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閱節夏至加碼
目前位置: > > >
酩酊大罪(05):第三部.羽化之前,墮落之後(上)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酩酊大罪(05):第三部.羽化之前,墮落之後(上)

  • 作者:紅淵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5-07-15
  • 定價:220元
  • 優惠價:79折 174元
  • 書虫VIP價:174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65元

內容簡介

◆金石堂輕小說十大熱門追蹤作者 ◆漫博會最快完售紀錄 ◆蘋果日報、金石堂NO.1暢銷書,全系列從未缺席 ◆《靈武司兵器簿》、《魔王難為》、《羅曼魔界行》本本熱銷 ◆前作《魔王難為》改編同名漫畫連載 ◆《上仙》、《月與火犬》、《風動鳴》人氣畫師IZUMI操刀繪製 ◆特別收錄:精美拉頁海報、全彩機密人設資料V ◆首刷限定:全新征程.精美票卡貼 華文原創新風貌! 翼想本,帶您幻想展翼—— 仇恨,將柔懦天真的她, 武裝成凶戾冷酷的死神—— 蒼白秀髮、人造虹膜、媲美沙亞克的仿生義肢…… 就算身軀做了再多強化改造, 都比不上付出「善意」後的天淵钜變 沉重的血債之下,曾經的「瑤光」悄聲落幕。 傑內斯義不容辭的援手、薩圖的深情追隨, 斬墨隱晦卻執著的依賴—— 眾人傳達的溫情,卻無法撼動她以堅冰鑄就的剛冷, 直到,那個異常的獵殺者再次出現…… 「——我至今,非常想殺掉你。」 那是極為殘忍的宣言, 卻也帶來了一絲畸形的救贖—— 【系列介紹】 紅淵為浪漫奇幻類超人氣作家,前作《靈武司兵器簿》、《魔王難為》、《羅曼魔界行》均創下全系列榮登金石堂排行榜、蘋果日報華文排行榜紀錄! 《酩酊大罪》,為紅淵首度嘗試的科幻羅曼作,天外異族、宇航戰艦、機械人、電子體幽靈,超越眾人想像的物種躍然紙上,與熾烈情感交織,化為濃純的一罈烈酒,醺然滋味,絕對不可錯過! 【角色介紹】 牧瑤光:故事主人公,本分、寡言、膽小但又固執重義的大學生,在程式和工程方面有著異常的天賦。被與表哥一起捲入生存遊戲之後,因為不願與整個世界的黑暗相融,而一直在無數嘲諷和阻礙中艱難地摸爬滾打著。 尹流霆:牧瑤光的表哥,同為遊戲參加者一員。和牧瑤光相反,他是冷靜到近乎偏執的結果主義者,為了自己和妹妹的生存不擇手段。 時錯:和牧瑤光、尹流霆同期的遊戲參加者一員。看上去像個普通流氓地痞,但是身手十分了得,帶著把不離身的軍刺,殺人不眨眼的同時又奉行著受恩必還的原則,很不擅長機械,因此空有武力卻很難在這個未來世界單獨行動。 崔笑:「遊戲」參加者中年紀最幼的一員。看上去甜美可愛但並不如同外表一般無害,審時度勢的能力非常強,擅長揣摩人心,在「遊戲」初期就被尹流霆陷害,對尹流霆懷恨在心。 薩圖:故事舞臺第七殖民星的醉夜城城主。獸人種族「沙亞克」的一員。狼頭人身、勇武殘忍又狡猾的暴力論統治者,情商在不同情況下波動很大。 艾爾莎:薩圖的親信,刀子嘴豆腐心的女豹人,豹頭人身,擅長近戰冷兵器格鬥,在一段時間內擔任瑤光的戰鬥教官,看上去有點冷淡但並不難相處,也有喜歡裝飾品的女性的一面。 傑內斯:仿人類的機械生物「新人類」。暴躁自大、好惡明顯,是個思考和說話都不怎麼拐彎的直腸子,雖然不熟的時候看上去很討厭,但一旦獲得他的認同則會覺得他很可靠。 鬼羽:「新人類」所在的聚居地赤地城的殺手,在民間傳聞中十分有名。性格陰晴難測、喜怒無常,喜歡淩虐獵物、破壞看上去美麗的一切事物,以讓他人身心崩潰為樂,心理扭曲非常嚴重。

