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年慶
周年慶 周年慶
目前位置: > > >
微光的翅膀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微光的翅膀

  • 作者:Misa
  • 出版社:城邦原創
  • 出版日期:2015-10-01
  • 定價:240元
  • 優惠價:79折 190元
  • 書虫VIP價:190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80元
本書適用活動
周年慶\年度TOP 3本75折,好書讓你10連勝
  • POPO城邦原創‧新書快訊/三本75折

內容簡介

博客來|金石堂|蘋果日報 暢銷美女作家 Misa 繼《青春副作用》後,又一深情虐戀之作 我們時常太晚懂得,要如何愛一個人。 是你讓我不再孤單,所以我緊抓著你, 折斷你亟欲飛翔的羽翼。 我一直在找尋一個跟我一樣寂寞的人, 陪我度過每次天黑。 媽媽在我很小的時候就拋下了我, 我覺得自己死掉了,在媽媽轉身離去的那個晚上。 我不想再跟任何人親近,也不想任何人親近我。 這並不難,只要不怕傷害別人,也不怕傷害自己。 宇文謙在我過得最糟糕的時候,來到我身邊, 他見過最真實的我,包括我的脆弱與黑暗。 他喜歡我,我知道。 是不是因為知道他喜歡我, 所以我才敢如此肆意揮霍他給予的溫柔? 宇文謙身上從來都長著一雙翅膀, 只要他想,隨時可以振翅飛往另一片燦爛寬廣的天空。 他是為了我,才收斂起翅膀,停留在有我的地方。 但我沒有想過,有一天, 我會成為折斷他翅膀的那個人……

