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眩談
left
right
  • 書已絕版已絕版,無法販售

內容簡介

日常風景歪曲傾斜,記憶瞬間混亂,黑暗中惡臭蠢蠢襲來, 雖然頭暈目眩,現實卻仍不動如山…… 「究竟是我成為異形,還是世界拒絕了我?」 ◎京極夏彥現代怪談全新境界! 滲出字裡行間的髒污,逐漸纏繞肌膚的濕氣, 喚醒你我不願面對的生死限界。 顛覆感官認知,解開想像的束縛, 眩惑人心的——極致怪談短篇集。 【故事簡介】 轉眼流逝的分分秒秒皆為過去的亡魂,殘存於嗅覺、視覺、觸覺、聽覺、味覺中, 稍一恍惚便會侵骨蝕髓,強迫重現我們最想消滅的人生影格。 〈廁所之神〉——為氣味眩惑 家裡瀰漫著臭味,線香、樟腦、黴菌、泥土與老人氣息,渾然一體。有些丟臉,但我不討厭。尤其是落後的掏糞式廁所,又髒又陰暗,但我總忍不住想進去…… 〈扭曲的觀音〉——為幻覺眩惑 有一天,我發現電線桿有點歪斜,之後不管是在教室拿出鉛筆,吃午餐時使用的筷子,洗澡的浴缸水面,甚至連母親的臉都像達利的畫般扭曲,究竟是怎麼回事? 〈怪奇姥〉 ——為興奮感眩惑 漫長冬雪封閉的村子,唯一的娛樂是六年一度的祭典,隨著熱鬧的太鼓與笛聲,期待的怪奇展示小屋將會到來。只是,我赫然想起青梅竹馬的女孩,在窺見小屋裡的景象後就人間蒸發…… 〈阿杢〉——為鄰人眩惑 上學途中,我們必定會碰到古怪的大叔「阿杢」。他喜歡沖著龜山同學喊「阿杢」,然後把額頭靠上去,可是龜山非常討厭,忍不住低吼:殺人凶手…… 〈Shirimizu桑〉——為老家眩惑 我衝動辭去工作,又耗盡存款,只得厚著臉皮投奔老家。其實,我內心相當不願意,因為那個家祭祀著來歷不明的東西…… 〈杜鵑乃湯〉——為溫泉眩惑 我來到一座交通不便的巨大旅館,不慎在與世隔絕的過時建築之間迷路,誤入隱密的溫泉。豈料,泉水異常黏稠,猶如人類體液,害我無法動彈…… 〈髻設尼坡〉——為記憶眩惑 我離開父親的法事會場,打算散步透透氣。走出寺院想爬上蜿蜒的坡道時,偶遇的老婆婆警告我,在那條坡道上會想起遺忘的回憶…… 〈昔塚〉——為過去眩惑 我向班上一個圓臉的毛衣女孩借漫畫看,暑假過後,教室裡卻遍尋不著她的身影,也沒人記得她。然而,那本沾滿油垢的書好端端留在我身邊…… 【何謂怪談】 遭遇到鬼怪——也就是幽靈、妖怪、怪物等超自然存在,或是碰上無法合理說明的不可思議現象之際,產生的恐怖、驚愕、怪異或是不可思議之感的情緒,透過文章(話術),讓讀者(聽眾)實際感受到這些情緒。 ——東雅夫(日本怪談雜誌《幽》總編輯) 【京極夏彥談怪談】 1、怪談是在日常的都市縫隙中遇到非常的怪異。 2、雖然寫文章也必須想像讀者的情緒,但我認為講怪談的基本,是實際觀察聽者的反應,配合對方的反應講述故事。不理解這個立場的話沒辦法寫怪談文章。 3、令眾人回憶起面對面講述怪談互相喚醒彼此恐懼之心的原初體驗。

