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閱節
目前位置: > > > >
白與黑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內容簡介

◆跨越半世紀.歷久彌新的迷人經典.Amazon日本讀者四顆星推薦 ◆永遠的名偵探——金田一耕助!全系列日本銷售突破5,500萬冊 耕助的皮膚白皙,個子矮小,招牌打扮是皺巴巴的和服。特別的是,他擁有許多名偵探不該有的怪習慣,像是思考之際喜歡抓搔蓬亂的雞窩頭,搞得頭皮屑滿天飛,一興奮就會口吃,甚至還會抖腳。此外,當他發現關鍵線索時,便會愉快地吹起口哨。雖然外表窮酸,卻有雙睿智的雙眼,登場角色最後總會傾倒在他溫暖誠摯的微笑下。 Ladies and Gentlemen—— 來讓我揭開妳們靈魂中最想隱瞞的醜陋之心! 數封雜誌報紙拼貼而成的瘋狂信件, 在平凡社區的軟弱人心中,注入化身野獸的毒素 凡人,成為惡魔 籠罩在惡意的風暴中,無人倖免 日光社區,一個寧靜平凡的社區,住著無數家庭,卻出現以中傷他人、陷害他人,破壞別人幸福為樂的惡魔。惡魔一次次寄出信件,引發一名女子的未遂自殺、一名女子的心碎,以及一名女子的死亡,但受邀調查事件而來到此地的金田一耕助,卻未及發現這一切,直到死亡事件開始蔓延…… 一日,私家偵探金田一耕助受到順子這名女性的邀請,到此地調查一封惡意信件。信件由剪成大小不一的雜誌字句拼貼而成,輕佻的口吻指責順子的外遇,引起她丈夫的懷疑,兩人大吵後,丈夫驟然失蹤。同時,順子也指出,這件事並非第一次發生,她的好友京美也收到類似信件,更讓人恐懼的是,信件中所講的皆為真實…… 金田一小心翼翼對照兩封信,信件都用「Ladies and Gentlemen」開頭,並用無比低俗的字眼揭露他人的隱私,宛如獠牙一般刺出男男女女內心不願面對的真相;他開始循線調查時,殺人事件於焉展開,一具屍體橫死,滿身焦油,完全焚燒面孔。而無名屍的身分,竟然就是順子懷疑的寫信對象,經營洋服店的神祕女子——片桐恆子!女子身分成謎,用假名來到此地、合約上的租屋保證人也不存在,更未曾留下任何一張個人的照片。 寫信人是誰,為什麼看得穿眾人掩飾的真相,惡意信件持續散布,順子失蹤的丈夫依然無蹤,信件所起的謠言,開始在全社區染上一層又一層,名為「人性」的毒素…… 一直到一九五七年,松本清張之社會派推理小說登場前夕,這段期間,日本推理文學的主流是解謎推理,其領導者就是橫溝正史。 ——文藝評論家 傅博

