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2024愛閱節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同志文學
渴仰 新裝版
left
right
  • 庫存 = 2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渴仰 新裝版

  • 作者:宮緒 葵(Miyao Aoi)
  • 出版社:朧月
  • 出版日期:2023-12-27
  • 定價:560元
  • 優惠價:79折 442元
  • 優惠截止日:2024年7月30日止
  • 書虫VIP價:442元,贈紅利22點 活動贈點另計
    可免費兌換好書
  • 書虫VIP紅利價:419元
  • (更多VIP好康)

內容簡介

★你是我最重要,最可愛的狗狗喔。 ★日本知名耽美作家宮緒葵代表作重新出版! ★2013年「這本BL不得了!」No.7經典作品! ★全新封面及內頁插圖,收錄〈渴仰〉、〈渴命〉及全新長篇番外 明良失去住所、工作及情人之時,有一個男人出現在他面前。 達幸──在某次意外之後,六年來音訊全無的兒時玩伴。 與成為當紅演員的達幸重逢,明良感到不知所措, 但他一回過神,就被達幸強行帶到高級公寓裡, 更懇求明良「讓我當明良的狗吧!」, 並用炙熱的分身激烈地攪亂明良的身體與內心……! 超人氣系列作品〈渴仰〉、〈渴命〉全收錄,附贈長篇全新番外,新裝版隆重上市!

