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閃亮亮的小銀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2019聖誕月5折起,快來裝點你的心靈聖誕樹!

內容簡介

◆銷售超過兩百萬冊 全世界孩子必讀的經典故事 ◆《Hunger雜誌》:與《動物農莊》、《天地一沙鷗》齊名的現代寓言 ◆李偉文(荒野保護協會理事長) 推薦 ◆許皓宜(臺灣師範大學諮商心理學博士)、楊俐容(兒童青少年心理學家)專文導讀 ◆陳仲吉(臺灣師範大學生命科學系教授)附錄「科學知識小專欄:牠們為何逆流而上」審訂 勇往直前,為自己的不一樣發聲;唯有跳得更高,才能更接近夢想。 擁有一身銀色鱗片的小銀,在魚群中與其他顏色的魚十分不同。當其他鮭魚捕食小蝦,過著平凡的日子,只有小銀獨自思考:我們一生的目的,只是從大海回到河川嗎?我們只是為了產卵而活著嗎? 小銀有個夢想,他不願只是平凡的鮭魚! 回鄉的路上,小銀失去了姊姊,遭受魚鷹的攻擊、受到北極熊的埋伏!當他們抵達家鄉的河口,陡峭的瀑布擋住了前進的路…… 同伴說,只要循著人類建造的魚梯,就可以輕鬆游回出生地,但是,一向與眾不同的小銀下定決心,他要選擇別人不走的路。 「有些事,必須越過瀑布才能明白!」小銀曾經厭惡自己長得和別人不一樣,不明白為什麼姊姊要他忍受這一切。直到穿越波濤洶湧的大海,遇見大河伯伯說起爸爸的故事,小銀終於懂了:繼承勇敢血液的他,如果發自真誠的心去看待生活,所有的「不一樣」會擁有發光的價值,就像他身上銀閃閃的鱗片……

內文試閱

  太陽將大海照成一片橙紅色,遼闊得望不見盡頭。   距海面一百公尺的上空,一隻魚鷹正畫著大圓飛翔。天剛亮,魚鷹因為有點飢餓,早早出來覓食。然而,已經在海面尋找快三十分鐘,今天卻連常見的沙丁魚都沒看到。魚鷹數度伸出如鐵鉤狀的利爪,仍抓不到東西。越這麼做做樣子,肚子就越空虛,冷風颼颼掠過翅膀尖端,魚鷹開始有點生氣了。   魚鷹很清楚,每年這個時候,總會有鮭魚群順著白令海的冰冷寒流移動過來。和其他魚種相比,鮭魚肉多又清淡,是他喜歡的魚類之一。想起鮭魚的嫩肉,魚鷹更餓了。   這時,一個奇怪的物體進入他的眼簾:比鯊魚還大的物體正快速朝著南方移動。它的正中央有著一個發光點,看起來像是潛水艇打開了照明裝置在海底航行的。   魚鷹飛降到十公尺的低空,心想,有必要仔細探索一下這個奇怪的物體。以前他曾遇上剛升上海面、如房子大小的潛水艇,當時他誤以為潛水艇是鮭魚群,尖喙俯衝而下,結果弄得狼狽不堪。此刻,他小心翼翼的往下俯瞰著大海──雖然必須不斷揮舞翅膀的低空飛行令人厭惡,但此刻連早飯都沒著落的他,也只好認命了。   果然不出所料,奇怪的物體就是鮭魚群,至少超過三百尾以上。   魚鷹心想,得小心的保持距離在後面跟著,不能讓鮭魚群發覺。他虎視眈眈的緊盯著水面,鮭魚群保持著時速四十公里左右的速度,秩序井然的游動著。鮭魚群正中央的發光點仍舊附著在那裡。   魚鷹睜大眼睛,盯著發光點。原來那不是一個點,而是一尾他從沒見過的奇怪鮭魚。魚群包圍住的那隻鮭魚與其他的鮭魚不同,背部閃爍著銀色的光澤。   