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2024愛閱節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同志文學
男夫人 上下不分售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男夫人 上下不分售

  • 作者:碰碰俺爺
  • 出版社:朧月
  • 出版日期:2024-02-29
  • 定價:650元
  • 優惠價:79折 514元
  • 優惠截止日:2024年7月30日止
  • 書虫VIP價:514元,贈紅利25點 活動贈點另計
    可免費兌換好書
  • 書虫VIP紅利價:488元
  • (更多VIP好康)
本書適用活動
2024愛閱節/外版火熱新書/文學小說

內容簡介

◆腹黑伶俐+殘暴直率 狂氣雙生美形王子 × 善良天真 正直驕傲小國王子 ◆瘋狂的愚蠢賭注,讓他困入牢籠,陷入惡魔的陷阱 ◆碰碰俺爺最新高人氣力作.上下冊皆收錄全新番外 原本身為金雀國小王子的沃鷺, 輸給了人稱瘋王子的伊黎、殘王子的赫瑪, 失去了身分,就此成了他們的男夫人。 滿是屈辱的初夜後,沃鷺更是憎恨伊黎與赫瑪, 但兩人對沃鷺卻是越來越執著—— 【上冊】 沃鷺因為比武大會上的輸給了人稱瘋王子的伊黎、殘王子的赫瑪, 原本身為金雀國的小王子,卻在兩人惡劣的賭注下, 失去了身分,備受尊敬的小王子就此成了他們的男夫人。 瘋王子伊黎,個性殘酷凶暴,出手傷人毫無憐憫, 殘王子赫瑪,雖有殘疾,但聰穎異常,城府極深。 只要是赫瑪說的話,伊黎就會毫不猶豫地遵從, 只要是伊黎想要的,赫瑪就用會盡一切地取得。 而這次要的是他們的異國小鳥。 滿是屈辱的初夜後, 沃鷺更是憎恨伊黎與赫瑪, 但相對的,伊黎對沃鷺的喜好卻是越來越深刻與執著—— 【下冊】 為了守護家鄉,沃鷺親自推開了回國唯一的希望, 愚蠢付出的代價,讓他難以承受幾近崩潰, 但伊黎仍像是不了解他的心情一般,頻頻糾纏示好, 希望沃鷺能向他露出笑容。 󠀠 赫瑪則向被他們逼至破碎邊緣掙扎的沃鷺, 遞出了暗藏了百計千謀的蜜糖, 讓他們豢養的小夫人為了飄渺的希望變得更加聽話乖順。 󠀠 孤龐王儲間的繼位爭奪,漸漸於宮廷掀起波濤。 伊黎出兵遠征,赫瑪臥床不起, 而與雙王子密不可分的沃鷺也被當成了棋子, 捲入最為卑劣的計謀之中——

目錄

【上冊】 第一章 小夫人 第二章 瘋王子與殘王子 第三章 初夜 第四章 籠中鳥 第五章 惡夢 第六章 晚餐 第七章 韁繩 第八章 豬玀 第九章 棋局 第十章 選擇權 番外 赫瑪 【下冊】 第一章 笑容 第二章 決鬥 第三章 信 第四章 狩獵宴 第五章 酒醉 第六章 馴養 第七章 武器 第八章 雙生子 第九章 鬼魂 第十章 三人 番外 伊黎 後記

