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
許個願吧!大喜(下)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內容簡介

◆獨家收錄 全新漫畫~情人節特別劇場❤ ◆首刷限定:柔情依偎生寫真一張 暖心漫畫家 顆粒 主廚 X 清新作家 逢時 調味 熟悉的幸福滋味,令人驚喜獨特感受! 期間限定的天使願望,以及難言愧疚, 在在令大喜想加快步伐,卻苦無頭緒, 宥燦的心結,就彷彿沾油的繩索般難解…… 照顧、陪伴、分享,大喜一日日的努力, 終於使宥燦願意嘗試踏出房門, 但,這突破性的間奏過後,卻是最急轉直下的發展—— 天樂終於等到換心的契機,不料捐贈者竟是…… 像春日詩歌柔柔攻占你的雙耳, 像冬日暖流緩緩洗滌你的雙眼, 如果遺忘不了這雋永的揪心滋味, 不妨一品顆粒老師原著、逢時老師執筆—— 讓人回味不已的奇蹟終章!

內文試閱

  高大喜眼前一片滿布著灰暗的迷霧,霧中站著兩個人,他的左手邊站著陳宥燦,陳宥燦的臉龐面無表情、右手邊則站著天樂,天樂看著他欲言又止。   「你們?」高大喜有些困惑。為什麼陳宥燦會跟天樂站在一塊兒?   他伸出了手,試圖想抓住他們,但兩個人都離他很遠,甚至慢慢的往後退。   「你們要去哪裡?」高大喜驚慌地大叫了起來。   迷霧裡,陳宥燦跟天樂越退越遠,高大喜激動的大叫,他想追上前去,卻連一步都無法前進。他用盡渾身力氣,陳宥燦跟天樂仍然逐漸遠去。   「回來啊!你們!你們要去哪裡!」   高大喜拚了命的大叫,陳宥燦跟天樂的身影忽然停頓了一下,高大喜幾乎絕望的心重新燃起希望。但下一秒,他就如墜冰窖。   天樂對著他搖搖頭,「大喜,回去吧!」   「回去?回去哪裡?你們要去哪裡?」高大喜聲嘶力竭。   天樂咬住了下唇,有些哀戚。「大喜,來不及了。」   「怎麼會來不及?你們到底要去哪裡?」   「來不及了……大喜,沒時間了,你沒有在時間內完成任務,我要走了……」天樂輕輕地說著,高大喜一瞬間如遭雷擊——他沒有完成任務?   他最後還是失敗了嗎?   「不!我不相信!」高大喜嘶聲裂肺的大叫,卻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陳宥燦與天樂逐漸遠去,身影消失在迷霧中,耳邊傳來天樂一聲聲的話語。   「來不及了、大喜來不及了……」   高大喜猛地從床上坐了起來,一身的冷汗。他緊緊掐著自己的手心,傳來隱隱約約的疼痛。   是夢?   他抬頭望向牆上的日曆,時間並沒有大幅前進。只是一場夢啊……   高大喜往後仰倒,咚一聲的倒在床鋪上,他張著雙眼,看著潔白的天花板。心臟的地方傳來一陣陣的疼痛。   雖然只是夢,卻那樣的真實、清晰。   天樂說的話,還在自己的耳邊飄盪.難道自己最後終究來不及嗎?   來不及讓陳宥燦回到學校去、來不及完成任務換回天樂恢復健康的希望……   高大喜的右手緊緊的握成了拳,用力地往床板一槌,不!說什麼都要試試看,就算最後注定自己什麼也做不到,那也不要留下任何後悔!   高大喜做了決定,猛地從床上跳起來,穿上了衣服、抓著書包,在大清早中,一路小跑,跑向了陳宥燦的家。   他出門之後,房間裡的小天才現出了身形,他揉揉眼睛,嘆口氣,認命的跟了上去。   「高大喜你今天這麼早來陳宥燦的家要幹嘛啊?」小天猛打著哈欠,站在高大喜身邊。兩個人一起瞪著陳宥燦房門口緊閉的門板。   現在才七點,真不知道這傢伙今天為什麼忽然發瘋?   高大喜搔搔頭,總不能跟小天說因為自己做了個「很不祥」的夢境吧!   「呃……我覺得我今天一定會成功!」   小天丟了一個你哪來的自信的眼神給高大喜。「我精神上支持你。」   高大喜雙腳打開,與肩同寬,氣沉丹田,他——對著門內大叫。「陳宥燦你還是不開門嗎?我跟你說,我今天一定要進去你的房間!」   旁邊的小天愣了一下,飄了過來,眼神發亮,「不會吧?難道你今天終於要暴力拆門了嗎?」   「嘿嘿嘿。」高大喜訕笑幾聲,亮了手上的鑰匙。「不需要好嗎?我今天跟陳媽媽借到鑰匙了!」   「是哦……」   「你的表情看起來有點失望喔?」高大喜狐疑的看著小天。   「才沒有。」小天一秒回答。開玩笑,暴力是不好的行為,必須被譴責!