內文試閱

  傑內斯跳下懸馬,站在赤地城東部郊區的廢土上發了一會呆。   這裡算是和醉夜城交接的地方了,離開赤地城主城區已經很遠,四處望去都只見荒涼的大地,建築在眼中已經縮小到只剩灰濛濛的陰影,雖然腳邊就是延伸向兩處的高速公路,但是來往的懸馬卻非常少,他在這裡站了快半小時,也沒看見第二輛懸馬。   也是,在能源如此昂貴的情況下,很少有人會出城到這麼偏僻危險的地方來吧,跨城區旅行的話,人們一般會搭乘大型飛船直接走空路。   他打開PHS看了看,發現離約定的時間還有十幾分鐘。   看樣子自己果然是來太早了啊。一向不怎麼守時的傑內斯為自己的反常嘲諷地苦笑了一下。   誰叫約定見面的物件是她,而且——她在之前發生了這麼誇張的事呢。   I6區在尹流霆和時錯的合作之下全滅,薩圖順利地被拖下水,失去了城主的位置,而她,為了治好薩圖和她自己的斷臂……竟然同時交付了兩件對她來說非常重要的感情作為籌碼,等他和她取得聯絡的時候,她已經不是之前那個「瑤光」了。   「嘖。」   傑內斯恨恨地咋舌,似乎在憤恨著自己在這件事上什麼都沒有為她做——他忙著去找弗雷克,但是等他順著某條情報趕去墮月城找了半天之後才發現那條情報是假的,自己完全被人設計了不說,還延誤了大段的時間,而等他往回趕的時候,醉夜城已經傳來了城主死亡的新聞。   他去過I6區,卻發現那裡已經是死城,到處破破爛爛的,只有幾個在撿垃圾的流浪漢在遊蕩,血腥味很重,居民們卻不知道去了哪裡,後來經過打聽才瞭解到了這裡發生了重大的血案——他急得到處去找瑤光,但是無論什麼聯絡手段都聯繫不上她,有幾天,他甚至真的以為她也死了。   直到一個月之後,他才收到了瑤光的郵件。   郵件很長,基本上詳細地解釋了這一個月她周圍發生的事,雖然用詞依舊禮貌隨和,但和以前相比卻少了幾分親切,讓傑內斯本來就震驚的心情跌倒穀底。   他立即打電話去瑤光的新PHS號碼,結果對方沒說幾句,就約了他直接見面——地點,就是現在他所站立的地方。   瑤光,到底怎麼樣了呢?   真的變成他所不認識的人了嗎?因為感情殘缺而性情大變了吧?   她還會認得自己嗎?不會責怪他嗎?還記得自己曾經對新人類的看法嗎?還會堅持那種天真又溫暖的想法嗎?……還會承認「奇跡」嗎?   真是奇怪,為什麼他要在乎她摒棄的這些東西呢?照道理說,擁有這些,其實是不利於生存於這個世界的啊。   遠處而來的一陣引擎聲,打斷了傑內斯的不安,他轉頭看向公路的一端,發現一輛全黑的、樣子非常漂亮的新型號懸馬向這邊疾馳,然後在不遠處一個急刹停了下來。   傑內斯吞了口唾沫,盯著車上下來的兩人。   首先是那個高大壯碩的沙亞克的身影——這個人傑內斯是再熟悉不過了——曾經的醉夜城城主薩圖,現在對外來說已經是個「死人」。   而另外一個——傑內斯使勁眨眨眼,看著這個走到自己跟前的女子。   說老實話,是個尤物級別的美人。白髮蒼眼,窈窕的身軀包裹在緊身的戰鬥服中,表情冰冷、眼神清澈而銳利,淡色的嘴唇輕抿顯得有點禁欲,一眼看去就能明白這是個動不得的冷美人。   換做以前的傑內斯、或是假設傑內斯並不認識瑤光的話,這種類型的女人或許是他很喜歡的吧,要是被他逮到了說不定會想盡辦法搞到手。   ——但是現在,傑內斯卻完全驚豔不起來,反倒是覺得思考中被塞進了無數冗餘數據,讓他的胸腔覺得悶悶地疼痛。   因為他認得她的臉——她是瑤光。   曾經那頭漆黑的長髮沒了,曾經那深色的眼睛也沒了,那看上去有點懦弱的神態也沒有了,那種小心翼翼卻又溫暖的笑容也沒了。   過去的瑤光她……真的消失了嗎?    「傑內斯?」   傑內斯保持著驚訝和怔愣和心痛的表情張著嘴支支吾吾半天也沒說出一句完整的話,反倒是站在對面的瑤光輕輕皺了一下眉,開口叫了他一聲。   「哦、哦!好久不見啊……那個。」   