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499輕鬆升級VIP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同志文學
困在惡魔α的香氣裡(上下套書)(限)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困在惡魔α的香氣裡(上下套書)(限)

  • 作者:子陽
  • 出版社:朧月
  • 出版日期:2023-06-28
  • 定價:580元
  • 優惠價:79折 458元
  • 優惠截止日:2024年5月29日止
  • 書虫VIP價:458元,贈紅利22點 活動贈點另計
    可免費兌換好書
  • 書虫VIP紅利價:435元
  • (更多VIP好康)
本書適用活動
$499輕鬆升級VIP/外版暢銷必買75折起!
  • 外版暢銷特價7折起!

內容簡介

★接受我,孕育我的孩子── ★別想起來!我怕……自己會後悔莫及…… ★無論疾病、差異、密謀,都無法將我們分開──你一直都在我心裡,所以我到哪裡都會認出你。 ★溫柔霸道惡魔α╳固執傲氣失憶Ω/富二代極優性溫柔α╳檢察官固執傲氣Ω ★特邀人氣漫畫家 Gene 繪製精美封面&內頁插畫 (上) 生為Ω的白流星失去了所有記憶, 一睜開眼,就發現自己身在一個陌生的世界裡。 他迷失在森林中,差點遭受流民的襲擊時, 被擁有翅膀和魔法,人稱惡魔的α──梅菲斯所救。 但對方卻將他關在自己的小屋內, 想讓白流星為人口稀少的惡魔一族留下後代, 日日對他索求無度,夜夜逼迫白流星接受他的求歡。 白流星滿心想逃離梅菲斯, 然而他散發出來的梔子花香信息素,卻讓白流星感到無比熟悉。 他口中吐出的話語、他的一言一行, 總是能讓他的腦海中閃過一幕幕令人難受的畫面—— 而腦海中的畫面又是另一個世界,似真如夢, 令白流星分不清哪個世界才是真的…… (下) 大病初癒的白流星回到與安穆程兩人的家中, 漸漸回想起他們相愛的過往、價值觀及想法碰撞的緣由, 更找回了自己成為檢察官的初衷、身為Ω而遭受的打壓。 對伴侶的愛意及自身的信念糅雜糾纏,令白流星百感交集, 但他不曉得安穆程其實正背著他,處理某個不可告人的事件…… 不久後,心思紊亂的白流星回歸工作崗位, 重新辦起還未調查完成的集團性交易案件, 卻與安穆程引發了衝突,過往的種種不滿一次爆發! 因為此次爭吵,兩人發現彼此都隱藏著一些祕密。 漸行漸遠的兩人,究竟該如何重修就好......?

目錄

上集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後記 下集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尾聲 後記

