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年慶加碼
目前位置: > > >
我們不要相愛吧(上)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我們不要相愛吧(上)

  • 作者:屠火火
  • 出版社:城邦原創
  • 出版日期:2016-04-28
  • 定價:250元
  • 優惠價:79折 198元
  • 書虫VIP價:198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88元
本書適用活動
周年慶\年度TOP 3本75折,好書讓你10連勝
  • POPO城邦原創‧新書快訊/三本75折

內容簡介

博客來、金石堂、蘋果日報暢銷作家 屠火火 當妳有機會第十二次回到過去,回到妳愛的人身邊, 有沒有可能,妳這次會決定不和他相愛…… 我和你的相遇, 會不會其實是一場失去幸福的過程? 我像個明知道結果卻還不知道放棄的傻瓜, 但我要怎麼放棄?我要怎麼讓自己接受結果裡不會有你? 這是我第十二次回到過去,回到高三那年, 那時候,白新烈還活著,我深愛的那個男孩還活著,而他還沒有愛上我, 必須要再過好幾年,我們才會相愛、結婚,然後在婚禮當天發生車禍…… 我從來沒能成功扭轉未來,只是一次又一次看著白新烈在我面前死去, 但這次一定可以不一樣, 因為這是我第一次回到那麼久以前的過去,我有足夠的時間改變未來。 我要白新烈好好活著,我要我們從現在就開始相愛,遲一分鐘都是浪費。 我努力想讓白新烈盡早愛上我,偏偏愛上我的是他的好朋友,謝君大。 謝君大的出現是個意外,他本不該和高中時代的我有任何交集, 他說就算白新烈喜歡我,他也會把我搶過來,不擇手段。 一切都跟我經歷過的不一樣了,事情朝著難以預料的方向發展。 命運要我認輸,為了白新烈,我可以認輸,幾次都可以。 可是,如果要為了白新烈而傷害謝君大呢?我可以嗎? 我可以,所以我對謝君大說了: 「不要喜歡我,因為我永遠不可能喜歡你。」

