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 >
古書店阿賽麗亞的屍體
left
right
  • 書已絕版已絕版,無法販售

內容簡介

這裡是一座與世無爭的小城,有著一間販賣夢想的古書店。 眾人過著看似平靜無波的日子,卻因為一個女人的一聲「王八蛋!」,掀起了滔天巨浪…… 日本推理作家協會獎得主◎日本舒逸推理第一人——若竹七海, 充滿歡笑與驚奇的代表作《葉崎市系列》精采登場! 這裡明明是販賣甜美夢想的羅曼史古書店, 為什麼憑空出現了屍體?! 相澤真琴的人生是一連串倒楣事的集合。 公司破產、為了花錢解悶入住的高級飯店居然失火, 還差點被詭異的新興宗教軟禁,不得已只好跳窗逃出公寓。 真琴受不了自己居然倒楣到這個地步,憤恨地跑到海濱小城葉崎市的海邊發洩不滿,結果倒楣事再添一筆,她居然撿到了一具溺死屍體! 屍體身上的物品顯示死者極可能是失蹤多年的葉崎市豪門前田家的繼承人——前田秀春;但是秀春的失蹤卻處處透露出令人起疑的蛛絲馬跡。 就在警方和前田家為突然出現的屍體焦頭爛額之際,真琴意外結識前田家前任當家前田紅子。熱愛羅曼史小說的紅子經營一家名為「古書阿賽麗亞」的羅曼史古書店。紅子和真琴因為羅曼史小說一拍即合,紅子於是委託真琴在自己住院時,代為看店。然而真琴似乎和屍體有著不解之緣,書店裡居然也出現了一具屍體?! 書店屍體是怎麼來的?前田家的繼承人為何又在這時候重回故鄉? 只想好好過日子的真琴,就這樣捲入了前田家的祕密,還差點連命都丟了…… 【舒逸推理(cozy mystery)是?】 「舒逸推理」,起源於歐美作家對古典黃金時期的復興,其先祖可追溯到克莉絲蒂的瑪波小姐系列。在這類故事中,犯罪通常發生在社群關係較為緊密的小鎮、小城或村莊。在描寫上,常會避開太過血腥、暴力與色情的描寫方式。偵探則多為與社區有著良好關係的業餘偵探(女性占了絕大多數),其偵查方式,則是透過親朋好友的人際網絡,得知警方搜查的案件情報,再搭配其對居住地與人際關係的知識來偵破罪案。除了罪案之外,偵探本身或周遭親友的專業或專業級的愛好,多半會連帶地成為小說中引人入勝的次主題,相關的知識,也有成為解謎關鍵線索的機會。最後,這類小說大多會是系列作。 【名家推薦】 透過作者結合推理小說和羅曼史兩種類型小說的優點,我們反而更能發現,原來愛情有時跟死亡一樣危險,而死亡則或許能跟愛情一樣,讓人讀來趣味橫生。 ——曲辰(推理小說評論者) 巧妙結合哥德羅曼史的傳統和推理小說的佈局,隱藏在各個角落的羅曼史哏會讓書迷在閱讀過程中不禁露出會心微笑,紅子小姐這個角色更是滿足了羅曼史書迷的夢想。 ——唐亞東(資深羅曼史譯者) 【讀者迴響】 AMAZON.JP讀者★★★★☆熱烈推薦! ◎文章輕快好讀,而劇情發展的精采程度也令人讚嘆。而且最後一頁的翻轉實在太棒了。 ◎甜美的結局之後是辛辣的餘味,非常有趣。 ◎角色設定十分精采,而且劇情的發展直到最後一頁都不能大意。 ◎透過活潑開朗的登場角色,講了一個可以令人充分感受到業報有多麼沉重的故事。