內文試閱

廁所之神
  雲朵滾滾湧出。   天空是靛藍,而後轉為玄黑。黃昏已過,夜幕低垂,是傍晚與夜晚間的時刻。雲的境界處一片亮白,因太陰就在其後。   啊,分不清是清澈還是黑濁,多麼尷尬的色彩。分不清是黑是亮,多麼尷尬的天空。   奶奶哭個不停,吵得我受不了,只好走出玄關。喀啦啦打開門,站在水溝上褪色的木板處。   我仰望夜空。   得再暗一點,否則看不清星星。   今晚月光燦爛,但我其實不想看星星。盯著滲透在天蓋上一粒粒的洞孔,總覺得自己渺小至極,忍不住悲哀,想遠走高飛。   黝黑的電線桿屹立,一條條數不清的電線如吊橋般撓彎延伸,匯聚之處,亮著一盞盞肖似熟透鬼燈球的戶外燈。   對面人家已然一片漆黑,唯有屋瓦略略反射月光,形成奇妙的花紋,宛若長蟲的鱗片。   這塊——   從玄關到馬路,橫跨水溝架起的短木板底下。   以前有蛇。是有花紋的短蛇,父親抓來殺了。雖然噁心,但很好玩。雖然好玩,但很恐怖。快樂的事,和可怕的事,並無太大分別。說是以前,也只是去年的事,還是前年?   就在這裡吧。   我往下望。   地面一片亮澤。   水溝更是閃耀,約莫有污水流過。水溝兩側模模糊糊不知何物,白天看起來應該是草叢,但現在太黑,瞧不出究竟。   只看得出一根特別細長的草。   腳下的木板有些褪色,從一片昏暗中浮現。骯髒的木板乾燥粗糙,沾上灰塵、泥沙與垃圾,在濕潤的傍晚與黑夜的景色中,總顯得異質。倒也難怪,玄關的燈光,越過我的頭頂照亮木板。   是厭惡月光吧。   所以才顯得粗糙。   因此不顯得油亮。   電燈與我波長不合,像在太近的地方觀看電視。   明明白天沒有這種感覺,太陽就是如此強大。   我這麼想。那條蛇也一樣,或許是厭惡熾烈的陽光。要不然,怎會躲在骯髒水溝的褪色木板下?   父親殺了蛇。   啊啊,啊啊,聲音傳來。   好像狗。很像狗,但那是奶奶。日復一日,太陽一下山她就哭,放聲大哭。雖然沒流幾滴淚,卻哭個不停。   想必她非常難過。   可是好吵。   莫名感到一陣寂寞。   怎麼不去睡?我暗想。一整天,奶奶就坐在起居間的長椅上,盡情哭完,然後上床睡覺,僅此而已。一大清早,她便起床,在設有佛壇的房間念經。她念得很糟,沒辦法像和尚那樣流暢。聽不懂在念什麼,聲音難聽,還會走調。   所以,每天早上一醒來,我總會聽到鵝叫般的誦經聲。   誦經其實沒那麼吵。   明明拚命祈禱,一到夜裡,仍不禁悲從中來。既然如此,乾脆別念什麼經,我每天都忍不住想著。誦經聲乾涸,雖然響亮,卻是毫無餘韻的沙啞聲音。奶奶不出門,也許已被電燈的波長烤乾。她的頭髮用油膏撫貼在頭上,但皮膚十分乾燥。   望著濕潤的月下景色,我漸漸陷入這樣的情緒。   話說回來,真是吵死了。   明明雲間出現空隙,月輪皓皓閃耀,有什麼好傷心的?   繼續處在夜晚的空氣中,連心都會凍結。我背對馬路,轉向玄關,喀啦啦打開門,踏入脫鞋處。   家中一片朦朧。   隔著玻璃門,看得見起居室的情況,但玻璃上刻著雜亂的花紋,仍是一片朦朧。輪廓成了暈滲的色塊。奶奶、牆壁、長椅、桌子、桌上的茶杯、水果,是一切輪廓相互摻和些許形成的色塊。只有電視畫面明滅閃動。   因為是電燈。不知為何,電視的音量總是很小,聽不清楚。   奶奶的哭聲宏亮。   家裡有點臭。   是家的氣味。鞋櫃上鋪著蕾絲巾,擺著穿毛線背心的丘比娃娃,及貝殼做的貍貓擺飾。貍貓的左眼掉了,每次瞥見我都忍不住想,怎麼不丟掉?要是朋友看到,一定會取笑我。   雖然朋友不會發現。   家裡的怪味,想必也滲進丘比娃娃的背心。   背心本來是粉紅色,邊緣是黃色,現在卻變成接近茶褐色。由於褪色,染上古怪的空氣。不會錯的。   那件毛線背心想必臭得要命。   家裡的味道,肯定結結實實浸透在網眼和纖維隙縫。   畢竟不曉得丟在那裡多少年,也不曉得是誰織的。   不如不要擺出來。   家裡很臭,我不願意找朋友來。   就算朋友來,也只在外面玩,我不會讓他們進屋。   我的房間僅有三張榻榻米大,非常狹小。與其說是房間,更像房間與房間的通道。   這究竟是什麼味道?臭歸臭,其實我沒那麼討厭。是一直呼吸這個氣味生活的緣故嗎?由於吞食怪味成長,早就習以為常?   可是,外頭清透的空氣更舒服。外頭的空氣會從鼻腔穿過腦袋,心曠神宜。   家裡的空氣,從鼻子吸進去,感覺會一點一滴浸透到體內。雖然心安,卻一點都不清爽。   是屋子舊了嗎?   是屋子髒了嗎?   這是棟木造平房。   朋友家的雙層樓房又新又酷,集合住宅和公寓也頗帥氣。   而我家總有一種寺廟般的顏色。地板上用圖釘鋪著塑膠墊,牆上貼著立山的三角旗。外牆是木板,鐵皮都生鏽了。   所以才會有味道,一定是的。   這是什麼味道?   設置佛壇的房內有線香的味道,還有蠟燭的焦味。   擺著衣櫃的房間有樟腦的味道,還有類似紙的味道。   浴室充滿肥皂和黴的氣味。廚房瀰漫水垢和蔬菜的泥土味。   起居間是奶奶的味道。老人的味道,還有飯的味道。不是味噌或醬油,而是煮好的米飯香。   或許是這些林林總總的味道混合而成。   混合在一起,就會發臭。學校和街上沒那種味道。不會有線香、樟腦、黴菌、泥土、老人的味道。這些都是在家裡才會聞到的味道,渾然一體,如同花紋玻璃門另一頭的景色,失去界線。這就是我家的味道嗎?   大概就是我家的味道吧。   