內文試閱

「你回來了……我知道你很累了,但是……我們可以聊一下嗎?」 「你要說什麼?」 「就是,最近我想了很多……我一個人在家的時間很長,所以……我想找點事做,其實我比較是希望……但這件事我一個人做不了……」 「你到底要說什麼?我沒有時間跟你搞這些!」 「我知道你很忙很累,你回到家都十一點多了,明天七點又要出門,但是,我們好久沒講到話了……」 「我不是有回你訊息嗎?」 「我是說見到你的真人!我們就不能坐下來、面對面好好談一談嗎?」 「你到底想要什麼?我工作得這麼辛苦、這麼累,你到底有什麼資格叫住我、耽誤我,叫我把最寶貴的時間浪費在你身上?」 「我沒有……」 「我要去洗澡睡覺了。」 「……」 男人洗完澡從浴室出來,吹乾頭髮後,就側躺在床上,試圖把另一個人的聲音趕出腦海。他試著讓自己睡著,必須要讓自己睡著,明天才有精神應付一整天的挑戰。 *** 梅菲斯看著床上的白流星,睡到流口水。 「……」他佩服這樣的心裡素質。 梅菲斯輕輕坐在床邊,想把被白流星抱著的東西抽出來,但白流星皺了一下眉,幽幽轉醒。 「抱歉,吵醒你了。」 「……」白流星迷迷糊糊的,還搞不清楚發生什麼事,但鼻尖有好聞的信息素味道,讓他睡得很安穩……他不想要那個味道消失…… 「我差不多要走了。」梅菲斯望著白流星的眼神,淡漠卻藏著寵溺。 「走去哪裡……」 白流星這才意識到自己抱著人家的披風,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披風取代了棉被,被他抱著、蓋著,他整個人縮在裡面,像縮在溫暖的巢穴裡。 「啊!」白流星瞬間驚醒,要把披風還給人家,但身體一有動作就明顯感覺到後穴的異物感,讓他漲紅了臉,「那裡……你在我裡面放了什麼!?」 「讓精液在裡面留久一點,才好懷孕。」梅菲斯一邊說著,一邊緩慢拔出肛塞。 「唔嗯……」白流星忍著不適,結束了這短短幾秒鐘的恥辱。 梅菲斯把肛塞收在一個木盒子裡,好像那是什麼神聖的東西,他離開房間,但很快就回來了,手上抱著一束麥穗。 「好了,下來吧。」 梅菲斯把麥穗放在地上,白流星下床的地方,冷淡的臉龐鑲著一雙期待的眼。 「……一定要這樣嗎?」白流星坐在床邊,一絲不掛,因為睡覺的時候就沒穿衣服了,這男人不會在睡著後幫他穿的。他雙手遮住自己的下體,不想看那擋在地板上的麥穗。 ……好像那是什麼荊棘之路。 「我想去清洗……」白流星低著頭道。 「那也要下來。」 白流星猶豫再三,還是下了床,雙腳踏到地板上,但他遮住下體的雙手沒有放開。他沒有直視梅菲斯,但他能感覺到梅菲斯正用審視的目光盯著他。 ……等著他。 「你至少……轉過去……」 「我要看著。」梅菲斯雙手插腰,雖然他的口氣總是淡淡冷冷的,但他卻沒有催促、表現出很有耐心的樣子,這才讓白流星覺得討厭。 「這有什麼意義嗎?」 「快點。」 「有人看著我沒辦法……」 「需要我幫你嗎?」 「……」 白流星雙頰緋紅,大概能猜想「幫」是什麼意思。如果要梅菲斯幫他,就等於是要梅菲斯握著他勃起的陰莖,上下擼動後射出擋在裡面的精液,然後才釋放出另一種液體。但這只是成年男性起床後的正常生理反應,他不想感受梅菲斯過多的觸碰。 「你要一直在那邊看著嗎?」 「對。」梅菲斯大言不慚地回答,他的站姿變成了雙手抱胸,「你要蹲著或站著都可以。」 白流星看著地上的麥穗,和梅菲斯站在這裡僵持不下,吃虧的是他。 他咬了咬牙,擼動自己,最後忍著厭惡和羞恥的感覺,在梅菲斯的注視下射出一小截精液和起床後的第一泡尿,灑在麥穗上。 聽著尿液滴到麥穗上的聲音、聞到隱隱冒出熱臊味,白流星只希望能有誰來殺死這個惡魔。這近乎儀式的行為上演了好多次,每天晚上做完後、隔天早上梅菲斯都會抱來一束麥穗,並提出這詭異的要求。 