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日
目前位置: > > >
妖狐寶寶飼養法(03)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妖狐寶寶飼養法(03)

  • 作者:子陽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6-05-23
  • 定價:220元
  • 優惠價:79折 174元
  • 書虫VIP價:174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65元
  • 購買電子書,由此去!

內容簡介

★ 四萬人迫不及待!翼想本史上FB分享次數最高,出版期待度破破破表! ★ 霸道總裁,深情大叔,帥氣竹馬,狐耳正太,統統都是你的家人❤ ★ 打動你心,充滿愛與執著的穿越冒險現實童話,即將邁入終篇最高潮! ★【回饋讀者】帥哥免費加量!人與妖的前世今生糾葛又甜又揪心!大熱續集,王道進展不容錯過! ★ 尖端原創藍月銷量王!新人獎得主、《鋼鐵仁與小辣椒》作者子陽轉戰翼想本暖萌新作續篇! ★ 萬人粉絲團見證!超人氣刀劍同人插畫名家Taro芋頭全心打造亮眼美圖! ★ 腐腐劇情+戀戀深情+暖暖家人+帥帥角色+萌萌正太!一次滿足你所有需求! ★ 特別收錄:精美拉頁海報 +全彩人設+ 黑白插圖+ 超萌Q圖! 祕!小妖狐的Like Best 3! ❶ 最喜歡抱抱 ❷ 也喜歡睡覺覺 ❸ 還喜歡洗澡澡 『有我在,哪裡都是你的家。』 相信以後還會有好多、好多的「一起」, 所以想把你的模樣記在腦海裡、畫在心裡…… 希望你會出現在夢裡── 即使我,終將魂飛魄散。 因為有心,所以有情,故而會被傷害。 通過時空旅行,歷經前世今生的千年之謎終於解開, 而撫平傷痛的是家人的關心、友誼的溫暖,還有原諒的釋然, 幸好,無論何時,你都在我身邊。 高中生雲熙敏微笑:我知道一個關於妖狐的故事,你要聽嗎? 【人物介紹】 百竹 年齡:16 性別:女 身高:156 妖狐,是殷常安的部下,但能力不強,與夜心等人作對時都失敗,即使如此,殷常安還是會原諒她,甚至出手救她。她對主子除了盡忠還有敬愛,也會向主子拍馬屁,但對殷常安以外的人說話都很跩,大小姐似的。 殷常安 年齡:28 性別:男 身高:187 妖狐,由於身為「禦守神」的九尾天狐夜心離開,使得保護山林的結界被破,害他被人類抓走,八百年後才靠自己的力量逃出,從此,他就非常恨九尾天狐。他吃掉殷家子孫的靈魂取代對方,成為殷氏財團的繼承者,在人類世界享有社會地位和榮華富貴,但仍不滿足。 白顥 年齡:5 性別:男 身高:95 活潑開朗的小妖狐,借住在雲熙敏家裡,每天跟張孝誠廝混,專會賣萌,繼承了九尾天狐的力量,真實身世是個驚人的祕密。小時候說話不是很流利,如今已經大到可以上幼稚園了。