好丟人。   不過,我並不討厭。一想到真臭、是家裡的味道,儘管丟人,卻覺得心安。   莫非已滲透到骨髓裡?還有肺和心臟,甚至每一個細胞和血管。   就像丘比娃娃的背心。   我也一樣臭嗎?   沒人這麼說過。該不會只是大家都沒說?   我脫下父親不再穿的褐色拖鞋,踏上門框。腳底壓在凹凹凸凸的木框上,十分舒服。   木頭涼涼的,卻也有點溫溫的。   想到去起居間,奶奶會很吵,我直接前往走廊。   走廊的木板沒凹凸不平,一片平滑,帶有光澤,會反射燈光。畢竟會擦地板,是已不在的家人們擦的。約莫是全心全意、悉心擦拭吧,木板像貼上一層飴色透明的膜,光可鑑人。   赤腳踩上去,會留下黏黏的腳印。   眼前出現一道紙門,那是設有佛壇的房間。   裡面沒人,想必是烏漆抹黑。門上糊的紙已舊,整體呈灰色,質感也挺粗糙。弄破紙門會挨罵,但有時就是想弄破。只要戳破一處,便控制不住衝動。   所以經過時,我都盡量不去看紙門。   聞到線香的味道。   奶奶一直在哭,怎麼不去睡?   還是狗叫聲?也許那是狗。只要救護車經過,附近的狗就會跟著亂吠。奶奶的哭聲聽起來和狗叫一樣。彷彿狗遭輾死般的聲音。   愈往走廊前進,屋裡愈陰暗。   深處是一片漆黑,而玄關和靠近起居間的地方是亮的。   因此飄散線香味的佛堂前的走廊,猶如處於難辨人臉的黃昏時刻。   我經過佛堂。拉上遮雨板的玻璃窗倒映出我的身影,但立刻融入無限的黑暗中,宛若只有羸弱輪廓的妖怪。   得開燈才行。   其實我沒有特別要幹嘛。   可是,要去我那狹小的房間,得穿過充滿老人味的起居間,奶奶又像狗一樣吵,好討厭。今天我覺得好討厭,彷彿有什麼卡在胸口。我並不特別討厭那聲音,唯獨此刻不想聽見。   所以得點燈才行。   那是鋪木板的房間。   與其說是房間,其實只是走廊的盡頭,再過去就是散發黴味的浴室。   緊接著是後門。不是廚房門,而是後門。一出去便是木板圍牆,空間狹窄,雜亂長著色彩豔毒不祥、一點都不青翠的草。   就算能擠過雜草叢生的圍牆隙縫,來到屋子側邊,圍牆之間也窄到連狗都難以通行;若試圖改道,庭院也僅是一塊狹小荒地,晾著晒不乾透的衣物,臉盆殘骸四散。換句話說,從後門走不到屋前的空地。   推銷員或送貨員造訪無門。   更沒辦法搬運東西進來。   即使開門,也只能去到屋後,所以稱為後門。在毫無用處的後門邊,放著一台舊式洗衣機,一旁籃子裡的潮濕髒衣物堆積如山。   大概是日間天氣不佳,沒辦法洗衣服。   黑得伸手不見五指,儘管沒聞到味道,但我猜骯髒衣物上,應該沾著汗垢與污垢。   總之舉目盡黑。   只能摸索。   開關。   在廁所門旁邊。   正中央設有廁所。於是,髒衣物、後門、浴室的味道,全都敗下陣。在黑暗中能夠察知的,只有廁所。   得快點開燈才行。   黑暗將被廁所占領。因為散發著味道。   首先是消毒水味。   刺鼻的氣味迎面襲來。   洗手水裡摻有消毒水。   約莫是為了消滅黴菌和細菌。汲取自來水,特地存放於吊在上頭的水槽裡,用來洗手。   壓一下懸垂的奇怪形狀器具前端,水會伴隨「啾、啾」聲流出來。水量頗小。沾濕手,再以掛在旁邊的毛巾擦拭。其實是隨便一抹,那條毛巾一定髒得要命。即使換過或洗過,還是髒得要命。   所以,我會去廚房重洗一次。如果是白天,就走到外頭,用幫浦汲井水洗手。   肯定很髒的嘛。   就算消毒過依然骯髒。   不是把用來殺毒的毒藥倒在水槽裡嗎?   有一點醫院的味道。還有個像醫院用品的白色平坦臉盆狀物,放在黑鐵棒組成、猶如搖搖欲墜樓塔般的鐵架上。不過,那臉盆是空的,沾黏著積累的灰塵,怎麼不乾脆收起來?   鏘,腳撞到東西。   是踢到放洗臉台的鐵架吧。   這表示開關就在近旁,我伸出手。   伸到廁所門邊。   兩個凹凸不平的塑膠突起,開關在上面。   喀嚓。   天花板上,分不出冷暖、扭曲前進的微弱電氣構成的光球閃爍,好似敲開的蛋,濃稠地推擠開黑暗。   黑暗是被驅逐到後門,或是浴室吧。   但不至於刺眼。那不是眼睛無法適應的變化,僅僅能看到東西而已,實際上依舊昏暗。   好暗,就像夢一樣。   就像在明亮的房間觀賞黑白電影,曖昧模糊。   因為是廁所前面。啊,可清楚看到廁所門。清毒水那表面清潔的虛偽刺激氣味漸漸淡去。不,還是一樣濃,只是廁所的味道太強烈,混合在一起,變成古怪的味道。不再是我家的味道。   好臭。   這薄薄的木門,更深處的廉價薄門後方,便器底下,堆積許許多多的糞尿,腐敗、融解、蒸發。臭味滲透外洩,爬行出來,與消毒的味道混合在一起。虛偽的消毒水不可能是對手。   況且還以水稀釋。   朋友家的雙層樓房是水洗式廁所,非常乾淨,只有除臭劑或芳香劑的廉價氣味。不過我家是掏糞式,各種臭味混在一起。   我害怕廁所。   可是大小便無法忍耐,也沒辦法在其他地方解決,不得不過來。雖然臭、雖然害怕,其實我沒那麼討厭。   或許我是喜歡的。   聞到味道,就會想進來。   會想排便或排尿。   非常不可思議。   廁所的味道,會喚起便意或尿意。一吸進那味道,肉體就會產生反應。   那味道會刺激腸子蠕動,加速血液循環嗎?是不隨意肌或自律神經之類,憑自身意志無法控制的部位有所反應?再不然,純粹是條件反射?   我吸一口氣。   吸入廁所的味道。   啊,實在忍不住。

