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as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愛情小說
真愛時差
left
right
  • 不開放訂購不開放訂購

內容簡介

★媒體盛讚!痴情媲美《時空旅人之妻》、驚喜更勝《時空永恆的愛戀》! ★讀者陶醉!亞馬遜書店超過八成書評中,半數給予五星滿分,其餘四星是因為想看續集! ★電影計劃!預計由《鬼入鏡》大導陶德.威廉斯拍攝指導! ★世界風潮!全球超過二十國爭相翻譯、出版! 「時機」與「選擇」交織,成就所有的相遇。 再一次就好,我甘願被時間欺騙。 1995年,芝加哥—— 安娜16歲,田徑之星,幽默風趣,渴望旅行。 班尼特17歲,神秘轉學生,性格乖僻。 秘密與意外交織,兩人成為無法抗拒彼此的,戀人。 然而一個錯誤的選擇,帶來十七年的空白。他們被時間永遠分開。 2012年,舊金山—— 安娜33歲,班尼特依然17歲。 最熟悉的陌生人,被時間的洪流沖散。 重來一次,是希望? 還是在玩火自焚? 1995年,芝加哥—— 再一次。 安娜16歲,班尼特0歲。 兩人生命中最重要,也最漫長的一個月—— 「遠距離戀愛」似乎不足以形容安娜與班尼特的感情。活在1995年的她與來自2012年的他,在時空的十字路口意外相會。然而,隨著彼此相戀,日常生活卻開始一點一滴的崩壞。悖離時間法則的他們才發現,測試命運、玩弄時空,或許一開始沒有明顯的影響,但是最後,他們終將玩火自焚。 註定不該相遇的戀人,就算欺騙了時間,是否就能瞞過命運? 時間,是否就是人心之間最遙遠的距離? 【名家推薦】 「媲美《時空旅人之妻》的愛情冒險故事。」 ——MacAdam《校園圖書館期刊》 「一段溫暖人心的超時空愛戀,讓讀者自然而然為兩人的命運聲援。」 ——《出版者週刊》 「高潮迭起的冒險劇情,鮮活地呈現書中人的愛戀、悲傷與憤怒,尤其是其中出乎意料的驚喜祕密,緊緊揪住讀者的心。」 ——《書單雜誌》 「一場美麗又獨特的愛情故事。」 ——梅麗莎.瑪爾,紐約時報《The Wicked Lovely series》暢銷作家 「愛情故事的最佳典範-劇情緊湊,讓人心跳加速、愛不釋手!」 ——伊麗莎白.史考特,《Bloom》與《Perfect You》作者

