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一閃一閃亮晶晶
left
right
  • 庫存 = 5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POPO城邦原創‧新書快訊/三本75折

內容簡介

「我跟自己說好了,非要寫個《我們結婚了》那樣的故事!」 ——博客來、金石堂、蘋果日報暢銷作家 屠火火 每個人都在黑暗中獨自前行, 直到遇見那個人,才有了滿天星光。 為什麼要承認自己喜歡一個人那麼困難? 是不是因為我們本能地知道, 喜歡這件事通常伴隨著許多痛苦,而甜蜜歡愉的時刻太少? 她一定很習慣一個人。 看著小星的時候,金允燦常會這樣想。 因為一直默默單戀著另一個男人, 所以她只能習慣一個人,所以才會表現得那麼冷淡, 連傷心的火焰都只在眼睛裡靜靜燃燒。 金允燦覺得小星很可憐,這種憐惜的情緒是愛嗎? 或者只是像見到了被大雨淋得瑟縮發抖的小貓? 他想了想,原因是什麼,其實無所謂的。 他只想要讓她那樣痛苦的昨天,可以在遇見他的今天結束。 金允燦肯定自己現在喜歡這個女人, 至於這份喜歡,何時會消失不見,他倒不很在乎, 反正他總是這樣的,想擁抱的時候擁抱,不想的時候就離開。 他只是不懂,到底為什麼,最後哭泣的不是她,而是自己?

