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
當風止息時04:被扼殺的真相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當風止息時04:被扼殺的真相

  • 作者:Misa
  • 出版社:城邦原創
  • 出版日期:2016-05-26
  • 定價:230元
  • 優惠價:79折 182元
  • 書虫VIP價:182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72元
本書適用活動
POPO城邦原創‧新書快訊/三本75折

內容簡介

博客來|金石堂|蘋果日報 暢銷美女作家 Misa 預想不到的劇情、甜中帶酸的戀情,最受矚目的輕奇幻戀愛之作! ★ 博客來、金石堂排行榜常勝軍,口碑絕佳、話題不斷 ★ 《刀劍亂舞》知名繪師Izumi呈現絕美氛圍書封 ★ 實體書獨家收錄淒美番外〈那一世的他和她〉 讓所愛的人遺忘一切, 是我們最好的道別。 為了不連累家人朋友捲入危險,封決定接受身為兩極的命運, 放棄正常的生活,離開學校與父母,而她身上潛藏的力量也逐漸覺醒。 任凱卻不然,歷經諸多危機,他身上的力量仍遲遲無法甦醒。 「學長你……會不會是因為還無法接受自己是瘟,才無法使鬼?」 面對封小心翼翼的探詢,任凱知道其實不是這樣的, 擁有力量,並且有資格擁抱封的那個人,原本該是他的雙胞胎弟弟,任炎。 任炎可以看見另一個世界,那個讓任凱深深畏懼的世界。 不管任炎怎麼哀求,任凱都扭過了頭,不願意相信那個世界的存在。 直到任炎跳樓自殺的那一刻,任凱才睜開眼睛,看見許多肢體殘破的亡魂…… 從此任凱也擁有了任炎的異能,然而他不免想著, 也許任炎才是真正的瘟,自己只是頂替的冒牌貨,所以才會無法覺醒。 這樣的自己,真的有能力保護封嗎? 真的可以像小虎一樣站在封的身邊嗎?