大部分海魚的腹部是白色,背部是深藍色;為的是讓露出海面的背部能偽裝成海水的顏色,騙過從高處俯瞰魚群的海鳥。   那種偽裝術卻騙不過魚鷹低空飛行時的銳利眼睛。魚鷹始終盯著那色澤獨特的鮭魚,嘴裡也開始流下口水。   魚鷹突然俯衝到離水面僅僅兩公尺的地方。魚鷹將力氣放在兩側的腳爪上,美味的早餐就在眼前;接著他飛快的掠過水面,爪尖即將刺進帶著獨特光澤的鮭魚身體。   「魚鷹來了!快散開!」   受到魚鷹突如其來的攻擊,鮭魚群撲濺著水花向四處散開。   魚鷹往空中拉高,感受著來自兩隻腳爪之間、扭動掙扎的生命重量。他心滿意足的往下看著自己的獵物,在他的兩爪之間,一尾鮭魚正不停掙扎著,想重新喚回自己即將熄滅的生命力。然而,這條鮭魚並不是他目標中的銀鱗鮭魚,不過是徹底失敗的鮭魚罷了。   銀鱗鮭魚剛從成為凶猛魚鷹食物的首次危機中,幸運的脫困了。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比起好不容易逃出死亡的喜悅,活下來的傷痛卻讓他更難過。因為,魚鷹抓走吃掉的鮭魚,是打從離開大河時,就一直游在一起、會在嘴裡銜著兩、三尾小蝦默默餵給銀鱗鮭魚、會咬住長得像蜻蜓的美味飛蟲給他,還會用柔軟的尾鰭輕拍他腹部的,他唯一的姊姊。   「姊姊……」銀鱗鮭魚低聲呼喊姊姊,心臟就像被尖銳的岩石劃過一般痛苦。這時,他突然聽到姊姊噙著濕答答水氣的聲音,有氣無力的傳了過來。   「小銀啊……」   這天,是他們從河裡啟程前往大海後的一年左右。   「你知道自己身體覆滿銀色的鱗片嗎?」   「我的身體是銀色的?」銀鱗鮭魚嚇了一跳。   「你的背部和其他的鮭魚不同,不是海水的深藍色。」   銀鱗鮭魚一直不知道自己全身都覆滿了銀鱗。他還以為自己就和其他的鮭魚一樣,有著白色腹部,背部是深藍色。   「我們很不幸的,無法知道自己的長相。」   「為什麼?」   「因為魚類的兩隻眼睛,對稱的長在頭部的兩側。」   姊姊說,鮭魚若想要知道自己的長相,就得透過別的鮭魚開口描述;其他鮭魚的嘴也等於是映照出自己長相的鏡子。或許正因為如此,鮭魚才會養成喜歡說其他魚八卦的習性。   「可是為什麼比目魚的兩個眼睛都集中長在同一邊呢?」   「那是因為比目魚想知道自己的長相,拚了命之下,才成了那樣的。」   想起比目魚可笑的眼睛,小銀忍不住笑了。但姊姊的眼底卻晃動著深深的陰影。   「小銀啊,你知道為什麼你的同伴都說你是異類嗎?」   小銀這才有點理解「異類」這個詞的意思,一個清楚劃分自己與其他鮭魚的詞彙。突然之間,小銀覺得自己像是一座獨自散落在遙遠海面上的孤島,在名為「世界」的大海上只有自己的孤單感。他並不害怕孤單,只是有些悲傷。   「這種人生,我撐不下去!」知道了自己全身都是銀色之後,小銀時常會有這樣的想法。   每當這時候,心裡的另一尾銀鱗鮭魚便會回答:「你必須咬牙撐過自己的人生!」   於是,他的心裡便住著兩尾鮭魚。   有一天,小銀對同伴說:「不要只看我身上的鱗片,看一看我的心嘛!」   附近一起游著的魚兒,一臉厭煩的反問了幾句:「心要怎麼看啊?」   