內文試閱

  我時常反覆做著同一個夢。   夢裡的背景有時候是雨天,有時候是陰天,有時候是豔陽高照,有時候卻是寒冷刺骨的下雪天。   唯一不變的是我的哭聲,以及她的背影。   在夢中,我追著前方的女人,哭喊得聲嘶力竭,那聲音彷彿不像從我的喉嚨中發出。   我朝她伸手,手掌小小的,我這才意識到夢中的自己依舊是個孩子,所以無論我如何奔跑,與前方的女人始終都保持著一段長長的距離。   她並沒有意願停下來,甚至覺得我的追趕對她是種困擾,修長的雙腳越走越快。   「不要丟下我,媽媽!」   童稚的嗓音飄散在風裡,她卻更加快了腳步,高跟鞋踩在水泥地上的扣扣聲,就像是冰錐般一次次刺入我心中。   我老是夢見這幕場景,但我已經不再想念媽媽。   我不記得她的長相,也遺忘了和過往她相處的點點滴滴。   甚至連這場夢是否是曾經發生過的現實,我都覺得懷疑。   然而,   每當在夢中我一次次被媽媽丟下,一個人站在馬路上無助大哭的時候,他總是會出現。   他總是會帶著微笑牽起我的手,輕聲對我說:「有我在,我永遠都會在。」   溫暖的話語、溫暖的他。   ﹡﹡﹡   我玩弄著手上的指甲,不時抬頭看向前方巷口,又低頭拉扯指甲邊緣的死皮,然後再次抬頭張望,依然沒出現熟悉的身影。   「他死定了,居然敢遲到。」我碎念著,指甲邊緣的死皮因為我的拉扯而紅了一塊,微微刺痛,紅色血跡慢慢滲了出來。   我用口水舔了舔指甲,在路邊找了張椅子坐下,轉移目標。   這次的目標是我的膝蓋,微長的指甲不斷在膝蓋上來回戳著,白皙的肌膚上浮現指甲的印痕,泛起了一片紅。   「妳又在幹麼?」一道影子落在我的膝上,他的聲音在我頭頂響起。   我不悅地抬頭,「你遲到了。」   他看了手錶一眼,「我沒有遲到。」   「有。」   他微笑著將手錶轉向我,「妳看,我們是約七點,現在是六點五十五分,我還早到了。」   「比我晚到就是遲到。」我說。   「哈,蘇子毓,永遠都是妳有理。」他絲毫沒有不開心,溫柔一如往常,「但我覺得是不是要更改一下約定的地點?我來妳家前會先經過公車站牌,而我們也是要在那裡搭公車,何不直接約那裡碰面?」他提議。   「要我自己走去公車站牌?不可能。」我斷然否決。   「我想也是。」他聳聳肩,對我伸出手。   「你忘了答應過我的事?一輩子的約定。」我將手上的書包交給他,他很自然地接過,背著兩個書包往前走。   「我沒忘啊。」他朝著陽光前進的背影,就像是我夢裡看見的他一樣,他側過頭說:「我永遠都會在。」   我哼了一聲,著實覺得安心,跟上他的腳步,走在他身邊。   他叫宇文謙,說過會一輩子陪伴我的男孩,從那時候到現在已經過了好幾年,依然在我身邊。   早晨的公車人滿為患,宇文謙為我找到絕佳的位置,讓我倚靠在窗邊,他則站在我面前,為我擋去其他人的推擠。   「開學第一天人這麼多,早知道就提早半小時出門。」   在公車司機第二次要求公車站牌乘客改乘下一班時,我不免抱怨。   宇文謙嘴角勾起無奈的微笑:「是啊,我昨天也這麼提議,但是是誰說沒有這個必要?」   我眼珠骨碌碌地轉動了一圈,「是我,那又如何?」   「沒有如何。」他又笑了。   我看著自己身上的酒紅色百褶裙、菱格領帶,又看了看宇文謙的黑色長褲與領帶,「為什麼男生的制服褲不是酒紅色?」   「那能看嗎?」   「但這樣看不出來是同一所學校的制服。」   「有啊,領帶不是一對嗎?」他修長的手指拉起我的領帶,另一手則勾起他自己的領帶,一紅一黑,同樣是菱格圖案。   「很難看得出來。」我不服氣地說。   突然司機先生一個緊急煞車,車上的乘客全都站立不穩、劇烈晃了下,後方有人撞上了宇文謙,導致他拉起領帶的手朝我身上壓來,不偏不倚,就落在我胸前。   「對不起。」他抽回手,側過臉看著其他地方,耳根泛紅。   「這又沒什麼。」我平靜地說著,清楚看見他的側臉浮上有些黯然的神情,「青梅竹馬不用在意這些。」   「嗯,也是。」他看向我,言不由衷地笑著。   他喜歡我,我知道。   ﹡﹡﹡   我和宇文謙從七歲就認識了,見過彼此最自然、醜陋、任性、胡鬧的一面,正確說起來,是宇文謙見過所有的我,包括我的脆弱與黑暗,然而在我記憶中的宇文謙,永遠都面帶微笑。   不論是八歲的他、十歲的他、十三歲的他,甚至到了現在,十六歲的他,幾乎只有身高抽長了,他的表情與溫柔,全都一如以往。   有段時光,我幾乎每晚都在哭泣,哭著睡著,然後又哭醒過來,阿姨拿我沒輒,從一開始的擔心轉變成後來的怒氣。   「妳是要哭多久!妳媽不會再回來了,妳再怎麼哭都沒有用了!」在某天夜裡,我又因為重複媽媽離去的夢境而哭得驚醒過來時,阿姨對我怒吼。   當時才七歲的我,其實真正哭的,並不是媽媽的離去,而是——被捨棄的不安全感。   