內文試閱

沃鷺反胃到要吐了。 他胃裡其實空空的沒什麼東西,被關在客房裡的最後兩天他們只給他稀少的清湯和粥,刻意清空他的身體。 沃鷺本該餓了,但當他被從客房裡拖出,丟進這個燠熱潮溼的小房間時,面對眼前那一盆冒著熱氣、上頭撒滿嫣紅花瓣的浴盆,沃鷺的胃開始收緊。酸水似乎隨時都要溢出喉頭,只是他的喉嚨被緊張和恐慌用力掐住,連氣息都上不來。 夜裡的房間昏暗,只剩壁爐內燃燒著的熊熊火光。 柴火和冒煙的熱水讓室內變得更加悶熱,光裸著身體的沃鷺卻手腳冰冷。 如果不握緊拳頭,手就會開始顫抖,所以他只能緊緊握住拳頭。 怦、怦、怦、怦!沃鷺聽見自己的心臟瘋狂跳動的聲音,腦子裡有個聲音大喊著:快逃、快逃、快逃! 「趁水還熱著,您該入浴了。」女人的聲音卻打斷一切雜音,尤其是她後面補上的那句:「小夫人。」 沃鷺轉過頭去,身著簡單白紗的年輕紅髮侍女站在一旁,面容冷淡。他雙頰燒紅,第一時間尖銳且失態地對她吼道:「不要……不要那麼稱呼我!」 她原本應該要尊稱他為殿下,他們所有人都要,但在幾天前的那場比武大賽過去後,他沒再聽過人們這麼稱呼他。 殿下被用另一個稱呼取代了。 然而就算被他這麼嚴厲地大吼,喊他小夫人的紅髮侍女反應依然很平靜,彷彿對他的反應早有預料一樣。她的眼睛甚至連眨都沒眨。 沃鷺只知道年輕侍女叫胡桃而已。從外表來看,她的年紀應該與他相仿,甚至比他更小;然而她從容平靜的神態卻像個經驗老道的中年侍女。 身分低下的她理當要回應他, 她卻只是維持沉默, 用她大大的眼注視著他。那種注視讓沃鷺感到雙耳發熱,不自覺地用雙手遮住光裸的下體。 沃鷺曾經攀著最後一絲尊嚴要求他們將侍女換成男性侍從,卻被拒絕,原因是他現在是位「夫人」,「夫人」理當由侍女服侍。 而且胡桃是由「殿下們」所指派來服侍他的。 「您該入浴了。」侍女胡桃終於再度開口,清冷的聲音打斷沃鷺的尷尬。 她眨眼,褐色的眼珠轉向浴缸又轉向他,屢屢用眼神催促。「水必須夠熱才能讓您的肌膚柔軟,讓香味滲入,涼了我們必須重新加熱。」 沃鷺盯著浴盆和熱水,他的身體已經被壁爐的火烤得發燙,但他卻感到全身發寒。 「我、我需要和他們談談。」沃鷺的聲音都卡在喉嚨,那讓他的命令變得像可悲的要求,「去告訴他們我需要談話。」 「很抱歉,我只是名侍女,用來服侍您的,我無法直接向殿下們傳達這件事。」胡桃卻這麼回應他,她說得有道理,但接著她卻意有所指地繼續說道: 「不過請您不用擔心,若真的想談話,您可以在床上侍寢時和殿下們慢慢談。」 侍寢。沃鷺的臉色一下刷白,胡桃卻理所當然地說個不停,「如果您願意 配合讓我將您打理好,相信到時候殿下們會更願意聽您說話。」 侍女話裡的暗示性太重,沃鷺的指關節因緊緊握拳而泛白,耳朵卻紅得足以出血,酸水又開始在胃部不斷翻攪。 0 0 9 C h a p t e r 1 乾脆逃出去吧?沃鷺心想,如果沒被侍衛殺死,就奪過他們的劍,一路拚死逃出,就算逃出去的機會微乎其微,但至少…… 腦筋轉到這裡時,沃鷺卻忽然打住自己逃跑的想法。 不行,他把一切想得太簡單了。他並不是現在唯一受苦的人,他不能這麼自私,急躁可能會毀了一切,或讓事情變得更糟。 必須再忍耐一下…… 沃鷺放鬆指節,幾乎是垂頭喪氣地跨入浴盆內。 熱水很燙,隨著蒸氣飄上來的花香和精油味薰得他暈眩。