發現其他鮭魚在意自己講的話,小銀非常高興。   「這個嘛,就是不要只看外表,要看內在的意思。嗯……」小銀解釋著,大概是因為難得透露心裡話,說得結結巴巴的。無數放在心底的話語就像斷掉的鎖鏈一般,劈哩啪啦的胡亂跳出來,「也就是說……所謂的內在……是看不見的,這怎麼說呢……」   「你的話太深奧了,實在聽不懂。」同伴興趣缺缺的轉身游開,忙著覓食去了。   一旁看著小銀的其他鮭魚個個嗤之以鼻,他們搖晃著腦袋,彼此竊竊私語:「受到保護就應該心存感激了,還說些什麼傻話啊!」   「就是就是!因為小銀的關係,說不定我們反而會遭受敵人的攻擊。」   聽到同伴的嘲諷,小銀全身都滾燙起來。   事實上,從鮭魚群開始朝著南方移動起,大顎鮭魚就決定讓銀鱗鮭魚游在隊伍正中央。大顎鮭魚是鮭魚群的首領,他喜歡在別的魚面前高談闊論,就算聊的只是瑣碎小事,也不會降低音量。他時常以充滿自信的聲音說話,久而久之,下顎就變大了,因而得到這個名字。   大顎鮭魚在準備出發的鮭魚面前揚起大大的下顎說:「不可掉以輕心!不准回頭看!不要接近水面浮游!」   大顎鮭魚的話,就是鮭魚群的法律。   「還有,你!」大顎鮭魚指著小銀,「你必須時時刻刻游在魚群的正中央,不然,你會帶來遭敵人發現的危險。想活著游回故鄉去的話,就照著我的話做!」   因此,其他鮭魚在銀鱗鮭魚四周形成了一道保護牆,他的前後左右、上上下下全都是鮭魚。然而,對小銀來說,並非一道安全的圍牆,反而是一片黑暗。   從那之後,小銀逐漸被孤立,眾多的鮭魚裡面願意和他說話的,也只剩姊姊而已了。   「大家為什麼孤立我?」小銀問。   「你怎麼會覺得他們孤立你?怎麼不想他們是在保護你呢?」姊姊這樣回答。   無論什麼事情,姊姊總盡量往好的方向想,這讓小銀很鬱悶。姊姊的字典裡,難道沒有任何負面的詞彙嗎?還是說,明明知道,卻裝著不知道?   「比起受到保護但被孤立,我寧願不要被保護,能夠自由自在。」   「自由?」姊姊聽到「自由」兩個字,眼睛睜得大大的。   「自由」是鮭魚的禁語之一,和反抗、離家出走、抗命不從、抵制、破壞、玩耍、革命等詞彙同列。大顎鮭魚警告過他們,如果說出這些詞彙的話,就沒有一條鮭魚能平安的返回故鄉產卵了。   「我也想要自由自在的游水,想在海裡盡情觀看,想把大海的一切都盡收眼底。」   姊姊四下張望,深怕被誰聽見。   「我可以理解你的想法,但是……」姊姊總是說她能理解,她繼續說:「這一切都是為你好,你得懂得忍耐,長大以後才能成為了不起的鮭魚。」   小銀鬱悶得連鰓都氣鼓鼓,看起來都快撐破了。   「我真擔心你啊!」姊姊最後這樣說。   但是小銀認為姊姊才更令人擔心,他曾在心底這麼想過:「姊姊就是愛操心!姊姊為什麼不能從側面看著我呢?就像棕熊和魚鷹從上方俯看魚群一樣,姊姊也總是想從上往下看我。而且,姊姊裝著一副擔心的樣子,根本是想干涉我,還把干涉當成是愛我的表現。姊姊不明白,愛不是干涉,默默的看著我或和我並排游在一起,才算是愛。姊姊根本不懂吧!」   每當如此,小銀就恨不得離自己的同伴遠遠的。   「離開吧!」當小銀這麼想的時候,「不能離開!」心底的另一尾銀鱗鮭魚就會這麼吶喊,緊抓著他不放。   