雖然他是有那麼一點點想看高大喜破門而入啦……   「讓開讓開!」高大喜揮了揮手,把礙事的小天趕到一邊去。他插進了鑰匙,轉了一圈,壓下門把。   這扇在他面前矗立過無數日子的木門,終於應聲而開了。   高大喜還來不及欣喜,下一秒就被裡頭飄出的惡臭嚇了一跳,「靠北……邊走,陳宥燦你是住在垃圾堆裡嗎?臭死人了啦!」   高大喜不假思索的走進黑暗的房間內,光線從房門外透進來,裡頭果然是滿地垃圾跟蚊蟲。只有一個瘦弱的身影獨自坐在床鋪上。   這小子的房間根本髒到不能住人啊!到處都是垃圾……   「喂!陳宥燦!你的房間這麼髒亂,你還待得住喔?」他朝床鋪上的身影喊了一聲,只是意料中的,身影的主人毫無反應。   高大喜嘆口氣,掙扎了一下,抓起脖子上的圍巾圍住了自己的口鼻,勉強充當一下口罩吧!他認命地彎下腰,開始把垃圾全部扔到塑膠袋內。   「大喜,你在幹嘛啊?」飄在空中的小天,往下前進了一點,還小心翼翼的避開滿地的垃圾。就算天使不會被弄髒,他也打從心底的不想碰到這些蚊蟲……   「打掃啊!看不出來?」高大喜沒好氣地瞪了小天一眼。「房間髒成這樣,健康的人住了都會生病!而且我根本找不到制服,要怎麼讓他去上學?」   「可是這樣就有用嗎?」小天環顧了一下簡直是垃圾山的房間。   「不知道,再說吧!」高大喜聳聳肩,彎下腰繼續打掃。   他一絲不苟的打掃著,還到樓下的廚房拿來了清潔用具,不僅把所有的垃圾打包起來,還把地板跟桌面都擦了一遍。   他打掃了大半個早晨,連第一堂課都遲到了,才好不容易把房間收拾的乾乾淨淨,從雜亂無章的衣櫃中挖出了學校的制服。   「陳宥燦,我說啊,你的制服也髒得太不像話了吧!我先拿給你媽洗一洗吧!明天……我再來接你。」   高大喜嫌棄地拎著手上皺成一團的制服,不僅發酸,還發臭了呢!   他說完這些,也不管床上的陳宥燦仍然毫無反應,自顧自地拎著衣服下樓了,留下一個嶄新的房間給陳宥燦。   接下來的每一天早上,高大喜都大清早就起床出門了。   沒辦法,與其夢到那個恐怖的夢境,他不如去陳宥燦房間,跟陳宥燦耗下去。   有耗有希望嘛!   今天一大早,還不到七點,冬天的天色都還濛濛亮著,他胡亂的套了衣服,連頭髮都沒來得及抓,就衝出了家門。   他每天都到陳宥燦家裡來,只是陳宥燦仍然毫無反應,高大喜手裡拿著洗好的制服,抹了抹臉,真的很挫敗。   每一天的陳宥燦,除了換過睡衣以外,依然不動如山的坐在床上,十分混蛋。   高大喜瞪著床上的陳宥燦,覺得自己就像是小丸子的爺爺一樣,寫著心之扉句,寫完了還隨著陣陣冷風飄走。   「陳宥燦,你到底什麼時候才要去上學?」高大喜坐在床沿。   ……   陳宥燦仍然毫無反應。   高大喜一咬牙,乾脆直接脫掉陳宥燦的衣服,並抓起了他的手,強迫他穿上制服,他甚至幫茫然的陳宥燦扣上了制服的扣子。   「喂!」高大喜做完了這一切,卻沒有放手。他拉著陳宥燦的手,「你很恨我吧?那我就讓你揍個夠!揍到你氣消為止!」   高大喜的音量逐漸加大,「做錯事的是我,你不要因為我這種人就不去上學啊!你——」   高大喜的聲音嘎然而止。   他看著眼前淚流滿面的陳宥燦,輕輕地鬆開了手,他露出了沮喪的模樣,無助的看著陳宥燦,「你……到底想要我怎麼呀……陳宥燦……」   ***   高大喜沒有放棄,他為了讓陳宥燦有足夠的時間準備出門上學,他甚至又提早了一點出門的時間。   雖然陳宥燦還是不肯去上學,也開始反抗高大喜幫他穿上制服的舉動,但是陳宥燦終於願意走出房門,跟高大喜還有自己的媽媽一起共進早餐了。   高大喜也不知不覺養成了在陳家吃早餐的習慣,只是每天看著陳宥燦吃完早餐,就穿著制服走回房間,實在是有一種極度挫敗的感覺。   好想把這傢伙強行架去學校上課啊……   高大喜磨著牙齒,但是看了看旁邊笑吟吟的陳媽媽,好吧!當著人家媽媽的面,總是不好這樣做!   「大喜,再多吃一份吐司吧!」   「喔喔,好啊!」高大喜捏著草莓吐司,用力地咬了一口,陳宥燦,早晚讓你心甘情願地跟我去學校!   只是,天樂的時間大概只剩下兩個多禮拜了,陳宥燦,你真的要讓我來不及嗎?高大喜懷抱著這樣的憂慮,只能繼續堅持下去。   隔天,高大喜走進陳宥燦的房間時,很驚喜的發現,陳宥燦自己穿好了制服!   他欣喜若狂,這是陳宥燦願意跟他去上學的意思嗎?他坐在床沿,視線看著陳宥燦,輕輕地開口,「或許,你不會相信……」   高大喜說起了自己小時候的經歷。   