內文試閱

  艾瑪把車開到書店門口讓我下車,車都還沒停好,她已經迫不及待地朝對街唱片行探頭望去。   這感覺真的有點奇怪。   「妳要去唱片行嗎?」我一邊問,一邊下車,然後再探頭回車內等她回答。   「沒有,今天不去,我要吊吊他的胃口,讓他懸著一個心,煩惱我究竟會不會出現,讓他更想念我。」   我翻了翻白眼,我不認為這是賈斯丁的風格,但既然我連賈斯丁喜歡上我的好朋友都沒注意到,我哪懂什麼賈斯丁風格呢?「好吧,艾瑪,明天早上見。」   「再見,親愛的。」她說,我看著她的車尾揚長而去。   走進書店,門上的鈴鐺依舊發出響亮的聲音,今天這個鈴聲讓我發起寒顫,我記得從前這個鈴聲帶來的是美好回憶,例如週六上午來幫爺爺把書上架,或者是爸爸第一次給我鑰匙自己關店。過去這幾天,我一直很感激警察在歹徒逃跑之前,就將他繩之依法,但現在我忽然發現,雖然他沒有奪走財物,卻意外奪走了我記憶中對鈴鐺的美好回憶。   「嗨,安娜。」爸爸在櫃台後面按著計算機,桌上放著一疊今天的交易收據。   我在他臉頰上一吻。「嗨,爸。」他也在我臉頰上快速一吻,然後繼續低頭計算數字,今天店裡的氣氛與以往大不相同,我們彼此心照不宣。   「我等一下要去銀行存款,」他沒有抬頭。「從現在開始,妳不需要值晚班,我來就好。」可是我喜歡值晚班。我看著爸爸把收據整理好,用釘書機釘成一疊,然後將收銀機裡的現金放進袋子裡。「我已經請人周末來裝保全系統,聽起來很高級,還有遙控器呢,在店內任何地方都可以按鈕報警。」   我歪著頭看他。「很棒啊,只要遙控器是你在用就好。」   「我想是吧。」他大笑。「這樣很刺激吧?」   「如果有帥氣的皮質腰包會更刺激。」我假裝從皮套抽出遙控器對準他,像是槍戰一樣,爸爸也依樣畫葫蘆。   「其實我在想……」爸爸開口說。   「喔,不。」   「我在想是不是要請個西北大學的大學生來打工,妳現在比較忙了,州級比賽要訓練,期末考又快到了……」   「明明就還有一個月。」   「一轉眼妳就要申請大學了……」   「明明就還有半年。」   「而且雖然還沒正式見面,但是妳現在似乎有個男朋友。」   「我沒有男朋友。」   「與其每兩天就來這間舊書店值晚班,妳應該還有更多別的事情可以做,是吧?這個值班工作很適合打工的大學生。」   「才不適合,這對我來說是很棒的工作。謝謝你的心意,爸,但我真的沒有別的事,我喜歡在這裡工作。」而且我必須賺旅費,不如就在爸爸店裡工作。   他一把將我摟入懷中。「妳確定?」   「確定。」我說,我的聲音透過他的羊毛衣顯得模糊不清。   最後他鬆開我,穿上大衣,拿起裝著現金的袋子。他才剛離開店裡,鈴鐺聲就再次響起。   我抬起頭,看見班尼特朝我走來。   「嗨。」   「嗨。」他也回應。   我們尷尬地站著,不斷變換站立的重心,思索著該說什麼。   「很高興看到你。」我扭動著手。「再次謝謝你的明信片,真的很貼心。」   「小事一樁。」他的臉開始泛紅,很高興這次他難得不是因為我而臉紅。「我也為自己買了一張,用來紀念那天。」他看來跟我一樣緊張,不知道為什麼這讓我感覺好多了。「我只是順道進來跟妳打聲招呼,還有來找本跟墨西哥有關的旅遊書,來寫亞戈達老師的作業。」   「喔,對,當然。」   我帶他走到旅行書區,用手指滑過一排直立的書脊,停留在我最喜歡的那幾本上,抽出大約六、七本後,我靠著背後的書櫃直接在柏柏爾地毯坐下。   「坐下吧。」我示意他加入我,他學我一樣坐在地毯上。我拿起書堆上的第一本,「這本很糟,幾乎沒什麼照片。」我把書放下,在地板上堆出第二疊書籍,然後拿起其中一本,忽然之間我有種似曾相似的感覺。「哇。」   「怎麼了?」   我望著他一會兒。「那天晚上,我們是不是也這樣坐著?在搶劫之前,在你回到過去之前?」   「對,幾乎一模一樣。」他先是微笑,然後換上吃驚的表情。「怎麼了?妳記得?」   「我不知道,應該不記得。」   他從地上拿起一本書,「這本很適合低預算的旅遊,但不適合這次的作業。」他笑著說,然後將書疊在剛才那本幾乎沒有照片的旅遊書上面。   聽起來確實很像我會說的話。   他又拿起另一本。「這本介紹了很多高檔飯店與餐廳,對我們來說有點太貴,但是裡面的照片很值得參考。」   是的,他說的沒錯,這真的令人毛骨悚然。   他再拿起另一本,正準備張口說話,我猜又是要複述我說過的話,我急忙打斷他,「你就直接說我推薦哪一本吧。」   他忽然朝我靠近,伸手從我後方書架上抽出一本書。「不好意思。」他的手觸碰到我的手臂,坐回我身邊,近得膝蓋都碰在一起了。「妳推薦這本。」   我點點頭。   「內容詳盡,圖片生動,書裡推薦的飯店經濟實惠,而不是廉價的青年旅館,還有三天、五天,甚至是更長天期的行程規劃,所以我們可以直接參考……」   「我想聽你說完第二部分。」   他盯著我半晌。「我之前說到哪裡?」   「你說你會改變過去的細節來影響結果,但是不會抹煞整個事件,你說你可以穿越時光,但是不能超過某個範圍。」   他驚訝地看著我,似乎沒料到我會記得這麼清楚,但我怎麼可能忘記呢?我整夜都在床上翻來覆去,思考這些事情。   「對。」他微微一笑。「我只能在我活過的日子中穿梭,不能超越我出生之前,也不能到未來……我試過去未來,雖然第一次有成功,但是並不順利,之後就再也去不了未來了。」   我腦中浮出一條時間軸,起點是他出生的那一年,而終點則是現在這一刻。「所以你不能回到一九七八年之前,也不能往前超越今天?」   