小銀在腦子裡想著要離開,實際上一次都沒有離開過。   或許真正讓他放不下心的是姊姊。沒想到,姊姊卻代替銀鱗鮭魚成了魚鷹的食物!大概是姊姊留給小銀最後的一個禮物吧!要他在世界上好好的活下去。   這是陽光十分充足的日子。   過去幾天以來不斷落下大雪的陰沉天空,竟然在今天照射出陽光,還穿透進海底深處。大海在自己胸口適當的暈開了藍色墨水,像隻溫馴的小獸,就算去招惹它,也只會發出清冷的吼聲。   鮭魚群也難得有了悠閒時刻。這種悠哉的時候,最好就是飽餐一頓高營養價值的食物。為了安全產卵,他們在逆流而上的時候,不管多麼美味的東西當前都絕對不能吃。因此,他們必須盡早開始在體內儲存好熱量。   食性較為挑剔的小銀,最喜歡吃的就是蝦子。蝦子特有的清香味總令他垂涎三尺。但小銀絕不暴食,他認為,能夠克制自己吃多少的魚才是聰明的魚。鮭魚有鮭魚的食量,鯨魚有鯨魚的食量,如果鮭魚擁有鯨魚食量的話,就不再是鮭魚了。就像鯨魚如果僅擁有鮭魚食量的話,就不再是一條鯨魚一樣。鮭魚,就該活得像條鮭魚。   小銀填飽肚子後,獨自游上水邊,悄悄伸頭四顧。他一來到水面,大海就會隨即打開胸口上的窗戶,讓他看見世界。但這是非常危險的行為,因為在世界上,敵人的數量永遠比同伴多得多。   好久不見的陸地上覆蓋著白雪,發出耀眼的銀色光芒。鮭魚群目前正經過阿拉斯加的冰雪陸塊附近。銀鱗鮭魚看到冰雪覆蓋的陸地和自己發出同樣光芒時,不由得十分激動。銀光和另一種銀光,當遇見和自己相似之物,誰都會不由自主的產生親切感。然而,這也是十分危險的想法。對於生活在水裡的魚來說,大地是最無法和平相處的敵人。   不過,小銀十分喜歡大海打開自己的胸口,讓他看見全世界。他可以聞到不是水底,而是大地的寒風,光在腦子裡想像,就覺得很愉快。他問心底的另一尾銀鱗鮭魚:「鮭魚為什麼只能在水裡生活?」   心底的小銀卻默不回答。   「有時候,我覺得水裡就像監獄一樣。」說完,仍舊沒有任何回答傳來。   這時,巨大的黑影突然籠罩在小銀頭上。   「快躲開!」   耳邊掠過一聲簡短的驚呼。   瞬間,悲劇發生了。   小銀感到一陣刺痛,好不容易才撐著疼得火辣辣的腹部。他向四周張望,水裡散亂的打轉著幾片被撕扯下來的鱗片,隱約從某處傳來了血腥味。小銀焦急的四下扭動著身軀,看看自己哪裡受傷了。奇怪的是,牠身上一點事也沒有,血的腥味卻越來越濃。如果讓喜歡血腥味的鯊魚逮到的話,可就糟了。   小銀察覺到一點微微的波動,似乎誰正靠了過來。   「沒事吧?」明快的聲音響起,另一尾鮭魚不知何時游了過來,開口跟他說話。小銀這時才打起精神,默默的看著對方。   「沒事吧?」   柔順聲音的主人是一尾背部深藍、腹部雪白的普通鮭魚,但她的眼睛就如同夜空裡明亮的星星,發出閃爍的光芒。   以前,小銀曾經瞞著大顎鮭魚偷偷探出海面,凝望夜空。天空中,那些彷彿會發出水聲的銀河、黑暗中錯落的無名星點,正各自誇耀著自己的光芒。當時,小銀還以為星星就是天空的眼睛。   「我的名字是小亮。」眼睛明亮的鮭魚自我介紹道。   每當小銀悠閒作著白日夢的時候,小亮其實總在遠方望著小銀。   「當北極熊的巨掌正要襲擊你,正等著你再接近水岸時。