「妳這樣罵她有什麼用,她聽得懂嗎?」阿嬤從另一個房間跑過來,怒叱阿姨,「來,子毓,來跟阿嬤睡。」   「媽,當初就是妳太寵姊了,寵到她現在小孩不要了,直接往這裡丟!」阿姨的怒吼,在阿嬤關起門後轉為哭聲。   阿嬤一手握著我的手,另一手輕拍著我的背哄我入睡,不管我驚醒了幾次,哭了幾次,那雙充滿皺紋的手依舊沒有離開。   只要我進入睡眠,幾乎都會讓這樣的夢境給嚇醒,即使在學校的午休時間也不例外,當我第一次從桌子上摔下來,失控地大吼大叫的時候,阿姨被找來學校。   「曾小姐,請問您是子毓的……」國小班導是一位新進的女老師,我是她帶的第一個班級,才剛擔任班導就遇到我這樣的學生,老師顯得很緊張。   「我是她阿姨。」阿姨不耐煩卻又眼帶憐憫地看了看我,接著嘆了一口氣,「學校有強制學生要午休嗎?」   「咦?啊……是沒有,但我們會希望孩子可以補充體力,在中午的時候休息……」   「妳也看見了,蘇子毓睡著就會發瘋,所以別讓她睡,看要讓她在教室看書還是要她去圖書館看書都行,這樣問題就解決了。」阿姨瞥了手錶一眼,身上還穿著銀行行員制服的她站起來,「我要回公司了。」   「曾小姐……」老師急忙站起來。   「蘇子毓,妳最好安份點,不要給我添麻煩!」阿姨瞇起眼睛囑咐我,我順從地點點頭,看著阿姨頭也不回的身影,以及老師連忙追上去的慌亂姿態。   阿姨和媽媽是姊妹,我卻不知道她們長得相不相像。   在我模糊的記憶之中,「媽媽」好像很溫柔,身上有著好聞的味道,然而在她將我丟下的那天,這一切彷彿都成了遙遠的過去。   我甚至開始懷疑,那些記憶是不是我杜撰出來的,其實我的媽媽一點也不溫柔,她不曾對我展現笑容、不曾做過一桌的溫暖飯菜、不曾在我生病時半夜好幾次過來查看。   關於她的容貌,我只記得她將我丟下的那天,那帶著困擾與不悅的側臉。   「回去,蘇子毓。」   以及那冰冷的話語。   我站在導師室的窗邊,看著一路追著阿姨到校門口,最後在阿姨搭上計程車後沮喪地轉過身的老師。   「子毓,妳在家……」當老師回到導師室的時候,無奈與挫敗完全顯露在她的臉上,她看著我的臉,停頓了一下,摸摸我的頭說:「如果發生任何事情記得告訴老師。」   「我午休的時候可以去圖書館嗎?」我只回了一句話。   老師同意了,於是我成為全校唯一一個獲准在午休時間進入圖書館的學生。   我喜歡拿著艱澀難懂的書籍,坐在窗邊的位子,凝視著窗外的落葉,就這樣發呆。   腦袋什麼也不想,什麼也不用在意,只是放空,彷彿一切煩惱都會就此遠離。   而有時候,我會挑選童話故事翻讀,看著灰姑娘的母親死去、被繼母和姊姊虐待,我會暗自慶幸,自己還不算淒慘。   阿姨雖然對我很凶,卻不會虐待我,我很幸運了。   「蘇子毓,為什麼只有妳中午可以去圖書館?」四、五個班上女生把我圍在中間,提出質疑。   「因為我阿姨請老師讓我中午去圖書館。」基本上我這句話並沒錯,但我卻沒有解釋老師為什麼會答應。   於是班導遭受到家長不斷湧來的質疑聲浪,質疑她為何讓我擁有特權?   年輕的導師抵擋不了壓力,於是坦白說出我中午無法入睡的原因,眾人面面相覷,終於沒了意見。   然而班上同學之間卻耳語四起。   「是呀,蘇子毓睡覺睡到一半都會尖叫。」   在那懵懂的年紀,孩子們無知的話語,對我雖然不至於構成傷害,但依舊讓我難受。   我可以感受到同學們的異樣眼光,有個男同學甚至直接當面問我:「妳是夢到妳媽媽把妳丟下嗎?」   我生氣的並不是這句話,而是他笑著說出這句話的模樣。   他帶著好奇與玩笑來刺探我的痛苦。   你可以待在有媽媽的家中,可以吃著媽媽做的熱騰飯菜,可以抱怨媽媽管得太多。   而你卻用嘲笑的語氣來問我這個問題。   所以我握緊雙拳,抬頭看著他說:「我夢見你死了,死得好可怕,全身都是血,所以我才會尖叫!」   男同學的笑容僵在嘴邊,臉色一陣青一陣白,迅速轉為憤怒,漲紅了臉,伸手推了我一把,力道過猛,我整個人跌倒在地。   班上圍觀的同學一陣驚呼,所有人往退後了一大步,而我內心湧上一股難以抑制的激動情緒,我站了起來,對著那個男同學惡狠狠地喊道:「你的眼睛掉出來了、頭被壓扁,一片血肉模糊,流了好多好多血,你媽媽在哭,因為你死掉了!你死掉了!」   說完我像是得了失心發瘋似的高聲尖笑,那個男同學一邊放聲大哭,一面衝向我,雙手用力搥打在我的臉上。   我不害怕,我覺得很開心,同時也很傷心。   同學們尖叫連連,我的臉頰被揍得發疼。   這時,幾個老師衝進教室,詳細情形我記不太清楚了,只記得自己嘴裡不停瘋狂大喊:「你死掉了!你死掉了!所有人都死掉了!」   我也死掉了,在被媽媽丟下的那一個晚上。   我就死掉了。