內文試閱

《Yes, I do! I do! 》記者會(2015.3.15)   崔小星在工作和口譯人員的指示下,向前朝印有節目名稱的背板走過去,接受記者拍照。   這是一個韓國綜藝節目《Yes, I do! I do! 》開拍世界版的記者會。   這是個實境節目……好吧,打開天窗說亮話,就是以明星「假想結婚」作為賣點的節目,由當紅偶像組成假想夫妻,進行假想的結婚生活,這些假想夫妻無論是私底下還是節目上的互動都受到媒體和觀眾的注目,大家想看的就是他們到底會不會假戲真做。   原本只是韓國自家明星上演的假結婚實境秀,後來節目組開始策劃話題性更強的跨國婚姻,大概是種另謀出路。   從背板前朝她走來的男人是金允燦,估狗他的關鍵字,大約是些大勢偶像(注1)之類的,但在她眼裡他就是個調色盤,還是那種只顧著把每種顏色都擠一點出來的調色盤。   趁機數了數他頭髮上的顏色,跟七彩霓虹燈一樣,是彩虹啊,髒掉的彩虹。   他朝她張開雙手,看似禮貌地要擁抱她:「喔,小星,別緊張,don’t mind, relax。」   他韓文和中文交雜參用,接著輕輕抱了她一下,在她耳邊以韓文低語:「要是出差錯,妳就死定了。」   小星不知道聽懂了沒,也回拍他的背,在他放開她的同時,兩人眼神交會,不著痕跡瞪了對方一眼,那眼刀是用來殺螞蟻、殺蟑螂、殺人的,可惜就是不能真的殺了彼此。   站到背板前,小星讓鎂光燈閃瞎眼時都在想著,有沒有一個真正的好理由能解釋她為什麼要對這樣的雜碎say I do?   記者會上,從她的右手邊開始,位置依序是導演,金允燦,她崔小星,以及另一對來自日本的模特兒女星和同樣是韓國偶像的男星,名字她都不清楚,反正開拍後也不會有交集。   此刻導演正在暢談這次《Yes, I do! I do! 》世界版第三季的選角和拍攝心情,崔小星則在研究節目名稱為什麼要那麼high。   不是主打浪漫為訴求?為什麼不能取《I do》就好?非要加上一個「Yes」也不是不行,可是不能拔掉「!」嗎?不能只有一個「I do」就好嗎?所以婚禮非得辦成新生入學派對那樣?   不行,她就是想法太乖僻才……   小星喝了口水,身後隨行口譯正低聲告訴她,導演提到她是歷年來節目裡年紀最長的妻子,和與她共演的金允燦之間差了三歲。   她稍微側過臉注視坐在右手邊的金允燦,這人長得連側臉都找不到缺點,該不會是動過手腳吧……   第一次知道他是在雜誌上,彼時經紀人指著照片裡一頭白金髮色的他,問她和這個人結婚如何。   她以為經紀人是粉絲心態正在發花痴,所以她看過——而且是看仔細後,給了一句評價:太漂亮的都是妖物。   誰曉得經紀人是真心的,不開玩笑的,只是要結婚的人是她。   金允燦察覺了她的視線,又或許是話題正好停在他倆身上,全場焦點也是,便跟著轉向她微笑,那笑容印證了她當年的評價,一等一的妖物。   他接過導演的麥克風:「我從很久以前就想出演這個節目,接到確定的消息,立刻打電話和導演問好,那時候是半夜三點,我太興奮忘了考慮時間,結果導演接了電話,很酷地說,喔,那一起喝一杯吧,我就去了。見到導演後,他根本是喝了兩個小時的樣子,還跟我說,允燦吶,我們換地方喝,結果支使我付帳,我那時就想,一定要清楚、明白的告訴導演我喜歡怎樣的女孩子。」   現場充滿笑聲,導演搶走他的麥克風,笑著反駁:「我不知道這件事,不記得了,倒是記得很清楚你說喜歡年紀比你大的女生。」   ——這些對話,小星都慢了別人一步才做出反應。   等她開始笑,金允燦已經再度入手麥克風回答:「因為我覺得讓年上的女人叫我歐巴(注2)有一種特別的感覺。」   導演好奇問:「什麼感覺?」   他笑咪咪:「很情色。」   啊,天使說出變態的發言了。有幾秒的時間連閃光燈都停格了,這就是從妖物變成怪物的瞬間。   「看來允燦先生對崔小星小姐很滿意。」主持人匆忙用一句話想帶過。   一名記者抓住話尾發問:「所以選擇崔小星小姐出演是出自允燦先生的意願?不斷有消息指出兩位的交情不如看起來融洽,除了拍攝時間,私底下完全不和對方說話,網路上瘋傳的幾張照片也能證明。其實我們允燦對選角很不滿意吧。」   小星偶爾會想她臉上應該貼著另一層收放自如的臉皮,儘管聽到這個尖銳問題,卻還是能以完美的營業笑容應付,有時候都懷疑自己根本靈肉分離。   反正麥克風不在她手上,被點名的也不是她,姑且當沒這回事。   「小星。」金允燦突然握住她的手。   小星順勢望著他,沒有深情,沒有特殊意義,只表現出這場合該有的甜美和靦腆,這才是共演者該有的表情。   他舉起她的手,擱到嘴邊吻了一下。   