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推理小說 > 日本推理小說
輻射人
left
right
  • 書已絕版已絕版,無法販售

內容簡介

◆二○一四年打狗鳳邑文學獎小說組優選獎&高雄獎大作 ◆第三屆島田莊司推理小說獎複選入圍 ◆推理評論家/百萬部落客喬齊安(Heero)專文導讀 好評不斷!口碑引爆中! 超越 東川篤哉 的幽默互動 媲美 宮部美幸 的社會觀察 挑戰 島田莊司 的謎團設計 只要看十頁,就會忍不住想讀完這本書! 推理作家 冷言  超人氣「帥哥醫生&美女刑警」事件簿系列 好評登場! 尖端出版 「推理無國界」名家對決 第二波強打登場! 《愛的成人式》乾胡桃 + 《輻射人》冷言 作者充分融合在地觀察與本格推理要素, 在關懷人文、土地之中,以超歡樂角色互動接連解開不可思議的謎團。 這是一本推理迷必看,生活在這塊土地上的人民更應該要看的傑作—— ——摘自讀者書評 【故事簡介】 「死人怎麼可能自己報案!」 「會不會是……因為死者含冤而死,所以靈魂出竅化為實體來告訴我。」 「你怎麼沒有順便問他是被誰殺的!」 「對啊,早知道我就問了。」 「問你的頭啦!」 這是一件乍聽之下令人毛骨悚然的命案,一名男子來派出所報案,說看到前面巷子有人在路燈旁上吊死亡……然而在短短不到一分鐘內,報案男子便失蹤了,值班員警疑惑之餘前往路燈下探查,赫然發現一具上吊的屍體——死者居然還是報案的那名男子!? 剛調職到派出所的女警梁羽冰,自告奮勇企圖將這起離奇的案件解決,卻陷入了瓶頸……於是她找上曾解決數起難解案件的國中同學,目前是高醫牙科部的主治醫師葉正華。當兩人開始深入調查眷村所有居民時,竟牽扯出與核三廠的另一起命案有關?他們該如何從街頭巷尾的八卦流言,抽絲剝繭找出真正的犯人?