你不知道在想什麼?!當他往你身上猛打下去時,我才會大喊,想要用尾鰭用力推開你。沒事吧?痛不痛?」小亮焦急的詢問。她的背鰭被撕扯開來,無力的晃動著,血跡從傷口處一點一點滲出來。   小銀此時才「啊!」的驚叫一聲。原來小亮早就發現他有了危險,因此犧牲自己,將他從大熊手裡救出來。   「妳怎麼會知道我是誰?」小銀問。   「當你因為滿身銀鱗被孤立的時候,我早從遠處默默的關心你了。」小亮回答。   這種時候該說「謝謝」還是「對不起」,小銀一點概念都沒有。他不知道自己該向將他從死神手中救出來的小亮說些什麼。該說「我到死都不會忘記妳的救命之恩」?還是「我總有一天會報答妳。從現在開始,讓我像個影子一樣,跟在妳身邊」?   「我會為了別人,犧牲自己的生命嗎?」在心裡如此問著自己的小銀,突然脫口而出:「妳一定很痛吧?」   雖然不應該只用這麼一句話來表達自己的感激之情,但話都已經出口了,也沒法收回來。   「我不痛。」   「妳的背鰭還在流血呢!」   「沒關係!」小亮一副沒事的模樣,這裡游游,那裡晃晃。突然間,她的聲音響起:「你不痛,我就不痛。」   「這話是什麼意思?」小銀說。   她沒有回答,只是凝望著小銀好一陣子。   小亮的眼睛似乎比剛才更加明亮,嘴巴一張一合,彷彿想說些什麼。最後她什麼也沒說,只是朝著鮭魚群的方向游去。但是,從她身上流出來的血腥味卻久久不散。   小銀細細咀嚼小亮的話:你不痛,我就不痛。   這句話在他的腦海裡迴盪不去。如此的一句話,難道已經烙印進了小銀的內心深處? 時光飛逝。   小銀開始思念起小亮,自從她帶著受傷的身體消失,就再也沒有機會遇見她了。通過白令海的時候,鮭魚群已經增加到將近四千尾。為了盡快到達草綠江入口,鮭魚群也必須以極快的速度移動。   當小銀思念小亮的時候,他會望著夜空中的星星;看著宛如她的眼睛般耀眼的星星,小銀曾經這麼想:「一閃一閃的星星,代表有人在向我傳遞訊號吧?那個人要告訴我:『我在這裡,我很好,一點事都沒有。』我想,一定是小亮不斷在心裡這麼對我說吧!」   小銀甩了甩頭。每當他甩頭的時候,平靜的水面就會響起啪啦啪啦的聲音,像在笑似的。為了抹去小亮的思念,小銀也曾經潛到水裡最深的地方,但又總會不自覺的抬頭望著星星。   「或許,星光也是我傳達給她的訊息。或許,只有她和我才能理解的心意,化成了星星,在天上閃閃爍爍。」   夜空上的星星不斷眨著眼睛,彷彿說著:我想妳,我想妳,我想妳。小銀覺得,世上再也沒有比「我想妳」更令人感動的了。就連等同於嚴格法律的大顎鮭魚命令,對比上這份思念,也不過是一滴水珠罷了。必須在同伴的包圍下移動的孤寂,和這份思念相比,根本算不上什麼。   這種感覺,彷彿是種思念,又像是期待。生活裡總有不得不忍耐的時候。但面對無止境的想念,小銀實在不知該如何是好。

延伸內容

穿越困境,我們將體認到真實的夢想與希望
