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閱節夏至加碼
目前位置: > > > >
尋找回憶的偵探們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尋找回憶的偵探們

  • 作者:鏑木蓮
  • 出版社:獨步文化
  • 出版日期:2016-03-01
  • 定價:360元
  • 優惠價:79折 284元
  • 書虫VIP價:284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69元
本書適用活動
出版社 TOP 100

內容簡介

一步一步,我們走遍京都各處, 一點一點,拾起你以為遺落在人生角落, 再也找不回來,閃閃發光的珍貴回憶…… 爵士樂館的紙鶴、裝著寵物遺物的瓶子、 一見鍾情少年掉下的御守、一則揭露真相的謊言…… 無論要找人、事,還是物,事情又發生在多遙遠的過往, 京都的「回憶偵探」都會找回你心頭的缺憾! ★江戶川亂步獎得主鏑木蓮四篇溫柔雋永的短篇連作 日本AMAZON五顆星評價,讀者無一不動容 這世上,也許沒有毫無意義、需要遺棄的回憶 「我們的相遇只有三十分鐘。可是,那個人改變我的一生……」 「那個人一眼就看出來,這樣物品對我而言非常重要。」 「我想找那名女孩的初戀……」 「我就快死了,死前,我有一個好想見到的人。」 在布滿夜露的森林,實相浩二郎的兒子步入湖中,不再回來。試圖跨越失去摯親的痛,實相離開職場,和妻子一同開設回憶偵探社。如今,他不是追捕犯人的警察,而是為人們尋找希望的回憶偵探。偵探社的成員包括:瀟灑帥氣的單親媽媽、目標成為演員的好看青年、曾是案件受害者的沉默少女。他們各懷心傷,全心幫助委託人實現心願,也希冀跨越自己的缺憾。 受困於失去寵物痛苦的婦人、帶著初戀女孩願望的輪椅青年、想在死前再見到恩人的女子、尋找摺出美麗紙鶴少女的男人——儘管委託人提供的線索少到不行,又埋沒進數十年的時光之中,回憶偵探也不放棄,重新掀開一則則驚人的人生故事。 原來,即使是最悲傷的回憶,都有機會化為前進的力量;而也許,我們只是缺一位回憶偵探,陪著我們一同珍惜和凝視這些閃閃發光的記憶…… 【動人迴響】 回憶是一把雙面刃,可以使人禁錮在內心世界,也可以成為人活下去的動力。人生無非就是回憶的累積,不管好或不好,都是活過的證明。喜怒哀樂全藏在回憶中,充滿人性,而深入挖掘,就是回憶偵探的工作。 ——《尋找回憶的偵探們》節錄 許久未見、在我心中殘餘著餘韻的作品,一段一段的回憶並非僅僅只是「過去」,反而紡織出通往未來的軌跡。 ——日本讀者★★★★★感動推薦