內文試閱

  現在是什麼情況?   為什麼阿谷會衣衫不整的坐在任凱身上,而孫娜流著鼻血一臉幸福倒在一旁?   「我、我打擾到你們了嗎?」封顫抖著問,強烈的衝擊讓她感覺自己眼前的情景就像訊號不良的電視畫面,不斷閃爍跳動著。   「好痛……」阿谷哀號著。   「快給我起來!」任凱也揉著頭。   「對不起,我不知道你們是這種關係,真的很抱歉,以前老是打擾你們恩愛的時光……」封的眼角泛著淚光,緩緩關上小倉庫的門。   「花栗鼠,給我回來。」任凱冷著聲音。   整件事情要追溯到一大早。離開朱小妹家的別墅後,阿谷因為事件解決而感到輕鬆無比,於是決定今天要蹺課。   他一邊騎車一邊打了電話給任凱,通知他到網咖會合,沒想到因此一個閃神,差點撞到正在過馬路的孫娜。   「哇哇!」阿谷當下趕緊扭轉龍頭,整台機車往左邊打滑後倒了下去,在地上轉了一圈,而阿谷手上的手機也飛了出去,自己更是全身擦傷。   「天啊!」孫娜雖然沒有受傷,卻受到不小的驚嚇,跌坐在地上的她心有餘悸,「谷宇非?」   為了保住面子,阿谷硬撐著站起來,先是瀟灑地撥了下頭髮,接著撿起螢幕已經裂開的手機,從容地走到斑馬線邊。   有路人想要過來幫忙,阿谷卻帥氣地舉起一隻手說沒事,打發了路人甲乙丙。   「孫老師,妳沒事吧?」   「你、你沒事吧?」孫娜臉色發白,依然坐在地上。   「沒事,小傷小傷。」阿谷逞強地微笑。   見孫娜的黑色絲襪被刮破,腳上的跟鞋也鬆脫了,阿谷皺了皺眉頭,朝她伸出手,「孫老師,對不起啦,我沒有注意到黃燈。」   「是老師硬要搶在紅燈前過馬路,錯不在你。」搭上阿谷的手,孫娜有些不好意思的起身,腳踝卻傳來刺痛,「好痛!」   「好痛!」同時,阿谷也因為孫娜忽然的用力拉扯到傷口而喊痛,「我是說,老師妳哪裡痛?」   「我的腳踝好像扭傷了。」孫娜皺起眉頭,沒有發覺阿谷其實是佯裝沒事。   「那我背老師吧,學校離這裡不遠。還是說,我送老師回家換雙絲襪?」阿谷維持著紳士般的笑容,不過衣服與肌膚摩擦讓他的傷口更加疼痛了。   「老師家和學校有段距離,回去的話會趕不及第二堂的課……」   「那絲襪怎麼辦?」   「等等去便利商店買一雙就好。倒是你,機車怎麼辦?」孫娜蹙眉,「谷宇非,你應該才十七歲吧?」   阿谷一驚,「老師,別這樣啦,先學起來也沒什麼不好啊。」   「這次就算了,但下次千萬不可以再騎車上學,知道嗎?」孫娜叮嚀。   「那當然嘍!」阿谷嘴上這麼說,但壓根不打算遵守,這點孫娜也心知肚明,只能搖頭嘆氣。   「我看只能叫阿凱來幫忙了。」看著螢幕裂開的手機,阿谷很是心疼。   「任凱嗎?」孫娜眼睛一亮。   阿谷有些疑惑,「孫老師很想見到阿凱嗎?」   「沒有啦,沒事。」孫娜尷尬地笑。   喔?肯定有鬼。   阿谷暗暗偷笑,也不感到意外,畢竟任凱一直很受歡迎。   幾分鐘後,任凱騎著機車從另一邊的巷子出現,拿下安全帽後,他先是看了看阿谷那台已經被牽到路邊、傷痕累累的機車,又看了眼明明全身擦傷卻又硬要維持帥氣的阿谷,露出了笑容。   「欸欸,這不是你現在該有的表情吧?」阿谷立刻抱怨,「你應該要擔心、擔心、好擔心才對啊!」   「我的確很擔心啊,你看看你的愛車變成什麼樣子,我很擔心你的口袋呢。」任凱幸災樂禍。   「阿凱,這是人話嗎?不過我相信你一定會幫我的,對吧?親愛的阿凱?」阿谷湊到任凱身邊。   「抱歉,可能沒辦法。」任凱推著他。   「不要拒絕我,求求你先幫我推車到機車行去!」阿谷黏得更緊。   「熱死人了,你離我遠一點!」任凱不耐地喊。   「噗哈!」一直在旁邊靜靜看著這一切的孫娜忽然怪笑出聲,讓兩個男生停下動作看過來。   「啊,沒什麼,不要在意我。」   任凱不禁皺眉,最近孫娜實在很奇怪。   「老師,妳沒事吧?阿谷那小子有沒有撞傷妳?」   「我有閃過好嗎?老師腳踝扭到了,我身上也有點痛……不是,我精神沒有很好,光把車牽到路邊就夠吃力了,才想說叫你過來,先幫我把車牽到機車行。」   「你精神不好?上週末吵得我沒辦法睡,我才要精神不好吧!」   在別墅時,由於捕夢網的保護,阿谷睡得很好,連連打呼,因此讓任凱完全無法闔眼。   「不能這樣啊,那件事情你也有一點責任,而且你隔天還不是生龍活虎?」   阿谷大概知道,會有妖怪侵擾是因為任凱的關係,不過他覺得無所謂,雖然他討厭不科學的東西,但如果只是小小的不正常,那他還可以為了朋友忍耐一下。   「呀哈哈。」聽著他們鬥嘴的孫娜又怪笑起來,隨即接收到兩人投來的狐疑目光,她連忙咳了聲假裝沒事。   「你該不會撞到她的頭了吧?」任凱在阿谷耳邊低語。   「我發誓沒有,她最近不是都怪怪的嗎?」忽然,阿谷瞪大眼睛,「天啊,阿凱,你要不要看看老師是不是也被什麼妖怪纏上了?」   「哪有可能。」任凱翻白眼。   見他們兩個竊竊私語,孫娜看起來更開心了。   任凱將自己的機車停在附近巷弄內,把阿谷的機車牽到機車行後,便回到原處準備攙扶孫娜前往學校。   「那我就閃了。」阿谷說,孫娜卻出聲制止:「不行啦,不可以蹺課!」   「可是老師,我全身痛痛,要請假回家擦藥藥。」阿谷裝可憐。痛是真的,但回家是假的,他還是打著去網咖的如意算盤。   「不行,偷騎機車的事情我可以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可是蹺課不能不管,如果你還是執意不聽的話,我會跟盧教官說喔!