閃光燈開始閃得跟恐怖攻擊一樣。   她則抖落一身雞皮疙瘩,跟不用錢似的。   記者紛紛舉手提問,主持人選了一個看似事先安排好的暗樁,那人淨問些和節目有關的正規問題。   「《Yes, I do! I do! 》向來強調婚禮上的婚誓,都是由各位出演者在經過一段時間的感情培養後親自想出來的,可不可以請兩位透漏一些內容呢?」   麥克風還在金允燦手上,他便繼續握著她的手說:「嗯……小星啊,我發誓用真心對待妳、愛護妳,絕不花心,不看其他女生一眼——大概就是這種感覺吧。」   最後那一句是對著提問的記者回答的。他的話不是多動聽,但那完美的臉上盡是深情款款還款款深情啊。   麥克風接著轉到小星手上,聽完口譯人員的翻譯後,她才回:「我想真心是寫在真心上的,現在說出來到時候看節目就不感動了,所以請大家期待。」   等口譯替金允燦翻譯完她的話,她和他相視而笑,笑得非常金童玉女,還百年好合。   實際情況是他發狠地握痛她的手,她也兇猛地摳了他的掌心肉,誰也不讓誰好過。   網路消息沒錯,他們,真的不合。 節目籌備會議   三個月前,和劇組第一次碰面這天,因為飛機航班異常順利的關係,崔小星早到了。   說早其實也並不真的很早,只是她一向喜歡把時間抓得剛剛好,這樣即使和人打招呼,也真的只需要說你好、我很好、大家好就好,用不著聊著尷尬的天,相處於尷尬的空間。   沒錯,她是挺孤僻的。   到了電視台,負責接待她和經紀人的是節目方找來的口譯人員,穿著打扮和人品都很率性的美女。   聊天這檔事,小星向來交給經紀人,打聽到和她搭檔的男偶像已經抵達休息室,經紀人馬上支使她去打招呼。   在休息室見到金允燦本人時,小星是認不出來的。   畢竟和金髮那時候的髮型相差太多,她一度還懷疑對方是不是動了什麼手術。認為韓國人長得好看的都有整型,這是二十一世紀後全世界的共通概念,不能怪她。   「안녕하세요(安妞哈些唷)。」小星用韓文中的敬語向坐在休息室椅子上滑手機的金允燦打招呼。   他繼續滑著手機回:「안녕(安妞)。」音調聽起來很輕快,表情倒挺心不在焉的。   說白一點,他就是一副怕你看不出來他毫無聊天意願的表現。   經紀人請口譯人員向他介紹崔小星,表示很高興有機會合作云云,他全程對話都專注在手機螢幕上,用最輕浮的語調回應,聽起來不外乎就是一路的「是」,非常敷衍。   聊不起來,經紀人拖著口譯四處拜碼頭去了,臨走前還交付下一項困難的任務,要小星和金允燦培養點交情。   「妳說他一個擺明了不想說話的人,我打擾人家幹麼呢?這不是找碴嗎?」小星用「我不幹」的語氣拒絕。   經紀人那表情叫齜牙咧嘴:「妳多少得和他說上幾句,絕對要!不然等到開拍再培養熟悉度就來不及了。」   把經紀人的話當耳邊風是崔小星的業餘愛好,所以前者前腳一走,她就挑了個距離最遠的位子坐下。   然而基於共演者的關係,她還是稍微觀察了金允燦。   外表看來就是個漂亮的孩子,既然還是個孩子,這種沒大沒小的待人處事態度也挺合理的……聽說這個節目以前也曾有實在合不來的出演者中途辭演,導致拍攝腰斬的情況,嗯,他們至少不算開先例。   確定這點後,她就寬心地拿出手機跟著滑起來,約莫五分鐘後,他出聲了。   「妳要不要喝咖啡?」用韓語。   小星抬起頭看向他。   「Do you want coffee?C-O-F-F-E-E,coffee、coffee!you want?」他邊說邊做手勢,樣子看起來懶懶的,好像她聽不懂也無所謂。   但是長得妖物就有這等好處,不上進叫做有個性,不積極叫做有餘裕,總歸這社會是看臉吃飯的。   「看來你不會英文啊,我們雙方都又朝辭演的方向邁進了一步呢。」小星先用中文低語,接著清楚表達:「Americano.」   他挑眉,小星把單字拼了一次,他表示明白,低頭滑手機時嘀咕了什麼,後來就沒下文了。   就在小星懷疑他該不會只是想調查她的咖啡喜好時,他的助理帶著咖啡進來了,在她眼裡,這幕真是虐待童工的極致,一個不滿160公分的小助理,大約是把整個製作組的咖啡都給買回來了,看著都想給她買台推車了。   金允燦交代了幾句,取了兩杯咖啡,其餘讓助理去散播歡樂散播愛了。   他始終是那副漫不經心的樣子,把視線停格在桌上的手機螢幕,邊要給咖啡加奶球和砂糖,她突然懷疑等到節目開鏡後,他和她會變成什麼情況……搞不好很真實,兩個人都在滑手機,連一句話也不講,就是交往了一年以上的情侶老態。   「我不加糖和奶球。」小星走過去出手阻止他的動作。   金允燦偏著腦袋看她,那目光還真是銳利,隱約透著不耐煩。   