內文試閱

第一章 書寫溫暖字跡的男人
  1   實相浩二郎望向窗外,這才發現事務所的招牌燈沒關,他離開電腦螢幕,逃也似起身把開關關上。   原本浮現在白底壓克力板上的「回憶偵探社」幾個字頓時失去色彩。   抬頭看時鐘,凌晨五點。和委託人約好九點領取報告書,還有四個小時緩衝時間。三小時完成報告,再把校正文字的工作交給八點起床的妻子,整理完照片等資料後,說不定還能悠閒喝上一杯咖啡。前提是必須將三十分鐘前入侵的瞌睡蟲一掃而空。   浩二郎不擅長敲鍵盤。五年前辭去京都府警的刑警一職,除非必要,他盡量不碰電腦。他愛用粗字鋼筆寫字,字跡不算漂亮,但清楚好讀,風評不錯。   自從踏入這行,他漸漸地能自行完成報告書的編輯作業,這時他才認識到數位資訊的簡便性。考慮到效率問題,浩二郎深深體悟,堅持用自豪的鋼筆字寫原稿只會拖累工作進度,於是逐漸改用鍵盤。   浩二郎起身關燈後,順道走出外面呼吸新鮮空氣。清晨的薄霧繚繞在眼前的京都御苑四周,路邊還有一對老夫婦正在散步。雖已邁入七月,但拂在臉龐的微風感受不到令人煩躁的熱氣。   無論寫過幾次「回憶偵探報告書」,浩二郎仍覺得這門差事實在勞心費神。對象是回憶,不是人也不是物品。調查內容是否能獲得委託人的認可,報告書寫得好不好是關鍵,委託人的主觀判斷決定一切。   委託偵探備忘錄上明載,若報告書不得委託人認可,委託人只需繳付成本開銷。因為利用別人的回憶換成金錢一事,常讓浩二郎感到愧疚。   浩二郎一開始從未打算把搜尋回憶當作工作,更別提變成一門生意。自從獨子逝世,浩二郎將所有精力放在辦案,忽略了耽溺酒精的妻子,家庭步步崩壞。   畢竟,失去一個讀高一的兒子,打擊非同小可。他兒子溺死於冬天的琵琶湖。   滋賀縣警的搜查課在他兒子用暑假打工的錢買來的全新電腦中,發現一篇疑似遺書的詩,研判他是自殺。平時幾乎不在家的浩二郎篤定兒子不是會自我了斷的人。更別說身為母親的三千代,她完全無法接受兒子自殺的事實。   當然,浩二郎不相信滋賀縣警提出的結論,獨自展開調查。警察組織不允許他如此恣意妄為,在與上司發生過無數衝突後,浩二郎提出辭呈。   現在他有空了。不管是查明兒子死去的真相,或是陪妻子作治療,他再也不必受到任何人的制約。   三千代的病情若繼續惡化下去,從酒精性肝炎變成肝硬化,接著——。浩二郎對於已經出現幻視、幻聽,人格也開始崩壞的妻子憐惜不已。妻子會盯著與兒子相關的事物看,比如說媽媽手冊、相本、小學時期的聯絡簿與教科書,並一整天反覆聽兒子喜歡的CD。無法接受浩志死去的心情,似乎把她困在過去。她一頭栽進回憶,否定當下的生活。   過了一陣子,她轉而沉溺於酒精,說服自己打從一開始就沒有這個孩子的存在,把浩志的房間門用釘子封死。不斷與與回憶對抗的結果,最後就是把自己弄得遍體鱗傷。   浩二郎希望盡可能地一直陪在她身邊。   為了解決浩志的事件,支持妻子,浩二郎下定決心,接下來要為她空出大把的時間。   2   某日,浩二郎遭遇一件事,使他了解原來回憶對人生有多麼重要。   一如往常,他帶著妻子去K大醫院,在看診結束前,他想曬曬初秋的陽光。在醫院的玄關到東山通之間,醫院設置了一大片宛如廣場的奢侈空間。他在那裡找張長椅坐下,既可享受日光浴,又能看到妻子走出來,十分合適。   他隨便找張長椅,正要坐下時,忽然聽見一道叫聲:「嘿!你給我站住。」   他轉頭看,身後空無一人。   