內文試閱

  「啊,早。」雲熙敏放下湯匙,「夜心,要吃早餐嗎?我看到你睡著了喔!」   夜心的生活作息是個謎,但雲熙敏起床就會看到夜心跪坐在角落,好像一團陰影。   同住這麼久,雲熙敏已經習慣夜心跟牆壁靠很近、靠到幾乎要融合在一起,如果牆上突然出現一塊像夜心輪廓的霉菌,他大概也不會被嚇到……不,那種噁心的東西還是不要想下去才好。   有次,雲熙敏出於好奇而靠近,夜心雙眼閉著、腦袋低垂,再靠近一點,雲熙敏聽到規律的呼吸聲,夜心至始至終都沒發現,不是「睡著」,不然是什麼?   對夜心有像「人」的舉動,雲熙敏感到莫名竊喜,他不知道自己怎麼會這樣想,但好像,夜心離「人」近了一步、就是離他近了一步……   「今天阿誠也不會過來,可以請你照顧白顥嗎?」雲熙敏起身要走去廚房,夜心突然抱住他!   他嚇到……「呃……夜心?」   「又是能見到你的一天,我衷心感激。」   一個輕柔的擁抱,夜心的話雲熙敏聽不太懂,他們不是每天都見得到嗎?   「我去上學了。」   「路上小心。」   那之後,什麼都沒發生。   白顥沒有再遇襲,周于晶也是。   周于晶偶爾會打電話到雲熙敏家、約夜心出去,雖然都被夜心(一臉厭惡地)掛斷,但從他的口氣聽起來,他似乎過得還不錯。   張孝誠在忙大學課程裡的田野調查,雲熙敏不知道那實際上在做什麼,但張孝誠是這麼說的,所以雲熙敏最近都一個人上學、一個人吃飯……不不不,他才不是感到寂寞!是白顥不時就問阿誠呢?他都為白顥感到寂寞了……   白顥和夜心……   最近,夜心開始會做家事了,雲熙敏放學回家後,不用自己準備晚餐和明天的便當,夜心已經把飯菜煮好,不鹹不淡,味道跟他平常吃的一樣。   他曾問夜心是怎麼做到的?   夜心在洗碗的時候示範,他用妖力讓洗碗精、海綿和盤子自己動起來,水龍頭也自己轉開,他本人就像甩手掌櫃站在旁邊看。   雲熙敏抽了抽嘴角,有種「作弊」的感覺……   「我不想要弄髒袖子。」夜心半遮著臉說。   白顥也有幫忙,他負責讓食材從冰箱裡飛出來,夜心控制菜刀和瓦斯爐,讓切好的紅蘿蔔掉進湯鍋,雲熙敏原本預期會看到和樂融融的家庭主夫和小妖狐,但實際上是「魔法師與學徒」,如果讓拖把和水桶也動起來,就更像了。   「咿啊咿呀呀!」原本與夜心沒有交集的白顥,開始會黏著夜心打轉,夜心也不吝嗇,他的手就像垂下枝葉的大樹,照顧著每一個需要他的人。   白顥飄浮物體的功力大幅進步,他已經不會在排碗筷時讓碗掉下去了,這他讓很有成就感,每天都嚷著要快點讓張孝誠看!但張孝誠一直在做田野調查,沒有去雲熙敏家,他偶爾用貼圖回雲熙敏訊息,不然就是「已讀不回」,沒有多作解釋。   ——應該是真的很忙。   雲熙敏不會去打擾張孝誠,這不過就是恢復到之前的樣子罷了……不,不一樣,只要家裡有夜心和白顥,這一切就變得不一樣。   不在意、為每天出現的驚奇而表現淡定,其實都是為了掩飾內心的期待。期待,這種關係能持續下去,因為這樣,他就不會是孤單一人了;縱使他心裡隱隱約約知道——人與妖,實不相容。   ***   『殷氏財團的總裁殷常安,被網友拍到摟著女模吃宵夜,殷氏財團未對本事發表聲明,但總裁在出席活動的時候說:大家都是朋友。』女主播以微笑做結尾唸完稿子,就進入剪輯好的新聞畫面。   某天晚上,雲熙敏邊看電視、邊滑手機,後來覺得電視都沒什麼好看的,乾脆關掉。   今天怎麼那麼閒……   因為夜心把所有的家事都做完了,他不用洗衣服、折衣服,不用倒垃圾,夜心甚至連浴室都打掃過,學校老師難得沒出功課,明天也不用小考。   雖然這麼想對夜心有點失禮,但平常做慣了的事突然不用做,雲熙敏覺得有點無聊,他側躺在沙發上,傳訊息給張孝誠,問張孝誠在幹嘛?   張孝誠瞬間已讀,並說有事要找他當面談。   「什麼事啊……」   他回傳,門鈴響了。   噠噠噠噠!   雲熙敏剛從沙發上爬起來,白顥就從房間裡衝出來,跑去開門!   「白顥!不可以!萬一是壞人怎麼——」雲熙敏跟著跑出去,卻在門口看到張孝誠。   