內文試閱

  相澤真琴多年來的夢想,就是朝向大海大喊「王八蛋——!」。   實現這個夢想的時刻終於來臨了。真琴用力甩上車門,卻被關門聲嚇得回過神來,向四周張望。   黃金週後的五月十五星期一,葉崎東沙灘人影全無。本來這座沙灘在神奈川縣的海水浴場當中就算是比較沒人氣的。最大的原因是交通不便,從東京都內要到葉崎半島,必須換好幾趟電車。   即使如此,一到盛夏,還是會加開臨時列車,討厭鄰近沙灘擠得像下餃子的戲水客也會來;但現在這個時節,顯然願意花時間來到這個交通不便之處的怪客不多。再加上,剛才雲層淺淺的天空變成了凶險的灰色,冰冷的雨滴開始斜斜落下,連不把天氣當一回事的衝浪者都不見人影。只不過這一帶海相平穩,本來就很少有衝浪人會來。   相澤真琴咬了咬下唇,從海岸道路旁的停車場往下朝海岸走。   可能是雨幕的關係,水平線模模糊糊的。左手邊的海岬朝海面突出。初夏的太平洋映照著黑沉沉的天空,也顯得混濁不清。海浪拍打岸邊的節奏給真琴帶來了悅耳的刺激。   這狀況真是太棒了——真琴心想。從以前就一直好想試試看的事,實行的時刻終於到了。基於莫名的興奮與內疚,真琴不由得又朝四周張望。   一個人也沒有。   真琴告訴自己,對啦,厭倦了都會生活想來看海,這年頭連三流小說都不屑用這種爛哏;但是真的做了,又不會對不起誰。無論說了多難聽的話,大海都不會受傷。只會默默地吞下別人的牢騷,總不會想著要報復吧。我都冒著雨特地來到這裡了,就大著膽子實行,達成自己多年來的心願吧!就該這麼做才對。   這幾個月來,發生在相澤真琴身上的不幸非同小可。   首先,她工作的小編輯工作室倒閉了。真琴的工作,是某大出版社發行的一本雜誌《愉快時光》的外包編輯。她發揮自己的興趣,以古書和各類型小說所做的專題大受好評,雜誌雖然沒有多轟動,但銷售數量倒也確實成長。而某一天,雜誌總編調動的同時,外包編輯的工作也就此結束。失去大出版社客戶重創了小型編輯工作室,真琴便黯然失業了;雜誌則毫不客氣地接收了真琴一手開拓的路線。   為了洩憤,真琴決定灑錢去住新宿皇家好萊塢飯店,結果當晚發生火災。由於她剛好半夜下樓到大廳去買菸,躲過成為十四名死者之一的慘劇,但當時不是普通的混亂。不幸燒死的女性遺體竟從她眼前被送走。毛毯底下露出了焦黑的手——手指上還戴著粉紅色心型寶石戒指——   她因為驚嚇和壓力而得了脫毛症,後腦勺秃了十圓硬幣大小的一塊。去見朋友介紹的心理諮商師,對方竟然對她說:   「妳身後有個燒焦的女人。」   要她加入可疑的新興宗教。她向朋友抗議,朋友竟然罵她,「妳竟然敢講那麼好的教是邪教!」堅持要勸她到她信教為止,硬是賴在她那裡不肯走。她趁隙從窗戶逃出來,卻因為從二樓跳下來扭傷了左腳腳踝。   這麼倒楣的女人——對啦,今年三十一歲,要做這種事年紀是稍微大了一點——朝大海叫幾聲王八蛋,大家應該不會見怪才對。真琴神經質地朝四周看了又看,再度這樣告訴自己。   她來到海浪邊了。起泡的海浪裡,粗粗的沙粒亮晶晶的。那一瞬間,雲散了,陽光如奇蹟般射在海上,讓水面閃閃發光。海浪間一個白色的東西浮起又消失了。   好。   真琴嚥了一口口水,瞪著模模糊糊應該是水平線的那條線。   「王……八蛋!」   真琴的聲音啞得連自己都覺得可悲。她乾咳幾聲,又確認沒有人,再次挑戰。   「王八蛋——!」   雖然不如夢想中響亮,倒也是發出了不小的音量。同時,一股令人難以置信的痛快包圍了真琴。真琴讓肺裡吸飽海風,繼續叫下去。總編、朋友、心理諮商師、失火的飯店這些王八蛋全部加起來。   「去死——!王八蛋——!」   她身子向前傾,布鞋被海浪打濕了,把肺裡的空氣全部隨著大罵聲吐出來。真琴撩起被雨打濕的瀏海,忍不住笑了。邊笑邊想,我要叫到滿頭白髮,我要叫個痛快,叫到我喘不過氣來。現在越叫越順了。她大口吸氣,隨著聲音吐氣。   「王……」   她的嘴巴張大到下巴幾乎要掉下來,身體卻僵住了。剛才若隱若現的白色東西,飄飄搖搖地越來越靠近。下一瞬間,一個大浪打來,把那東西拋到真琴腳邊。   「……八蛋……不會吧!騙人!怎麼會?為什麼?為什麼大海會這樣?大海怎麼會報復我啦!」   相澤真琴一屁股跌坐在沙灘上,哭喪著臉,彷彿剛才那些只不過是排練一般,這次是認真的、用盡全心全力的,大喊王八蛋。   被海浪打上來到真琴眼前的,是一具貨真價實,如假包換的人類屍體。