三十公尺遠處,一頭棕髮身穿寬鬆T恤的年輕人朝這裡跑來。一位初老婦人則蹲在年輕人後面。   他判斷應該是街頭搶包。浩二郎的身體自然做出反射動作,他不朝年輕人的正面,而是朝偏左側的方向往前衝,撞擊對方的肩膀。年輕人閃避不及被撞開,身體失去平衡跌倒。   在年輕人的臉險些撞到地面前,浩二郎抓住他的手臂,轉身用自己的身體保護對方的頭部。逮捕術的原則就是極力避免讓對方受傷。雖然數個月前已辭去刑警一職,但這項體技仍深深烙印在浩二郎的身體中。唯一讓他覺得不習慣之處,就是即使擒住對方手臂,確保人身安全,卻沒有逮捕他的權力。   「可惡!我還她就是了嘛。放開我啦,大叔。」聽到年輕人大吼,腦中掠過送交警察麻煩的手續過程,不自覺鬆開手上的力道。   年輕人撥開手臂,嘖了幾聲,當場逃跑。   浩二郎苦笑,拾起被搶匪丟在地上的提包,親手交給步履蹣跚的婦人。「這位太太,妳沒受傷吧?」   「真不好意思,謝謝你,多虧有你幫忙。要是弄丟這東西,我……」婦人不停點頭道謝。接著,她從提包中掏出一只很有歷史感的皮革製錢包,在手上摩娑幾下,又收進提包。   「我猜他大概來不及抽走裡面的東西,不過保險起見還是確認一下比較好。」   老練的搶包匪徒通常會迅速地抽走裡面的鈔票。這些老手不會像那名年輕人依樣,緊抓著包包逃跑。   「錢不要緊,我出門沒帶太多錢。只要錢包還在就行了。」   「這東西對妳來說一定很重要。」浩二郎脫口說出這句話十,才發現自己多嘴了。因為這句話隱含著另一個意思:這麼破舊、斑駁的錢包有什麼價值?   「這是我兒子用他第一份薪水買給我的。修修補補,也用了二十年了。」這名女性似乎看穿浩二郎的心思。   「用慣的東西最好了。」   「是啊,得好好謝謝你才行。」   「不用謝,妳有這份心意就夠了。」   「不,要是弄丟這個錢包,我會失去活下去的動力。真的很謝謝你,感激不盡。」   不管浩二郎怎麼拒絕,婦人絲毫不退讓。不得已,浩二郎提議請他在院內的西雅圖咖啡店喝一杯飲料,才得到婦人首肯。   3   浩二郎前往妻子的診間,向認識的女護理師告知自己的去向,然後再度回到咖啡店。他和婦人之間沒有共同的話題。既然在醫院相遇,很自然地就聊到生病的話題。   「看我的樣子就知道,我身體健壯得很,是我太太身體不好。妳呢?」浩二郎問婦人。   「腰痛和腱鞘炎,還有類風濕性關節炎。不過,我現在可不能倒下。」   婦人傳達了她想吐露心事的氛圍。浩二郎心想,離妻子結束問診、批價,還有一個小時的時間,相逢即是有緣,他決定聽婦人吐苦水。   「真是辛苦妳了。」   「哪裡。剛才我提到的那個兒子,他長年臥病不起,已經二十年了。」   「二十年?」浩二郎忍不住覆誦。   浩二郎聽說就算是慢性疾病,最長半年就會被迫轉院或出院。姑且不論高齡者的療養狀況,從婦人外觀年齡推算,她兒子應該還處於壯年,若不是非常嚴重的疑難雜症,就是罹患身體無法自由活動的重病。   「他發生事故時撞到頭,一直無法恢復意識。」   她說,她兒子因為事故的後遺症,現在只剩下眨眼和右手的手指頭會動。   「原來是這樣啊。」   「為了居家照顧兒子,我們改建房子,改建完沒多久,我先生突然驟逝。前陣子才辦過十二周年忌日的法會。」   由於醫院互相踢皮球,她兒子轉了好幾家醫院。最後他們選擇居家照護,家裡重新翻修。婦人的腰痛和腱鞘炎應該是長年照護累積而成的傷害。   她的人生不順遂始於一樁意外。才把家裡打造成適合居家照護的環境,丈夫卻因為蛛網膜下腔出血去逝。