張孝誠雙手提東西,白顥像隻無尾熊掛張孝誠胸前,雲熙敏看到此景,笑了。   「我就說他很想你吧!」   「你是虐待人家還怎樣,他這麼想我讓我覺得很恐怖耶!」   「白癡喔!」雲熙敏接過張孝誠的提袋,讓他脫鞋子,「請進。」   「好了啦,白顥,我快要不能呼吸了!」張孝誠抱著白顥,白顥終於鬆手。   「阿誠,不跟我玩……」白顥一臉失落,張孝誠很久沒跟他玩了,為什麼?他不知道張孝誠怎麼不來找他,雲熙敏也不准他打給張孝誠,他好難過,「不跟我玩……嗚嗚……」   白顥說著說著,居然哭起來了!   「嗚嗚……」   「乖喔,不哭,我會跟你玩的!」張孝誠手忙腳亂地拍著白顥的背,他沒想到自己如此受重視,他受寵若驚!   「阿誠……」白顥又一頭栽進張孝誠頸邊,「抱~」   「有啊有啊,我在抱了。」張孝誠左右搖身體,製造搖籃的效果,並斜眼問雲熙敏:「喂,你是不是對他不好?他平常敢怒不敢言,現在來找我訴苦了呴?」   「什麼啊,一點都不好笑!」雲熙敏把袋子放在桌上,「這啥?」裡面裝的是高麗菜、洋蔥、蒜頭。   「人家送的,都給你。」   「誰那麼好?現在青菜很貴耶!」看來有好一段時間,雲熙敏家只能吃菜了,「你真的去做田野調查了?」   「對啊,你沒跟白顥講嗎?」   「有,可是……」   「阿誠是不是,討厭我?」白顥嚶嚶抽泣,讓張孝誠覺得自己好像在虐童……   「怎麼會呢?小傻瓜!我怎麼會討厭你!」張孝誠忍不住用臉頰磨蹭白顥,「你超可愛der~」   小妖狐淚眼汪汪的樣子好萌啊~~啊啊,他真是一個罪人,居然讓白顥露出可憐兮兮的表情,白顥身上有洗過澡的香味,好好聞喔喔喔喔!   「你媽咪沒有跟你說我這幾天不在嗎?我在忙學校的事。學校,你還記得吧?我有帶你去過學校。」   「我……」白顥眨眨眼,「我不知道。」   「啥?」   「我盡可能說明了,但他沒有學校的概念,他聽不懂啊!」雲熙敏非常無奈,他還幻想有一天能送白顥去上幼稚園呢!他實在是想太多了……「好了,別哭了,白顥,你不是每天都在練飄浮術嗎?阿誠來了,要不要秀給他看?」雲熙敏柔聲安慰。   白顥揉揉眼睛,好像累了,張孝誠也很會看時機。   「你有在練法術啊?真乖!」他抱緊白顥,在額頭親了一口,「我明天再看好不好?我有話跟你媽咪說,你先去睡,睡飽飽的!我們明天一起玩!」   「嗯!」白顥大大點頭,剛好這時夜心來了,張孝誠就把白顥塞給夜心。   「送他上床睡覺!」   「什麼時候輪到你命令我了?」夜心穿著紫紅色的寬袖長袍,飄長的銀髮紮了個簡單的髻,左邊垂下金屬色澤的花簪,隨著他不悅而擺頭的時候,花簪的垂尾晃動,發出風鈴似的聲響,張孝誠突然好懷念…..   「你這傢伙還是一樣討人厭。」   「什麼?」   「去去去,我有話跟小熙說。」   夜心瞟了雲熙敏一眼,雲熙敏驚到,但夜心對雲熙敏點了個頭、抱著白顥走了。   只要跟雲熙敏有關,夜心就願意配合。   「什麼話這麼急?」雲熙敏估計張孝誠也累了,風塵僕僕地趕來,怎麼不先回家休息,明天再講呢?   「小熙,我找到你媽了。」   「我媽?我昨天才跟她通過電話。」雲熙敏用「你是白癡嗎」的眼神看張孝誠,一邊把青菜收進冰箱,「她希望我跟她再婚的對象見面,說不想對彼此的過去有隱瞞,我是覺得還好,反正我們又沒住在一起。」   「不是你爸前妻的那個『媽媽』,是生下你的媽媽!你的親生母親啦!」張孝誠激動大喊,雲熙敏卻愣了三秒……   「欸?」高麗菜掉到地上。   「我不知道是失心瘋還怎樣,居然選了一門要採訪社會邊緣人的課,我們的小組長說要採訪遊民,你知道他們跑去哪裡嗎?對,就是你被扔掉的那條大水溝!」   雲熙敏撿起高麗菜,這實在是太驚人了,「那……怎麼會……」   「怎麼會有人記得你的事嗎?是我特地去問的。」   ——為了我嗎?   雲熙敏沒有把話說出口。   「夜心帶我去過一次,國道橋下的大水溝。十六年前沒有監視錄影器,我就帶著你姑姑的照片,去問那邊的遊民,畢竟你是她撿到的,也許有人曾經看過她。」   「結果呢?」   