「No sugar.」小星明確地拒絕。   經紀人常說的,她就是講話太直又不拐彎得不可愛,若要用味道來形容她的話,絕對是無糖,偶爾帶點苦。   這點她明白,可是都已經快奔三的人了,性子怎麼能說改就改?那太沒個性。   短過一秒的時間,他瞪著她,接著又用同樣的時間笑得明亮,回OK,把咖啡交給她。   這時有個工作人員探進腦袋,「崔小星小姐、金允燦先生,會議要開始了。」   「全煥和莎羅的部分基本上沒問題,接下來就是允燦和小星……」   會議室裡擠滿了人,就跟每部戲開始前都會聚集演員一起念劇本一樣,《Yes, I do! I do! 》也有製作組和出演者的初次見面會議。   經過介紹,崔小星對自己的搭檔增加了一些基本了解。   首先,金允燦才退伍四個月,頭髮應該是剛長出來的,所以還沒染;再來是,兩年前他入伍時正是大勢,在聲勢如日中天的時候入伍是很奇怪的,肯定有隱情,從一些無法控制表情的工作人員臉上能看出端倪;最後,這是他退伍後復出的第一個節目,想必很重要。   比起來,另一個叫做全煥的男偶像就真真切切是現在的大勢了,女的則是日本來的混血模特兒今井莎羅,一個二十二歲,一個才十八,根本青春無敵,根本郎才女貌,根本收視保證。反觀金允燦和她,一個剛從寫做軍營的監獄中出來,一個的螢幕形象就是壞女人,簡直像前科累累的鴛鴦大盜一樣,莫名有股蒼老頹廢的印象啊。   導演雙手交合抵在下巴:「小星小姐聽說在紐約留學過,所以英文溝通沒問題,允燦你應該也可以吧!經紀公司很看重語言學習,是不?」   「喔,必要的話連中文都可以。」他回。   小星發現這枚妖物笑起來上唇的中央會有點噘噘的,看著就有幾分柔和明亮的味道,跟他名字裡的燦字一樣璀璨,真是方便,她當初臉上這營業用的笑容不知道琢磨了多久才塑造好。   導演翻著分集大綱咕噥:「將來會拍攝到你們為了彼此學習對方語言的情節……總之,重點是姊弟戀,女大男小現在正夯。」   編劇接著說:「以往允燦總是給人比較輕佻愛玩的印象,也想利用這次的節目展現出男子氣概的一面吧。所以雖然是姊弟戀,允燦要沉穩冷靜些,酷一點,至於小星小姐因為往常都是演一些壞女人的角色,這次也可以利用機會表現得溫柔可愛一些,也就是扭轉螢幕形象的夫妻。」   小星以戴了隱形眼鏡後勉強〇‧九的餘光清楚看見金允燦的肩膀打冷顫似地抖了一下,說實在她自己也覺得不舒服。   導演又補充:「還有,別顧慮年紀,允燦別叫小星小姐努娜(注3),反倒是小星小姐請喊允燦歐巴,反正你們就是做一對反轉夫妻。」   這次,小星和金允燦一起抖了肩膀,都在想,為什麼別人就能做一對好端端、華麗麗的偶像夫妻,他倆卻得反轉?到底是想反轉什麼?   乾脆她當丈夫,他當太太好了。   編劇問:「這樣可以嗎?還是你們有什麼想法也可以提出來。」   金允燦回:「是。」   小星答:「沒有。」   由於口譯人員經過整場會議訓練下來,翻譯是越來越同步,他們幾乎是同時回答,據後來經紀人的說法,他們連語調都一模模一樣樣。   小星就在想,儘管看起來像個小屁孩,他還是會在適當的時候表現世俗的人情世故嘛。   專業戶是這幾年台灣流行起來的次文化用詞。   例如小三專業戶,顧名思義就是天生吃小三這行飯的,例如太適合演王爺、太常演王爺的就叫王爺專業戶,例如愛到別人家祖墳哭別人老父的就是哭靈專業戶……   這些專業戶,大抵是政經名人或藝人,因為素人爆紅最多就是被稱為什麼哥什麼姊。   聽說那個女人也讓鄉民封了個「壞女人專業戶」的稱號——那個和他搭檔,即將出演他妻子的女人。   「我還是不太懂,妳再說清楚一些嘛。」   會議結束後,休息室裡,金允燦對著眼前的清爽打扮的女子笑得眼帶桃花。   她是今後負責崔小星的口譯小姐,好像是姓文,二十四歲的年紀,穿著簡單,比例倒是有凸有翹身材姣好,是男人會喜歡的類型……嗯,不是現在的重點,他找她來是為了多了解自己的搭檔一些。   「其實我也不是很清楚。」口譯小姐回。   金允燦不著痕跡地將特別自滿的修長指頭穿梭進口譯小姐放在桌上的手指間。   「文小姐的手指頭好柔軟,又細,指甲也修得很漂亮,摸起來很舒服呢。」他由下往上凝視對方。通常他在第一眼就知道該用多少的肢體接觸對待眼前的女人。   口譯小姐臉頰染上薄紅,沒有抽走手,也不敢動,比起剛才在人前大方的態度,顯得嬌態許多:   「嗯……資料上寫說,崔小星小姐在台灣通常都詮釋一些女二或壞心女配角的角色,但是前一陣子她接了一部偶像劇,走輕鬆活潑的路線,雖然依舊是女配,還有點壞心,也許是角色個性有點女王氣質加小白目,和她往常戲裡給人的形象不同,發揮得很好,所以人氣水漲船高,依照她目前在台灣的聲勢,都超過該劇的女主了。」   