傑內斯猛地回神,抓抓頭儘量做了個自然的笑臉,伸手拍拍瑤光的肩膀——還好,至少她沒有排斥他的碰觸。   「換造型了嗎?哈哈哈,不錯不錯,你做什麼打扮都很漂亮啊。」   「頭髮是因為手術副作用才變白的,至於眼睛的顏色……那是移植了高強度人造虹膜的關係。並不是想換造型這麼時髦的理由。」   和以前一樣的聲音,只是帶上了一點清冷——瑤光說話的時候,表情並未有多大變化,只是嘴角輕輕翹起了一些,像是在自嘲——然後她凝視了傑內斯半晌,上前,伸手輕輕摸了摸他的臉頰。   「……你沒事。」   傑內斯一愣,大吸了一口氣,眼神暗沉下來,一把抓住了瑤光放在他臉頰上的手,然後將她整個拉入了懷中:   「嗯,我沒事。我不會有事的。我還……好好地活著,就在這裡。」   「嗯。」   瑤光並未反抗,只是在靜靜地被摟著,點了點頭。   悲喜參半的重逢過去了,等傑內斯平靜下來,瑤光請傑內斯上了自己的懸馬。   一進車,傑內斯就驚呆了——豪華的內裝,駕駛座上配備了最新的作業系統和電腦、四周是各種便利的自動設施,後座的車壁上還有一個專門放置武器的大架子,上面密密麻麻地擺放著各種沒怎麼見過的改裝槍支。   連車到武器都顯然經過了不小的改造啊。   「……厲害……是你改的嗎?……應該是了,某人可沒那麼大本事呢。」   傑內斯佩服地喃喃幾聲,順便好笑地撇了某狼人一眼。   「煩死了,我只要會打架就行了吧。」   薩圖沒好氣地沖傑內斯呲牙。   「你這混蛋,一來就想向我挑釁是不是!?我和你還沒結舊賬呢!要不是你我和小瑤的孩子——」   「薩圖。」   瑤光輕輕喊了一句名字,狼人一身炸起來的毛就立即憋了下去,看得一邊的傑內斯新鮮好笑不已,之前的不安也淡去了一點。   於是薩圖委屈得不行:「小瑤你也太偏心了吧?當初聯合起來騙我逃出了嗥月號,現在又聯合他欺壓我麼?!」   「所以你可以選擇回嗥月號把城主的位置搶回來。」   「我才不要!」   狼人死皮賴臉地往一邊的沙發內一坐,摸了一把旁邊武器架子上的槍支。   「現在的日子可是一百個城主都抵不上的,逍遙自在想去哪去哪,還有小瑤在,我回去才是蠢呢。」   「那就不要再去和傑內斯計較陳年舊事了。」   瑤光撇了薩圖一眼,轉身操作了一會電腦,敲下了確定鍵之後轉頭看向傑內斯:    「傑內斯,你最近忙嗎?」   「啊?」傑內斯一愣,「不忙,最近沒接什麼委託,道恩那邊……我辭職不幹了。車隊這邊也是。」   瑤光的藍眼微微瞪大:「……都辭職了?」   「嗯。」傑內斯有點不好意思地抓抓頭,「你出事的時候,我本來可以更早找到你的,但後來道恩和瓦沙各竟然聯合起來騙我把我拖在赤地城,要不是鬼羽破天荒地聯繫了我一次,我大概永遠不知道雇用鬼羽殺你的竟然是道恩。………………所以我就和他們吵架了,然後就不幹了。」   ……還真實很像傑內斯會幹的事。   瑤光眨眨眼,嘴角微不可查地輕輕一勾。   「……本來是想請你當外援的,既然你已經單飛了,那要不要加入我的車隊?」   「咦!?」   傑內斯在沙發中跳了一下。   「瑤光你……組建了車隊?!」   「嗯,雖然目前成員只有我自己而已。」   「等一下小瑤不要無視我!!」薩圖翹著尾巴在一邊死命指著自己:「我也是你的車隊的成員啊!!」   「我建議你回嗥月號。」   「不要!死都不要!」   「薩圖。」盯著狼人的藍色雙眼微微眯了起來,「其他就不說了,別忘記嗥月號上還有你的人,包括艾爾莎。」   薩圖猶豫了一下,嘟囔道:   「我,我和她聯繫過呀,讓她不要管這些破事管自己跑路,是她自己不肯把嗥月號讓給尹流霆,我有什麼辦法。」   瑤光不再反駁,只是轉過頭,輕輕歎了一聲。    「言歸正傳,傑內斯,願意參加嗎?」   「那是當然!!每次你出事我都不在這種感覺實在太不爽了!!