「在我小學的時候,也有一段時間,我說什麼都不肯去上學。因為那段時間,我的爸爸意外過世了,我一下子無法接受這件事情,唯一能做的就是逃避。」   高大喜的聲音迴盪在陳宥燦小小的房間內。   「我不僅逃避上學,我還逃避吃飯、逃避睡覺,我以為我可以逃避爸爸已經不在的事實,卻沒想到,等我赫然發現我做的一切都沒有用的時候,時間已經過去一個半月了。不管我怎麼逃避,時間仍然不斷的往前走,爸爸死去的事實也不會改變。」   高大喜看著陳宥燦的雙眼,「陳宥燦,你想逃避的是什麼呢?每個人都會有心中想要逃避的事情,但是如果你是因為我不想去學校,那我可以再也不要出現在你面前,這樣的話,你願意去上學嗎?」   ……   高大喜的問句,仍然只換來一陣沉默。   「大喜!小燦!早餐做好囉!快點下來吃早餐吧!」就在一陣靜默中,陳媽媽的聲音從樓下傳了上來。   「先吃早餐吧。」陳宥燦終於回應了高大喜。   高大喜看著陳宥燦起身,心中忍不住有了一些期盼。   早餐桌上,高大喜一直覺得今天的陳宥燦特別不一樣,他主動換好了制服,還跟自己說了一句話,雖然只是一句話,但對高大喜來說,就像是人類終於踏上了月球那一步!   他要回家買鞭炮來放!   高大喜雀躍的吃著早餐,等到時間差不多的時候,他站起身來,拉開椅子,「陳媽媽,我先去上學囉!」   陳媽媽點點頭,溫柔的笑著,「好,大喜路上小心哦!」   大喜推上了椅子,意外的發現,陳宥燦也跟著站了起來。   要跟我一起去上學了嗎?!   高大喜瞪大眼睛,幾乎不敢置信,他嘗試的走向了玄關,卻看著陳宥燦走回了房間。   唉……高大喜用力地嘆了一口氣,跟陳媽媽交換了一個眼神,坐在玄關處穿上了自己的鞋子。   算了!明天繼續努力吧!至少,他今天自己換好了制服呢!也算是一個很大的進步吧……高大喜努力地鼓勵著自己。   他穿好鞋子,站起身來,卻更驚愕地發現,陳宥燦手上掛著制服外套,沉默地站在他身後!   「你,要去學校嗎?」   高大喜幾乎是顫抖的問出這個句子。   陳宥燦不發一語,微微垂著頭,他什麼都沒說,只是往前一步。下一秒,他的手臂猛地往前伸,高大喜感到一陣劇烈又尖銳的痛楚從自己的腰間傳來。   高大喜不敢置信地低下頭,看著自己腰間一大片的血紅。   陳宥燦手臂上的制服外套已經滑落了,露出裡頭一把水果刀的刀柄,刀刃已經完全沒入了高大喜的身體裡。   高大喜用力向前,抓住了陳宥燦制服上的領帶。他咬牙切齒的瞪著陳宥燦,陳宥燦慌張的鬆開了手上的水果刀刀柄。   「可惡……你這傢伙!痛死人了……不過,這樣我們就扯平了吧?你給我、回、回學、學校去!」   高大喜艱難的吐出這幾個字,雙膝用力往下一跪,暈厥了過去。   正在廚房裡清洗碗盤的陳媽媽,聽見了重物落地的聲音,困惑地跑了出來,「什麼聲音……」   「大喜!發生了什麼事情?小燦你做了什麼啊啊啊啊啊啊————─!」陳媽媽失聲尖叫著。   陳宥燦無助地轉過身來,雙手都是鮮紅到刺眼的鮮血,地板上也是一大片的血跡,他雙眼蓄滿了淚水,驚慌地喊著,「叫救護車……快幫大喜叫救護車啊!」   高大喜側躺在地上,意識離自己越來越模糊,他只聽見陳媽媽的尖叫聲以及陳宥燦的哭聲,他的意識逐漸抽離,腦海中全都是天樂的面容。   嬌小的天樂、故作開朗的天樂、躺在病床上虛弱的天樂、沒有任何朋友的天樂、第一次搭公車的天樂……   要是早一點知道,那是我們兩個唯一的一次出門,說什麼都要借一件漂漂亮亮的衣服給你穿,才不讓你穿我的舊衣服呢……   天樂,你知道嗎?每一次見到你,心裡總是有著莫名的酸楚,好希望你能夠健健康康的生活著,不再受到心臟病的折磨,擁有可以分享生活的朋友,不再對著我們強顏歡笑。   我從來沒做過什麼好事,所以這樣的願望,對我來說,是不是太奢侈了?   可惡啊……越來越不覺得疼痛了,剛剛明明就痛到想殺了陳宥燦的,現在卻只想再見到一次天樂就好了,這樣……是不是不太好啊?   為什麼事情會變成這樣呢?我只是想讓陳宥燦回到學校去,想讓天樂好起來了而已啊!   小天……對不起,我果然還是食言了,我真的做不到啊……   高大喜終於昏了過去。   他什麼都感覺不到,他不知道陳宥燦為了送他到醫院去,終於踏出了家門,也不知道小天一直待在他身旁,緊緊的握著他的手。   他也沒有感受到小天的眼淚,以及小天愧疚的一聲聲道歉。   