內文試閱

(一)   阿豐這一晚又喝醉了。   還不到爛醉的地步,不過想直線前進已經有點困難了。在陌生人眼中,阿豐唯一還算得上優點的,大概只有他酒後絕對不開車這個原則了。   深夜十二點多,他獨自沿美術館旁這排豪宅走著,偶爾會抬起頭看看哪戶有錢人家的燈光還沒熄。有時候他會算算樓層,這時間還亮著燈的,好像老是那幾戶。不過每次他走在這條路上時總是醉醺醺的,連自己都不是挺相信自己的眼睛。   阿豐住的地方其實是在馬卡道路另一側,順著柴山延伸的鼓山三路上。從他喝酒的地方走回家,不走這條路反而更快。   走這條路只是為了提醒自己曾經失去了些什麼。   今天天氣突然變冷了,即使拉上夾克拉鍊,阿豐站在路口等紅燈時,還是被冷風颳得直發抖。高雄今年的冬天算來得晚,進入十二月之後氣溫才變得比較低,這兩天除了冷氣團,偶爾還下點雨,深夜氣溫甚至會降到二十度以下。   「開始冷了,下次我看約順仔去薑母鴨店裡喝好了。」   剛喝的酒都還沒醒,阿豐就已經開始盤算下次要去哪裡買醉。他常想,如果自己規規矩矩的,現在說不定也是眼前這排豪宅的主人之一。至少不用為了生活,硬著頭皮繼續做這個不知何時會得病的工作。   上個月,阿豐的一名酒友才因為身體檢查報告不合格,剛被老闆辭掉工作。今天晚上也有個朋友開始覺得身體不太對勁,卻不敢告訴老闆,怕丟了工作。比起他們,自己的工作性質更是危險。   奇怪,這紅燈未免也太久了一點?   阿豐原想趁著醉意破口大罵,順勢抒發心中不滿,結果定睛一看,才發現桿子上的紅、綠燈都在閃,自己不知道白等了多少時間。   算了,也不是一秒幾十萬上下的大老闆,時間只不過是擺著好看的。阿豐打消了咒罵紅綠燈祖宗十八代的念頭,搖搖晃晃通過馬路,偏偏平交道的柵欄在這時候放了下來。   位在馬卡道路上的這段鐵路,正在進行地下化工程,鐵路兩旁停放著好幾台大型吊車、卡車。阿豐站在平交道前盯著吊車看,心裡想著:不知道這裡有沒有缺人?明天白天來問問看好了,順利的話,說不定就不用再去那個危險的地方工作了。   列車發出巨大的聲響從眼前疾駛而過,速度揚起的風壓讓阿豐更覺得冷。他現在只想趕緊回家,窩進棉被裡睡個好覺。   阿豐邊走邊唱歌,路上偶爾有機車從他身邊經過,不過沒人注意到他。順這條路直走到底就是鼓山三路,鼓山三路以西,從61巷到241巷這一段是一大片眷村,沿著鼓山三路成帶狀分佈。從馬卡道路走到這裡,大約需要十多分鐘。   鼓山三路這一帶眷村是日據時代留下來的軍眷宿舍,圍牆只有半人高,越過圍牆可以看見牆內的老舊建築。還住在眷村裡的住戶,平日夜晚多會把門窗打開通風,有些從圍牆外甚至可以直接看見屋內的擺設。不過今晚天氣實在太冷,家家戶戶都門窗緊閉。缺少了屋裡的燈光,再加上許多早已人去樓空,只剩下斷垣殘壁的空房子,今晚這一帶顯得格外陰森。   阿豐倒是沒特別去注意這夜異常的氣氛,只覺得越來越冷,醉意也被風颳走了大半。他只要這時間走在這附近,多半是醉的,今晚也不例外。所以他總是得認巷口的電線桿才回得了家,否則這片眷村每條巷子都很像,到了晚上即使醒著,他也沒把握認得出來。   阿豐過了馬路走到鼓山三路另一側的眷村區,他住的巷子口電線桿上有住戶用白色噴漆噴上巷號。阿豐搬到這裡還不滿一年,再加上他的工作性質特殊,每周只在這裡住一、兩天,回到家通常也都是這個時間。因為種種因素,他沒時間也沒打算認真去了解這附近的地形。他總是在差不多的時間回到高雄、差不多的時間去喝酒、差不多的時間回到這裡,日復一日過著差不多的生活。   他沿著圍牆尋找寫有巷號的電線桿,才走沒幾步,就被因為行道樹樹根生長而隆起的人行道地磚絆倒在地,差點扭到腳。他爬起來之後,洩憤似的踹了地面幾腳,往地上吐了口口水。正打算繼續走的時候,一抬頭,眼前的景象嚇得他差點尿褲子。   這盞路燈設置在圍牆邊,剛好是兩條巷子交接處,兩面牆以銳角相接,圍牆內可以看到種在庭院的樹和平房。   阿豐抬頭看到的是在明亮水銀路燈下,一具兩眼圓瞪、四肢癱軟,被吊在半空中的屍體!   今夜的風特別強,懸吊的屍體被吹得如鐘擺般搖晃。水銀燈冷冽的光線從頭頂將屍體的影子打在地面,映在灰白水泥路面上的影子,晃動幅度更勝屍體本身。   才剛從人行磚道上爬起來的阿豐,兩腿頓時一軟,又癱在地上。他曾經一度懷疑是不是自己喝醉酒眼花,又抬頭看了一眼。這次他很確定沒看錯,屍體雖然在搖晃,但那雙眼睛卻彷彿盯著他看。   「有、有死人啊──」   阿豐雖然勉強從喉嚨擠出螞蟻般的聲音,不過雙手雙腳已經搶在這之前動了起來。