內文試閱

  二○○四年,九月二十八日。   讓我回到過去的契機是什麼?   我沒有答案,只能猜想也許是在事發當時,我緊緊抓住了那個時光寶盒的緣故。明明只是一個老舊的餅乾盒,為何會有此等神力?就算有人這樣質疑,我也只能說,不然你也去買一個試試。   但如果之所以能夠回到過去,真正的契機是因為你最愛的人死在你面前,也許你就完全不會想嘗試了,至少我就不只一次後悔當時我的手為什麼不是抓著他,而是那個破盒?   所以這次,我一定要抓緊他。   「可是,為什麼要回到這麼久遠的過去啊……」我邊跑邊問某個不知道存不存在的大宇宙意識。   全身的汗水已經多到光是跑步都會自動飛散的程度,我的膝蓋不由自主軟了好幾次。   如果此時有一台攝影機跟在我旁邊拍攝,一定有好幾次我都跌落在鏡頭外,身上也因此多了更多擦傷,但是當那道貴氣又威風的鐵欄杆大門出現在眼前時,我原本慢下來的腳步又逐漸加快,心跳猛烈地撞擊胸腔,分不清是緊張還是體力不濟。   我幾乎是撞上鐵欄杆門的,原本待在警衛室裡的警衛也被我給驚擾,跑出來大聲問我要幹麼。   「蔡……咳咳咳——」喉嚨乾得發癢,我一開口就是一陣猛咳。   「妳是哪裡的學生?快回去上課吧,別惹麻煩。」警衛沒好氣地趕人。   生平第一次體會到落難沙漠沒水喝的困境,我不斷深呼吸,想緩和喉嚨裡的乾澀,卻一點用也沒有,我摀著疼痛的胸口咳得慘絕人寰,好半晌才吼出這麼一句:「蔡榮榮找白新烈!」   說完後,我不理會警衛的臭臉相向,抓住鐵欄杆逕自往上攀爬。   衛賢是一所從幼稚園到大學都齊備的完全貴族學校,這裡的學生家長多半都具有相當的社經地位,非富即貴。   好歹我也在這所學校讀到小學六年級,明知有其他更好突破進入校園的方式,我卻還是選擇正面出擊,這足以說明我有多急於想見到他,連多思考一秒都辦不到。   「妳這小瘋子!快下來!」警衛按下鐵欄杆門的自動開關,伸長了手要把我抓下來。   我踹了他幾腳,還拿他的臉當墊腳石踩,好不容易等門開了約莫一半,才翻身而入,落地時還很丟臉地滾了幾圈。   沒辦法,我的腿早就沒力氣了。   警衛死心眼地追了上來,正好撈著我的衣領,把我往後一揪。   「放開!」不爭氣的雙腳偏偏在此時脫力,我連忙反抓住警衛的手,如果是平常我可以輕易把他摔出去,但現在的我不行,也許我應該在一開始就表現出端莊乖巧的樣子,那麼他就會替我去校園裡找人,我只需要等在門口就好。   「大姊頭在那裡!快上!」   不遠處傳來吆喝聲,我回頭一看,是楊莉禾和太妹群。姑且不管她們為何會出現,但她們確實來的太是時候了。   「大姊頭被抓住了!」   「給他死!」   「開打了!」   「大姊頭」這三個字讓我本能意識到,我得靠自己掙脫才是個堂堂正正的大姊頭。於是我彎腰,用力頂出臀部,把警衛給頂了起來,並反抓住警衛的衣服,把他從我頭頂扔出去。   楊莉禾和太妹群離我還有幾步之遙,均是目瞪口呆。   我面無表情朝她們一瞥,拍拍起皺的制服,撫平裙子,很酷地撂下一句:「這裡交給妳們。」   「等等,大姊頭!」   我正想走卻被叫住,楊莉禾扔了一雙鞋給我,她的鞋。   我朝她點點頭,穿上鞋,然後假裝身上的傷口一點也不痛、腳步一點都不顫抖,往校園裡走去。   白新烈小的時候長得很像女孩子。   大大的眼睛,秀秀氣氣的,皮膚又很白,加上姓白,小白這個綽號就一直跟著他。   好吧,這個綽號其實是我取的,但我始終不知道他喜不喜歡,因為他總是一副對什麼都不在乎的死樣子。   「她是誰?」   「好髒啊。」   以我這身模樣走在衛賢的校園裡,會招來這些評論不奇怪,甚至還算仁慈了。我用看似輕鬆的姿態緩步行走,其實我更想用跑的,但在體力恢復前,那顯然不是明智之舉。   我正努力搜尋記憶中的校園平面圖,一罐可口可樂出奇不意砸在我的太陽穴上,很痛,可樂噴了出來,撒了我整頭,做為趕人的手段算得上有創意。   