沃鷺慢慢沉入熱水中,侍女胡桃的注視逼得他將整個身子浸入浴盆內。 就算有柔軟的白布阻隔,沃鷺還是覺得自己要被燙熟了。蒸氣讓他屏息,他卻只能泡在水裡,任由花瓣淹沒。 沃鷺希望這下侍女胡桃滿意了,能夠離開讓他靜一靜,繼續思考接下來自己該怎麼辦,怎麼阻止這一切災難。 然而胡桃卻捧著放在桌上的鐵盤走來。 胡桃在浴盆旁跪下,水氣濺溼她的薄紗上衣,小巧的乳房隱約透出。沃鷺不自在地別過頭,蜷縮起身體,未婚男女不該如此親近。只是和那被替換掉的 稱呼一樣,在那天過後,他們不只不再將他稱呼為殿下,根本也不再將他視作男人。 面對赤裸蜷縮的沃鷺,胡桃就像例行公事一樣,熟練地從鐵盤上拿起一條毛巾用熱水沾溼擰乾,拉過沃鷺的手就開始替他擦拭身體。 「我自己來。」沃鷺漲紅臉抽回手,不明白女人為何沒一點羞臊,他只希望女人能夠識相離開。「妳出去!」 胡桃卻像沒聽見他說的話,她再次拉過沃鷺的手,繼續用毛巾擦拭他的身體,並且沒事般地和他閒聊,「聽宮裡的人說,金雀人無論男女都膚色如蜜,體態健朗,看來不是傳聞。」她稱讚著,熱毛巾輕輕擦過沃鷺肩上的大片瘀青,痛得他縮了一下身體。 胡桃立刻將力道再放輕,眉眼裡卻跳躍著某種惡劣的玩性。 「等傷好了,您的肌膚就會變得像以往一樣健康漂亮,不用擔心。」她安慰。 沃鷺皺眉,他根本不在乎這件事,身上的傷本該是種榮譽的象徵,女人卻說得像他身上的瑕疵髒汙。 「不過在那之前,必須先剃掉這些東西呢。」胡桃輕輕捧住沃鷺的臉,用拇指滑過他長出鬍渣的臉頰,視線則是往下望入浴盆中。「男人們都喜歡光滑柔嫩的肌膚。」 侍女身旁的鐵盤裡放著的剃刀和盛裝著油狀物的小瓶子,看得沃鷺心都冷了。 「我說了叫妳出去!」沃鷺抓住胡桃的手。 「 不, 不行, 有些地方您處理不到, 小夫人。」 胡桃說, 用那雙圓滾滾的大眼盯著他。「殿下們交代由我服侍您,替您進行初夜的準備,這是我的責任。」 「不!」 初夜這個詞、還有小夫人這稱呼都再再挑動沃鷺的神經,他有種懸在崩潰邊緣的感覺。 沃鷺甩開胡桃的手,又重申:「出去!」 胡桃眨眼,她撫著手腕,明明上一秒還淡漠從容的女人,下一秒褐色的大眼裡卻唐突地滿溢淚水。她情緒潰堤地摀著臉啼哭起來。 「求您了,請讓我服侍,若是讓殿下們發現我沒服侍好您,我、我會受到嚴重的懲罰!」跪倒在地的女人眼淚掉個不停,將臉埋在手心內不斷抽泣。 沃鷺一時間愣住,沒料到女人會這樣反應。胡桃哭得渾身顫抖,似乎她真的會受到相當嚴厲的懲罰,那哭聲讓他心慌,因為會讓他想起姊姊。 沃鷺一顆心猛地下墜,他沒有要再讓無辜的人替他受罪的意思,就算是陌生人也是如此,他所做出的愚蠢行為已經讓夠多人為他受苦了。 「好吧、好吧!我明白了,不要再哭了!做妳該做的事。」侍女只是在盡自己的義務,她沒做錯事。心軟的沃鷺提醒自己。 然而就在得到他應允的下一秒,那個哭得梨花帶淚的女人竟立刻抬起頭,俐落地用手指抹掉眼淚,然後用她眼白較多的大眼盯著他。沃鷺在裡頭看到了些許戲謔。 「傳聞也說金雀人善良慈悲,看來都是真的,難怪殿下們會喜愛您。」胡桃嘴角微微勾起,臉上已經沒有一點剛才痛哭過的痕跡,她順手拾起剃刀用毛巾擦拭。 上當了。沃鷺猛然想起眼前的侍女是由那位瘋王子指派來的……如果主人 是這樣的,那深得主人信任的她能有多正常? 