所以這回你去哪我去哪,既然你開車隊,那我當然要做車隊的第一個成員!!想當初也不是這樣嘛!」   瑤光立即回想起來,眼前這個新人類,是她在這世上第一個結交到的盟友。   她抿抿嘴,清楚地感受到了胸中湧動的熱流。   是啊,至少還有這個重要的夥伴還活著——至少他還這麼生龍活虎地對著這樣的自己笑著——但是現在的她卻無法把這種感覺正確地總結和表達出來。   就算很想對他說些關愛的話,想好好地擁抱他一次甚至是拉著他的衣角宣洩哭泣,身體和大腦卻明確地抑制住了這種衝動。   不,就算身體允許自己這麼做,精神上也不允許自己再這麼天真。   直到有徹底保護傑內斯的把握之前,絕不能。   所以,她只是讓自己那冷漠的表情,出現了幾絲裂縫而已。   「真的嗎?傑內斯,邀請歸邀請,但我無法保證跟著我不會有危險。接下去我要做的事……可能非常地……讓人意外。」   「哦?」   傑內斯明顯地露出了興奮的表情一挑眉。   「瑤光,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個性,我可不是什麼追求安穩和平的人,事實上正好相反,刺激和驚險才能激起我的鬥志、讓我快樂和滿足。」   ——可我希望你能平安。   瑤光眉頭一擰,把心中的某句呐喊吞回肚裡,表情依舊冰冷。   「先聽我把我的行動計畫說完之後再判斷吧。」   她說著,把手中的螢光屏一動,推到了傑內斯跟前。   計畫一:優先順序B:盡可能完成委託積累名聲及資金、將車隊打造成AA級,招攬強力的隊友。   計畫二:優先順序A:完成網路遊戲的《遠音》的開發,借此打入卡列維爾財團內部。   計畫三:優先順序S:殺死墮月城地上第三區區長費理斯米亞。   計畫四:優先順序A:將尹流霆帶離嗥月號。   傑內斯一邊看一邊慢慢捂住嘴。   雖然是簡單的隻言片語,但他心裡很明白,每一個計畫目標,都是非常有野心,甚至可以說是異想天開級別的。   別的不說,光打入卡列維爾財團和殺死費理斯這兩樣,沒有可怕的能力、人手與資金,無疑是自尋死路。   但是傑內斯卻意外地沒有想嘲笑或是勸說瑤光的意思。   或許她的話能做到——沒有理由和根據地,內心深處有個聲音在對他如此說著。   如果是她的話,就算是陪著瘋也沒有關係吧?   雖然她已經不是從前那個她,但如此簡單地就把那麼重要的計畫全盤托出給自己看,還不能證明她對他的信任嗎?   ……就沖這份信任,他就無法放下她不管。   對,沒錯。改變了也好,不改變也罷,這對他來說根本不是問題。   如果她還是曾經的瑤光,那自然是最好,如果她改變了,那麼把她改回來不就可以了嗎?   如果她不願意再給予他人溫暖,那麼就由他來當給予的一方就好了吧?   至少她在帶著如此冰冷的眼神時,依舊願意對著自己笑。   至少她還在關心艾爾莎。   至少她還全心全意地信任又擔憂自己。    「好了,我看明白了,別把我排除在外,瑤光,我不想再經歷一次了,……那種你遭遇絕望時,我卻在一個不相干的旮旯裡瞎折騰的情況。」   傑內斯關掉了螢光屏,伸手摸摸瑤光的頭。   而瑤光也只是輕輕嗯了一聲,就冷淡地轉開身子,轉身去操作電腦。   「那麼,車隊I6……就此成立了。」

作者資料

紅淵

喜歡編織有趣的架空舞臺,虐且治癒著,黑又熱血著,純情與糟糕齊飛,猥瑣共正直一色,夢想創造出一個讓人心馳神往的新奇世界,目標是寫出能讓人思考和感動的故事。

基本資料

作者:紅淵 繪者:Izumi 出版社:尖端 書系:翼想本 出版日期:2015-07-15 ISBN:9789571060835 城邦書號:SPB25080045 規格:平裝 / 單色 / 252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