延伸內容

死亡,在這個小鎮,跟愛情一樣趣味橫生
◎文/曲辰   在很久很久以前,愛倫坡還沒出生,小說還不關心謀殺的時候,哥德小說(Gothic fiction)就已經先誕生了。   十八世紀大體而言是個啟蒙的時代,當時理性主義盛行,某種程度上導致小說有強烈的「文以載道」性格,例如笛福(Daniel Defoe)的《魯賓遜漂流記》(Robinson Cruesoe,1719)在我們現在看來似乎是冒險小說的起始,但回歸時代背景卻隱含著宣揚海外殖民與資本主義精神;史威夫特(Jonathan Swift)的《格列佛遊記》(Gulliver's Travels,1716)則以奇幻旅程之姿,用嘻笑怒罵的姿態大幅度的嘲諷了當時流行的政治思想。   換句話說,當時的小說都有著那麼一點「正經」傾向,彷彿要在小說中說些什麼、傳遞些什麼,才是最正確的。   不過哥德小說的誕生不太一樣,渥波爾(Horace Walpole)的《奧托蘭多城堡》(The Castle of Otranto,1764)基本上就是為了抵抗這種傾向而誕生的,小說中充滿了鬼影、迷信、家族糾葛與誇大的情感表現,絲毫不打算帶給讀者除了煽情體驗外的思索可能,完全不負哥德小說之名(gothic意指不受教化的蠻族)。但其後的雷德克里夫(Ann Redcliffe)讓女主角成為哥德小說的核心,推動了這類型成為暢銷之作。   一般而言,哥德小說是這樣發展的:   身為孤兒的女主角,靠著有錢的姑姑完成學業,為了自食其力找到了在荒原的豪邸的家教工作,但到了那個外型略顯陰森扭曲的大宅內,發現裡頭到處是秘密,夜晚還會在走廊的盡頭聽見奇特的嗚咽與哭喊的聲音,她只好勇敢起來,找出潛藏在這房子內的真相,最後終於破除大家的迷信,進而與男主人得到幸福。   從這個框架中可以發現,哥德小說正視並且凸顯「女性的力量」,我們開始相信女性可以突破自己的限制,不但能化身成偵探刺探家族的秘密,還可以為自己的幸福努力。事實上在許多論者的眼光中,哥德小說剛巧也是羅曼史與推理小說的源流。   當然後來推理小說與羅曼史有著各自的際遇發展,不過偶爾還是看得到有作者試圖召喚出這兩者的關聯,例如《古書店阿賽麗亞的屍體》的作者若竹七海。   過去如果提到若竹七海,多半都會想到「本格推理」,事實上在日本九○年代後期興起的日常推理風潮,若竹就是推波助瀾的功臣之一。但在《古書店阿賽麗亞的屍體》中,她則是傾盡全力的告訴讀者她對羅曼史的愛。   這所謂的愛絕非展現在若竹七海創造了一間專賣羅曼史的古書店,或是讓店主紅子與店員真琴高談闊論灌輸讀者作者的羅曼史論點,而是在小說中的情節處處洋溢著羅曼史趣味。「一個來自外地的女子,不小心闖入了一個有著自己秩序的海濱小城」已經是羅曼史的基本起手式了,小鎮中有趣的人與插科打諢的情節則也是羅曼史的醍醐味,當然,這樣一部向羅曼史致敬的小說,怎麼可以沒有愛情故事的發生呢?   但也不要以為作者忘記了她身為推理作家的本分,小說中的謎團不但扎實,也很能引起讀者的好奇心,女主角在海邊撞見的屍體,居然可能是鎮上望族前田家多年前失蹤的繼承人,打開了原本藏在潘朵拉的箱子裡的恩怨糾葛,讀來甚至頗有金田一耕助遺風。   如果說這本小說融綜了兩種類型小說之長或許過於矯情,但我反而覺得,透過作者這樣的結合,我們反而更能發現,原來愛情有時跟死亡一樣危險,而死亡則或許能跟愛情一樣,讓人讀來趣味橫生。

作者資料

若竹七海(Wakatake Nanami)

一九六三年生,畢業於立教大學文學部史學科。 一九九一年以《我的日常推理》出道。 在多次入圍日本推理作家協會獎後, 二○一三年以〈黑暗越流〉獲得第六十六屆日本推理作家協會獎。 作風多變,在本格、冷硬、幽默、歷史、舒逸推理、恐怖小說之間自由來去, 均獲得讀者的高度評價。

基本資料

作者:若竹七海(Wakatake Nanami) 譯者:劉姿君 出版社:獨步文化 書系:日本推理名家傑作選 出版日期:2015-04-02 ISBN:9789865651183 城邦書號:1UC051 規格:平裝 / 單色 / 400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