「噗,看她滿頭都是可樂。」   「好慘啊,都說不出話來了。」   「滾出去!這裡不是妳這種人該來的地方。」   可樂滴到眼睛裡,我伸手揉了揉。   「她該不會哭了吧?」   「快滾出去吧!」   我放下手,面無表情地轉向可樂擲來的方向,揚高一道眉毛卻瞇起眼。不習慣瞪人的人可能會訝異,要瞪人之前是要先瞇眼的,當你有辦法把憤怒和堅定的氣勢從狹窄的視野中迸射出去,就會讓他人畏懼你。   不信?看看那些紛紛走避的孩子們就能夠證明我是對的。   「大姊頭!」楊莉禾帶著太妹群三度登場,見我滿臉可樂,立刻叫囂下手的人有種站出來,太妹群也跟進,造成一陣小小暴動。   我想應該是不會有人膽敢承認的,要不要留下來追究?   「這裡交給妳們。」我決定不值得為此浪費時間,但威嚴仍得維持。   楊莉禾立刻交代一部分太妹留下,務必找出拿可樂扔我的人,把他們倒吊在校舍頂   樓,隨即她又跟了上來。   「別跟著我。」我嫌煩,同時感覺腳步輕盈了些。   「大姊頭,我知道妳要找的人在哪裡,我帶妳去。」楊莉禾一臉身負重責的神情。   「妳知道?」我有告訴她我要找誰嗎?   楊莉禾轉眼間已經跑到我前頭:「大姊頭,往這邊走!」   太妹群圍繞在我的四周,等著我先行動,我只好半信半疑跟去,楊莉禾露出身為副手的驕傲和得意,盡責帶路。   以一所學校來說,衛賢校園的占地大得不像話,要找人很不容易,但如果事先知道人在哪裡,就只剩跑過去這件事。我跑得不是很順暢,可能跟我在第三次跌倒時扭到左腳有關。   就在我又快摔倒時,聽見楊莉禾說:「在那裡!」   我往她指的方向看去,空氣中的微塵和臉上的可樂,混合了汗水,模糊了我的視線,為了見他還真不容易,但是沒關係,我在這個時間點,在這個年代,見到的絕對是活生生的他,那就值得。   終於,白新烈出現在我的眼前。   他站在一棟以校舍來說太過華麗的建築物前,長長的扇形階梯頂端,有可能和其他朋友一起,但那些我都看不見,除了他。   他茶色的髮絲鍍了一層陽光的金色,頭髮柔軟得連我都嫉妒,皮膚更是白得跟從沒曬過太陽一樣,長得也還是那麼秀麗端正,他還是他,只是更年輕些。   「白——」   我直到此刻才湧現的喜悅剛要從嘴邊溢出,一大片黑影突然擋住去路,我下意識向後彈開,黑影沒有追上來,穩穩佇立在我的正前方。   我抬頭,看清了那個黑影。   一個穿著螢光綠和黑色交錯的運動服外套,掛著十足惡煞微笑的傢伙,正雙手插在口袋裡目不轉睛地看我。   我不得已只得停下來,迎向他的目光。   他穿著膝蓋破洞的牛仔褲,沉重的黑色靴子,褲管塞在靴子裡,一頭染成螢光粉紅的頭髮,被造型液弄得彷彿被雨淋過,耳朵以上太陽穴兩側的頭髮剃得只剩髮根那麼短,隱約可以看見他耳朵後方的刺青,兩邊耳垂都有造型粗獷的耳飾,身上也戴著不少男性化的飾品,而且那些可不像是便宜貨。   如果現在是二○一六年,他的打扮很符合時代潮流,但在二○○四年只能用作風大膽來形容。   大膽,而且讓人知道要避開他。   如果此刻他走在大街上,有人掉了一千塊紙鈔正好被他踩在腳下,那人絕對不會想拿回來,人群絕對會自動從他旁邊散開。   「有什麼事?」我問。   回答我問題的是楊莉禾:「大姊頭,就是他!衛賢的老大!」   衛賢有老大?好吧,我知道得晚了,但這跟我有什麼關係?   既然妳認識他,那你們聊,不用介意我了。如果我不是妹頭,肯定撂下這麼一句就走人,可惜我們時常被迫承擔起某些責任,所以我不能那麼做。   於是我又問:「所以?」   「美鳳的哥哥就是被他打到肝臟破裂,現在人還在加護病房裡!」   美鳳是誰?我當然很想繼續追問,但是楊莉禾這聽起來就像是尋仇的口氣,告訴了我一件事:不管美鳳是誰,身為妹頭,我得替她出這口氣。   我想我懂了,楊莉禾和太妹群並不真的知道我在找誰,她們以為我是來替夥伴報仇   的。   「妳就是蔡榮榮?」