「我可以去洗澡了嗎?」 「嗯。」梅菲斯搬走麥束,他走出房間,白流星暫時鬆了一口氣。 白流星瞥見床上的披風,心裡莫名有些沮喪。 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情緒,但這樣的情緒很快就消失了,他走出房間,在走廊上左顧右盼,沒有梅菲斯的身影,他馬上溜進一扇門內。 門後面就是露天浴池,如果先不計較這裡是異世界、而且屋內有一個做愛狂魔,這裡其實就跟森林系民宿一樣豪華! 灰色石頭做的浴缸可以泡兩個人,把腳伸直還綽綽有餘,裡面已經備好了熱水。水的顏色是淡淡的綠色,不知道是本來就這樣還是被添加了什麼東西,但水裡沒有特別的味道。 浴缸旁種著參差不齊的花花草草,一棵老樹生長在小屋的牆壁裡,一部份的枝葉蔓延到淋浴區。淋浴區沒有隔簾,蓮蓬頭的水管不知道從哪裡接的,但只要一拉旁邊的開關,溫水就會灑下來。 茅草和竹子圍成一圈比人高的籬笆,上面有黑色遮光網,晚上的時候會點燈,白天的時候視線明亮,但還是看不到外面有什麼。 昨晚,白流星就是發現籬笆有一個破洞,他才爬過那個破洞逃出去,如今破洞已經被補起來了。 白流星跨進浴缸,緩緩泡進熱水裡,溫暖舒適的感覺讓他大大呼出一口氣,好像什麼煩惱都忘記……差點也要讓他忘了方才的屈辱。 遺忘的感覺令他害怕。 幾天前,白流星一睜眼就發現自己來到這個世界,沒有前因後果、來龍去脈,十分不合理地出現在森林裡。 他試圖釐清自己的位置和自己是誰,但除了自己的名字以外,其他統統都沒有印象,家人、朋友、職業,自己是怎麼長大的統統都不記得了。 他在森林裡繞來繞去,走得肚餓口乾,腦袋也像隔了一層霧,無法冷靜下來思考的時候,他聞到一股酸臭味。 那是一群衣衫藍縷的村民。 不是白流星想以貌取人,一開始白流星也懷抱著善意,打算先問個路。但那些人根本無法溝通,他們像瘋狗一樣撲過來,眼神兇惡、口水冒泡。 白流星眼看不妙,立刻想跑,但那些人飛快跑過來壓制他,有人抓他的手腳、有人脫他的褲子、有人把自己不堪入目的地方掏出來,對著他手淫,嚇得白流星全身起雞皮疙瘩,不顧面子大叫。 就在這時,翅膀的影子遮住了森林裡少見的日光,不祥的預感伴隨著希望,所有人都停下動作。 梅菲斯拍著翅膀降落,面無表情,他一語不發,村民立刻像看到鬼一樣。 「是惡魔梅菲斯!」 「惡魔來了!快跑啊!」 村民跑掉後,白流星怔怔看著這個男人,看著他走向自己。 梅菲斯給他的第一印象,絕不像惡魔,而是天使。 一個有著黑色翅膀的天使,他可能是墜落人間,也有可能是被放逐或路過,總之,他並不屬於天堂裡的一員。 梅菲斯走向白流星,那時他還不知道白流星的名字,但他嗅了嗅空氣,接著便對白流星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 「你是Omega?」 「呃嗯……」白流星也察覺到對方的信息素飄出來了。 男人不僅是Alpha,他似乎還是一位極優性的Alpha,這兩者的差異大概就是中等中上的普通人和少數菁英的差異。 男人俊美的臉龐也讓白流星目不轉睛,背後的樹林映襯著他高挑的身材,彷彿他是一位名不見經傳的神秘巫師,他一定有很強的法力。 「一個Omega怎麼會在我的森林裡悠轉?」男人問。 「你可以先控制一下你的信息素嗎?」白流星用手掌遮著鼻子,但這並不是他聞到臭味,這個動作其實也沒有多大效果,沒辦法阻擋所謂的「信息素」,但他透過這個肢體語言來表達──你妨礙到我了。 「……」男人側了一下頭,收斂了自己的信息素,白流星瞬間就聞不到了。 在白流星的印象裡,一般的Alpha都喜歡把信息素展現出來,生怕別人不知道他們是Alpha。