當年她先生年僅四十八歲。   這是兒子用第一份薪水買給自己的錢包,所以再怎麼破舊,她依然珍惜。浩二郎完全能理解她的心情。   「這個錢包……」婦人雙手伸進提包中,包覆著錢包取出。她繼續說下去。「我提到這是他用第一份薪水買給我的。那時他在印刷工廠實習時領到的薪水大概只有七萬圓左右,扣掉滋賀租屋吃飯的費用,手頭剩下四萬圓。」   兒子從剩下的薪水中買了一個要價兩萬圓的錢包送給母親。她說,她至今仍無法忘記許久未回家的兒子驕傲地把錢包遞給她的表情。婦人從未看過如此高級的皮革錢包,她非常在意價錢,循著包裝紙上的印刷字往該店探查。   一周後,兒子遭逢事故。他騎著速克達從滋賀回老家京都,在國道上遭到砂石車追撞。   「警察說,沒死已經是奇蹟了。幸好,他活下來了。」   浩二郎不是沒遇過遭逢意外事故、從瀕死狀態起死回生的案例,而是從沒遇過埋首二十年照護病人的人,還能笑瞇瞇地說,幸好他活下來了。   「不過……前天開始,我兒子的病情變得不樂觀。」婦人喃喃。   「這樣啊,這麼辛苦的時候還遇到倒楣事。」我嘆息。   「看到這只錢包,我就會想起他念小學時受過傷,升上中學後離家出走,讀高中時和我先生大吵一架。好的回憶不多,盡是操心事。我心想,雖然辛苦,但也都走過來了。要是弄丟這只錢包,兒子好像會離我越來越遠……我一直很珍惜它。」   婦人回憶兒子生病前的點滴,撐過辛苦的照護時期。老舊的錢包象徵健康時期的兒子,也是她祈禱兒子康復的寄託。不難想像婦人歷經多麼艱苦的操勞。但只要看到兒子送她的錢包,她就能得到慰藉,努力活下去。   ——回憶。   浩二郎回顧過去四十五年的人生,幾件回憶至今深深烙印腦海。每當他站在人生的分歧點上,都會想起這些回憶,反省,然後得到療癒。   特別是他辭去刑警一職之後。當時他坐困愁城,掠過腦中的回憶,竟是九年前病死、生前也是一名刑警的父親。   浩二郎的老家在京都北邊郊外,現由哥哥建一居住。哥哥改建老家的庭院,開了一間叫《無心館》的劍道館。這處稱為洛北的地區是浩二郎小時候一家人居住的地方。他們家緊鄰山腳,走入深山可見小溪潺流,是捕撈香魚或山女魚的絕佳遊憩場所。   七歲的浩二郎冒險精神旺盛,與人比試膽量,闖入被告誡傍晚時分不准進入的山林。不懂得黑暗恐怖的少年浩二郎失去方向感,在森林裡迷路。兩天後,他被當地的消防隊救出。這兩天,他肚子餓就喝溪水,雖然疲累,但健康沒問題。他最擔心父親大發雷霆。當父親趕去醫院時,浩二郎躲在棉被裡,痛哭流涕地道歉。   平安無事就好。   父親隔著棉被緊抱浩二郎。此後,浩二郎再也不曾夜晚入山。   浩二郎心中還有另一個同等重要的回憶。父親逮捕過的殺人犯來到家中。據說那人出獄後最想見到的人是浩二郎的父親。所以浩二郎的父親還特地迎接他帶回家中。   中學生的浩二郎認為父親把殺人犯帶回家,會對家人的生活造成威脅,是非常魯莽的行為。老實說,他覺得殺人魔很可怕,而且瞧不起有前科的人。這份心情反應在他的行為。五十歲左右的男性禮貌地打招呼,浩二郎視若無睹。   瞬間,父親揪住浩二郎的胸口,甩了他一個巴掌。只有一下,但他的身體至今仍記得那份疼痛感。   諒解犯錯者的心,給我變成那樣的人!父親說完話,緩緩鬆開緊揪胸口的手。   之後浩二郎聽母親說,那人是因為臥病在床的母親受不了病痛的折磨,苦苦哀求他殺死自己,才吞淚用枕頭悶死自己的母親。那男人害怕而選擇逃亡,躲避追捕。