◎文/許皓宜(臺灣師範大學諮商博士)   寫在導讀之前先自白,我沒想到今年讀到最勵志的故事居然不是來自人,而是來自一群魚兒。   收到《閃亮亮的小銀》書稿時,明明是薄薄一本,卻要閱讀與品味許久。導讀還沒寫,忍不住先紅了眼眶。這本書與其說是一本青少年小說,我倒認為內容如同《小王子》一般,給我這個成年人偌大的觸動與人生啟發。   「『鮭魚』兩個字,擁有河川的味道。」《閃亮亮的小銀》開頭這麼寫著。即使引發環保與生態學人士的抗議,作者還是堅持這麼說,因為如果你沒能好好將這本書從頭看到尾,你不會知道最重要的啟發就在「最後壓軸處」。   這個故事的開始,起於一尾找尋「逆流而上」意義的銀鱗鮭魚「小銀」。雖然,小銀從來不知道自己的父親,但河川說,他有一雙和父親一樣的眼神,也找尋夢想和意義。   「逆流而上,是為了尋找現在還看不見的東西,像是夢想、希望之類的,一些艱辛卻很美好的事情。」   接下來,小銀與總是遠遠望著他的亮眼鮭魚「小亮」相遇了,她為了救他,被北極熊撕裂了背鰭,即使血冒著,她仍對他說:「你不痛,我就不痛。」之後他們用「心」看到了彼此,整個世界都變得美麗了起來。於是,他們一起從銀白和深藍的模樣變得通紅,成為熟透而以腹抱卵的模樣。   然而,鮭魚的一生就是要逆流而上,跨越瀑布用盡氣力去產卵,接著他們就會死去。「難道,我們生命的意義就是為了跨越瀑布去產卵嗎?」小銀困惑的說,讓小亮有點擔心。   瀑布隆隆作響的聲音是鮭魚群旅行的障礙,歷來有多少鮭魚為了跳躍瀑布而喪命?大顎鮭魚、大嘴鮭魚、長鰭鮭魚、鐵口鮭魚都發表了如何跳躍瀑布的高見,但那偌大的危險,讓誰也不敢輕易下定論。最後,科學家鮭魚闖了進來:「我終於找到了一條路。」那是人類為鮭魚創造出來的路,一階一階的階梯筆直的延伸,像一條漆黑蜿蜒的隧道,但他秉持科學家的堅持,親自游了過去又游了回來。「那絕對是一條輕鬆的路。」彷彿使命一般,持科學家鮭魚說完,嚥下了最後一口氣。   七嘴八舌的,大家的意見分成兩派:有魚說,科學家不會騙人的,有輕鬆路,我們何必要這麼痛苦呢?有魚說,那是人類造出來的東西,不是為了鮭魚好!   「產卵的事情非常重要……」小銀突然開口了,他想起帶著夢想、引領五百條鮭魚跳躍瀑布的父親,「但是,一旦我們開始選擇了輕鬆路,我們的下一代,就會只想走輕鬆路」小銀用低沈而堅定的聲音提醒鮭魚,現在的努力將變成下一代紮實的骨與肉。他的聲音不再是過去那條軟弱害羞的鮭魚。   受到小銀鼓舞的鮭魚們逐漸集結,排隊躍上瀑布,穿越洶湧的疼痛後,他們躍入安靜水流的溫暖懷抱。小銀和鮭魚們穿越困境為自己打開了新的視野,在那裡,他們體認到真正的夢想與希望。   以一雙想要看見與欣賞無形之物的「鮭魚的眼睛」,安度眩筆下的鮭魚不止深刻的觸動了我們,也帶我們投入追尋生命意義之河,超越困境與生命逝去的焦慮。他用鮭魚的一生,優美輕快卻直入人心地,陪伴我們走過年少、成年及老年的生命課題。   「鮭魚兩個字,散發出河川的味道。」閱讀《閃亮亮的小銀》,我則聽見也品嘗到了,人們心底愛與希望的聲音。
學會以「心」觀看,感受「存在」的美好