內文試閱

序章
  某日上午,詩人S.Y老師在散步途中於天空的彼方發現某個震驚世人之物,為之愕然無語,在原地呆立良久。   這個上午——是一九六○年職棒日本大賽開幕戰即將在川崎球場開打的當天早上,說得更明白一點,也就是一九六○年十月十一日上午十一點半左右。   其實S.Y老師原本受某體育報委託,撰寫此次日本大賽開幕戰的觀賽文章。但他近來身體欠安,而且他生來個性懶散,所以他直接一口回絶這項委託。   比起專程前往那滿是塵埃的球場,坐在硬得屁股發疼的座位上,緊張地觀賽,還不如待家裡靠在舒服的扶手椅上,打開電視看球賽,這樣還比較輕鬆。最近這種慵懶的想法,支配了S.Y老師的一切行動。   這樣的S•Y老師對於拒絕前往球場看日本大賽一事,還是覺得有點可惜。自己已有許久不曾親臨球場,很想到現場親身感受那激戰的興奮,這念頭在他拒絕報社的委託後,隱隱浮現心頭。   因此那天上午S.Y老師醒來後,最關心的便是當天的天色。一打開防雨門,亮晃晃射進屋內的,是晴朗的秋日。但之後不到一個小時,天色開始顯得詭譎多變。   畢竟前一天才下過大雨。要是這時候來一場小雨,比賽恐怕就會因為球場狀況不佳而取消。   這麼一來,S.Y老師所期待的電視觀賽樂趣可就泡湯了。   於是十一點多時,S.Y老師帶著愛犬卡皮出門散步。老師家位於小田急沿線的K臺地。來到臺地外郊處,便可望見川崎的天空。不管再辛苦,S.Y老師還是帶著愛犬卡皮前往觀察川崎的天氣狀況。   川崎的天色與此時S.Y老師頭頂上空的情況相去不遠,但不久,愛犬卡皮突然朝東邊的天空一陣狂吠,老師不經意地轉頭望去,不禁也為之茫然,當場愣住。   S.Y老師與愛犬卡皮在東邊天空看到了什麼呢?他們看到了現代的海市蜃樓。   不,真要說的話,其實是這樣的。S.Y老師在七月初到九月中這段時間,都在信州避暑。而他從信州返回後,恰巧遇上東京突然回溫的酷熱天氣,結果老師就此病倒,一直到兩、三天前才好轉。   因此S.Y老師已有三個月沒到那一帶散步。在這三個月的時間裡,現代的奇蹟突然出現在東邊的天空。   好了,我就別再故弄玄虛了。其實也沒什麼,就只是在這位慵懶的S.Y老師不知道的這段時間裡,一座社區就此建造完成。   不過S.Y老師是詩人。詩人有時就是會對平凡無奇的事產生感動。   事實上,當他望見那幾棟社區的建築聳立在灰濛的天空下時,他心裡大受感動。這處建築構成的聚落,呈現出拒絕一切裝飾和討好的樣貌,看在崇尚古風,仍過著上個世代生活的S.Y老師眼中,覺得它們既嚴肅又莊嚴。   而且似乎已有人開始在裡頭展開生活!   什麼時候冒出這樣的建築……?   不過真要說的話,其實是這麼回事。S.Y老師此刻所站的K臺地與該社區之間,有一座帝都電影的攝影棚。   當這座攝影棚後方架起鷹架,搭建鋼筋,灌進水泥時,S.Y老師不時會在散步途中看上起眼。向來粗枝大葉的S.Y老師一直誤以為那是帝都電影搭建的外景,而這處日出社區早在S.Y老師前往避暑前,亦即六月中旬開始,早已上演了各種人生百態。   卡皮猛然又是一陣狂吠。   S.Y老師這才發現,剛才卡皮之所以吠叫,並不是像他一樣因為詩人的善感而心靈為之震撼。   此時S.Y老師與愛犬卡皮所站的這處K臺地,聽說以前是皇家林地。   戰後將田地轉賣給附近的居民,皇家林地被鏟平,之後整面開闢成小麥田、旱稻田,或是地瓜田。而最近又傳聞有某財團會出資買下,建造飯店、學校,眾說紛云。   而且可能是日子不遠了,在今年春天之前都會耕種的那些田地,如今農民們都已抽手,任憑它化為雜草叢生的荒地。   在這整片荒地上,有一座隆起的山丘,形狀如同覆蓋的酒杯。這座直徑約二十公尺的臺地隆起處,其後方停著一輛轎車。而一名像是車主的男子,就站在山丘上。   卡皮就是對那名男子吠叫。那麼,為什麼卡皮覺得男子可疑呢?似乎是因為男子手持一副雙筒望遠鏡。   此刻S.Y老師和愛犬卡皮所站的這處K臺地,形成一處大斷崖,從臺地山腳往西的整面地,散布著引多摩川河水灌溉的水田,以及點綴於水田間的武藏野防風林。而在這些水田及防風林的後方,多摩川宛如一條衣帶,隱隱泛著白光。   站在山丘上的男子是拿著雙筒望遠鏡在欣賞多摩川的景致嗎?他應該不會像S.Y老師這樣擔心川崎的天色才對。   然而,就連粗枝大葉的S.Y老師也覺得男子舉止怪異。   男子此時背對著S.Y老師和卡皮。因此他雙筒望遠鏡的鏡片應該是不在卡皮的視線範圍內才對。如果卡皮敏銳的視線掌握到雙筒望遠鏡鏡片的異樣光芒,那男子一定是面向他們才對。   不,事實上,老師因卡皮那異樣的吠叫聲而轉頭時,男子也急忙轉頭,就在那一瞬間,雙筒望遠鏡的鏡片為之一亮,被S.Y老師的眼角餘光捕捉到了。   S.Y老師若無其事地轉頭望向自己背後。   順著男子和他之間連成的直線往遠方延伸而出,他發現會越過帝都電影攝影棚,落向那座社區的建築上。   S.Y老師有一位朋友是名偵探金田一耕助,但他自己卻是個很粗心大意的人。   不過,S.Y老師自己對於這座突然出現的社區已經嚇了一大跳,所以此時儘管有人拿著雙筒望遠鏡觀察該社區的景觀,他或許已覺得不足為奇。   「卡皮!卡皮!」   他安撫那隻仍吠個不停的柴犬,將原本解開的牽繩繫在項圈上。   「我們走吧。」   卡皮似乎還很在意那名男子,只見牠四腳穩穩踩著地面,尾巴往下直豎,喉中發出低吼。   但S.Y老師一樣不以為意。將牽繩前端的套圈纏向自己右手,對卡皮說道:   「我們走了啦,走了。」   S.Y老師走離山丘約十公尺後,背後傳來車子發動引擎的聲音。回頭一看,原本停在山丘下的轎車正搖搖晃晃地穿過荒地的雜草路面,往前方揚長而去。而坐在駕駛座上手握方向盤的,似乎就是剛才那名男子。車內沒坐其他人。   帝都電影的攝影棚剛好響起中午的笛聲,帶著卡皮在荒地上繞了一圈的S.Y老師,再次來到山丘下方。   這次再也沒其他人在場,於是S.Y老師牽著卡皮爬上山丘。他們向來都會在散步途中到山丘上休息,但四周荒蕪的景致一路侵蝕至此,繁茂的雜草長度及膝。   S.Y老師站著緩緩點燃一根HOPE牌香菸,再次望向東方的天空。   天空已逐漸轉亮,以這樣的天氣,就日本大賽的開幕戰來說,或許是再好不過了。   剛才深深吸引他目光的現代海市蜃樓,無視於街巷的喧鬧,悄靜且肅穆地矗立。窗戶大扇而且潔淨。可以望見窗戶上掛著像是洗過的衣服,證明這裡已有人居住。這海市蜃樓有五、六、七、八棟,不過海市蜃樓的後面還有海市蜃樓與之重疊,根本就是無限延伸。   S.Y老師不自主地嘆了口氣。他不懂自己為何嘆息,也許是過著隱居生活的S.Y老師,感受到眼前這座社區所帶來的壓迫感吧。   稍頃,老師搖了搖頭,與愛犬一同走下山丘。就像要甩除附在身上的惡靈般。   十五分鐘後,S.Y老師返回家中,以烏龍麵當午餐。擔心會高血壓的這位詩人,現在都盡量避免吃米食。   吃完烏龍麵後,時間正好十二點四十五分。S.Y老師打開電視開關,悠閒地靠在扶手椅上,而就在這時,他的好友金田一耕助正要走進那座令S.Y老師感受到沉重壓迫感,幾乎令他無法喘息的日出社區。……   從這時候起,這起詭異的連續殺人事件就此拉開序幕。