在地上爬行了一段路之後,阿豐的腳才總算恢復力氣,立刻頭也不回地逃離現場。   不知是夜色太黑還是酒醉未醒,才跑了一小段,他就被凸起的地磚絆倒了好幾次,手腳無辜多了幾處擦傷。不過這一摔,腦袋反而被摔清醒了,雖然不敢回去現場,不過阿豐倒是想到應該去警局報警。   距離這裡最近的派出所是內惟派出所,就在鎮安宮正對面。因為生活型態的關係,阿豐身上沒有手機這種現代人的生活必需品,只能徒步前往派出所報案。   這大概是阿豐人生中最漫長的一段路,雖然只有幾個街口,卻讓他走得精疲力盡。   好不容易才走到派出所門口,阿豐一口氣蹬上三層高的階梯,差點一頭撞上值班台前的壓克力板。坐在值班台前的是個理了平頭的年輕警察,看到氣急敗壞衝進來的阿豐,誤以為是來找碴的,差點就要拿出手銬把阿豐銬起來。   「我、我要報案。」   「原來是要報案。」年輕警察從座位上站起身,「別急、別急,慢慢講,要不要先喝杯水?」   「不、不用了。」   事後回想起來,要是當時這名年輕警察真的把阿豐銬起來,或是立刻去倒水給他喝,也許後來整樁案件的發展,就不會變得那麼複雜了。   (二)   這個時間又黑又冷,所有人都來得很不情願。然而,在場的人也都不約而同的感覺到,這大概會是個不得了的案子。   拍照人員盡可能的把現場每個細節都拍了照片,避免未來查案時留下太多想像空間。初步採證告一段落之後,幾個人合力將屍體放下來。   讓屍體躺平後,鑑識人員立刻上前開始對屍體採證。   「還是溫的。」這句話表示死者剛死不久。   說話的人拿出體溫計測量屍體的體溫,另一名鑑識人員則在屍體身上仔細尋找值得採證的線索。   有人死亡並不是什麼值得高興的事,不過卻不得不承認幸虧現場是在路燈底下,黑暗中大家工作起來也方便許多。正當現場忙得不可開交,支援的警力陸續抵達時,有兩個人遺世獨立般站在離現場不遠的另一盞路燈下。   「你確定是這個人沒錯?」說話的是兩人當中較資深的女性。   「應、應該是他沒錯。」另一人是個剛從警專畢業不久的菜鳥警員。   「什麼應該!是就說是,不是就說不是,不知道就說不知道,不要給我『應該』這種模稜兩可的回答。」女性提高了音量斥責菜鳥警員。   也難怪菜鳥會這麼回答,雖然他很想說「就是這個人沒錯」,不過這麼一來,事實就會和這世界現行的法則有所違背。   「我覺得是他,可是又不應該是他……」   這個菜鳥警員叫王梓研,是今晚的值班警員。根據他的記憶,報案的民眾大約是深夜一點半左右衝進派出所。   「那時候你在幹嘛?」女警的職位是一線三星的警員,和菜鳥階級相同,但資歷差了很多。   「那個、那個……」菜鳥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我那時候正在調查盜版光碟……」   「你是說下午小豹學長在建國路查扣的那一批嗎?」   菜鳥默默點了點頭。   「也就是說民眾報案的時候,你正在看A片是嗎?」   「是……」   「給我大聲回答!」   「是!學姐!」   「你是不是因為急著關掉電腦螢幕,所以沒有仔細看報案民眾的長相?」   「對不起!學姐!」   「要道歉去向電腦裡那些AV女優道歉啦!」女警毫不客氣一巴掌從菜鳥頭上巴下去,「你既然這麼愛看A片,回去給我寫一篇三萬字的結案報告,讓你一次看個過癮。」   「是!學姐!」   這位巴頭毫不留情的學姐調職過來之前,王梓研就聽局裡的人說她是個美女。最重要的是,所長指派自己和學姐搭擋,這是讓綽號「宅研」的他最興奮的事。   那位傳說中的學姐報到後,王梓研的確飄飄然了一陣子。學姐留著短髮,打扮相當成熟,身上不時傳來甜甜的香水味。從未交過女朋友,也很少有機會接觸女性的王梓研,在最初和學姐一起工作的幾週,真的曾經打從心底感謝上帝讓他誕生到這個世界上。   但即使蜜月期再長,終究有結束的一天。學姐的裝扮依然成熟、身上的味道依然香甜,不過巴人的力道也不是蓋的,剛剛那一下在這半年來算是比較輕的了。   回頭再說王梓研今晚的詭異經歷。   深夜一點半左右,王梓研正對著電腦螢幕看得起勁,突然有一名男子衝進派出所,王梓研被這人嚇了一大跳,差點拿起手銬想把他銬起來。   這名男子一頭撞上門口的值勤台,口中斷斷續續說著「我要報案」、「有人死了」。   王梓研先安撫男子的情緒之後,得知男子想報案,而且是殺人案。   這下菜鳥可慌了。   內惟派出所正對面,就是內惟地區的大廟「鎮安宮」,廟的旁邊是熱鬧的內惟黃昏市場。