痛的話去請張阿姨幫你擦藥,如果真的有必要請假,就請張阿姨開證明!」   看著孫娜堅定的眼神,阿谷大大嘆了口氣,「這時候就像老師了啊……」   「我本來就是老師啊。」   「我看你放棄吧,阿谷,乖乖上課。」任凱笑著。   不過,腳扭傷的孫娜和臉上有明顯擦傷的阿谷再加上任凱,這樣的組合進校門時肯定會被盧教官盤查,到時候在盧教官的嚴厲詢問下,難保孫娜不會不小心脫口說出受傷的原因。   所以,最後他們只能在外頭等到校門口的糾察和教官都離開後,才偷偷摸摸地溜進去。   以前校門口由萬伯負責看守,但由於他在琉璃事件中幫助羅秉佑處理屍體,被抓去吃牢飯了,因此目前在警衛室值勤的是替代役男,不過這名役男時常偷懶,連他們進了校門都沒發現。   「那個替代役這樣真的沒問題嗎?學生安全堪憂呀。」阿谷忍不住擔心。   「你可以跟盧教官告狀。」任凱回。   「不了,這樣我們要溜進來也比較容易。」   第一堂課已經開始,學生們都在教室裡,走廊上幾乎沒有人,但要前往保健室的話,會經過導師辦公室,所以他們只能從另一條路繞過去。   好不容易狼狽地來到保健室的後花園,準備進去進行簡單包紮時,盧教官卻忽然打開保健室的門,嚇得阿谷和任凱連忙押著孫娜一起蹲下,躲到花叢後。   「多申請一張床位也不是不行,但真的有必要嗎?」盧教官的語氣帶著懷疑。   「哎呀,夏天到了,中暑的學生變多,我可不希望他們都不舒服得要命了,來保健室還沒地方躺。」張阿姨和盧教官周旋著。   「哼,誰知道是不是裝病蹺課!」盧教官往走廊走去。   「盧教官啊,多相信學生們一點啦。」張阿姨也笑著跟上。   「一般學生可以,但如果是二年級的谷宇非和任凱,那就完全不行。」盧教官用鼻子哼了一聲。   阿谷張大嘴巴指著自己,覺得簡直是躺著也中槍。   等兩人走遠後,任凱才躡手躡腳從藏身處站起,進入保健室拿醫藥箱。   「不知道盧老頭會不會再回來,我們還是到別的地方擦藥吧。」   「好主意。」阿谷說著,正好瞥見了存放閒置的體育器材的那座小倉庫,「就那邊吧!」   任凱看了過去,想起封曾經被萬伯困在裡面,差點喪命。雖然這並不算太久以前的事情,他卻覺得彷彿已經距離那個時候很遙遠。   當時只是單純以為學校裡有連續殺人魔,而他們只是不幸被捲入的普通人,但如今,他與封都明白了自己的與眾不同。   封即使全身遭羅秉佑潑出的熱湯燙傷,也能在瞬間復原,血肉更蘊藏著能令人類、鬼怪壯大的力量,這就是她的強大之處,也是她不斷遭受各界侵擾、覬覦的原因。   「阿凱,趁現在沒人快走吧。」阿谷出聲打斷任凱的沉思,任凱點點頭,扶著孫娜往前走。   孫娜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跟著他們一起偷偷摸摸,其實她可以自己回辦公室擦藥。   可是看著阿谷和任凱的側臉,孫娜還是打消了這個念頭,她想要再多看著他們一些時間。   存放體育器材的小倉庫裡頭有些霉味,任凱翻出兩張軟墊鋪在地上,打開醫藥箱,將紅藥水交給孫娜,「老師,妳的傷就我不幫妳處理了。」   「避嫌避嫌。」阿谷說完,解開自己制服襯衫的扣子,蹲在任凱面前,「阿凱,幫我。」   任凱皺眉,用鑷子夾起棉花沾了些碘酒,「你是怎麼摔的,為什麼連胸前也這麼多傷口?一般來說手都會往前護住吧?」   「有啊,我是護住了啊,所以手上傷更多啊。」阿谷舉起手給任凱看上面的細細傷痕。   任凱皺眉,除了擦傷外,傷痕間還夾雜著不太自然的瘀青。   這些日子以來,已經被訓練得相當敏感的阿谷立刻注意到任凱的表情不對,連忙低聲問:「喂,別告訴我又是……」   「我不太確定,讓我看仔細點。」任凱拉過阿谷的手腕,讓他的手靠向自己,盯著那些瘀青。   「不要,上次那一下就夠我受了,不要又來了!」阿谷驚叫。   「你安靜點,孫老師在。」任凱提醒,兩人看向一旁的孫娜。   只見孫娜雙手合十放在胸前,一臉沉醉的看著他們,眼神中除了關懷之外,還閃爍著不知名的光芒。   「老、老師,妳怎麼了?」任凱頓了頓,下意識詢問。   「嗯?別理我,你們繼續吧。」孫娜托著腮,笑容詭異。   「繼續什麼啊……」阿谷覺得有點可怕,渾身起了雞皮疙瘩。   「我覺得你一定有撞到她的頭… .」任凱轉回頭,卻看見阿谷背後有個抱膝坐在地上的男孩,他瞪大眼睛,覺得男孩的模樣異常熟悉。   任凱的神情嚇到了阿谷,他大叫一聲,整個人往任凱身上黏過去。   「哇靠,不要用那種眼神越過我的肩膀看後面!千萬不要嚇我!」阿谷慌張地喊著,撲倒了任凱,敞開的襯衫因此滑落到肩膀。   「起來啦,不要動來動去!」任凱吼著,再度小心地往後看,卻發現那裡根本沒有什麼男孩,但阿谷已經被嚇得完全不想移動。   「任凱不愧是總攻啊,谷宇非則是渾然天成的誘受,你們果然是最完美的一對!這個畫面實在是太美好了……」見兩人跌在一處,孫娜顯得莫名興奮,也不顧腳踝的扭傷,居然站起來又跳又叫。   雖然聽不懂,但是任凱直覺認為孫娜講的絕對不是什麼好東西。他要壓在自己身上的阿谷趕快起來,可是阿谷早就嚇得腳軟了,反而抱得更緊。   「快點幫幫我,不要每次都在後面,為什麼老是喜歡從後面來啦!面對面不是更好嗎?」阿谷最討厭那些鬼怪老是躲在背後偷偷來。   這番話讓孫娜滿足地呻吟了聲,一隻手扶著額頭往後倒去,甚至還流了鼻血。   而封就在這個時候打開倉庫的門。