作者資料

逢時

天秤座女子,家有六貓。 暫居台南,養貓寫稿,過退休生活。 文風多變,想嘗試世界上所有說故事的方法。

柯宥希(顆粒)(cory)

少女漫畫家柯宥希(顆粒),2008年在《夢夢》少女漫畫月刊連載「顆粒畫顆粒」的四格漫畫單元,得到廣大的迴響,引起讀者的熱烈討論。2009年1月在《甜芯》少女漫畫月刊上連載校園愛情故事「Lovely無所不在」,以清澈透明的畫風、流暢優異的說故事能力,迅速擄獲讀者的心。 《Lovely無所不在》全三冊大受好評熱賣中,這部作品獲得2011年金漫獎最佳少女漫畫大獎肯定,顆粒老師也獲選為2011年網路最高人氣獎得主!新作品「許個願吧!大喜」第1集在2011年漫博會推出,同年顆粒老師更以此作摘下大陸金龍獎最佳少女漫畫大獎殊榮,人氣高漲,2012年2月再以此作摘下「第五屆日本漫畫賞」銀獎!同年8月勇奪第三屆金漫獎最佳少女漫畫大獎暨年度大獎。2013年9月以《許個願吧!大喜》蟬連第四屆金漫獎最佳少女漫畫大獎暨年度大獎。 2014年以《許個願吧!大喜》入圍第五屆金漫獎最佳少女漫畫類獎。2015年以《許個願吧!大喜》榮獲金漫講少女漫畫類獎,2016年以《有何不可》榮獲金漫獎少女漫畫類獎。

基本資料

作者:逢時柯宥希(顆粒)(cory) 出版社:尖端 書系:愛小說 出版日期:2015-02-10 ISBN:9789571058788 城邦書號:SPB25070046 規格:平裝 / 單色 / 200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