目錄

渴仰 渴命 Fake father 後記

內文試閱

溫度更勝盛夏空氣的暖風撫過臉頰。 鴫谷明良的腦海中浮現「人生谷底」這幾個字,頓時無力地垂下肩膀。 他從學生時代住到現在的公寓被熊熊火焰吞噬,黑煙正不停往上竄。消防員阻擋著圍觀群眾,努力試著灑水灌救,但火勢猛烈,推測是起火點的二樓遲早會被完全燒毀。這是老舊的木造公寓,所以火勢一轉眼就蔓延開來,一樓可能也有危險。 明良的房間就在即將燒盡的二樓盡頭。在火焰與煙霧的阻隔下完全看不到,但家具和貴重物品應該都被燒毀了吧。 『我懷孕了。』 腦海中閃過一小時前,許久未見的女友對他說的這句話。 『不是你的,是里中的孩子。然後我會辭職,和他結婚。』 里中是明良的同事,也是社長的姪子。那是間家族經營的小型建設公司,而里中早已確定將來會成為公司董事。 明良的女友真理子是同一家公司的櫃檯人員,但只有明良一人抱著「將來想和她建立一個溫暖的家庭」的想法,她則選擇了更有前途的男人。真理子毫不愧疚地坦承自己劈腿後,不等明良回應就轉身離開了。 右手的痠麻變成鈍痛,越來越加劇。這糟糕的結尾還真是適合這糟糕的一天,彷彿在嘲笑明良:「你總是被拋棄的那一方」。 ──明明。 「鴫谷先生、鴫谷先生。」 住一樓的主婦鑽過人牆,來找明良說話。明良甩掉一瞬間閃過腦海的藍色幻影,稍微點頭致意。 「那個……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 「我剛剛聽房東說,是住你隔壁的女大生被同一間大學的男生痴痴纏著不放。」 女大生去找警方商量後,警方曾警告過男方,但男方似乎因此心生怨恨,趁女方外出時侵入她家,灑燈油後放火洩恨。 起火源居然就在隔壁房間,更是倒楣。凶手早已遭到逮捕,也沒有死傷,但被火燒毀的房間不可能恢復原狀。 手臂的鈍痛轉為針刺般的尖銳刺痛,頭也跟著痛起來。根據他的經驗,接下來會痛上一整晚,嚴重的話,可能整夜都無法入睡。雖然不管怎樣,今晚都無法安眠就是了。 「剛剛消防員說,這樣看來應該無法避免全部燒毀。我們家要先去附近的姊姊家暫住,你呢?」 「我……」 明良回想自己的荷包。便宜商旅應該能住兩、三晚,但沒辦法住更久。月底還沒領薪,又剛扣完房租,戶頭裡也沒剩多少餘額。 明良絕對不想依賴父母,而他至今沒和什麼人有深交,也沒有朋友能在這種時候對他伸出援手。 遭到女友劈腿,家也沒了,明天還可能流離失所。 六年前,十八歲那年,明良還以為不可能遇到更不幸的事情了,但他似乎相當受衰神寵愛。 ──明明、明明,別丟下我。 接連發生的不幸誘發他的手臂疼痛,手臂的疼痛又喚醒理應早已封印的過去,將明良推下更深的谷底。最糟的惡性循環。 「啊……!」 明良沉默不語時,歪頭看著他的主婦突然驚呼一聲,指著明良身後。還來不及轉頭,明良就被困在從背後環抱住他的雙臂之中。 比明良高一顆頭的高大男子彎下修長的身子,貼著明良的耳朵磨蹭,如無法忍耐的小狗般不停嗅聞。 明明很想要往後肘擊,現實中的明良卻全身僵硬,無法動彈。怎麼可能,不可能。這男人不可能出現在這裡,這六年來完全沒有連絡,是早已從明良的人生中消失的男人啊。 「明明,你還是這麼香……我好想你……」 這令人幾乎雙腿發軟,魅惑中帶著蜜糖的聲音比記憶中低沉許多,但他不會聽錯。因為從小,他每天都在最近的地方聽著這個聲音。 公事包從明良使不上力的右手落下。 「達幸……」 當明良遭逢不幸時,這男人總是在他身邊。 明良睽違六年說出這令人厭惡的名字——青沼達幸更用力地抱緊了他,激烈的心跳不斷敲擊著緊貼著的後背。 「騙人……該不會是,青沼幸……?」 主婦脫妝的臉頰瞬間泛紅,並脫口驚呼,接著聽到這句話的圍觀群眾開始騷動起來。 「那是青沼幸耶!」 「為什麼會在這裡?他該不會住在這邊吧?」 「白痴,那怎麼可能。」 