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as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翻譯文學 > 歐美文學
光陰祕密 真愛時差系列二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內容簡介

◆非讀不可!首集出版旋即攻占誠品青少年文學暢銷榜! ◆媒體盛讚!痴情媲美《時空旅人之妻》、驚喜更勝《時空永恆的愛戀》! ◆讀者陶醉!亞馬遜書店、好讀網超過八成書評中,半數給予五星滿分! ◆電影計劃!預計由《鬼入鏡》大導陶德.威廉斯拍攝指導! ◆世界風潮!全球超過二十國爭相翻譯、出版! ---------------------------------------------- 「我對妳沒有任何秘密。」 「但是你將我變成秘密。」 以謊言守護的愛情,以犧牲成就的眷戀。 ---------------------------------------------- 1995年,芝加哥 我不應該在這裡的。但我還是來了。 穿越時空的副作用越來越嚴重,時空秩序在脫軌與正常間遊走。 而妳,早已同意加入這場全世界最扭曲的遠距離戀愛。 2012年,舊金山 我們的相聚與分離,改由時光機制掌控。 被留在原地的人,心中的痛苦與糾結永遠超過離開的人。 十七年的光陰,是我們無法跨越的永劫。 2005年,芝加哥 妳更美了,風趣如昔,光采依舊,且身邊多了個他。 我的缺席,難道才是解答? 我只想知道,妳是否還會對我微笑。 ---------------------------------------------- 安娜與班尼特是一對跨越時空的戀人。 雖然班尼特無法長時間待在過去,但他們深信,只要心中有愛,一定能度過所有難關。 直到班尼特意外撞見一幕他不該、也不希望看見的畫面, 此後,他下的每個決定,都將牽動他與安娜的未來…… 「那是我的未來。」 「而且我要妳成為其中的一部分。」 ---------------------------------------------- 「劇情峰迴路轉,動人心弦,緊扣現在與未來,巧妙地串起愛情、悲傷與憤怒,最後的秘密,更是令人大開眼界。」 ——《書單雜誌》 「溫暖人心的穿越時光愛情故事,讓讀者不自覺為這對挑戰命運的愛侶加油打氣。」 ——《出版者周刊》 「史東的小說處女作,既浪漫又激情,膾炙人口……對於喜好浪漫冒險故事的讀著,勢必能引起共鳴。」 ——《校園圖書館雜誌》 「一場美麗又獨特的愛情故事。」 ——梅麗莎.瑪爾(紐約時報《The Wicked Lovely series》暢銷作家)

