隊長卻在出現了,他剛好在附近,聽到了消防車出動的陣勢所以立刻趕來。   「我去。」

作者資料

羅三

一九八一年出生於高雄市,新竹教育大學數學教育系畢業後,一邊擔任國小與補習班老師一邊開始寫作小說,花了一年多完成的出道作《魍魎》。 曾經讓作者本人輾轉難眠的,是要一輩子守著教育事業,還是徹底轉型做自己想要的——百般掙扎最後選擇了忠於本心的方向:寫作。 當然,學校營養午餐過於難吃也是一個原因。 作為一個文字工作者,曾經沒有人看好,曾經沒有人支持,但難道因為這些外在因素我就要放棄嗎? 不,我要做、我能做的只有寫好作品,我需要的也只是把作品寫好,希望十年之後回顧此時,始心依然不改。 同樣祝福各位。 羅三 三的定律 https://www.facebook.com/3thlaw/

基本資料

作者:羅三 出版社:尖端 書系:逆思流 出版日期:2016-06-17 ISBN:9789571065748 城邦書號:SPB7Z000023 規格:平裝 / 單色 / 264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