「欸,那是誰!為什麼被他抱著?」 興奮的年輕女性們表露出嫉妒,瞪著明良。在明良不禁縮起身子時,他的視野突然轉暗,嘈雜聲愕然靜止。如果沒有被大掌遮住視線,他應該也能看見達幸用殺氣騰騰的目光讓圍觀群眾沉默下來。 「……我們走吧,明明……明良。」 達幸在明良耳邊輕語後撿起他的公事包,輕鬆地抱起明良。 明良的身高是日本男性的平均值,是達幸太高大了。他的身高比六年前還高,現在肯定超過一百九十公分了。 「等……等等,你要去哪裡啊?」 明良回過神後不停掙扎,但達幸絲毫不為所動。 剛硬的腹肌與隆起的二頭肌比六年前更加強壯,體格從少年轉變為男人,和仍然纖細的明良截然不同。 具有野性卻俊俏的五官變得更成熟,即使衣裝打扮樸素,在人群中也十分出眾。 大概是因為戴著彩色隱眼,他的瞳孔是黑色的。明良覺得很不自然,但大多數女性應該都會投以熱烈的眼光。 與之對比,明良只有容貌與最以耀眼美貌為傲的母親一模一樣,經常讓女性想離他遠遠的。 無庸置疑,光看外貌就讓兩人有極大的差距。在兩人分開的這段期間,他到底在哪裡做些什麼?至少絕對不像明良是個平凡上班族。 路肩停著一輛跑車,彷彿在肯定明良的猜測,這以上班族微薄的薪水絕對買不起。達幸將不停掙扎的明良塞進副駕駛座,替他繫上安全帶後坐上駕駛座。 「等等……!」 車子瞬間加速,身體深陷到座椅中。達幸以令人驚嘆的技巧駛過狹窄的住宅區小路,一開上高速公路就像要展現開車的本領,不停加快速度。如果在這時開門跳車,應該會沒命。 「……喂、你……」 明良無奈地瞪著駕駛座的男人,達幸緊踩著油門,微微噘起嘴。即使是個成熟的男人了,他笨拙的語調與只會在明良面前做的幼稚舉止和六年前完全相同。 「喊……我的名字。」 「什麼?」 「你剛剛喊了我的名字,睽違六年……我想聽你多叫我幾聲。」 這種時候他還在說什麼啊?該在意的問題不是這個吧?該吐槽的點很多,但明良努力忍下來,因為他不想和對方多說話。 「你別說那些蠢話了,快點解釋一下。你打算帶我去哪裡?」 「……」 「……喂……喂?」 就算不停喊著,達幸仍舊不發一語。但只要看後照鏡,就能清楚看到達幸根本沒專心開車,一直窺探著明良。 再這樣下去不會有結果,要是因此發生車禍他可承受不了。 「……達幸,快點說明。」 「只是帶你回家而已。」 達幸很現實地立刻回應,一雙黑色眼瞳正閃閃發亮。要是有尾巴,現在肯定瘋狂擺動到快斷了。 「……你該不會是打算回老家吧?」 如果是這樣,明良會立刻解開安全帶跳車。與其仰賴父母,那他寧願去死。 「不是,不是老家,是明良的家。」 達幸的腦袋明明遠比明良優秀,卻從以前就缺乏對話能力,過了六年不僅沒有改善,似乎更加惡化了,完全無法和他溝通。 就在明良抱頭苦惱之時,車子開過收費站,開下一般道路。穿過昏黃夕陽中耀眼的鬧區,停在散發高級感的低層公寓前。 從外觀上來看,這不是租借公寓,而是銷售公寓。雖然公司規模很小,但明良任職於建設公司,他預估這棟公寓最便宜的房間至少也要一億日圓。 「到了,我們走吧。」 「啊……?」 「我說了,這裡是明良的家。」 達幸一打開門,在旁等候的服務人員就恭敬地接過車鑰匙。專門的服務人員似乎會把車開到停車場。 達幸就算了,但不可以打擾別人的工作,所以明良也跟著達幸下車。就他推測,這邊應該是澀谷區的某處,只要找到車站就能移動。回自己的公寓也無濟於事,就先在公司附近找間便宜的旅館吧。 明良想東想西時,又被達幸攔腰抱起。 「喂……達幸!」 「幹嘛~?」 「什麼『幹嘛~』!我要回去!」 「就快到家了,你再忍耐一下。」 大概是聽到明良叫他的名字很高興,達幸磨蹭著明良的臉頰,走進直達各樓層的電梯。穿過藝術裝飾風格的大廳時,貌似禮賓門房的工作人員露出詫異的表情,讓明良羞得無地自容。別人會怎麼想他們的關係啊? 