他問:「所以她沒有演過女主?」   口譯小姐偏著頭:「這個嘛……應該接下來就會了吧。」   「是喔。」金允燦縮回手,皺眉。   總結來說,崔小星只是個二線演員,知名度才剛剛打開,年紀還比他大,而且一點點偶像明星該有的討人喜愛的特質都沒有。   這麼說吧,一般人如果不希望別人幫忙在咖啡裡加糖,應該會說「謝謝不用」吧,她的態勢卻是如果你敢加,我就不喝。難怪都演女配,她不是會撒嬌的人品。   所以她的經紀公司到底塞了多少錢,才將她送進這個節目?   這可是攸關他在演藝圈能不能東山再起的復出之作,怎麼樣也該替他物色一個線上當紅的女歌手或女演員吧,如果是因為兩年多前的緋聞而打算放棄他,就犯不著讓他演出這個收視長紅的節目——   「啊,被利用了。」他用被打敗的語氣冷笑。   「……允燦先生?」口譯小姐對他突如其來的態度改變感到困惑。   目光再度掃向對方,金允燦真心認為即使是這個工作人員,比起崔小星都還要是更好的選擇。   「歐巴。」他的語氣變得又甜又勾人,也真的出手勾了口譯小姐的腰身,後者立刻陷入少女漫畫的粉紅泡泡中,都渾身酥麻了。   他說:「與其要被一個年紀比我大的老女人叫歐巴,還不如讓妳這樣叫我。」   口譯小姐貼著他的胸膛,眼底都是他,順從地喊:「歐巴……」   她是個有著漂亮唇形的女人。   但是比不上他,連柔軟度也是——他畢竟是擁有最讓人想親吻的嘴唇第一名。   「找到了!看看這、看看這……」   聽到經紀人Janet不帶開心的通知,崔小星抬頭掃過她,也舉起手機回:「看到了。」   經紀人飛快滑著螢幕,連續看完幾篇關於金允燦的報導,咋舌:「真想不到,一個偶像私生活這麼……」   「淫亂?色情?還是下流差勁?」把手機收回大衣口袋,小星挺平靜的。   「在雜交派對上被跟拍呀……在當時肯定是個大新聞,難怪他要提前入伍,這種避風頭的方式真是新概念,得記下來供以後參考。」   都是見過大風大浪的,Janet發表看法的語氣叫現實,繼續埋頭在手機螢幕裡搜尋相關報導。   「不知道他學乖了沒?」   小星對Janet的問題無感,雖然是自己先察覺金允燦入伍約莫有不能說的原因,但她已經過了會對醜聞興奮的年紀,是老僧入定的狀態。   倒是Janet才說完,前方的休息室開了門,走出來的人,一個就是她們討論的主角,另一個則是會議結束後不見蹤影的口譯小姐,口紅被弄亂的口譯小姐。   小星和Janet交換了一記眼神,大抵是在說,某人看樣子是沒學乖。   相對於一眼就讓人看出被怎麼了的口譯小姐,走在前頭的金允燦則是維持了一個偶像明星該有的美麗風采,意氣風發……這應該就是經驗等級的差別。   金允燦看到她,也不避不躲,大大方方走上前。   「努娜,今天辛苦了,下次見面就是正式拍攝,希望能一切順利。」   口譯小姐約莫是緊張,進行翻譯時結巴了幾次。   小星看著他伸出來的手,遲疑0.5秒,也露出和他同樣寫著「歡迎光臨」的笑臉。   「希望一切順利。」只是她更敷衍些,直接挪用他的話了。   接著也沒多寒暄,就彼此再見。   一離開對方的聽力範圍,Janet就告誡:「妳要小心他,別鬧出醜聞。」   小星莫名有種被羞辱的不悅:「他不是我的菜。」   另一頭。   口譯小姐很擔心:「崔小星小姐是不是發現了……」   金允燦看著白白伸出去的手,只是低語:「真是不討人喜歡的女人。」

作者資料

屠火火

寫少女心,看重血腥。 真心相信總有一天地表上會充滿活屍。所以每天拿平底鍋當網球拍揮,早晚有一天我會成為末日平底鍋專家。 尚且和平的日子裡,由衷認為自己看國家地理頻道剝水煮蛋的樣子最美。 曾出版《小怦然》、《藏在記憶中》、《一閃一閃亮晶晶》、《她的戀愛寫作法則》、《我們不要相愛吧》、《這世界欠我一個你》。 《我們不要相愛吧》已售出影視版權。 相關著作:《這世界欠我一個你》《我們不要相愛吧(下)》《我們不要相愛吧(上)》《她的戀愛寫作法則》《一閃一閃亮晶晶》《藏在記憶中》《小怦然》 少女心原點:www.popo.tw/users/tuhuohuo 粉絲磚頭【從此火火不早朝。】:www.facebook.com/tuhuohuo

基本資料

作者:屠火火 出版社:城邦原創 書系:戀小說 出版日期:2015-04-28 ISBN:9789869151924 城邦書號:3PL040 規格:平裝 / 單色 / 336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