少數極優秀的Alpha卻相反,他們會隱藏信息素,他們不介意被人們誤認為「不像Alpha」或Beta,因為誤認不會影響他們的本質,他們天生優秀,如果再加上金湯匙般的家世,不怕有人贏得了他們。 然而,收放信息素的能力不是每個人都能做到的,像白流星自己就沒那麼厲害,他也是很容易就被影響的體質,這在Omega裡大概算是中等偏劣。 他發現自己的身體隱隱地在發熱,好像是方才聞到對方信息素的關係,即使對方已經收起來了,他的體內還是有一些殘留的餘韻。 「你叫什麼名字?」男人問。 「白流星。」 「我叫梅菲斯,你看起來不像這附近的人。」 「對……」當時,白流星身上穿著十分普通的白襯衫和黑色長褲,衣服上沒有花樣、標籤或徽章,口袋裡沒有任何辨別身份信息的東西,「我從哪裡來的……我……好像只記得自己的名字……」 「什麼?」男人疑惑地歪頭。 「我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在這裡……」 「在如今這樣的時節、說這種話,你是想博取別人的同情嗎?」 「什麼?同情?」當下,白流星只覺得對方的反應很無禮,「我為什麼會需要別人的同情?」 「一個孱弱的Omega跑到我的森林裡來,如果不是尋求我的庇護,那我就不知道你的目的為何了。」 「我本來還想問個路的……怎麼有遇到神經病的感覺……」白流星翻了個白眼,忍不住碎唸。 雖然對這男人的第一印象只有臉長得好看,但對方似乎是還能正常對話的人。 「先生,我知道這聽起來很荒謬,我也覺得這一切都荒謬得不得了,但我可以肯定我不是這裡的人,因為我……」 白流星的腦海裡依稀記得模糊高聳樓房的影子,車多吵雜的馬路和閃爍的電視廣告看板…… 那些東西帶給他熟悉感、給他「家」的感覺,不像是這座連個地標都沒有的森林。 「反正,我不屬於這裡,我很肯定!」 「……」男人雙手插腰,似乎在等著對方說下去──也像在等著對方有什麼藉口。 「我不知道該做什麼,我在這裡有沒有目標,我該往哪裡去──那些我都不知道──但不管怎麼樣,首先要做的事應該是確保我的生存。突然來到一個奇怪的地方……怎麼會發生在我身上……?」 白流星越說越小聲,他覺得自己是一個很堅強的人,但在這時候竟希望有個依靠,他為這樣的自己感到一絲難堪。他忍住無助的心情,逼自己振作起來。 「我要回去……不對,我根本就不知道我要回去哪裡,如果我要在目前這個環境生存下來,首先要有住的地方和食物,水源也是很重要的,畢竟是荒郊野外……」 「我有吃的、和住的地方。」 男人的聲音引起白流星的興趣。 「你知道哪裡可以過夜嗎?」 「這裡是我的森林,我每天都會出來巡邏,你運氣好、遇到我,不──應該說,是我運氣好、發現了你。也許,你就是我在尋找的人。」 「……!」 白流星還沒有發現男人的態度驟變,但他聞到Alpha的信息素,味道突然變濃,他有個不好的預感。 他掩著口鼻想轉身,但雙腿不受控制地跪下,熱源正從下腹湧上。 男人背後的翅膀張開,像雄性動物在宣示主權,也像在鳥類在求偶,他眼裡閃爍著興奮的光芒。他飛到白流星面前,單膝跪下,雙手抓住白流星的肩膀。 「生下我的孩子吧。」 「咦……?」我有沒有聽錯? 「接受我的精子,孕育我的孩子──」男人傾身吻住了白流星的唇。 白流星瞪大眼睛,從嘴唇傳來的柔軟觸感讓他覺得時間好像暫停了,從鼻尖聞到的香氣宜人舒適,雖然有一點暈暈的,但那像喝了點酒之後的微醺,還不到醉。 男人的舌頭撬進他的嘴裡,這麼快就把舌頭伸進來是有點過份,但它細細舔吻敏感的舌側,在分開的時候留下淫靡的絲線。 接著,白流星就不知道自己腦子在發什麼熱,他被男人抱起,飛到一棟小木屋前,他已經被信息素迷得七葷八素。他被男人推進屋、滾上了床,他們發生了關係,但到這裡白流星還沒有意識到自己掉進了一個出不去的陷阱。 直到,隔天早上起床,男人要求他尿在麥穗上。 「這……這一點都不好笑。」