父親抓到他那天,回來說他工作很累,不停地揮舞竹刀到深夜。了解事情原委後,浩二郎仍無法理解自己被打的原因,因此憎恨父親。   臉頰的疼痛與隔著棉被的擁抱,反覆出現在他的腦海中。直到某刻,他頓時豁然開朗。   對弱者的慈悲。   一邊是反省自己失敗而哭泣的兒子,一邊是親手殺死不希望她死的母親並在監獄服完刑的犯人,兩者共通點是精神上都非常軟弱。原來父親在教導自己,這種人需要的是,關懷。   要是父親還活著,看到因為兒子浩志之死弄到身心俱病的妻子,會對她說什麼呢?看到那個懷疑兒子的死因不單純,為了調查出真相,不惜脫離組織的刑警,又會對他說什麼呢?思及至此,浩二郎腦中掠過父親的擁抱。   一起受苦,不也是慈悲嗎?   浩二郎提出辭呈後,心境反而海闊天空。   婦人道別時不停點頭道謝。   對人來說,某樣東西背後隱藏的回憶,重要性遠大過於本身的價值。有時,活過的足跡就是生存的意義。浩二郎從婦人身上體悟到這個道理。   做為一個刑警,成天看到人心黑暗面的浩二郎,感覺心靈被洗滌一番。婦人極度珍惜色澤斑駁的錢包,以及回憶兒子康泰時受到鼓舞的樣子,浩二郎開始覺得,幫忙別人尋找與回憶相關的人、事、物,是很有意義的事。   與妻子兩人把時間花在幫助有困難的人,思考後行動。當志工也行,只要幫到別人,對於無法將浩志之死便成回憶的妻子來說是很好的精神復健。他抱著這樣的心情,從事回憶偵探這份工作。   他在自家掛上看板後,立刻引來當地媒體的採訪,委託量大增,主要的案件大多是幫忙戰後世代尋找遺失的物品。免費調查反而讓人起疑竇。媒體上開始出現這樣的聲音。另一方面,委託人開始有人願意支付一筆遠高於必要開銷的偵探費。於是,浩二郎決定將收費標準訂為必要開銷加上報告製作費,成為真正的「回憶偵探」。   續住在原本的家會阻礙妻子復原,他們買下前屋主是稅務代理士用來作為住家及事務所的物件作為「回憶偵探社」的現址,正式開業。   浩二郎深切體悟到,回憶就像一把雙面刃。它可以使人禁錮在內心世界,就像自己的妻子,也可以成為人活下去的動力,就像珍惜錢包的婦人。   但人生無非就是回憶的累積。不管好或不好,都是活過的證明。喜怒哀樂事全藏在回憶中,這些回憶充滿人性,把它們挖掘出來,就是回憶偵探的工作。   若真心想與他人的回憶打交道,就須以慈悲的目光看待他人。他彷彿聽到死去的父親會這麼說。   透過回憶偵探這份工作,浩二郎相信,總有一天自己與妻子都能接受浩志之死,並一起取出存放在事務所三樓的兒子的遺物,把它變成回憶。

作者資料

鏑木蓮

1961年於京都市出生。當過補習班講師,於教材出版社、廣告代理商任職,1992年成為獨立的廣告文案撰寫人。畢業論文是〈江戶川亂步論〉。 2004年以短篇小說〈黑鶴〉獲得第一屆立教池袋貓頭鷹文藝獎。2006年以《東京歸鄉》獲得江戶川亂步獎。《尋找回憶的偵探們》描繪京都「回憶偵探社」為委託人尋找回憶中重要的人事物,故事同時呼應日本戰後社會,感人至深,深受廣大日本讀者好評。 相關著作:《尋找回憶的偵探們》

基本資料

作者:鏑木蓮 譯者:鄭舜瓏 繪者:Lyrince 出版社:獨步文化 書系:NIL 出版日期:2016-03-01 ISBN:9789865651534 城邦書號:1UY008 規格:平裝 / 單色 / 352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