◎文/楊俐容(青少年心理專家)   閱讀韓國詩人安度眩為青少年書寫的小說《閃亮亮的小銀》,即便是早已過了中年、正式邁入生命晚秋時節的我,仍一再為書中生動的自然景致、細膩的情感元素,以及寓言般的故事和詩歌般的文字而深受感動。   因為自身的經驗,安度眩突發奇想的要創作一篇名為「鮭魚」的文章,卻在蒐集相關知識時,受到一張照片的啟發。他體會到:「完全了解鮭魚並愛上鮭魚的方法,就是要有懂得從旁觀察鮭魚的眼睛,再加上想像力。」因而發展出這一部談追尋自我、探索生命、學習愛與被愛,並且和天地同在的自然小說。   他所說的從旁觀察,指的是不被外表所惑,而能看到內在本質的態度,是想看見而且能看見無形之物的心靈之眼。特別是在這個越來越重視看得見的外表與財富的年代,細細品味書中小亮所說的「只要用心眼來看,整個世界都會變得很美麗」,真能讓浮躁的心安靜下來。從旁觀察是了解、是陪伴,而這些,都是年輕的靈魂最渴望被對待的方式;從上俯瞰則是監督、是干涉,讓被觀看者充滿焦慮和鬱悶,而這,絕對不是愛。   除了愛的本質,《閃亮亮的小銀》也探討了青少年自我追尋的歷程。本書主角小銀因為長相獨特受到同伴的排擠,孤獨寂寞的他一直在思考「活著」到底有什麼意義。幸運的是,他從姊姊的關照、小亮的陪伴中找到能量,也在草綠江伯伯的引導下,看到逝去的父親讓他景仰的模範;他體會到「鮭魚,就該活得像條鮭魚」,也逐漸能以微笑面對別人的嘲笑,勇敢說出自己的想法。   在歷經艱辛,沿著瀑布逆流而上,終於迴游到故鄉之後,小銀已然明白,生活的意義,不在遙遠的地方。「比起心裡從不抱著一絲希望生活的鮭魚,我覺得自己已經很幸福了。」小銀在面對生命終站時,說出這樣的話語,也就是說,生命的意義是在自我追尋的過程,而不是任何目標的達成。如果年輕的心裡有這樣的話語在舞動,無論順境逆境,都會有向前走去的希望和力量吧!   青春是浪漫的同義字,但浪漫不是指花前月下、美食燭光,而是指在這個盲目追求外在的時代,在令人目眩神迷的世界裡,找到真實的生命價值,溫柔且堅定的逐漸成為一個完整的自己。   相信年輕讀者將從《閃亮亮的小銀》中,學會在年輕歲月裡,揮灑青春氣息、遇見浪漫詩意,學會以「心」觀看,感受「存在」的美好;也希望爸爸媽媽一起閱讀這本好書,找回遺忘已久的生命情調與浪漫情懷!

作者資料

安度眩(안도현)

一九六一年出生於韓國慶尚北道醴泉。文藝創作研究所碩士。一九八一年以詩作「洛東江」獲得每日新聞新春文藝大獎;次年在《東亞日報》舉辦的新春文藝徵文活動,以詩獲獎,從此進入文壇。 安度昡在歷史與現實中,熱情的展現一個充滿張力的詩的世界,不忘波瀾壯闊地探究詩本質的抒情性和文字的美好價值,堪稱韓國最受愛戴的詩人。他的寫作題材多樣,涵括詩集與青少年文學,同時也致力於創作「成人童話」,希望能為生活在飢渴時代的現代人洗滌心靈上的污垢,帶起一股重拾童心的風潮。 自一九八五年出版第一本詩集《全奉俊上京》後,安度昡便以詩作獲獎無數。他曾榮獲得詩與詩學青年詩人獎、素月詩文學獎、露雀文學獎、李樹文學獎、尹東柱獎、百想文學獎等,韓國的中學國語教科書中也收錄了他的詩。 安度昡目前任職於韓國全羅北道又石大學,擔任文藝創作系教授。

基本資料

作者:安度眩(안도현) 譯者:游芯歆 出版社:小麥田 書系:故事館 出版日期:2015-05-28 ISBN:9789869163835 城邦書號:RX6013 規格:平裝 / 雙色 / 208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