菜鳥平常和市場的婆婆媽媽打交道慣了,處理的都是一些民事案件,最嚴重也不過就是市場偷水果、蔬菜的現行慣犯,第一次遇到有人進門來通報殺人案件。   偏偏派出所裡剛好只剩他一個人,其他同事都出去值勤了。順帶一提,就是因為沒有其他人在,菜鳥才敢公然在值勤台前查緝盜版光碟。   王梓研先拉了張椅子給他,還未坐定,男子就像倒垃圾般一口氣說起發現屍體的經過。王梓研打字的速度算相當快,原本他應該邊聽邊在電腦上記下筆錄,可是電腦畫面現在正定格在盜版光碟最精彩的地方,他實在沒有勇氣在民眾面前打開電腦螢幕,只好隨手拿起紙筆抄寫。當然這一段故事,他打死也不敢在學姐面前說出來。   根據男子的描述,他沿著美術館旁的道路往鼓山三路方向前進,在進入眷村區的巷口看見有具屍體吊在路燈下。王梓研請他帶路到案件現場,不過當時局裡沒有其他人在,總不能放空城。在連絡之後,附近的同事說大約五分鐘之內就能趕回局裡,於是王梓研請男子坐著稍等一會兒,他起身到後面幫男子倒了杯水。   就是這不到一分鐘的時間,使整件案子在調查初期完全陷入五里霧中。   王梓研倒完水再回到值班台的時候,報案的男子已經不在座位上了。他四處尋找,甚至跑到對面的鎮安宮和內惟市場。一直到支援的同事回來了,王梓研都沒有再看見剛剛那名報案的男子。   因為男子一身酒氣,本來以為可能是惡作劇,再者剛才也沒有詳細詢問案發地點,原本打算等那名男子回來之後再說。但王梓研總感覺心裡有疙瘩,和支援的同事討論之後,決定根據男子提供的線索,去找找看是不是真的有男子所說「吊在路燈下的屍體」。   「我開著警車,從中華一路沿著美術館路往鼓山三路的方向走,過馬卡道路之後接西藏街,盡頭就是鼓山三路。到這裡之後往右轉就是眷村區,我沿著鼓山三路查看眷村區的每個巷口,很快就發現這具屍體了。」   「到發現屍體為止都沒有問題,問題是你接下來說的話。」聽完菜鳥敘述民眾報案經過後,學姐接著問:「你有仔細看過屍體的臉嗎?」   「我自己也覺得奇怪,所以剛才很仔細的確認過了。」   「你確定嗎?要不要再看一次?我等一下回去調錄影帶出來看,如果發現是你看走眼的話,你就死定了。」   「學姐,應該沒錯啦,我越想越覺得就是他。」菜鳥這回以堅定的語氣下了判斷,「那具屍體和報案的人是同一個人!」   「我笨就已經很吃力了,你還比我笨。」學姐毫不留情,再巴了一下菜鳥的頭,「死人怎麼可能自己報案!」   「會……會不會有兩具屍體?」   「那另外一具在哪裡?吊在路燈上的屍體可不是天天看得到的,局裡的人一到這裡立刻搜索了這一帶,根本沒發現另一具屍體。」   「會不會是……」   「是什麼?」   「因為死者含冤而死,所以靈魂出竅化為實體來告訴我。」   「你怎麼沒有順便問他是被誰殺的!」   「對啊,早知道我就問了。」   「問你的頭啦!」又巴了一下。   這兩人為了報案者和死者是不是同一人,已經在這盞路燈下僵持了許久。   陳屍現場的採證已經差不多告一段落,等一下回局裡就會針對這件案子召開緊急會議。這時候,剛剛一度出現在兩人談話中的「小豹」張敏捷走了過來。   「宅研,又被巴頭了啊。」張敏捷一派輕鬆的模樣。   張敏捷因為辦事效率迅速確實,所以以前的上司幫他取了「小豹」這個外號。   「小豹學長,這傢伙不巴不行,竟然為了看A片怠忽職守。」   「妳是說下午那批盜版光碟啊。」張敏捷轉頭對王梓研說,「宅研,有精彩的記得告訴我。」

作者資料

冷言

台灣推理作家協會(Mystery Writers of Taiwan)成員,熱心推廣台灣推理小說創作。二○○○年在推理雜誌刊載短篇小說〈偷臉〉出道,其短篇推理融合著慧黠、幽默和諷刺,常常讓人在閱讀完後回味無窮。而長篇推理小說則是恪守本格推理的要求,風格截然不同。 作品有短篇推理小說集《風吹來的屍體》、《請勿挖掘》;長篇推理小說《上帝禁區》、《鎧甲館事件》、《反向演化》(第二屆【島田莊司推理小說獎】決選)。 最新作品為《輻射人》。

基本資料

作者:冷言 出版社:尖端 書系:逆思流 出版日期:2015-01-07 ISBN:9789571058696 城邦書號:SPB25034221 規格:平裝 / 單色 / 256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購買尖端、小光點出版品,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