笑得一肚子壞水的傢伙上下打量我。   「你又是誰?」我脫口問,卻並非真的想知道,隨即改口:「算了,不用告訴我,那不重要,我們快點解決,我還有事。」   本來我離白新烈只有七步的距離,現在是七步加一個拳頭。   楊莉禾馬上讓到旁邊,太妹群也跟著退開,和衛賢的學生一起包圍住站在廣場正中央的我和他。   「妳好矮。」他皺眉,用食指和拇指比出幾乎不存在的高度。   一百五十五公分的身高是我的致命傷,我願意重新投胎只為再長五公分。   我露出殘忍的笑容:「等我踢到你的頭,你就不會這樣想了。」   「君大,不要打女人啦。」有個聲音遠遠拋來。   我飛快瞥過去一眼,是個同樣穿著便服的男生,長相俊俏,有雙長在男人臉上太招桃花的眼睛,以及以這個年紀來說太世故的笑容,他就站在白新烈旁邊。   「別吵,萬禮。敵人都踩到我的地盤上了,難道要讓我假裝沒看見?」那個好像叫什麼「大」的傢伙頭也不回地對同伴說。   我之所以認為他們是同伴,是因為他們都沒有穿制服,而且氣焰都很囂張。   ……慢著,我再次往白新烈看去,完全不理會那個擋在我身前的壞傢伙,仔細把白新烈看了一圈,他居然也沒穿制服!   「喂,妳在看什麼?」壞傢伙挪動腳步,又擋住了我的視線。   我發現他不僅打扮凶悍,長得也很凶悍,單眼皮,下垂眼,眉毛卻跟兩把刀一樣上揚,鼻頭和嘴巴都屬寬大型,他大概什麼都不用做,只要一現身就有辦法以渾身氣勢壓制全場。   從圍觀的衛賢學生都不敢輕舉妄動就能判定,這傢伙約莫是衛賢裡最壞到骨子裡的那個,不會有人膽敢挑戰他的權威。   但我除外。   「讓開。」我對那壞傢伙冷冷放話,側耳聽見那個叫萬什麼的問白新烈要去哪裡,不看熱鬧嗎?   「我先走了。」白新烈掃了我一眼,就往建築物裡走。   與其說我是因為他的話,不如說是為了他那冷淡生疏的眼神而目瞪口呆。   他不認得我……嗎?他真的是白新烈?   「白新烈!」我繞過那壞傢伙,邊衝過去,邊大叫他的名字。   那個萬里長城什麼的吹了一記口哨:「阿烈,她認識你耶。」   原本被我拋下的壞傢伙轉眼間就追到我身後,伸出手臂往我的腹部一扣,我則像撞上鐵塊一樣被迫停下來,彎下腰滑落在地,抱著肚子痛得悶哼一聲。   好吧,我沒想到會這樣。   「大姊頭!」   楊莉禾和太妹群護主心切地湧上來,卻被那壞傢伙給擋下,然後他用攻擊我腹部的那隻手臂將我從地上撈起。這個動作背後代表的羞辱,讓我十分痛恨。   我知道不管我力氣再大,都不可能勝過一個目測身高超過一百八十公分的男生,所以一般來說我不會讓自己被這樣的對手抓到。   一般來說。   他把我掛在他的手臂上,完全不受影響地走到建築物的階梯底端往上看,彷彿我是一個手提袋。   「阿烈,你認識她?」他皺眉問。   從他的口氣可以判斷這個人一定沒有被人忽視過,我不在乎,我只想知道白新烈會怎麼回答。   「只是小時候的鄰居。」白新烈聽起來事不關己。   一瞬間,我以為那個高高站在樓梯頂端,長得比任何人都漂亮的男孩具備了某種超能力,而就在剛才,他用看不見的拳頭狠狠揍上我的心臟。   看著我,有種你看著我的眼睛再說一次我們只是小時候的鄰居!我在心裡咒罵。   白新烈注視著我,有可能是因為我一直死死地瞪他。   「也就是說我對她做什麼都沒關係?」把我當手提袋的壞傢伙笑嘻嘻問,語氣挺瘋癲的。   我依舊瞪著白新烈,等著看他怎麼回答。   「隨便,我對別人怎樣沒興趣。」   我渾身僵硬,不敢置信。   「如果是二○一六年,我一定要讓你把這句話給吞回去……」   「妳說什麼二○一六年?」瘋癲的傢伙毫無同情地搖動我,讓我想吐,還想把燒紅的鐵棒捅進他屁眼裡。   這一點也不有趣,我為白新烈回來,他卻……   「你這樣抓著我好嗎?」我用目光砍向那個王八蛋,同時抓住他的手臂,抬腳往他的膝蓋後方關節用力一踢,這是最有效率的攻擊方式。   