「我被狗追、跌倒,還到醫院打了破傷風和狂犬病疫苗!」   「真、真是辛苦你了……」雲熙敏頗無言。   「這不算什麼,最可怕的是味道!味道!」張孝誠逼近雲熙敏,「你能想像十年沒洗澡的臭味嗎?搞不好只是十天,但那種臭味對我來說就像十年!」張孝誠光是回想就要起雞皮疙瘩,「我自備口罩、乾洗手和殺菌用的百分之七十五酒精,但百密總有一疏,我被跳蚤咬了!」   張孝誠激動地晃著雲熙敏的肩膀,雲熙敏的頭好暈……   「皇天不負苦心人,總算讓我在——你猜猜看我在哪裡問到的?」   「在哪裡?」   「警察局。」   雲熙敏差點跌倒,張孝誠則喝了一口水,潤喉。   「我的手機不小心掉進水溝,我去附近的警察局拜託他們幫忙,裡面最資深的員警問我為什麼在那附近徘徊,聽完我的解釋後,他說他記得這個案子。」   「……」   「你幹嘛那樣看我?」   「不,我只是……」   「有話就直說!」   雲熙敏抓抓頭,張孝誠不是去做過調查嗎?應該比他清楚遊民的生態吧?「你要問的是十六年前的事,那邊是有很多遊民沒錯,但遊民當中,有人在那裡『住』了十六年嗎?」   「……咦!?」張孝誠幡然醒悟。   「這種時候應該先去問里長或地方派出所,說不定會有紀錄。」   「也是厚……」張孝誠抱頭蹲下,一整個氣餒,「唉,我到底在幹嘛……」   雖然繞了一圈,但好友的心意,雲熙敏收到了。   「謝謝你……找到我的生母。」他本來想說的是:謝謝你時時刻刻想著我。   只是去做個報告,卻在當下的場所想起他、為他奔波,像籌備驚喜似的不讓他知道……他才捨不得去苛責。   「我已經確認過了,這才是真正的田野調查!」張孝誠很快就恢復精神,「警察伯伯說他記得十六年前的棄嬰,因為當時他正在巡邏,他聽到嬰兒的哭聲、看到一個年輕女孩把嬰兒抱走,那女孩後來就跟她父母到警局備案了。」   「是姑姑和爺爺奶奶!」   「但是——就是這個但是!警察伯伯有一天,又在橋下看到一個形跡可疑的女子,他上前盤問,女子口風很緊,堅持不說自己在那邊幹嘛,伯伯只好請她到警局喝茶,不久,女子的家人來接她了。警察伯伯說,他是在送他們出去時偶然聽到的,那個女的對她家人說:『我把寶寶丟在那裡,為什麼不見了?』」   雲熙敏的眼眶微微睜大。   「警察伯伯很在意這件事,但他又不確定是不是自己聽錯,搞不好那個女的說的是『包包』,他聽成『寶寶』,後來他就沒再看到那個女的了,這件事也不了了之,但我想,其中最重要的因素,就是他知道嬰兒已經被領養,這總比把孩子送回給生母或送到孤兒院好吧?」   「是……這樣嗎?」   意思是相比之下,領養的家庭比原生家庭好?   雲熙敏不會說雲夏他們是模範父母,在他的記憶裡,多的是他們吵架的畫面。   但比起他,媽媽是不是更希望有自己的小孩?可是因為爸爸已經領養他了,他們沒多餘的心力照顧,所以媽媽沒生?   一大堆想法湧上心頭,胸口像被什麼壓住。   他以前從不會覺得「我不是這個家的小孩」,但自從雲夏說出「真相」,他變得好像有義務去尋找生母,張孝誠也很熱心……他不知道。   雲熙敏不知道要用什麼樣的心情面對,因為媽媽昨天才在電話中問他,想不想跟她一起住?今天又跑出一個生母!   而且還讓他知道,原來,生母有回頭找他……

作者資料

子陽

國立政治大學畢。 文字質感細膩,對白幽默風趣,擅長奇幻架構與電影般的動態描寫,認為寫作就像表演,每一場都是對自我極限的發揮。 作品:《黑袍守護者》、《鋼鐵仁與小辣椒》、 《妖狐寶寶飼養法》 ……持續創作中。 臉書:子陽 Parker 噗浪:www.plurk.com/animia 部落格:animia.pixnet.net/blog

基本資料

作者:子陽 譯者:芋頭 出版社:尖端 書系:翼想本 出版日期:2016-05-23 ISBN:9789571065557 城邦書號:SPB7I000096 規格:平裝 / 部分彩色 / 274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