「那不是喜愛,他們只是想戲弄我,但至今為止這些行為已經太過荒唐,我需要和他們談話。」氣得臉紅脖子粗的沃鷺再次制止胡桃伸過來的手。 然而這次胡桃態度也很強硬,她輕輕拉開沃鷺的手指。 「 我說過, 小夫人可以等侍寢的時候再和殿下們談。現在您必須要先準備好,讓殿下們心情愉悅,我們都不希望惹怒殿下們,讓您或其他人受傷,對吧?」 胡桃幾句話點醒了沃鷺,他不曉得侍女究竟知道多少事,但就如同她所說的,他現在手上根本沒有籌碼要求對方做任何事;對方卻相反,他們握有所有籌碼,還有他的人。 沃鷺發現此刻的自己沒有退路,他必須放棄掙扎。他鬆開手,不再說話,侍女胡桃掛在臉上的笑好像在取笑他,又或許是他多想了。 在沃鷺終於配合後,接下來的準備卻只讓他感到更加難堪。 侍女拿著剃刀,小心仔細地替他將臉上的鬍渣刮除乾淨後,再度用充滿花香的熱水搓洗他全身,包括所有隱私部位,期間和他閒聊著一些無關緊要、他也不關心的小事。清洗乾淨之後,侍女又讓他起身。 沃鷺站在浴盆內, 羞恥地用雙手遮掩著下體, 任由侍女用油膏塗抹他身體,再用剃刀將他身上其餘的毛髮刮除乾淨。他不禁想著,如果現在能讓他選擇,被陌生侍女這麼對待,或是被關進地牢裡鞭打折磨,後者會不會是更好的選項? 畢竟鞭打折磨總有停止的一天,羞辱究竟會持續到什麼時候,無從得知。 強忍著恥辱與反胃,任由侍女將他私密部位的毛髮也剃個精光之後,胡桃終於願意讓沃鷺踏出浴盆,並給予他一塊遮羞用的白布。 沃鷺包裹著白布坐在石椅上,像隻溼淋淋的喪家犬。 「這樣是不是好上很多?看看我們的小夫人多英俊。」胡桃邊哄邊將他的溼髮往後撥攏,還拿了面銅鏡讓沃鷺照看。 銅鏡反射裡的男人沒了這些天來蓄養的鬍渣和髒汙,光滑乾淨的臉看上去比原先稚嫩許多,因為浸在熱水內太久,雙頰上燒成兩片的紅暈讓他看起來又更像個無知愚蠢的少年。 沃鷺皺眉,撇開臉。 胡桃並沒有表示什麼,放下銅鏡,繼續用白布替他將身上的髮上的水氣擦乾,並替他換上輕薄的睡袍。 沃鷺赤裸的下半身依然涼颼颼的,很不適應。 「請跟我來。」端起燭台,胡桃小心翼翼地牽起的沃鷺的手,不顧沃鷺的排斥,侍女踩著輕盈的步伐將他帶出悶熱的浴房。 赤腳踩在冰冷的大理石地板上,經過狹長的暗道和樓梯,胡桃熟門熟路地領著他在這陌生的宮廷內前進。她打開某扇暗門,沃鷺被帶進一間寬敞宏偉的寢室。 室內光線很昏暗,唯一的光源只有來自壁爐裡猛烈燃燒的柴火,但從廣闊的空間和牆上一幅幅偌大的壁畫和裝飾來看就知道,這不是一般的寢室而已。 胡桃領著沃鷺來到擺放在中央的那張床上坐下,轉身去將幾盞燭台點上。 沃鷺沉默地坐著,身下的床非常寬大,上面睡好幾個人都不是問題,他的腳甚至不能完全搆地。床上鋪墊著溫暖柔軟的羊毛毯,繡著金絲的藍色布幔覆蓋在四角柱上,那是王族寢室才會有的擺飾。 沃鷺環伺周圍,一抬頭,卻被掛在正前方牆上巨大壁畫震懾住。他的手腳僵硬,停止了呼吸而不自知。畫中人是穿著華貴的兩位王子,一人坐在前方,一人則是一手親暱地搭著他的肩膀站在後方。火光下,陰影遮掩了他們臉孔。 看著畫裡的那兩人,沃鷺的心臟像垂墜到胃部,被沸騰的酸水煮滾。他有種錯覺,壁畫像是要倒塌在他身上一樣,畫中的兩人充滿強烈的壓迫感。 耳邊突然轟隆轟隆地響起馬蹄踏地,以及人們叫囂、喝采的嘶吼聲。