內文試閱

  一陣劇烈的疼痛排山倒海而來,我甚至連扶住東西的機會都沒有就往前一倒,整張臉朝下撞上地面,當我睜開雙眼時,眼前一大灘血。根據地毯上的圖案,我知道自己在爸爸的辦公室。   這裡沒有草叢,沒有樹,沒有安娜。沒有車庫,沒有吉普車。   我朝爸爸皮革椅旁的茶几爬去,我試著抓著茶几將自己撐起來,但是軟弱無力的雙腿讓我整個人往側面倒,重重摔落在腳凳上。我感覺腳凳正從我下方滑出去,我試著抓住但卻徒勞無功,轉眼間我又倒臥在地面上。   我上衣胸口浸滿了血,而且情況越來越糟糕,我可以感覺濃稠溫暖的血液正流經我的上嘴脣,滲進我的嘴裡,充滿令人噁心的金屬味。我抓起衣服乾淨的一角,用力捏住鼻子。我再次坐起來,努力把頭往後仰,茶几的一角正好卡在我後頸,很不舒服。   每次眨眼,我的眼球便有如火燒般灼燒,斗大汗珠不斷從前額滑落。我的頭劇烈疼痛,嘴巴好像塞滿了棉花球。   下一秒,眼前忽然一片黑。   「班尼特!」聲音很遙遠,很模糊,我聽不出是誰。我試著睜開雙眼,但是眼皮卻不聽使喚。「班尼特,醒醒,快喝這個。」   「安娜?」我什麼都看不見,我想說「我在哪裡?」,卻只能發出含糊的聲音。我再次試著睜開眼睛,終於看見一道光線。我摸摸地板,試圖尋找線索,柔軟的觸感,像個地毯。「安娜?」我又問一次。   「班尼特。」有一隻手放在我的肩上。我的脖子癱軟無力,我得使盡吃奶的力氣才讓頭擺正。   「我在哪裡?」我再試一次。這次發音清楚一些了,但還是沒有人回答我。   肩上的那隻手用力捏了捏我。「快喝這個,兒子。」   我感覺嘴脣上有個冰涼而平滑的東西,在我還無法思考那是什麼時,某個冰涼的液體已經滑上我的舌頭,但當它經過喉嚨時,卻猶如火般灼燒。我顫抖了一下,將杯子推開。   「再喝一點。」他說,杯子再度貼上我的嘴脣。我先是小口啜飲,當水逐漸變得甘甜滋潤時,我朝水杯靠近,渴望能夠喝更多。水杯底部被抬起,我大口大口地喝,直到喝光最後一滴水。   「很好,好多了。」我張開雙眼,看看爸爸正憂心忡忡地望著我,他的手再次放到我的肩上。我聽見他將杯子放到我身旁桌子上的聲音。「你有辦法坐起來嗎?」我微弱地地點頭,然後用盡全身的力氣將自己從地板上推起來。   這次的流鼻血跟上次完全不同。我的T恤整個浸滿了血。我想起那個感覺、鮮血在嘴裡的味道,我忍不住一陣噁心,手一軟,再次跌到地上。爸爸伸手抓住我的肩膀,把我扶起來。   「我再去幫你倒水,我馬上回來。」   我想請他改倒室溫水,但是在我還來不及開口前,房門已經關上。我望著天花板,看著一個小小的裂縫。我不願意闔上雙眼,即便我的眼眶已經燒灼得佈滿淚水,我仍強撐著。   幾分鐘後,爸爸帶著一杯水回來,他將水杯塞到我的手裡,然後將一條冰冷的毛巾放在我額頭上。他打開我的另一隻手,將三顆藥丸放在掌心。我朝他無力地搖搖頭。「這只是止痛藥。」他說。「吃下吧,會舒服一點。」   我想告訴他頭痛是正常的,它會自動逐漸緩和,我只需要水、咖啡,以及二十分鐘的休息。這讓我想起這次的劇痛與先前的經驗大不相同,所以我自以為的經驗,或許不適用於現在的情況。我把三顆藥丸送進嘴裡,爸爸看著我將藥丸吞下去,然後大口喝下水。   我的手還顫抖著,所以我將雙手握拳,放在身體兩側。「我去幫你拿件乾淨的衣服。」他邊說邊朝門邊走去。   「爸。」我再次望向天花板的小隙縫,但我從餘光看見他停下腳步。   「你可以留在這裡嗎?拜託?」我問,他立刻轉身回來,坐在腳凳上望著我。我們就這樣坐著好長一段時間,沉默不語。   「你準備好告訴我這段時間你去了哪裡嗎?」他問。   我用指關節用力搓揉著太陽穴,看著爸爸辦公桌後方牆上的時鐘。我瞇著眼睛想看清楚,但指針卻不斷失焦。「我去了哪裡?」我問,強迫自己回想剛才發生了什麼事。我們本來在等待新聞報導,看看是不是跟我們第一次讀到的版本不同。接著我去找安娜,然後我的眼前一片漆黑,當我再次睜開眼時,我渾身是血地倒在地上,爸爸則拿著水在我旁邊。「現在幾點?」我的聲音還是很微弱沙啞。