他從地上撿起一本墨西哥旅遊書,快速翻動書角,彷彿那是一本翻頁書,他在迴避我的眼神。「不,我可以到今天之後的日子去。」   「可是你說……」我不懂,而現在的他一點幫助也沒有。「好,我換個方式問好了:今年是一九九五年,從今年起算,你最遠曾經到哪一年?」   他忽然吸了一口氣,仍舊不願意看著我。「二〇一二年。」   「但你還沒活到那時候呀?」   他看著我的眼神,說明著二〇一二年確實落於他的有生之年以內,忽然我的胃一陣糾結。   他揚起眉毛,彷彿在等我想通。「等等……你是哪一年出生的?」   他沉默了許久,感覺好像過了一分鐘,他才開口回答。   「一九九五年三月六日。」   我傻愣愣地看著他。「那不就是上個月?」   「對,是上個月。」   「一九九五年三月六日?!」   「對。」   忽然之間,我懂了。我想起瑪姬客廳裡的照片,其中一張錶框照片是她女兒抱著一個叫做班尼特的小嬰兒。   「怎麼可能……」他的眼神再次閃躲著我。「瑪姬壁爐上的照片。」我沒意識到自己說出口,班尼特抬起頭來看我,點點頭。   「瑪姬是你奶奶。」   他再次點頭。   「所以真正的你還是……」我無法說出「嬰兒」這兩個字。「在舊金山。」難怪瑪姬的牆上沒有任何年紀更大的班尼特的照片。   「技術上來說,現在這個我也是真正的我。」他抓著我的手拍拍他的手臂,證實自己是血肉之軀,然後凝視著我。「在二〇一二年,我真的是十七歲,只是一九九五年的我……還沒十七歲。」   我腦中浮出全新的時間軸,起點是一九九五年,終點是二〇一二年。   「那……另一個你呢?我是說,今年剛出生的你。」   「應該在舊金山,躺在嬰兒床裡看著空中的旋轉玩具。」想到這一點,我忍不住打個寒顫。班尼特正歪著臉看我,我試圖忘掉這一切有多麼詭異,班尼特或許以為我還搞不清楚狀況,所以他接著解釋,「我可以回到過去,讓過去同時有兩個我存在,但前提是,這兩個我不可以碰面。」   「如果碰面會怎麼樣?」   「我盡量不讓這種事發生。如果這麼做的話,過去的我會消失,被新的我取代,就像搶劫那晚一樣,換句話說,就是改寫歷史。」   我低頭看著地上的書,隨手翻弄書頁。「所以你騙我你奶奶生病?」   「也不盡然,她確實有阿茲海默症,只是在一九九五年……還沒發病。」   「為什麼她以為你是西北大學的學生?」我抬頭看著他。   他嘆了一口氣。「我跟她租房間的時候,這麼告訴她的。」   我的手掌還在他的手臂上,這時我將手抽回,開始撥弄地毯上某根脫落的線,強迫自己冷靜下來,不要過度換氣。   他可以去到一九九五年之後的日子,因為一九九五年才是他人生的起點。   瑪姬完全不知道班尼特就是自己的孫子。   他根本不該出現在一九九五年。   「所以,現在你正處於你的過去?」我說。   「是的。」   「你在這裡待了多久?」我再度閉上雙眼,無法直視著他。   「三十六天了。」他小聲地說。   「什麼?」   他停頓了一晌。「明天是第三十七天。」   我再度闔上雙眼,我頓時覺得一切好失控。   而且我還沒聽完所有的事,我不知道那晚他在公園喃喃自語時所說的「她」究竟是誰?他怎麼來的?他從哪裡來?他來這裡做什麼?為什麼他本來只打算停留一個月,但是為什麼現在還在這裡?   我緩緩睜開眼,凝望著他。   我比他大十六歲,但又不比他大十六歲。   他比我大一歲,但又不比我大一歲。   他專注地望著我。「安娜,我知道這一切看起來很詭異,即使現在妳已經知道第二部分了,但妳還不知道第三部分。」他抬頭望向天花板,靜默無語,久久才低下頭來看著我。   「重點是,我根本不應該出現在這裡,安娜。我不應該出現在艾凡斯頓鎮,不應該出現在一九九五年,不應該認識妳、艾瑪或瑪姬,也不應該上這所學校,寫這些作業,或者是出現在這個鎮上的咖啡館。」他緊握著我的手,彷彿要帶我穿梭到別的時空,但我們哪裡也沒去,只是朝彼此更靠近。「我不能留在任何地方,我只是個過客,旁觀者,最後總得離開,我無法留下。」   聽完這段話,我不知道該如何回應,要求他離開?請他留下來?但我沒有時間思考,因為他已經朝我貼近,雙手捧著我的臉頰,我頂著背後的書櫃,他往前朝我深深一吻,彷彿他真心渴望留下來,彷彿只要他吻得夠久、吻得夠深,剛才那些話就能自動失效,但我心裡知道,他說的全是實話。對一個不屬於這裡的人產生感情,愚蠢至極。有一天他離開了,那會是個連搭飛機都到不了的時空,然而我還是忍不住將雙手從地毯拿起來,緊緊擁抱著他,直到我的背整個貼著書櫃,為什麼我都知道了,還要義無反顧地陷下去?因為他現在就真真實實地在我眼前,因為我希望這一切永遠沒有結束的一天。   他忽然抽身退後。「對不起。」   「沒關係。」我喘著氣說。   「不,有關係,這不在我的計畫之內,我不應該讓事情變得如此複雜。」他起身,用手撥撥頭髮。「我得走了,真的很對不起。」   「班尼特。」我試著對他微笑,假裝剛才那席話對我絲毫沒有影響,但他不願意正眼看我。「沒關係的,班尼特,請你不要走。」   但是他已經離開了書店,剩下我獨自坐在原地,腦中迴盪著他剛說完的第二部份,以及他親吻我之前說的那句話:「我無法留下。」

作者資料

塔瑪拉.愛爾蘭.史東

基本資料

作者:塔瑪拉.愛爾蘭.史東 譯者:游鈞雅 出版社:尖端 書系:潮流文學 出版日期:2015-07-17 ISBN:9789571060583 城邦書號:SPB25041022 規格:平裝 / 單色 / 352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