「這裡……是哪裡……」 達幸帶明良走進五樓的房間。寬敞的房間與室內裝潢讓人以為是高級飯店,達幸把無比驚訝的明良放在起居室的沙發上。光起居室的大小就等於兩間明良燒掉的公寓,臥室絕對也有三間以上。 「這裡是明良的家,你從今天起就住這邊吧。」 「什……喂,你在幹嘛?」 「我、稍微……睡一下……」 達幸不脫外套就窩在明良腳邊,拉高明良的褲管,脫掉襪子。接著寶貝地用臉頰磨蹭露出肌膚的小腿並緊緊抱著,發出平穩的氣息。 一連串動作只花了不到三十秒,根本來不及阻止。 「達幸?……喂、達幸!你給我起來解釋一下!」 不管打他還是搖他,達幸都沒有醒來,用力打他的頭也沒有用。難以置信地,他竟然以如此不舒服的姿勢睡著了。明良掙扎著想要抽出腳,達幸就越抱越緊,甚至讓明良的小腿開始發疼。 這樣別說逃跑了,連起身也辦不到。奮鬥了十分鐘左右,明良終於放棄,癱軟在沙發上。就快遺忘的手臂疼痛又慢慢加劇,就快到極限了。 手臂會久違地發疼,或許是身體早就預料到了這不悅的重逢。 不管多想要遺忘,最後,達幸仍一直在明良心中。 以為自己失去了女友及住處,跌入了谷底,現在卻在高級公寓裡,被自己認為再也不會見面的男人緊緊抱著。 ──人生,真的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 明良那逐漸沉入深淵中的記憶,染上令人懷念的色彩。 達幸是剛上小學時來到明良家的。由於獨自扶養達幸的母親過世了,作為達幸母親同學的明良父親收養了達幸。 達幸當時就有張十分出眾又引人注目的俊俏容貌,最顯眼的是他那雙日本人少有的藍色眼瞳。他母親的曾祖母是俄羅斯人,這個基因剛好在他身上強烈地顯現出來。 他面無表情又沉默寡言,還以為他整天都在發呆,卻偶爾會用毫無感情的眼睛盯著明良看。明良完全不知道達幸在想什麼,實在不認為他是同齡孩童,也覺得相當害怕。 如果不是父親特別拜託明良,他大概也會和附近的小孩一起欺負達幸或是對他視而不見。 『我沒辦法仔細告訴你,但達幸遇到了很多難受的事情才會變成那樣。你要跟他好好相處喔。』 父親公明是被譽為天才的知名外科醫生,打從明良有記憶開始,就被母親美彌子逼著念書,要求他「將來絕對要成為像父親一樣的醫生」。 父親雖然因為忙碌不常回家,但他和開口閉口都是念書的美彌子不同,既寬容且溫柔,明良非常喜歡這樣的父親,所以他沒辦法忽視父親的請託,也想得到父親的誇讚。 而且,達幸和達達非常像。達達是一隻西伯利亞哈士奇,是明良的愛犬。有雙活潑藍眼的狗和達幸名字和外表都很像,所以明良沒辦法置之不理。 明良會保護轉入同校就讀的達幸不被欺負,在家裡也盡量和他待在一起。帶達達去散步時絕對會邀達幸一起去,也會教達幸讀書。達幸當時連簡單的讀寫都不會,完全跟不上課程進度。 就算導師和善良的同班同學很有耐心地來找達幸說話,他也幾乎毫無反應。他似乎能確實理解大家說話的內容,但那雙眼睛沒看著任何人,只知道有東西在他面前活動、說話而已。 不知為何,他只聽從明良的話,但他始終不開口說話,很難和他溝通。達幸彷彿獨自一人佇立於空無一物的世界裡。 最後不僅是達幸,連和他在一起的明良也開始在班上變得格格不入,就在他忍到極限想放棄時,明良一家人去參加了父親朋友的結婚典禮。結婚典禮是在海邊的水族館舉行證婚儀式,所以公明順便帶家人出來玩。 婚宴會場是海上餐廳。在大人們歡談之時,明良興奮地帶著仍舊一臉呆然的達幸走上棧橋。他心想要是看到那個,就算是達幸應該也會難掩感動。 但想要讓達幸大吃一驚的興奮情緒立刻消沉下去。流入都市人工海灣的海水像混雜著泥土般混濁,四處飄著油汙,和小時候公明難得休假,帶明良回鄉下時看到的湛藍大海完全不同。 那片大海是更加……就在明良努力回憶時,想起了在他身邊抱膝坐著的存在。 『……對了,是這個顏色。』 