作者資料

Misa

該是實際的金牛但腦袋卻充滿幻想。喜歡獵奇及不完美結局,認為悲傷比喜悅停留人心更久,但依然試圖寫出最完美的結局。希望創作的故事能引起共鳴,哪怕只有一點點,只要讓你回憶起時,能勾起微笑或皺了眉頭,那便足夠。 曾出版《第二次初戀》、《總會有一天》、《秋的貓》、《這個寒冬不下雪》、《青春副作用》、《微光的翅膀》、《黑夜裡的螢光》、《人魚不哭》、《閣樓裡的仙杜瑞拉》、《湖岸邊的黑天鵝》、《在沒有你的世界沉睡》、《我想聽見你的聲音》、《最親愛的我們》、《那年夏天,她和他和她》、《未凋零》、《世界唯一的花》、《嘿,好朋友》、《我在昨天等你》、《小羊不會唱情歌》、《我在昨天等你》、《當風止息時》、《無盡之境》。 個人專頁:http://www.popo.tw/users/ikumisa FB粉絲團:尾巴Misa www.facebook.com/IKUMISAMISA 相關著作:《小羊不會唱情歌》《嘿,好朋友》《我在昨天等你》《世界唯一的花》《戀愛本就是場病》《未凋零》《那年夏天,她和他和她》《最親愛的我們》《無盡之境03(完)抉擇》《我想聽見你的聲音》《無盡之境02追尋》《無盡之境01長生》《在沒有你的世界沉睡》《很久很久以前》《湖岸邊的黑天鵝》《閣樓裡的仙杜瑞拉》《當風止息時05忘卻的思念(完)》《當風止息時04被扼殺的真相》《人魚不哭》《她們》《黑夜裡的螢光》《當風止息時03窺視者》《當風止息時02亡靈的筆記本》《微光的翅膀》《當風止息時 01琉璃鬼殺》《當風止息時 01琉璃鬼殺(L夾珍藏版)》《青春副作用》《戀之四季:春夏秋冬系列番外合輯》《這個寒冬不下雪》《秋的貓》《總會有一天》《第二次初戀》

基本資料

作者:Misa 繪者:Izumi 出版社:城邦原創 書系:異小說 出版日期:2016-05-26 ISBN:9789869293754 城邦書號:3PF014 規格:平裝 / 單色 / 240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