我抓了抓喉嚨。   雖然時鐘就在牆上,但他還是低頭看手錶。「剛過兩點,班尼特,我需要知道你去了哪裡。」   「剛過兩點?」我重複說著,完全忽略他的問題。我更用力地搓揉太陽穴。這不合理啊。我出發去見安娜時,已經四點了。   這時我才意識到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我被踢回來了,而且踢得很慘。   當一切在我腦中逐漸串起來時,我的心跳開始狂奔。根據我在樓上印出來並拿下樓給爸爸看的那則新聞報導,那場意外大約發生在三點半。我們還沒回去改變那場車禍。   此時我完全清醒了,我睜大雙眼轉頭望向爸爸。這突然的舉動讓他嚇了一跳,我接下來的語氣充滿驚恐。「請告訴我我們阻止它了,我們阻止它了,對吧?」   他露出困惑的表情。「阻止什麼?」爸爸問,我的手開始發抖。「班尼特,我需要知道你去了哪裡。」   「那些腳踏車?」我的語氣讓這句話聽起來像個問題。我忍不住握拳。   「那些腳踏車?」他的聲音充滿狐疑。他不知道我在說什麼。我們沒有阻止它。我被踢回來了,我們最終還是沒有阻止它。我將臉埋進手裡。   「爸。」我說,沒有抬起頭。「有一場貨車與腳踏車的車禍,我們一起穿越時空回去……我帶著我的滑板讓他們轉移注意力,拖延時間,你也在旁邊幫忙,有個小女孩--」我開始哽咽。   「我知道。」他說,彷彿現在除了我的身體狀況之外,他也開始擔心我的智力狀況。「她沒事,他們都安然無恙,就像你那時候說的。」   我抬起頭來,看著爸爸。「什麼?你確定?」   「非常確定,我一直在家裡等你回來,想給你看那則報導。」他聽起來非常肯定,但我一直盯著他,彷彿我正等著他改口。「後來的新聞報導內容就和你預測的一模一樣,有個青少年開著貨車撞上建築物,新聞裡完全沒有提到騎腳踏車的那一家人。」   他還記得,如果他記得,表示這確實發生過,我沒有將它抹滅掉。雖然這沒有道理,但我還是忍不住露出微笑,但是這一動,我的臉彷彿要碎了,原來我的臉部肌肉非常僵硬緊繃。我搔搔皮膚,然後看著自己的手指頭。上頭滿是乾掉的血塊,但我根本不在乎。我笑了一下。   「班尼特,那是昨天的事了。」   我整個人僵住,臉上的笑容頓時消失。「什麼?」   爸爸點點頭。爸爸看著我,彷彿我已經發瘋了。   「昨天?不……不可能。」我剛剛還在自己的房間。我剛剛還跟安娜在一起。   「班尼特,現在是星期四的下午。」他挪動腳凳朝我靠近,似乎正謹慎思考如何對我說。「你媽和我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昨天你離開我的辦公室,說要上樓寫報告,後來你媽媽上樓叫你吃飯,但是卻找不到你,你整個晚上都沒有回來,我是一個小時前才在這裡發現你。」   我回想起那天。我甚至無法將這幾個字說出口。星期四?   「兒子。」爸爸緩慢地吐出每個字,彷彿我需要比平常更多的時間來理解他即將說出的話。「那場意外是昨天的事,你還記得你回來之後發生什麼事情嗎?」   我試著回想。我記得我們從車禍事件回來之後,我離開爸爸的辦公室,我走上樓,從書桌抽屜拿出明信片放進背包,我閉上眼睛,去到西湖高中旁的越野訓練場,我躲在路線旁,聽著安娜與隊友討論那張明信片,安娜很快就發現躲在樹叢後的我,我們說了一下話,我本來還感覺很好,但接下來一陣刺耳的聲響讓我正面摔倒在泥土地上,接下來,我就出現在爸爸的辦公室。這一切都發生在十五分鐘前,頂多二十分鐘前。   但是事實卻非如此,那已經是昨天的事了。   「班尼特,我需要知道你去了哪裡。你得老實告訴我。為什麼你整個晚上都沒有回來?」   我該怎麼老實說?我不再看著爸爸,只是搖搖頭。我沒辦法老實說,因為我根本不知道我去了哪裡。   我看著他的雙眼。「爸,我真的不知道。」   他的表情透露出他不相信我,他嘆了一口氣,讓我更清楚他意思。「不要對我說謊,班尼特,你怎麼可能不知道自己過去二十二個小時在哪裡?」   二十二個小時?我的下巴掉了,瞪大雙眼看著他,我搖搖頭。