作者資料

京極夏彥(Kyogoku Natsuhiko)

作家、妖怪研究家、藝術總監。 1963年生於日本北海道,曾在廣告公司擔任平面設計師,藝術總監。 1994年以妖怪推理小說《姑獲鳥之夏》晉身日本文壇,旋即引起各界矚目。 1996年以「百鬼夜行」系列第二作《魍魎之匣》獲得第四十九屆日本推理作家協會獎,大受讀者歡迎。「百鬼夜行」系列小說人物設定先鮮明,布局精彩,架構繁複。舉重若輕的書寫極具壓倒性魅力,書籍甫出版便風靡大眾,讀者群遍及各年齡層與行業。 1997年以時代小說《嗤笑伊右衛門》獲得第二十五屆泉鏡花文學獎。 2003年以時代小說《偷窺狂小平次》獲得第十六屆山本周五郎獎。 2004年以妖怪時代小說《後巷說百物語》獲得第一百三十屆直木獎。 2011年以妖怪時代小說《西巷說百物語》獲得第二十四屆柴田鍊三郎獎。 2013年推出的《書樓弔堂 破曉》,以明治二〇年代的書店為故事舞台,是透過書本講述日本近代文化變遷的全新嘗試。

基本資料

作者:京極夏彥(Kyogoku Natsuhiko) 譯者:王華懋 出版社:獨步文化 書系: 出版日期:2015-08-27 ISBN:9789865651329 城邦書號:1UT016 規格:平裝 / 單色 / 232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