他當時還以為是玩笑。 男人十分堅持,白流星不尿他就不讓人出去,也不給東西吃。白流星想「物理逃跑」,男人就攔腰抓住白流星、把人抱回來。最後男人輕壓白流星的小腹、手裡握住好像在流淚的可憐小東西,逼他尿在麥穗上。 然後晚上又發動信息素、讓他抗拒不了,隔天早上逼人家尿尿……白流星這才強烈意識到,這個男人是不折不扣的惡魔! 思緒回到現在,白流星整個人泡進浴缸熱水裡,又浮起來。 如今他可以肯定一件事,就是這個身體絕對不是初經人事。 不管是他初次見到男人、就跟人家滾床單,還是接下來的幾次,自己的身體都像「已經熟知了這種事」,好像他很久以前就已經被誰撬開過,如今梅菲斯只是把埋藏深處的火種點燃,他並非播下火種的人。 但是,那個人會是誰呢? 不,應該問,真的有那個人存在嗎? 因為也有可能這具身體是第一次,只是自己的個性比較開放而已…… 白流星嘆了一口氣,他相信一個人的個性不會輕易改變,自己即使忘記很多關於自己的資訊,但個性這種東西是天生加上後天的培養,不可能因為來到異世界就一百八十度大轉變吧? 其實他也不敢肯定…… 「這到底要算強制性交還是合意性交呢?不,應該算是趁機性交,行為人利用被害人因某些因素,所造成不知或難以表達意願之狀態下進行性交,且被害人不知或不能抗拒之原因是自行造成的……但這條定義就不太合理了,因為信息素造成的影響是雙向的,被害者會很難舉證自己的意願,如果要壓倒性致勝的話,我還是會用強制性交罪合併信息素犯罪加重處罰條例……」 白流星自言自語到一半,忽然打住。 「奇怪,我怎麼會講這些?」 水慢慢變涼,白流星像木頭一樣怔住,自己好像遺忘了什麼重要的事,卻想不起來。 「啊……」頭好痛,他雙手按著太陽穴,耳朵裡面有一個尖銳的聲音。 如果不要探究自己的過去,是不是就不會痛了?是不是就可以過得比較輕鬆……? 「你洗好了嗎?」 梅菲斯的聲音中止了耳鳴和頭痛,白流星詫異地轉過頭,看到梅菲斯捧著乾淨的衣物,出現在門口。 「早餐準備好了,雖然現在已經不是吃早餐的時間。」 「……我再泡一下。」 梅菲斯沒多說什麼,他把衣服和大毛巾一同放在浴缸旁邊的木頭長凳上,便走回小木屋。白流星等到聽不見聲音了,才從浴缸裡出來。 他擦乾身體,一邊回想梅菲斯說過的話。 這個世界除了男女性別之外,還分成了三種人:Alpha、Beta、Omega。 Alpha當成社會菁英理解就好,他們什麼都好,大部分的Alpha也都是含金湯匙出生的。 Beta是不會散發信息素、也聞不到信息素的普通人,他們沒有發情週期,男性不會懷孕。 Omega的生理構造特殊,即使是男性也有可能懷孕,白流星就是一位Omega,然而,這個世界的Omega又有一點不一樣。 「通常,村子裡的Omega都是統一管理的。」剛來到這個世界的那天晚上,梅菲斯趁著做完愛的閒暇時候說,「他們可能以為你是逃出來的Omega,才想要抓你回去。」 「我是Omega很明顯嗎?」 「嗯,我大老遠就聞到你的味道了。」

作者資料

子陽

國立政治大學畢。 文字質感細膩,對白幽默風趣,擅長奇幻架構與電影般的動態描寫,認為寫作就像表演,每一場都是對自我極限的發揮。 作品:《黑袍守護者》、《鋼鐵仁與小辣椒》、 《妖狐寶寶飼養法》 ……持續創作中。 臉書:子陽 Parker 噗浪:www.plurk.com/animia 部落格:animia.pixnet.net/blog

基本資料

作者:子陽 出版社:朧月 書系:FH浮華 出版日期:2023-06-28 ISBN:9786267201749 城邦書號:A5830008 規格:平裝 / 單色 / 480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