我不知道。我發誓,我真的完全不曉得自己去了哪裡。   從我的表情,爸爸應該看出來我並沒有撒謊。「你是真的不知道,班尼特?」我更用力搖搖頭,然後雙手抱膝,將臉埋在大腿裡。這不可能是真的。   「我不在的時候,發生了什麼事?」我問,頭仍深埋在大腿中。   他猶豫了一會兒,彷彿在斟酌如何說出口。「我把一切都告訴你媽了。」他小聲地說,我立刻抬起頭來。「當你一直到半夜都還沒回來時……」他的聲音變得微弱。我再次將頭埋進膝蓋。   「你記得最後一件事是什麼?」   我決定說謊。「坐在房間寫報告。」   「然後呢?」   我想了一分鐘,決定繼續扯謊。「然後就在你辦公室的地毯上。」   我得回去告訴安娜我沒事。我竟然讓她一個人站在樹叢中,眼睜睜看著我消失不見。我向她承諾過,再也不會那樣對待她。這時我忽然想到,會不會我根本沒有離開?會不會過去這二十二個小時,我一直都在哪裡,只是我不記得?   「聽著,昨天你的舉動非常值得讚賞,你應該以自己為榮。」   「可是?」我問。   「可是那非常危險。」他指著地毯上的一大片血。「班尼特,你是個聰明的孩子,你也已經知道了,但我覺得有必要再告訴你一次,一切到此為止。」他挪動腳凳,再次朝我靠近。「你之所以會這樣,全是因為時空旅行,你也知道,對吧?」   我傻楞楞地望著他。   「你媽說的沒錯,這太危險了。」   我緩緩吸氣,思考著他說的話。不只媽媽說得沒錯……我也是。我一直知道自己不該插手改變過去,即使那些人很可憐,但是根本就沒有所謂的「第二次機會」。   幫助艾瑪之後,我感覺很棒;避免火災發生之後,我也感覺很棒。上次從艾凡斯頓鎮回來後,我確實有流鼻血,但我沒想到它們彼此有關連。現在我莫名失去了二十二個小時,還倒臥在血泊中,事情再清楚不過:這一切都環環相扣。我可以用這個天賦行俠仗義,但是我得付出代價。   「媽媽在哪裡?」我問。   「睡了,她整晚沒睡,剛才我終於說服她去休息一下,她一定很高興知道你安全回來了。」爸爸站起來拍拍褲子上根本不存在的灰塵。「她對我非常生氣,她認為是我指使你。」   「她為什麼會這麼想?」   他聳聳肩。「因為我就是這麼跟她說的,而且,這確實是我的錯,沒錯,這個主意是你想的,但是慫恿你去做的人卻是我。」   「你才沒有。」我說,但是已經來不及了。他洩氣地望著對面的牆壁。   「爸?」他再次看著我。我想起我如何踩著滑板從階梯上俯衝而下,然後假裝摔倒受傷。我想起那個小女孩臉上的表情。我想起當一切都結束後,爸爸給我的擁抱。「那真的很難忘。」   「確實很難忘。」然後我又看見了:當我們剛回來時他臉上的那個表情:勝利而滿足。當我想起這可能是我最後一次看到這個表情時,心裡不免一陣失落。「其實我還滿期待再來一次的,但是……唉,算了。」他搖搖頭,一隻手放在我的膝蓋上。「謝謝你帶我一起去。」他安慰地輕輕搖我的腳,接著,為了找點事做,他伸手拿起我背後桌上的水杯。「我再去幫你倒水,我馬上回來。」   當他一走出房間,我立刻起身,但是我的雙腳一軟,差點跌倒,我趕緊扶住椅子的把手,穩住身體。當我往門口走去時,我注意到爸爸桌上亮著的電腦螢幕,我忍不住想親眼讀一下那篇新聞報導。   我蹣跚地朝辦公桌走去,做在皮革椅上,伸手拿滑鼠。我原本打算開啟瀏覽器視窗,但此時才發現根本不需要,因為螢幕上早就有個開啟的視窗了。這是今天早上的新聞,內容描述一位住在附近的失蹤男孩,目擊者最後看見他在公車站,但卻始終沒有抵達學校。   剛才爸爸說他很期待再來一次,原來是真的。   他已經找到下一個對象了。

作者資料

塔瑪拉.愛爾蘭.史東

基本資料

作者:塔瑪拉.愛爾蘭.史東 譯者:游鈞雅 出版社:尖端 書系:潮流文學 出版日期:2015-10-16 ISBN:9789571061528 城邦書號:SPB7H000004 規格:平裝 / 單色 / 304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