他眼底閃過錯愕的光芒,接著兩腿一軟,本能地張開雙手撐住地面,以防臉部著地,當然也就放開了我。   而他倒下這件事顯然不只是倒下那麼簡單,周遭掀起一陣譁然。   「天啊!謝君大跪地了!」   「不好了!」   「是謝君大耶!」   「那個女的她死定了!」   我站穩以後,瞄了那個四肢著地的王八蛋一眼,他沒有立刻跳起來,我想比起他的雙腿,受傷更重的是他的自尊,那就是我的用意,就是要讓他不敢在我面前站起來。   儘管眾人一湧而上,我都沒有移動腳步,我就站在那裡,拿出我最危險的眼神瞪著白新烈,朝他大吼:「去你的狗屎!我對你才沒興趣!」   這當然是違心之論,我只是剛剛被他刺傷了,我保證一旦有機會回到二○一六年,絕對要為此和他大吵一頓。   我撂下重話後,頓時全場鴉雀無聲,眾人的視線齊刷刷落在我身上,我伸長脖子,微微抬高下巴。面對這種情況,我可以大哭,不過我通常偏好選擇硬碰硬。   此時楊莉禾帶頭喊了我的名字,讚揚我的勝利。   「蔡榮榮、蔡榮榮——」   太妹群自動跟上。   「蔡榮榮、蔡榮榮、蔡榮榮——」   不知道的人大概會以為「蔡榮榮」是那國的元首,然而從某個角度上來說,我確實比任何一國的元首都還要了不起。   我可是穿越了時空。   「妳以為妳是誰?」   這個問句非常輕巧,卻成功阻止了讚頌我名字的浪潮。   謝君大靈活地從地上一躍而起,動作讓我聯想到貓科動物或是長期鍛鍊肉體的武術   家。他應該有練什麼防身術,就像我一樣。   「君大,你沒事吧?」他那個笑容世故的朋友問,語氣聽起來並不像關心。   「我看起來像有事?」謝君大厭煩地去了一記眼刀。   他朋友掐著下巴沉吟:「摔得是不嚴重,很丟臉就是了。」   「閉嘴,萬禮。」謝君大抬起雙手將微微凌亂的頭髮往後撫,銳利的目光鎖住我,毫無掩飾的瘋子眼神,「這下不能放妳完好如初走出去了。」   他這句話一說完,衛賢的學生開始鼓譟。   「制裁、制裁——」   「啊啊,如果君大這樣說,就沒救了。」那個叫做萬禮的傢伙語氣漠不關己,像個經過事故現場的路人,他走到我旁邊對我輕聲道:「妳真的不應該惹他的。」   我還搞不清楚他們想幹麼,不過察覺危險是我的天賦之一。   「所以我該怎麼做?發抖求饒?或者對讓他跪地這件事表達深切的遺憾和抱歉?」還有挖苦敵人也是。   萬禮眨眨眼,接著露出深深的笑容,便不再多說什麼,但我總覺得他這個舉動是預告了接下來我將會有災難臨頭。   我決定先下手為強,便衝過去撲向謝君大,眼光餘光卻注意到白新烈。   不知道是因為他站的位置比較高,還是他總帶著一股潔白乾淨的氣質,在西式尖塔建築為背景的襯托下,我居然覺得他挺神聖的。   只除了他看我的眼神是那麼厭惡之外。

作者資料

屠火火

寫少女心,看重血腥。 真心相信總有一天地表上會充滿活屍。所以每天拿平底鍋當網球拍揮,早晚有一天我會成為末日平底鍋專家。 尚且和平的日子裡,由衷認為自己看國家地理頻道剝水煮蛋的樣子最美。 曾出版《小怦然》、《藏在記憶中》、《一閃一閃亮晶晶》、《她的戀愛寫作法則》、《我們不要相愛吧》、《這世界欠我一個你》。 《我們不要相愛吧》已售出影視版權。 相關著作:《這世界欠我一個你》《我們不要相愛吧(下)》《我們不要相愛吧(上)》《她的戀愛寫作法則》《一閃一閃亮晶晶》《藏在記憶中》《小怦然》 少女心原點:www.popo.tw/users/tuhuohuo 粉絲磚頭【從此火火不早朝。】:www.facebook.com/tuhuohuo

基本資料

作者:屠火火 出版社:城邦原創 書系:戀小說 出版日期:2016-04-28 ISBN:9789869293716 城邦書號:3PL057 規格:平裝 / 單色 / 304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