作者資料

橫溝正史(Yokomizo Seishi)

日本推理文壇泰斗 (1902-1981) 1902年出生於神戶市,小學時期即受歐美的翻案推理小說影響。1921年發表處女作〈可怕的愚人節〉。1925年與江戶川亂步初次見面,隔年遷居東京,加入《新青年》編輯部,之後陸續擔任過三本推理小說雜誌的主編。1932年辭去編輯工作專心創作。1946年春末,《本陣殺人事件》與《蝴蝶殺人事件》這兩部純粹解謎推理小說在雜誌上連載,大大影響了當時日本本土推理小說的創作水準與風格,開創本格推理小說的書寫潮流。1948年以《本陣殺人事件》獲得第一屆日本偵探作家俱樂部獎。其代表作有《蝴蝶殺人事件》、《本陣殺人事件》、《獄門島》、《惡魔前來吹笛》、《八墓村》、《犬神家一族》、《惡魔的手毬歌》等,暢銷數十年不墜。橫溝作品改編為電影、電視劇者不計其數,名偵探金田一耕助的形象深植人心。1981年12月因結腸癌病逝。《惡靈島》為其生前最後一作。

基本資料

作者:橫溝正史(Yokomizo Seishi) 譯者:高詹燦 出版社:獨步文化 書系:日本推理大師經典 出版日期:2015-09-01 ISBN:9789865651398 城邦書號:1UD043 規格:平裝 / 單色 / 448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