作者資料

Misa

該是實際的金牛但腦袋卻充滿幻想。喜歡獵奇及不完美結局,認為悲傷比喜悅停留人心更久,但依然試圖寫出最完美的結局。希望創作的故事能引起共鳴,哪怕只有一點點,只要讓你回憶起時,能勾起微笑或皺了眉頭,那便足夠。 曾出版《第二次初戀》、《總會有一天》、《秋的貓》、《這個寒冬不下雪》、《青春副作用》、《微光的翅膀》、《黑夜裡的螢光》、《人魚不哭》、《閣樓裡的仙杜瑞拉》、《湖岸邊的黑天鵝》、《在沒有你的世界沉睡》、《我想聽見你的聲音》、《最親愛的我們》、《那年夏天,她和他和她》、《未凋零》、《世界唯一的花》、《嘿,好朋友》、《我在昨天等你》、《小羊不會唱情歌》、《我在昨天等你》、《當風止息時》、《無盡之境》。 個人專頁:http://www.popo.tw/users/ikumisa FB粉絲團:尾巴Misa www.facebook.com/IKUMISAMISA 相關著作:《小羊不會唱情歌》《嘿,好朋友》《我在昨天等你》《世界唯一的花》《戀愛本就是場病》《未凋零》《那年夏天,她和他和她》《最親愛的我們》《無盡之境03(完)抉擇》《我想聽見你的聲音》《無盡之境02追尋》《無盡之境01長生》《在沒有你的世界沉睡》《很久很久以前》《湖岸邊的黑天鵝》《閣樓裡的仙杜瑞拉》《當風止息時05忘卻的思念(完)》《當風止息時04被扼殺的真相》《人魚不哭》《她們》《黑夜裡的螢光》《當風止息時03窺視者》《當風止息時02亡靈的筆記本》《微光的翅膀》《當風止息時 01琉璃鬼殺》《當風止息時 01琉璃鬼殺(L夾珍藏版)》《青春副作用》《戀之四季:春夏秋冬系列番外合輯》《這個寒冬不下雪》《秋的貓》《總會有一天》《第二次初戀》

基本資料

作者:Misa 出版社:城邦原創 書系:戀小說 出版日期:2015-10-01 ISBN:9789869212823 城邦書號:3PL047 規格:平裝 / 單色 / 288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