不只是幻聽,沃鷺眼前閃現那個穿著一襲黑色盔甲,坐在駿馬上的男人。男人手持長矛,駕著馬匹朝他奔馳而來,接著是一陣天旋地轉、泥土翻騰。 所有景物一下子變成橫向的,而那個身穿黑盔甲的男人則是翻身下馬,手裡拖著沉重的劍朝他走來。群眾繼續叫囂著說:「殺了他!殺了他!」 沃鷺不能呼吸,要不能呼吸了。 有人則是從人群中衝出來,大聲呼喊他:「殿──」 「小夫人。」 胡桃的呼喚聲嚇了沃鷺一跳, 他眨眼, 侍女正彎腰注視著他, 臉靠得太近。 「在想什麼呢?看丈夫們的畫像看得太入迷了?」胡桃挑眉,模樣輕挑。 丈夫們。 聽到這個字眼,沃鷺渾身不對勁地打起冷顫來,他原先想開口斥責,但斥責瘋王子特地派來的侍女有什麼意義?只是自討苦吃而已。 「別緊張,您都出汗了。」胡桃溫柔地伸手抹掉他額際上的冷汗,臉上掛著淺笑。 沃鷺的臉被捧住,以胡桃的侍女身分來說,她本來不該如此觸碰他。可是現在,在這裡,這個完全陌生的國度裡,或許誰都可以這麼對待他。 「您必須想辦法放鬆,不然一次要服侍兩位王子會很辛苦,尤其是其中一位還是……」 胡桃噤聲,似乎是忽然想起自己不需要說這麼多。她往沃鷺手裡塞入一個精緻的小瓶子。 「知道這怎麼用嗎?先倒在手指上,試著用手指塗抹進去,慢慢插入,再用手指撐開。一開始您可能會感到不適,但最後會習慣的。」胡桃侃侃而談,熟練地握住他的三根手指抽動,見他滿臉困惑,還關愛地問:「不需要我教,您應該知道是要插入哪裡吧?」 沃鷺盯著手上的瓶子,很慢才意識到那是什麼。 他的臉在瞬間刷白,就如同他先前所想的,羞辱永無止盡。 「這會讓殿下們到來後變得更輕鬆一點,也能讓您免於受傷……」胡桃繼續說著,但她接下來的話,沃鷺幾乎沒有聽進半句。 他本來堅信,這一切不過是個惡劣的玩笑而已,但現在那玩笑卻越來越真實。他不明白,為什麼他們要找上自己──沃鷺的手心和額際又溢滿冷汗,腦袋一片空白,甚至連胡桃最後是什麼時候離開的都沒發現。 等回過神來,寢室內只剩他一人。沃鷺手裡緊握著盛滿香氣和油體的小瓶子,獨自坐在可以擠得下三人的大床上。 柴火劈啪響著,沃鷺不想和牆上的壁畫對視,於是他漸漸彎下腰來,絕望和無助逼得他用力扯住自己的頭髮。 幾天前他還身穿一襲閃閃發亮的盔甲,在競技場上意氣風發地等待與對手決鬥;幾天後他卻穿著方便男人褪去的薄衣,身上散發著柔媚的花香,等待男人們的寵幸…… 沃鷺遮著嘴,止不住地在床邊乾嘔起來。 他的雙眼溢滿淚水,他很想把一切的錯怪在誰身上,但細究這一切緣由,造成至今這種局面的,不正是愚蠢傲慢的自己嗎? 反芻著那天發生的事,沃鷺不斷地想,如果那天他沒驕傲自滿地踏入陷阱的……這一切會不會就只是場惡夢?

作者資料

碰碰俺爺

碰碰俺爺 碰碰aka俺爺,狗派,喜歡欺負正義小王子,嘻嘻。 Plurk:bbb1880 FB:ponponmyfather

基本資料

作者:碰碰俺爺 繪者: 出版社:朧月 書系:FH浮華 出版日期:2024-02-29 ISBN:9786267362372 城邦書號:A5830015 規格:平裝 / 單色 / 512頁 / 18.3cm×25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