達幸不明就裡地歪著頭,明良便抬起達幸的下顎,在雙唇就快貼上的距離下望進他的眼睛。和平常不同,慌張游移的藍色眼睛十分很有趣,讓明良笑了出來。 『你的眼睛,和爸爸家鄉的大海一模一樣。不是這種混濁的大海,是真的一片湛藍,卻清澈到可以看見海底,非常漂亮喔。』 達幸不知為何紅了臉頰,直盯著明良,讓明良感到不知所措。這是毫無生氣,如人偶一般的達幸第一次在明良面前表露出情緒。然後,也是他第一次主動開口說話。 『明……明。』 大概是不常發聲,達幸的語調結結巴巴,連明良的名字也沒辦法好好發音。即使如此,明良就像父母聽到孩子第一次說話,有萬千感慨在心中擴散開來。 『明明……很、美。』 『……』 『非常、美……而且,很溫柔……』 和母親相似的容貌讓明良常被誤認為女生,是他無人知曉的自卑之處,所以也很討厭這個女孩子氣的小名。但他也沒辦法責罵總算開口說話的達幸,心不甘情不願地接受了很是屈辱的小名與誇讚。 從這之後,達幸越來越黏著明良。 就算明良沒叫他,他也會飛奔到明良身邊,不只白天,直到睡覺都不離開明良。雖然兩人因為熱得受不了,不會同床共眠,但很常發生早上醒來時達幸縮在明良腳邊,被搶走專屬位置的達達不知該如何是好的狀況。每次遇到這種狀況明良都會責備達幸,但只要達幸哭著說自己不在明良身邊就無法放心,明良就無從拒絕了。 明明對外人極其冷淡,對認定的對象卻毫無防備地露出肚子、大力搖尾巴。小狗達達和人類達幸連這點都一模一樣,明良也漸漸受到他束縛。 公明對達幸的變化感到很開心,另一方面,美彌子卻不知為何,不希望兩人拉近關係,十分苛待達幸。 『你明明就是個骯髒的瘟神!』 美彌子經常辱罵達幸,嚴重時還會動手打他。美彌子原本就很神經質,一扯到達幸就會變得更嚴重。明良袒護著達幸,不讓他遭受不講理的暴力,但很諷刺地,這也是達幸更加傾心於明良的原因。 這個時期,明良的樂趣就是和達達玩與彈鋼琴。那原本是當作一種素養開始學的,但是比他想得還有趣。 明良彈鋼琴時,達幸會抱膝縮在明良腳邊,和達達並肩坐著,盯著明良的側臉看。在演奏途中稍微看他一眼,他就會開心地笑起。唯獨和明良兩人獨處時,達幸才會表現出與年齡相符的豐富情感。 達幸會像在聽知名鋼琴家的演奏會般陶醉,所以連無聊的哈農和拜爾也變得很有趣。因為想彈更難的曲子給他聽、讓他開心,明良更加認真練習。當明良不再只是照本宣科,會帶著希望聽眾感到有趣的想法彈奏後,鋼琴老師捉弄似的問他:「你有喜歡的人了嗎?」 花之歌、阿爾卑斯山的晚霞、阿拉貝斯克、杜鵑、貴婦騎馬歌、埃科賽斯舞曲。 就算告訴達幸曲名他也記不住,只會哼出喜歡的旋律,要明良彈給他聽。當明良從他走調的旋律推測出原曲,彈出正確的歌曲時,達幸那張開心的臉龐也讓明良跟著開心起來。 達幸總是沉醉地聽著明良拙劣的演奏,毫不生厭。雖然沒有喜歡的女生,但改變明良樂音的人肯定是達幸。 念書以外的時間,明良幾乎都在琴房度過。 除了心無旁鶩地敲著琴鍵的明良之外,這個只有藍眼狗狗和人存在的封閉空間,就猶如海底。 過去曾和父親一起眺望的那片深靛藍大海。 總有一天也想讓達幸看看──明良那時確實這麼想過。

作者資料

宮緒 葵(Miyao Aoi)

小說家,八月五日生,O型。 二〇一一年以《堕つればもろとも》出道。 可以再次讓大家看到這隻狗狗,我非常感動。希望初次見面的朋友還是許久未見的朋友都能看得盡興。

基本資料

作者:宮緒 葵(Miyao Aoi) 繪者:梨とりこ(Nashi Toriko) 出版社:朧月 書系:CROSS 出版日期:2023-12-27 ISBN:9786267362051 城邦書號:A5830014 規格:平裝 / 單色 / 432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